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恶人榜 > 恶人单位列表

    烂泥沟洗脑班(贵州省法制学习班)


    图二 洗脑班第一道铁门


    贵阳市烂泥沟洗脑班


    图一 1号搂


    图三 洗脑班2号楼


    图四 关押法轮功学员3号楼

    简介:
    烂泥沟洗脑班(贵州省法制学习班)
    ,六一零,省级。贵阳烂泥沟洗脑班是贵阳市政法委下设的对贵州省法轮功学员实施肉体和精神迫害的私设监狱,许多法轮功修炼者被绑架到那里,无期限关押,有七、八十岁的老人,也有二十来岁的学生。

    位于贵阳市小河区金竹镇烂泥路朝晖厂旁,对外称“贵州省法制教育培训中心”,成立于二零零一年,背靠经济技术学校,右邻贵阳市收容所,路口左边有贵州电器开发公司、金竹镇饮食招待所;右边有贵州玉波电器设备公司。从贵阳市火车站乘公交车43路,进入金竹镇后第一站是农科院,第二站是金竹镇,在第三站朝晖厂站下车 ,往前走一段路,左手边有一路口进去,有经济技术学校的指路标,按路标指向前行100-150米左右(或从河滨公园郊区车站乘211、 212路到天河潭和蔡冲郊区车,进入金竹镇后第一站农科院,第二站金竹镇,第三站朝晖厂,在第四站七中分校站下车,按经济技术学校指路标方向行走100-150米左右)有一院墙即是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烂泥沟洗脑班。院墙靠近松树林,围墙上靠近铁门处装有电子监控器,右手边和 洗脑班一道之隔的是贵阳市保安学校(原贵阳市卖淫嫖娼收容所)。外观不起眼,只有一道铁门。

    六十至八十年代期间,这里为贵阳市拘留所,和卖淫嫖娼收容所相对而立,九十年代初到二零零二年十月为贵阳市女子戒毒中心,一直以监牢的形式存在。二零零二年十月后改为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至今已有八年的历史。

    其核心成员是贵州省政法委“610”,协同的是公检法、国安等机构,十多年来,劫持迫害众多法轮功学员。据悉二零一四年中国新年前,烂泥沟洗脑班释放了所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但仍有人员在内,尚未解体。
    记录多达数百人的法轮功学员遭受绑架,被强行送到这与世隔绝的“贵阳市法制中心”洗脑班内,以众多非人道方式进行强制转化,致使许多法轮功修炼者家破人亡,妻离子散。

    烂泥沟洗脑班采取各种灭绝人性的手段“转化”法轮功学员,如谋杀、酷刑、把破坏大脑神经的药物掺进法轮功修炼者的饮用水里、威胁强奸;三个包夹人员与一个法轮功学员同住一个单间,每天24小时寸步不离,逼迫写所谓的保证,天天逼迫看污蔑音像制品和书籍,甚至长期让男包夹与年轻女法轮功修炼者同住一屋,任其迫害;长期把人关在闷热的房里,冬天房里无取暖设备,只许坐在冰冷的板凳上;残酷灌食折磨绝食抗议的大法修炼者,直至灌食致死。对身体被迫害不行了的法轮功学员,就送到位于贵阳市太慈桥公安医院的五楼禁闭医疗区再接着迫害。对坚修大法、决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就以“莫须有”的罪名非法送劳改、劳教,甚至逼疯、迫害致残、致死。

    主要针对贵阳市市区(南明区、云岩区、乌当区、白云区、小河区、花溪区、金阳新区)和三县(开阳、息锋、修文)一市(清镇市)及黔南州都匀市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洗脑。贵阳市烂泥沟洗脑班的上级主管单位是贵阳市政法委,主要负责人是贵阳市政法委书记、市公安局局长林连华,姓蔡的副书记主抓迫害,具体执行迫害任务的为“六一零”(专司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遍及各级政府)办公室,“六一零”办主任张国强,副主任一个姓叶,一个叫林青。市政法委位于贵阳市市府路靠近大西门路口,也就是老市委大院对面,少年宫右上。 其核心组成是贵州省政法委“六一零”办,协同的是公检法、国安等机构,还有充满复杂关系的各级相关单位。据调查,主要有河滨公园工会、头桥办事处、小河办事处、甘荫塘汽车二场(即石棉厂)等等
    单位抽调人员对法轮功学员进行二十四小时全方位监控、由三人“包夹”一名法轮功学员,寸步不离,直到法轮功学员离开“洗脑班”为止。为达到使其所“包夹”的法轮功学员写“五书”放弃大法的目的,他们采取各种灭绝人性的手段,甚至把破坏大脑神经的药物偷偷放进水里,以便随意操控学员。

    洗脑班的内部设施

    1、进第一道铁门的第一个院坝内,对面而立的一栋两层小楼为洗脑班一号楼。站在保安学校位置上看,小楼紧靠左手边围墙而立,是“六一零”人员办公室兼宿舍,会议室、娱乐室及保安伙房人员住宿区,也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指挥中心。

    2、进第二道铁门是二号楼和保安值班室,法轮功学员会见亲属也在此。二号楼也是两层楼,一楼是伙房、男澡堂,二楼是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一间教室及“六一零”人员的集体办公室。通常法轮功学员打电话和外面知道的电话号码就在此。办公室旁边有一小间电子监控室和女澡堂等设施,教室除了用来迫害法轮功学员之外,每天早上九点半左右由“六一零”人员组织包夹人员开会,听他(她)们汇报每个被关押法轮功学员情况,灌输给他(她)们各种诽谤大法及其它的流氓信息,下午四点二十分,在此为“六一零”工作人员及男女包夹组组长学习及汇报时间

    3、进第二道铁门的第二个院坝一直往里走一百五十米,是专门关押和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三号楼,共两层楼,每层楼有十间号室,一楼专门关押男性法轮功学员,二楼专门关押女性法轮功学员。进楼后分别在楼上楼下又设了一道铁门,此为第三道铁门。中午休息和晚上都是锁起的,楼内中间是过道,两边是号室,过道装有电子监控摄像机,每个号室门上装有从外面偷窥室内的猫眼。室内十平方米的面积摆了三张床,一个电视柜及衣柜,一张包夹人员每天记录法轮功学员情况的办公桌,四张椅子,几乎没有活动空间,号室的墙上装有电子监听器及对室内喊话器。一楼阴暗潮湿,就是六月份,仍然凉气袭人,睡觉必须盖上棉被,蚊虫及癞蛤蟆很多,尤其是靠山的后一排号室,大白天伸手不见五指,背后靠墙几乎见不到外面的任何风景,垫褥长期都是发霉的,打开号室霉味扑鼻。二楼由于没有隔热层,冬天阴冷,对于坐着不准活动的女性法轮功学员寒冷难当。

    4、第二道铁门内周围一圈是接近3.5米的围墙,围墙上装有观察墙内外的电子监控器,在三号楼靠山一侧还竖起两米高铁板墙,在离墙不远处又用水泥钢筋柱竖起二米高的铁丝网。

    5、洗脑班还有二个值班室,称为“一号岗”的在第一道铁门右边坎上的一间小房子里,称为“二号岗”的在第二道铁门旁边一小间房子里。在二号楼和二号值班室之间就是第二道铁门。一号岗负责全部进出车辆和人员的检查,二号岗专门负责对被绑架进来法轮功学员的看守,每天对三号楼的巡逻不得少于三次,而且每晚还要把三号楼的铁门锁上,零七年以前保安每晚查房二、三次,零七年后在过道上用保安每晚轮流值班。除了进行精神洗脑的所谓的“老师”以外,任何人都不能进入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地方,还在每一个角落都安放了摄像头,有的还是三百六十度全方位的摄像头和红外线摄像头。法轮功学员无论是在房里还是在房外,每一举动都受到二号楼监控室的监控。

    洗脑班的经费情况
    1、除了“六一零”为了迫害法轮功学员无限度的拨款外,绑架法轮功学员送入洗脑班的单位、办事处或派出所必须给洗脑班输送经费,按每人每月四千八百元计算。其中包夹人员每人每月工资一千二百五十元,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每月生活费说是四百五十元,其实连三百元的标准都达不到,其余全被十几个“六一零”人员作为奖金瓜分。“六一零”人员每天九点钟坐车到洗脑班,吃免费早餐,十点钟开始上班,十一点半下班,十二点吃免费中餐,下午两点半上班,四点二十分学习至五点下班。晚上值班人员单独炒莱,从未自己掏腰包。逢年过节包夹人员和法轮功学员只可以吃点猪头肉,平时就是淡汤和没看到油的素莱,偶尔有几片肉也被自己打莱的保安挑去。一位包夹人员受不了生活清苦,时刻都觉得饿,随即想办法逃离洗脑班,再不回头。法轮功学员就是在遭受这种精神折磨,被剥夺自由,缺少营养,终年不见天日的洗脑班内生活。

    2、 洗脑班还专门喂养了狗、猪、鸡、鸭,猪有二十多头,本是改善生活所用,可一到年底也被“六一零”人员瓜分了,还被林青当作礼物往省市两级政法委及“六一零”其他人员送,为自己的仕途铺路。逢年过节洗脑班工作人员就用喂养的牲畜请有关单位的人员吃喝并分回家。洗脑班的编制是事业单位,所有费用是财政拨款,每一年花费大约是上百万元,单水费一项,一个月就高达三千多元。

    3、 洗脑班每转化一名法轮功学员可以得到“六一零”一万元的奖励。说白了每一位学员的费用都是送入单位拿的,洗脑班可以得纯利一万元,所以每到年底为了捞取更多的钱,他们就拚命的抓法轮功学员,直到没有地方关押。在他们眼里没有法律,只有金钱和权力。

    烂泥沟洗脑班的编制

    洗脑班设中心中共党书记一人,林青任书记,下设一个办公室和三个科,分别是教育科、保卫科、后勤科。任青为办公室主任,马吉祥为教育科科长,禄俊为教育科副科长,兼转化一组组长,杨余珍为教育科副科长,兼转化二组组长,畲某为保卫科科长,下属六个男保安两个女保安,李某为后勤科科长,下属伙房人员及采购人员。另外林青兼贵阳市“六一零”办副主任,副局级待遇。

    那些负责逼迫法轮功学员写“五书”的人是由四百多名大学生组成的,其实这些大学生多数并不清楚法轮功是什么、恶党为什么迫害法轮功以及恶党的本质。经招聘录用后,恶党首先对他们进行蒙蔽欺骗式的洗脑,再加上工作的驱使、经济利益的诱惑(每月工资在千元以上,还不包括奖金和其它补助,收入水平在贵阳属于中上等),使得这些人被蒙在鼓里,不知自己在违背良知,在犯罪。由于思想的变异,这些人自称为“狗”而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二零零六年元旦时,他们集体学狗叫来迎接新的一年。

    洗脑班对大法学员的迫害办法主要是长期的、密集的谈话和看光盘的精神轰炸,并长期非法关押,以此消磨大家的意志。对绝食的用反复灌食来折磨,对身体不行了的还要送到位于贵阳市太慈桥的公安医院的五楼禁闭医疗区去强行治疗,完了再接着迫害。有些则直接送往贵州省中八劳教所和贵州省女子劳教所再进行加重迫害。

    自二零零一年建立以来,洗脑班非法监禁了大量的法轮功学员,有七、八十岁的老人,也有二十来岁的学生。法轮功学员被监禁在摆放着三张床的小屋内,长期不让活动,并每天二十四小时的受到包夹人员的监控。邪恶之徒逼大法学员坐在没有靠背的独凳上,身直脚正,目不斜视,直至坐得昏沉恍惚,全身酸疼。

    凡是送到这里的法轮功修炼者,都是被强行绑架去或被欺骗去的。洗脑班核心组成是贵州省政法委“六一零”,协同的是公检法、国安等机构。

    洗脑班采取各种灭绝人性的手段“转化”法轮功修炼者,如谋杀、酷刑、把破坏大脑神经的药物偷偷放进法轮功修炼者水里、威胁强奸;三个包夹人员与一个法轮功学员同住一个单间,二十四小时寸步不离逼迫写所谓的保证,天天逼迫看污蔑法轮功的音响制品和书籍,甚至长期让男包夹与年轻女法轮功修炼者同住一屋任其迫害;长期把人关在闷热的房里,而到冬天房里却没有任何取暖的设备,只许你坐在一条冰冷的板凳上;用残酷的灌食来折磨绝食抗议的大法修炼者,直至灌食致死。对身体被迫害不行了的人就送到位于贵阳市太慈桥公安医院的五楼禁闭医疗区去强行治疗,完了再接着迫害。对坚修大法,决不转化的修炼者,就以“莫须有”的种种罪名非法送劳改、劳教,甚至迫害致残、致死、逼疯。据查证,被烂泥沟洗脑班迫害致死的人数至少四人,他们是:高茂森、刘远珍、包丽群和石通文。

    对已离休或退休在外地的老年人,“六一零”恶徒开始装出一副假惺惺的面孔说:单位有些手续必须本人去办,办好了就回来。当大法弟子识破他们的谎言、拒绝回去时,这些恶徒就露出了真面目,动用公安局的打手们将大法弟子绑架回洗脑班。

    烂泥沟洗脑班有一栋两层楼,专门关押大法弟子,一楼关男的,二楼关女的。这栋两层楼里,每一层有若干房间,每一间房关一个大法弟子、两个包夹,二十四小时不关灯,房门上的猫眼是反装的,那些男看守可以随时窥视女大法弟子的一举一动。

    大法弟子一旦被关进去,便失去了一切自由,连上厕所也被包夹跟着,不准迈出房门一步,不能到院子里走动、晒太阳。那些包夹和“六一零”恶徒指派的打手们,每天逼大法弟子看诬蔑大法的录像,逼写所谓的交待、攻击大法的东西。包夹和打手们可以肆意谩骂、处罚、凌辱,即使是对那些年龄可以当他们父母或爷爷奶奶的老年人,也没有丝毫的人性。在洗脑班这黑牢房里,有的大法弟子甚至被关上几年。家属如若想见亲人,必须到当地“六一零”开证明才能见,当然这是针对大法弟子而来的,如家人也是大法弟子,恶徒就不允许见面。

    大法弟子被关入洗脑班后,所在单位要被迫按每月每人六千元交到洗脑班,来养活这批打手和包夹。有的单位领导不想将大法弟子送去洗脑班,“六一零”恶徒就采用威胁、恐吓的手段,使得这些人为了保住自己的官职、工作,违心的将大法弟子骗进洗脑班。

    而烂泥沟洗脑班的包夹多是附近地区的下岗工人,有的连字都认不了多少。周围地区,有许多前国防厂大批下岗工人,有许多是全家人都在一个厂里,就是能留下来工作的,也没有节假日,没有星期天,每月也只有几百元钱,因为活不下去而一家自杀的大有人在。共产邪党欺诈老百姓,还利用人们生存的欲望,用每月几百元钱诱惑不明真相者做包夹,迫害大法弟子,葬送了这些人及其家人的未来。

    烂泥沟洗脑班的性质和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
    1、打着“法制中心”的招牌,私设监狱、非法抓捕、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向世庆被非法关押三年多。而石登灵在都匀监狱被迫害五年,王超在江苏洪泽湖监狱被迫害五年,雷国廷在中八劳教所被迫害三年,张太鹏在都匀监狱被迫害三年,罗祖华在中八劳教被迫害二年期满后,因坚定信仰没有被送回家,直接绑架到洗脑班继续关押迫害。

    2、乱用酷刑,强制转化,毒打致死。二零零三年,高茂森、陈小华被毒打强制转化;二零零五年四月十八日,石通文长子李平被打得头破血流;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七日,高茂森被毒打致死后被套上电视闭路线说是上吊自杀;二零零七年八月三十一日,监管人员用臭袜子塞住张菊英的嘴进行毒打,然后又将其送往中八劳教所劳教。

    3、强行施药,送精神病院迫害,给学员注射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迫害至精神失常,有的被迫害致死。用上不明药物后,会感到口渴,眼睁不开,发困,甚至长期拉肚子,一段时间后从眼睛、耳朵、头发等全身开始烂,学员质问他们时,监管人表示是上边让干的。”监管人员会假意关心,借治病强迫就范。

    4、摧残性灌食:在大陆有几十甚至上百的法轮功学员因遭野蛮灌食而导致死亡,更多则引发各种后遗症在输食管上擦上不明药物,在鼻孔里来回抽动,同时将很长的灌食管在胃里不停搅动。在灌食过程中,许多人还遭到被灌以高浓盐水、辣椒水、高度白酒、芥末油、石灰、洗涤用品甚至粪便屎尿等进行凌辱、摧残和迫害。甚至有恶警指使犯人以折磨被灌食的法轮功学员为乐,如灌浓盐水后用打气筒向学员胃中打足空气,然后用脚踩学员的肚子以致浓盐水从胃中反喷出来,呛激人的眼鼻、气管,恶警竟以此为乐;还有对失禁要拉肚子的学员强制不让上厕所并将人倒挂在牢房铁门上并以此取乐等等。为了防止法轮功学员对野蛮灌食进行抵制,几乎所有绝食者在被灌食的过程中,都被施以各种形式的限制肢体自由的刑具,如背铐、重脚镣、坦克帽(限制头部活动的),有的法轮功学员被灌得大口吐血,有的被灌得数天之内不由自主的浑身哆嗦,有的被灌休克。胃就像有一只手往下拽那样痛,恶心、呕吐、上不来气,吐出的苦涩盐水里边带着血,天天重复程序一天两次,包丽群、刘远珍被迫害致死。

    5、精神折磨:院内房顶上,楼道内,大墙各个角度都有多个摄像头,进行全天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的监控,每间房内还有窃听器,严密监视学员的一举一动。法轮功学员一旦被关进去,便失去了一切自由,连上厕所也被包夹跟着,不准迈出房门一步,不能到院子里走动、晒太阳。那些包夹和“六一零”恶徒指派的打手们,每天逼法轮功学员看诬蔑大法的录像,逼写所谓的交待、攻击大法的东西,逼迫骂法轮功创始人,逼迫毁法轮功创始人的像和书,逼迫写三书(保证书、悔过书、揭批书)。包夹和打手们可以肆意谩骂、处罚、凌辱,即使是对那些年龄可以当他们父母或爷爷奶奶的老年人,也没有丝毫的人性。在洗脑班这黑牢房里,有的法轮功学员甚至被关上几年,而家属如若想见亲人,必须到当地“六一零”开证明才能见,如家人也是法轮功修炼者,恶徒就不允许见面。

    6、包夹人员的罪恶:“六一零”人员是从公、检、法三家抽调来的,包夹人员从社会无业人员及破产国营单位职工中招来。经过洗脑班培训和多批筛选,形成了以原市百货公司潘某,小河区黔江机械厂下岗职工杜丽,白云区耐火砖厂破产职工赖小碧,云关乡油榨村村民陈某等为核心的邪恶集体,他(她)们经常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威胁、谩骂和侮辱。二零零七年八月三十一日,杜丽、赖小碧参加了对法轮功学员张菊英的毒打。

    包夹人员是具体执行迫害的黑手,他们在“六一零”人员背后指导下,逼法轮功学员坐在没有靠背的独凳上,身直脚正,目不斜视,直至坐得昏沉恍惚,双脚发肿,全身酸疼,而且不让睡觉,用所谓‘熬鹰’的方法使人整天处在昏昏沉沉神志恍惚之中。

    7、“六一零”人员的罪恶:烂泥沟洗脑班的“六一零”人员,被洗脑班自称为责任老师,如:郭曦、黄琰、杜莉、庞珺、王月皎、任青、 王嘉伟、 孙权、马吉祥、禄俊 杨余珍等,还有两位零七年来的男学生。他们为免被抓住把柄,一般不露面而是在背后指挥包夹人员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身体上的伤害。当他们要直接跳出来参与迫害时,采用的方法是精神折磨,主要是长期的、密集的谈话和看污蔑法轮功的光盘进行精神轰炸,电视机与人的距离只有一米远,除睡觉外不停的播放,然后要求写认识,如不按要求写,就认为认识不到位,然后就叫反复看、反复写。这种精神上的折磨方式对人的伤害极大,但表面身体上却看不出来,只能看到人逐渐的精神萎顿、恍惚起来。

    为了对法轮功学员进一步迫害和彻底洗脑,强迫法轮功学员写“三书”(保证书、决裂书、揭批书)及批判法轮功的心得体会,特别是“揭批书”要让你反复修改,加深印象,彻底洗脑,要对法轮功和法轮功创始人写辱骂的话越多越好,按他们书里写的还不算,还必须要从自己的实际情况写,还要记笔录,按手印,让你承认这些是你自愿的,对他们要感谢,对重点法轮功学员还要录像。这些完了,如发现你的脸上没有笑容,说话、表情没有达到他们转化的标准,又进行再一轮的迫害,继续关押,让你继续天天看污蔑法轮功的音像制品和书籍,并还要写出心得体会,甚至还要把辱骂法轮功创始人的标语写在墙上,让你每一天从早上睁开眼就能看到,彻底给你洗脑。达到他们转化的标准后,还要召开“揭批会”,要让送入单位的领导、辖区派出所的警察、家里的亲人等有关人员到场,要当他们的面公开读“揭批书”并且录像,还要这些人签“责任书”。有些一直要摧残到过大年三十夜,才放你回家,回家后洗脑班还要进行“回访”,目的是继续洗脑、监控,达到彻底控制。

    对不听指使挥的法轮功学员,他们就编材料,搞所谓的定性升级,不经过任何法律程序就送劳教所或起诉判刑,如武世忠、张菊英 胡发荣等。

    被迫害法轮功学员名单:罗祖华、张德贵、刘远珍、梁正凤、周云、向世庆、张菊英、石登灵、陶祎、赵贵红、雷国廷、张太鹏、王超、左应芬、邹黔珠、谢忠贵、胡发荣、刘安琴(刘安琪)、包丽群、唐文珍、傅可姝、马宏、 陈富强、韦天兰(魏天兰)、胡敬秀、宋爱亚、高茂森、陈小华、李平、李质棣、李坤原、石通文、周祖容、朗文君、吴月仙、李林祥

    另有一百三十一人被强行绑架到洗脑班。由于封锁严重,资料不详,其余的无法统计。

    “六一零”人员及包夹人员罪行

    林青:男,四十岁左右,身高170厘米-180厘米之间,戴一副大眼镜,原在贵阳市小河区任政法委书记,后调往贵阳市“六一零”办当副主任,烂泥沟洗脑班的书记,副县级待遇。其人包揽洗脑班大权,法轮功学员的进出都必须由他签名,编法轮功学员的伪材料迫害送劳教或起诉判刑即是由此人负责批准。此人极少露面,阴险恶毒,到目前为止,操控“六一零”人员、保安人员、包夹人员迫害死刘远珍、包丽群、石通文、高茂森等法轮功学员,并致使众多的法轮功学员家破人亡、妻离子散,是洗脑班的罪魁祸首。此人开一辆“贵O-A7088”警用车牌的深色桑塔纳轿车。

    马吉祥:男,身高167厘米左右,四十多岁,“洗脑班教育科科长、“帮教”组组长,贵阳市下属县级市清镇市卫城镇人。从一名普通教师调入清镇市教育局,后又调入贵阳市云岩区教育局,二零零二年十月调入烂泥沟洗脑班,总揽洗脑班迫害事务,是洗脑班的骨干之一,刘远珍、包丽群、石通文、高茂森等人的死亡与其脱不了关系,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注:马吉祥妻子张丽,在清镇第五小学任教,其女儿马欣,为贵阳市十七中初三学生。

    禄俊:男,五十多岁,身高180厘米,满脸络腮胡,当兵出身。原贵阳市总工会职工,二零零二年调入该洗脑班,任洗脑班教育科副科长、“帮教”组组长,负责洗脑班的安全事务。此人多次被派往全国各地洗脑班学习,积累了全国各地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各种手段,被烂泥沟洗脑班称为‘专家’。他的特点是对老年法轮功学员用伪善、哄骗的手法;对中年或年轻的法轮功学员根据情况,用他大嗓门暴训一顿,让你摸不着头脑,屈服在他淫威之下,然后任其摆布;对于坚定的法轮功学员根据每个人不同情况,先是大骂中共来迷惑你,获取好感,继而在其诱惑下上当;对不配合不听指使的法轮功学员则施以暴力或送劳教、劳改。

    杨余珍:女,五十多岁,教育科副科长,“帮教”组组长。住太慈桥一监对面桃源路小区,二零零二年洗脑班成立时从公安医院调入,八年的时间里,参与几洗脑班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初期杨余珍、黄琰负责的医务组,对绝食抗议的法轮功学员摧残灌食来折磨,有的法轮功学员被灌得大口往出吐血,刘远珍、包丽群被这种野蛮灌输迫害致死。

    该单位恶人:
    赖小碧钱红英黄小平孙权马吉祥张丽禄俊郭毅庞君林青曾晖徐纵华黄琰郭曦王家伟庞珺王月蛟任青杜丽欶小碧吴贵友江华郭毅杨玉珍马吉强卢军

    受害人:
    左应芬邹黔珠梁正凤周云贵州女大法弟子谢忠贵(宗贵)胡发荣刘安琴(刘安琪)姜和刘英包丽群唐文珍张德贵雷国挺钟大刚石登林(石登灵)傅可姝傅可姝刘远珍张菊英马宏陈富强韦天兰(魏天兰)罗祖华王志采(志彩)谢先芬胡敬秀宋爱亚高茂森陈小华李平李质棣李坤原石通文李洪宇王超陶祎周祖容向世庆赵贵红秦金莲张太鹏朗文君吴月仙李林祥郭瑁玲(茂玲)袁雪莉邹金英唐凤珍朱传容陈永高邓开秀郭文刘宗皿赵耀代有琼竹青冰何华祝元会王洪芬高庆娣胡明琴青竹冰(青筑宾)陈军曾宪凤池玉凤孔德珍高远学石华伦邓和友张菊红胡红李朝武陈贤忠朱雪梅彭静(彭晶)王华纯蒋建忠

    迫害导致:
    迫害致死;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贵阳市息烽县政法委书记林青的罪责
    遭五次洗脑、两次劳教迫害-贵阳刘英曝光恶人恶行
    举报贵州省法制教育培训中心教育科副科长杨余珍
    贵阳市何华被南明区法院枉判六个月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三十日大陆综合消息
    二零一六年三月五日大陆综合消息
    贵州铁路警察利用检票系统迫害法轮功学员
    贵州省贵阳市多名法轮功学员控告首恶江泽民
    贵阳烂泥沟洗脑班的罪恶
    贵阳政法委劫持钟大刚-老母苦求不得见
    大陆各地迫害机构恶人录(7
    贵州省毕节地区李洪宇被劫入洗脑班
    贵阳市烂泥沟洗脑班的罪恶(图)
    贵阳赵贵红仍被囚烂泥沟洗脑班
    贵阳市洗脑班是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窝
    贵阳洗脑班劫持老妇向世庆两年多
    贵州省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报告(节选二)
    用“谷歌地球”曝光贵阳烂泥沟洗脑班(图)
    贵阳市“法制培训中心”非法监禁法轮功学员
    再揭贵州烂泥沟洗脑班罪恶
    139285.html#2006
    揭露所谓“贵州省法制学校培训中心”的罪恶
    贵阳二级警督被“法制学习班”迫害去世(图)
    贵州省610歹徒迫害大法弟子近况
    揭开贵阳市烂泥沟洗脑班的黑幕
    贵州省军区政治部610头子雷玉德迫害离休干部
    贵州七旬老干部罗祖华被烂泥沟洗脑班长期劫持迫害

    联系:
    贵阳市烂泥沟“法制学习班”位于贵阳市小河区金竹镇烂泥路。(洗脑班) 0851-3762696
    电话:0851-3769626 邮编:550001
    邪恶人员林青、蒋大龙、王世群
    林青,洗脑班头子,公安厅610办公室头目,办0851-5904776,手机:13308500103
    公安厅610办副头目:0851-5904792
    公安厅610办一科 0851-5904193,二 科 0851-5904793
    徐跃星住宅电话:0851-5905832
    刘永锐住宅电话:0851-5927889
    彭学龙住宅电话:0851-5904794
    烂泥沟洗脑班人员:禄俊13985164311 (二组组长)
    烂泥沟洗脑班人员:王姓妇女,市妇联的,一组组长,手机13678502890
    徐纵华,男,洗脑工作具体负责人,(手机13885150608)
    该洗脑班的主要成员名单如下:
    林清(书记)、唐(书记)、李(主任,六一零办要员)、赖小碧(女,五十九岁,系河滨公园工会人员)、杨玉萍(女,五十岁左右,系头桥办事处人员)、黄小平(女,系甘荫塘汽车二场即石棉厂人员)、杜××(女,四十多岁,系小河办事处人员)、钱红英(女,四十多岁)、梅××(四十八岁)、左××(女、四十多岁)、殷××(女,四十八岁)

    更新日期: 2019年9月22日 8:00: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21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