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恶人榜 > 恶人单位列表

    泰来监狱


    黑龙江省泰来监狱


    狱警武钢等人电击、毒打许文龙


    图:许文龙睡在冰冷的水泥地上


    图:白天,许文龙在车间被“支棍”


    图:夜间,许文龙被吊在床梯子上

    简介:
    泰来监狱
    ,公检法。二零零四年,由于哈尔滨市第三监狱的罪恶行径在国际社会不断的被曝光,联合国人权组织为此准备去那里进行调查核实。邪恶之徒们听闻这一消息后,恐慌至极。以维修为名百般阻挠联合国人权组织的调查。后来迫于多方压力,省监狱司法局责令哈尔滨市第三监狱于二零零四年七月一日急匆匆的把20多名大法学员秘密非法转押到泰来监狱等处。

    这些大法学员被非法转押至泰来监狱后,仍在继续遭受着各种非人迫害。那里的恶警强迫大法学员每天进行超强度劳动长达14个小时(从早5点到晚7点),连中午吃饭的时间都弄得很紧张。大法学员每天的劳动任务堆积如山,不能按时完成就会强迫被戴上手铐和脚镣,遭受打骂甚至酷刑折磨等。在长期的超强度奴役劳动的迫害下,许多大法学员的身心遭受到严重的摧残。大法学员们炼功一旦被恶警发现,就被从腹部高高悬吊起来,使其头部和四肢从两侧垂下来,整个人在空中垂吊着,非常痛苦。即使这样,他们还在不停的辱骂和殴打大法学员,使遭受此等酷刑的大法学员浑身疼痛、麻胀甚至痛得昏死过去。

    监狱的生活条件极其恶劣,大法学员每天的主食是难以下咽的玉米面发糕,菜汤里上面浮着一层虫子,汤中仅有依稀可见的几片菜叶,看不到一点儿油星,喝完汤后碗底会沉下一层厚厚的沙子。大法学员的家人给送去的食品经常被邪恶之徒以各种藉口强行扣留。

    从二零零五年五月十五日起,泰来监狱突然不准大法学员家人会见,而且无论是大法学员准备邮出的信件,还是外面寄给他们的信件一律被非法扣留。原来是因为当天大法学员潘洪光被邪恶之徒活活毒打致死。

    至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五日止,仍非法关押大法弟子50多人。

    泰来监狱恶警追随江氏集团迫害大法弟子,泰来监狱对大法弟子强迫进行体力劳动,从早上四、五点一直干到晚上七、八点。每天都装卸粮食发往各地。有的大法弟子晚上回到监舍还得干手工活,完不成生产任务不让睡觉,特别是十监区,一日三餐都吃不饱。

    对不配合邪恶的大法弟子进行更严重的迫害,恶警把大法弟子吊挂起来,还把不配合的大法弟子带到一个专门的地方进行迫害,手段是用一个很重的铁挂,把两腿支开,脚上又带上重物,整个身体被撑住,动弹不得,极其痛苦。

    还把大法弟子吊在两个床铺中间,有的被吊了三天三夜,手和手腕肿的像馒头,手腕被勒坏,手臂抬不起来,现在监狱严密封锁迫害的消息。

    现非法关押大法学员70多人,分别关押在十五个监区(大队)内的五十多个分监区(中队),一个中队平均80人中有一名大法学员,个别中队有几名大法学员,但也不许相互交谈。从二零零三年秋季开始,泰来监狱实行四个犯人看管一名大法学员。白天两人、晚上两人24小时看管,且每月定期向上书面汇报大法学员的言行,发现学法、炼功的要扣分、干警扣奖金、下岗。几年来监狱对大法学员强迫劳役,逼写“三书”(保证书、悔过书、决心书)。

    泰来监狱狱政科小号主要使用工字刑具迫害大法学员,工字刑具俗称“撑子”。恶警将大法学员的双手卡在“撑子”上横的两边,双脚卡在“撑子”下横的两边,再用铁链把“撑子”竖杆和地环连上,使其身体不能靠墙。

    大法学员张奎武曾在小号内被戴脚镣和支棍长达一年之久。张奎武修炼前被判无期徒刑入狱,九八年他在革志监狱内得法。九九年七?二零后,他因炼功被关小号。后他被转到泰来监狱。二零零二年初,张奎武坚持炼功,被当时泰来监狱教政科科长王义关入小号,张奎武在小号内被长期加戴脚镣和支棍(90公分左右的铁筋,两边各用两个铁环套住两脚,再用螺丝紧上),吃饭、去厕所都不给松开。恶警多次逼张奎武写保证不炼功,均遭张奎武拒绝。 张奎武在小号被酷刑整整摧残了一年,直到恶警王义调离教政科,张奎武才于二零零三年一月被放出小号。

    二零零二年十月开始,一些大法学员被陆续关到泰来监狱迫害。先入监狱集训队,在集训队,大法学员李顺江、赵传芳不穿号服、不背监规,被集训队恶警教导员纪某指使犯人李兴迈等人用九毫米钢筋毒打大法学员,且拳脚相加,李顺江被折磨的奄奄一息。十二月份,被非法关押在五监区的大法学员郑连清给当时任改造狱长刘志强写信,要求给大法学员一个宽松、公正的环境。刘志强第二天早上就召开了全体监区、分监区长会议,会上刘志强将信扔到郑连清所在五监区监区长脸上,并当众叫嚣:“给你三天时间,如果不让这名法轮功写悔过,你就下岗吧!”五监区监区长回来后马上找分监区(中队)的分监区长说:“我要下岗你们就先下岗吧!给你们两天时间”。 于是分监区长李德友带几个警察先把负责看管郑连清的4个犯人找来一顿拳脚,然后让犯人用4根铁丝拧绳,拧了8个,外加当时队部有一根上面全是刺的龙头拐,犯人将因郑连清挨打的怨气疯狂发泄到郑连清身上,用这些铁丝绳将大法学员郑连清一顿毒打,接着又让中队几个积委组管事的犯人继续毒打,打累了几个警察又是一顿拳打脚踢,整个过程两个多小时,郑连清被打的血肉模糊,浑身上下没一处好地方。 下午,李德友等几个恶警喝完酒又开始疯狂毒打,龙头拐断了几截,拧的铁丝全折了、烂了。晚上各监区、分监区值班警察到监舍坐班时又将郑连清毒打一顿。此时扒开郑连清的衣服血肉模糊惨不忍睹,可是他们继续毒打。之后,恶警李德友威胁郑写保证书,郑违心的写了保证书。灭绝人性的刘志强听说后,第二天一早就跟当时狱政科长马跃来到监舍,将郑拖出来,极其凶残的用脚踩着郑的头问“你还写不写信了?”因毒打郑之后,该队队部的墙上都是飞溅的血迹,犯人收拾了一天才清理干净。

    自二零零三年泰来监狱规定对大法学员三个月必须“转化”,不“转化”要扣其分监区长一千元工资;“转化”就奖励一千元。同时还得写在监狱内不炼功保证。因大法学员不配合劳动、不配合学习、不背监规,因此很多大法学员遭到殴打。 在监狱生活科伙房被迫害的大法学员周志风,因拒绝认罪被当时生活科副教导员王永涛、分监区长张庆宾殴打,拽住周志风的头往墙上撞。多次殴打后致使其贫血。 被五监区四分监区迫害的大法学员邱俭斌长期被打,晚上也打,邱俭斌仍然坚持不出去做奴工、不吃“改造饭”。二零零三年夏天,大法学员李顺江所在的分监区长在打李顺江一百多个嘴巴子时,李顺江喊道“师父救我”,当时分监区长对法轮功创始人一顿谩骂。之后不久此恶人半身不遂,卧床不起。李顺江由于在环境极为恶劣的齐齐哈尔第一看守所被迫害两年之久,在泰来监狱又加重迫害,身体严重受损,极度贫血、不能行走。 2003年11月,先后有大法学员李顺江、邱俭斌、田勇、李振中等因绝食反迫害被关入小号。事后监狱就开始全面四个犯人看管一名大法学员。由于当时发生两名刑事犯挖洞逃脱,才转到逃脱之事上,因此生活科教导员王永涛被降职调离生活科,还拿出几万元到省劳教局息事宁人。

    二零零四年初,省劳教局向监狱下发文件,要求对大法学员的“转化”率达到95%。这时泰来监狱换了两个牡丹江监狱调来的狱长,大狱长张志诚,改造副狱长姓赵。六月卅日有28名大法学员被非法转押泰来监狱。他们刚下车就有大法学员高喊“法轮大法好”被恶警暴打后第二天就给“支”上了。7月泰来监狱召开监区长、分监区长会议,针对“抗改、抗劳”要求全部“转化”。如果监区全部“转化”就奖励一千元、领导奖励二千元,否则降职、罚薪、下岗处罚。在一监区,大法学员吴宪刚被吊10天,3天不许睡觉;张跃明被吊了3天支了2天;在二监区,赵传芳被支了5天;在三监区,李长安被支了2天后关入小号;四监区恶警将李振中、田勇白天吊着并在40多度高温下暴晒,还把他们扔入一米多深的坑中手脚朝天支上,不许动、不让睡觉三天;五监区,邱剑斌被支了6天6夜;在七监区,在恶警赵文革指使下让田立军等犯人对大法学员王守庆迫害一个多月不让睡觉,后被支2天;九监区恶警长期不让大法学员李顺江睡觉,隔10分钟一拨拉;大法学员潘红东长期被殴打被支了5天5夜;十监区,在警察李××、张××唆使下对新入监的大法学员支了20多天,有在臀部下面塞了两个钢球长达7天,其状惨不忍睹;十一监区,大法学员张奎武时被支了半个月,同时还强迫看电视、漫画、参加批判会等。此轮迫害最严重的是被非法关押在九监区二分监区的大法学员潘红东和被非法关押在四监区三分监区的大法学员徐林山。潘红东三十七、八岁,毕业于“川大”计算器专业,文质彬彬、精明聪慧、很有学识的样子,被迫害后反应迟钝、目光呆滞、于二零零五年阴历四月初八晚9时许突患脑内出血,在监狱医院含冤辞世。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份,四监区三分监区分监区长为得到“转化”一名大法学员获取奖金的目地指使张剑等犯人对其中队大法学员徐林山酷刑折磨。不让睡觉、用凉水浇、针扎不许喝水、吃饭,逼其喝盐水等残酷迫害两个星期。二零零四年十二月,徐林山刚出院就被四监区乔胜副教(现人事司监区长)和三分监区长张晓东等逼写三书,并让犯人毕××等用车把不能正常行走的徐林山拉到四监区车间后面,乔与犯人大打出手,在严寒下冰冻了2天,在四监区从警察到犯人对徐林山一直迫害了4年。由于长期迫害徐林山的身体严重受损,处于生死边缘,一直拖到2005年12月家人交了3万元办理了保外就医,但几天后就在家中含冤离世。

    二零零五年一月前后许多大法学员纷纷向所在监区、分监区要在高压迫害下写的保证书,也有写书面声明保证书作废的。五监区恶警王志玲一月份将大法学员郑连清吊在外面冻了3天;被十一监区迫害的大法学员张奎武因要“三书”,七监狱长郭平指使下被支了27天且泼凉水等迫害,后期一周时间不让睡觉,因绝食又被关入小号迫害;二零零六年张奎武绝食抗议,又被送到监狱小医院遭遇野蛮灌食33天,又于二零零六年七月因炼功被强行加戴戒具手捧和脚镣串在一起,白天被强迫用铁车推着出工,晚上拉回一直到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份。

    大法学员刘海善、田勇、卢玉平坚持修炼而遭殴打、戴手捧、脚镣等迫害二零零五年五月四监区一分监区长宋威威逼迫大法学员刘海善写三书,刘海善拒绝后,脖子上被戴几十斤的大牌子迫害,共20多天;二零零五年被四监区迫害的大法学员田勇因传经文被关小号,田勇绝食反迫害,在小号所长吴勇指使下遭遇野蛮灌食半个多月后被折磨的奄奄一息,又在监狱医院继续遭受迫害,直到二零零六年三月前送回监舍;被监狱一大队一中队迫害的大法学员卢玉平,于二零零六年五月炼功被一大队指导员指使刑事犯对其多次殴打,戴手捧、脚镣近2个月,但卢玉平不管怎么被打就是坚持炼功,一大队对其没办法也就不管他了。

    二零零七年,齐齐哈尔市泰来监狱七大队对齐市大法弟子王录等不写所谓“三书”的大法弟子进行残酷迫害。

    泰来监狱自制的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刑具:人被逼坐在地上,双脚、双手被分开平行铐在铁架即“撑子”两端,放在太阳下曝晒,不给水喝。将被关押在小号的法轮功学员,实行“高间”政策,即被关小号人员交1000元钱即可进入小号“高间”,享有不戴刑具、允许亲朋好友送食物的特殊待遇。为了达到迫使被关人员花钱去小号,恶警每天只给两回玉米面粥,每次只给一小勺只够喝两口。饿几天人就被折磨得骨瘦如柴。

    二零零七年,泰来监狱企图对法轮功学员所谓的百分之百“转化”,逼写所谓的“四书”,指导员刘军三天不让李季秋睡觉,对他进行强行“转化”。由于长期迫害,李季秋身体出现高血压、心律不齐、脑血栓症状,于2008年四月六日出狱。出狱后,李季秋仍时常遭警察骚扰,居无定所,身体每况愈下,于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九日含冤而逝。

    以下列舉泰来监狱的奴役手段:

    1、加工亚麻布
    在废弃的养鸡棚里修整亚麻布。在亚麻布上用特殊的镊子(上半截是锥子,下半截是镊子)修整机器织布时出现的各种疵点、疙瘩结子;用针缝跳线、短线、断线、刮痕、破口;用洗涤剂洗污点。一匹布几十米到三百米不等,而且还得反复修整几次。亚麻布的灰尘特别大,口罩都防不住,得肺病的非常多。那里没有开水,长期喝凉水;车间里尘土飞扬,环境极差。为赶时间,午饭被送到车间,只好就着飞尘吃,吃完后再赶紧干活;要完不成定额,直接就拖到离窗口很近的木桩上吊起来,戴上手铐、脚铐上刑,极尽迫害。

    2、加工假钻石、项链珠子、假眼睫毛
    加工的东西是与哈监一样的,都是一个浙江厂家的活。不同的是迫害手段更残忍,完不成任务除了加班外,回到监舍后就被铐在铁栏门上;再完不成任务就戴上手铐脚镣游街,由两个包夹犯人跟着,走遍所有的监舍,最后还要站在大门口挂上牌子让所有出工收工的犯人、狱警看一周,完不成任务就每天二十四小时都戴着手铐脚镣,出收工照常;对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也是这样经常迫害。

    3、手工编织汽车坐垫
    与哈监不同的是,这种坐垫是不同材料的线编织的(麻线、棉线、尼龙线)要在钉满钉子的木框上用钩子编织,大小不等花样更复杂。如果编错了就得拆掉重新编;经常是站着编,一站就是十多个小时;手被磨得起泡化脓开裂是常有的事;灰尘也不小,得肺病和呼吸系统疾病的人很多。

    4、狱警利用网络游戏作为赚钱、迫害的手段
    狱中的网络游戏全是英文(外国人的游戏),不是用来玩的,而是为了刷游戏币挣钱。狱警把键盘上用不到的按钮都抠掉,电脑里什么都没有,只能玩游戏;还设置密码除了游戏不能干任何事;天天有狱警在你的背后监视巡逻,发现谁在游戏中不刷金币或做别的事,就是一顿暴打,甚至是用电棍电击;而且二十四小时两班倒,机器二十四小时不停。机器都是回收的破电脑坏了就换;到处是插排电线,极不安全,冬天都不用供暖,屋里就热得只能穿单衣服;夏天只能穿一条短裤,没有空调,用电扇吹也是热风;常年不开窗帘,有光线就影响玩游戏;吃喝拉撒全在屋里;只有当周二网络游戏系统维护时才能休息几个小时,

    玩游戏是有瘾的。明知被利用来赚钱,很多人还是会上瘾。监狱就想利用这种上瘾,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洗脑,逼犯人挣钱,有的人二十四小时不休息的被迫玩,导致贫血、高血压、颈椎病多发,夏天经常中暑晕倒。

    5、用桦树皮制作工艺品
    这种工艺品包括大小不等的花盆、圣诞树、五角星、圣诞小马车等,用一种有毒致癌的化学胶粘制,挥发性极强,存放后化学物质就挥发没了(实际上都被犯人和法轮功学员吸收了);再涂上白色染料,被出口到欧洲和其它西方国家,包装上有欧元的符号、美元的符号$、英镑的符号£……

    6、被奴役当奴工
    刘庆威等法輪功學員刚被劫持到泰来监狱时,正赶上盖监舍楼,于是被强迫去挖地基。 二零零八年夏天,一次监狱大墙倒了,法轮功学员又被强迫去挖大墙和岗哨的地基。

    黑龙江省泰来监狱,准备在二零一七年八月十八日对狱内所有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搞所谓的“亲情帮教”(即洗脑),此次洗脑迫害为期一天,其实质是泰来监狱对法轮功学员长期的暴力转化与酷刑虐待,以及监狱见不得人的黑幕,被明慧网不断的曝光后,开始打“亲情牌”,搞所谓的“亲情帮教”(即洗脑)。让家属来监狱参与他们举办的现场和家人见面吃饭和交谈,目的是利用亲情进一步巩固他们的“转化”迫害成果,防止法轮功学员严正声明从新修炼,以此掩盖他们长期对法轮功学员实施的暴力转化和酷刑虐待,进一步向家属和外界散布他们的转化谎言,毒害不明真相的家属和世人。

    提醒法轮功学员的家属最好不参与泰来监狱搞的所谓“亲情帮教”,不配合监狱利用亲情对自己亲人进一步实施的洗脑转化迫害,以免自己的亲人(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处境更为艰难,也使自己免受毒害。

    原泰来监狱已分化解体,将在押人员分批转到黑龙江省内各个监狱,狱内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和部分刑事犯人被转到齐齐哈尔冯屯监狱,请家属按冯屯监狱规定的接见时间去看人,否则会被拒绝接见,浪费时间白跑。一般情况上午去接见的家属多,下午较少。

    二零一八年八月十六日已转到齐齐哈尔监狱(原来的冯屯监狱)。八月二十二日法轮功学员刘子平家属前往齐齐哈尔监狱会见,得知刘子平和几名法轮功学员正在绝食,截至二零一八年八月下旬,齐齐哈尔监狱大部份法轮功学员还在绝食,具体情况待查。

    二零一八年,从泰来监狱转到齐齐哈尔监狱(冯屯监狱)的28名大法弟子最近又都被转回泰来监狱。

    泰来监狱多年来以高于市场十几倍的物价和多种手段诈取在押人员与法轮功学员的钱款,中饱私囊。在中共每所监狱,在押人员衣服都用戳强行卡上“犯”字,但不收费。泰来监狱十六监区每卡一个“犯”字收费0.70元,监区从每个在押人员的钱卡上扣除十几元,甚至更多钱款。从食堂打饭菜用的两个不锈钢罐,也强行从每个在押人员钱卡上扣除至少10元钱来购买。本来中共每年拨给监狱每个在押人员医疗看病费用是100元,泰来监狱十六监区却强制每个在押人员交医保210元,从钱卡上强行扣除。泰来监狱的物价高的令人嗔目结舌:白菜50元一棵,大葱20元一棵,大蒜10元一头,西瓜50元一个。

    该单位恶人:
    张维佳王智玲乔平崔力李刚鄂旭鹏宋微刘春晓高斌武刚郑辉李龙贺海龙郑文革熊文会余明李小海李万勇程强林立国马晓春孙成国张乃义张万启梁芝祥李文龙曹闵江何宏庆安盛高明钟世祥王义纪恒泰梅继明梁福文李德友郭平冯军刘军徐洪新丁永祥胡占胜吕义王长冰乔胜李铁张文举吴勇金刚张星军许伟张炳涛李铁蔡伟杨中付徐铁刚熊德贵魏景南许立新孙国誉周立新付国辉李海泳张景辉韩再辉王子军马洪彬石晨磊王佰文王永强戴剑锋王建民王洪宇玉志明卓乃俊宋庆敏张明刘海龙吴海龙李忠孝张斌李卫东宋彦军朱文宇蔡文生朱景峰张哲韩笑东高云鹏张海涛刘宗明胡海峰徐万春张建国秦勇

    受害人:
    王文龙李兴亚巴益民王宇东邱文斌张海涛赵同方刘银泉高福平张奎武(魁梧)刘晶明吴刚李民马福龙郝彦成梁红玉王子忠于忠柱张宪英李季秋许文龙沈世龙张海涛沈世荣张立群(力群)田勇刘海康黄诗生李振忠(李振中)傅(付)海李季秋赵李专杨志尹安邦宋安宇于百清周志风刘立强(力强)石孟文王伟君王俊清伍元龙关星涛郭玉志周立风于伯清胡平傅鹏翀梁金玉郑华春党照军齐齐哈尔市大法弟子潘本余鞠志远张玉良刘景勋黑龙江大法弟子齐齐哈尔市法轮功学员赵义(奕)韩利卢玉平郑连清潘洪东翟玉柱刘福彬(刘福斌)张跃明李民徐有运王兰生李琦(齐/奇)刘晶明慈海纪得才田志强赵传芳邱文斌巴义民朱千功白世忠杨树志张民孙殿顺慈海刘子平徐胜利关玉军张福海佟明宇刘庆威潘洪冬潘本余李顺江关日安赵文山刘喜祥邢延良郑喜林孙维民邱俭斌任英群卢玉平王俊峰付明智孙广利吴宪刚韩喜明张玉堂闫庆福万树青田自强张玉堂刘庆富

    迫害导致:
    使流离失所/使家破人散;迫害致死;

    迫害类型:
    高强度超负荷劳动手铐/脚镣打骂吊绑/吊瓶长期不提供食物或者不提供充足食物剥夺大法弟子被探视的权利逼迫放弃信仰毒打/殴打非法关押践踏信仰洗脑/送洗脑班摧残性灌食关小号剥夺睡眠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二零一九年九月三十日大陆综合消息
    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
    刘子平等绝食-家属前往齐齐哈尔监狱探望
    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
    二零一七年十月二日大陆综合消息(1)
    二零一七年八月九日大陆综合消息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三十日大陆综合消息
    示意图-许文龙在泰来监狱遭受的迫害
    曝光黑龙江省泰来监狱的奴工产品(图)
    齐齐哈尔市李季秋生前遭到的迫害
    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遭恶报实例
    钢琴才子陷冤狱九年-备受苦役折磨
    一位齐齐哈尔市法轮功学员的悲惨遭遇
    齐齐哈尔泰来监狱谋财的新手段
    大法弟子卢玉平在泰来监狱被迫害致死补充(图)
    潘本余狱中病危 “六一零”拒不放人
    齐齐哈尔法轮功学员徐林山含冤离世
    伊福全被黑龙江省泰来监狱迫害致死
    159919.html#2007-7
    法轮功学员卢玉平狱中病危 “六一零”拒绝放人
    齐齐哈尔市泰来监狱对大法学员的残酷迫害
    尹安帮被泰来监狱迫害致死,恶人封锁消息
    哈尔滨大法弟子尹安邦被泰来监狱迫害致死(图)
    黑龙江泰来监狱迫害大法弟子的情况
    黑龙江富裕县大法弟子被迫害的部份事实
    哈尔滨第三监狱和泰来监狱迫害大法学员致死
    大兴安岭地区法轮功学员被迫害事实报告

    联系:
    邮政编码:162401
    接见办0452─8225443
    监狱长电话:0452─8229203
    纪委、监察办电话:0452─8225504
    纪委书记电话:0452─8229207
    驻泰来监狱检察院电话:0452-55120398
    泰来监狱电话:0452-82345377、8237256、88229376、82255147、8237274、8237943
    狱政科电话:0452-8225443
    狱政科科长:马晓春
    教改科科长:姜海涛
    监狱办公室:0452-8237949
    狱长赵如滨电话:0452-8229203
    泰来监狱狱长:于振海 
    第八监区长
    田忠义(在职)
    胡晓光(已调离)
    杨秀红 办:0452-8238143 手机13514679200(己于2007年7月转到哈尔滨“病犯监狱”)
    八监区副监区长:
    李来顺(在职)
    李伟明(已调离)
    八监区分监区长:
    于洪涛(在职)
    张俊峰(已调离)
    陈强(已调离)
    程宇军
    陈炳江(因与犯人搞同性恋,已调离)

    二分区队长李伟明(己于2007年7月转到哈尔滨“病犯监狱”)
    狱长 张志成0452─8229203 8239203
    八监队恶警: 杨洪秀 纪靖平
    九监区 曹某:13194529100

    更新日期: 2019年10月2日 15:46: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