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善恶因果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名单及案情

    杨宗英


    陈天杰、杨宗英和女儿


    陈天杰的妻子杨宗英生前照片


    陈天杰的妻子杨宗英生前照片

    简介:
    3855、杨宗英(Yang,Zongying),女 ,45岁,杨宗英,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塔河县法轮功学员。在中共对法轮功迫害的十多年中,一家人被迫害得支离破碎,杨宗英两次被劳教,受尽了摧残折磨,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一日含冤离世。

    杨宗英原来身患胸腔积水住院后久治不愈,被病魔缠的苦不堪言。一九九八年开始学法轮功,身体迅速康复,使她对人生充满了希望。一九九九年杨宗英與陈天杰喜结良缘。然而,温馨幸福的生活却被中共邪党打碎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邪党发起了对法轮功铺天盖地的打压迫害,七月十九日,大兴安岭塔河公安局政保科警察将塔河县当地法轮功辅导员和辅导站站长绑架到政保科,非法审讯一夜。第二天清早,塔河县塔南派出所警察常占山等四、五人闯进杨宗英家非法抄家,恶警们野蛮的抢走墙壁上挂着的法轮图形、李洪志师父的法像、大法锦旗、大法简介、大法书等等。

    后来塔南派出所伙同塔河公安局干扰塔南法轮功学员晨炼,用高音喇叭干扰,抢录音机,不许法轮功学员炼功。片警韩国柱还时常到杨宗英家干扰。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三日刚刚新婚一个月的陈天杰、杨宗英夫妇,登上了去北京的火车为法轮功说公道话。

    他们闯过关关盘查和堵截来到北京,在北京他们每天吃馒头咸菜、喝卫生间的水,没有换洗的衣服,就把身上的衣服洗了直接穿在身上。中共邪党雇用许多无业游民当便衣,只要认出或问出是炼法轮功的,就抓,劫持回当地。一天,杨宗英被警车拉到丰台体育场,恶警逼杨宗英和被抓到这里的法轮功学员站成许多排,逐个审问。

    被放出后,杨宗英又来到天安门,在与法轮功学员交谈时被一群便衣围攻、绑架。他们夫妻被绑架到前门派出所,非法审问、搜身。恶警把杨宗英和陈天杰绑架到大兴安岭塔河驻京办事处,塔河公安局来了几个警察把杨宗英和陈天杰铐在一起,说已经找他们一个多月了。塔河恶警把他俩关押了七天,又劫持到塔河看守所。在塔河看守所继续关押迫害了八个月后杨宗英被放回,陈天杰被非法劳教劫持到黑龙江省花园劳教所。

    二零零零年六月二十三日杨宗英和当地一名法轮功学员第二次进京上访,在北京,杨宗英反复被便衣抓了八次。每次绑架,恶警都没有出示任何法律证件,就关押、审讯、罚站、打骂、不给饭吃、不给水喝。由于上访的法轮功学员太多,北京市装不下了,分头劫持异地迫害。杨宗英在这次抓捕中被劫持到门头沟关押迫害。

    杨宗英在门头沟迫害的第五天,又被绑架到天津继续酷刑迫害,杨宗英被一个年轻男干警抡起警棍狠狠的打在手背上,只听“咔”一声,钻心的痛。手背上的骨头突起了一个大包。逼她一会蹲马步,一会又拿来十几厘米高的纸盒箱来测量蹲的高度是否有变化。一个女职员手拿着木棍看管并审讯,还不时的嘴里骂着脏话,一会打杨宗英的腿,一会打胳膊,换地方打,晚上不让杨宗英睡觉。他们用车轮战式的迫害杨宗英,身上被打的青一块紫一块的。杨宗英绝食抗议,每天还被两次灌食,灌食是残忍的。当杨宗英绝食十天时,加上没睡觉,又被一顿毒打、羞辱、折磨,强迫说出自己的名字。后来塔河公安局恶警韩玉清、史伟等人把杨宗英劫持到大兴安岭驻京办事处非法关押。

    一九九九年八月二十多号,杨宗英和陈天杰从北京被绑架回黑龙江省塔河县,那时塔河看守所里已经非法关押了一些法轮功学员。塔河看守所卫生很差,便桶放在室内,大小便在屋里,时间一长气味熏人。监室没有自来水,擦地只能用洗过脸的水,给的水也是有限的。一日两餐都是一眼望到底的菜汤,碗底有泥沙,每天伙食费三十元。在中国修炼法轮功合法,迫害有罪,为此学员们联名上书到塔河公安局,塔河公安局没有给法轮功学员和家人任何说法。

    学员们决定绝食抗议,男法轮功学员都由刑事犯人参与残酷灌食迫害。恶警们用诱骗的办法把杨宗英骗了出去,所长胡森山把杨宗英带到空无一人的接待室,七、八个武警走了进来,地上有一酒瓶子浓盐水。在所长胡森山的指使下不由分说一哄而上,把杨宗英按倒在地上,有按腿的,按手的,头等部位的使杨宗英不能动,乘她刚要喊时,把事先准备好的一瓶浓盐水塞到杨宗英嘴里任由浓盐水灌到胃里,也不管呛不呛的。杨宗英被弄的身上、头发上都是,浑身疼。他们灌食完后把杨宗英抬入监室里扬长而去。

    塔河公安局为了进一步实施迫害,几天后十几个武警在看守所所长胡森山的指使下,强行把法轮功学员一个一个强行拽出来,每人一监室,再实施灌食迫害。每天二次灌食,男法轮功学员也是一样灌不进去就用螺丝刀子撬,用脚使劲踩肚子,学员一喊恶警们就把事先准备好的一酒瓶子玉米面粥灌到嘴里等。

    监室里阴森潮湿,每个监室关押一名法轮功学员。每天娄所长、胡所长带班指挥干警们参与灌食迫害法轮功学员。每次四个、五个、六个人不等,人手不够就让男刑事犯参与。灌食是野蛮的,开始是几个人按头、手、脚,使劲用手掐腮帮子。腮帮子咯在牙齿上时间长了,腮帮子都烂了。后来恶警们改用尖嘴铗子和三、四毫米厚的钢板,撬开嘴后再把铗子塞到嘴里,撑开。铗子都镶到了肉里,上腭出现铗子形状的深沟,久久不能恢复。每次灌食弄得杨宗英满身都是,头发上都是玉米面粥。稀稀的玉米粥里撒了许多盐,由于时间长杨宗英嘴唇上长满了疮,瘦成了皮包骨。

    有一次,娄所长的班,带着武警察、李警察、刑事犯老丁(此人对法轮功学员心狠手辣),四个人。他们打开监室的大铁门,发出来刺耳的恐怖声,拿着一酒瓶子玉米粥。老丁拿着铁铗子,李警察拿着钢板,冲上床把瘦得皮包骨的杨宗英按倒在床上。武警察、李警察用钢板撬,老丁用铗子撑,只听“嘣”一声把杨宗英前侧牙撬掉了,他们把玉米粥撒在杨宗英身上,扔下杨宗英逃走了。这次杨宗英绝食二十五天,床板上铺的二层褥子被灌食撒的玉米粥浸湿透了,上面都长了黑毛。

    二零零二年七月,陈天杰、杨宗英在浙江台州市路桥区,与陈天杰的父母居住在一起。七月末陈天杰在散发真相资料时,被三个恶人构陷,被恶警绑架到看守所。

    台州路桥区派出所六、七个恶警到陈天杰的父母家地毯式的非法抄家,看到杨宗英在劳教所的照片,随后把杨宗英也绑架了。杨宗英剖腹产,孩子刚好一百天。恶警们不顾杨宗英和婴儿的身体,强行把杨宗英和孩子关押在路桥区派出所。逼杨宗英说:传单都是陈天杰干的。杨宗英绝食抵制,孩子没奶吃哭闹他们也不管。

    婆婆担心孩子和杨宗英,每天去派出所。派出所恶警们看婆婆总去影响他们对杨宗英进一步迫害。他们在婆婆回家吃饭的时间把杨宗英和孩子劫持到一个宾馆里象地下室一样的房间,屋里阴森恐怖,恶警们拿来一张假造的单子,说:陈天杰都承认了,是自己干的,还按了手印。他们逼着杨宗英说一切都是陈天杰干的。

    在台州市路桥区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陈天杰上诉到台州中级法院没有结果,后来没有公开庭审,二零零三年一月六日中共邪党法院就冤判陈天杰重刑十一年。在非法羁押期间,陈天杰义正辞严要求上诉。十一月份被劫持到杭州市余杭区临平镇第四监狱严管队。陈天杰在那里遭受十一年冤狱折磨,直到二零一一年秋天才被释放回家。

    杨宗英第三次被绑架到看守所是在二零零七年二月。二零零六年杨宗英的姐姐被绑架后,塔河县公安国保大队下令到处抓捕杨宗英。但杨宗英并不知道,她带着女儿过着流离失所的日子。

    二零零七年杨宗英回婆家过年,年后没几天,浙江台州路桥区派出所女警察葛灵灵到杨宗英婆家来打探。杨宗英正好在婆家,女警电话打到派出所。一会就来了五、六个警察,不由分说就要抓人。婆婆不让,警察说是塔河让的。几个警察野蛮的把杨宗英按倒在地,强行拖上车。在国保梁大队长的指挥下几个年青男警强行逼杨宗英按手印,把杨宗英绑架到路桥南山看守所。

    杨宗英绝食十一天后塔河公安局警察史伟、杨凯把杨宗英劫持到塔河。台州路桥区南山看守所在杨宗英没有吃饭的情况下,扣除了伙食费。史伟和杨凯不让杨宗英拿行李。到了车上他们又强行把杨宗英的手和脚用铁链子铐在一起。这是死刑犯和重刑犯用的刑具,史伟、杨凯却把它用在法轮功学员身上。那天下着雨,在温州车站,在杨宗英手脚不便的情况下,史伟、杨凯还逼迫杨宗英拎包。

    在火车上,杨凯、史伟不让杨宗英说话,还有乘警配合,把戴着手铐脚镣的杨宗英硬给安排上铺。杨宗英上厕所都由杨凯、史伟看守,寸步不离,时不时还限制不让说话。

    杨宗英关押在塔河看守所,先由一个女恶警搜身,后来公安恶警把杨宗英骗到公安局要录音,记笔录,杨宗英没配合。他们是捏造证据扣帽子,再定罪。又把杨宗英拉到刑警队,塔河公安局李军领着几个男恶警强迫给杨宗英照像、按手印,杨宗英质问:只有犯人才照像,我没罪为什么照。国保队长李军伪善的面孔终于现了形,怒吼着指挥,其中一男恶警恐吓杨宗英说是不是还得武警来帮忙,然后几个膀大腰圆男警强行照完。

    杨宗英在塔河看守所买的行李是被人用过的。杨宗英质问,他们都睁着眼撒谎。他们没告诉杨宗英家人,她在看守所被关押的事。杨宗英一直穿从南方穿的棉睡衣,旧行李只得将就用,被子质量很差,一抖都冒灰,这样的被子绑架杨宗英去劳教所,都被塔河看守所扣留了。犯人说:看守所下次再接着卖给别人,脸盆等日用品全都被扣留。杨宗英的钱被看守所七扣、八扣的也没剩多少了。杨宗英一直到被劳教也没能让家人见上一面,没有任何证据就非法关押。一直也没让家人来送棉衣,北方的三月天很冷。三月十几号的晚上当班的警察强行给杨宗英扣上手铐拖上车,不让带行李和日用品,更不让家人知道绑架到劳教所。

    第一次被非法劳教是二零零零年八月末,杨宗英从北京被恶警劫持到塔河看守所,一个多月后被塔河公安局杨凯、史伟劫持到齐齐哈尔双合劳教所非法劳教。 双合劳教所充满了邪恶,打骂声,电棍声,法轮功学员们每天吃掉渣的发糕,喝稀稀的玉米粥,只有到药厂干活才能看见青菜那算是改善生活了。药厂在野外离劳教所很远都要走路去,法轮功学员早晨早早就被撵走了,到天黑才精疲力竭回来。药厂药粉都是过期有毒的农药,要从新装袋,干这活都得需要戴双层口罩,那也不行,干时间长,药粉侵蚀皮肤,造成皮肤过敏。有的法轮功学员闻不了这味,吐,弄得衣服里外都是药粉味,鼻孔火辣辣的是经常事。双合劳教所洗漱不管多冷的天都给法轮功学员用冰凉的水,有时水冻成薄薄的一层冰,就这样的水也是有限的。

    杨宗英第二次被非法劳教是二零零七年三月,被塔河公安局绑架到齐齐哈尔双合劳教所。一进劳教所就是搜身,脱一层衣服搜一层查看,包括带来的所有东西。然后杨宗英被拖进转化组,门玻璃都是用报纸糊着,里、外人互相看不见。杨宗英在这里不许和任何人接触,不让说话,轮番转化,长期不让睡觉,刚一合眼、犹大就来制止,用各种方式不让睡觉,放污辱大法和师父的录像,看或听,不让五官闲着,刑具就在屋里放着,随时调用。洗漱、上厕所都是等大队法轮功学员出工后再进行,由恶警和一个或两个转化组犹大监视着。时间都是有限的,新来的法轮功学员看不到任何一个法轮功学员,接触的都是恶警和转化人员。这封闭式的环境除了威逼就是恐吓,由于长期受到压抑恐吓,杨宗英病倒了。

    从劳教所出来,杨宗英走路无力,浑身没劲,无力说话,排血尿,症状越来越严重,去医院检查,确诊为肾小球肾炎,医生说再严重下去,就会发展成尿毒症。

    二零零二年七月陈天杰被冤判重刑十一年;杨宗英也被屡遭迫害,二次被劳教,受尽了摧残折磨。陈天杰十一年冤狱回家后,夫妻两人回到了陈天杰的父母所在地浙江台州市路桥区居住。

    虽然陈天杰和妻子杨宗英屡遭绑架关押,长期的被冤狱迫害,但是法轮大法已经深深的植根在他们的心底,他们知道法轮功是被迫害的,所有对法轮功的迫害全都是徒劳的,被中共谎言迷惑的世人才是真正被宰割的羔羊,他们要把法轮大法好的福音告诉身边的世人——浙江台州市路桥区的百姓。这种善的行为却遭到台州市路桥区公安分局、国保、610、社区等恶人的蹲坑、骚扰、监视、恐吓,恶人们长期到杨宗英家骚扰、恐吓,动不动就逼迫陈天杰去他们那儿所谓的开会学习(邪恶的洗脑,逼迫放弃修炼。)

    学大法后,杨宗英身体很好。但是长期在这种被骚扰、恐吓、逼迫、绑架、关押中,使杨宗英压抑、惊恐、郁闷,身体开始急速下降,杨宗英一听到敲门声身体就哆嗦,整日整夜的害怕,在二零一四年四月初,陈天杰不得已欲把妻子送回家乡大兴安岭塔河县休养身体。在杨宗英身体危重时,就在杨宗英离世前几天浙江台州市路桥区的社区等有关部门(两男一女)还是两次到杨宗英家骚扰恐吓,说:要上哪儿去,得经过他们批准!这样就拖到四月十八日他们才坐上去大兴安岭的车。从浙江台州市路桥区陈天杰家到大兴安岭,需要坐几天几宿的车。杨宗英这个饱尝中共迫害的女子实在经不起恶警坏人的迫害了,在去家乡的途中,于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一日,含冤离世,年仅四十五岁。

    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七日陈天杰带着遗憾,背着妻子杨宗英的骨灰盒坐火车往浙江台州市路桥区的家赶,他该怎样面对自己年幼的女儿小可欣和年迈的父母?

    四月二十九日单位给陈天杰打电话,陈天杰说:“明天到家我去上班。”可是没有想到,四月三十日陈天杰到家看到的是候在家门口的浙江台州市路桥公安局、台州市路桥国保大队恶警,他们抄家、抢夺,不顾死者杨宗英的尸骨,野蛮的把陈天杰绑架到了浙江台州市路桥看守所。

    陈天杰十二年的冤狱(其中有一年劳教)刚从监狱回家两年多,就又被绑架关押,年幼的孩子和年迈的父母该怎样面对这突如其来的灾祸?陈天杰的老母亲忍着痛失儿媳,儿子绑架关押的痛苦,还要照顾生活不能自理的老伴和陈天杰、杨宗英的十二岁的女儿可欣。

    陈天杰被非法关押在浙江台州市路桥看守所一个月才被释放,被抢走的大法书、电脑等物品至今未还。

    就在杨宗英离世的前几天,大兴安岭塔河县站前派出所的片警张全林还到杨宗英的父母家骚扰惊吓老人说:现在不让炼法轮功,还是不能炼!

    杨宗英的父母因为儿女多人修炼大法,而长期遭到迫害。杨宗英的姐姐、丈夫、两个弟弟都被绑架、关押、劳教,陈天杰冤判十一年,小弟弟被逼流离失所。这是一个正常家庭无法承受的,老人对儿女的牵挂、担心长期吃不下,睡不着。这些年老人去塔河县政府、公安局,去看守所是经常的。前几年无论大小节日,甚至风吹草动,国保大队、公安局、派出所都去杨宗英父母家骚扰、监视。有时夜间不管老人睡没睡,恶警们就把门敲的山响。现在有一点声音,老人就吓的心嘣嘣跳,经检查其母得了心脏病,牙没了,背驼了,其父头发全白了。

    陈天杰原来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在中共十五年对法轮功的迫害中,被打压的支离破散,陈天杰杨宗英夫妇长期被迫害多次绑架关押、十几年的冤狱迫害,如今妻子又含冤离世,女儿小可欣长期生活在那样的环境下,得不到正常家庭的温暖,造成心理障碍,从孩子身上看不到儿童所拥有的天真快乐。陈天杰的父母已经七十多岁了,老父亲常年有病,生活不能自理,如今陈天杰在痛失爱妻的悲痛中既要照顾老人还要照顾孩子,时不时的还遭受浙江台州市路桥公安局、派出所、610、社区的骚扰、监视、恐吓等等迫害。

    陈天杰、杨宗英夫妻遭受邪党十五年的迫害只为了做个好人,中共邪党却不让人做好人。杨宗英这个患肝腹水久治不愈痛苦无望的人,学法轮功后身体迅速康复,可是中共却一次一次的逼迫她、绑架关押酷刑她、劳教她。杨宗英炼法轮功成为健康的人,中共却不让人有健康。陈天杰幸福的家庭就这样被中共迫害的家破人亡。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孩子学费被抢走-杨宗波索要遭警察绑架
    丈夫陷冤狱11年-妻子遭二次劳教迫害离世(图)
    长春市杨宗海被黑龙江塔河县警察劫持
    黑龙江省大兴安岭被迫害法轮功学员名单
    大兴安岭血雨腥风十三年(三)
    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塔河县恶警十三年恶行录
    黑龙江省塔河县杨宗英三次遭劳教迫害
    大兴安岭陈天杰身陷囹圄十一年

    相关单位及个人:
    浙江台州市区号0576、邮编318050
    台州市路桥派出所0576-82442110
    浙江台州路桥区派出所警察 葛灵灵 13706565603
    浙江台州市路桥区六一零办公室 0576-82455157
    浙江台州路桥区国保大队梁队长
    浙江台州路桥区国保大队姓管的女警
    浙江台州路桥南山看守所值班电话:0576-82355033
    投诉电话:0576-82455808 82455809
    浙江台州市路桥公安分局:
    电话:0576-82999032、82419999

    浙江台州法院、检察院,中级法院、检察院
    浙江杭州市余杭区临平镇第四监狱
    浙江台州路桥国保大队

    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区号0457、邮编165000
    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塔河县公安局原局长钟静文、勾 兵(现调到加格达奇公安局);原副局长许峰;原政保科长金龙;警察韩玉清; 国保队长李军(退休);看守所:原所长胡森山、娄副所长(已退休)、武警察、李警察;塔河县塔南派出所警察常占山(退休)等

    原塔河国保大队长杨凯(女,原国保大队警察)
    原塔河国保大队副队长 史 伟
    塔河公安局指挥中心 韩国柱(原塔河县塔南派出所片警)
    塔河县塔林派出所 警察张全林
    塔河县看守所
    塔河县610、国保大队
    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劳教所
    黑龙江省花园劳教所

    更新日期: 2016-2-26 7:44: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