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恶人榜 > 恶人单位列表

    济南市女子监狱(山东省女子监狱、山东省兴业发展公司)


    “山东省兴业发展公司”的牌子里面是山东省女子监狱


    山东女子监狱监狱长尹光霞


    山东省女子监狱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酷刑演示:灌食


    山东省女子监狱大门口办公楼全景


    山东省女子监狱东面围墙


    山东省女子监狱全景近照


    ABC童装


    CHARLES RIVER APPAREL品牌logo


    “寒思羽绒服”品牌标志


    (1)汗衫被拽破;(2)鲜血染红了外衣渗透到乳罩上;(3)打烂的连衣裙。


    酷刑演示:拳打脚踢


    长时间罚坐小凳子

    简介:
    济南市女子监狱(山东省女子监狱、山东省兴业发展公司)
    ,公检法,省级。山东省济南市女子监狱,该监狱非法关押着法轮功学员近三百人。狱警利用犯人迫害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

    山东省女子监狱位于济南市孙村镇世纪大道十字路口向西50米路北,三楼还关着没有转化的法轮功学员。监狱有地下室,青岛的法轮功学员陆雪琴就是被关在地下室,受各种折磨迫害,恶人故意不给她水喝,最后陆雪琴出现心脏病和肾结石,睡觉都不敢侧身躺着。监狱有禁闭室60间(一楼15间,二楼15间),二楼后面全是加厚的玻璃,从前面看都是正常的房间,到后面全是加厚玻璃房,连走廊都是加厚玻璃,怕迫害人时被人听见。

    大门上挂着“山东省兴业发展公司”的牌子,而门里面停靠的多辆司法字样的车辆提醒人们这里就是女子监狱。隔墙东邻就是门口不挂任何牌子的山东省(男子)监狱。

    表面文明,人文管理,实际实施暗压,对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大法弟子强迫转化,连威胁带哄骗,逼迫写所谓的“四书”,对坚持炼功,绝食抗议非法判刑要求无罪释放的大法弟子,实施插管灌食、强行打针、吃药,在监狱被软禁、关小号、蹲禁闭、电棍电、坐电椅、坐大登、不让睡觉,罚站、罚蹲、打、扭、踢、拖,每天比吃饭还正常。
    这里的管教员的工资、奖金与服刑人员的劳动效率直接挂钩,因此大法弟子每天要被迫劳动10多个小时,每天只能睡3个多小时的觉,而且规定与管教人员说话只能蹲着,连吃饭也是蹲着吃,对大法弟子规定,学员之间不准说话、不准接触,不能席地而坐,只能蹲着、站着或坐小马扎,在行动上吃、喝、拉、撒,也都安排两个联号人跟着,失去一切自由。这就是女子监狱的文明管理。

    山东济南市女子监狱恶警:王晶、马霞、刘颖、窦群峰、常宝佳、刘杰、韩媛媛、刘晓屹、朱淑珍、丁传风、邢素贞、张益德。

    恶人:史亚娟、马秀娟、高丕美、张永丽、张妮、苏自然、马树彩、刘爱华、田英、梁小平、张祥芹。

    自2009年5月13日济南出现猪流感(H1N1)后,到目前(2009年7月15日)为止,山东省监狱和山东省女子监狱一直不让接见,仅让家属存钱,对山东省监狱和山东省女子监狱里发生的迫害法轮功学员消息严密封锁。

    二零一一年以来,集训队更加肆无忌惮地迫害法轮功学员,他们从各监区调集了一批集邪恶于一身的恶警与凶残的刑事犯人到集训队,毫无人性地迫害法轮功学员,时常有法轮功学员被拖到医院强制灌食,有的还注射有毒药物。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得伤的伤,残的残,身心受到了极大的摧残。

    二零一一年二月,二监区三名未转化的法轮功学员被强行送往集训队加重迫害,法轮功学员周树春绝食抗议,天天被拖去强行灌食,可怜周树春已瘦的皮包骨头,不成人形……

    二零一一年三月,一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到医院,为防止她透露集训队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详情,集训队派二名刑事犯人监视了一个多月……

    二零一一年三月十三日上午,一名被迫害的奄奄一息的法轮功学员被集训队用担架抬送到医院,元凶薛彦勤跟着……

    为了加重对法轮功学员的转化与迫害,目前(2011.12.2),山东女子监狱又在济南的东南方向约三十公里的历城与章丘的交界处盖了一座新监狱,并专门为集训队盖了一栋楼(单独一个院),预谋将各监区的法轮功学员都集中到集训队加重迫害,计划于二零一一年底全部搬迁完毕。

    “驻狱检察室”是济南市城郊检察室驻山东女子监狱的检察室的简称,然而,它实际上仅仅是一个摆设或者说是一块掩人耳目的招牌。集训队天天发生着残酷至极的虐待迫害事件,“驻狱检察室”却装聋作哑,不管不问,不制止,因此,济南市城郊检察室有推卸不了的包庇、渎职责任。

    山东省女子监狱,在对外承揽加工任务所用的名字是“山东省兴业发展有限公司”。搬迁到新址之前,其强制奴工生产的监区共有九个监区,其中六十岁以上的老年刑事犯和病残犯人一般被安排在六监区,劳动强度较其它监区较轻,但都有定额的工作任务必须完成,包括精神病人和瘫痪的病人都要出工劳动,在监狱大院内天天都可以看到犯人用平板车拖着一些老弱病残犯人出工劳动。另外这八个监区,二监区生产玩具,七监区为后整车间,其劳动强度均较其它监区略小。

    一监区、三监区、四监区、五监区和八监区则均从事服装加工,监狱为了提高产量,榨取利润,在以上几个监区实行劳动竞赛,将监区警察的奖金和升迁、犯人的减刑假释与产量挂钩,所以各个监区之间的竞争非常激烈,监区内部的劳动强度和任务压力也越来越大,因为外界和国际上的压力,女子监狱逐渐将劳动时间由原来的每天工作十七、八个小时甚至通宵加班,慢慢缩短到十个小时左右,对外宣称每天8小时工作制,劳动时间虽然缩短了,但其规定的各监区劳动任务不减反增,因此监区警察们也不得不将指标分解到监区生产小组和每个犯人头上,要求他们采用各种方法提高劳动效率,对班组长施压,用奖罚分甚至打骂等手段,千方百计逼迫组员们完成每天的指标,有时候从用餐、休息时间中挤出工作时间,甚至偷偷安排加班,谎称设备检修等暗中进行生产活动等,可想而知,这里的犯人压力有多大。

    监狱科室有专门的警官负责对外承揽加工任务,其中大部份是外贸公司或者是服装加工企业接到外贸单后,转手外包给监狱,所生产的各种款式的衣服和玩具,大量出口到美国、日本、南韩、俄罗斯、德国等国家,不计其数的服装品牌从这里进进出出,甚至包括“皮尔卡丹”这样著名的国际品牌的服装都在女监加工生产。当然,在出口不景气外单较少时,也大量承揽国内订单,包括军装、警服以及其它纺织服装产品的加工。

    有三个品牌的服装曾大量在女子监狱加工生产:一是ABC童装。ABC童装于1983成立于台湾,一九九九年进军大陆市场。在十几年时间内,迅速成为国内大中城市的知名品牌,因为其价位较高,在监狱内长期大量加工。

    另一个较为知名的品牌是CHARLES RIVER APPAREL,是多款运动休闲装,标示牌上标明出口到美国。

    还有一个服装品牌是雷诺衬衣,但记不清其英文拼写是什么。另外国内一个比较熟悉的羽绒服品牌是“寒思羽绒服”,在监狱也曾经大量生产。

    济南监狱对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只给一条薄褥,有的还没有棉衣,关在小屋里,强迫看诽谤大法和师父的东西。因长期坐小塑料凳子,不准活动,有的法轮功学员不但臀部坐烂了,脚板也硌得不敢着地,甚至颈椎疼。一些曾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邪悟者(如:陈冰囡、邹爱霞、陈广霞、崔鲁宁、袁芬梅、刘玉淑、封金华等),可能已刑满回家,这些人曾极其恶毒的诽谤师父和大法。还有,付桂英、谢怡、韩莲凤、张昌利、陈玉霞等,难道你们千万年等来的得法机缘就是为了今天跳出来破坏法吗?

    招远杀人犯张航,在监狱里得到重用,经常侮辱性的对待不会写污蔑师父和大法的法轮功学员张巧兰等人。

    善恶不辨是非不分的狱警(如:徐玉美,对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经常说:“你是什么学历?”),长期接触邪党的谎言,又被一些邪悟者的胡言乱语迷惑 。

    山东省女子监狱的医院也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明着是查体、治病,其实是十一监区狱警利用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另一个场所。这里只有少数几个狱医,大多都是些刑事犯人被分到医院当犯医的,平时抽血检查等日常的一些事情,都是这些犯医们做的。当十一监区有需要医院迫害法轮功学员时,狱医就指使着犯医按十一监区狱警的要求任意进行迫害,她们狼狈为奸,欺骗并毒害了很多善良的法轮功学员。

    十一监区的狱警把监狱的医院标榜成“关心”法轮功学员的“救命”场所,她们污蔑学员是“学了大法就不吃药、不打针,不珍惜生命。来到监狱,邪党政府拿出一大笔钱来给法轮功看病救命,只有法轮功看病不花钱,共产邪党对法轮功太好了”等无耻流氓之言。

    药物迫害

    法轮功学员被迫害之前在家时生龙活虎,被绑架到监狱后,遭强行所谓的查体,百分之九十五以上都被狱医说成有这毛病、那毛病,大多说是高血压,狱医强迫他们吃药,说是降压药,大多数的法轮功学员表示不吃药还好受,一吃药,浑身难受。

    二楼有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年学员郭秀青,在一次吃了卫生员发的药后,浑身发抖、脸色苍白、嘴唇发紫、头晕、呕吐、站立不住,被人扶着找到当时的卫生员李玉洁(拐卖儿童罪,二零二零年出狱),李玉洁赶紧找出另一种药笑着说:“那个药太厉害了,都中毒了,快把这个解药吃了,以后给你换个药效轻的。”

    这些卫生员都是各类刑事罪犯,都不懂药理,如李玉洁,犯的是拐卖儿童罪(二零二零年出狱),这些犯人在狱警的指使下,经常给法轮功学员喂毒药,以此恶毒手段逼迫学员在痛苦、迷糊中“转化”。

    当有的学员在小黑屋或监舍被折磨得身体难受后,狱警会假惺惺地安排刑事犯带学员去医院查体,犯医(由犯人充当的医生)就会通过同去监视学员的刑事犯透露的情况分别对待。她们认为“转化”不彻底的,犯医就故意羞辱学员,粗暴地拉过来、扯过去,被拽倒在地时还被她们嘲笑、愚弄。法轮功学员大多是六、七十岁的老年人,有的倒在地上半个小时爬不起来,根本没人去拉一把。

    今年七十七岁的济宁法轮功学员、神经内科医生杨济容,被非法判刑五年,二零一九年刚入狱时,狱方说她“转化”不彻底,逼她吃降压药进行迫害。杨济容吃药后,头发懵、记忆力减退、行动迟缓、犯困、胃难受,身体的反应很可怕。作为一个资深的神经内科医生,她明白给她吃的药不是单纯降血压的药,吃多了会变痴呆的。她多次在不同场合向狱警、“转化”恶人、刑事犯卫生员、值岗刑事犯、监狱医院的狱医、犯医等人说明自己从来没有高血压,不能再吃药了,就被认定不配合治疗就是“转化”不彻底。当她多次通过各种方法找到狱警反应自己的情况后,并要求停药时,狱警却推脱说自己不是医生,吃不吃药得医生说了算,还假惺惺地安排时间让她去医院检查,但每次去都被狱医、犯医和监视她的刑事犯极尽羞辱。有一次在大冬天,杨济容竟被犯医和几个刑事犯给脱光了裤子,推搡倒地爬不起来,这样歪在地上冰冻了一个多小时没人管,带她去的狱警、犯医、刑事犯就当没看见她一样,回来后不但不给停药,还说她有神经病,还要给她加药,就是不给她减药、停药。几年的迫害下来,杨济容精神萎靡,有时两眼直直的,完全没有了那个原本气质高雅的神经内科医生的踪影了。

    只要是用来迫害学员的药,十一监区和医院是大量的提供。真正有需要治疗的学员,她们总是敷衍了事。有一大个子学员,腰疼的不能站立和行走,跟值岗刑事犯说了很多遍,才被狱警批准带去医院。犯医先大声问:“转化了吗?!”刑事犯说“转了转了”,犯医就让她过去,隔着棉衣用手一碰学员的腰说:“腰椎间盘突出,这个没办法,等回家再治吧。”

    六十多岁的赵继华入狱后,因坚守法轮大法的信仰,被狱警分到犯人江平(青岛人,高官情妇,后因经济案被判十四年,此人整人手段歹毒)的“魔鬼”监舍,在恶警们的授意下,江平天天殴打折磨赵继华,经常听到赵继华被打的叫声,有时在监舍里动静太大,江平怕被人发现,就将赵继华拖到对面的公共厕所里拳打脚踢,打人的声音在很远的地方都能听到。

    有一次在监狱医院里集体抽血,几个刑事犯公开围着赵继华又打又骂,带队的狱警和狱医没有一个去制止的。看到赵继华还是不“转化”,十一监区的恶警就和狱医暗中勾结,开了破坏神经中枢的药,让江平等犯人放菜里给赵继华吃,导致赵继华精神失常,经常不吃不喝,瘦得皮包骨头,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直到二零二一年初,赵继华才终于活着走出了监狱这个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

    烟台法轮功学员毕建红,因绝食抵制迫害,每天都被拉到医院灌食,狱医很少亲自动手,都是叫刑事犯给灌,经常听到狱医喊:“还有谁没插过管的,快过来练练手。”有的法轮功学员就是在灌食时被不专业的刑事犯把管子插进肺里迫害死的。

    二零二零年五月十二日,法轮功学员孟庆梅喊“法轮大法好”,被狱警关进小黑屋后绝食抵制迫害,被狱警强行拉去医院,表面上说是给输液治疗,暗地里指使刑事犯对其进一步迫害。在给她输液时,同去监视迫害她的刑事犯于霜霜(淄博人,乱开发票被判五年刑)故意说针鼓了,让犯医给拔出来再扎上,再拔出来,再扎上,反复扎针,让一些新手犯医练习扎针。直到孟庆梅被迫害得全身肿得象气球一样,才将她送到济南警官医院。孟庆梅最终因全身器官衰竭身亡。

    用治牙迫害法轮功学员

    有一个寿光的老年学员,刚做了一口假牙,还差一次调节固定,就被“610”绑架了,入狱后,假牙松动,一说话就掉,监区规定,看牙的人账上得有三千块钱以上,还得提前预约,预约后得一两个月后才能去看。这个学员好不容易预约上了,谁知到了监狱医院,狱医二话没说就用一种胶把假牙给粘在了一颗好牙上,还要了六百多元。在以后的几年里,这个学员特别痛苦,假牙粘在好牙上拿不下来,还来回晃荡,也没法刷牙,后来把那颗好牙也带松动了,牙疼带着头疼,整口假牙悬在口中,闭嘴露着牙,说话不清楚,吃饭不能嚼,痛苦不堪。再预约看牙,刑事犯直接就说看也没用,回家再说吧。连上报也没报。

    监狱规定吃饭要快,必须在规定时间内吃完,而监狱的菜又大又生咬不动。一次,一个五十多岁的学员在吃完饭后,发现一颗松动的大牙不见了。不少老年学员都有这种情况,牙掉了又随饭咽下去了都不知道。这个学员掉了一颗牙后,不久其它的牙就松动了。等账上有了三千元以后,就预约了补牙。谁知到了医院后,狱医只看了一眼,就要把全口牙都拔了,说给做个全口假牙,学员一听马上说再等等,就没做。有不少老学员的牙就是被拔了做了全口的假牙,但都不合适,白白花了三千多块钱。在狱外做假牙要去医院调整很多次,可是在监狱里做了假牙后,一两个月都不能去修牙。做的假牙基本不能用。

    有一位法轮功学员被“610”绑架后,在看守所时肚子和下身疼得很厉害,入狱后疼得身上冒汗,跟值岗刑事犯说了好多次,卫生员也来问过好几次,才上报狱警。带去医院后,狱医生气地说:“你在外边得的病到监狱里来治?想什么美事的!”开了点抹药就算了,直到这位学员出狱都在疼。

    监狱的医院不只是从这一点上迫害法轮功学员,还有更多的学员遭受着不被人知的迫害。

    自二零一九年底疫情出现后,医院和十一监区更是沆瀣一气,用“假关心”的软刀子迫害法轮功学员。比如夏天逼戴着棉口罩,捂得老年学员喘不过气来;后来发了薄口罩,可是都把耳朵勒的头疼;大热天的必须两床被子都用上等等,在监舍里,人与人密集地坐在一起,摩肩擦踵,折腾着做核酸,再后来打疫苗,明知疫苗不管用,但却用此来迫害学员,济宁的法轮功学员杨晓琴就是因为不打疫苗被关进小黑屋,直至出狱。总之,什么事情都会被狱警用来作为迫害学员的借口。

    十一监区有一条通往医院的地下秘密通道

    十一监区迫害拒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非常恶毒,被非法关押在那里的学员根本看不到被打伤、打死的学员是怎么被“医治”或被运走的。有些学员九死一生回家后,都不知道自己被关在什么地方迫害的。

    十一监区的大门外面是一条东西走向的路,一出大门向右转,走到快到尽头时,向前左转右四、五十米的地方放了五、六个大垃圾桶,平时附近监区的垃圾都往那里扔,十一监区一般由一个狱警、两个刑事犯看着,一个楼层找两个“转化”的学员把生活垃圾扔到那边的大垃圾桶里。就是在这条路上,向东走到离转弯放垃圾的地方还有约三、四十米时向右看,那边是一片荒草地,旁边有一个大铁门,大铁门上还有一个小铁门可单独打开。平时不准有人靠近这个地方,即便监区安排一些人在监区四周拔草时,当看到有人向铁门走近时,都会被刑事犯吆喝回来。其实,在十一监区的地下,有一条通向医院的地下通道,从这个铁门进去,就是进入这个暗道中了,这条暗道向北边走再向西去,走不长时间就会走到地面上临近监狱高墙的一条大路上,这条路是直通医院的,所有被非法关押在监狱的法轮功学员根本看不到这个地方,那些拒不“转化”的学员被酷刑折磨得在昏死或极度痛苦的状态下,就算被刑事犯拉着走过这条通道也完全不知是在哪里。

    刑事犯在狱警的授意下,把那些拒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就从杂草丛中的铁门中推进一个地下室,在地下的小黑屋里,墙面上都是喷溅的血迹。许多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就是在这里被打伤、打残甚至被打死的,除了狱警和参与迫害的刑事犯外,谁也不知道在这里的酷刑到底有多残暴、恶毒。被非法关押在这里的法轮功学员被折磨得惨不忍睹时,走正常的路去医院,狱警怕被人发现,就勾结监狱里的狱医或犯医走地下暗道,给学员抹药、服药或者共同用药物迫害。很显然,在地下小黑屋被迫害致死的学员也是这样被偷偷转出去的。

    该单位恶人:
    高莹薛彦勤邓艺霞郑立梅桂王红杰王松梅王淑兰寺小田何福香何魁宋其爱李双玉崔群张守兰张明陈敏陆华清刘永治刘芊谢文广林国玲付桂英王选莉赵来春黄健付蓉赵红艳杨崇琛金闵华秦世梅胡秀丽李淑英赵宏伟贾丽廖显慧逄春梅范培霞刘红岩隗建华张爱萍张秀兰薛颜彦隋新姚菁菁李云乔瑞梅王春艳李春玲王晶刘颖窦群峰常宝佳刘杰韩媛媛刘晓屹朱淑珍丁传风邢素贞张益德史亚娟马秀娟高丕美张永丽张妮苏自然马树彩刘爱华田英梁小平张祥芹邱秀欣段洪丽孙晓丽宋冰贾慧丁梅梅王春华王博姗刘阳陆美祥郑淑洪韩莲凤刘玉淑张航

    受害人:
    王洪玉魏玉美路玉英岳霞刘仁玲王逢玉高凤琴赵玉红张淑琴邴(炳)维丽(炳伟丽)(邴伟力)王海清杨文杰王秀禅卞丽训傅红冷选菊王桂香崔鲁宁侯树风(候书凤)林建平刘清梅刘凤娥靳贞华张希美(张锡美)陈玉花王凤兰蔡迎(蔡颖)毛永芳李晶超山东济南大法弟子房翠荣姜淑红汪爱香林见萍庄明隋玉红张有芹刘清梅林晓艳王洪凤刘新梅青岛大法弟子高得花雷虹李桂兰冯丽华王瑾王爱戈吕多美(朵美)王光英翟淑香黄晓珍(黄焕芝)朱国英刘秀贞张付玲魏玉芬孙玉珍崔玲梁素娥梁鸣凤(梁明凤)赵继华(赵季华)孙琳李芳王明云杜继群(纪群)邱秀欣张淑贞孙公香初忠美张红茹吴秀华李爱华袁玉芹杨兰香岳美云徐继荣李希芝张志刚宋桂华王秋菊邹爱霞陈香玲孟祥兰孟祥玲程盼云王传菊封金华马玉莲战玉彩李建珍孙玉芝孙茉清吴秀华徐效兰(孝兰)于梅(于美)崔文兰王凤艳刘桂秀杨瑞琴陈玉兰王立峰任善喜韩秀娟乔翠平吕贵玲刘玉梅胡金慧王相英柳志梅朱月珍韩莲凤(连凤)赵素红张桂凤李丽张振芳王淑佩(王淑培)王丽丽(王海霞)李桂珍黄素娥欧允洁闵惠荣(闵慧荣)宋云刘秀贞陈冰囡(陈娜娜)于桂芳张宝环(张葆环)郭建英刘忠华(刘中花)王国红徐春喜(春熙)陆雪琴张伟李秀君李玉华陈广霞浦蛾梅程丽萍智晔晴王玉琴(玉芹)刘霞(刘怀霞)刘玉秀庞海风于书芬潘伟张文玲杨纪容(济容)李家芳商兆香韩荣珍刘夕香(刘希香)日照市王姓大法弟子刘XX杨桂英崔红君卢凤花王金玲刘玉莲刘芝荣石鲁文李玉君李茂莲李素珍(李素真)冯夕兰常丽君杨美娟孙淑萍张桂芹周树春毕建红王秀平姚桂华(花)李雪顾海梅刘淑香张纪梅(继梅)伊淑玲周国英陈敏刘培智(刘培志)程向民刑月福闫海霞赵玉莲刁云英孙翠香刘红王明云赵继华(吉花)陈金梅张学霞潘祖珍李玉玲焦翠波姜玉琴(玉芹)刘桂霞张巧兰王春晓陈海荣张家菊张爱丽赵仁霞李和珍高小平李振环孙梦莹谢清玲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山东省女子监狱用药物迫害法轮功学员
    二零二二年二月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
    捣嘴、拧头、劈腿……山东女监酷刑迫害法轮功学员
    山东省女子监狱利用犯人迫害法轮功学员
    山东省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恶
    举报山东龙口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副队长郭福兑
    曝光山东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行
    济南钢铁集团女职工张伟生前遭受的药物等迫害(图)
    二零一九年四月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
    山东女子监狱十一监区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随记
    刘红在山东女子监狱受迫害-父亲离世
    山东农业大学附校教师再遭冤狱迫害
    山东省女子监狱怂恿犯人迫害法轮功学员
    屡遭酷刑-山东栖霞林建平女士控告江泽民
    中共酷刑-披麻戴孝
    残疾人被劳教判刑折磨-山东退休女工控告江泽民
    山东蒙阴县王相英被秘密劫持入狱半年
    揭露山东省女子监狱奴工产品中的“名牌”
    山东女子监狱“集训队”的罪恶
    大陆各地迫害机构恶人录(4
    毛永芳遭恶警酷刑折磨-生活不能自理
    山东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案例
    揭露济南女子监狱集训队迫害内幕
    山东省女子监狱具体地址
    山东省监狱和山东省女子监狱封锁迫害消息
    济南大法弟子张志刚老人再次被非法判刑
    曝光山东省女子监狱医院
    山东威海大法弟子被迫害的部份情况综述
    揭露山东省女子监狱的流氓行径
    山东女子监狱资料补充
    山东女子监狱资料补充
    我目睹济南市女子监狱迫害大法学员的部份情况
    山东省济南市女子监狱恶警暴行

    联系:
    山东省女子监狱地址:济南市世纪大道3777号。
    世纪大道很长,从济南的高新区一直延伸到济南的章丘市,该监狱位于世纪大道的中段,门口的公交站名为:埠东村西。

    狱长尹光霞、副监狱长李书英、政委隗建华
    地址:济南市高新区世纪大道3777号,邮编:250104
    地址:济南市工业南路93号,邮编250100。
    山东省女子监狱位于济南市工业南路和华信路交叉口处。
    邮政信箱:822信箱111分箱
    区号:0531,电话:0531-85838066
    交通资讯:公交车10、123、99、47、116、95、87路过此处,此站牌是华信路,接见室是在叉口处望北100米华信路处,在监狱的围墙开了一处小门,小门朝西,小门处现已有牌子上面是山东省女子监狱接见室,同时牌子上方有一监控器。
    监狱长:李厥瑞,来茜。
    政委:陈惕路,韩春茜。
    【十一监区】
    通信地址:济南市高新区孙村镇822信箱111分箱
    迫害责任人
    监区长:李慧菊
    教导员:褚国华、邓济霞。
    副监区长:徐玉美、孙苹。
    狱警:刘瑞雪、李路玲、于建华、孙丽、伊力、苏越、琼博、姜燕美等。

    更新日期: 2022年3月22日 9:59: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21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