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恶人榜 > 恶人单位列表

    天津女子监狱(凌庄子女子监狱)


    天津女子监狱的位置图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简介:
    天津女子监狱(凌庄子女子监狱)
    ,公检法,市级。[第五监区]
    郭大队长、王艳春
    天津法轮功学员陈瑞芹被迫害致死,五监区参与迫害者:
    高文嫒(五监区一把手)
    杜艳(专管迫害的大队长)
    邬萍(刑事贩毒犯)
    杜姓大队长
    狱警:徐莉颖
    监狱长:沈国良13802195763
    副监狱长:孙国军13803081162;马振海13312151042;解清15522706463;李红13820067725;吴疆华18622555516
    政委:任庆起13820291263
    副政委:吴春环13820820010
    副调研员:于宝琴13920236720、韩震15822649716、王立新13820410560、马之杰13662196976、裴彩虹13752252824、葛智丽13821361598、刘跃进13803066428、师淑花13612087049、袁泽生13820002992、尼津芳13323480450
    [四监区]
    副大队长:石某
    四监区三分队长:齐某
    原四监区大队长:李红
    恶犯:张兆一 、张北、孙惕(音)、赵玉芝
    监狱头目:冯力 23072530、梁振忠23072051、李红 23072521、孙国军23072057、马振海23072059、李卫红23072052.
    参与迫害的狱警:高文媛、于珍、崔学静、徐莉颖、杜艳、姚瑶、周静、王恬、李红。
    刑事犯包夹:张慕蕊、王虹、郭莉莹、吴丹、崔洪玉、李明。

    天津女子监狱原地址在天津市南开区凌宾路(凌庄子道)199号,后搬迁到天津西青区李七庄街梨园头村南,邮政编码:300381.

    在天津女子监狱,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投进监狱后,都会遭受各种酷刑迫害,长期的长时间的奴役劳动,长时间的被固定姿势、罚站、坐小板凳,拳打脚踢、吊铐、单独关押迫害、冬天光脚站水泥地,野蛮灌食、饥饿、熬夜、绑死人床、冷冻,不许洗澡,不许沾水,更加邪恶的是,不允许解大小便。来月经不许用纸,顺着裤子流。

    长时间的肉体和精神的摧残,使法轮功学员的身心受到极大伤害。这时候狱警就会表现出假意的关心,比如量血压,然后就逼迫每个人都吃药,说是怕血压高。有些坚定的法轮功学员拒不吃药,恶警就会指使犯人往法轮功学员的稀饭、馒头、饮水及输液中投放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性药、不明药物。

    这位女性法轮功学员说:在高压洗脑和酷刑迫害下,被迫“转化”的法轮功学员,狱警们并不放心,因为她们知道没有哪个法轮功学员是真心放弃信仰。所以,对那些已经写过保证书的法轮功学员仍旧施以药物迫害。在天津女子监狱,都是包夹给法轮功学员打饭,饭里放了什么自己根本就不知道,就是感到记忆力减退,不记事,还总拉肚子,四肢无力。时间久了,就会察觉饭菜中有药。

    这些阴毒的做法会导致法轮功学员精神失常、反应迟钝、头痛欲裂,有的眼睛不停地流泪直至失明、下肢没有知觉、患高血压、心脏病等,还有的整天大脑昏昏迷迷、记忆减退、每天发生的事情全然不知、目光呆滞。

    操纵监狱狱警的背后真凶,是监狱管理局和司法局,它们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邪恶体制。有狱警曾非常肯定的对法轮功学员家属说过,监狱管理局给监狱下达了《加强监管改造法轮功学员的若干规定》。有上面撑着,监狱才敢无所顾忌使用各种卑鄙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

    天津女子监狱共有六个监区,四监区是严管监区,这里有所谓的“人性化”管理招牌,却阴险毒辣的迫害修心向善的法轮功学员。

    该监区对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都逼着坐小塑料凳,双腿九十度,两手平放在大腿上,腰要挺直,不许动(所谓“坐军姿”)。强制他们面对窗户或墙壁,单独隔离,不允许出屋,就连吃、喝、大小便、洗漱,在室内限定的时间完成。恶警不允许他们与其他人交谈。晚上睡觉,全屋内不能关灯,这样,让监舍里所有犯人对 “不转化”的学员反感、憎恨(因犯人白天劳作强度大,晚上回来灯太亮,睡不好觉)。就这样,犯人用语言攻击“不转化”学员,对绝食的学员强行灌食更是家常便饭。

    天津女子监狱迫害大法弟子的迫害手段与事实:

    一.以背监规为名体罚大法学员
    刚进入监狱的犯人叫新收(化名),让新收集体站着一个星期之内背会监规。刚被非法投入监狱的大法学员被隔离(一个监舍只有一个未转化的),恶警以背监规为名,强迫大法学员鼻尖贴墙,脚尖顶墙,双手笔直贴裤缝,一动不许动站着,旁边有两个包夹人(打手)看着,动一点就大吼大叫,打大法学员。

    大法学员拒绝背监规,就这样一直被迫站着,从早晨起床到晚上睡觉16个小时站着,双腿站得红肿,脚踝肿的象碗口那么粗,双腿僵直,不能打弯儿,上厕所都得需要人驾着。包夹人还说:站成这样才算没偷懒儿。

    二.剥夺大法学员的一切基本人权
    不许大法学员及时上厕所,从早晨到晚上只能上二次厕所。为了隔离大法学员,不许互相之间见面,规定每个人上厕所时间2分钟,轮流放茅(上厕所),有时憋得肚子痛;对坚定的不配合的,包夹人也故意刁难,就不让上厕所,长期不许动一动,形成了便秘的习惯。从凳子上站起来走到厕所就差不多5分钟了,刚到厕所蹲下就喊到点了,长期以来恶性循环,一个星期都解不出大便。

    不让购物,饭食中没油水,又限制喝水,不许上厕所,有人上厕所用手抠粪便,有的便秘使劲肛裂或脱肛,流的满便池都是血。狱警不闻不问,熟视无睹,用尽各种手段迫害妄图使大法学员屈服。

    三.强化洗脑转化
    从早晨起床到晚上睡觉16个小时在门后面,对墙站着。连70岁的老太太也不放过,有高血压症状的就强迫包夹人灌药,差点把她呛死。有的被囚禁在禁闭室,犯人进禁闭室需要向上级申请批准,没转化的法轮功学员被关在禁闭室里24小时光脚站着。站得腿肿的很粗,脚肿的穿不上鞋,一站就是一个或几个月,晚上不让睡觉。

    四.熬鹰
    晚上不让睡觉叫熬鹰,每天晚上由包夹人陪着配合犹大,转化大法学员,轮流灌输邪悟的东西,主意识不强时神志不清的就被迫转化。

    五.思想控制和灌输恶党流毒。
    吃完早饭,就拉到走廊里或者电视房看中央电台的《焦点访谈》节目,然后强迫写所谓的“心得”。让没转化的读不同种类的编造出来的邪恶的东西,不读就用坐刑折磨大法学员,听包夹人读。下午接着看或读揭批材料,整天灌诽谤大法的恶毒文章,吃完晚饭后急忙看7点的晚间新闻,《焦点访谈》中有法轮功的内容,还得写观后感。然后继续罚站。

    六.狱警软硬兼施,指使包夹人踢打大法学员。
    狱警闫队长在门外从半掩的门缝向包夹人(打手们)使眼色,踢打没转化的大法学员,打够了,硬办法不行就用软的,然后进入监舍以伪善来劝说大法学员,给予一点假关心。

    中午不许没转化的学员休息,只给5分钟吃饭时间,由狱警授意严管,苛刻对待,吃2分钟,刚吃一口饭就说到点了,不吃就乘机用灌食的办法折磨大法学员,狱政科的恶警就像按住小鸡一样野蛮灌食迫害。为了迫害不“转化”的大法学员,白天让大法学员用塑料袋在监舍里解大便,目地是激怒其它人对不“转化”的学员的仇视,激化矛盾,目地是群起而攻之,这也是狱警惯用的手法。

    七.钻大法学员善良的空子,一步一步诱导写三书
    为了让未转化的学员写不炼功保证书,整夜开着二、三个日光灯直射上铺犯人的眼睛,让她们休息不好,劳累一天了,晚上可算能睡会儿,却睡不好。都知道恶警的险恶用心,但是犯人们不敢骂狱警。另一方面狱警用给开灯睡觉的监舍的犯人们加分的办法,让她们心里平衡,蓄意让她们把矛头指向大法学员(犯人们除了不违纪不扣分外,能加分的机会很少,分高可以拿到减刑证)。恶警为了鼓励犯人们对大法犯罪,就给她们加分,让犯人们对大法犯罪,骂大法学员没善心,怎么修的真、善、忍?进而骂师父。不让大法学员开口说话、不许犯人们接触大法学员,完全隔离。

    恶警平时提人道主义,什么人性化的管理等,让犯人们在《新生报》上每周讴歌狱警们,揭开伪装的警皮一看,都是恶党灌输的假、恶、斗、煽、骗、哄。

    八.对坚定以绝食抵抗的大法学员施以残酷的迫害

    九.一年二、三次抽血
    一年二、三次抽血,装血的试管象医院平时用的二倍粗,抽血量大。吃饭二分钟,恨不得不许大法学员吃饭,但又怕被抓住把柄。包夹人克扣饭菜,还辱骂未转化大法学员,身体瘦弱,这样的身体状况还要抽走那么多血。在年底抽血,听服务组的人说,(不干活,直接能够接触上队长得到消息的人,在走廊里站岗,监督犯人违纪行为,记录下来给扣分。这样的人都是家属买通监狱的官儿或者狱警,才能干上这活。)快过年了,把犯人的血卖给关系单位,他们高价出售后,给监狱红包。

    十.单独给法轮功学员化验尿、验血
    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队是三队,三、四、五监区都有法轮功,除了包夹人外就是个别刑事犯,每个监区三队的队长都单独把法轮功学员叫出去,化验尿和验血,没叫刑事犯。队长说是对法轮功学员的关心。天津第一医院医师到台湾宣传找要活体移植的人,原来不是对法轮功所谓的关心,是要为活摘法轮功人体器官做准备才单独化验尿和血,检验肝肾功能。

    十一.一种类似蹲刑的坐刑
    坐硬塑板凳,脚离凳子一拳距离,双腿夹紧放一把尺,双手伸直,手背上放一支笔,背笔挺,脖子正直,两眼目视前方一个点不许动,让浑身的肌肉包括眼部肌肉绷紧,全身重量放在两个坐骨上,每天16小时,一动不许动,感觉坐骨就像裂开似的。屁股坐的起黑紫色的老茧,老茧裂开大口子,夏天不许穿短裤,在门后坐着,汗水流到伤口上,疼痛难忍。我知道有两个岁数大的老年大法弟子得了肌肉麻痹症,后来看不见了。

    自2004年7月份以来,天津市610加大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力度,叫嚣“清理监狱死角”,向各监狱下达了转化率指标。天津女子监狱各监区采用各种邪恶手段强制洗脑。如罚站、晚上集体“学习”、减少睡眠、隔离住宿等。

    其中四监区强迫未转化的学员坐板凳,每天六点多持续坐到晚上八点半或者九点,期间连吃饭、刷碗、喝水都不允许起身,坐的姿势要求很严,双手平放在腿上,腰板挺直,手和脚都不许动,坐的时间长了,塑料板凳凳面上的雕镂花纹硌得臀部皮肤像要被割裂一般,膝、指多处关节酸胀、发麻继而发僵,时常酸痛。夏天穿单裤,有的学员臀部掉下铜钱大的血痂,腿上被手按着的部位生痱子;有的老年学员因长时间罚坐导致走路困难。

    另外,坚定修炼的大法学员吃饭的时间只有五分钟、洗漱时间五分钟,有一段时间还压缩到吃饭和洗漱各两分钟,即使是洗大件衣物也只给几分钟时间;不许大法弟子与其他人说话。队长以加分、违纪扣分等手段,利用刑事犯人作包夹,监视大法弟子的一举一动,且有总包夹时时巡视,室内有队长监视器,使大法弟子完全处于高压和被隔离的环境中。有一次,一包夹以坐姿不够端正为由狠狠踢翻了那位老年学员的凳子,同室的人忙将老人扶起来,有人因扶了她一下就被队长罚晚上“上学习”半个月。

    天津女子监狱为了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大法信仰,用尽各种残忍酷刑,其中一种古今中外没有记录过的折磨手法是,强制法轮功学员每天全身僵直在小凳上挺坐15、16小时,恶人一不如意就再延长6小时。有一位法轮功学员被残害长达半年之久,现下肢麻木没有知觉,走路需人搀扶,双眼几乎失明。

    恶警教唆犯人经常辱骂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每天劳作回来不准休息,逼接受“转化”,有不配合者,则让全体犯人一晚不准休息,第二天继续劳作,以此激起犯人们的不满,转而向法轮功学员发泄情绪。恶警看谁骂得最凶、最见不得人,就会给其加分奖励。

    二零零九年三月以来,天津女子监狱加剧迫害坚定的大法弟子。现有十多名大法弟子拒写“三书”,她们每时每刻身心都在承受着非人的摧残和煎熬。

    监狱对每名大法弟子的监控,由原来的三个包夹增到四个,并在每次集聚时,先迫害两名大法弟子。

    恶警将坚定的大法弟子“关小号”,吃、喝、拉、睡一切都在里面,从早晨不到八点坐小板凳一直到晚上九点,十三个小时,腰挺直,腿直脚尖朝前不准动,胳膊直两手放在大腿上,两眼直视前方,姿势动一点就是耳光、脚踢。长期坐着身体不过血,浑身麻木,腿脚肿胀,疼痛难忍。

    恶警每天强迫大法弟子听、看污蔑大法的光盘及文章,从精神上肉体上摧残大法弟子,目的是逼写所谓“悔过书”“保证书”,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

    对用绝食抵制迫害的大法弟子,恶警把她们铐在暖气片上毒打,暴力灌食。

    监狱恶警指使三个犯人张兆一、张北、孙提(音,邪悟者)专门迫害大法弟子,三人非常邪恶。

    天津女子监狱长期对坚持修炼“真善忍”的大法弟子进行体罚,叫做“三挺一瞪”。一挺是“颈”,二挺是“腰”,三挺是“腿”;一瞪是眼珠不能转动。对三挺有特殊要求,脚跟必须要靠墙根之间不能有缝隙,否则包夹人就打。

    二零零五年,法轮功学员在凌庄子女子监狱所从事的奴工有用各种漂白或染色的玉米叶子和其它树叶制成的各种手工艺品,这种被化学原料加工过的叶子毒性特强,对人的呼吸道系统伤害极大,对皮肤也有很强的刺激。有的人因为不停的干这种活,手指肚脱皮,显露出嫩肉。虽然疼痛难忍,但也得不停的去干,每天都在超强度、超紧张的氛围中被奴役着,每天也都在担心着完不成数量。

    后来,法轮功学员就干起了渔网子的活。每天用臂力和手指拽线丝,手指被刺出口子,时间久了就磨出厚厚的茧子,因超强度的劳动,累得我心慌气短,就好像连接心脏的线一不小心就会断,一直干到夜里两点多钟才睡觉。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二十七日发表的《天津女子监狱的罪恶》的一点补充。

    天津女子监狱对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残酷迫害,对所谓“转化”了的迫害也并没半点放松与懈怠,仍令包夹24小时严密监控,不准互相说话,也不让其他犯人接近说话,除每天十二小时高强度奴役,有时还加班外,每周强迫固定上“学习”,看新闻联播,读为邪党涂脂抹粉的文章,违心地按要求写思想汇报,每季度要开邪恶的揭批会,强迫学员违心地写骂师父骂大法的邪恶材料,达不到要求要反覆重写,甚至让包夹代笔,强迫学员照着写照着念。每到减刑或出狱前更是变本加厉的反覆让学员表态背叛师父背叛大法,使法轮功学员承受着残酷的肉体与精神折磨,生不如死。

    二零一一年李红就提出“转化率”要达到百分之百,对于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想尽一切办法折磨迫害,这个监区不行就换一个监区,迫害不断升级。

    下面曝光几个恶警恶人及迫害手段。

    三监区的大队长:张艳,关慧君。分队队长:乔卓飞,鹏程,郭倩颖,董梅,李斌,尹桃思,周静。包夹:卢敏,张荣,于丽,黄丽君,韩庆华,周辉(外号大灰狼),杨月,刘兆君。

    手段:8~10名刑事犯组成一个“攻坚组”,白天对不屈服的法轮功学员体罚、限制大小便、不许睡觉、拉到墙角监控看不到的地方打,主要打头部,夜里一群恶警围着洗脑,仍然强迫法轮功学员站着。

    四监区,二零一一年,恶警王艳春(天津武清人)主抓“攻坚”,当时把四监区定为“转化基地”,刑事犯包夹有:唐英丽,宋艳,齐唯一(已假释)。手段是不许法轮功学员睡觉,强迫她们脚跟并拢站着,不许大小便。王艳春领着一群狱警给法轮功学员洗脑、威胁无效,接着就是几个包夹开始打骂,抽嘴巴子,用手打累了就拿一本厚书抽,打头部,扒衣服,唐英丽用手戳法轮功学员乳房和阴部,唐英丽和齐唯一掐大腿内侧,进行性虐待。

    王艳春当上大队长后,由周静接管,刑事犯包夹有:宋艳,刘晶,张红梅,邓喆等,宋艳打骂,刘晶哄骗,再不屈服,就吃“反省”(限制饮食),一个馒头或窝头,一点干咸菜,不让法轮功学员上厕所,强迫她们睡在光板床上,不给褥子,白天罚站,夜里队长找谈话,白天睡一会,指使刑事犯踢床板、踢凳子、摔门,不让睡觉。

    五监区迫害也很严重,恶警有高文瑷、于珍(已调四监区任大队长)杜艳、徐丽颖、姚瑶等,刑事犯包夹有崔洪玉、郭莉莹(2016年4月释放)、李明、吴丹、王虹等,不转化不许睡觉、不许洗漱、不许购物、吃“反省”(限制饮食)、一直站着体罚,不许大小便、不许用卫生纸,用垃圾袋做成裤子套在身体外面,系在身体上,往里小便。

    法轮功学员由于长期不能洗漱,裤里大小便,身上有异味,在哪都让刑事犯辱骂,甚至夜里让站到监室里熏其他人,让犯人侮辱谩骂。

    我曾被强迫一个多月不许洗漱,吃窝头咸菜,站七天七夜,来月经不让用卫生纸,都流在裤子里,小腿和脚肿得吓人,脚上肿得皮像要流下来。恶徒们看我要站不住,她们就用师父法像摆在我身体周围,想让我站不住时踩,我用敬仰的心慢慢拾起法像,她们就抢过去摆上,我再捡,她们再抢,并扬言我们有的是时间陪你玩。

    法轮功学员郭宝花刚被送到女子监狱,拒不穿囚服,被扒得一丝不挂,在前面一个小号站了几天几夜,让大伙看,侮辱。郭宝花和陈瑞芹被迫害了几个月的时间,站不住就用布条捆在床上,脸上、身上摔得青一块紫一块。郭宝花被包夹崔洪玉毒打,手被打坏,长时间不能拿东西,吃“反省”(限制饮食)一个月后,被带到医务室验血,营养不良就强迫吃药。

    二零一七年六月七日唐忠贞家属到天津女子监狱与唐忠贞会见,唐忠贞的精神状况很不好,监狱对唐忠贞的迫害起初是无理由长时期罚站,现在每天要长达12小时的劳作,做不到规定数量,不让购物,给唐忠贞造成的精神压力非常大,因而长期以来被迫害的失眠,还在吃不知道名字的所谓“睡觉药”。有一位叫王景香的法轮功学员不写“结合十九大的揭批思想汇报”,数九寒天的被弄到一小屋,被脱光衣服只穿一背心,打开窗户,让她吹对流风,警察们还把别的警察叫来,羞辱的看着她。天津女子监狱不但从精神和身体上摧残迫害法轮功学员,而且还把这种罪恶延伸到了狱外。监狱里有一个叫周静的警察牵头去出狱后半年内的法轮功学员家里非法录像、询问等等。有一次她们上级来人参观她们回访的图片,夸她干得好,并说她是首例,其它监区还没有。老人曾在监狱表现脑血栓症状,现在情况比较平稳,有包夹照顾。二零一八年五月份接见日是二十四号下午。接见时可能需要以下证件:直系家属带上各自身份证复印件、户口本复印件、当地居委会证明等。

    二零一七年六月三十日凌晨,天津唯一女监,天津女子监狱秘密搬迁至天津监狱城,以下是详情(待补充)。
    一、变更地址:
    天津女子监狱由原址”南开区凌庄子道199号”,搬迁至现址”天津市西青区李七庄街梨园头村南(邮编300381)”的天津监狱城,系原”梨园头监狱”扩建后把天津市原来设在各区的监狱都集中到此。近几年已有多个监狱秘密迁入。天津设有多处监狱,只有部份监狱关押法轮功学员,已知的有:天津监狱(即原来的梨园头监狱)、港北监狱、杨柳青监狱、天津女子监狱。

    二、变更监区号
    原七个分监区,只有三、四、五三个监区关押法轮功学员,迁址后监狱增至八个监区。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分监区原监区号由原来的三、四、五,换编号改为六、二、五。

    三、狱警的变动
    原七个监区增至八个,每个监区有两个分队。狱警人员也有所变动。已知原三监区大队长关慧君被调七监区;五监区有四个大队长:高文瑷、杜艳(专管迫害法轮功)、尹克清和刘某(刘某是又从监狱科室回到监区的,目前没有直接参与迫害)。两个分队长是徐丽颖、姚瑶,两恶警迫害法轮功学员一个凶狠残暴、一个阴险毒辣。
    随着情况的变更参与迫害的包夹也有很大变动,以五监区为例:现在只剩恶人李明(经济案犯,被判十几年长刑。是五监区包夹的头儿诡计多端,深受杜艳、姚瑶等恶警的重用)、邬萍(贩毒犯,是迫害死大法弟子陈瑞芹的打手),其他都是随时安排的。

    二零一八年七月二十七日,天津女子监狱要开所謂的“揭批会”,让曾经在女监遭受迫害现已经出狱回家的法轮功学员回去参加。长期以来天津女子监狱采取各种恶毒手段迫害女性法轮功学员,即使是已经释放回家的仍然不放过,采用定期回访的方式,对法轮功学员加以控制。

    天津女子监狱多年来积极追随江氏流氓集团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许多法轮功学员从精神到肉体上遭到了惨无人道,令人发指的迫害。先后有陈瑞芹等数人被迫害致死,徐雪丽、杨建等人被迫害致精神失常,张玉兰等人被迫害致残致伤,多人出现生命危险。

    现在(二零一九年七月)天津市女子监狱对新进来的法轮功学员要集中所谓“学习”二个月再分下队。在这二个月里就是暴打折磨,有的法轮功学员家属到处上告仍然无效。
    据说,天津滨海监狱(原港北监狱)也是如此迫害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请善良人们给予关注与帮助。

    天津市女子监狱四大队警察周静,因迫害法轮功学员积极,还由原来的小队长升为大队长。几年来,她专门从在押犯人里培养打手为她做帮凶,毒打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

    有个“大包夹”叫刘晶,此人因贪污罪被判刑十五年,家住河西区。每个在押人员都得给她送礼“供养”她。另一个犯人叫赵娜,贪污了八百多万。她们这些包夹不干活,任务就是专门管法轮功学员,而这两人是指挥犯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

    她们采取的迫害手段:从在押人员中挑四个很恶的犯人去看管一个法轮功学员,两个人一组,分两班,昼夜不让学员睡觉,下身给套一个特大的塑料垃圾袋在腰上,大小便全部在裤子里。下身被大小便泡着,夏天也只给一点水喝、吃一点饭。带着塑料袋一站就是两三天,下来后腿脚都肿的很粗、人都脱像。

    还有个叫耿艳红的犯人,是东北人嫁到了廊坊开装修店的,因打架伤人被判十二年,此人为了减刑,一直暴打法轮功学员,专打学员的头(因打完后看不出明显的伤),只要不转化她就暴打折磨,毫无顾忌(因有警察周静给她撑腰)。曾有位姓何的法轮功学员由于长期遭受毒打折磨,用头撞暖气片来反迫害。她们看根本“转化”不了就不打了。耿艳红在天津女子监狱待了八年,其任务就是打法轮功学员,她自己说经她手打“转化”了一百多个学员。监狱给她的奖励是减刑四年。后来听说此人出狱后就出了车祸。

    苏金荣于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八日被北辰分局与集贤里派出所联合绑架,一直关押在北辰分局,据家人证实苏金荣已被送往天津市女子监狱迫害,刑期不详。

    该单位恶人:
    刘爽李红许某某李兰龚某某张娜王晶晶师淑花刘旻殷楠季玉梅马英楠陈会洁吴春环陈桂芳张玉凤杨艳玲王香连李卫红刘继峰关慧君于宝珠杜妍博冯宇王艳春于珍乔卓非张燕鹏程郭倩颖董梅李斌尹桃思周静高文瑷徐丽颖姚瑶李明杜艳魏荣施磊张景景李虹邬萍孙伟朱培元赵欣惠郭莉莹韩琪月宁小花吕珊连崔红玉

    受害人:
    高建苓(高建玲)平玉荣王景香张桂云郭成茹(如)杨素云张汉平郭宝花张润梅邵淑文(音)陈瑞芹王淑丽卢月芬郭玉茜刘金风王凡王光娟蔺福华李维珍施振华朱秀平梁美喜栗艳侠(栗艳霞)杨玉翠江丽莉(江丽丽)李萍李茂芬王淑敏门慧艳王慧娟(会娟)杨翠兰刘佳玲(刘家玲)张秋艳陈元华韩文敏姚世兰(姚士兰)程献新薛桂清唐宗燕汪文清张玉兰张桂珍石玉平赵飞李文君李文君之姐齐长荣(祁长荣)徐国敏时振华刘桂蓉(桂荣)郭德芬何爱云韦莲花王学玲孙提(孙缇)张立芹(立琴)宫文玉贾文广王士君董庆凤莫伟秋王书敏黄尊敬姜学芳王淑华宋惠婵王桂荣杨建(杨健)唐忠贞邓淑娟马玉敏刘秋芳李珊珊王洪维赵玉芬尹光华蒋书云李玉申韩翠玲沈华凤李淑仙高玉明廖群英韩丽华王建芳梁红颜夏红梅吕桂芬苗凤玲陈瑞雪薄杰李红玉姚红梅沈晴覃月莉徐雪莉(雪丽)刘秀春李彦霞郝淑艳王艳茹冯秀兰崔希芬王连红吕煜青杨福静王文果李淑华胡景玲赵月花郑庆兰邵云张慧敏曹士春张卫敏孟桓万慧敏李珊珊黄惠香王放妮孙云香杨春燕(春艳)郑淑娟王桂平高凤兰张树兰魏淑珍许新芳王连荣刘祥梅陈瑞芹韩玉霞吕厚芬翟国兴苏金荣武秀玉韩淑娟李嫦君费建英赵如英齐青莲郭轶倩黄桂荣

    迫害类型:
    推行/执行迫害法轮功政策体罚罚站罚坐唆使、鼓励、纵容其它人迫害、折磨大法弟子诽谤/造谣、污蔑/栽赃、罗列罪名非法关押谎诈监视/跟踪看管/蹲坑迫害亲属骚扰强制拍照并在电视上/游街曝光高强度超负荷劳动贪污受贿精神酷刑用篡改后的经文来欺骗大法弟子定期思想汇报制度洗脑/送洗脑班逼迫放弃信仰非法剥夺人民應有的权利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二零二零年六月二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

    联系:
    地址:天津市西青区李七庄街梨园头村南(邮编:300381)
    电话区号:022,投诉电话:26226262、23072073、23072069
    [狱政科] 23072070、23072069
    [天津南开区检察院驻监狱监所科]
    副科长:韩丽,(女)电话:23917837
    干警;迟轶清,(女)电话:27381919转8632

    更新日期: 2020年7月1日 2:53: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