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恶人榜 > 恶人单位列表

    兰州女子监狱(甘肃省女子监狱/九州开发区女子监狱)


    甘肃女子监狱(兰州女子监狱)


    甘肃省女子监狱正门


    监狱长:安琼


    赵春燕


    李亚琴


    丁玉萍


    政治处主任:文雅琴


    反邪科副科长:孙立伟


    反邪科科长:朱红


    张莉萍


    狱政科科长:王磊


    科长:马英


    狱侦科长:任建奇


    狱长:朱先中


    中共酷刑示意图:殴打、撞头

    简介:
    兰州女子监狱(甘肃省女子监狱/九州开发区女子监狱)
    ,公检法,省级。[反×教科]
    值班点0931-8331639
    前科长:朱红13919121959、0931-8331600
    科长:孙立伟,13919121962,家庭住址:兰州市大沙坪宁苑小区三号楼426号、电话:13919121968
    副科长:刘小兰
    狱警:丁海燕(已于2017年下半年调走)、魏莹、曹一微、肖艳、张梅等
    干玉梅13919199196、0931-8333502
    赵春燕13919198389、0931-8333530
    戴文琴13919196198、0931-8330899
    安琼13919121558、0931-8333511
    吴红玉13919121901、0931-8333519
    石明玉(男)13659420239、0931-8336793
    庞永祥(男)13919121898
    张鹏13919121909、0931-8331616
    丁少云13919121506、丁玉萍13919121953、王永丽13919121628、田红15002622328、朱媛媛13919121802、李小燕13659310548、李亚琴13919121951、李忠琴13919121580、李淼13919121800、岳永军13609350539、祁振戈13919121532、郭红18293108179、兰海琴13919121522、张莉萍13919121806、杨菊荣15002593552、赵晖13919121811、陈淑丽13919121569、鲍琳13919121585.

    ***********************************************

    从零二年至今,兰州女子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从未间断过。它的重要迫害形式有:超负荷奴工,关禁闭、吊挂、坐小板凳、电警棍、冷冻等。法轮功学员每天早上从五点多钟起床后就被逼从事奴役劳动,一直要干到夜里零点以后,有的要干到夜里一点、两点或三点、四点甚至干到清晨五点。每个法轮功学员都被分配了永远都干不完的活,这些拼了命也完不成定额的法轮功学员,被罚、被打,邪气充满整个监区。

    在兰州女子监狱,法轮功学员受到的迫害是无法言表的,每天被迫看电视洗脑,脏活累活危险的活都是法轮功学员干。恶警和包夹狼狈为奸,串通一气迫害法轮功学员,动不动就拳脚相加。不放弃信仰的,就以亲人停职,停薪,停学威胁,利用亲情等流氓手段逼你放弃正信。

    兰州女子监狱这个朱科长,孙队长最坏,还有包夹贾小兰,黄亚琴,毕万利,庞威,孟海红,成德英,李艳都是恶警的帮凶。

    甘肃女子监狱(即兰州女子监狱)恶警朱红、肖静等唆使一帮恶毒的犯人对法轮功学员进行酷刑迫害。恶警科长朱红扬言:“不转化的话,你从今以后就无晴天、无太阳,过无阳光的日子。”

    甘肃女子监狱的恶警利用杀人犯、吸毒犯和贪污犯等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谁转化(即使用暴力手段强制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被弃信仰)一个法轮功学员奖励四十分,可争得早日回家。其中被恶警利用的罪犯有:毕万丽,女,贪污犯;马荣,女,毒犯;杨小惠,女,杀人犯;李向勤,女,杀人犯;杨爱萍,女,毒犯,还有贾丽、贾来和庞卫共八人。

    据明慧网近期连续报导,被非法关押在甘肃女子监狱的法轮功学员,在狱中会见家人时,都出现见到家人,不敢说话的恐惧症。不是闭口不说,就是神情紧张得不让家属询问。更有甚者,连打所谓的“亲情电话”(实际就是每月一次的与家人通话),都不敢提及一句自身的情况,令家人质疑:监狱到底对她们做了什么?

    其实,只要进到女监的人,要想过得舒服一些,就只有一条路:那就是必须时刻服从“政府”(狱警的代名词),用狱警的话讲:就是要“积极向组织靠近”。这句话背后的内涵是:“政府”让你干什么,都必须执行,什么监狱法,监规,禁令,用恶警的话说:那是挂在墙上看的。老实点的犯人稀里胡涂的认同,有点良知的被动的附和,奸猾一些的马上就能领会,尤其在对待法轮功的问题上,表现得尤为明显。

    大家知道,中共是以谎言欺骗起家的,多年来一直在不遗余力地造假,甘肃女监自然不能自甘落后,所以一直千方百计的打造自己“文明监狱”的形象,蒙骗了许多不了解实情的百姓,甚至连里面犯人的家属在会见厅看到那些光鲜的彩报时,都不由自主的说,这里面不是挺好的嘛?!不像有人说的什么打人、酷刑、活摘什么的。

    举个例子,有个服刑人员,打电话给家人,想让家人给她寄一点好药,说监狱医疗条件不太好,就这一句话,电话被掐断,这个服刑人员被狱警以破坏女监形象的罪名痛骂和扣分(监狱犯人靠积分减刑),剥夺打电话的权利。

    那她们又是怎么对待法轮功学员的呢?所有的被非法关押在监狱黑窝里的法轮功学员,除了遭受和其它犯人同样的人身及精神上的管制之外,还有一套专门针对她们“内部秘密政策”,就是以是否被“转化”来决定你在里面过什么样的日子,尤其在二零零九年以后,所有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一律不再下放到各监区,全部集中关押在女监臭名昭著的“反邪科”(中共是真正的邪教),表面上看是恶警集中力量来对付法轮功学员,迫使其“转化”,实际上还有一个更深层的原因,就是尽量减少法轮功学员与服刑人员的接触,为了避免迫害真相在服刑人员中扩散,从而传达外界。

    事实上,除了被选中充当恶警打手的包夹犯人之外,在“反邪科”之外的其它监区的犯人,都不知道每天“反邪科”发生的迫害情况。在恶毒的谎言中,所有的犯人都认为炼法轮功的人所在的场所是全监狱最好的地方,可以不用干苦力,没有繁重的生产任务压着,每天都可以看电视,还定期享受免费的体检等等。好多人羡慕,都想去那里。

    在“反邪科”这样一个密闭的环境里,见不得人的“土规定”就成了这里的王法。在监区里,恶警打骂法轮功学员,即便是拉到办公室里,外面干活的犯人都能听得见。而在“反邪科”里,拳打脚踢,什么卑劣手段的使用,是不被人所知的,所以这里对待法轮功学员的手段更加残忍和邪恶,可是这些恶警们不会亲自出面去干这罪恶的勾当,她们巧妙的把自己藏到背后,纵容她们精心从监区里挑选上“听话”的刑事犯,暗自授意,只要达到让法轮功学员“转化”的目的,使用什么方法都行,但这些凶犯为了自己减刑,做的过火了,影响闹得过大,这时恶警便出面,假惺惺的“主持正义”,满面春风的上演“好警察”的形象,把这一切的暴行全部推在包夹的刑事犯身上,企图转移视线,让法轮功学员单纯的去把这场迫害当成是恶犯所为。所以,就出现了恶警明着处罚包夹犯人,背地里依然加大力度的指使接着干。就这样,邪党想要达到的效果出现了:包夹犯行恶,警察及时出面制止,警察“保护了”法轮功学员,警察还是“好警察”,坏的是那些犯人,犯人就是坏,“警察就是好”的假相。

    自从甘肃女监“反邪科”成立以来,犯下的罪恶数不胜数,但是从众多曝光对待法轮功学员的酷刑来看,基本上都是这些包夹犯人的种种恶行,几乎看不见恶警亲自动手的案例。

    这里的法轮功学员被打耳光、掐肉、拳打脚踢、被吐口水、头上被扣上装满垃圾的垃圾桶等等的事,简直就是家常便饭。有的甚至被逼迫喝尿、大便被涂到脸上、眼睛打青的、打肿睁不开眼、打瞎的、手指打断的、牙齿打松的打掉的、下身踢肿踢烂的、腰打得直立不起来的、耳朵打聋的、罚站站到脚肿腿肿、不让上厕所、限制饮食经常挨饿、晚上睡觉盖湿被子(包夹犯人故意弄湿的)等等。

    可是这些迫害的手段,恶警假装不知道,如果有哪个法轮个学员通过正常管道向恶警们控诉这些违反监规的行为,恶警们通常是说:“不可能,是不是你们自己有什么私人矛盾?”为打手开脱,实在开脱不了就假意处罚一下包夹犯,但是等待法轮功学员的是更严酷的迫害行为,恶警会主动找茬,公开动粗了,停止打电话,停止接见亲属,停止购买生活必需品,电棍、吊铐、老虎凳、禁闭等等。目的就是一个,只要你不“转化”,不写“四书”,不公开在大会上声泪俱下的诬蔑法轮功,不对恶警表现出感恩戴德,那你每天的日子就是在这样的氛围中:惊恐、高压、疼痛、无望中度过难熬的分分秒秒。其实就是你“转化”了,那些恶警们心里知道是强制手段逼迫的,所以日子还是在这样的环境中度过,直到离开监狱黑窝。如果直到出监还没有被强制转化,那就在出监那天直接送到当地洗脑班继续迫害。

    甘肃女子监狱设立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机构,所谓的“反邪教科”(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科长朱红,因迫害法轮功学员在二零一六年上半年被升为主管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副监狱长。现在副科长孙立伟升为该科科长,其它成员是肖燕、魏莹、丁海燕、罗霖、张梅 (新调来两个月左右)。监狱中的其它狱警均不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只负责管理其它犯人。

    甘肃女子监狱,位于兰州市城关区九州岛大道416号。监狱 将邪教科置于二楼整个一层楼上,楼上先是一个大厅,接下来一个教室,最里面五个号室,一个号室专门用于服刑人员晚上值夜班所用。另外四个号室,每一个号室 二十几人,其中每间号室有六、七个或八、九个法轮功学员,其余是包夹和被判刑关押的全能神、门徒会人员,一个包夹包夹几个法轮功学员,如果一个包夹要迫害 法轮功学员的时候,所有的包夹都会一起上,全都针对该法轮功学员,随意打骂、罚蹲、罚站。这层楼是和其它刑事犯人分开的,法轮功学员不参与劳役,即使被强 制转化,写了保证的也不会下车间干活,但是全能神、门徒会人员如果被强制写了保证等所谓转化的文字后,就会安排下车间干活。

    邪教科(中共才 是真正的邪教)要求被关押人员每天早上五点多起床,洗漱,打扫卫生,七点吃早饭。八点半到十一点半在教室看电视,全是《焦点访谈》中对法轮功的诬蔑、诽谤 言论。中午,包夹睡觉,就让法轮功学员写思想汇报,写对电视内容的认识。如果写的不符合包夹的要求,不按照包夹的要求去写,包夹就是打、骂、罚站、罚蹲等 各种摧残人的手段。罚蹲是军姿,必须从头到尾一个姿势,不让换腿。

    包夹之间相互配合、诱骗、辱骂、殴打法轮功学员,强迫法轮功学员转化,强 制法轮功学员按照包夹的要求写思想汇报。晚上是十点睡觉。法轮功学员如不配合包夹的要求,就不让睡觉,在教室、或大厅罚站、罚蹲,不允许换腿。如果法轮功 学员不配合包夹的要求,狱警就将法轮功学员叫到办公室,进行电击。

    在甘肃女子监狱,只要法轮功学员一到女监,第一天就开始强制“转化”,一直不停。邪教科的包夹犯人为了不干活,给监狱交二千元才进到邪科,包夹“转化”一个法轮功学员给奖励十七、八分,刑期三年的够一百分就减刑半年,刑期四年的够一百二十分减半年。包夹为了减刑,就非常卖命的迫害法轮功学员。里面的法轮功学员不能相互说话,也不让相互看,更不能相互给生活用品。有些法轮功学员因为不配合监狱的要求,家属不能会见,账上无钱,其它法轮功学员却被包夹盯着不允许给其一点帮助。法轮功学员就是账上有钱,买了生活用品和食物,每次法轮功学员要吃点自己买的东西,还得问包夹,包夹同意才可以吃。

    甘肃女子监狱强制“转化”法轮功学员后,甘肃省610的人员就到甘肃女子监狱对已经“转化”的学员进行考核验收,看法轮功学员是不是真的“转化”。甘肃省610验收合格后,就给包夹加转化分。监狱也对已经“转化”的学员进行考核。甘肃省610的人员平时还去女监检查工作。所谓“转化”的学员每天还是被强制看诬蔑、诽谤大法和师父的电视,强迫每天写思想汇报,被包夹肆意辱骂、打。在学员离开监狱时,还得做忏悔录。内容基本都是包夹们自己写的。

    在二零一六年初大概有四十多个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甘肃女子监狱,到二零一七年初大概还有三十几人被非法关押在甘肃女子监狱。

    该单位恶人:
    朱红(朱鸿)甘玉梅(干玉梅)朱先钟(朱先中)侯蓓关雁琼陈小月宋丽伟金璞李忠琴王丽玲李文平安琼李亚琴孟香慧冯春玲孟宪茹罗雅琼丁海燕杨静丁丽黎支英(知英)袁子婷梅菊陈丽张振明赵春燕刘淑萍付博(音) 陈丽萍郭辉罗亚琴卢燕(卢艳)耐晓燕刘利芳牛爱玲王奶催文文郭雅蓉刘晓兰魏莹张燕萍朱媛媛肖燕卢海燕张小轩曹一微刘一兰杨小玲杨黎姜玲谢小兰吴金凤

    受害人:
    尹小兰(尹晓兰)杨菊香王泽芳张彩琴曹芳陈树凤(陈淑凤)(陈淑芬)马筠方剑平(剑萍)魏周香伏(付)桂琴崇金霞吕银霞史喜琴马玉玲焦丽丽郭慧芳金彦萍田菊红祁丽君岳丁香(岳顶香)闫萍(萍)(平)肖彦红周秀英张文娟邰(苔)梅花段小燕李瑞华(李瑞花)韩仲翠任淑珍(淑贞)张玉霞单思源李德香王爱玲〈安林〉雷占香赵凤莲唐琼董宝凤祁漫军(满俊)王志君杨秀莲景玉兰高丽丽王秀兰郭强川吴晓静王艾兰杨秀琴孔杰舒金秀李民娜王安林周月莲李旷风张海明王慧(王惠)金桂玉何比英张平(萍)邰梅花侯菊花赵翠兰苏锦秀(金秀)马俊(马军)(马筠)李金平贾淑娟张萍金俊梅李秀兰岳丁香(岳斌香)武银凤李凤兰廖安安杨文秀(音)徐孝英李红桂李巧莲许惠仙李经萍何秀芳盛春梅李亚王瑞玲武迎凤武迎凤赵常菊秦世秀尉中香李秀芬郝雪静赵丽王毓蓉高喜荣刘晓梅曹芳韩秀芳良靖远杨旭芹张雪萍刘玉琴孙丽芳张晓明(小明)郭莲清孙小玲周家英孙晶冰王有明苏金梅丁桂香丁燕萍朱芝兰代世华蔡水兰张晓梅刘宛秋吕桂琴郝国芳卢月玲吕桂花刘玉琴李翠芳吕英霞王义萍杨建福万铭芬周淑芳沈莉冬(沈丽冬)徐利英(许莉英)窦晓宁(小宁)窦秋新王立谦张建华刘贵花(桂花)拓燕云俞凤英李明义郭彩萍蔡永兰刘淑萍王瑞芝拓俊绒金菊梅许惠仙沈锦玉(沈金玉)岳玉华马福梅包新兰刘荣牛变变刘磊万铭芬盛春梅牛变子马军谢桂芳

    迫害类型:
    高强度超负荷劳动关禁闭吊绑/吊瓶坐小板凳电刑洗脑/送洗脑班逼迫放弃信仰毒打/殴打威胁/恐吓践踏信仰唆使、鼓励、纵容其它人迫害、折磨大法弟子包庇罪行谎诈人身侮辱不准上厕所长期不提供食物或者不提供充足食物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兰州法轮功学员李秀兰叙述遭迫害经历
    兰州王瑞林、张建华被劫入甘肃女子监狱迫害
    被甘肃省女子监狱劫持四月-新疆沈金玉身患多病
    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2)
    甘肃女子监狱2016年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行
    甘肃庆阳市商务局正县级干部控告江泽民
    遭劳教、判刑等迫害 甘肃史喜琴控告江泽民
    遭迫害控告元凶-被警察非法抄家、拘留
    甘肃省白银市教师张晓梅自述遭受的迫害
    甘肃酒泉肃州区公安分局恶警犯罪事实
    甘肃酒泉肃州区公安分局恶警犯罪事实
    她们为什么不敢讲话-
    甘肃金昌市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检察院、法院人员
    甘肃女子监狱恶人遭恶报案例
    甘肃省女子监狱指使犯人凌虐法轮功学员
    曾惨遭酷刑逼供-甘肃金彦萍冤狱即将期满
    甘肃陇西县何秀芳等遭冤狱迫害
    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2年1月6日发表)
    我在甘肃省女子监狱遭迫害经历
    兰州女子监狱唆使恶毒犯人迫害法轮功学员
    兰州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事实
    大陆各地迫害机构恶人录(2
    七旬老人被“法制学校”与监狱折磨双目失明
    在甘肃永昌县公安局、甘肃女子监狱遭受的迫害
    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窝--兰州女子监狱
    144470.html#2006
    甘肃天水地区遭残酷迫害的大法弟子简介

    联系:
    地址:兰州市城关区九洲大道416号,邮编:730046
    甘肃省兰州市九州岛岛岛开发区68号信箱
    电话:0931-8333610、8333526
    监狱长:元磊(2014年9月担任)
    副监狱长:王文辉,警察:朱鸿13919121959、0931-8331600
    教育科长:吕慧娟
    技术检验科长:马瑛
    [政治处]
    文雅琴13919121998、0931-8333886
    [狱政科]
    王磊:13919121669、0931-8333526
    副科长:13919121952
    内勤:0931-8325086
    [生活卫生科]
    罗志虹13919121839、0931-8331810
    惠红(副科长)13919121869
    葛彩云13919121995
    [卫生所] 0931-8307163
    [反×教科]
    值班点0931-8331639
    前科长:朱红13919121959、0931-8331600
    科长:孙立伟,13919121962,家庭住址:兰州市大沙坪宁苑小区三号楼426号、电话:13919121968
    副科长:刘小兰

    更新日期: 2018年10月19日 0:20: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