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恶人榜 > 恶人单位列表

    贵州中八劳教所(贵州中八矫治所)


    为贵州各劳教所、各监狱惯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


    为贵州各劳教所、各监狱惯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


    为贵州各劳教所、各监狱惯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

    简介:
    贵州中八劳教所(贵州中八矫治所)
    ,公检法。贵州凡是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修炼者都被关在中八劳教所五大队,该大队下设三个中队,每个中队都关有大法弟子,中队又设有攻坚室(专门迫害大法弟子的房间)。国家法律法规在恶警口中称之为游戏规则。他们提出的口号是:教育、感化、挽救。

    所谓的“教育”就是:强制摧残。强制期间不准睡觉、不准坐、操军训(把腿先打伤、用绳子把手绑在背后、在鞋里面放很多铁钉穿上、用军大衣把头朦住、左右各一人扶住两只手、背后两人来推、十多个恶人轮番的把大法弟子在操场上拖起跑)以及采用各种刑具永无休止的折磨,有的致残致死。如里面的恶警炫耀,他们采取了前苏联在西伯利亚对付王牌间谍的方法和中国历朝历代整人的方法来对付法轮功。
    ●猪食不如的牢饭:让人吃不下、吃不饱,长期处于饥饿状态、让人难以存活下去而屈服。王守明说,长年吃的是霉变了的陈米、白水煮的毛冬瓜(带皮)、发绿的带皮土豆、老萝卜筋根(吃的满口腔流血)、老白菜杆杆,看不到一点油腥腥,汤面上是虫子、树叶,汤里夹着泥沙,看了恶心,难以咽下,吃了拉肚子,王守明经常吃的是白饭泡开水。他说,即便花自己的钱买监狱内的高价食物、补一下都不准,王守明说体能支出大,吃的太差,吃不饱,没营养,入不敷出,人瘦成皮包骨,满嘴牙齿松动,大部脱落。
    ●用“军训”拖垮法轮功学员的身体:入中八劳教所新收队,先进行三个月 “军训”,主要是跑步。每天早晨六点起床,立即集合跑步,至八点早餐,餐后接着跑,十二点午餐后继续跑,一直到晚七时收监。跑不动就罚“站军姿”(一只腿独立,一只腿高抬不动)、或做“俯卧撑”或做“下蹲”动作,王守明被罚“下蹲”二百次,做了一百次就昏厥。
    ●强制洗脑:晚饭后五个小时,看抹黑大法的电视,或由包夹诽谤大法。每夜都拖到凌晨一时,才让睡觉,每隔半小时,包夹喊醒一次、直到六点起床。

    二零零三年十月三十日上午,中八劳教所一车干警从外地返回途中与一大客车相撞,车上21名干警全部受伤,重伤进省二医脑科抢救。当地老百姓说,作恶多端迫害好人,必遭天报。

    贵州省迫害大法弟子最邪恶的黑窝贵州省中八劳教所、贵州省女子劳教所,几年来除了用“攻坚组”惨无人道的迫害大法弟子外,还教唆邪悟犹大疯狂威逼清醒了的学员再次写“五书”。

    贵州省中八劳教所为了所谓的“转化”大法弟子,对大法弟子进行着惨无人道的折磨。如:寒冬里脱光衣服罚站;三伏天穿棉衣跑步;长时间站着不让睡觉;冬天淋水;开水烫脸;用各种东西打;还有让嗅海洛因的。劳教所里都设有黑牢,又叫牢中牢,还美其名曰“谈话室”,劳教所干部亲自示范,用高减刑期诱惑,利用三劳五改的最凶恶的吸毒贩毒人员对大法弟子进行凶恶残暴殴打,包夹攻坚,迫害手段疯狂至极。

    在贵州中八劳教所五大队二中队,一间只有2.5平方米的小屋,也就是大约宽1.6米,长1.6米,一个超过1.6米的人无法躺下的地方,法轮功修炼者吴忠然在此被关押了48昼夜。在这48昼夜中,邪恶不断的叫犯人轮值来折腾他、打骂他,不让蹲下,不让睡觉,两腿站硬了,僵直了,趴不下,走不动……再强拖至院子里跑步……跑不动倒地上就被拳打脚踢。

    一张只有三根横方的铁床,躺在上面的人只能勉强被支撑住头、臀、脚三个部位,两头各有两个铁环,被捆绑在上面的人,两手两足被固定在铁环里,呈大字形分开……不可转侧,不可排泄,难以进食,痛楚淋漓虚脱至极限才松开。修炼者如不“转化”妥协放弃修炼,待体力稍有恢复就再绑上继续折磨。

    于黑暗的监屋,被监闭、攻坚,数天、数月,酷刑、高压下写下违心的“转化书”,对修炼者而言,痛心疾首无法形容;往往此时已家产全破,家庭成员四分五裂……中八“育心学校”里,奴役劳动时间17小时以上,早上5点半到半夜2点(最长时间连续达35小时)。女子劳教所内,血腥裹尸布、垃圾布生产劳保手套,病菌遍布……。

    还有一份奇特的“菜单”,来自贵州都匀水泥厂监狱的高墙重锁,展示着奇特的内容:
    1.“夹心饼干”:罪犯1人用双肘猛击被害人的背部,用膝盖顶击其胸口,肘膝瞬间同时用。
    2.“爆炒腰花”:罪犯2人或1人将被打人的手提起,用肘猛击腰肾处,轻者吐血。
    3.“宫保鸡丁”:罪犯用手把被打人的下胯提起,然后用拳头猛击胸口。
    4.“定心丸”:… …折磨胸口。
    5.“洗折耳根”:… …折磨头、脸。

    在贵州省中八劳教所邪恶的黑窝里,我饱受着顾新英、焦霞、袁芳、冷玄等恶警为首的邪恶迫害,其手段不尽其极,完全剥夺着法轮功学员的说话权利和生存自由权。劳教所恶警对我身体、精神、物质生活、亲情等进行全方位的百般折磨、摧残,从中共邪党各机构至社会上道德败坏、没有良知的那些个犯人中,能利用的都用来迫害法轮功学员,恶警从杀人放火、打砸抢、坑蒙拐骗、嫖娼卖淫、吸毒贩毒的犯人中挑选的流氓当帮凶、打手,他们中如有被发现对法轮功学员稍有点善心、同情心的就立即被换掉,并以加期处罚;另选恶毒的、残忍的来邪恶的迫害法轮功学员。邪恶警察们以减期、奖分来使帮凶打手们谋划流氓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

    下面是我如何遭受邪恶流氓们迫害的事实。特别是第二次我在贵州省中八劳教所里遭受到的邪恶疯狂的迫害。
    我被绑架进入黑窝后,他们立即把我送进一个不见天日、不见人影的屋子里。一开始,他们就对我施以肉体上的侮辱,扒光我的衣服裤子,全身裸露着强迫我做难堪的动作(所谓安检),而后令我站在一小块磁砖上一动不动,每天24小时不分昼夜的长时间站立,不许休息和睡觉,邪恶流氓为了方便监视我是否合眼偷眠,就把我的头发剪得怪模怪样。那些包夹、监视我的邪恶打手一个比一个凶残,其中有一个遵义人的吸毒犯叫朱玄均(音),四十多岁。此人十分的歹毒、恶劣,她见我困,眼皮下垂,就气急败坏的挥拳猛打我,甚至脱鞋,或用生产物件一头向我砸来,并叫嚣着:“你欺负我,我要你生不如死,杀你都没得错……”骂个不停。

    那些邪恶打手、包夹们每轮一次班都是两个三个的,他们轮换着每分每秒都在盯着我,注视着我不许我动,他们每个都记录着监视我的情况,嘴唇动一下都记录着。而后恶警查看这些记录情况,如果觉得他们手段不够恶毒,就常召集打手、包夹们开会商讨变换手段的加大对我的迫害。

    劳教所邪恶们有一种叫“站僵尸”的迫害手段。恶警焦霞向打手们交代,令我“站僵尸”:双脚齐齐并拢,两手平起伸直抬齐和肩平行,不许有一点倾斜,要手直、腰直、腿直。时间长了,手、腰、腿痛也不许动,不许弯曲,眼睛也不许眨一下。开始他们不怎么注视我,时间稍长了就注意的盯着我看,只要我动一下就对我拳脚相加,极力的拍打我手的小臂、大臂,并吼叫:“你要知道你是因为什么进来的,老实点,我们什么办法都有,杀人、放火我们都干,对你这样根本不算什么,够仁慈、宽大的了,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打断你的手。”在那黑窝邪恶的氛围里,根本没有人性、正义、善良可言。双手疼痛难忍抬不动还得抬,腰背胀痛还得站,直到站得头也昏耳也鸣,脚、手浮肿很大,脚板一层层皮脱离后坏死,一块块的脱落下来,显露出里层的肌肉红红的、辣乎乎的,就这样也不让我休息一会,只是到吃饭的时候才允许蹲下来几分钟,还是不准坐下来休息一下脚。

    当我把折磨的脚肿的穿不进鞋,手肿的十指不能并拢,脚、手都不灵活,紧邦邦的程度后,恶徒们又施一种手段进一步的迫害我,强制我蹲所谓的“军姿”。我蹲不了一会儿,脚撕裂的疼痛而倒地,邪恶们一齐上来踢我、踩我,接着用更恶毒的手段,令我两脚分开落地成“一”字形,我更是做不了,邪恶流氓雷建英等两个包夹就强行拉开我的腿,他们用脚各自按住我的一只脚。无论我怎么疼痛都不准我出声,如果叫出声来,就把地布塞入我的嘴里,我承受着剧痛,一身汗水湿漉漉的,觉得在生与死的夹缝中。

    中共邪党劳教所就是这样折磨我、摧残我,口干得起泡也不给水喝,生理排泄还得打报告申请,得到批准后才能上厕所。这中间的等待也被邪恶利用来加大摧残我的程度,使我饱受痛苦和折磨。有时几天得不到上厕所,好不容易上次厕所,常常没到两分钟就被连喊带骂的逼着回来。要说洗澡、洗衣服,想都别想。(特别是女性,身体产生的分泌物结成硬壳,造成阴部和腿两侧红肿、糜烂,疼痛难忍,内裤都无法提上。)但时间长了,包夹们怕我臭着她们,给我申请洗一次澡的时间都很短,简直不是洗澡,只是淋一下水,洗澡和洗衣服一共15分钟,什么都没洗干净,手脚慢一点,拖延2分钟,就什么脏话都骂起来。就这样全方位的邪恶迫害着。那个黑窝里,恶人每分每秒都在做恶,偶尔表面需要做点伪善都是为达目的,都渗透着邪恶的气息,都离不开让人痛苦的煎熬着。

    除此,恶警顾新英、袁芳、焦霞、冷玄等三天两头的轮流来“审讯”和轰炸我,他们为了强迫我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不断的对我进行威胁、恐吓,袁方说要把我送到“北大荒”(后来听说是一处被“流配”的地方)自生自灭,或重判我十年、八年,或呆在劳教所黑窝里永远没有归期,还要开除我儿子的工作。而且威胁我:何时何地都不许我把我在黑窝里所受到的种种非人的迫害情况说出去,否则他们就把我抓回去继续迫害。(袁方:男,在贵州省中八劳教所中充当对大法弟子进行精神迫害的打手,宣讲邪恶杜撰的对法轮功迫害的谎言)

    邪恶劳教所就是这样从精神上、物质、身体、生活、亲情等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残酷的摧残,从上层至下层层层的加以迫害。有的法轮功学员受到的迫害更严重。

    大法弟子陈再先,天柱县城关镇人,2006年6月第二次被非法劳教两年。冬天冰天雪地,邪恶之徒强迫她穿一件汗衫,一条短内裤站在风口上让寒风吹,一次有其他法轮功学员(所谓转化的)说服包夹发发善心,给陈再先加一件衣服,避免身体冻坏。然而另一个包夹不允许,要得到上面的批准才行,令陈再先把衣服脱下,陈不从,恶徒就把她手打伤、打脱节,还不准谁知道,也不允许谁关心她、帮助她,现迫害得她手落下了残疾,生活受到严重影响。

    大法弟子关富春,盘县火铺(音)人,坚持“真善忍”,不向恶人妥协,被恶人强迫在烈日下暴晒,长时间不准上厕所,只得屎尿都拉在裤子里,也不允许她洗,后来由其他(所谓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帮助洗。

    我在中八劳教所中所受到的非人折磨、迫害不计其数,这里列举的只是冰山一角,今天将这些罪恶揭露出来,让世人知道,让邪恶曝光,制止邪恶。

    该单位恶人:
    杨延寿涂仲久陈兵兵黄先跃涂重久宋雪飞钱正楠刘正兴(音)(慧薪)李继良陈革景建涂老九赵灵肖任爱军袁康杨惠罗中超云长春丰健林王水伦刘猛李忠庸杜鑫万招贵罗召忠陈裕林汪家敏刘芳新何世英郭林龙绪涛冷玄郑伟赵运涛

    受害人:
    杨毅叶逢林耿广和王徐雄高国元程华政(程华正)高玉峰吴长仪欧资文刘泽赵鹏吴忠然(吴中然)田忠福吴仁辉蒋成刚吴伯通潘映梅高国元田中富蔡勇罗来华赵正光罗安富李明嘉刘直(音)曲玉香武世忠雷国挺吴松钟大刚代启元代启明汪泽宣陈再先林树生杜宪生赵一洪(赵益红)陈劲丰刘哲陈俊峰藤建军聂朝亮王忠耀路言伦宋匀平陈允王尚英王冬香赵群英王守明曾燕(音)韦心志曾燕,韦心志的两名小孩龚学顺(宫学顺)段天培黄顺文陈世民陈世民之妻谭广万陈明赛谭进清黄祖云方莎李正云李正英李东洪(李东红)陈华正李继学杨添伟关富春叶和平叶劲松刘波胡大礼郭瑁玲(茂玲)陈宇姜慧(江会,江西菊)李文玉李泽容刘宗皿曲玉香朱顺碧郭云启姜玉莲

    迫害类型:
    逼迫放弃信仰用木椅壓背上用腳蹬、踩穿着鞋踩在脚上来回转剥夺睡眠关小号非法判刑非法关押冷冻/灌凉水/凉水澡/浸水体罚毒打/殴打烧烫罚站长时间保持痛苦姿势不准动人身侮辱清身关押期间,剥夺大法弟子基本生活条件不准上厕所不给穿衣服唆使、鼓励、纵容其它人迫害、折磨大法弟子其它酷刑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修大法做好人-贵州王守明遭十年牢狱折磨
    中共不择手段迫害良医
    贵州省中八劳教所的残暴
    贵州电脑工程师刘波含冤去世
    亲经贵州中八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种种迫害
    贵州赤水市公安迫害大法弟子 株连亲人
    贵州省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报告(节选二)
    武善松被贵州省中八劳教所迫害致死
    汪泽宣、程华正在贵州中八劳教所遭残酷迫害
    贵州中八劳教所对我的残忍折磨
    老人十脚趾甲被踩落 教师遭害精神失常-- 揭露贵州中八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116429.html#2005
    贵州省610歹徒迫害大法弟子近况
    我在贵州省中八劳教所经历的迫害
    猥亵奸污、野蛮摧残──贵州中八劳教所的暴行
    江泽民政权欲置法轮功学员于死地 一天内传来四名学员被迫害致死消息
    大法弟子叶逢林被贵州中八劳教所虐杀

    联系:
    邮政编码:551419;电话区号:0851
    所长:钱庆楠
    办公室(2549768)、家(4831870)、手机 (13809432798)
    中八劳教所办公室主任:刘遗瑞
    办公室(2549210、)、家(2549470)、手机(13985485368)
    纪委书记:张金华
    办公室(2549201)、家(2549191)、手机(13984321928)
    副政委:封勇
    办公室(2549675)、家(2549166)、手机(13985546100)
    副所长:瞿国平
    办公室(2549207)、家(2549129)、手机(13885057555)
    政治处主任:王亚吉
    办公室(2549387)、家(2549211)、手机(13985108816)
    办公室副主任:杨学萍
    办公室(2549204、)、家(2549048)、手机(13037867546)
    办公室副主任:郭兆齐 办公室(2549204)、手机(13608558094)
    办公室(2549184)
    值班电话(2549680)
    贵州省劳教局 邮编:550000 电话区号:0851
    贵州省劳教局局长:
    何川 办公室(5811375)、家(5866129)手机(13809406359)
    胡金岭 办公室(5842910) 家(5877900) 手机(13809485861)
    李京强 办公室(5812910) 家(5869307) 手机(13809434898)
    处长:左雷 办公室(5812913) 家(5863569) 手机(13885102766)
    办公室:5812472、5814395、5810683、5815109、5811652、5823772、5821206


    更新日期: 2019年4月25日 11:07: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