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恶人榜 > 恶人单位列表

    北京女子监狱(原名天堂河监狱)


    北京女子监狱


    北京女子监狱


    北京当地交通图


    北京北京大兴区集中营中心之一


    北京女子监狱


    北京女子监狱新监区


    北京女子监狱欺骗世人的外表


    北京市女子监狱监狱长李瑞华


    北京女子监狱监狱长李瑞华


    北京女子监狱副监狱长周英


    八分监区迫害法轮功的首犯黄清华


    北京女子监狱狱政科科长高云起


    北京女子监狱四分监区监区长刘迎春


    张海娜(北京女子监狱八区区长)


    挂着堂皇招牌的北京女子监狱心理咨询室实图


    北京女子监狱的心理咨询室内部实图


    发生在心理咨询室的酷刑演示图: “燕飞”


    发生在心理咨询室的酷刑演示图:捆绑“迭上”


    北京女子监狱监室实图:法轮功学员被指定睡在一个特定床位上,一般是下铺中间的那张床,因为那是电脑监控最清楚的位置

    简介:
    北京女子监狱(原名天堂河监狱)
    ,公检法,市级。北京女子监狱是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之一,原名天堂河监狱,实际是一所“人间地狱”。女子监狱表面以“人性化文明管理”欺骗国内外舆论,混淆视听;而实际上对法轮功学员用肉体摧残、精神迫害及其谎言蒙骗等手段实行残酷的“转化洗脑”。

    “ 包夹”与“帮教”制度是最能迷惑外界也最灭绝人性的迫害制度。北京女监十监区、八监区、四监区、一监区都普遍采用包夹帮教制度迫害法轮功学员。监狱利用减期、节日放假回家、外出参观等利益手段收买犯人对法轮功学员犯罪。因此一些犯人为了个人利益,在干警的指挥操纵下残酷的迫害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董翠的死完全就是“包夹”、“帮教”在狱警的指挥下造成的。

    北京女监利用“包夹”“帮教”迫害法轮功学员,却不敢让外界知道。因为包夹帮教制度严重违反《宪法》,侵犯公民的休息权、人身安全、检举揭发控告权及言论自由权等。另外,包夹帮教制度是用犯人管理犯人,严重违反《监狱法》。监狱有明确规定,干警必须直接管理服刑人员,不允许干警用犯人管理犯人。

    “转化”就是用软硬兼施的手段迫使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转化”也是在 “包夹”与“帮教”制度的基础上进行的。一方面,恶人用谎言诋毁法轮功,煽动普通犯人对法轮功学员的仇恨。然后,再利用这些被“洗脑”的犯人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反覆给法轮功学员看何祚庥、王渝生、司马南等人污蔑法轮功的光盘。另一方面,又用残酷的肉体折磨迫害法轮功学员。

    监狱经常非法剥夺法轮功学员接见家属的权利。曾有法轮功学员因同家属讲述受虐待事实被以“泄露监管机密”而被取消接见资格。
    二零零四年以来,女监还邀请国内外各界人士、监狱同行来参观、座谈、交流,大谈女监的“人性化管理”、“文明公正执法”及如何“保障服刑人员的权益”,事先安排好被采访的监区当天改善伙食,安排放风。参加座谈会的都是积极靠近政府的普通犯人,甚至还有动手虐待“法轮功”的犯人,而真正想反映情况的法轮功学员却被严包严控,不能与外界接触。

    新女监外表装修的和大学校园一般,拆除了高墙上的电网,但换上了红外探视器与摄像机,每个监舍里都有电视,甚至摆有鱼缸和盆栽植物,厨房的炊具都换成不锈钢质地,并设有红外线消毒,室外安置了健身器材。但不要以为这一切“改善”是真的对法轮功学员好了,如果伙食突然改善,一定是有外宾参观,监区从上到下都很紧张,有时会立即停工停产,让法轮功学员到外面器材上健身,但被严密包夹攻坚的法轮功坚定者却绝对不可出屋,各种活动都严禁参加。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监狱非法关押着很多大法弟子。其中北京西苑医院主治大夫李艾君、房山模范教师周孜、国家工作人员贺新平、徐晶、刘曦、陈淑兰等等,已被非法羁押三年有余。大法弟子们被强制超负荷劳动,每天干活十六个小时,如果完不成任务,那就一直干下去、不许睡觉,不许休息。有一女大法弟子被打残后,拐着腿也得干活。

    每年下达指标与经济效益挂钩,恶警们受到金钱利益的驱使,不顾大法弟子的死活,强制拚命干活。从早六点至晚十点,没有时间喘息和休息,有时得干通宵。去厕所都有人监督,限时间。劳动中受了伤,只能忍痛不能吱声,否则按违犯劳动纪律操作规定惩罚、扣分、停止与家人见面。

    再看看所谓的“转化”,恶警轮番上阵,打骂、讽刺、挖苦或电棍电,根本不跟你讲道理,他们根本就没有道理可讲,不服从就长期铐在床架子上,黑天白天站着,不让睡觉,腿都肿了。有的被恶警用毛巾堵着嘴,不让说话;有的被强行关在小号“独居”,挨冻挨饿挨打,被吊起来,不让洗澡、不许家属接见、不许通信等等,体罚、摧残。中共口口声声讲人道,讲法律,对大法弟子就不讲法律了,完全是非人道、非正道、践踏法律的迫害行为。邪党监狱的手段残酷,真是罄竹难书。

    在监狱的大法弟子要比普通犯人艰难的多:每个弟子背后都有包夹监管,不准与任何人单独接触,更不能交谈,如有一个面视和眼神被发现,轻则喝斥,重则惩罚扣分。去厕所至少有三个人陪伴,没有半点自由。恶警还唆使犯人殴打大法弟子。昼夜二十四小时对大法弟子进行监管,寸步不离,不许说话,不许相互看一眼,上厕所都不能碰面,稍有不甚,就遭打骂。

    监狱设有商店,专供犯人购买,名义上给犯人特殊照顾,提供方便,实际以此搜刮钱财,肥私囊。他们规定所有犯人不准自己拿钱买东西,都由家属提前把钱存入他们的帐户,需买什么他们说了算,每月结帐从存款内扣除。例如:一张电话卡四十元,外面买普通只需二十元(还另有其它优惠),那多付的二十元归了他们的腰包。其它物品都比市场价贵二至三倍,有的还买不到。也就是说,花三百元也只能买到一百元的东西。监狱还有一种捞取钱财的“优惠政策”,对犯人及其家属也是一种“优待”吧,每隔两个月有一次接见会餐,只限两人。每次饭菜不一,以实例为据:去年七月一次会餐,一盘虾(市场价今年便宜八至十元一斤)一荤两素还有点饮料,收款七十余元;十月份一次会餐一条不大的鱼,两个干巴巴的鸡腿,一盘菜花和三个香蕉竟让交五十五元。

    按规定是每人每月可从狱中往家打三次电话,可经常只让打一次,还是通知接见电话。而里边的警察和工作人员,他们可以为所欲为,上享有国家的优厚待遇,下吸着人民的血汗中饱私囊,在那里连家属都遭到冷眼,随意发号施令,大声训斥,稍不随意,停止接见。

    北京女子监狱副监狱长周英,从二零零一年来主抓迫害法轮功,任职其间,女监发生过多起恶警殴打虐待法轮功学员的事件,她总是佯装不知,实在抵赖不过,就称之为“个别干警的个别行为”。

    二零零七年五月十日这天,北京女子监狱接见大厅处处打扮的整洁、漂亮,鲜花摆放的格外多,几十名被监管人员(是从各分监区挑选出来的──每个监区四名)与家人在这里团聚,每个人都把一束“康乃馨”(监狱专门从市场上买来的)献给来看望他们的母亲,双方一个个喜笑颜开,整个场面充满了恶党宣传所要的“和谐”和“人情味”。在闹剧在接见大厅上演的同时,在紧邻大厅的监狱集训队正在进行着维护人权、反迫害已进入第七十三天的绝食抗争--大法弟子周孜为抗议北京女子监狱恶警践踏法律、随意行凶殴打大法弟子,而监狱头目又恶意进行假调查,真包庇,于二零零七年二月二十六日开始绝食反迫害,至上月十七日已八十一天。

    北京女子监狱自我标榜是什么“人性化”管理,实际上对监管人员尤其是对法轮功学员一直在实行着残酷迫害。每个参与迫害法轮功的监区都是一直利用非法的包夹制度以株连、剥夺睡眠、集体围攻、车轮战、体罚等违法手段迫害大法学员,每个做所谓的“转化工作”的监区长和干警都是公然执法违法,迫害大法学员或竭力掩盖女监罪责,种种迫害从来没有停止过。

    1.所谓 “特别关照”
    下监,对于普通犯人来说,是走入平稳的劳动改造生活了,而对于被非法关押在这里的法轮功学员来说,下监只是被残酷迫害的开始。不管你从哪里来,不管你什么时候来,只要一到监区,不问温饱,不问困乏,立即就被狱警包围起来逼写“四书”,接着一帮法西斯洗脑者把法轮功学员看起来。

    2.制造恐怖气氛
    在这里,一般犯人仅有的一点点自由,法轮功学员都没有,不允许法轮功学员与他人交谈,不允许在公开场合说话。如果有人当众说了一句真话,立即会被劫持,接着是恐怖大会造声势,恐吓。在这个有狱政科参加的大会上,所有狱警全副武装,手提手铐,高压电棍,布满会场各个角落。会上宣布说话的法轮功学员送集训队关禁闭。如果此时再有人稍有异意,也会马上给铐走。

    3.所谓 “个别关心”
    中队长时常到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的学员中来坐一坐,或攻击法轮功,或谩骂法轮功学员,或下达对法轮功学员迫害的新的指令。
    某副中队长经常在一个设有监听的房间里找法轮功学员单独谈话。强制法轮功学员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

    4.邪悟谎言
    所谓邪悟谎言,是邪悟者们走上邪悟后,主动配合邪恶为恶警出谋划策,迫害坚定正信的法轮功学员,是犹大们乱法的见证。

    5.暴力洗脑──严重的人身伤害与人格侮辱
    《监狱法》中规定,严禁对在押人员进行人身伤害与人格侮辱。在女子监狱,被非法关押在这里的无罪的法轮功学员随时都会受到严重的人身伤害与人格侮辱。

    ▲“脱敏”
    老年法轮功学员来了一周了,尽管“法西斯洗脑”九人白天黑夜磨破嘴皮,加上天天罚站,不让睡觉,还是没有达到使法轮功学员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的目的。区中队长田凤清急了,下令“给她脱脱敏!”“脱敏”,是人身伤害与人格侮辱同时进行的酷刑。

    ▲“伸筋”
    “伸筋”,从她们的言谈中得知,这是她们对付坚定信仰的法轮功学员的惯用手法,很残酷。这种刑罚对年轻人来说都是极痛苦的,对于近七十岁老人来说几乎是毁灭性的摧残。法西斯洗脑者把老年法轮功学员从地上抓起来改为坐式,几个人把她的腿向左右分开逼成一直线,然后抓住她的后领子猛力向前方的地上压去,还嫌不到位,用拳头打,用脚踩、踢。

    北京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毒招通常是:其一。体罚与邪悟谎言配合,使一些学法不深法轮功学员被迷惑;其二。 肉体折磨超出人的承受极限,被迫妥协;其三。 在上述都不奏效的情况下,加重加长时间的对肉体与精神折磨,使法轮功学员体力透支,精神达到神志不清状态时再下毒手。

    在北京大兴女子监狱中,邪恶干警们不仅采取各种残忍的方法来“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以获得所谓的奖金,还逼迫她们参加各种高强度的有害身心健康的奴工劳役来使恶警们赚取高额的外快。

    在北京女子监狱的迫害法轮功的区域,恶警们强制法轮功学员用钩针和毛线钩毛衣、披肩、书包、笔袋、桌布、拖鞋、袜子,其中很多学员的手都磨出血泡来,眼睛视力不断下降,精神高度紧张。

    恶警们强制法轮功学员用有毒的发臭的胶水来糊:月饼盒、手球盒、大扇子盒。有很多学员在干了不久以后,脑袋发晕,还有的因中毒太重,当场晕倒的。但是恶警们不顾法轮功学员的生命安危,在学员稍微清醒以后,继续强迫她们干这种有毒的劳动。

    恶警们强制法轮功学员给一次性筷子套袋,那些装袋前的“卫生”筷子就被扔在地上,很多人都在上面踩来踩去,真不知道这些筷子流通出去以后会给人们的健康带来怎样的威胁。

    恶警们强制法轮功学员用膨松棉和泡沫来填充玩具狗和出口东南亚的大蛇。在车间里这些膨松棉和泡沫满天飞,而学员却不被准许戴口罩,很多纤维都被吸进法轮功学员的口腔和肺部,以至很多学员经常咳嗽,甚至呼吸困难。

    恶警们强制法轮功学员给北京奥运的纪念信封贴邮票,要求在一定的时间内必需完成多少定量,否则加班加点或进行体罚。

    为了赶进度和挣取高额外快法轮功学员们被强迫进行超长时间的劳动,很多学员在被奴役一段时间后,身体各方面机能都有明显衰退迹象,身心疲惫。

    2009年北京女监的十分监区解散后,大法弟子被分散到:一分监区、三分监区、四分监区、八分监区。其中尤以四分监区和八分监区最为邪恶。

    北京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恶人:
    恶警:田凤清(原分监区长)
    恶人:李小妹、武丹、郑彦平(原法轮功学员)
    恶行:殴打法轮功学员,致伤年迈七十的学员。用绳子捆绑法轮功学员,强行打坐一天一夜。让弟子睡地铺,不让睡床上,夜里每天都只能在十二点以后睡觉。强迫抄监规二十遍。

    恶警:黄清华(调离)张海娜(分监区长)
    恶人:姚杰、姚悦、沈俊兰(原法轮功学员)
    恶行:多采用伪善方式哄骗、利诱、亲情方式让学员放弃大法。强迫学员打太极拳。用一些邪悟的乱理强迫学员接受,当不接受时,仍用体罚、不让睡觉、生活上等多方面更加严厉的限制,围攻、侮辱、逼迫学员,折磨学员。

    恶警:郑玉梅(原分监区长)牛娜、董小庆、杜丽薇
    恶人:李小妹(原法轮功学员)王艳芳、吴佳平、郑凤莲、连九菊
    恶行:把学员拉到某个地方打骂,不让学员睡觉。李小妹主要写谩骂师父和弟子的大字报到处贴,强行拉弟子踩,其余人是不让弟子睡觉的包夹人。受郑玉梅的指挥,三个恶警三班倒休。

    恶警:刘迎春(分监区长)刘丽新、王翠华、魏杰
    恶人:李小兵、覃欢、刘文艳、李月、梁研
    恶行:主要两方面。一方面体罚、重罚、酷刑,或找借口戴刑具。对不放弃大法的学员几天几夜坐军姿,叫静思。一直采用不让学员睡觉的刑罚,少则几天,十几天,多则几十天不让睡觉。恶人中都是包夹人,另一方面恶警与覃欢联合用它们自己编造出来的“佛教”知识强迫学员接受,以此来否定大法,它们篡改佛教、破坏大法,分监区如同宗教场所(变了形的),要听覃欢讲课,看佛教电视片,恶警还安排写佛教方面(她们自己编的)作业,强制听、看、读、写,必须接受,不接受者不让睡觉。

    北京女子监狱现在(2012年)有四区和八区为迫害法轮功的专管区,专门针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四区现任监区长张海娜十年来一直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警骨干,原一直在八区主管迫害法轮功学员,因表现积极,邪性突出,近期调入四区当监区长,继续搞邪恶攻坚迫害;八区新任区长叫刘静,原是负责主抓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中队长,几年来也一直积极迫害法轮功学员。

    四区和八区在迫害法轮功学员上各有特点,四区搞佛教,凑一堆人造的佛教套路,装神弄鬼的故作高深状,胡编乱造灌输给学员,现由八区转过去的邪悟者门杏花带队,想使用八区邪悟者的迫害套路;八区搞伪善,由邪悟者褚彤、任文曼、崔新红带队搞迫害,表面上也讲什么在正法中修炼,乱解释法正人间的意义,欺骗迷惑学法不深的学员。两监区迫害套路各有侧重,但有共通的招数,那就是隔离、连坐、造事,当然具体的邪恶表现可不是几个字能概括的。恶徒们平时也是要经常开会总结经验,与警察沟通每个法轮功学员的情况、两个区互取邪经的。

    新被劫持入监的法轮功学员,一下车就会被录相,由所分监区事先安排的队长、包夹、邪悟者接人,这些人会问寒问暖,表现出一种并不紧张的轻松表象,试图建立一种能交流、能信任的迫害基础。一走入监区,法轮功学员就开始了被包夹、被隔离的生活,在筒道里行走,不让其它班不妥协的法轮功学员看见,因为怕法轮功学员互相之间作手势、递眼神。新入监的法轮功学员一般早六点多一起床就离开班,到专门的小房间开始所谓“学习”洗脑,吃饭送进去,如果普犯出工,不妥协的法轮功学员会被分别安排在各迫害小组,分班搞“学习”强制洗脑,各班的电动铁门一关,普犯何时收工回班,何时开铁门。有的法轮功学员在监区被迫害几年,可能很多监区普犯、或其她法轮功学员都不认识她,也没说过一句话。不妥协的法轮功学员只有机会跟所在班的普犯、包夹及邪悟者说话。

    以前不转化会挨打,四区犹甚,八区也暗里干过,现在讲“文明”了,搞什么人性化,就是精神上折磨你的手段,把你搞的疲惫、厌倦,就是要让你生出人心。老不妥协,所在班取消娱乐时间,铁门一关,一班人陪你所谓“学习”,而普犯就巴望着晚上那两小时的自由时间,可想而知其怨气。过年过节其它班放假,可以看电视唱歌;这个班继续所谓“学习”,不让看电视,这么干目的就是挑起人斗人。再狠点,就寝时间到了,让班里人陪着再熬到十一点,普犯第二天还要出工,那自是很不乐意。这是让一个班搞连坐折磨。还有让一个监区十多个班陪着搞连坐迫害的时候,小一百人班班坐那儿所谓“学习”,事先找各班长开会,把“学习”严管的原因放出风去,当然都是法轮功学员谁谁如何不听话了等等。这个法轮功学员的日子就会不好过。

    二零零四年十区包揽了装深圳南方基金信封的活,这劳役一方面使十区赚了很多钱,另一方面十区也利用这超负荷劳役折磨逼迫法轮功学员。

    中国监狱另行任意设置刑罚标准,大搞刑上刑,罚上罚,狱中狱,是世界上罕见的。而逼迫强制一群信仰真善忍的好人从事这种苦役劳作,正暴露邪恶的别有用心。所以劳动改造就是中共监狱最常用的一种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也不足为奇了。对已经在惩罚中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制定劳动标准,并以这种标准剥夺学员们在亲情电话、接见等在监狱里的最基本需求。而将以前称之为“劳改”,改称为“习艺”的谎言下,强迫所有人必须参加奴工劳作,付给的劳务费,只是很少很少的一点。她们从事着各种对人身体健康有害的有毒劳作,这不仅是一种额外的剥削,也是监狱系统不敢承认而极力掩盖的事实。所以在监狱也不会制定各种劳动保护的条例和法规,可以肆无忌惮的任意以奴工劳作方式,迫害他们认为不听话的人,被制裁者,被惩戒者。

    凡是法轮功学员,在监狱里都要受到这样的迫害。就是由于监狱没有这种相应的规则和法制,所以被强迫劳作的服刑人员,日久天长,服刑人员的身体就会受到不同程度的伤害。一旦出现因劳作致伤致残,监狱就只能采用一贯的手法欺骗、否认和掩盖事实真相。

    北京女子监狱六监区七班恶警李倩(音)指使包夹(利用吸毒卖淫等犯人24小时监视法轮功学员)迫害法轮功学员康利军,他们长时间不让康利军上厕所,长时间憋尿,造成康利军排尿困难,疼痛难忍,康利军排尿时,经常疼的大哭,许多人看到,敢怒不敢言。直到现在,造成康利军小便失禁。在劳动现场打报告上厕所,恶警李倩(音)就会恶语相加,许多人吓得宁可憋着,也不敢上厕所。

    北京女子监狱近期将原来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两个监区合并为一个监区三分监区。现在被非法关押在这个监区的法轮功学员约有五十多人。据悉,现在北京各区看守所,对余刑时间超过一年的,都转到北京女子监狱非法关押。

    至二零一八年末,北京女子监狱在三分监区非法关押五十多位法轮功学员。

    该单位恶人:
    周英陈敬(静)习学慧(席学惠)李小妹恶警黄清华郑玉梅李小娜(李晓娜)田凤清李小妹董晓庆李小兵席(习)学慧(惠,会)陈静(敬)张书顺田风清齐秀山李瑞华尉迟尉庆高云起(高云启)张华牛娜赵海霞付怡肖蕊曹艳梅李威陈冬梅郑芳芳何云张国芳刘迎春靳红卫朱淑贤张祥宇(翔宇)严春玲闫伟许晨阳杜丽薇徐翠香刘爱华胡燕子梁辉马秀玲杨小东(杨晓东)郝媛惠冈郭兰香朱宝莲吴月平黄孝红刘秀芹李翠文莲九菊李洁黄志坚徐巍然吴海涛肖利群刘静安娜郝晓莲王艳唐某刘淑霞申艳秋吴蕾孙霞张海芸刘立新(刘丽新)窦芳芳唐耀瑜魏贺春张萍张海娜唐风军李远芳王英华徐雪芹覃欢殷翠兰单晓玲寇桂环刘羲王淑英许若辉樊斌王晓梅李华楠李倩杨萍黄艳邱迪邢枚

    受害人:
    高维平褚彤虞佳李艾君(爱菊)但凌张力前(张立前)(张利前)杨喜亮(吉亮)胡国平何维志刘锡珍王燕刘兵朱家英赵桂凤刘秀琴史桂琴龚瑞平(宫瑞平)刘慊张金凤董翠芳门向荣裴凤媛张桂平高维玲李桂平梁占胜王秀芬曹桂荣南秀萍任建英宋淑英刘千蔺玉玲苏秀容王淑贤韩玉兰梁波黄桂清(桂芹)王淑珍李凤琴刘翠芬李敏贾红军翟凤英王贵珍杨顺梅贾彦茹冯金兰王艳芬卢静俞旳张倩颖于景芬马国欣刘学兰王蓓梁玉兰曹兰荣刘桂莲郭振敏刘凤珍李淑敏唐秀玲王淑清刘淑秀易利崔红周秀芝陈玉英李凤英靳秀文刘静航李淑英姚悦许娜(许那)郝夫妻史秀芬韩英立陈凤仙张爱萍赵玉敏吴兰兰(岚岚)于凤芝杨兰张继国李占金刘继英(记英/纪颖)刘小杰(晓杰)刘桂琴李秀玲田玉华刘淑霞伍(武)丹毛秀丽赵贵敏寇桂环路淑敏梁战胜徐若晖裴云彤潘辉吴月萍童兰芝孙秀英焦淑贤(书贤)赵荣敏李素琴陈建立季连云崔翠巧丁晓兰李兰华郭琰赵秋霞孟庆霞王春英范大润叶红王金玲潘伟张艳阳李瑞莲王传裕李静岩刘凤莲刘秀芹陈桂霞王玉珍田翠兰刘丽敏赵小华张伯书李月华乔志英赵凤枝王虹孟红李金环严紫文赵智生(赵志生)贾凤芝国秀兰杨秀珠李云英刘芳芳孙敬萍李洁梁朝晖穆春燕张立新杜娟(杜鹃)贺新平(贺新萍)刘曦何同娟邢革丽马占全赵志升岳昌志(岳昌智)王淑英姜昌凤(长风)闻俊清李淑清温玉红虞培玲(于培玲)李大凡董翠王秀清郑燕萍安鸿波徐雪芹(徐雪琴)杜筱军朱淑贤赵爱媛杜荣凤庞金英张春芳隗书月刘义杨秀芝郭玉兰林淑敏杨进香(金霞)陈书梅(陈淑梅)郭智顾喜芳赵学凤常秀英冯秀春杨凤霞晏荣覃欢张震云侯爱华张靓影杨英章则琼金凤霞熊善富郭玉琴温玉梅张淑萍张淑兰秦玉玲刘淑香陈群张俊云林红宋敏慧康丽君(立君)(立军)赵晓平刘淑英(树英)张淑香董翠袁林董延红密筱平闫海智李超然郭淑静周孜徐晶张淑荣王安琳(王安林)廖一萍何桂兰穆春艳高秀荣郭东向李晓凤(小凤)卢秀芝(鲁秀芝)田淑荣张国兰赵秀环李丽(莉)姚洁谷晓华雷晓婷王金兰张鹏芝(鹏枝)李雪宾赵秀玛善玲玲秦欢周湘元郭春仙时莉霞刘玉湘(刘玉香)李红艳李莉张桂英陈淑兰孔繁芬白莉莉沈俊兰陈军杰黄进香沈国云安丽珠孔雪松王玉珍刘玉萍任贵敏王丽云韩玉荣张靓颖杜鹃凡英环赵迎东林瑞花李红燕杜文革崔会云王兴白连隽刘凤云单秀英安秀芝王依娜常金美朱会春张秀敏王茹兰柳艳梅陈京丽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北京女子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野蛮「转化」迫害
    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日大陆综合消息
    二零一八年七月三十日大陆综合消息
    二零一八年六月九日大陆综合消息
    遭十一年冤狱-北京虞培玲医生又被绑架
    二零一七年四月一日大陆综合消息
    二零一七年三月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
    遭六年冤狱-北京工业大学李凤琴控告元凶
    遭八年冤狱-北京赵晓平控告江泽民
    遭劳教判刑九死一生-北京李淑清控告江泽民
    北京女子监狱以“习艺”为名的种种奴工苦役
    我从来不吃北京“好利来”的食品
    北京女子监狱的反人性罪恶(六)
    北京女子监狱的狱中狱--心理咨询室
    北京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流氓手段
    北京女子监狱迫害大法弟子五例
    剥夺睡眠──北京劳教所、监狱迫害手段之一
    北京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警(图)
    曝光北京女子监狱两个最邪恶的监区(图)
    北京工程师李占金女士被非法判刑入狱
    北京市监狱管理局谋划又一轮迫害
    北京女监四分监区和八分监区的邪恶
    对《京城的人间地狱》一文的补充── 我在北京女子监狱经受的“脱敏”酷刑
    北京女子监狱对法轮功学员奴工劳役迫害
    京城的人间地狱(二)
    京城的人间地狱(一)
    发生在北京女子监狱的残酷迫害
    北京大兴区迫害机构(图)── 藏在北京绿野、花园中的城堡是什么?
    曹桂荣被北京女子监狱迫害精神失常
    北京法轮功学员于宙被迫害致死 妻子被关押(图)
    北京女子监狱对周孜加重迫害的真相(图)
    北京大法弟子张春芳被北京女子监狱迫害致死
    李桂平遭北京女监严重迫害
    中共电视台在北京女子监狱制作的又一个人权假戏
    155058.html#2007-5
    北京女子监狱对大法弟子的残酷迫害
    北京女子监狱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
    大连总站站长高秋菊被秘密判刑九年

    联系:
    地址:北京市大兴区天堂河庆丰露汇丰街润荷巷3号,邮编:102609
    谘询电话:010--60276833
    李瑞华(女,监狱长,电话:010--60276688-8001)
    齐秀山(男,副监狱长,电话:13621066012)
    周英(女,副监狱长,41岁,电话:010--60276688-8003 手机:13701383101)
    高云起(女,39岁,狱政科长)
    狱政科副科长,邢红军,电话:010--60276688转8178,8179
    十分监区,电话:010--60276688转8101
    八监区区长黄清华,43岁,13520328936或13681292668
    刘迎春,30岁,四分监区监区长 136713866999
    郑玉梅,45岁,十分监区监区长 13366280849
    党委副书记、政委:魏书良 联系联系方式:jzhb@bjjgj.gov.cn
    纪委书记:杜文亮 联系方式:jzhh@bjjgj.gov.cn

    刑法执行科电话:53867171
    三分监区电话:010-53867339
    六分监区电话:010-53867078
    教育科:010-60276688-转8182、8184
    教育科科长:刘迎春 136713866999

    更新日期: 2019年3月6日 19:07: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