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善恶因果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名单及案情

    驼美玲

    简介:
    3644、驼美玲(Tuo,Meiling),女 ,近五十岁,近日获悉,被宁夏银川女子监狱折磨致精神失常的灵武市法轮功学员驼美玲女士已含冤离世,终年不足五十岁。熟知她的人只在二零零九年初见过她,以后就杳无音讯,二零一二年底才得知她离世的消息,她去世前后的情况不清楚,去世的时间估计在二零一一年下半年。

    驼美玲女士,原来是灵武市药材公司职工,性格开朗、正直聪慧、精明能干,家庭和睦,修炼法轮大法后更成了亲友公认的好人。二零零三年,驼美玲搬了新家,高高兴兴到灵武一家商场买家具,无辜被当地恶警强行绑架,随后被非法判刑三年半,关押在银川女子监狱。在关押期间,监狱恶警强行“转化”(即逼迫放弃信仰)迫害法轮功学员时,她被长时间关禁闭、戴手铐,狱警不让别人和她说话,还指使犯人偷偷给她喝的水里“下药”,致使她迷迷糊糊,随后狱警明目张胆逼迫她服药,致使她精神错乱。

    二零零六年驼美玲出狱后,丈夫与她离婚,后来她回了陕北娘家,靠年过七十的父母养活。二零零八年雪灾期间,驼美玲曾独自一人跑到野外呆坐了几个小时,差点冻死,是好心的乡邻发现后送回家的。

    下面是驼美玲女士在银川市女子监狱被关禁闭、毒打、辱骂、“下药”等折磨迫害致精神失常经过:

    一、十名刑事犯包夹监控、凌辱、摧残

    二零零三年驼美玲被囚禁到银川市女子监狱一监区后,不参加任何强迫劳役,抵制洗脑式的教育课,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不向邪恶“转化”,不写“三书”,成了恶警的“眼中钉”。恶警指派十名吸毒、贩毒、杀人刑事犯监控驼美玲的一言一行。副监区长刘志琴尤为邪恶,她指使毒犯兰春花、杨桂花、赵文青等人,时常殴打驼美玲。驼美玲的精神始终处于高度紧张恐怖之中。

    二零零三年底,监狱有预谋的大规模强制“转化”法轮功学员。监区长张胜华、副监区长刘志琴采用卑鄙手段,胁迫一监区所有的刑事犯不准与驼美玲说话、接触、交往。暗中授意十名犯人兰春花、杨桂花、赵文青、孟庆云、苏莉、马静、马红春等随意辱骂驼美玲,驼美玲稍有不从即招来她们更为恶毒的辱骂或殴打。

    有一天,恶警逼迫驼美玲写总结报告、思想认识,无果,随即在一监区召开群众批斗大会。张胜华、刘志琴逼迫驼美玲站在众人前,对驼美玲破口大骂,并逼迫每个参会者都要揭批。一些犯人为了立功讨赏,用恶毒的话辱骂驼美玲、诬蔑法轮功。张胜华、刘志琴对驼美玲说:“你要清楚,你是什么人?到这里干什么来了?下去之后,你们〔指包夹〕把她给我管的紧紧的。”从此对驼美玲的监管更加苛刻。

    驼美玲被剥夺了通信、打电话的权利,甚至被取消了每月一次的家属探视权。她与外界的一切往来都彻底的断绝了。一次,家人探视驼美玲,因她拒绝喊“报告队长,某某罪犯请求接见”的报告词,竟被恶警取消接见。她家人被狱警拦在墙外。她被迫在接见室外整整站了一天。

    二、副监区长刘志琴指使犯人下药

    二零零四年的一天,一名姓黄的刑事犯对别人说:驼美玲被张胜华、刘志琴指使的几个犯人折腾成精神病了。晚上整夜整夜的不睡觉,一个人不停的自言自语,也不知说些什么,时常傻乎乎的笑,走起路来双腿抽搐无力,象要跪倒的样子,双手抽搐无力。后来,驼美玲的情况越来越严重。神情恍惚、目光呆滞,有时半夜了还在监号内大声喊叫,声音凄惨。喊叫声把楼内所有的人都能惊醒。杀人犯苏莉等将驼美玲压倒在床上用棉被包住驼美玲的头,不准喊叫。恶警们怕承担责任,就给她戴上手铐,只有吃饭的时候才打开。

    犯人兰春花曾对别人说:驼美玲疯癫之前,刘志琴给了一种白色粉末状的药粉,让她每天偷偷的撒在驼美玲的喝水杯里,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原本正常的驼美玲入狱后精神错乱的真正原因已很明了。

    四监区的狱警在迫害“转化”其他法轮功学员时公然叫嚣:一监区的驼美玲不“转化”,已偷偷的给驼美玲下了药,言下之意是:你们谁不“转化”,就会和驼美玲一样被下药。熟悉副监区长刘志琴的犯人说,刘志琴原来是灵武市一家医院精神科的大夫。

    驼美玲出现精神分裂症后,一监区恶警们开始明目张胆的给她大量服用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导致她精神愈加错乱。

    二零零六年驼美玲出狱时,监狱隐瞒了迫害她的真相。二零零六年六月,她丈夫和她父亲再次把她送到宁夏精神病院(灵武市一小副校长兼教务主任、法轮功学员陆红枫就是被此医院迫害致死的)。住院期间,她每天被注射大量的药物,整天昏睡,人瘦的风都能吹倒。

    后来,驼美玲丈夫与她离婚,房子、女儿归丈夫,丈夫给了她几千元钱。她父母将她接回了陕北老家,她没有收入,没有劳动能力,靠父母养活。她父母是农民,体弱多病,而且都七十多岁了。

    一个原本幸福美满的家庭就这样被中共恶党迫害的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其实,从中共执政之后,一直上演着好人无辜被迫害的悲剧。中共几十年来一路杀戮,不停作恶,统治中国几十年间,八千万中国人被冤屈祸害致死;它杀地主、杀资本家、杀右派、杀学生、杀它的对手,也杀它的同伙,甚至不停的杀他自己豢养的打手……在此呼吁所有中共统治下的善良民众:赶紧看看奇书《九评共产党》!认清中共的九大邪恶基因及其本质,明白中共的魂魄只是一个来自西方的崇拜红色血腥的共产邪灵,中共绝不等于中国!愿所有曾经加入过中共邪党党团队的人顺应天意,退出中共党、团、队邪教组织,为自己选择美好未来。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遭“下药”迫害致疯的驼美玲已含冤离世
    宁夏妇女李金花自述遭迫害经历
    宁夏灵武市脱美玲女士被药物迫害致疯经过
    宁夏法轮功学员遭迫害事实综述(二)
    宁夏银川女子监狱“转化”迫害大法学员的手段
    宁夏银川女子监狱的邪恶与伪善

    更新日期: 2013-4-25 9:49: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