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恶人榜 > 恶人单位列表

    朝阳沟劳教所


    朝阳沟劳教所


    远处的大楼是朝阳沟劳教所关押大法弟子及刑事教育人员的大楼。

    简介:
    朝阳沟劳教所
    ,公检法,市级。东北师范大学教师白晓钧二零零零年七月因进京证实大法被非法劳教一年并超期关押半年,后又被送进洗脑班。由于他不放弃修炼大法,2002年4月又被非法劳教三年,于2003年7月被吉林省朝阳沟劳教所迫害致死,年仅36岁。

    吉林省白山市大法弟子高成吉二零零三年五月被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迫害致死。

    朝阳沟劳教所劳教、刑事犯人张口就骂,抬手就打,在六队有的功友被打昏死过去几次,身体被打破的地方再撒上盐面后,再去水房用凉水浇,冷、痛加在一起昏死过去,有的被四肢吊挂起来,打的鼻青脸破不能吃饭。管教利用刑事犯人进行折磨法轮功修炼者成为家常便饭。教育队所谓是“文明队”“不打人、不上刑”那是撒谎,被新抓捕的功友,先被刑事犯人在水房先打一顿,洗凉水澡冷冻完后,集中到大屋子里头几十人排队,横竖坐直两边用人挤压,天热不让开窗,衣服不准解开扣,几十人挤压在一起无法动弹,汗如雨下,就是这样不准动,稍微动就挨打辱骂,有的弄到管教室里被管教用皮带、三角带、电棍电的皮开肉绽,肉有烧焦糊的味道,四五个管教拳打脚踢所谓强行转化。

    一大队一位姓焦的功友二十几岁小伙子被打的致残,吃饭用人架着,不能行走。三大队有一李功友坚定修炼大法,管教就叫几个刑事犯,用流氓手段一分钟拔一根阴毛,拔完后拔眉毛、头发、胡子。有的功友下蹲脚跟抬起,脚下面被放上圆钉尖朝上,时间一长,蹲不住就被扎进脚里去了。

    二零零二年四月六日,王云坤亲自到朝阳沟布置劳教所购买大量电棍、刑具、安装监控、电网。财政局也到朝阳沟劳教所视察、拨款、建楼、管教多发奖金,此后朝阳沟劳教所成了对待法轮功的法西斯集中营。从此,电击声、叫喊声、打骂声、皮带、斧把声不断,恐怖笼罩着朝阳沟。三四个月对坚定修炼大法的弟子实施所谓的“攻坚战”折磨,用多种刑具:有几万伏的高压电棍、三角带、皮带、镐把、藤条、竹条、八号铁丝、鞋底子、警棍、上绳、大吊。冬天光着身子泼凉水冷冻、打飞机、不让睡觉、灌食、押小号、板斧等。

    二零零二年三月下旬到二零零二年六月期间,吉林中共省委书记王云坤、副书记王国发、省长洪虎等先后到朝阳沟劳教所下令对法轮功学员的“转化率”必须达到90%以上。当时那里非法关押着600多法轮功学员。所长王延伟具体布置又指挥了这场全面的残暴迫害,他恶狠狠的说:“打!打到写三书为止!”带领全体警察和其它比较邪恶的被劳教人员,进行邪恶、血腥的残暴迫害。

    由于恐怖头子罗干来长春检查迫害法轮功的情况,对此地的“转化率”大为不满,使吉林省省长洪虎惊恐万状,于二零零二年四月五日到长春朝阳沟劳教所下令“强行转化”,对这里的大法弟子进行了一次凶残的迫害。二大队集中劫持了恶警们最害怕的大法弟子,相对的这里配备了所有的极为凶残的刑具。

    四月六日早,大法弟子们被集中绑架到审讯室,先是审问“转化”还是“不转化”,没有人回答,于是便拉出一个大法弟子开始施刑,镐把、铁棍、皮带、钢丝锁、藤条、竹签、竹板、手铐锁链分拉四肢,边打边问“转不转化”,不屈服就接着再用刑,面对这些皮开肉绽、面目皆非、严重变形的血淋淋的人,他们还要用盐水浇身、用高压电棍电,血腥味与肉糊味相混,惨叫声撕心裂肺。毫无人性的恶徒们一边用刑还一边嘲骂:你们不是有老师的法身保护吗?快叫你们的老师来保护你们呀?

    事后,他们还把坚强不屈的大法弟子挂上牌子到各监号批斗,还要犯人跟他们喊批判口号,不跟着喊就打,用他们的话说这是“第二次文化大革命”。

    二零零二年四月六日、七日,劳教所全所对法轮功学员的血腥迫害开始了,恶警们在所长王延伟的授意下开始实施暴力洗脑,各队队长、管教、刑事犯一起动手,它们对法轮功学员不问为什么,也不容法轮功学员说话,就开始毒打,电炮、飞脚、电棍、警棍、镐把、皮带、三角带、全用上,楼上楼下惨叫声不绝于耳、墙上、地上沾满了法轮功学员的鲜血。其中二大队被称为“魔鬼队”,队长、管教是出了名的邪恶、狠毒。它们把拒绝“决裂”的两名法轮功学员用三角带抽得皮开肉绽,再令刑事犯在地上拖。

    朝阳沟劳教所集中了吉林省被非法劳教的男法轮功学员,采用各种卑劣手段迫害大法弟子,毒打大法弟子,使用几种刑罚:拳脚、耳光、大棒子、皮带沾上盐水扒光衣服抽、电棍电,他们还采用各种手段方法折磨大法弟子,如强制劳动、制造潮湿环境、攻坚战、不准说话、洗凉水澡等。

    对不转化的学员采取围攻洗脑,黑白灌输,不让睡觉,再不转化就采用毒打,唆使犯人打骂,酷刑逼迫,无论如何也转化不了的,就秘密转到别的劳教所(称转所),进行更残酷的迫害。这秘密转所的命令来自长春司法局。另外并恐吓威胁家属,使用搞株连政策,制造亲情矛盾,加大了对大法弟子迫害同时也加大迫害了亲属。

    警察、犯人联手对大法弟子非法残酷迫害,酷刑折磨。具体使用暴行有:凉水冲身;反背手铐吊在铁床上(将双手反背到后面铐上手铐使劲往一起拉,再将手铐吊在铁床上,时间一长,手铐深卡入肉,双臂疼痛难忍,甚至筋断骨折);电棍电击:这是最常用的一种酷刑,电棍高压几万伏,电击身体人不由自主的被弹起,有时用几根电棍同时电击,头、脸、嘴、肛门、下身,有时一电一个小时甚至几个小时,有时天天电;摘腰眼:就是用脚尖狠踢肾X 穴,会导致人大小便失禁;棒击腰部、腿部、拳打头部、扣掉脚趾甲,还有用火烧脚、手指、嘴,长时间不让睡觉,等等。(参与迫害的警察有:四大队副队长陈立贵)

    编造歪理邪说,迷惑欺骗大法弟子。为防止残酷迫害大法弟子的血腥暴行曝光世界,劳教所采用了三方面邪恶措施:
    1、法轮功弟子不转化就不让会见;
    2、在接见室门口设岗盘查大法弟子亲人是否炼法轮功,是,就不让接见;不是,就按劳教所规定骂法轮大法、或骂李洪志老师才让会见;
    3、无论转化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都必须在管教监视下同亲人谈话。

    经查实,至少18名法轮功学员在这里被迫害致死,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伤、致残。

    酷刑施暴的手段很多,其残忍、狠毒、没有人性,是善良的人们想都不敢想像的事,有人说是百种酷刑,何止百种,我们特别不想让更多的人知道世界上还有这么没有人心,没有人性的事情发生!它们极尽各种骇人听闻的非人方式迫害法轮功学员:不许睡觉,罚站,罚蹶着,拳打脚踢,棒打火烤,水浇冰冻,烈日曝晒,上警绳,电棍电…… 主要的酷刑手段有:

    1、井水浇身:
    对学员冷冻,地下深井抽上来的,刺骨的冷。新抓入所的大法学员先是把头剃光后,脱去全身衣服,用脸盆从头到脚每人浇凉水30盆,不顺眼者多浇,接着打开门窗前后通风冷冻。
    多数学员都以绝食抗议迫害,自然身体十分虚弱;然后再逼迫面朝墙或罚站,或弯腰长时间不许抬头;稍有不顺打耳光、嘴巴,拳脚相加,经过几个小时折磨再由两个刑事犯包夹一个学员坐小凳,强迫直腰。

    2、长期剥夺睡眠:
    不按照他们邪恶的要求放弃自己的信仰或抵制奴役迫害的大法学员,恶警均采取长期吊铐、罚蹲、罚站、坐铁刑椅、坐塑料凳、不给时间吃饭、限制大小便等手 段,直至不让睡觉。有的人五天五夜不让睡觉,由刑事犯人看管,闭上眼睛便遭殴打。人蹲在那里就晕过去了,有人蹲在那就睡着了。修炼人几乎都受到这样的迫害,而且是多次反覆的折磨。

    3、形形色色的罚站 主要有:
    “面壁站”,将学员固定在一个地方不准动,面墙而立。这种手段看似简单,但对身体的损伤力相当大,时间稍长,头晕眼花。特别是对年岁较大的学员,很难站得住。

    “日晒站”,在骄阳似火的七、八月间,强制法轮功学员在烈日下曝晒。

    “瞻容站”,就是站在众人面前让大家都知道被罚者是什么原因站在这,一般都是不配合邪恶的要求,如不报数、不喊口号、不戴胸签的大法学员。更歹毒的是,在法轮功学员脖子上挂上写有骂大法、骂师尊的话,使学员身心都受到极大的伤害。

    4、罚蹲:
    罚蹲是朝阳沟劳教所对新绑架来的法轮功学员的常规性酷刑迫害,美其名曰“面壁思过”。冷水浇头后进行罚蹲,双手合十抱在脑后,两脚离墙一鞋距离,面墙而蹲。最少四个小时,很多人都会两腿酸麻直至晕倒。

    5、罚坐凳:
    坐在小板凳上,一动不动,两手放在膝盖上,抬着头,腰要绷直,板凳为20公分高,一般从早上5.30分开始,一直坐到晚上9点钟,除吃饭、上厕所外,每天要坐长达14个小时,也有从早上2点到晚上12点长达20小时,而且还要规定坐姿,一动不能动,活动一下就会招致毒打。有的大法学员皮肉坐开了,有的坐残了。即使致残的,恶警们也一样不放过。如法轮功学员毛增顺(双腿不能走路),就曾经为此遭受毒打数回。劳教所的恶警们无论什么情况都不允许活动一下。长期坐小板凳,把屁股尖都坐淤血了,最后硬把人坐得骨软筋麻。

    6、罚盘腿:
    二零零二年春季,朝阳沟劳教所恶徒为逼迫杨树放弃信仰,强行毒打杨树,恶警见仍不见效,便上报副所长王建刚。王建刚恶狠狠地吩咐恶警让杨树盘腿,并指出这次就算杨树“转化”了也不能停止,一定让他盘服了,盘怕了。恶徒们接了指令便残忍地让杨树盘腿,有时候坐在他腿上,有的时候站上,一段时间内每天都能听到杨树被折磨时极其痛苦的惨叫声。

    还有一名法轮功学员是被长时间强制盘腿,已经过几个月了,淤在里面大片的血都是黑紫色的,惨不忍睹。

    7、罚坐水泥地:
    二零零四年五月十一日,被非法关押在一班的59岁的法轮功学员郝洪发和邹延明不承认强加给他们的罪名,不戴名签(名签上面写有扰乱社会秩序罪);不配合强制性洗脑,不写所谓的“思想汇报”(劳教所要每个法轮功学员每月向劳教所交一份思想汇报)。

    8、电刑:
    配备了3500瓦高压鸣笛电棍,对大法弟子进行迫害,点上立即电翻于地,却只有内伤,不见外伤。电警棍成为某些狱警手中的“玩物”,把大法弟子的身体当作试验体,用各种型号的电棍击打,胶带封嘴,身体被电得疤痕累累,皮肤焦糊,部位变形。

    “吊挂电”,吊起后用大电棍电身体的各个部位。
    “背挂电”,将双手反背铐在一起悬吊起来,再电击。
    “刑椅背铐电”,大法学员,无一幸免。有的法轮功学员竟5次遭到这样的迫害,手和脚被电得肿胀溃烂,走路困难。
    “水中电”。凶手们先往地上泼一盆水,让学员光脚站在里面,然后电击,学员站立不住,扑倒在地,他们继续电击,学员满地打滚……。然后再用镐把打,皮鞭打。
    “部位电”。恶警用电棍专门电击要害部位:耳朵、头、脖子、腋窝、小便、肛门等处。恶人把法轮功学员叫进去,六七个人上来强行将衣服扒光。恶警手中电棍滋滋作响,三角带皮鞭摇摇晃晃,威胁恐吓学员,如果不向他们妥协,皮鞭一顿乱打(脸除外),轮番抽打。
    “毁容电”。这是法律上绝对禁止的手段。许多法轮功学员的脸都被电的面目全非。
    “全身电”,对法轮功学员的整个身体从头到脚不断地电击。
    “体表电”,专门电击学员身体外表的敏感处。在铁椅上多根电棍同时电击,专门电击鼻子尖、眼皮、脑门、嘴唇和手脚尖,脚心、双腿内侧。

    “电生殖器”。法轮功学员胡世明是一位五十四岁的老人,他被扒光衣服后,浇完冷水浇热水,烫得背部全是大水泡,恶警们还用3万伏的电棍电生殖器,就连在场的犯人们事后都骂管教没有人性、不是人!
    “口中电”。恶警将电棍插入口中电击。二零零二年四月份双阳区大法学员杨树,由于不写“三书”遭毒打,一个脚趾甲被打掉,“坐板”、“大盘”受尽酷刑,甚至把电棍伸入他的嘴里。

    9、各式各样的毒打:
    在朝阳沟劳教所,毒打法轮功学员,已成为一些警察的家常便饭,而且手段极其恶劣。电棍的霹啪声、恶警的谩骂恐吓声、扇嘴巴的声随处可闻,恶徒们强制放弃修炼必须认罪认错,不从就打。恶警和犯人经常用打耳光伤害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二年四月初,有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下队,几分钟后,就传来了惨叫声。被送到四大队遭受迫害的杨树,没有多长时间,就被抬着送回来,脸被打变形,脑袋痛好多天,数日不能进食。五队刑事犯班长吕国荣,把法轮功学员嘴上用毛巾捂住,把大头针绑在筷子上扎法轮功学员的手指甲。

    具体手段:
    “脚踢式”,这是不用准备的进攻手段,抬脚就踢,特别是穿很硬的皮鞋,踢到身上很痛。
    “拳打式”,这是行凶者举手之劳,主要打向头、脸、腰等要害部位。
    “手掌式”,主要采用立掌砍脖子、砍喉咙,砍几下就会呼吸困难。平掌打人时,一掌下去脸上就肿起来。一些恶警打人专用手掌击打。

    “棍棒式”,狱警用棍棒打人最邪恶、棍棒式的打法几乎是他们常用的迫害手段,无论什么部位,操起木棒便打,毫不留情。椅子腿、拖布杆、笤帚把、圆木棒、三角带、铁镐钯、狼牙棒(警棍)、小白龙(白色塑料管)、木棒、铁管、八号线铁丝拧成绺、竹板(用到打碎为止,受刑者身体里扎的都是竹刺,然后又往身上抹洗衣粉、盐,再用凉水浇)等等一切可以用来击打的工具。

    10、“摘腰眼”:
    强制法轮功学员猫腰,然后行凶者穿运动鞋用脚跟刨法轮功学员的腰眼,名曰“摘腰眼”。被刨的人都走不了路。2003年农安县法轮功学员马胜波在遭受电刑、毒打、冷冻后又被“摘腰眼”。

    11、“万箭穿心”:就是施暴者用牙签往手指甲、脚趾甲里面扎。

    12、“五马分尸”:
    强制戴手铐,铐在两张上下床的床栏杆上,然后两张双床猛然向两侧拉开,人立即拽起呈大字形。两手铐分别陷进肉里,手呈黑紫色,如同五马分尸。
    13、悬空吊:
    双手反背到背后,将双手绑在一起,然后用绳子系在手上,另一端搭在铁管上,用铁管代替滑轮,只要一拽绳,人就被悬在空中。
    14、上大挂:
    恶警将大法学员的双手背向背后,然后用手铐铐住,再用警绳系在手铐上,或直接用警绳将人以各种方式悬吊起来,并配用电棍。这是一种极其痛苦的刑罚,四肢无法活动,90度大弯腰,一会儿双臂便失去知觉,让人生不如死,极难承受。主要悬吊手段有:

    “吊挂”, 恶警将大法修炼者双手用手铐铐上(用绳子绑在一起)然后双手上举,绳子吊在门框或铁管上。多数大法弟子都遭到这样的迫害。
    “一字挂”, 也叫“十字挂”,把两手铐在上铺床上,两脚铐在下铺床上,呈大字形拉开,然后将两床拉开,到拉不动为止,七八个恶人同时施暴(用竹板、镐把、三角带、警棍、电棍等毒打)。

    “飞机挂”也叫“吊飞机”,用警绳将法轮功学员双手倒背剑式绑在背后,吊在二层铺的横梁上,使两脚尖刚刚离地,呈飞机状。身 体的重量全部承载在两个手腕上,衣服搂起套在头上,这一刑罚二零零二年八月以后普遍用于暴力“转化”,而且捆绑双手的警绳改为手铐。用电棍电击腋窝,腋窝触电的每根汗毛连动全身,一阵抽动,痛苦无法形容。一处击焦、击糊后再换一处,直到人不省人事才放下来。但多数法轮功学员放下来时,胳膊已被掰断。

    “背挂”,双手反背到背后,两手用手铐铐在一起,然后用绳子系在手铐上吊挂在小号,室内的窗框上或床头上等,吊位低于飞机挂。

    15、用钳子夹掉脚趾甲:
    二零零三年三月,潘维信仰大法不动摇,被管教指使十来个犯人倒拖着一直拖到管教室, 扒得一丝不挂,先用电棍电了一通;看没管用,就用铁掀把和三角带(发动机传动用的)一顿暴打,再用凉水浇,然后再打。暴徒们打累了,就用钳子夹他大腿里子和脚趾甲,当时就把一个趾甲夹掉了,其余的青紫,化脓一个多月。

    16、“滴水穿纸”:
    让法轮功学员两手往后上方抬,弯腰90度,脚尖着地,地上放一张纸,叫你从鼻子往下淌汗把地上的纸滴水穿透。很多学员都被这么迫害过。
    17、残忍灌食:
    法轮功学员以绝食方式反迫害,这令邪恶害怕不已。恶警们就用残忍的灌食,事实上,朝阳沟劳教所的这种手段极其卑鄙,没有人性。灌食的真实情况是:掺了大半碗咸盐的玉米糊灌进人的胃里,怎么灌?管教叫几个刑事犯摁住被灌者的手脚,然后用坚硬的工具将嘴撬开,常常把嘴撬得血肉模糊或弄掉牙齿,再将管子插进胃里。灌完后,还故意将被灌者架起来回跑,还说是帮助吸收,甚至还向其肚子猛击,还不让喝水。本来是挽救生命的灌食,在朝阳沟劳教所已经成为一种折磨人的酷刑。

    18、拍疥(对生疥疮的毒打刮肉):
    由于生活环境极其恶劣,被关押在劳教所的多数人都生了疥疮,坐板时,压出的脓血都从裤子透过来了。手上也都是疥疮,只有手指尖没有。犯人们在管教的指使和纵容下,用硬塑料鞋底往法轮功学员身上抽打。

    19、押小号: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份的一天,长春市司法局邪恶处长张健华来到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并且和劳教所的司法人员、狱医等十几人,声称要在每个被劳教人员的身上抽血,做干细胞,正在出工干活的都现召回劳教所,除重病号以外,其余不分年龄大小,包括70多岁的老年法轮功学员,在每个学员身上都抽一粗管子血,因为大部份大法弟子都不同意,管教就命令刑事犯硬把大法弟子拽到管教室强行抽血,有不少大法弟子由于长期关押迫害,身体十分虚弱,抽完血后,脸色苍白,有的甚至昏迷,当时我本人抽完血后出现头昏、呕吐、腿脚麻木、小腹前胸也同样麻木没有知觉。那一次被抽血的人大约有500多人,没几天我们在报纸上看到某大学捐血造干细胞,其实我们都知道它们又在扯谎,真是太卑鄙了。

    被关押在长春朝阳沟劳教所大法弟子接见家属时,必须有一个刑事犯包夹陪见,以防劳教所里面消息外泄,同时防止外面东西带入。最近,朝阳沟劳教所正在对坚定的大法弟子实行所谓的“攻坚战”。

    新生队里的大法弟子都要经受毒打、电棍电、不让上厕所、不让睡觉等体罚,目地是逼迫大法弟子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但是,恶人的暴行根本达不到他们要达到的邪恶目地。现在,他们改变暴力用软刀子搞“攻坚战”。

    其中一位名叫张立国(或张立君)的所谓大法学员,在新生队时表现非常“坚定”,很多大法学员都敬佩他。突然在“攻坚战”中成了“转化高手”,迷惑了很多大法学员对大法的正信。它们不采取打人骂人的方式,而是满脸堆笑,拿来《转法轮》和师父的经文给大法学员看,一边看一边灌输它们的邪悟理论。谁要对某一观点认可就坏了,会越陷越深。

    坚定的大法弟子多数因为每天10几个小时长期一个姿势坐小凳,许多大法弟子腿、脚麻木没有知觉,不能自理。有的大法弟子,一年内衣、外衣没有换洗。近日,劳教所安排刑事犯包夹,找来衣服给大法弟子换上,把脏衣服洗干净。用刑事犯伺候大法弟子大小便,伺候大法弟子吃饭、洗刷,晚上在暖气片上溜热水给大法弟子用,想用伪善感动大法弟子等等。但起床后,大法弟子照样被强迫坐10几个小时的小凳子。

    所长王彦伟伪善地说劳教法律规定到期不放是违法关押,但是搞所谓的“衔接教育”,将劳教到期的大法弟子交当地,当地(指派出所或610)不收就不能放。据了解这个所谓的“衔接教育”是长春市610与劳教所搞的,大法弟子非法劳教到期后被送给当地610,再送当地洗脑班,造成无限期关押,使大法弟子长期遭受迫害。

    朝阳沟劳教所是人间地狱,在几次“攻坚战”中,从早到晚,恶警的打骂喊叫声、电棍的电击声,大法弟子撕心裂肺的喊叫声不绝于耳。功友被打昏死过去几次,身体被打破的地方再撒上盐面后,再去水房用凉水浇, 冷、痛加在一起昏死过去,有的被四肢吊挂起来,打的鼻青脸破不能吃饭。

    管教利用刑事犯人进行折磨法轮功修炼者。教育队所谓是“文明队”“不打人、不上刑”那是撒谎,被新抓捕的功友,先被刑事犯人在水房先打一顿,洗凉水澡冷冻完后,集中到大屋子里头几十人排队,横竖坐直两边用人挤压,天热不让开窗,衣服不准解开扣,几十人挤压在一起无法动弹,汗如雨下,就是这样不准动,稍微动就挨打挨辱骂,有的弄到管教室里被管教用皮带、三角带、电棍电的皮开肉绽,肉有烧焦糊的味道,四五个管教拳打脚踢所谓强行转化。朝阳沟劳教所领导曾经叫嚣:没有照顾老弱病残一说,只要还能活就不放人,人不行了抬劳教所大门外面死,就不算劳教所迫害死的。

    零五年三月三十日中午,李军在管教室内对大法弟子施暴,打嘴巴,地上泼水、光脚站水盆内用电棍打,双手反扣,插棍抬起颠,脱衣服浇凉水,硬搬腿,抡镐把打,连续一下午,致使大法弟子双腿不能行走,边折磨边问转化不。对多人多次进行迫害。

    长春朝阳沟劳教的邪恶之徒仍对大法弟子进行强制转化,据称此处为邪党的吉林省教育转化基地。尤为邪恶的是:去探视的家属在会见前要填一张单子。其中内容有:1、会见人姓名:2、与劳教人员关系:3、会见人所在单位或家庭住址:4、法轮功是否为X教?5、会见人是否炼法轮功。不符合邪党要求者不许会见。

    长春朝阳沟劳教所用做苦工奴役法轮功学员。朝阳沟劳教所长年承揽为印刷厂装订书籍(俗称:划纸叶子)的活,现在主要由一大队和二大队的被关押人员干,也就是将已经印刷好的大的纸张拿到劳教所里来,由被非法关押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和其它普教(普通劳教人员)将大的纸张折迭成小的纸张并按页码排列好,再由印刷厂拉回厂里裁切后装订成书。

    这个活是由一个叫高老四的人和劳教所合作的,此人的姐姐在市司法局工作,依靠这个背景已合作多年了,象征性的给所里付一点劳动报酬。有一次一个犯人头头算了一下帐,二十几个人干了好多天,劳教所总共才挣几十元钱,少得可怜,而背后暗箱操作的是相关劳教所负责人从中索取更多的贿赂。实质上被关押人员被强迫奴役所挣的钱都被个人捞取了。

    吉林省朝阳沟劳教所仍执行非法规定,接见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时,要求填写一张表,否则不让见。

    表的内容包括:会见姓名、与学员关系、会见人所在单位或住址、法轮功是否×教、会见人是否习炼法轮功

    二零一二年十月中旬至十二月末,在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所谓“攻坚转化”中,恶警采用的手段是精神迫害,软磨硬泡,几个帮凶围攻一个法轮功学员,每天晚上围攻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到下半夜。先是吉林市帮凶马春林来到二大队,法轮功学员没有一个“转化”,他灰溜溜的走了。

    该单位恶人:
    李忠波孙海波刘东浩李明志孙磊陈立会王延伟(彦伟)恶警刘悦赵姓某人范姓某人杨光姚管教陈立王和兴王建刚刘玉虞铁李非(李飞)何建欣(新)姜成材王涛孙红卫李东高铁成崔某刘瑞强高志禄刘岩于长江吕国荣朱德全陆占民王凯李金山许辉马立军王品刚徐刚滕海东毛臣于义李克海付连和杨全国王亚东谭东洋刘政伟李洪保胡艳明温占军王保利付国华范盛禄邹树军马云涛徐福民陈和新顾力于四哥吕秋声摩驼王刘爱国朱成林高世录吕之声(炙生)李中杰(忠杰)陶庆轩赵勇王孝赵晓东陶敬轩赵辉马青昌马大四子朱德春高某李继发平臣张伟金文革朱德青李树军王智红高志泉魏国良张军海钱建国曹大雷袁俊峰刘福堂王伟民刘仲华陈志军苏伯坤刘忠清高建辉王智明李付臣孙继明崔洪雁董强毕克宇刘星明李建国高会军王力宏董臣张某某桑小军于管教张浩赵庆雪于学文高均亭丁锋张岩李士军邰亮于卫明赵炎翟叶曹立朱宝王振刚鞠小华朱大春张福利苏柏青张军董恒超李小宇宋成双齐兴华吴伟光张广丰纪磊吕燄陈柏生杨意(杨毅)李东波冯云涛李方彬赵国王健伟张建国那克高全包兴振范胜碌彭子龙谭贵富

    受害人:
    郑永平孙仁启邵振坤张真大法弟子陈明显曲洪奎孙群英王辉常帅云庆彬李永福焦守桐李天财李满廷胡世明李艮付严(岩)谢荣春(蓉春)王启生(音)郝维战王素娥王云良陈立国王明利(王明立)尹学庆崔著友李俊才董永申刘文芳王学史玉华李洪军(李洪君)李万云张立国孙福生高松佟银华张福庆李民立汪玉祥高飞付意因刘庆华董明董光文佟仁华藏成宋昌光张玉科王安平盖永光李建国李喜先王廷军 高永红 姚旭才贾立柱季国财王永华程洪原关正秀朱瑞芳韩伟周继安盛贵臻高成吉郑福祥张胜起李秋刘庆华(清华)潘维(为)杨占久孙常平(昌平)(长平)马驰荣占民大法学员潘刚金俊杰姜立民迟民宝周继安(周计安)王天明榆树大法弟子马胜波于春波王恩国刘保华任锡长(希常)长春大法弟子刘昌鹏牛超张致奎乔仁喜张平王自东张万武孙忠琦(孙忠奇)凌玉成郝安祥李万云高维喜李伟民张云峰王启(音)亮杨国柱刘锡明盛宝威(宝巍)周艳东(周彦东)金淑华于春海尹洪江崔红军(洪君)胡津端王会恩张世勋(张士勋)王贵明李文谋朴勇商晓东张国志王永强范广胜董文强金明东辛世文 柴有忠郑兆运王秉华宗成(宗诚)张广兆倪宝坤杨洪彪许运贵宋树彬孙玉发杨福军吴亚林张全福田俊龙李传文胡云歧焦明峰(焦明丰)张守生李淑颖(树影)刘文邹砚明(延明)苏玉才刘金国孙长平于占春张利有(张立友)褚贵岩(褚贵严)潘雨顺邢越山(跃山)钟喜韩子良曲宏奎马晓东刘振灵徐东成刘博扬刘鸿雁梁柏生金光旭韩凤霞孙星明高宇的丈夫徐玉国李大勇常显泉刘羽中邹向阳顾仁光冯龙刘风武(刘凤舞)姚学贵常显录冯臣宫长华葛东王树钦张静波(张敬波)夏广林刘景林曲广义韩继平艾立华(艾利华)韩见志徐国栋王建民张凤(风)军刘凤宝胡成明朱景云于洪吴小光(吴晓光)牛起薛志军刘恩义吴长青迟耀才王洪武郁东辉朱瑞邦周丙中(秉忠)庚保华付春生迟耀才岳凯刘海波白晓钧(小军)王金波刘博扬张立有解荣春胡云鹏姜全德(姜泉德、江全德)周国庆吴树宇李学全马小凯刘子巍毛增顺王贵明(王桂明)谢会洲李玉篆郝洪发孙显明王国祥程宪令杨伟华李治国杨树潘刚马国华李欧因王显涛郑永光张明山孟祥发杜国林薛平孙玉发李伟魏国琦杨忠东潘永军崔中武刘延龙陈毅春秦伟谦赵祥冯立平毕业海赵福祥石清林付意耿直严国柱(阎国柱)徐亚轩(许亚轩)李鸥金启辉王卫东闫玉成秦玉章老孙头刘国臣房文生王伟王儒平王军李国臣吴亚军郁东辉梁伯生金俊杰郑立佳孙万梅刘端胜葛志生左卫星王洪祥尹鸿清罗成林虢福奇马长青张求科王爱国姚承绪孙杰姜广信孙贵文李义张立军邵宝庆张军宋宏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曲广义冤狱期满-被德惠「610」从监狱直接绑架
    多位家人多次被迫害-吉林老太控告江泽民
    长春市付春生被中共胁迫做特务的经过
    长春朝阳沟劳教所还在迫害法轮功学员
    亲历者揭露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的酷刑
    长春劳教所超期劫持迫害张广兆老人
    吉林省辉南县法轮功学员遭中共迫害事实综述(2)
    长春朝阳沟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吉林省白山市程宪玲遭受的迫害
    大陆各地迫害机构恶人录(6
    长春工人毛增顺的遭遇
    亲历和目击长春朝阳沟劳教所酷刑折磨
    吉林省朝阳沟劳教所仍执行非法规定
    长春朝阳沟劳教所强迫法轮功学员做奴工
    长春洗脑班迫害情况补充
    长春市朝阳区祝家辉助纣为虐
    王贵明被害 王妻提诉遭绑架
    哥哥被迫害致死 白少华再遭中共警察绑架
    两亲人被迫害致死 张玉兰再遭恶警抢劫绑架(图)
    长春朝阳沟劳教所现非法关押大法弟子三十一名
    朝阳沟劳教所对大法弟子孙显明残酷迫害
    朝阳沟劳教所二大队恶警李军的暴行
    我见证朝阳沟劳教所迫害致死大学教师白晓钧
    吉林省榆树市光明乡长德村大法学员于春海含冤去世
    吉林省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对大法学员的迫害
    长春朝阳沟劳教所血债累累 王国祥被迫害脑出血(图)
    曾经惨遭酷刑折磨 如今被迫流离失所
    招远市张致奎向调查委员会陈述惨痛经历
    山东、辽宁、吉林四名大法学员遭迫害离世
    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奋进劳教所的欺骗手段
    吉林省法轮功修炼者被迫害概况(二)
    长春朝阳沟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事实揭密(三)
    长春朝阳沟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事实揭密(二)
    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四大队的迫害手段
    长春朝阳沟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残酷手段
    吉林农安县恶警对我的迫害
    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的非人奴役:有害的环境 巨大的强度
    朝阳沟劳教所恐怖暴行一幕
    长春朝阳沟劳教所强迫大法弟子放弃信仰的邪恶手段
    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超期劫持大法弟子李伟
    长春朝阳沟劳教所害死张全福、张启发父子事实补充
    目击长春插播真像者雷明被打得浑身骨折
    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恶警刘爱国犯罪记录
    血雨腥风难遮天 吉祥瑞地曙光明(二)── 吉林省法轮功受迫害情况纪实
    吉林大学学生宋昌光在长春朝阳沟劳教所遭受的摧残
    至少8名法轮功学员被长春朝阳沟劳教所迫害致死
    朝阳沟劳教所4年来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吉林省朝阳沟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案例
    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见闻录
    吉林白山市退休工人高成吉被长春朝阳沟劳教所折磨致死
    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恶警打死法轮功学员直接火化并伪造假证明
    长春苇子沟和朝阳沟劳教所野蛮施暴 大法弟子坚强不屈
    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目击记
    长春朝阳沟劳教所狱警在严重变形的血淋淋的人身上浇盐水并用电棍灼烧
    长春不法官员对朝阳沟劳教所发出血腥指令:只在乎结果,不在乎过程
    吉林省榆树市大法弟子岳凯被劳教所折磨致死
    长春市优秀中学生因坚持信仰被剥夺了受教育权利
    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野蛮殴打大法弟子的罪责(图)
    长春朝阳沟劳教所恶警毒打大法弟子的事实
    21487.html#chinanews1216
    吉林省榆树市趁火打劫 迫害当地两百余位大法弟子
    15188.html#chinanews0822

    联系:
    邮编 130031; 电话:0431-4835680
    所长:王延伟
    管理科电话:0431-4835965转652
    管理科赵科长室电话:0431-4835965转651
    恶警:朱胜林、刘世伟、赵东立、刘爱国等,管教孙海波、陈立会等。

    更新日期: 2019年7月3日 12:53: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