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恶人榜 > 恶人单位列表

    马三家教养院(马三家劳教所)


    酷刑演示:暴力灌食

    简介:
    马三家教养院(马三家劳教所)
    ,公检法,省级。马三家劳教院女所三大队是专门关押法轮功学员,进行强制“转化”(强迫法轮功学员违心表态放弃信仰)的黑窝。凡被非法劳教送入该所的法轮功学员,先要关进这里。

    该队除恶警外,无普通犯人,连“四防”(监视法轮功学员的人)都是被迫害得理智不清而背弃了信仰沦为犹大的人。其它大队的“四防”都是普犯。三大队为完成上级下达的所谓“转化”指标,一直以来绞尽脑汁、挖空心思,采取种种卑鄙、残忍的手段摧残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至二零零一年,一名到北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马三家劳教所期间被迫从事奴工,曾经加工的产品有:小型花圈(出口产品)、加工毛衣(出口产品)、加工亮片背心、穿项链。

    一、 强迫立正、问好
    三大队整人的损招原本就多,还不断翻新。二零一一年三月,恶警张磊因迫害法轮功特别卖力,被提升为管教副大队长,从此更加卖命。她与张环、张君、张卓慧及分队警察变着花样折磨法轮功学员(以下简称学员),先是取消午休,逼学员从一楼至四楼向她们问好,不问好则训斥;将法轮功学员以联保小组为单位,组长先喊立正,再一齐问好。张磊及其它警察上下楼巡视、检查,若发现谁做得不行,分队长罚分队的全体法轮功学员都不能休息,不停地进行训练。由此造成学员精神极度紧张,有的甚至夜里还大喊“立正”。

    二、强加“犯人”罪名
    逼背管制犯人的“三十条”,这已是多年来女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硬性规定了,其险恶用心在于逼你承认自己有罪、是犯人,必须心甘情愿地接受改造。说穿了,是想经过此番洗脑后,使你理智不清,丧失辨别能力,进而放弃修炼。这种“规定”在三大队不但得以彻底实施,而且成为整人的砝码,藉以任意发挥。恶警们除了强迫饭后背三十条外,大队长张环及各分队队长随时检查,哪个不会,便被罚抄、加刑期,甚或上刑。

    一天晚上,三大队全体学员在走廊里坐小板凳,罚背三十条,要求统一反复背,然后各分队轮背。不达标的分队就不停地背下去。哪个人不背,就遭训斥、用刑。此刻因黄桂英抵制不背,被弄到东岗(刑房)上抻床抻了一天,才放回寝室,抻肿的手活动很费劲。

    三、独出心裁:抻床“简、狠、快”
    张磊上任后,为了显示她的邪劲、淫威,每月不定期的要求法轮功学员答诋毁法轮大法及大法师父的所谓“调查问卷”,对不答或如实回答的学员均进行酷刑折磨,所采用的主要刑具是抻床。

    酷刑演示:抻铐
    抻床是女所迫害学员的主要刑具之一,张磊不仅能熟练使用它,还能衍生出新花样,按她自己的说法叫:“简、狠、快”。“简”,东岗的床是现成的,只需外加一副手铐,把你铐在两床之间就可以了。“狠”法有二:一是把学员的手和脚分铐在床上梁和床腿抻;二是将学员的手一高一低分铐在两张床上,恶警们两头用力抻两床,使被害者斜着身子,蹲不下,站不起,顷刻间便大汗淋漓,十分痛苦。
    “快”,手一上一下抻,“坐飞机”等剧烈抻法更是残忍至极,难以承受。

    六、七月份,老年队的徐亚娟、苗凤兰拒答诽谤、谩骂大法师父的卷子,在东岗从早上抻到下午,期间午饭不让吃,厕所不让去。徐亚娟的一只胳膊不会动,腿发麻,行动困难;苗凤兰被抻得屎拉在裤子里,一只胳膊不听使唤。曲伟在东岗被“坐飞机”抻刑惊吓后,夜晚在睡梦中呼喊:“鬼来了!”、“我要回家!”凌晨四点左右又被送到东岗迫害,中午才放回,还逼她向分队长道歉;刘荣华在东岗一个星期,精神和身体遭受了严重的摧残;袁晓杰的手、下巴留下了伤痕。

    马三家劳教所对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执行恐怖式“管理”,即使实施这种毫无人性的残酷迫害,恶警也经常叫嚣“再不转化就送苏家屯”。

    马三家劳教所恐怖式的“管理”主要表现在:法轮功学员刚被劫持到劳教所,就采用类似延安整风运动的方式,先由几个警察带领五~六个包夹,登记法轮功学员的“自然情况”,这里包括炼功时间、地点、联系人、家庭、单位、到北京上访次数,等等,同时,开始连续的剥夺睡眠单独隔离,由被红色恐怖洗脑后神志不清或背叛信仰的犹大、包夹,散布灌输恶毒攻击大法和大法师父的鬼话,强迫观看污蔑抹黑法轮功的影视、图书、小品;同时,连续的召开各种类型大大小小的批判会,高音喇叭整天造势狂叫,制造红色恐怖的氛围。

    在对法轮功学员的恐怖迫害上,分为四种胸牌进行监控迫害,胸牌有照片、年龄、籍贯、非法劳教年限、所谓的“罪名”等。

    红牌,彻底放弃修炼的犹大,协助恶警全方位迫害法轮功学员,包括协助恶警殴打、电击、吊刑、抻刑、站刑、蹲刑、绑死人床、野蛮灌食、飞机式体罚、不许上厕所、组织迫害坚定的法轮功学员的批判会、绑死人床(四肢固定大小便都在床上),然后组织人数众多的邪悟者(最多达五十多人)围攻,辱骂攻击大法师父;性骚扰和迫害,挠搔女法轮功学员敏感部位,挑动和施压学员家属和坚持信仰的学员离婚,等等,他们成了恶警邪党迫害学员的直接黑手,打手。

    黄牌,数量比较多,不加入迫害的人。

    白牌:入所三个月之内,或“转化”不彻底的人。

    蓝牌,数量较少,属于全所严管,剥夺所有权利,吃的是发霉的玉米小饼子,长期不许睡眠,每天由几个包夹严管迫害直至晚上十一~十二点才回宿舍,凌晨二~三点又由包夹带出体罚,如:长期罚蹲,或固定姿势坐在小板凳上,或罚站在仓库、厕所、晒衣场,冬天冻,夏天晒,被关在全封闭的所谓的“心理矫治室(当年造价三十六万)”,用多人数进行围攻,灌输歪理邪说进行强制洗脑转化,等等。在其他学员看不到的地方长期隔离,不许亲属接见,没有纸笔,或严格封闭在一楼或二楼严管室,或关小号。

    马三家小号有九间,两米见方,A4纸大的小窗户,一个送饭的小铁口,小于A4纸,外面拉动,小号的棚上安着高音喇叭,高声播放着最下流无耻的男女性乱淫秽,不堪入耳的邪恶录音,以及诽谤大法的鬼话。

    老虎凳,类似五十年代小学生的座椅,是小铁方凳,带后背,两臂扶手是铁板固定,前胸铁板固定,双脚面铁板固定,完全是铸铁而成,粗糙由黄豆粒大小的铁粒子组成,是在建院的时候就购买的,但从来没有用过,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时候被大量使用。

    一九九九年迫害刚开始时,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到马三家劳教所时,都例行被送到医院体检,量血压,听心脏,每个被劫持的法轮功学员都红光满面眼睛闪亮,都非常的健康,那时的体检项目简单,是例行体检。

    约在二零零零年九、十月以后,被劫持到马三家的法轮功学员就被送到监管医院进行全面细致的体检,这时的体检项目,和以前根本不同了,而且以前刚刚体检过的,现在要从新体检:查(测量)血型、做心电图、胸部检查,血常规化验、大管抽血、在玻璃管存放血、尿常规化验、妇科检查(未婚不检)。甚至还有医生的面谈;面谈时,在医生的面前是一张薄A4纸大小的表格,每个人的名字前都有一个数字编号,医生特别嘱咐以后就不叫名字,只称代号,让学员记住自己的代号;一些血型特殊的学员编号前有一个三角形的标志,当时,医生对一些测量出来是特殊型血的法轮功学员重点关注,由男女医生(都是经验丰富的四十多岁的中年医生)详细询问这类的学员的生活习惯,健康状况,开始炼功时间,家族遗传病等情况。

    一次体检后,二大队的带队警察头目代玉红等多名警察说,“我们在这里工作这么多年了,都没有见过这么先进的仪器,也没有这么多项体检,这都是上级特批为你们买的,你们都是熊猫国宝了。”

    那个时期,马三家女二所政委王乃民、二大队大队长李明玉、张秀荣、勤杂队大队长陆跃琴、大队长王小峰,等恶警以及从普犯队调入专门充当打手的吸毒犯,以及从男队调过来的打手警察等等恶徒,经常对那些坚定信仰,拒绝“转化”的大法弟子威胁:“送你到别的地方看你还脦瑟!”,“送到那你就出不来了,想转化也晚了”。

    那些年,每次被攻坚迫害期间,都有法轮功学员失踪,有的傍晚时分,也有的夜间,有的是警车拉走,有的是封闭黑色越野车拉走,每次都是秘密押走,因为被秘密转走的一般都是长期不转化被隔离关押的学员,更多情况就不知道了。其中一次,二零零一年三月底,当时众多法轮功学员被关押在马三家少管所,突然有一天,所里传来命令,情况很紧张,很诡秘,说要送人走,有四个长期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被通知要被转移走,不许带任何东西,甚至连行李和洗漱用具也不许带,更没有说要送哪里,只是由警察把那四个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从分队秘密提出,等待专车拉走。等了一整天,后来传来消息,有说车发生意外,有说其它意外情况,车一直没有来成;到了晚上,只好把那四个学员送到了女二所一大队。从带队的警察情绪上来看都很诡秘的样子。

    还有一次,大约二零零一年七、八月份,马三家来了很多记者,据说还有北京一家大报的海外版记者,以及一些政府高官,还有沈阳军区的高级军官,一行几十人来马三家所谓的“参观”,一位记者对一名坚定信仰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说“不转化,你能回(家)去吗?”,这位坚定信仰的学员说,“我的祖国,我的师父会让我回(家)去!”当场,马三家一个恶警头目就按捺不住,当着几十个参观者,指着这位大法弟子说:“你就是个死螃蟹,死了挖个坑给你埋了:给你送苏家屯!”

    那时,“送苏家屯”成为了恶警们经常叫嚣的口头禅,在马三家是公开的威胁口号。因为当时苏家屯活摘集中营没有在海外曝光(二零零六年三月才在海外首次曝光),中共的活摘罪恶也没有被充份揭露,所以被威胁的法轮功学员只是把“送苏家屯”,当作了被中共恶警们送到“大北监狱”迫害的那些坚定的法轮功学员(比如,被恶警由马三家教养院开大会公审判刑送往大北监狱迫害的李冬青),只是另外一个严酷“转化”迫害的黑窝,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和世人谁也没有想到“送你到苏家屯”,“到了那里就再也出不来的”这些话的真正意思。其实,在苏家屯那个地区,表面上并没有什么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场所,甚至没有关押普通犯人的大监狱,活体集中营是在苏家屯地下掩体中秘密设立的。

    马三家劳教所属于所谓的省级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强制转化“攻坚战”,都是在辽宁省610的直接操控下实施的,每年要举行一、二次,为其一个月或二十多天,集中强制进行“转化攻势”,专门对那些劳教所平时用尽了各种手段都无法使其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集中下手“攻坚迫害”。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底的“攻坚战”,是由省610头目陈志坚带队,各市610转化洗脑班挑选几名犹大协助恶警充当打手,强制转化班是极其恐怖的迫害,关押地点是在综合楼,全是封闭式,把不转化的学员分给各市各组,强制转化,如果还不转化,就再由几个市联合“攻坚”。

    如,迫害中,恶警问,“还炼不炼法轮功?”学员说“炼”,他们就把学员用双盘的姿势,全身捆绑,再由数根电棍同时电击,几个分割房间同时进行,惨叫声响彻楼道,撕心裂肺;还用吊刑、抻刑、劈腿、各种蹲姿、飞机型,等;例如,朝阳一位农民女法轮功学员,四十多岁,恶警让她在方凳上弯腰,双手向后展起飞的姿势,脖子上挂的口袋里不停的加方砖,直到这位学员摔倒在地;捆死人床,不让睡觉,例如,葫芦岛一位女法轮功学员,在610胁迫下,亲人都被利用,父亲协助单位逼迫转化,丈夫领着孩子强迫离婚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在进入二零零四年前,一帮恶警,其中王乃民叫嚣的最欢,说“过了十二点(进入了二零零四年),再不转化就送‘苏家屯’”。

    二零零五年三月,马三家劳教所被关押的学员被分为三个大队,其中一大队关押的是长期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极其严重,没有生存的一点空间,为了反对迫害,大家集体绝食,遭到野蛮的灌食迫害,持续了四个多月,期间法轮功学员秦宝清被迫害致死。劳教所当时新上任的所长(从营口监狱调来的)临时组织了所部机关二十多人的工作小组,表面上协调解决集体绝食中提出的要求停止迫害的问题,实际上也隐藏着另外的邪恶阴谋和更恐怖的威胁。其中一位男警察,他语含威胁的对集体绝食反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说:“关押法轮功学员也不只是马三家一处!”法轮功学员说,“马三家方圆四十多里,你们酒厂、粮库、养殖场,秘密关押过多少法轮功学员?!动不动我们学员就失踪了(因为当时苏家屯活摘集中营还没有在海外曝光,法轮功学员也没有把失踪者和苏家屯集中营联系起来)。”警察说,“那算个啥?只是临时的,那能关多少人?!”实际上,最多时在马三家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男女合计已经能保持在五千人以上。法轮功学员说,“送大北监狱?”警察说“不是!”因为总听恶警们威胁“送苏家屯”,法轮功学员就随口问了一句“苏家屯?”警察面色阴沉,再一句话都没有说,什么也没有解释。

    该单位恶人:
    董桂芝施海燕苑永珍赵淑华

    受害人:
    邹桂荣仲淑娟李影尹丽萍秦清芳王坦(毯)苏莹张华杨春华李阳黄桂荣林为民杨桂珍刘荣华王玲李春兰崔振环陈敏王雪洁杨春玲李思琴罗维秋张桂君姜福香郝福奎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辽宁省桓仁县法轮功学员张桂君遭迫害经历
    大连仲淑娟已被非法关押逾一年半
    清明忆亲人
    被多个劳教所迫害命危-辽宁盘锦市苏莹控告江泽民
    被劳教、判刑迫害七年-鞍山市林为民控告江泽民
    大连610主任刘文柱、徐斌犯罪事实(下)
    大连610主任刘文柱、徐斌犯罪事实(上)
    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5年3月11日发表)
    辽宁义县义州镇派出所所长杨舟恶行
    马三家黑幕-不转化就送苏家屯
    身残志坚-辽宁抚顺魏军女士屡遭中共迫害
    辽宁省瓦房店市复州城镇派出所恶行
    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3年11月21日发表)
    我被马三家秘密投入男牢的遭遇(续)
    大陆各地迫害机构恶人录(10
    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2年6月24日发表)
    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2年6月24日发表)
    沈阳马三家劳教所和天津劳教所的奴工产品
    马三家劳教院女所三大队恶警恶行

    更新日期: 2018年10月8日 0:16: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