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恶人榜 > 恶人单位列表

    沈阳女子监狱(前称“沈阳大北监狱”)

    简介:
    沈阳女子监狱(前称“沈阳大北监狱”)
    ,公检法,市级。沈阳女子监狱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让她们每天从事超强度的劳动,不给充足的睡眠时间。对法轮功学员从精神上到身体全面的残酷迫害,整夜从事超体力奴役。

    二零零八年六至七月份,沈阳市女子监狱加重迫害大法弟子,两个月内不准家探望,剥夺基本人权,对大法弟子姜伟戴着手铐关小号两个月,强迫放弃信仰,包夹折磨,利诱犯人残害大法弟子,迫害致伤、致死大法弟子。

    沈阳女子监狱九监区是一个极其邪恶的地方,进入九监区的大法弟子都先经过一段时间的“学习”。这个所谓的学习是指把大法弟子关在监舍内,一天二十四小时有犯人轮班监视、晚上不许睡觉。犹大们与恶警指使的打手(犯人)轮番上阵一会儿灌输邪恶言论,一会儿用下流语言辱骂,一会儿又疯狂殴打,使尽种种招数、手段妄图转化大法弟子。大法弟子被双手背铐在暖气上,蹲在地上,不许随便上厕所,不给水喝,一顿一个窝头,几条咸菜(咸得发苦)他们将不放弃信仰的大法弟子投入小号,叫那些刑期长的、心狠手辣、渴望减刑的犯人毒打她们,二十四小时轮班监视,不许睡觉。

    被迫害的大法弟子不许与家人见面,怕监狱的罪恶被世人知道,而普通犯人都是可以的;也不许买任何日用品及食物,吃的是窝头与菜汤,那菜汤常常是上面飘着小虫,中间是菜叶,碗底是泥沙。在监狱里,恶警把大法弟子列为重点人物,每时每刻都有二名犯人陪着,监视大法弟子的一举一动,生怕大法弟子之间有联系,互相对视的眼神他们都害怕,他们最怕大法弟子形成一个整体。

    因监狱里各监区都个人承包了,自负盈亏,所以那些恶警为了腰包鼓起来,不顾犯人死活,定下高产值叫犯人达到。无论年岁大小,从早到晚都有专门管干活的犯人不时的高声大叫“快点!快点!”夹杂着污言秽语的叫骂声。恶警也常常跟着骂几句。那些年岁大的,活干的不好的就会时常被拳打脚踢,达不到产量就不许吃饭、上厕所。总达不到就不许吃细粮、不许与家人见面、不许买任何东西。

    监狱里一般六点出工,晚九点收工,每天至少要干十六小时的活,经常是通宵达旦。有一年年底,因有许多货要发,就加班到十一点或半夜一两点钟,这样持续了二、三个月。二零零四年大年初一晚上,别的监区犯人都放假休息,而九监区的犯人却在给死人做葬礼用的小花直到后半夜。活必须还得干好,没完成任务、活干坏的就罚款,十元、五十元、一百元不等。白天有白天的活,晚上有晚上的活。人在那熬的面黄肌瘦,而且多数人都患有多种疾病。

    二零零五年元旦,冬天晚上很冷,大概十一点多,厕所门开了,厕所不是随便开的,规定一天只能中午和晚上各开一次。其余时间再想上厕所都得找警察请假,一般恶警们怕犯人老上厕所耽误干活,影响产量,有的干脆就不让去。

    因为大法弟子不是犯人,所以拒绝干活,恶警知道理亏,不当面折磨大法弟子,就用株连的方式,把分给大法弟子的活让日夜监视大法弟子的犯人每人半份,犯人也敢不干,本来自己那份要干到半夜,又加上半份,那就得后半夜二三点了。她们就把气撒到大法弟子身上,一边干活一边骂,恶警还经常挑动犯人殴打大法弟子,不让大法弟子休息好,想方设法迫害。

    有时有人来监狱参观,他们就给犯人改善一下生活给外人看,却把大法弟子安排到后面去坐,不许上前面,怕大法弟子揭露监狱内的黑暗生活。这些只是李娜能知道的,事实上沈阳女子监狱对大法弟子的酷刑迫害远远不止这些。

    沈阳女子监狱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邪恶黑窝,是一座人间地狱,法轮功学员每天在那里都遭受着非人的折磨。
    那里的女恶警们表面装出一副伪善的面孔,背地里却唆使犯人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这也是沈阳女子监狱最具“特色”之一。下面是几位曾经在沈阳女子监狱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亲身所见所闻的几起迫害事件,现曝光如下。

    1、九监区四小队有一名法轮功学员(名字不详),晚上睡不着觉坐着。狱警指使同监室犯人每人轮流一小时看着她。有一个叫张红奇的犯人把月经纸塞到她嘴里。有的犯人对张红奇所为实在气不公,为法轮功学员鸣不平,想上告张红奇。狱警不让犯人声张这件事,恐吓说:谁声张就按违纪处罚。

    2、九监区二小队法轮功学员吴亚凤,坚持反迫害,不“转化”。从零九年以来一直遭“严管”迫害。有一个叫伍小伦的犯人毒打她,造成脚脖子严重受伤,行走都困难。犯人还不让她与别人说话,给她施加精神压力,想以此逼迫“转化”。吴亚凤绝食反迫害,又遭强行灌食。现在还在监舍严管,据说已经丧失劳动能力。

    二小队还有一个叫白玉艳的法轮功学员,不配合邪恶,不写思想汇报。被罚站到半夜十二点,并且被停用帐卡(不许花钱)一个月。

    3、今年五月份,沈阳女子监狱来了一群自称是“自愿者”的女学生,专门找走了弯路的学员东扯西拉,还问对法轮功什么态度。然后教一套她们的“健身方法”,很像是邪门歪道的巫术。

    4、沈阳女子监狱用超强度的劳动奴役法轮功学员,九监区一小队劳动强度大,从早上6点40出工,一直干到晚上7点收工。回监舍后还要干2-3个小时的纸制品活,进入6、7月份以来每天都干。

    八监区干的针织衣物,手动横织机,苦不堪言,有的160多斤的体重被累的瘦成100斤左右。

    5、八监区恶警左小燕,是迫害死葫芦岛法轮功学员史迎春的主要元凶之一。此人心狠手辣,在沈阳女子监狱是出了名的,犯人都说她最邪恶,甚至警察内部都说她太狠。这个女恶警电棍不离手,无时不罚。

    下面是在沈阳女子监狱所经历的各种高强度劳役、体罚、经济迫害等的一点点,从另一面曝光辽宁女子监狱残酷迫害服刑人员,无偿榨取服刑人员的劳动成果的情况。法轮功学员在监狱里所受的迫害更残酷,因为还涉及到警察要对法轮功学员“转化”的问题。

    一、早出工、晚收工、多出工
    现代化管理的监狱,很多地方设有监控监督及管理要求,例如监狱规定:早七点出工,晚七点收工(计十二小时)、星期天休息。但对于执法人员的警察却形同虚设, 警察为了早出工、晚收工、多出工,想尽了一切办法。上下串通, 为了避开监控,就走监舍侧面无监控的走廊。

    监控监督有名无实,应该每天早七点出工,可活忙时早五点就被叫醒出工;星期天本该休息,可时常早五点出工干到八点,值夜班警察要换班前回来;星期天有的看门警察被收买就可以放人出工,又要一干就是一天。正常晚上收工就尽量拖延,晚收工半小时也很正常。每天每人延长十分钟工时,那三百人就是三千多分钟,但对于以分秒计算的服装厂一条裤子的工时就是四十五分钟,每天每人延长十分钟工时能做多少条裤子呢?每天每人延长半小时呢?一般都要等到监狱管理部门值班的人员来催,才肯收工。除了正的监狱长,一般也早都疏通好了。

    一进车间,映入眼帘的就是:“不准体罚”、“遵守作息时间”、“执法必严、违法必究”等监规、监纪的规定,而每天实际面对的体罚各种各样,对于完不成任务的、不听话的、还有反抗意识的……惩罚手段就更多了,如“水牢”,就是大冬天让人光着脚,踩在装凉水的水池里(或赤脚站在水泥地上),身上穿着单衣服,警察把对着车间的门锁上,不让车间里的人看见,把后窗打开让她们在寒风中瑟瑟发抖。

    有人说沈阳女子监狱就是人间地狱,那么八监区就是地狱里的魔鬼监区,完不成生产任务真是走着进办公室,被人抬着出来。早晨,警察先看前一天的产量,找出产量最少的服刑人员,让其蹲在车间中间地上,在她身上踩上一只脚,打开电棍“啪、啪”闪出蓝光,用电棍在她全身乱电,被电的人不敢出大声、极力压抑痛苦的哭泣,电棍的“啪、啪”声吓得周围机台的服刑人员浑身乱颤高度紧张,把机台踩的疯响,不管对错,都不敢停机,唯恐一停就轮到自己,这时有节奏机台声变成一片“哄响”声。后果就是利用午饭、晚饭、上厕所时间,拆干错的废品。

    二、车间奴役
    每天早晨服刑人员到车间,就像投入战斗一样,一早就骂声不绝:带队的(管干活的服刑人员)要求数量,到晚上就喊要质量,两样都要求。各小队长也又喊又叫,每天检查前一天的任务完成情况,每个人提心吊胆,即使完成每天规定的任务,也会随时增长数量,把每个人的能力发挥到极限,把完不成工时的人叫到办公室轻则骂,重则打。打嘴巴那是经常的,有的人被警察用胶棒打得两年后腰还疼。
    每人每天的劳动定额经常增加,否则就挨骂。可笑的是有一个画衣片的人比前一天多干也被罚,理由是前一天为什么没多干?(这是被人整的,找人出气)。连锁反应:有时小队长因为没完成产量被科长当众训斥、辱骂。小队长到车间对他所管辖的服刑人员,进行大声斥责、谩骂,再不就是用电棍电、或用胶皮棒打。小队长把对大队长的不满情绪,撒到服刑人员身上。

    计算的工时按分秒计算(每天按12小时计算),不同的工序有不同的工时,有的一、二分钟,有的不到一分钟,工时计算中,根本没有包括吃饭、上厕所的时间;活干熟练后,每天每人还不断减少工时,增加劳动定额,没完成任务的人不准吃饭。完成任务可以吃饭的人,也没时间吃,因为吃饭就要洗碗、上厕所,这都算时间。喝水也是件奢侈的事,一天中六个人一暖瓶热水,大部份人是没有时间去倒水的。监狱已经把人体正常的生理需求压缩到极限。有人几年都没在车间洗碗,用手纸擦一下。

    有时车间用大喇叭广播,对各小队之间的加工速度互相比赛,精神高度紧张,每天在这种高压、骂声中度过。正常服装厂服装质量越做越好,而监狱越做越坏,因为每天每人定额逐渐增加,而且不断还有新人加入,很难保证质量。有位服刑人晚上被上铺的床板砸昏,半夜去抢救,第二天早晨,四肢松软被两个人扶着到机台上继续干活。在这种高压下,有位姓潘的不堪重负,因干不完活而上吊自杀,被人发现救起,经医院抢救后进了小号,这只是一个普通的监狱大队。
    年纪较大的、服刑时间长的、体力精神已到极限的服刑人员,则采用罚款的方式,一个月多则上千元,少则成百罚款。家属存的钱自己根本说的不算,还不敢跟家人说。警察小队长手里以各种方式没收的罚款单用于购买节假日奖品、福利等东西,罚款单多的每年都用不完。有一位新来的服刑人员,在将要报废的机台上练习,机台不好使,警察就硬是说她搞破坏, 逼她赔偿,没办法家属只好买台新机台,这才算完事。

    新进的服刑人员都经过一个恐怖的“下马威”,虽然干活产量不断升级,直至到自己的极限,但每天晚上收工后,还要在走廊罚站、罚蹲、找各种藉口惩罚、用电棍、警棍毒打或打耳光,让服刑人产生心理条件反射,一看到警察就害怕,一听到电棍的“啪啪声”就发抖,在恐怖的高压下没有任何反抗意识,没有了人的尊严、人性,为了早日逃出监狱丧失了理性,服刑人员成为警察随意摆布的工具、打手(在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中就是利用这些人,虽然她们本人就是受害者,变态的心理使她们对法轮功学员,采用的方法更狠毒,手段更残酷)。

    有一位服刑人员,警察藉口她的产量低,被警察打的手掌断裂,还要在机台上干活,警察却在车间里说她是装的,她忍着疼痛不敢告诉别人(只告诉法轮功学员),还要完成产量。因为得不到正常治疗,最后导致手掌弯曲残疾。

    三、晚间监舍
    监狱规定:收工后,不准把活拿到监室里。但为了多干活,警察想尽了办法在收工后往回拿活,虽然有监控,但也能拿几大包。有的放到装饭的桶里,有时每个人身上都带活,有的直接由队长带着提前拿到监室,放在没有监控的活动室、队长办公室、储藏室,晚间这些地方都被干活的人挤的满满的,在昏暗的灯光下,有的带着花镜干活、有的有病累得趴在椅子上还在干活。相反有一位服刑人私自把针拿回监舍拆白天干错的活, 结果被值班警察看见,不但自己受罚,还连累别人当年不能减刑。

    分秒必争地干了一天后,晚上也无法得到正常休息, 没活时就有人被罚站、罚蹲、罚写监规,甚至要写到下半夜。累得东倒西歪,什么样的都有,走廊两侧或蹲、或站的人不断,因为每月都有新来的人,总是不断有人被罚,直到被训练到干活能力的极限为止。其实是警察执法犯法:早出工、晚收工、偷拿活都属于违反监规。每天干一天活,晚上也难休息好。三百多人洗漱,夏天水少,晚上十一点不一定洗完,十几分钟的时间,一身臭汗的工作服很难洗干净。

    四、难吃上饭菜
    在车间很难吃上饭菜,菜也是洗不干净的菜。如果小队或个人完不成任务,一天都不让吃饭,把饭倒掉,把晚饭抬回监舍吃是常有的事。偶尔有好菜也是因为有人参观,外面的菜谱上却写着各式各样的菜,那是给人看的菜单,都是假的。

    每月到超市买一次东西,就尤为重要,大部份人靠买超市的东西生活,或家人来接见时买点东西,来补充身体的营养,否则身体是支撑不了这种高压、重体力劳动的。

    还有各种惩罚的办法,买的东西被没收、有的不让买东西、干错活被罚钱。家里的人以为给存上钱,就可以吃饱了, 哪会这么简单,活干不好或各种原因,有钱自己也用不上。有个服刑人员家人接见时买的一千多元的东西被警察给分了,一气之下自寻短见,吞了剪子,身体与精神都受到了折磨。

    现在的监狱根本就不是执法机关,已被承包,变相成为行贿、受贿、滥用权力的交易场所。要想在监狱里干活轻松、用高档化妆品、穿高档的服装、吃各种食品、最重要的是可以多减刑,必须行贿警察。监狱里流传这样一句话:“家有千万,养不起一个劳改犯”。例如:有的服刑人员刚买来监狱卖的服装,警察收监时,说这衣服不符合要求就给没收了,后来监狱要统一监服,就再让他买监狱卖的服装,这种强买强卖是经常事。

    在这种环境里,好人变坏了,坏人更坏了。不止是服刑人员,还有警察也学会为了自己的目的不择手段,就可以生活好。国法、监规只是摆设,每年各大队几百万的利润就是这样挣出来的。

    该单位恶人:
    李哲李红宋广华乔世英彭晓欧张东时丛微李士慧李含程月娟白宏元袁雪娇刘亚娇范雪梅范丽石晶李红梅宋玉艳齐丽张平胡桂云齐月李影李文玲张雪晴王春娇李晶陈颖刘小寒苗淑霞李晓霞孙丽洁张霞黄雪莲瞿琳琳李春霞卢静徐权

    受害人:
    孙玉华宋桂香张福清王兰李凌张伟郭运兰梁淑娟赵宏娥(鸿娥)王丽孙秀华王素芳王国英丁振芳史迎春张丽娟孙桂花李春玲李春艳秦翠霞孔祥俭王丽阁姜伟(江伟)谢宝凤陈桂兰李娜陈艳宇(燕宇)赵国云林桂芝刘庆香刘淑媛(淑元)宋萍(平)马淑艳宋桂莲张书侠(书霞)刘霞萧淑声(生)邱铁艳(邱铁燕)杜清秀李素杰吴丽梅吴金萍朱宝娟张秀兰谢永兰赵桂琴张舒婕(淑杰)任桂兰张国珍马国启滕秀玲王春华王桂兰张秀英唐锦丽吴亚凤白玉艳郭玉兰金翠香季淑英耿素凤彭杰(彭洁)李洪兰张淑莹隋淑花张霞于力刘春明王富文张素霞李丽华孙宝英马冬梅刘玉坤刘作娜李春梅许淑芝贾淑坤盖秀琴杨桂秋林江梅迟淑华李春艳李咏梅关平李桐刘荣安维芹李秀芬段淑梅周淑环徐凤艳王桂芳单秋菊张俊英赵雪景(学景)

    迫害类型:
    看管/蹲坑剥夺睡眠洗脑/送洗脑班铐在某处上不准上厕所长期不提供食物或者不提供充足食物剥夺大法弟子被探视的权利高强度超负荷劳动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大连法轮功学员孙俊、张霞夫妇被迫害情况补充
    二零一八年六月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1)
    善良勤劳妇女的悲惨遭遇-谁之过(图)
    二零一六年十月三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2)
    辽宁女子监狱的高强度劳役和体罚
    丹东国保支队与恶警杜国军的暴行
    大连市副市长、公安局局长王立科罪恶累累
    辽宁抚顺新宾县恶警王忠发的伪善嘴脸
    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2年1月16日发表)
    辽宁丹东法轮功学员在邪党奥运前遭迫害案例
    辽宁沈阳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行
    沈阳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事实
    在沈阳女子监狱听闻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情况
    辽宁东港市女恶警迟爱民不断犯罪
    凌源市三家子乡十名大法弟子遭迫害情况补充
    辽宁东港法轮功学员遭迫害事实(三)
    锦州市大法弟子张秀兰狱中生命危急
    辽宁东港市国保大队长王润龙的恶行
    丁振芳遭迫害 监狱阻挠不让家属见
    沈阳市女子监狱迫害大法弟子近况
    辽宁营口市恶狱医高日正用药物迫害李凤美
    169104.html#2007
    王丽自述在马三家被迫害的经历

    联系:
    寄信地址:辽宁女子监狱九监区(沈阳)
    邮编:110145

    更新日期: 2019年9月21日 16:56: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