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恶人榜 > 恶人单位列表

    定兴县李郁庄洗脑班


    李郁庄洗脑班

    简介:
    定兴县李郁庄洗脑班
    ,六一零,县级。二零零一年秋,定兴县大法弟子被绑架,送进了定兴县李郁庄洗脑班。上手铐脚镣,把两只胳膊拽到床头的一边一个用手铐铐上,脚也被脚镣铐上。晚上,洗脑班恶人让被绑架来的大法弟子们坐在院中看诬蔑大法的电视和光盘直到22点。没有“转化”的大法弟子被戴手铐脚镣,不让上厕所。被逼迫躺在“死人床”上。有些被绑架大法弟子被强迫 “军训”体罚。这种迫害每天要进行4、5小时,剩余时间灌输颠倒黑白的谎言、诽谤大法、说大法和师父的坏话。

    所谓的“反省室”,宽3米,长4米,有一张长方形的桌子,墙的一边一个钩子,一边钩上一个铁镣。邪恶之徒把大法弟子抬起来用铁镣子使劲锁上,脚似着地不着地的成十字形。强行灌食,严刑拷打。有的大法弟子被邪恶之徒叫去“反省室”吊起来2、3小时,手铐被铐进肉里,露出鲜红的嫩肉和血。大法弟子因不配合邪恶被打的昏死过去,后被凉水泼醒,抬起后接着被关押,连续数日不能吃喝。

    恶人不让大法弟子的亲人看望、探视。隔离大法弟子,害怕大法弟子的家人知道大法弟子被迫害的真相。

    李郁庄洗脑班是定兴县迫害大法弟子的法西斯集中营。虐待的酷刑有:站军姿、蛙跳、单腿蹦、双腿蹦、做俯卧撑(一做就是50个和100个)、叼尿桶跑、晚上叫大法弟子背着人跑。恶徒还逼迫大法弟子学鸭子蹦,用手抻着裤角蹦,慢了就用尖硬的皮鞋踹、毒打;打昏过去了就送医院,醒过来的再接着打。

    李郁庄洗脑班西侧有间屋子,里面有电棍、胶皮棒、手铐,房梁上还悬挂着粗铁链,专门用来残酷折磨大法学员。

    定兴县李郁庄洗脑班恶人迫害大法弟子的手段:围着院子跑圈。做俯卧撑,端一盆水,水不能洒出来,一端就是半天。两手抓着墙上的花砖,两脚踩墙,不能落地,恶人在后面用棍子不停地打腰部和腿。还有打耳光、电棍电、太阳晒、站军姿、定量吃饭、喝水、不准去厕所、用嘴叨马桶、不让睡觉,每天灌输诽谤大法的录像和上诽谤大法的课。恶人在强迫学员做俯卧撑时,恶人用啤酒瓶子打学员的手和胳膊,酒瓶子打碎了,恶人就用穿着皮鞋的脚在学员的手上踩,在身上乱踢。

    他们对坚定的大法弟子更残酷的折磨,用火烧学员的手心、手背,学员的手上起满了泡。每个大法弟子的身上都有不同程度的伤痕,青一块,紫一块,身上都肿起来。恶人还让学员两手摸自己的脚后跟,手不能松开,蹲着来回蹦,几趟下来,学员的心都要蹦出来。

    定兴县洗脑班设在李郁庄。县“六一零”办公室头目时田元、洗脑班主任王俊义等人,昧着良心借机敲诈黑心钱,每个法轮功学员少的几千元、多的几万元,但家属想见亲人一面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洗脑班主任李平、副主任李爱军(后升洗脑班主任、县“六一零”办公室副头目),以及马凯华、王志刚、李刚、张克心、娄标文、刘金水、刘金春、杨青林、王俊义、李常青、王友、何秀、宋××等,使尽招数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说是上边的指示。他们大多当兵转业回来,在这里表现“出色”才能安排好工作。

    西边有间刑具房,摆着各种刑具,房梁上悬挂着粗铁链子。恶人指着各种刑具威胁说:“这都是对付你们的,谁传出去就整死谁,上边不追究。”李爱军说:“这里是地狱,来了就要过鬼门关,打死白打,上边批个条子‘自杀了’就完事。”李平说:“我就是魔,这里就是魔窟!”

    打手们极尽最下流的语言谩骂,拳打脚踢,强行灌食。用绳子、皮管、电棍、橡胶棍、桑木棍、手铐、手链、平板铁锹、吊链、台球杆等毒打,把认为的“重点人”,都带到小号(密室)进一步残害,其暴行不敢示人。

    马淑会喊:“法轮大法好!还我师父清白!”,被打得昏死过去,用水泼醒再打,打得她精神错乱,浑身是伤,血肉和衣服粘在一起。

    卢玉慧被戴上手铐脚镣,大冷天只穿秋衣,睡光板床,一铐就是半个月,腿拐了一个多月,一根手指被打折。

    田福英被长时间吊在房梁上,马凯华、李爱军、李平把人放下来后,逼迫她立刻跑步,跑不了就用棍子不分上下一通暴打,她浑身是伤。又把田福英铐在死人床上,不许上厕所。冬天,她被扒掉衣服,扔到屋外冷冻;夏天,把她铐在大树上暴晒。

    温洪军、杨杰一进洗脑班,李平说:“嚯,来了两个小伙子,好经打啊!”接着,温洪军的腿被打得鲜血直流,嘴也吐血,浑身上下烂糟糟的,很粗的木棍都打断了。来时红光满面的温洪军,不到半天时间,就没了人样,不省人事了。李平狠毒地对大家说:“谁敢把温洪军的事说出去,还是那句话,我剥了他的皮!”并威胁温洪军:“如果你敢说出去,我们把你拉出去活埋了。如果有人问,你就说,你尿血是肾炎,你吐血是肺炎,是法轮功没治好你的病。”

    耿金柱,男,四十多岁,贤寓镇百楼村人。二零零一年九月,洗脑班对他酷刑用遍。一天,几个恶人用胶棒打他一宿、一千胶棒,还用铁链子抽打,恶徒们累得气喘吁吁。耿金柱被打得浑身黑紫,肉都离骨了,身体肿胀衣服穿不上,内脏被打坏,口吐异物,惨不忍睹。即使这样,他们还到家中恐吓。耿金柱受尽邪党官员无人性的迫害,于二零零八年七月五日含冤离世。

    二零零二年农历五月初二,谷凤侠被姚九斤绑架到洗脑班。下车后,马凯华将她踢倒在地,用铁链锁在大树上,再给两个大嘴巴。李爱军、娄标文使用铁链子把她锁上吊大挂,两脚尖着地。王志刚、李刚、张克新、刘生春用球杆打她的腿和臀部。逼蹲马步,用注射器扎臀部,用种种手段侮辱。把床板掀掉,使她仰面躺铁架,王志刚、李刚不断用棍子打,并拳打脚踢。她身上到处肿得青一块紫一块,不能走路。

    牛树敏到洗脑班后,被毒打得不省人事,给她输液,趁人昏迷之机,几个邪恶之徒耍流氓,在她身上乱摸。

    二零零二年十月一日凌晨四点,法轮功学员熊凤霞从家中被绑架到县拘留所,后劫持到李郁庄洗脑班,第十三天被活活打死。

    该单位恶人:
    王俊义李常青王友何秀宋某李刚王志刚娄标文刘志水杨庆林马凯华李平李爱军于涛张福云张硕刘永春张志新张志远任晓龙张秋华刘贵华马某张克心刘金水刘金春姚九斤

    受害人:
    熊凤霞谢文平某大法弟子鹿贞玉房养贤鲍建华保定市大法学员姚村乡法轮功学员杨金玉蔡双菊何秀苹马玉梅河北一大法弟子马树会(淑会)(术慧)闻红军(温洪军)卢玉会耿金柱耿明河北省大法弟子杨金霞孙勇启王炳良胡子春妻子孙勇启妻子田洪敏九位定兴县大法弟子河北大法弟子张桂亭(贵婷)张秀兰岳灵英(岳连英)王德福沈树梅韩雪莲任金凤鹿文杰耿金柱马云梅田福英牛树敏仁玉莲杨杰刘久敏王惠贤相红杰徐月冬刘娜李宁谷铁军李晓红孟艳敏夏永兰李山刘小莉冯彦妮定兴县法轮功学员高金萍许庆海张惠英胡丽华郑会兰

    迫害类型:
    军训体罚人身侮辱毒打/殴打电刑不准上厕所剥夺睡眠洗脑/送洗脑班暴晒火烧炮烙其它酷刑剥夺大法弟子被探视的权利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遭殴打、勒索、劳教-河北许庆海诉江泽民
    曝光河北定兴610副头目王俊义、任晓龙的罪行
    大陆各地迫害机构恶人录(7
    保定邪党迫害法轮功十年罪行录(2)
    河北定兴县柳卓乡马村法轮功学员杨继先在被迫害中离世
    河北保定市定兴县三十多名大法弟子被绑架进洗脑班迫害
    河北省定兴县李郁庄洗脑班迫害大法弟子事实
    河北省定兴县法轮功学员遭迫害事实
    定兴县李郁庄洗脑班的死人床、推人车和吊铐室

    联系:
    现任洗脑班主任叫王俊义,其妻子孙秀平在定兴县姚村乡乡政府微机室工作,电话:6963053,家庭地址:河北省定兴县固城镇闫台乡北店 (浴池西北侧)。


    更新日期: 2015年11月30日 4:40: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