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恶人榜 > 恶人单位列表

    提篮桥监狱


    上海提篮桥监狱


    上海提篮桥监狱


    此照片为上海监狱管理局、劳教局内部报刊《大墙内外》。据刊物报导四监区是上海提篮桥监狱最早成立的生产型监区,目前已形成年产各类服装四十万件的生产能力,并配有先进的进口设备,二零零三年实现产值五百二十余万元、利润三百六十余万元,到二零零五年实现产值五百八十八万元、利润四百八十四余万元。


    图四


    上海提篮桥监狱恶警李永芳(女,任提篮桥监狱教育科科长),自称全监狱关押的法轮功弟子都由她主管。


    棒子用布包上勒在嘴上“啃骨头”


    在严管队法轮功学员头被戴防撞墙帽、嘴被上“啃骨头”、手被反铐固定在地上、脚被死囚绳绑、身体在尿液中


    提篮桥监狱长:戴卫东


    戴卫东


    这是七监区五中队,警长华禹为了宣扬政绩,叫犯人坐好下棋拍的照片。远处门口坐着25岁的大学生队长徐畅来。


    这是六监区出工后的照片,桌子上放着花。此时,法轮功学员被关在小监室里被包夹犯殴打,别人看不见。


    3.3平方小监室,前面箱子里面是马桶,法轮功学员就被关在里面。


    多年前小监室只有一块木板(甚至没有)、一个马桶。严管队还是这个配置。进入严管队后,一天早中晚,只有三个淡馒头、四杯水、几根酱菜,关一个月,人就瘦掉一圈,是戴卫东当监狱长的时候想出来的。


    现在的小监室(严管队)


    徐海洪退休后由许金龙接班,他用各种所谓的规章制度迫害人,手段更阴险,不比那些明的靠打骂迫害的人,所以比较隐蔽,但对人产生的压力明显比靠打骂大。


    教育科610专员徐海洪自称,出国旅游经常骂海外发给他资料的法轮功学员:“你们找死啊,给我这东西做啥。”


    中国社会科学院“科痞”陆震,在提篮桥监狱专做“反×”宣传。

    简介:
    提篮桥监狱
    ,公检法,市级。提篮桥监狱七监区是迫害法轮功学员最残酷的监区之一。

    在七监区,法轮功学员不转化,犯人就天天殴打,队长根本不管,只要不打死就行。进来第一天不转化就不能睡觉,每天晚上由两个恶犯轮流看管,打瞌睡就弄醒。

    白天,法轮功学员被强迫坐线圈座子,手放背后,面壁。如果绝食,就上老虎凳,全身用封箱带绑住,晚上也不让睡觉,一直绑到天亮。也不插鼻管,是用剪刀,用手掐颌骨,撬开嘴巴灌食。

    在上海地区,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后,先被劫持到上海新收犯监狱报个到,然后马上被劫持到提篮桥,随后就被关进小监面壁。小监里基本没有其它设施,只有一个马桶。法轮功学员就这样二十四小时在里面,不准活动,不准看书。没有床的时候,被强迫坐在地板上,双脚伸直,甚至冬天不准穿袜子,手或者背在后面,或者强迫放在腿上,或者双手伸直放在两侧成四十五度,一动也不能动。一般人坐二十分钟就受不了了,而法轮功学员被迫每天从早上五点半坐到晚上八点半,要坐十五个小时以上。那里放风机会很少,基本没有。特别是拒绝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像周斌、熊文旗、瞿延来等人根本没有放风的经历。坐的时间长了,活动一下手脚都是很奢侈的事情,稍有动作,一些看管犯会马上来制止。

    刚开始,恶警把法轮功学员和死刑犯关押在一起,恶警是有意制造这样的恐怖气氛。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中队,原是关押死刑犯的中队,原名叫“青年实验中队”,简称“青中”,是整个上海监狱系统里最严酷的地方。为了制造心理恐怖和防止法轮功学员之间的交流,监狱令三个刑事犯二十四小时三班倒监视迫害法轮功学员。

    上海市提篮桥监狱是集中关押在上海地区非法抓捕判刑的男性法轮功学员的地方。二监区青年实验分监区原是关押一审二审被判死刑犯人的地方,以管理严酷而闻名。该分监区成立之初叫“青年实验中队”,将监狱难以管教的犯人集中关押在此,管理上可以游离法律法规之外,谓之“实验”。狱警都以年轻的作为队长,狱警只要从这里呆过,调离后都可获得晋升。这里曾经被非法关押七、八十名法轮功学员。

    提篮桥监狱有十个监区,一监区是大刑犯关押区,基本都是死缓、无期及15年以上的;二监区是管理监狱的后勤,包括伙食、大帐(犯人用自己的钱买的一些物品)等,其中还包括像“青中”这样的“看管”中队,被强制从事包装肥皂的劳役;三、四监区从事印刷行业的强制劳役;五监区本不存在,因为大法学员被非法劫持的越来越多,就专门把“青中”还有死刑犯看管中队独立出来成为五监区,现在由于邪恶的不断曝光,五监区已经撤销,重新归为二监区;六七监区从事缝纫等强制劳役,据说整个监狱系统的警察的制服就在这里生产;八监区是整个监狱系统的医务管理,其中包括监狱医院;九监区是所谓的“文化”监区,找有姿色的女犯人从事整个监狱、乃至整个上海监狱系统的“文体”娱乐宣传等;十监区是“老残”监区,这里的犯人基本是残疾人或者是白发苍苍的老人,每天也要被强制从事繁重的劳役。提篮桥的强制劳役强度很大,基本没有休息时间,每天早上5点钟左右起床,晚上有的要延长到晚上11点或者更晚。如果有关部门来检查,恶警会把劳动间封掉,犯人的伙食会比原来好点。

    法轮功学员一离开看守所,先到上海新收犯监狱报个到,然后马上被劫持到提篮桥“青中”。进来后先抄身,然后被关进小监面壁。小监里基本没有其它设施,只有一个马桶。法轮功学员就这样24小时在里面,不准活动,不准看书。没有床的时候,被强迫坐在地板上,双脚伸直,甚至冬天不准穿袜子,手或者背在后面,或者强迫放在腿上,或者双手伸直放在两侧成45度,一动也不能动,被迫每天从早上5:30坐到晚上8:30.那里放风机会很少,基本没有。

    上海提篮桥监狱一监区现在是监狱内定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第一站,每个刚被劫持到这来的法轮功学员,都先在一监区遭残酷虐待、体罚和殴打,至今仍在继续。提篮桥监狱为了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对“真、善、忍”信仰,唆使、利诱犯人对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日前,一监区恶警指使犯人殴打宝山区法轮功学员吕金龙,致使吕的左臂被打断,现不能正常弯曲。

    迫害时间待查,恶警及其指使的监狱犯人对坚定修炼的大法弟子动辄拳打脚踢,多位大法弟子被打伤,打得头破血流,甚至把大法弟子周斌的生殖器都被踢成重伤;对于被非法关押而绝食抗议的大法弟子杜挺,它们就会采取强行灌食并再加上掐脖子、在水泥地上来回拖,使得大法弟子昏迷;对绝食抗议的熊文旗用绳子把四肢绑在床上达一年多,使得他全身肌肉萎缩;对大法弟子蒋业祥的绝食抗议,它们就把人作为一种人体生命极限试验,在10天内不问不闻,把大法弟子张一明的头按在马桶里,强迫大法弟子闻马桶。

    监狱采取各种手段不让大法弟子睡觉。有的大法弟子被迫长时间下蹲,长达一个星期不给凳子坐;有的被强行戴上开大音量的耳机用强噪声摧毁大法弟子的意志;对非法宣判不服而上诉的大法弟子则采取长期朝墙面壁,双手放背后,罚坐小凳子(约定25厘米)等等各式各样的体罚。

    采用以上这些“法西斯”式的方法来虐待大法弟子的恶警还有二监区的张健、倪永斌、戴文龙、郭海、陆斌,以及在四监区、六监区、教育科、心理咨询科的郑海凌、沈言荣、傅克琥、薛春等。

    二零零五年春节过后,提篮桥恶警恐惧消息泄漏,频繁调动加大迫害力度;恶警大搞裙带培养亲信,被调离学员境况堪忧。现在大法学员每天被强迫大从事大量劳役。在上海市民所用的很多香皂包装就出自于此。干好被分配的大量劳动之后,就被重新关进小监。

    在一般的其它监区,也都有自己的“严管”办法,迫害方式也非常恶劣,如不让你吃饱饭、栽赃陷害等等。恶警对每个绝食的大法弟子在每个人的监房门口配备粉碎机,根本就不送往医院。每个人用于灌食的管子也不拔下来,用一个夹子夹在鼻子上。为了防止学员拔下,就把学员用皮带铐24小时铐着。

    四监区是一家以高墙电网为掩护的出口服装加工厂,名为“申江服装厂”,这家监狱服装厂规模较大生产品种非常广泛,有各类针织和非针织衫、全棉及针织T恤衫、衬衫、内衣等等应有尽有,中国有多家外贸出口公司拿着外贸订单直接到这家监狱申江服装厂来加工。

    狱警把大法学员单独囚禁在只有三点三平方米大小的“小囚笼”中,用特制的一种叫“窄凳子”的刑具,这种凳子长二十厘米,宽只有五厘米,凳子高只有二十厘米,坐在上面就像坐在一根短棍子上,恶警逼迫大法学员,从早上五点三十分起床开始一直坐到晚上八点三十分,每天要在这种刑具上强迫坐十五个小时,如果大法学员不低头认罪,那就会被强迫长年累月遭受这种酷刑。坐在这种“窄凳子”刑具上,还被强迫要求:脸朝内墙,不准闭眼,要整天朝白色墙壁看,双手要背在背后。不按这个要求,就会遭到狱警从暴力罪犯中挑选出来的专门看管大法学员的“看管犯”们的辱骂、殴打等更多的虐待。

    蜂花(bee & flower)、美加净,是两个家喻户晓的上海知名品牌,然而鲜为人知的是:它们的香皂等洗涤产品大量的被加工于上海提篮桥等监狱中,这些知名品牌正背负着违反国际公约,奴役狱中服刑人员和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恶。

    在二监区大门口,经常能看到一些大卡车在装卸香皂等洗涤产品。卸下的是半成品,装去的是整箱的成品香皂等。半成品的蜂花香皂要在被关押人员的手中完成最繁琐的一道工序:粘贴两根腰带式产品说明书和品名标识(图一1和2),再粘贴两个圆形商标贴(图一3 和4)。每个被关押人员每天得完成的劳役任务大致如下:对蜂花产品,包大香皂70多箱(每箱72块);或者包小香皂30多箱(每箱144块)。每天从早干到晚,要包的总块数大约为5500块左右。

    对于美加净产品,主要是包香皂,还加工过洗手液的包装,工作量也都很大(图二)。

    在2003年的“非典”时期,市面上大量销售药皂(图三),许多服刑人员一直加班加点加工这种产品。

    从2000年底开始,提篮桥监狱直接参与迫害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在被严管禁闭、打骂侮辱、残暴洗脑的同时,许多法轮功学员还被奴役参加包肥皂劳动。

    法轮功学员还被奴役制作一些小手工品,有一种小卡片(图四),需要在指定位置贴二个小饰品。类似的还有一种卡片,要在指定的地方贴一个小五角星,五角星的背面有两个尖角,要被平弯90度后抹上粘胶,也没有什么工具,很多人的手都被扎破出血。

    上海提篮桥监狱最常讲到一句话就是:“这里是执法部门,警察会严格执法按照监狱规定办事,而且我们这里还有驻监监察室,窗口随时提供监狱的《狱务公开手册》,如果有什么问题可以到监狱信访部门去反映与投诉,所以请你们放心。”这几句短短的话可让多少家属真的认为上海提篮桥监狱以秉公和文明在执法,已经废除了以往监狱的体罚虐待模式,取而代之的是人性化与文明的管理,如同监狱向外界粉饰宣传一样,但就警察这样的承诺背后却是另外一副张牙舞爪的流氓嘴脸,在顶着“伟光正”执法帽子的掩盖下教唆看管犯殴打法轮功学员,纵容包庇囚犯对法轮功学员进行体罚与折磨,以监管的职权转交于看管犯,为此想逃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犯罪事实。

    自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大法以来,提篮桥监狱在文明执法的承诺中屡次出现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与生命垂危送往监狱医院救治的消息,新学员陈军被殴打病危保外就医后一个星期死亡;普陀区法轮功学员熊文旗在绝食期间被每天10个人轮番殴打,最后头盖骨被打外露身瘫在轮椅上,后保外就医;绝食5年的瞿延来在骨瘦如柴的情况下被恶警在水泥地上拖来拖去,致使脚骨外露鲜血淋淋后被送往医院;长宁法轮功学员周斌在小监内4年不让放风,被看管犯殴打致生殖器严重受伤在监狱医院救治几个月;更有法轮功学员杜梃在7年的刑期中屡遭迫害,致使胸腔积水后又得肺结核生命危险而被送入监狱医院救治;宝山区法轮功学员吕金龙在监狱中手臂被打断不能正常弯曲;松江区郭锦富现在生活都不能自理;徐汇区法轮功学员江勇被拳打脚踢伤痕累累生命危险时送入监狱总院;等等还有不为人知的迫害还在进行着。

    提篮桥监狱迫害折磨法轮功学员方法与手段:

    经常提到在3个平米的小监中罚坐在一个凹凸不平塑料凳子上,双手放在背后每天坐15小时以上,身体不能动,不然就遭致拳打脚踢;不服的法轮功学员还会遭致看管犯把头按到马桶里,有时还让法轮功学员头顶马桶;在殴打中最常用的一种方法是往法轮功学员的大腿根部猛踩,因为那些被恶警训练有素的打手知道在这个部位没有内脏,会让人痛得昏死过去但不会造成内伤也死不了;为了不让法轮功学员喊“法轮大法好,共产党是邪党”等口号就用双手掐喉咙,有时还用塑料封箱带给粘起来,更有一种刑罚叫:“啃骨头”,就是两根棒头用布包起来扎在法轮功学员的嘴上,此刑罚就被用在江勇身上,致使嘴角紫肿流血。再不屈服就会被送往严管大队进行全封闭室的体罚与虐待,严管没有明确规定时间长短,而且没有时间的限制,是因警察需要与喜好决定,不像禁闭有明文规定最多时间只能15天,所以在这样的地方没有人知道法轮功学员所遭受的迫害与虐待,法轮功学员杜梃最长被关18个月。在严管队还有一种刑具叫:“地铐”,就是把法轮功学员双手用手铐反铐后再用10厘米长的短粗链条给固定在地上,晚上睡觉也这样被反铐在地上。为了达到邪恶的目的又防止人抗议,在双手被反铐固定在地上的同时,还会在法轮功学员的头顶戴上防撞墙的帽子,双脚被用死囚绳捆住,整个人在尿液中浸泡着。(注:严管大队以前另一名称为“青年实验中队”,是以前对法轮功学员实行专管的大队的真实名称。)

    徐汇区法轮功学员江勇,被伪法院判刑8年,2007年向监狱驻检察信箱投诉,控告监狱没有人权,被恶警钱海峰、成玉标借闹事强行送二监区严管大队。他因喊“法轮大法是正法”等口号被塑料胶带封嘴。在严管队恶警郭海(以前在法轮功专管队小队长)指使犯人将他打倒后双手反铐,可郭海还不满意,又命令用一个10厘米不到的粗短铁链将江勇反铐的双手再牵拉到地上固定铁环上,这样使得江勇无法站立,睡觉只能趴着,每天只能睡几小时就被看管犯踢醒。

    江勇因炼功被恶警葛遵阳指使犯人殴打,将江勇头按在大便马桶里,并把尿液倒在地上,将他的脸按在地上尿液里,驻监检察官孙黎明看见,但因恶警葛遵阳说是法轮功一声不响就走了。江勇后又一次炼功遭殴打,还被卡喉咙,当时为了抗议无罪他就把囚服脱下,又被送入严管大队。严管队恶警王锡斌指使犯人谢薛平殴打,并猛踢江勇前胸,后用皮鞋狠踩大腿根部,将他双手反铐,双脚绑上死刑犯枪决前用的绳子,恶警王锡斌还不罢休又命令上一套“啃骨头刑罚”,因江勇被殴打又绝食抗议,生命垂危送往监狱医院救治。

    监狱人民警察的工作纪律中有以下几列行为规定:

    1、索要、收受、侵占罪犯及家属的财务
    2、刑讯逼供或者体罚、虐待罪犯
    3、侮辱罪犯的人格
    4、殴打或者纵容他人殴打罪犯
    5、非法将监管罪犯的职权交予他人行使
    6、其他违法行为。

    在提篮桥监狱,在两种情况下迫害的力度非常大:一个是法轮功学员刚刚入监不久的时候,那时对监狱环境不熟悉,而监狱里往往又很黑暗恐怖,恶人就利用这个机会找法轮功学员的怕心下手。有时法轮功学员又不知道利用法律来保护自己,如果缺乏正念正行,邪恶之徒就分外猖狂,真的就抛开一切法律,赤裸裸的迫害。如果刚刚入监的法轮功学员能顶住压力,邪恶的所谓“攻坚战”没有效果,那么监狱就可能会采取冷化处理,希望用整个监狱邪恶的环境磨去大法学员的棱角。当然此时法轮功学员在坚定大法的同时,也会逐渐看清邪恶的真面目。

    第二种迫害严重的情况是针对马上就要出监的法轮功学员。平时监狱,高层当权者还要粉饰一些人权啊、权利义务啊这些事情,但是到了这个时候,高层的官员也会抛开这些,给下属施加压力:“那个某某怎么样了啊?要加大‘教育’力度,尽快转化。”甚至有的还会要求下属“必须在刑期内转化”。那么这个时候身处第一线的打手就会什么也不顾忌,再度赤裸裸的迫害。如当时五监区的邪党书记傅克琥直接要求转化杨延辉。杨延辉被非法判刑三年,只剩下十几天就要刑满释放了,傅克琥直接策划了对杨延辉的残暴殴打。

    二零零四年,曾经被恶人欺骗和误导的大部份学员集体推翻在暴力胁迫下做出的违心之举,恢复到真实状态。加之迫害案例不断曝光,监狱恼羞成怒,二零零五年中国新年过后,将全体法轮功学员进行大调整,也把很多曾经在青中担任“主管队长”的警察大面积调离;五监区予以撤销,青中从新纳入到二监区。在二零零五年三月初,恶警作的第一次调整中,许多法轮功学员被调离青中,其中包括林森、张南平、任泽军、李亮、蓝兵、陈永根、刘泽雷、李岩、郑康、江勇、戴良、王建平、仇伸等等。在二零零五年四月中旬,监狱把很多原来担任所谓主管“转化”的警察调走。在这次调动中,很多原来关押在死刑犯中队的法轮功学员也被调离到“青中”,其中包括黄时光、徐亮、韩建极,陶湘为等。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底,“青中”从二监区被调整到十监区。除几名早期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外,青中不再进新法轮功学员,但邪党恶警没有放松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而是转移到其它监区继续迫害。

    二零一三年十月十九日,山东籍法轮功学员赵斌,被上海市提篮桥监狱迫害致死,年仅五十八岁。赵斌被劫持入狱不到两个月。

    只有《九评共产党》能够让人看清中共邪党真实的邪灵面目,摆脱中共的控制,不再作即将覆灭的邪党的牺牲品。希望赵斌以生命所承受的巨大魔难能够唤醒那些仍然麻木冰冷的众生的良知。

    该单位恶人:
    欧利刚张健郭海傅克琥倪凌倪永斌陆斌郑海凌沈言荣薛春李荣袁忠林正煜窦建民盛召辉林君波张永潮刘永峰李敬敏苗建军杨昌元葛礼斌杨力诚杨龙根陈云根金嘉伟李永芳丁俊吴乐鸣樊振群徐猛汤长荣高峰钱海峰成玉标葛遵阳谢薛平王锡斌俞金宝李翔李连胜王平诸金龙张洪发桑泽运刘金宝程颖卫勇毛建平王浩成瞿斌逄东升程颖夏靖汤敏赵斌朱洪达袁晓东李文波周琦顾耀元费强张峰张正友毛天红莫毅杰江立波戴卫东徐文林葛正求(音)王中顾胜殷光辉江伟田洋高健董静毅朱文华季海泉宋中华李松胡海华徐海洪金荣铭黄维嘉沈建新吕志诚聂真光许金龙徐福春陈勇明倪济民吴伯利孙苗俊孙永康黄东升(音)齐定安

    受害人:
    瞿延来何冰刚郑军周彬(周斌)熊文旗唐仁亚华威仇伸张一明吕金龙袁亚辉王旭东戴亮(戴良)刘锦芳林森吴钢奚晓成杨伟峰张南平余祖军刘鹏周立成许(徐)文欣姚卫华仇坤应业奇应志明王永彬高峰高激飞陆爱春单东辉华仁发姚成旭刘胜明吴啸村刘雪岩余雷张勤周斌杨育晖胡志明陈明亮郭锦富杨育辉朱桦姚惠华郑康张曦川(西川)沈惠华郑康黄治保朱桦李岩宋兴伟胡龄根(凌根)王之伟丁献友宗训勇(踪训勇)张一民丁俞国胡耀璞张勤曾祥刚贺江海马永康颜希洪杨曼燕姜福林俞伟伟梅建琦杜挺陆伟栋陶湘为蒋业祥仇申(音)吴文明蓝兵江勇陈永根黄惠君蒋东坡沈吉孙晓峰王剑平陈正国蒋滨(蒋斌)杨久清李学锦潘继军罗伟陈军杨久兴韩建极张璐丁献发冯兴吉卞江王超郑杨杜挺熊文旗瞿延来杨延辉蔡军(蔡君)郭小军梁威霖李亮刘顺明郭顺红叶小平吴晓成法正平傅(付)晓红郭晓军张占杰严斌(阎斌)郭士豪郑健谢珩潘浩良贺红海范彦铭曹红如(曹洪茹)赵洋黄嘉源陈晨姜素英侯波王文义郭生欢张祥凤江勇商朝义刘泽雷黄时光徐亮吴伟陈杰徐明赵斌薄长城罗志军贺江海

    迫害类型:
    毒打/殴打摧残性灌食高强度超负荷劳动罚蹲洗脑/送洗脑班坐小板凳剥夺睡眠唆使、鼓励、纵容其它人迫害、折磨大法弟子逼迫放弃信仰老虎凳严管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上海市提篮桥监狱七监区的迫害(图)
    忆上海大法弟子赵斌
    赵斌在上海提篮桥监狱被迫害致死
    上海提篮桥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隐蔽迫害
    上海提篮桥监狱对法轮功学员刘鹏电击摧残
    姑苏血泪
    上海教师郭小军被迫害近失明-律师会见重重受阻
    上海提篮桥监狱是怎样折磨法轮功学员的
    周斌在上海提篮桥监狱遭受的十年迫害
    大陆各地迫害机构恶人录(1
    曝光上海提篮桥监狱恶人残酷迫害周斌
    上海提篮桥监狱迫害纪实(下)(图)
    原上海交大教师遭绑架 亲人被剥夺探视权
    上海张英被刑讯虐待 家人呼吁关注
    被上海提篮桥监狱劫持迫害八年 江勇再次失踪(图)
    198600.html#0948225541
    上海提篮桥监狱长期施迫害 郭生欢博士身体堪忧
    2008年上海地区恶党人员迫害大法弟子一览
    上海大法弟子蓝兵被监禁七年
    上海提篮桥监狱迫害法轮功罪行累累(图)
    上海提篮桥监狱迫害大法弟子(图)
    上海提篮桥监狱折磨法轮功学员(图)
    171166.html#2008-1
    刘进被上海奉贤区看守所劫持 女儿无人照料
    上海师范大学张占杰、刘进夫妇的遭遇
    上海名牌产品背后的罪恶(图)
    上海监狱劳教所内部报刊宣传其奴役在押人员的“成果”
    上海第三男子劳教所关押、迫害大法弟子的部份情况
    上海大法弟子张勤被劳教、监控迫害
    上海市提篮桥监狱对大法弟子迫害事实
    曝光邪恶的上海司法系统(图)
    上海提篮桥监狱对大法弟子迫害的近况
    瞿延来被提篮桥监狱恶警在水泥楼梯上拖得双腿鲜血淋淋
    再度曝光邪恶的上海提篮桥监狱(图)
    熊文旗在上海提篮桥监狱绝食抗议380多天
    上海市瞿延来一年来绝食绝水抗议迫害

    联系:
    上海提篮桥监狱
    地址:上海市长阳路147号 邮编:200082
    电话:总机021-55589900
    总机电话:021-35104888
    监狱信访办 电话: 86-21-35104888 转5207
    监狱刑务处 电话: 86-21-35104888 转8858,可传真;另一个分机为:5117
    监狱刑务处直线: 86-21-65419040
    狱政科(办理保外求医部门): 86-21-35104888 转5318
    刑法执行处 电话: 86-21-35104888 转4503;或4512
    监狱监察室:
    电话: 86-21-35104888 转5423、5405
    直线电话: 86-21-65848703
    传真电话: 86-21-65454647
    电话:021-65848703 021-35104888转5423、5405
    传真:021-65454647

    刑务处:021-65419040 021-35104888*8858
    地址:普雄路39号 邮编:200063
    电话:20031511 
    监狱长:乔利国
    副监狱长:王东晟
    大队长:欧利刚
    中队长:费春雷
    副中队长:李敬敏
    指导员:张健
    小队长:郭海
    小队长:倪文斌
    小队长:戴文龙
    小队长:陆彬

    五监区恶警名单
    监区长:欧利刚 
    副监区长:薛春
    教导员:傅克琥(策划、实施对杨育晖的殴打“转化”)

    青年实验分监区长:沈言荣(策划、实施对新收的体罚), 
    指导员:张健, 
    队长:倪永斌、戴文龙、陆彬、徐光
    一分监区长:倪凌
    提篮桥监狱七大队一中队,夏靖 电话:021-35104888*7805

    更新日期: 2015年4月21日 5:16: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