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恶人榜 > 恶人单位列表

    甘肃省女子监狱(兰州女子监狱)


    甘肃省女子监狱正门


    甘肃女子监狱(兰州女子监狱)


    中共酷刑示意图:殴打、撞头


    中共酷刑示意图:溺水——把人头按进厕所凉水桶里憋


    酷刑演示:踩脚


    酷刑演示:用电棍电击

    简介:
    甘肃省女子监狱(兰州女子监狱)
    ,公检法,省级。甘肃省女子监狱位于兰州市九州开发区,女监无论是给上级主管单位汇报的情况,还是检查团来询问,反映的都是编造的谎言。从劳动时间、产量、生产任务、利润多少、职业技能证书、有无虐待、体罚、文盲及各类所谓的教育无一真实,就连自学考试都在警察的带领下造假。
    为了创建“文明监狱”,刑事犯被利用着几个月晚上在监道里加班改写队长的值班记录,让有文化的写文盲的作业,改收出工记录等,几乎一切文字材料。无论对刑事犯,还是法轮功学员,那里的警察都是为所欲为的“土皇帝”的做法,只是对善良的法轮功学员更甚。

    甘肃省女子监狱是一个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那里到现在还有严重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例时常发生。无论是在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犯罪机构(所谓的“反×教科”,中共才是邪教,故下称中共“邪科”),还是在监区,法轮功学员几乎人人是连犯人的基本权利都没有。被非法投进监狱的法轮功学员都遭到惨无人道的洗脑迫害,时时刻刻,分分秒秒都生活在高压恐怖中,被警察指使的刑事犯谩骂、毒打、酷刑、胁迫是家常便饭,身心受到极大的摧残,在那里是“二等犯人”,尤其是在中共“邪科”。

    恶警害怕自己的恶行曝光,不允许法轮功学员向亲属说受迫害的真实情况。法轮功学员接见时强迫用固定的十七号电话,有专人在窃听、通话内容被录音,严密监控,对没有转化的学员更是盯得严,有时会有两个警察,监控室一个,身边还有一个。法轮功学员一说真实情况马上切断,或取消接见,或加重迫害。法轮功学员所写的迫害真实情况在出监时全部被恶警强制搜走。女监用这种手段妄图堵截真实情况的外传。

    中共“邪科”的迫害

    甘肃省女子监狱设有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机构,中共“邪科”,成立于二零零六年初,科长朱红,教导员李亚琴,队长:孟宪辉、罗某、孙立伟、王某、丁玉萍、董尚恒、赖艺丹、李玉梅、曹萌、肖晶、丁海燕、王丽黎。因为被暴力“转化”的法轮功学员不断声明被迫“转化”作废,从二零零九年三月起,法轮功学员再不下监区,一直劫持在中共“邪科”被暴力洗脑迫害。

    中共“邪科”恶警从一千多名服刑人员中挑选出二十多名最残暴、穷凶极恶的重刑犯人包夹迫害法轮功学员。孟宪辉曾说:“我们还用说什么吗?一个眼色犯人们就知道要干什么。”说白了犯人的所行之恶都是警察的授意。包夹犯人有:周秀芬、贾丽,马蓉、延风、冯春玲、马雅琴、毕万丽、杨静、黄亚琴、李燕、王丽、蒋学英、孟海红、咸德英、庞威、杨爱萍、杨惠玲。

    法轮功学员每天除了到教室去“学习”外,就是被关在一间房子里看高分贝看污蔑大法的洗脑电视片,还有每天必写的思想汇报,没按要求写就剥夺了睡觉的权利,另外就是那里邪恶之徒的摧残,可谓精神肉体的双重折磨。那里的队长和所谓的包夹,都是人中极其虚伪凶狠的人。。科长朱红是一个功利心极强、喜好邀功请赏之人。所用之人,从队长到犯人,都是虚伪功利,毫无诚信之人。正因为朱红为人阴毒,直到今天,女子监狱的邪科,刑事犯殴打斥责法轮功学员的声音仍然经常被其它监区听到,完全是肆无忌惮,头上脸上任意殴打,多人被打掉牙齿,还有被打聋耳朵的,打伤腰的,折断手指的都有发生。要知道监视摄像头下的一切非法行为都是警察的授意。朱红罪责难逃。朱红已经犯下了“指使监管人员殴打其他监管人员罪”。

    警察好坏不分,这里面的刑事犯更是没有任何章法、底线。恶警教唆、怂恿包夹从早到晚打骂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走路、吃饭、睡觉都在高压恐怖中。吃饭时,包夹故意紧紧靠着法轮功学员恶狠狠的盯着。法轮功学员平时互相连眼皮都不能抬,不允许互相看一眼,不允许说话。如果相互看一眼,被包夹看见了,就会被无休止的辱骂。没有任何理由的骂人,完全是发泄,语言极其污秽下流,正常人听了头皮发麻。污言秽语自不必说。还有其它人身攻击的语言,虽没有那么污秽,但也让人时时处于责难恐怖之中。这正是朱红所要的氛围。这些道德底线极低的刑事犯,动辄任意诋毁法轮功学员,完全是名誉上搞臭的那一套。好象这些难得的好人中的好人,在邪科却成了最坏的人。善恶好坏在这里完全颠倒。这是能在邪科呆下去的警察、刑事犯人必须具备的素质。包夹王丽临出狱时,东西都收拾好了,等着出狱,还在恶毒的骂人。

    在二零零六年女监未设“邪科”之前,“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机构主要是入监队。那里的情景很象现在的邪科,但表面比“邪科”文明,至少不明目张胆直接动手打人。在入监队,警察每天让法轮功学员看诋毁大法的书和电视洗脑,每个学员都有犯人做包夹,不让学员互相说话,二十四小时监视学员的行动,每周被迫写思想汇报。平常将法轮功学员全部关到教室里,如果有警察看到哪个法轮功学员不顺眼,就将她独自关入黑屋洗脑。警察利用功利心极强的刑事犯从精神到肉体不断折磨法轮功学员。给学员念诋毁大法的书,经常给警察打小报告,告黑状。警察为了邀功,不惜造假,让刑事犯任丽,何菊萍写所谓的“转化”材料,逼迫法轮功学员抄,以交差了事。

    在监狱长的直接操纵下,这个监狱严重违反国家法律,剥夺关押人员的正常合法权利,高负荷长时间奴役般的做苦工,每天五点钟起床,晚上十二点钟停工,生活极其悲惨。

    狱方对坚定的大法弟子进行关禁闭室、关小号,一关就是三个月,家属半年不能与其亲人通话、接见。当人被从小号放出来时,人已经被折磨的不像人样,有的拐了,皮包骨头,面色苍白,惨不忍睹。白天、黑夜在凄凉的监狱大院内,经常能听到恶人拳打脚踢,折磨迫害大法弟子的声响,他们以此企图改变大法弟子的坚定信念。

    此监狱邪恶规定:大法弟子的亲属,只有没有修炼法轮功的,才允许接见,并且还要写保证向上级交差,否则不让见面,谈话时间不得超过半小时,而且电话监听,摄像监视。玻璃墙内外都有邪恶之徒“相伴”,谈话只允许按照他们要求的话题内容进行。监狱中的生活用品是外面价格的五至十倍,而且规定大法弟子的家属不能从外面送生活用品,包括换洗的衣服。

    这里非法关押判刑的大法弟子八、九十人。从大法弟子开始被非法送到这里以来,至少已有两名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二零零三年夏一名,二零零四年夏一名)。

    甘肃的法轮功学员唐琼、赵凤莲就是在这所监狱被夺走了宝贵的生命。这里的狱警们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

    二零零五年年底,狱中恶警们接到上边的黑指示,于是加大力度的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在集中的十多天内,恶警们不准学员睡觉、不准吃饭、不准出监室,采取连续轮番的多种卑劣手段强迫法轮功学员“转化”。当遭到拒绝后,狱警们竟卑鄙的自己动手按照他们的意图写好的东西打印成文,将熬了十多天的大法学员的手强拉着按上手印,向上面交了差。金昌市大法弟子赵凤莲本已被折磨的患胰腺癌且四个月无法进食,身体虚弱至极,即使这样,邪恶的警察也不放过她,还要对她进行进一步的摧残,后来恶警看她没有生还的可能才允许她的家人将她接回家,不久含冤离世。

    现被甘肃省女子监狱迫害的大法弟子名单:

    焦丽丽,女,三十八岁,庆阳市西峰区肖金镇王庄村人。二零零一年十一月被西峰区法院非法判刑5年,现关押在甘肃省兰州市九州开发区女子监狱三监区。

    马玉玲,女,四十四岁,庆城县电信局职工。二零零二年九月被西峰区法院非法判刑六年,现关押在甘肃省兰州市九州开发区女子监狱一监区A楼4单元。

    高丽金,女,四十岁,庆阳市西峰区人,家住庆阳市交通局路桥公司家属楼2-3-1号。二零零三年四月被西峰区法院非法判刑八年六个月。现关押在甘肃省兰州市九州开发区女子监狱。

    孙丽芳,女,五十六岁,庆阳市西峰区人,家住庆阳市交通局路桥公司家属楼2-2-2号。二零零三年四月被西峰区法院非法判刑四年。现关押在甘肃省兰州市九州开发区女子监狱。

    王彩琴,女,四十六岁,庆阳市西峰区董志镇冯堡村人。二零零四年八月被西峰区法院非法判刑4年,现关押在甘肃省兰州市九州开发区女子监狱。

    曹爱荣,女,四十四岁,庆阳市西峰区董志镇冯堡村人。二零零四年八月被西峰区法院非法判刑两年,现关押在甘肃省兰州市九州开发区女子监狱。

    甘肃省女子监狱非法关押了近五十名法轮功学员,在610办公室指令下,一直对大法弟子进行洗脑迫害。自二零零六年以来又由原610办公室改名为反×教科。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直接送到女子监狱的反×教科进行强行洗脑,对不写四书的法轮功学员,进行围攻批判,妄图以每天的围攻批判来改变法轮功学员对修炼的坚定意志。除此之外,还采用关禁闭进行摧残迫害,有的学员在禁闭室内被迫害长达三月之久。

    马俊、张萍从二零零六年十二月被送到女监后,就一直在反×教科里进行强行转化,张萍多次以绝食来抵抗迫害,马俊也被多次关入禁闭室进行摧残迫害,恶警说:你们是滚刀肉,我就是绞肉机。

    郭文英是兰州饭店的职工,在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八日被临夏公安机关来兰州与丈夫一起绑架,罪名是怀疑郭文英在娘家临夏撒发了传单,郭文英说自己并没有在回娘家时撒过传单,但恶警不听,将郭文英丈夫打的昏死过去,再用凉水浇醒。三天后郭文英的丈夫被放回家,郭文英被非法判刑六年,后送到女子监狱。因郭文英坚信大法,被四次关禁闭,最长一次被关禁闭长达三个月。有一次恶徒在禁闭室将郭文英绑在一自制的铁椅子上,用铁棍压在双腿上后再绑到铁椅子上好多天,在关禁闭期间,每顿饭一碗开水,一个黑面馍,就这样的馍还经常被看管的犯人扣下,不给吃。经这样摧残后,郭文英感到心脏很难受,加上长期饿,使她很消瘦,叫来医生看后,经医生建议后恶人才将郭文英解除禁闭,经过很长一段时间她的腿才能正常行走。郭文英不放弃修炼,直到现在还被非法关押在女监。

    直至二零一零年三月,兰州大法弟子张振敏、张萍仍被非法关押在甘肃女子监狱酷刑迫害。

    兰州女子监狱于二零零二年起开始非法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而第一位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就是兰州市的马俊,当时她被非法判刑三年,后又被非法判刑十年。至二零一零年八月,她仍被关押在兰州女监某个阴暗小牢房。

    二零零六年初,兰州女监设立了一个特别的科室,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现那里仍非法关押着四十多位法轮功学员。在这个科的人员,从警察到包夹人都是在全监狱里称得上是最邪恶的人。他们为“转化”法轮功学员、逼迫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强迫法轮功学员看诽谤法轮大法的录像、书、资料,对她们进行罚站、不让刷牙洗脸,关禁闭、各种酷刑折磨。

    在兰州女子监狱,法轮功学员受到的迫害是无法言表的,每天被迫看电视洗脑,脏活累活危险的活都是法轮功学员干。恶警和包夹狼狈为奸,串通一气迫害法轮功学员,动不动就拳脚相加。不放弃信仰的,就以亲人停职,停薪,停学威胁,利用亲情等流氓手段逼你放弃正信。

    兰州女子监狱这个朱科长,孙队长最坏,还有包夹贾小兰,黄亚琴,毕万利,庞威,孟海红,成德英,李艳都是恶警的帮凶。

    甘肃省女子监狱对于很多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到期后,女监伙同邪恶的“六一零”(凌驾于法律之上,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机构)办公室,将法轮功学员绑架到龚家湾洗脑班的事实,如果没有女监的胡作非为,“六一零办公室”不一定能得逞。女监在此扮演了非常恶劣的角色。女监没有将到期释放的人转送其它机构的职权,它只有到期释放的义务。为了使这种犯罪行为得逞,女监几乎违反了所有的规定。释放证不能提前开,它提前开。监门不能随时开,除了紧急情况,和几种特殊情况,但绝不是犯罪情况。女监在配合邪恶机构非法拘禁他人时,随时都可以打开监门。没有任何章法可循。它可以凌晨五点,将兰州法轮功学员张萍交给“六一零”人员而不是她的家人,家人来接人时,她们还振振有辞的说不知到哪去了。它可以凌晨四点,将等了一夜来接兰州法轮功学员张振敏的家人绕开,而把人塞到“六一零”人员的车里。

    甘肃女子监狱狱警蛊惑包夹犯人形影不离的跟着法轮功学员,衣食住行上厕所都要经过包夹犯人允许。法轮功学员之间不准说话,不准交换眼神,不准有动作手势。上午逼迫法轮功学员看诽谤法轮大法的碟片,下午逼迫她们写思想汇报。

    包夹犯人遇到不高兴的事就拿法轮功学员撒气,法轮功学员在监狱时时刻刻都处在极度的高压恐怖中,生不如死。有的包夹犯人对法轮功学员稍微好一点,被其她包夹犯人看见了,就会汇报给狱警,会被狱警恶骂。

    近些年,狱警还与各地国保警察经常联系,逼迫法轮功学员说出修炼这些年都与谁有联系,搜集法轮功学员内部信息,预谋迫害。

    该单位恶人:
    王玲丁玉萍孟宪辉曹萌孙立伟刘颖固(顾)红英张丽蓉兰海晴魏雪梅卢春梅马红梅马梅英侯培陕淑丽王文辉杨爱兰陈小彤刘园园杨小芳(晓芳)安冬冰(冬斌)侯俊红温雅琴(文雅琴)袁锦萍徐少文华鑫赖艺丹张美兰咸德英(成德英)陈斌段生成宋立伟孙伟佳张朱芳董尚恒贾丽李向琴欣立荣(辛丽容)比万利(比万历/毕万利)杨小会马蓉(马荣)黄亚琴叶雪莲安莉李小红孟海红贾小兰延风庞伟远张妮刘建玲刘静袁雪英宠卫杨爱萍肖静马英王燕王缚鲲静云薛燕延王磊王慧芳丁军环薛蓉华星杨晓芬张英勃翁雅琴杨爱玲陈天秀赵娟李香婷王秀兰汪素萍马燕郭艳马国芳马雅琴庞威(庞伟)咸桂芳咸代英毕灸叶张金芳仁真翁母杨珍高晶晶于伟伟张淑梅

    受害人:
    何学华马玉玲焦丽丽谭慧刘兰英李瑞华(李瑞花)王爱玲〈安林〉何冰英(炳英)王玉红于淑芬牛兰英李洪桂杜淑珍赵常菊(赵长菊)王艾兰杨秀琴李旷风涂玉春王玉霞周月珍马俊(马军)(马筠)金俊梅李巧莲周家颖何秀梅贾永琴马玉梅岳丁雪李芳寇创金张艳英张晓明(小明)淘月娥尹小兰(尹晓兰)陈树凤(陈淑凤)(陈淑芬)韦凤玲(魏风玲)伏(付)桂琴田菊红陶玉娥(淘玉娥)李兆英韩仲翠舒金秀高丽君王灵芝王慧(王惠)何比英苏竞秀邰梅花李金平吴晓静毛秀兰何秀芳赵长君路惠琴张秀兰赵丽王兴惠吕桂花万铭芬曹芳魏周香吕银霞孙丽芳郭慧芳张又夫岳丁香(岳顶香)周秀英张文娟邰(苔)梅花任淑珍(淑贞)曹爱荣单思源董佩兰吴丽君张平王安林周月莲何婢英陈洁路桂芹(贵琴)张平(萍)张玉梅崔桂兰蔡水兰白香兰孙美玲王立谦郑恕刘磊张金梅张彩琴李得香高丽金张振敏王爱兰闫萍(萍)(平)马力元郭红王彩琴(芹)牛万江张玉霞唐琼郭玉莲吴晓静孔杰李民娜郭文英冯金莲张萍李秀兰张芙蓉李亚张志敏(音)王凤琴秦世秀曹芳刘宛秋刘玉琴许惠仙

    迫害导致:
    迫害致死;迫害致残;

    迫害类型:
    剥夺大法弟子被探视的权利高强度超负荷劳动关禁闭毒打/殴打关小号逼迫放弃信仰洗脑/送洗脑班威胁/恐吓监视/跟踪禁止学员相互说话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甘肃省女子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非人迫害
    遭五年冤狱、酷刑迫害-甘肃李亚又被非法拘留
    甘肃女子监狱恶人遭恶报案例
    甘肃省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实
    兰州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事实
    她仍被关在阴暗、潮湿的小牢
    坚守“真善忍” 两女子被判重刑关押于甘肃监狱(图)
    请关注被关押在甘肃省女子监狱的大法弟子
    甘肃金川集团动力厂歧视迫害大法弟子
    武开礼和赵凤莲夫妇遭恶党迫害 家破人亡
    144470.html#2006
    甘肃庆阳市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抓捕情况
    看邪党的“窗口监狱”--甘肃省女子监狱的罪行
    送同修赵凤莲 告世人迫害真相(图)
    甘肃省女子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图)
    甘肃省女子监狱是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窝
    甘肃女子监狱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行

    联系:
    朱鸿 现任副监狱长
    王雁:队长,参与迫害
    曹一微:队长 参与邪科迫害
    孙立伟:接朱鸿的科长位置,担任邪科科长
    刘晓兰:邪科科长
    魏莹:队长 迫害手段凶残。

    更新日期: 2019年6月23日 6:36: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