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恶人榜 > 恶人单位列表

    安徽女子劳教所(合肥女子劳教所)

    简介:
    安徽女子劳教所(合肥女子劳教所)
    ,公检法,省级。安徽女子劳教所是一个邪恶势力的黑窝,其二大队更是集邪恶之大全,全方位的展现了人性之极恶。大法弟子李梅在这里被迫害致死。潘云霞、金丽达、段根花、汪明慧等在这里惨遭迫害。有多少大法弟子多少次被吊在车间、吊在上下铺上、被绑成半蹲半立状态?从黎明至半夜,被罚坐在巴掌大的硬板凳上,两眼直视,稍有挪动就拳脚相加,从早到晚,被关在六月骄阳直晒下的狭小的高温禁闭室,一天、两天、十天、半个月……不给洗漱,不准睡觉,大小便都在里边。

    一、限制人身自由、挑动其他劳教人员对大法弟子的仇恨
    被非法关押在安徽合肥女子劳教所二大队的大法弟子从早上5点多起床,至夜里2-3点才能休息。恶警最阴毒的一招是叫其他劳教人员监视大法弟子,不让大法弟子们炼功和互相说话。一旦劳教人员没看住,恶警就扣他们的分(一个所谓“互帮小组”有3─4人,由其他劳教人员组成),有时扣全组人的分(一个组一般12人)。

    其他劳教人员最怕扣分,因为扣十分就加刑一天,加十分就减刑一天。她们为了不被扣分,只好卖力地看着大法弟子。有时没看住被扣分,她们就对大法和弟子不满。邪恶之徒用这办法来煽起她们对大法和修炼者的仇恨,挑动群众斗群众。

    劳教人员发现大法弟子炼功,值夜班的人就进来故意大声说话,把全组的人都吵醒,有的还说:“你再炼,就把全组的人都叫起来,不准睡觉、站大厅。”用这种阴险手法搬弄是非、挑拨离间。邪恶之徒却还用国家宣传机器宣称劳教所里如何“温暖”,对学员如何“关心”。

    恶警不准法轮功学员离开规定的范围、不许说话、按时上厕所、对拒绝“转化”或拒写“思想汇报”的法轮功学员,劳教所派专人二十四小时看守,任意打骂凌辱,不准上厕所、睡觉、不准与任何人接触,每天强迫“学习”各种所谓“转化”资料洗脑。不许睡觉,打,骂,侮辱,罚站等等。

    二、奴工迫害
    合肥女子劳教所原来是做各种纸手提袋,2007年10月份又做了半年天堂伞及伞吊环。2008年四月份,到目前生产电脑连接线。车间在一楼,周围高高的院墙遮挡。夏天温度高,车间里到处散发著有毒的锡的气味,劳教所不顾人的生命安全,牟取暴利。

    合肥的张君茹、阜阳的张红彦、巫桂荣、岳桂然、韩素霞邪悟后,她们每天24小时同大法弟子在一起,大法弟子的一举一动都向恶警汇报,执行着恶警迫害计划。

    三、恶劣的生存环境
    在这高墙内,恐怖无所不在,无时不在,稍不留意就会招来殴打、辱骂及扣分延期等处罚,比如你在走廊中迎面碰到穿黑色制服的,你没有称呼:××好。她会把你叫住,责问你;难道没看见我吗?同时大声呵斥:去把分表拿来扣分。就这样恶警不知羞耻的强迫劳教人员见到他们时,必须说:干部好。而且随时随地都有扣分的可能,上班干活时间不让说话,下班或去食堂的途中不让说话,如果她们偶尔听到有人说话,全队的人下班后可能要罚站大厅,尤其是李珊值班,这种事常有。

    劳教所的食堂完全是社会经营性质的,菜卖的很贵,对卖不掉的菜往往强卖。加班从来不给加班费,每月只有一百二十元左右的生活费。每个人进劳教所都要买两个暖瓶,可是很少有自己使用的,新瓶都在警察办公室被使用,劳教人员用的很多是不保温的旧瓶。劳教服、统一用的被套在解教时,都强行扣款。

    四大队楼层稍高,水压不大,水头很小,半天才接一桶水,夏天洗头、洗澡、洗衣总共才十至十五分钟,而且水头稍大的都被班组长占有,每天洗漱象打仗,根本洗不干净,到时没出来,还要挨骂甚至扣分。洗漱间下水道不通畅,脏水泡在脚上,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被传染为严重的“香港脚”,这里大部份被关押的是吸毒、卖淫者,她们由于生活糜烂,有很多人有传染病,尤其是性病,如梅毒等,警察封锁消息,直到此人再不能关押时,劳教人员才得知她有病。

    另外每年的年终评审及“十一”等邪党假日,搞所谓的安全检查,其实是搞恐怖洗脑和恐怖演习。说不定大难落到谁头上,所以很多人心理压力很大。尤其是对法轮功学员迫害极为严重。

    恶警潘磊自二零零三年上任所长后,利用吸毒卖淫的流氓打手做“包夹”法轮功学员,实行灭绝人性的酷刑手段,用不让睡觉、毒打、捆绑、宽胶带堵嘴,甚至在嘴中塞进极肮脏的脏物等方法迫害大法学员。

    行凶者越恶,恶警给其加分越多,可以提前释放。那些社会上的流氓打手,在恶警的指使和纵容下,想怎么作恶就怎么作恶,毫无人性地摧残大法学员,导致很多大法学员被打残打伤。

    在此女教所的华丽的多功能厅的舞台后面,是一个只有5-6米高的小牢房,墙壁上覆盖了一米多高的软皮,这就是打伤、打残大法学员的小牢房,流氓打手们在毫无顾忌的施暴后,被害人身上却没有明显的伤痕。

    凡是在大会上喊“法轮大法好”的大法学员,都将被关进此牢房里,经常是被打致伤残。

    劳教所宿舍内的北面一排小房间,有仓库和浴室在其中。拒绝“转化”的大法学员就被单独关押在那里迫害,甚至仓库和浴室里都经常有被捆绑着的大法学员。

    二大队的洗脑班基本上长年不断,由二大队副队长周鸣凤主导,每天坐阵监控“转化”情况。洗脑班结束时要开“揭批会”,每次“揭批会”都是一次恐怖的镇压,不愿参加的大法学员,会被“包夹”挟持着参加;如果有人喊了“法轮大法好”,所有的警察就会立刻一哄而上,把人捆绑起来后,用胶带缠住嘴,拖到前台,直到“揭批会”结束。然后“包夹”们在恶警指使下,将大法学员拖回秘室内,日夜捆着毒打、折磨。有多人因此被迫害的几乎精神失常。

    恶警潘磊当所长后,将二大队原来的半天奴工劳动,改为全天,时间与量度、强度与生产大队一样。每天早上六点就要起床,一直干活到晚上九点,而且经常要加班到夜里十二点以后。特别是农历新年前二个月,几乎是每晚都要干活至半夜二点,甚至三、四点。

    安徽省女子劳教所恶警为了让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主要采取吊铐、逼迫脚踩大法师父像片、立正不让睡觉、电击、穿“约束服”、不准洗漱、单独关押、坐小板凳、长时间不间断“谈话”、轮番对大法师父污蔑谩骂等等邪恶的手段企图达到目的;对绝食抗议的学员,采取强行灌食。吊铐十几个小时,不让上厕所,想上拿盆接;穿“约束服”几天,不准洗漱;单独关押、每天坐小板凳到晚上十二点,连续几个月不让正常吃睡等。

    对拒绝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还采取类似古代的株连,派两个人形影不离的跟着学员,法轮功学员一天不放弃修炼就扣另外两人的分,分数多了会延长刑期;还有法轮功学员有炼功学法、发正念或讲真相等行为被发现,也会扣她们的分数。恶警利用这些人想早点回家的心理,诱使她们做不好的事,有的骂人、有的打人。

    劳教所里除了上级检查外,每天都是十几个小时,超负荷的工作。安徽省劳教人员少,就从外地劳教所贩买来大批的劳教人员,从500-800元一人不等,为的是剥削她们的劳动力挣钱。劳教人员有时干的活,原料剧毒无比,都是其它的商家不愿加工的产品。比如计算机数据线的加工,熏眼睛、呛嗓子,真不是人干的活。

    对拒绝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每天都被劳教所所谓的“扣分”,延长非法关押迫害时间。

    安徽省女子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非常残酷,使用精神迫害、药物注射,加上毒打等手段“转化”学员。其中,药物迫害有几种形式:1、注射不明药物2、饭菜中投毒3、水杯中放药。

    管教们将法轮功学员使用药物迫害致疯后,没有一点良心的愧疚感,反而在不明真相的人面前昧着良心说:“你看这都是炼法轮功炼疯了。”

    该单位恶人:
    黄xx邢玉珍陈晓玲赵永平李雪杨晶晶邓祖霞王琼刘xx朱华陈新红周鸣凤(周明凤)丁奇志潘磊罗毅吴仪胡章礼过军史然王璐璐(王陆陆)慈玲玲(紫玲玲)何新侯景艳马丰萍陈洁(陈杰)张冬兰慈琳琳赵曼丽徐礼红邓玉婵李明李桂群邓大

    受害人:
    彭艳芳幸邵群(绍群)汪明慧(明惠)张临志段根花冯燕朱维英李国珍曹志英赵荣花梅婷纪广雄张兰萍汤德珩王萍邵必霞吴菊风聂银珍王银坤吴玉峰时长英吴晓华张允李颖李先英张瑞雪石秀珍(史秀珍)贾田新刘丽萍谢从珍张玉王月芳田忠凤(田中凤)刘云邵红美谢小凤(谢晓凤)闫翠华沈丽春罗丽琴潘云霞陈桂英王启侠安徽省大法弟子高成美陈敏(程敏)安徽合肥大法弟子孙蝉汤章菊胡玉平(玉萍)徐凤柳卢淑玲丁紫清(丁子清)方翠娥汤菊章鲁秀梅何维玲马金花王璐(路)林菊梅王平程鸣和平华辛少群金丽达翟玉姐陈天霞黎梅夏纪珍(音)张淑英李士英周爱凤陶守芬樊影丁奇志王玉美范文芳张翠萍彭玉兰张永景邰必霞周霞李立敏张振和方斯英王德贤杨依林孙金平胡晓庆(胡小庆)刘德华李云珍李玉珍蒋茂春陈玲苏世珍徐婉王秀远党丽卿窦梦丽邬立芳李群魏开芝孙侠甘章梅徐琴汪运珍王月英陈再兰刘明芝卢锦容涂修凤张传慈曹耀秀陶浦珠黄桂芝王皖玲刘小妹马侠裴契云张瑞琳柏云张尔环詹同俊倪彩莲沈哲玲罗俊青段金英王捷秀甘鸿霞刘春兰张界英洋明芳陈士兰张彩莲邓明珠夏友琴许淑荣彭典美程燕燕时永玲夏明珍李勤林学芝路翠华邱敏马玉美李芹高世芬孙清秀俞义文贾学兰苗凤英张红艳彭宿芹陈月霞纪广雄闫兴萍王玉祥王晓菲姚玉莲殷彩玲王平

    迫害类型:
    毒打/殴打不准上厕所剥夺睡眠禁止学员相互说话单独关押罚站高强度超负荷劳动煽动对大法弟子的仇恨逼迫放弃信仰洗脑/送洗脑班严管长时间吊拷践踏信仰电刑约束衣坐板摧残性灌食唆使、鼓励、纵容其它人迫害、折磨大法弟子加期(延期)/超期关押注射不明毒针诽谤/造谣、污蔑/栽赃、罗列罪名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经年摧残-合肥女教授吴晓华被迫害得生命垂危(图)
    淮南十五年迫害情况综述(3)
    安徽省女子劳教所药物迫害法轮功学员
    安徽女子劳教所的罪恶
    安徽省女子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廉洁法官被劳教 合肥市六一零操控公检法开庭迫害
    揭开合肥女教所的“文明”面纱
    曝光安徽省女子劳教所迫害手段
    安徽女子劳教所“包夹”“严管”折磨大法弟子
    安徽女子劳教所的苦役迫害
    安徽女子劳教所酷刑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
    立刻无条件释放我母亲 ── 给安徽女子劳教所的信
    曝光安徽合肥女子劳教所二大队
    合肥女子劳教所迫害方翠娥、汤菊章事实
    安徽女子劳教所不择手段逼大法学员写“保证书”
    我被迫离婚和被非法劳教的遭遇
    我在安徽省女子劳教所内的遭遇

    联系:
    主要参与迫害责任人:
    政委李某:安徽省女子劳教所第一责任人,此人2005年调回女教所,继续延用潘磊的那套酷刑迫害大法学员。
    所长潘磊:主犯,主要责任人。
    科长刘某:主要迫害者之一。
    二大队队长林芸:
    二大队副队长周鸣凤:主犯。
    盛诗琴:二大队分管“思想教育”的股长,也是主要迫害者之一。
    其他还有:邓祖霞、许礼红、黄书英、过军、罗毅、张燕、慈宁宁、王璐璐、范贝贝等。

    更新日期: 2015年7月14日 21:40: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