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善恶因果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名单及案情

    倪友梅


    倪友梅

    简介:
    3614、倪友梅(,),女 ,年龄未知,倪友梅在武汉市女子监狱苦苦熬了三年,直到二零零四年五月才获得自由。但中共邪党对她的迫害没有停止,在长期恐怖环境中艰难度日。她难以安身,没有稳定的居住和生活环境,连基本生活也很难得到保障,身体无法复原,一直虚弱不堪。到了二零一零年上半年时,已是全身疼痛,不能正常进食,于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九日下午三时左右含冤离世。

    二零零一年五月十三日下午,倪友梅在公安县财校招待所洗脑班(当时有七名法轮功学员在该洗脑班内遭迫害)的院墙外,向过往行人讲法轮功遭中共迫害的真相,被县“六·一零”十几个暴徒绑架到警车上。公安局一科科长恶徒杨良富狠狠打她耳光;恶徒张祖银在确认无人看见的情况下,使劲将她按在车内,双手狠命掐她的脖子,她差点被掐死。到看守所门口,张祖银凶狠的一路拖打她,导致她当场昏死。暴徒们将她扔到看守所,又趁她不省人事的时候,搜走她的钥匙,在她家里没有任何人的情况下,翻箱倒柜、非法抄家。在看守所里,所长陈刚伙同 “六·一零”张祖银、周良清多次将倪友梅戴上脚镣手铐折磨。

    二零零一年五月二十八日,张祖银、周良等人把她劫持到第一看守所审讯室刑讯逼供,在审讯室里将她打倒在地,用穿着皮鞋的脚在她腿上使劲踩,打得她遍体鳞伤,全身上下青一块、紫一块。

    二零零一年六月一日上午,公安县枪毙死刑犯,“六·一零”恶徒又将满身是伤的倪友梅五花大绑后,加戴背铐,脖子上强挂牌子,强行拖上大卡车,游街示众,到刑场陪杀。倪友梅高喊法轮功真相时,恶警就用毛巾堵住她的嘴,又用细绳子勒她的嘴和喉管,致使她嘴角鲜血直流,把她迫害的死去活来。经过大半天的折磨后,恶徒们把她扔回看守所就走了,当时她生命危在旦夕,已全身冰凉,不省人事,之后一天一夜都没动弹一下。

    六月二日,倪友梅醒过来后,坚决抵制迫害,她在酷暑高温下连续绝食绝水两次,一次连续五天,另一次连续一星期,最后她生命出现危险,“六·一零”恶徒们怕承担责任,才于七月五日通知她丈夫,威逼不许她上北京,并以住房为抵押“担保”她回家。

    二零零一年七月十九日夜晚十二点左右,“六·一零”恶警杨良富、周良清、张祖银等十几个暴徒撬开了倪友梅家的铁门,砸开了里面的木门,闯入她家,将她绑架到公安县看守所,就连刚去她家借宿的法轮功学员郭恒宏也一同被绑架(郭恒宏于二零零二年七月十三日含冤离世,明慧网已报道)。当时倪友梅身体还没有恢复,但她再次绝食绝水六天,期间遭野蛮灌食迫害,直到七月二十六日,人已脱相、生命垂危时才放她回家。但回家后,“六·一零”又指使她丈夫单位派人监视,为免再遭迫害,倪友梅只得撇下孩子与老母离家出走,过着漂泊不定的生活。

    倪友梅的母亲因担心女儿的安危,忧郁成疾,于二零零一年十月含冤离开人世。母亲去世后,她回娘家参加母亲葬礼时又遭国保大队绑架,并被非法抄家。

    二零零二年四月六日上午,公安县法院非法庭审倪友梅、刘莹两名法轮功学员,不少法轮功学员排除干扰到庭旁听,两名法轮功学员一身正气。倪友梅的丈夫、刘莹的哥哥到庭辩护。整个过程法官一直理屈词穷,但仍违背宪法,用伪造证据、诬陷等手段,分别将两名法轮功学员枉判三年。倪友梅的丈夫事先曾请好了律师,后被法院强迫律师退出。

    二零零二年四月六日下午,倪友梅与刘莹两名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到武汉女子监狱。入监后,倪友梅在三监区五分监区,狱警强制她超强度、超负荷奴役劳动,甚至有几天通宵不许睡觉。她的手被磨破了,身心也极度疲惫。从二零零二年七月十八日开始强制洗脑,逼迫她 “转化”,倪友梅不配合,狱警就对她施以长时间罚站、戴铐等酷刑。有一次连续八天八夜不让睡觉,还强迫做奴工。还有一次以她点名前不唱邪党歌曲为由给她戴铐子,不给吃饭,不给水喝。每天二十四小时只许上一次厕所,来例假时,裤子沾满了血污,也不许洗澡换衣服,以致全身都是异味。

    恶警见她老不“转化”,就把她反吊在楼梯口的铁栏上,脚不能落地,那次被吊铐了八个多小时,直到手铐铐进肉里头去了,已经没法打开,最后是用锯子锯开的。有个警察说:“这副手铐一百五十块钱,手铐锯坏了,这一百五十块钱,你自己出。” 就直接在她帐上扣了一百五十元钱。当她发现自己的现金帐上少了一百五十元钱,找狱警时,狱警一概不承认,还逼迫倪友梅承认是自己弄错了,并天天找她 “谈话”施压。在酷刑的折磨下,她承受了无法形容的巨大痛苦。

    倪友梅在武汉市女子监狱苦苦熬了三年,直到二零零四年五月才获得自由。但中共邪党对她的迫害没有停止,只是手段更加隐蔽、阴毒。倪友梅在长期恐怖环境中艰难度日,她难以安身,没有稳定的居住和生活环境,连基本生活也很难得到保障,身体无法复原,一直虚弱不堪。到了二零一零年上半年时,已是全身疼痛,特别是背部、胸口疼痛难忍,不能正常进食,人瘦得皮包骨,于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九日下午三时左右含冤离开人世。

    ******
    法轮功学员倪友梅与谭建平是邻居,谭建平的妻子和倪友梅的丈夫又是同事。倪友梅被非法关押后,向谭建平讲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告诉他善恶有报是天理,要他善待法轮功学员。谭不但不听,反而还说倪友梅诅咒他,当即下了起诉书,致使倪友梅被非法判刑三年。

    二零零六年五一长假期间,谭建平外出旅游返回公安麻豪口时,出车祸。全车人中,只他一人当即死亡。
    ******

    迫害类型:
    非法起诉非法判刑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湖北公安县610头目谢峰和恶警向小阳犯罪记录
    湖北公安县法轮功学员遭中共迫害事实
    湖北省公安县恶警廖学圣犯罪事实
    湖北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员遭恶报实录(二)
    湖北公安县倪友梅四次遭绑架迫害
    湖北省公安县大法弟子受迫害数例

    责任单位及恶人:
    公安县公安局 廖学圣,国安副大队长,办5224455、宅5159175、13607216854、15697217293住址:公安县斗湖堤镇阳光花园七栋五零二号潘华(廖学圣的妻子):13997601976谭建平

    更新日期: 2014-10-27 3:25: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