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恶人榜 > 恶人单位列表

    北京女子戒毒所(北京女子劳教所)

    简介:
    北京女子戒毒所(北京女子劳教所)
    ,公检法。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市女子劳教的法轮功学员,都有过这样的经历:大约每隔半年不到,就被强行抽血及做胸透检查。所有法轮功学员在整个非法关押期间,被强行抽血次数高达八至十次之多。

    据劳教所警察讲,他们所用的汽车式移动胸透设备,是中共当局花巨资购买的。在抽血过程中,参与人员完全不按正规操作程序进行,不但伤口不进行消毒处理,且每次抽血量高达一针管。而抽血和胸透的结果,从来不会告知本人。

    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取暴利的滔天罪恶被曝光后,这一切就有了合理的解释:采集法轮功学员身体、器官方面的信息,以备摘卖人体器官之需。

    法轮功倡导“真善忍”,民心所向,在中国大陆洪传时有一亿之众,令以“假恶暴”维生的中共非常恐惧;修炼法轮功能使人祛病健身,中共当局也是非常清楚的。它一方面用各种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甚至迫害致残、致死,另一方面又对法轮功学员的身体信息表现出出格的“关切”,这个非常矛盾的现象的背后,隐藏着“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邪恶”。

    我是二零零三年因在北京讲真相被恶人绑架后非法劳教二年,关押在北京女子劳教所。时间是二零零三年至二零零五年。

    在劳教所里,那里的干警对法轮功学员在精神和肉体上进行残酷的摧残。一进劳教所立刻被那里的吸毒犯监管起来,每天长达十六个小时的端坐,不准说话、不准上厕所,长时间的站立、不让睡觉,甚至长时间的不给水喝。我们被强制看他们编造出的谎言录像和诬蔑文章。对法轮功学员有各种各样的监控班管制,有大监控班、小监控班、还有单独的监控班。对一些坚定的什么都不写的,就送到所里的攻坚队进行更加残酷的迫害。

    北京女子劳教所表面看上去象学校,干净、整洁,(每天都是我们打扫)还有运动器材。不过这一切都是给参观者看的,一旦有参观的人来了,干警们就开始演戏,用假相来欺骗他们。参观者接触的都是他们精心安排的大队和人员。而把法轮功学员都关起来,怕他们说真话。

    走出劳教所后,看到恶党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利的报导深感震惊!使我马上想到在劳教所时,他们对法轮功学员所谓的一年两、三次的全面检查身体原来是另有杀机。我在里面不足二年,就进行了三次大的全面身体检查,是在天堂河医院检查的。平时经常通知法轮功学员去抽血检查,说是去化验肝功能。那里的干警对我们说:你看,国家对你们多关心,花那么多钱给你们检查身体。其他的犯人也经常说:对你们法轮功多好,总给你们检查身体。记得又是一次抽血,说是“献血”,让法轮功学员大部份去,也去了几个吸毒的人员。

    当时我想:既然是“献血”,那么为什么还要吸毒人员的血呢?现在我明白了,是在又一次大规模的抽血配样中,弄几个吸毒人员做幌子。记得有两次我们法轮功学员抽血回来,有几个年轻的学员时隔几天被告知不合格,又进行了第二次抽血。特别是在我劳教期间,经历了两次半夜转移法轮功学员,不知去了何处。被转移走的几乎都是外地的学员。

    北京女子劳教所,英文译名“妇女培训学校”,对外宣称是一所花园般的学校:白瓦粉墙,绿草茵茵。中共谎称,那里的警察对待劳教人员,就象母亲对待孩子,教师对待学生,医生对待病人一样关怀和爱护。

    事实上,这里常年关押数百名女性法轮功修炼者,她们当中大多是五、六十岁老年女性,站队时,一眼望去,白发苍苍一大片。每个大队百八十人,一、二十人是因吸毒、卖淫、赌博、盗窃等被劳教的普教,其余都是法轮功修炼者。她们当中的很多人因坚持信仰被女所的打手们施以各种酷刑。除此之外,法轮功修炼者还要被强制接受系统的所谓“转化”洗脑迫害,而奴工劳动就是这个罪恶“转化”系统上的一个重要环节,中共利用奴工制度在严酷摧残这些信仰者肉体、压榨她们的血汗同时,意在侮辱她们人格的尊严,摧毁她们坚强的意志,以期最终达到胁迫她们放弃信仰的罪恶目的。

    一、系统化、制度化的奴工劳动

    北京女子劳教所六大队主要在车间里做服装,年轻的法轮功学员比较多;三大队是普教队,主要在大田里干活;一、二、四、五、七、八几个大队做其他奴工,大都是老人。

    1.不参与奴工就会被严厉处罚

    北京女子劳教所针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是制度化的。它在多年的迫害中,积累了所谓专业化、系统化的摧毁人性的理论与实践经验。所内设有管理科、教育科、劳动科等。管理科负责被迫害人员的进出所手续和日常管理,直接掌握着被迫害者的生杀大权;教育科负责所谓的文化课教务,实质则是文化洗脑和利用文化迫害,对外则构成美化包装迫害的幌子;劳动科负责非法榨取被迫害者的血汗,用于对外联系商家,对内分配劳动任务,从中谋取非法暴利。法轮功学员必须经过“劳动课”挣满工分,才能获得所谓相应“晋级”待遇,才能在这所“监狱学校”不被“留级”,无论老弱病残,不参加这种奴工,就意味着面临各种处罚,直至被延期迫害。

    2.非人的奴工迫害方式

    强迫做苦役做奴工是中共劳教所进一步惩罚、虐待、折磨大法修炼者身心,贯穿被迫害者漫长的迫害期的一种非人手段。

    出工之前,在大厅站队,在狱警看管下列队去车间,队列中禁止说话、打招呼,认识的人彼此笑一下也会引起注意,以后严加监视。到车间门口必须先背诵“劳教人员劳动守则”后才能入内。

    收工回来,还得在大厅里站好队,狱警走到每一个人面前搜身,翻遍衣兜、领子、劳教人员胸牌的后面、卷起来的衣袖和裤腿、两手的手心,手里拿的卫生纸、水杯也要检查,鞋子也得脱下来,往地上磕一磕。

    出工中,除了上厕所、打开水,中间没有工休。去厕所,必须打报告,集体去,没轮上,得长时间忍着。二大队有位法轮功学员,警察故意不让她上厕所,并辱骂她,她没有办法,总憋尿,落下了尿频的毛病,憋得她肚子疼,脸都白了,使得她尿频越来越严重。

    每个班(一种编制)都配有普教做包夹和监工,协从狱警监督、验收,看谁不顺眼就任意训斥、辱骂,甚至刁难、罚干重活,警察在一旁看着只是冷笑,不作声;如果有敢于反抗的,恶警就会出面给包夹撑腰,压制处罚反抗者。他们还强迫各班之间进行劳动竞赛,谁要是干得慢了、数量少了,就认为你是消极怠工,抗拒改造,就会受到重点监视、严管,或加强对你的洗脑迫害。

    在劳教所里是不许知道时间的,哪都看不到钟表,时间掌握在警察手里,队长的命令就是时间。来了一批活的时候,就得起早贪黑的抢任务,经常“拉晚”(延长工时),取消休息日加班,缩短午饭午休时间甚至如厕时间。哪个班若没完成额度,就延迟吃饭,直到干完为止。有时一天要干十个小时以上,经常高强度做苦工持续半个月之久都没有缓冲。酷暑难耐的日子,近百人挤在一间屋子里干活,却不给开电扇、冷气,汗流浃背,气闷至极。

    白天干活再累,收工回监室每周都会遇上“清所”(即搜监),一大搜(所里、局里)一小搜(大队里)的,床铺、桌柜里被翻个底朝天,一片狼藉,枕头芯、被里子都被揪出来了,还得支撑着疲乏的身子重新整理床铺、桌柜等所有物品;还要抢时间洗劳动服。晚饭后仍被逼着去大厅坐小板凳看新闻联播,写“晚讲评”。

    二、种类繁多摧残身心的奴工品种

    1.最日常的奴工品种

    搓棉签。就是把棉签一排排装进塑料包装袋。棉签发黄发旧发霉,没有卫生标准,没有商标,不经消毒,地上桌上哪都搓,看不见的细棉絮往鼻孔里钻。这是女所不知与哪个厂家的长期合同。

    2.最累的活儿

    装绿豆最累,大多数人都是站着干活,一站就是一整天。有称份量的,有装袋子的,有搬运打包的。由于绿豆很重,总是重复一个姿势,最后胳膊都抬不起来了,腰酸背痛,体力消耗很大。一批活儿来了,就得抢出来,一连干上好几天,有时长达近半个月。

    3.最脏的活儿

    装茶叶最脏,也很累,与装绿豆类似,但茶叶很脏,粉尘很大,先要把几大纸箱的茶叶倒在案子上,尘土夹着茶叶细末往衣服、皮肤、眼、耳、口、肺里钻,很呛人,整个车间都弥漫着粉尘,呼吸都困难,迷眼睛。劳教所只每人发一顶小白帽、一个口罩,衣帽才穿戴过一两次,洗出来却变成了黄绿色。

    绿茶、红茶,一来活儿,就得干一、二周,严重的损害着法轮功学员的身体健康。

    4.最耗体力的活儿

    类似华容道的木制玩具,还有一种加厚质量图书画册(好象是学生课外辅导教材)。要先从大货车上卸下来,连扛带抬的搬到车间里去,把它们装入袋子或盒子,打包装箱,码垛,一条龙,再从车间一箱一箱的运出来,搬到车上去,一群五六十岁的老年妇女干的是装卸工的重体力活,真是惨无人道。

    5.有毒有害产品

    女所还有一种活儿,类似电话卡的外套,将纸壳折起来后,用胶粘住几个边,那种胶气味刺鼻,刺得眼睛酸涩流泪,肯定是毒性很大很有害的物质,在外面没人肯干,拿到劳教所里强迫大家干。劳教所向我们隐瞒实情,干了好长时间,也是没有任何劳动保护措施。

    6.“奥运政治”奴工

    零八年奥运公交车票纪念册,就是把印有不同奥运场馆的公交车票、光盘插到一本纪念册中。劳教所把这当成为恶党争光的政治任务,限定时间要求抢出来。并蛊惑人心说,“你们虽不能在外面参加奥运,以这种方式也是在为奥运增砖添瓦。”那几天劳动强度非常大,一边干着,一边就有外面的人和货车进来,将成箱的成品运走。强迫各班组竞赛,到收工时间了,还迟迟不收工,完不成当天的进度,就不能回去吃饭。

    7.野外奴役

    挖菜窖。在劳教所房子的后面有一大片地,有好几垅菜窖,用来储存冬天吃的蔬菜,都是以法轮功学员为主力挖的。需要挖很深很宽的沟,有半人多深。在多名警察的监工下,半天就得挖完。

    翻地、种花生。开春后种地,多是种花生。先要开荒,遍地是杂草,草很深很粗很长,盘根错节,都是强制法轮功学员用双手、小锄拔出来的,有些地方还有瓦砾、石头,手套都磨破了。然后是深耕,除了铁锹和铁镐,没有任何犁地的工具,还不如最原始、贫困的山区农村,数十亩地全凭法轮功学员一镐一镐、一锨一锨的深翻一遍。后面的下种、施肥、拔草,直至收获、晒场,也都是法轮功学员做的。

    7.另类虐待

    拔草、捡树叶。这活儿听起来好似轻松,可却是劳教所最日常、最繁重的苦活,几乎全年都要干,没有歇的时候,指望不到头。而且不仅要干劳教所大院内的,劳教所为了应付各种检查、参观、评先进,所外周围的环境也是强迫法轮功学员出苦力清理出来的。

    春天和雨季草长得很快,每天都要起很早,不吃早饭就下地拔草、运草,鞋袜、衣裤都被露水、雨水打湿了。湿鞋子不让晒,都捂出毛来了,第二天还得穿上湿乎乎的泥鞋下地。

    捡树叶从秋到冬,恨不得劳教所院内的每片落在地上的树叶都得让我们捡起来,也不给扫帚等任何工具,树叶不停的落,这活儿就没完没了,直到树上的叶子全都落光,劳动量非常的大。还得把树叶抱到一处,堆成一个个小丘似的,再用编织袋装上运走。树叶和着地上的尘土、泥沙,非常脏、非常呛人,有时干一次这种活儿,衣服就洗不出来了,可见有多脏。

    这种活很荒唐,和翻地一样,故意不给工具,象原始人一样全凭人力和双手,实质是变相的惩罚和虐待,是对人性的摧残,对人格的侮辱。

    9.其它奴工产品

    外贸出口产品。一种女性用的卫生巾包装塑料袋,用竹签或金属签在封口处穿入系袋子的绳子。上面全是外文,好象还不是英文,象是法文之类的,没有一点中文,据说是外贸出口产品。

    中秋节等节日礼品。每到逢年过节,劳教所的活儿反倒更多更重。零八年,中秋节前装月饼盒,一共有七、八种月饼,一个班只装一、二种,流水作业,最后由一个大组把各种月饼组装在一个大礼品盒里。因为是流水作业,不能停下来,警察和包夹监工不停的催,哪个班稍微慢了,就会挨大声呵斥、辱骂。

    女所还装过蘑菇等几样农产品的礼品盒、礼品袋,也是这种流水作业的方式。

    北京女子劳教所对大法弟子另一项的行恶手段:长时间对精神和肉体的摧残和折磨以达到不可告人的“转化”目的。
    一、长期单独监禁:在专门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大队里,拒绝写“三书”(保证书,悔过书,决裂书)的法轮功学员将面临长期的单独监禁。

    二、专人“看护”:在单独监禁的过程中,会安排专门的警察或者其他劳教人员盯看,少则一名,多则会有四、五名警察和四、五名劳教人员二十四小时轮流盯看,并且纪录一言一行,甚至夜间睡觉也会有人在身边作着记录。

    三、轮番邪恶说教:大队里有一些专门实施转化迫害的恶警,她们被安排三到五个人一组,她们会向大法弟子的家人传播谎言,甚至诬蔑,并煽动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仇视情绪,继而施加转化压力。更有甚者,以一些无中生有的理由,扣上莫须有的罪名,对坚持不转化的大法弟子进行延期和集训恐吓。

    四、硬性灌输谎言:一些转化人员违心所写的“揭批材料”,利用不明真相的恶警和劳教人员们,不记次数的反复的读给大法弟子听,目的是利用大法弟子的善良和救度众生的慈悲,动摇大法弟子的正信。

    五、没有底线的邪恶伎俩:劳教所里的邪恶是无视人权的,根本没有底线。在没有是非善恶的“执法”环境中,为达到目的真可谓无所不用其极。例如:长期每天八次打扫厕所;数月不准澡堂洗澡;恶警监工下的重体力劳动;长期每天静坐十六~十九小时;多次被立正罚站,最长达十三小时;不准进食,却被扭曲为绝食,以此要挟延期;每天两次一丝不挂式搜身;每周一次一片狼藉式搜监;上厕所“看护”在马桶半米内围站;绝食抗议三天后被强制灌食,强行输液;拉肚子时刁难不准上厕所……。

    北京女子劳教所现已改为教育矫治所,实际却关押被非法判刑一至两年的女性法轮功学员。

    该单位恶人:
    刘秦珍张淑贤李子平(李梓苹)陈丽丽柴国陈秀华赵国新王庆生贾婉云王晶郑秀英刘春萍胡中艳杨莉于欣悦代姓狱警张野张熠徐曦

    受害人:
    李云英毛桂芝刘桂平赵晓华刘秀平杜荣芬崔佩英张连双卢宽邱淑芹(邱淑琴)刘桂芙李晓凤(小凤)刘秀平(刘秀萍)王树平何卫东河北法轮功学员温玉红刘艳王云华卢林(卢琳)刘花香杨小凤(晓凤)余宝琴郭军宋美英毕利民刘淑贤王立新王立君(王立军)里力(丽)陈宏娥贾彦茹宋绪芳吕凤玲刘京于宝琴孙桂清王少华张秀丽王淑辉班启荣刘克杰邢丽民石新红唐桂林王慧任慧琴李凤淑孙红丽赵汉荣李淑萍黄荣华高朝辉薛建梅(艳梅)贾凤芝马海芳陈丽娜赵满凤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二零一六年八月十日大陆综合消息
    我在北京女子劳教所遭受的迫害
    北京女子劳教所和图牧吉劳教所的罪恶
    活摘器官疑云-北京女劳教所频繁对法轮功学员抽血、胸透
    北京女子劳教所里的洗脑迫害
    遭北京女子劳教所迫害-李群下落不明
    鲜为人知的北京女子劳教所罪恶奴工制
    北京女子劳教所恶警恶行与恶报
    北京女子劳教所系统迫害凸显中共流氓本性
    北京女子劳教所可疑的体检和抽血
    北京女子劳教所的饿、困、暴

    更新日期: 2016年9月25日 13:59: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