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恶人榜 > 恶人单位列表

    雄县610

    简介:
    雄县610
    ,其他。由于邪党所谓的各县穿插检查,河北省雄县610和所谓的“反邪教协会”向学校学生、教师散发污蔑法轮功的小报,还在大街上张贴。一些村还写出污蔑法轮功的邪恶标语毒害世人。

    自雄县“六一零办公室”成立以来,积极追随中共和江泽民对法轮功的邪恶迫害政策,大行迫害之能事,极力将其栽赃、诬陷法轮功的谎言材料下达至雄县各级行政机关、企事业单位以及公检法司、乡镇村委会、居委会、学校等,用来毒害雄县百姓,胁迫他们共同参与迫害。还多次在雄县举办“葛各庄洗脑班”“大阴靶场洗脑班”,并指使和操纵雄县公安国保、检察院、法院、及乡镇村、社区居委会等组织和受中共谎言蒙骗人员,对雄县法轮功学员进行全面打压,他们非法绑架、关押、抄家、拘留、殴打、判刑、劳教信仰“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十余年来,被雄县“六一零办公室”非法骚扰、绑架、关押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近千人;敲诈勒索法轮功学员及家属钱财数十万元;劳教、判刑法轮功学员四十八人;六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雄县“六一零办公室”的非法罪恶,斑斑在册,罄竹难书。

    李成群,是原雄县“六一零办公室”第一任主任,是雄县多年来迫害法轮功的主要责任人,李成群自上任以来,积极追随江、罗邪恶集团的政治迫害政策,不遗余力的迫害法轮功,积极组织雄县各机关单位中游手好闲、不干正事、道德恶劣之人,到外地“参观学习”迫害法轮功的各种卑劣手法,回来举办雄县洗脑班,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其罪责难逃。

    二零零一年五月,李成群刚刚上任不久,就举办了雄县第一期洗脑班--葛各庄洗脑班,王三河是此邪恶洗脑班的头目。该人是李成群的亲戚,是李一手提拔上去的,对李唯命是从。所以即使王三河不在迫害职位上,也经常受李成群的差使,而且为博得李的欢心,王非常卖力。当时洗脑班恶徒还有:赵七学、张××、王保国等人。打手赵七学,已五十多岁,流氓恶性不改,对女学员污言秽语。

    这次洗脑班上,一次就绑架了三十余名大法学员,他们用各种手段殴打、威逼学员写不修炼的保证。当时这些被关押的学员中除三位法轮功学员绝食、绝水九天后闯出洗脑班,一位老年学员由家人出钱保出外,其余的大法学员均被非法关押两月有余,被勒索钱款后才放回家。其中绝食的两名学员被李成群下令拉到县医院,强行输不明液体。他们跟学员家属说,输的是补养身体的葡萄糖。可是一名学员输上液后,顿时感觉头脑涨的很大,浑身无力,遂在家属的配合下拔掉输液管才无事。另一名学员被他们用板子压在胳膊、两腿上,强行输上液后,感到头脑昏昏沉沉,全身感觉象蚂蚁钻一样难受,全身骨头酸软无力,想坐都没有力量。

    二零零一年秋季,李成群又下令绑架了数名法轮功学员关押在洗脑班。洗脑班主任是王三河,副主任是王保国,王三河当年四十多岁,在洗脑班上多次殴打法轮功学员,有学员家属送去食物看望法轮功学员,他不许收,强迫吃洗脑班的饭,每天饭费六十元。王保国曾是军人,会书法,洗脑班上诋毁大法的标语都由他书写。王保国为此遭恶报赔上了性命。罪恶洗脑班解体后,王保国在二零零四年四月份突发脑溢血,成植物人,挺大的个子极度萎缩,他在极度痛苦中死去。

    二零零二年三月,李成群又组织举办了第二期葛各庄洗脑班。当时主要成员有:邢××、冯志强、沈××、赵七学、张国立、王××、谢玉华(女)、张××、赵××等。在这期学习班上,李成群指示其主要成员殴打坚定修炼的法轮功学员,逼迫学员骂师父骂大法;敲诈勒索学员家属;扒光女学员的衣服殴打谩骂;用钳子夹妇女乳头;用电棍电;用胶皮棍子抽打学员,致使臀部腰部淤血一片黑紫色;连续抽打嘴巴致使脸部青肿、牙龈出血;多次拳打脚踢把学员打昏死过去再用凉水泼醒;用香烟烧脚面;脚不沾地吊在大门上数小时;把条帚棍放在地上强迫学员跪在上面,再用脚使劲踩背使两膝盖疼痛难忍。

    更令人不能容忍的是,他们其中的邢××、张××、王××多次对一未婚女学员实施性骚扰,口出污言秽语,甚至口出狂言:我即使强奸了你,你也告不了。此学员被逼写了“三书”,可是他们并不释放她,继续非法关押两个半月。二零零二年十月十九日邪党十六大期间,李成群又下令疯狂绑架了数名大法学员到洗脑班。他还花了几千元钱,把三名学员强行绑架到涿州洗脑班,其中一名学员拒不“转化”,绝食抗议十九天,生命垂危,涿州洗脑班通知李成群去把人接回,李就是不去。后在学员家属的一再要求下,才让王三河跟着家属去接人。

    二零零三年非典期间,李成群还下令不断骚扰、绑架学员。非典刚一过,李再次组织洗脑班,他把洗脑班挪至雄县大阴村靶场,把窗户都用铁皮封上,以掩盖其迫害罪恶。

    二零零三年九月十五日左右,晚间,李成群下令县“六一零办公室”、公安局政保科,把一对夫妇的法轮功学员抓至雄县大阴村靶场洗脑班,关押,家中留下五个孩子无人照看,正值秋收时节庄稼无人收割。

    二零零四年九月二十四日,雄县有几名法轮功学员到天安门,被恶警绑架,当晚上被非法押回雄县。李成群等不但把这几位学员非法拘留,非法刑讯逼供,而且勒令有关乡镇政府、派出所,对这几位学员非法抄家。除一老太太三日后被放回,其余六名学员全部被非法劳教。其中张三圈、刘二乐都是被折磨至生命垂危后强行劳教。李成群曾两次把法轮功学员韩俊苗强行拉去劳教所,扔下人开车就跑,劳教所强烈拒收,才不得不把人拉回。

    与此同时,李成群还下令在全县强行绑架了二十多名在家中的法轮功学员。在绑架中,李成群打电话命令各有关人员:八月十四日晚抓人,不可走漏消息。在绑架这些学员时,有的学员在家看护孩子,有的在忙活计,有的忙着收秋种麦,恶徒上去不由分说,架着学员塞进车里将人带走。有学员问他们:为什么抓人,我犯什么法了,谁让你们抓人的,你们拿出执法证来。他们却说:“这是上边的命令”(指县六一零李成群)。李把其中三名学员非法劳教,其他学员被关进大阴靶场洗脑班。因一位学员与母亲去了北京,李就把此学员的妻子、妹妹、姐夫相继绑架并抄家,并扬言还要抓他的妹夫、姐姐和儿子,致使这一家人,关的关、躲的躲,三个家庭一时间只剩下老的老,小的小,勉强度日。

    李成群举办第三期大阴靶场洗脑班以后,他天天到洗脑班巡视,对和他们讲理的学员,拉到别处殴打。李成群对一女学员无故辱骂,其脏话连其他看管人员都觉的不堪入耳。他以劳教相威胁,逼迫学员放弃信仰。后来他将六名不放弃信仰的学员相继转移到保定洗脑班继续迫害,但被保定洗脑班拒绝,李成群竟然宴请保定洗脑班的头目吃饭,还给保定洗脑班的头目送去上千元的礼品。

    在保定洗脑班,不法人员对其中的两名女学员剥夺睡眠几十个小时,轮流看管,辱骂学员更是家常便饭。甚至对女学员有不尊重行为,使跟随学员的“帮教”(各乡镇跟去的人)都看不过去。他们把每人关在一间仅五平方米左右的小屋里,除上厕所,每天锁在小屋里,给学员精神上造成了严重的伤害。李成群扬言:“要离开这里,必须要揭批你的师父,要骂你的师父,骂法轮功,不然就别想出去。”其用心何其毒也。

    自二零零一年五月至二零零九年七月,八年中,李成群多次给公、检、法、司、教育系统、各行政事业单位、各乡镇村委、社区居委下达迫害命令,把全县法轮功学员登记造册,派人不时地上门骚扰,逼迫法轮功学员表态,放弃法轮功修炼。并多次开办洗脑班,非法抓捕关押雄县法轮功学员二百余人次,非法劳教学员三十余人次,直接或间接参与迫害致死法轮功学员六人。雄县法轮功学员被残酷迫害,李成群罪责难逃。

    二零零一年秋季,李成群又下令绑架了数名法轮功学员关押在洗脑班。洗脑班主任是王三河,副主任是王保国,王三河当年四十多岁,在洗脑班上多次殴打法轮功学员,有学员家属送去食物看望法轮功学员,他不许收,强迫吃洗脑班的饭,每天饭费六十元。王保国曾是军人,会书法,洗脑班上诋毁大法的标语都由他书写。王保国为此遭恶报赔上了性命。罪恶洗脑班解体后,王保国在二零零四年四月份突发脑溢血,成植物人,挺大的个子极度萎缩,他在极度痛苦中死去。

    二零零二年三月,李成群又组织举办了第二期葛各庄洗脑班。当时主要成员有:邢××、冯志强、沈××、赵七学、张国立、王××、谢玉华(女)、张××、赵××等。在这期学习班上,李成群指示其主要成员殴打坚定修炼的法轮功学员,逼迫学员骂师父骂大法;敲诈勒索学员家属;扒光女学员的衣服殴打谩骂;用钳子夹妇女乳头;用电棍电;用胶皮棍子抽打学员,致使臀部腰部淤血一片黑紫色;连续抽打嘴巴致使脸部青肿、牙龈出血;多次拳打脚踢把学员打昏死过去再用凉水泼醒;用香烟烧脚面;脚不沾地吊在大门上数小时;把条帚棍放在地上强迫学员跪在上面,再用脚使劲踩背使两膝盖疼痛难忍。

    更令人不能容忍的是,他们其中的邢××、张××、王××多次对一未婚女学员实施性骚扰,口出污言秽语,甚至口出狂言:我即使强奸了你,你也告不了。此学员被逼写了“三书”,可是他们并不释放她,继续非法关押两个半月。二零零二年十月十九日邪党十六大期间,李成群又下令疯狂绑架了数名大法学员到洗脑班。他还花了几千元钱,把三名学员强行绑架到涿州洗脑班,其中一名学员拒不“转化”,绝食抗议十九天,生命垂危,涿州洗脑班通知李成群去把人接回,李就是不去。后在学员家属的一再要求下,才让王三河跟着家属去接人。

    二零零三年非典期间,李成群还下令不断骚扰、绑架学员。非典刚一过,李再次组织洗脑班,他把洗脑班挪至雄县大阴村靶场,把窗户都用铁皮封上,以掩盖其迫害罪恶。

    二零零三年九月十五日左右,晚间,李成群下令县“六一零办公室”、公安局政保科,把一对夫妇的法轮功学员抓至雄县大阴村靶场洗脑班,关押,家中留下五个孩子无人照看,正值秋收时节庄稼无人收割。

    二零零四年九月二十四日,雄县有几名法轮功学员到天安门,被恶警绑架,当晚上被非法押回雄县。李成群等不但把这几位学员非法拘留,非法刑讯逼供,而且勒令有关乡镇政府、派出所,对这几位学员非法抄家。除一老太太三日后被放回,其余六名学员全部被非法劳教。其中张三圈、刘二乐都是被折磨至生命垂危后强行劳教。李成群曾两次把法轮功学员韩俊苗强行拉去劳教所,扔下人开车就跑,劳教所强烈拒收,才不得不把人拉回。

    与此同时,李成群还下令在全县强行绑架了二十多名在家中的法轮功学员。在绑架中,李成群打电话命令各有关人员:八月十四日晚抓人,不可走漏消息。在绑架这些学员时,有的学员在家看护孩子,有的在忙活计,有的忙着收秋种麦,恶徒上去不由分说,架着学员塞进车里将人带走。有学员问他们:为什么抓人,我犯什么法了,谁让你们抓人的,你们拿出执法证来。他们却说:“这是上边的命令”(指县六一零李成群)。李把其中三名学员非法劳教,其他学员被关进大阴靶场洗脑班。因一位学员与母亲去了北京,李就把此学员的妻子、妹妹、姐夫相继绑架并抄家,并扬言还要抓他的妹夫、姐姐和儿子,致使这一家人,关的关、躲的躲,三个家庭一时间只剩下老的老,小的小,勉强度日。

    李成群举办第三期大阴靶场洗脑班以后,他天天到洗脑班巡视,对和他们讲理的学员,拉到别处殴打。李成群对一女学员无故辱骂,其脏话连其他看管人员都觉的不堪入耳。他以劳教相威胁,逼迫学员放弃信仰。后来他将六名不放弃信仰的学员相继转移到保定洗脑班继续迫害,但被保定洗脑班拒绝,李成群竟然宴请保定洗脑班的头目吃饭,还给保定洗脑班的头目送去上千元的礼品。

    在保定洗脑班,不法人员对其中的两名女学员剥夺睡眠几十个小时,轮流看管,辱骂学员更是家常便饭。甚至对女学员有不尊重行为,使跟随学员的“帮教”(各乡镇跟去的人)都看不过去。他们把每人关在一间仅五平方米左右的小屋里,除上厕所,每天锁在小屋里,给学员精神上造成了严重的伤害。李成群扬言:“要离开这里,必须要揭批你的师父,要骂你的师父,骂法轮功,不然就别想出去。”其用心何其毒也。

    自二零零一年五月至二零零九年七月,八年中,李成群多次给公、检、法、司、教育系统、各行政事业单位、各乡镇村委、社区居委下达迫害命令,把全县法轮功学员登记造册,派人不时地上门骚扰,逼迫法轮功学员表态,放弃法轮功修炼。并多次开办洗脑班,非法抓捕关押雄县法轮功学员二百余人次,非法劳教学员三十余人次,直接或间接参与迫害致死法轮功学员六人。雄县法轮功学员被残酷迫害,李成群罪责难逃。

    随着法轮功学员不断的向世人讲真相,曝光雄县“六一零办公室”、雄县洗脑班的邪恶迫害罪行,雄县洗脑班已于二零零四年被彻底解体。


    该单位恶人:
    李成群刑凤军冯志强沈贺峰谢玉华冯志国杨福生

    受害人:
    刘二乐闫海波张三圈杨智雄韩俊苗王小轮郭冬花文爱霞李爱阁(李爱革)张新艺常章英秦金圈王小书杨大引赵武虎马老哞韩宏智白爱楼白云李爱格

    迫害类型:
    诽谤/造谣、污蔑/栽赃、罗列罪名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河北雄县国保队长郭军学的诡秘行为
    河北雄县“六一零”十年罪行录
    古稀老太为儿媳讨公道
    168773.html#2007
    河北雄县农民大法弟子王小轮一家所遭受的迫害
    河北雄县大法弟子韩俊苗一家情况简介

    联系:
    610主任:李成群0312--5561616  13703123556   0312--5862358  13315222838
    610副主任杨福生:0312--5561610   13102937858
    头目李成群 15830239966 开一辆黑色桑塔纳轿车 车号为:冀FP0033
    现头目冯志国13103323960(2009年7月份更换610头目)

    更新日期: 2012年12月3日 1:46: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