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恶人榜 > 恶人单位列表

    内蒙古女子监狱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简介:
    内蒙古女子监狱
    ,公检法,市级。内蒙古自治区女子监狱,对外称“兴华服装厂”,奴役被关押人员,包括犯人和无辜的法轮功学员,产品不仅是制作公安、工商系统的服装,还有些手工零活,如毛衣上绣花、制作围巾两头的穗子、拣毛刺(拣毛衣上的杂毛杂物)、包装卫生筷、牙签、挑选荞麦(中国北方的一种粮食作物)等。这些零活送到监狱时,是半成品,经过在监狱的最后一道工序,成成品后标上中国制造的字样,大部份用于出口,进行对外贸易,精选的荞麦也是出口到外国。

    内蒙古女子监狱,原是在呼和浩特市小黑河地区的内蒙古第一女子监狱,自二零零三年十一月迁至帅家营村,原位于兴安盟保安沼的内蒙古第二女子监狱也迁至呼和浩特,两个监狱在帅家营村合并到一起,称为内蒙古自治区女子监狱。现在是内蒙古迫害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大法女学员的黑窝。

    内蒙古自治区女子监狱是中共劫持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这里关押着内蒙各地区的法轮功学员,其中有很多是主流社会的优秀人才,有的是大学教授,有的是医生、教师、会计、技术人员、公务员、在校大学生等,有的是毕业于中国政法大学、清华大学的精英。

    十几年来,内蒙古女子监狱的恶警们,持续不断地试图以各种手段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已被曝光的令人发指的酷刑折磨手段达数十种之多。以下是通过一些受害者的亲身经历,来曝光内蒙古女子监狱的洗脑黑幕。

    一、“攻坚组”的恶毒洗脑
    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一旦被投入内蒙古女子监狱,首先就被送进了一个叫“攻坚组”的地方,它是专门用来“转化”法轮功学员的地方,人品最恶劣的才能被选到这个“攻坚组”,人员配备从狱警到犯人,一个比一个邪恶狠毒。

    犯人日夜监视着法轮功学员的一举一动,她们自称“包控“。不许法轮功学员出屋,由已经“转化”了的人来给坚持法轮大法信仰的洗脑。如果一直坚信大法,每天都会有恶警和犹大来放毒洗脑,让法轮功学员得不到自由喘息的机会。

    对刚被投进监狱的坚持法轮大法信仰的法轮功学员,邪恶采取各种办法来迫害:
    (1)强迫法轮功学员吃药,给打针、输液或直接送到监狱医院利用药物迫害。
    (2)不让睡觉,让法轮功学员整晚都坐在没有靠背的凳子上,或用绳子把法轮功学员的手拴在上铺的床上吊起来打骂。
    (3)谎言、伪善轮流使用,日复一日,天天如此。
    (4)用“积功”、“减刑”来胁迫已“转化”的人来“转化”坚持法轮大法信仰的法轮功学员。

    在邪恶的“攻坚组“,恶警上演类似文革整人权术,把人整的哭笑不得,让人感到人人自危,谁都不敢相信谁。还逼迫人说出自己的隐私和不光彩史,强迫当着所有人的面说出隐私,再对她进行“批斗”。如果不说,恶警就采用一些下三滥手段逼迫着说出来,如: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给法轮功学员吃一种药物,在熟睡时别人问什么,被灌进药的人便会答什么,醒来后,发现自己的隐私,连家人的隐私都已公布于众,恶警用这些给施加压力来强制“转化”。被强迫说出隐私的人,还遭受“群体孤立”,恶警胁迫全监区的人都不跟她说话,都来鄙视嘲笑她。

    二、奴役迫害
    在“攻坚组”遭受了精神和肉体折磨后,法轮功学员被送到了各个监区遭受劳役迫害。为了完成任务,每天都加班加点,完不成,就送去严管队“严管”,不让买东西,不准吃细粮,只让吃粗粮,手出血了,也没人理会,它们只要任务。而且很少有休息的时候,晚间休息最多睡四─五个小时的觉,吃饭,上厕所都有时间限制。
    狱警的所有行为都是撒谎欺骗,有来检查的时候,狱警就告诉所有服刑人员:今天上面检查问话时,你们机灵点,问加不加班,就说不加。问你们采用什么劳动制度,就说是五加一加一。他们说的五加一加一,是五天劳动日加一天学习日加一天休息日。

    三、邪恶的“回炉”迫害
    法轮功学员刑满快回家时,恶警们会把他们认为“思想不稳定”的,也就是还信着大法的人,又重新调回“攻坚组”,进行第二次洗脑迫害,他们自称“回炉”。他们担心这些人出去后就写严正声明从新走上修炼大法路,因此再次加重洗脑迫害。

    法轮功学员回到家后,恶警也并未放弃对法轮功学员的监控,比如找所在居住区的人监视其行踪,对电话进行监控,给家人打电话询问情况,甚至个别的还会上门骚扰。有些法轮功学员的丈夫,因受不了邪党的压力,离了婚。

    下文所述的犯人是指非法轮功学员的被关押者。在中共监狱,法轮功学员也遭受的同样的奴役。而且,法轮功学员还被恶警强迫放弃信仰,坚强不屈的法轮功学员还受到野蛮的酷刑折磨。

    一、繁重的奴活

    内蒙古第一女子监狱靠廉价的奴工(被关押的人员)创收,赚黑心钱。有些公安、工商系统的服装订购的很紧,为了按时完成,保证把钱赚到手里,监狱时常加班加点,休息时间很短,有时连着几个通宵昼夜生产,有人熬不住就昏死过去。

    吃饭的时间就是十几分钟,奴工们连上厕所的时间都没有,出工的号子一响,紧跑着,急急忙忙排好队去车间,像机器一样运转起来。有的犯人憋着屎尿去了车间,有的犯人饭前便后不洗手不漱口。不是这些犯人不讲卫生,是因为出工时间紧,催的犯人们紧跑紧颠,过着牛马不如的日子。刑期很长的犯人,很有感慨的说:这些犯人连机器都不如,机器还有休息的时候,而犯人呢,忙完这个忙那个,日夜不得停息,下辈子就是当牛做马也不来这鬼地方。

    狱警经常以亏损为说辞,逼迫犯人加班,在车间加晚班回到监室还得做手工,为监狱赚更多的钱,有的犯人因完不成任务,干活干到凌晨三点、四点钟。有的没有等到刑期结束,死在了监狱里。有的不堪监狱的各类折磨,曾有寻短见上吊死的(上吊死的是在两个监狱合并前在某年发生的)。

    各监区的生产车间经常有可笑滑稽的事发生。监狱的厕所使用是受严格控制的,上午允许奴工去一趟厕所,下午允许去一趟。如有拉肚子、尿急等情况,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看管厕所的犯人,经常收到其他犯人的小恩小惠,犯人把仅有的一些“奢侈品”送给人,是为有特殊情况时,看管厕所的犯人好让她,背着别人偷摸上厕所一趟。有的犯人,家里非常困难,没有东西可在监狱里上下打点。这样经常有憋不住尿的犯人,背着恶警钻到制作出来的衣服垛里,用塑料袋接尿或直接撒尿在衣服垛里。有些单位收到衣服后,衣服或许有痕迹,有人或许认为服装在运载的途中不慎沾上了水,那么在这里提个醒:也许是水痕,也许是尿迹。

    二、极不卫生的各类产品:“非典”期间的口罩

    内蒙古第一女子监狱里经常停水,狱警们为了节约水有意停水,也有出故障停水的情况,停水长达十天左右,但不影响出工,照常生产各类产品。犯人们在出工其间上厕所,根本没有人在便后洗手,因为没有水洗手。试想,这个大型的服装厂生产出来的各类服装,能没有污迹、病菌?

    在“非典”期间,当时中国大陆,口罩是供不应求,在这时候内蒙古第一女子监狱,昼夜加班大批量的生产口罩,这些产品极不卫生。在生产的过程中,狱警从来不强调对产品的生产要讲卫生的问题,只是催着超额完成任务好赚钱。但是狱警们都有一个习惯,好像是统一规定的一样,从商店买回衣裤后,先是清水洗一遍后才穿,这些狱警担心所买的产品是某些监狱的奴工生产的。

    再说拣毛刺的这一零活。有些犯人在规定的时间完成不了任务,情急之下什么法都想得出来。有的用刷鞋子的毛刷使劲刷;有的人往毛衣上“啪、啪”的吐唾沫,再用脏手去上下左右抹平舒展,平平整整的叠好交上去。

    包装卫生筷、牙签时,有的筷子、牙签不太直,有的犯人索性把筷子、牙签放到屁股下面,坐到上面压直。包装牙签和挑选荞麦时,犯人使用的工具是一个小盆,有的是饭盆,有的人使用的盆是很特殊。这个特殊的盆是犯人们每晚用来清洗私处的。在监狱里水也是奢侈品,犯人能洗上澡是一件很奢望的事,有的法轮功学员在这里被迫害,长年不让洗澡。犯人们每天分上两茶缸水,中午一缸,晚上一缸。犯人把晚上分到的这缸热水节省出来,用这个小盆来清理卫生。平时包装牙签、挑选荞麦时,当工具使用。

    厂家对挑选的荞麦要求很严格,要挑选出上等的,主要是用于出口,赚外国人的钱。可怜的外国人,当买到这些标有中国制造的产品时,能否想到这些奴工产品的背后呢?荞麦是食用的,牙签是用于剔牙,有多少人能够知道这些奴工产品的背后有很多见不得人的罪恶与肮脏。

    内蒙古第一女子监狱各监区都有老弱病残队,这些人因肝病、肺结核,年老等原因,不能到生产车间。但是监狱不会白白养着这些人,她们也得干零活,拣毛刺、编围巾的穗子、包牙签、挑选荞麦等。有些监区的监舍全是些病人,染有各类传染病,病毒、细菌本来密集度很大,加上没有条件讲卫生,可想而知,经过这些病人的手,生产的各类产品能没有病菌?这些产品大多出口于日本、欧洲等国家。

    曾有犯人看不惯狱警们良心败坏赚黑钱的做法,把监狱里包装卫生筷、牙签、挑选荞麦的内幕,通过特殊渠道反映到相关一些单位。一些单位接到举报,经常到监狱来个措手不及的排查。这时候从监狱长到一般狱警,开始上窜下跳,狱警领着犯人们,把这些零活东藏西掩,这样的事时常有。但邪党的官员们,只要收到好处费,对所有的大小罪恶都是敞开绿灯的。也就是即便检查出来了,也是不了了之。那每次来检查时,狱警们为何吓得把产品藏起来呢?那是为了节省那笔“疏通收买”费。

    三、漠视犯人的生体健康

    内蒙古第一女子监狱生产量大,犯人的工作量大,休息条件差,饮食条件更差。狱警定期给犯人订购一些食品,大多是劣质过期的东西。从监狱里买的牙膏、洗衣粉等日用品都是假货。

    女监大院里,每个监区都有各自的“酸菜坑”。这些大坑,很深,面积不小,都由身强力壮的女犯们挖的。外人很难知道这些大坑是用来做什么,储菜用,但不是储新鲜菜,而是腌制酸菜。每年的十月份,廉价的大白菜大量上市。监狱弄来大量的白菜,把未经清洗过的白菜扔进土坑,倒上水蒙上塑料盖上土。过了一个多月,白菜就发酵发酸了,正好食用还不太臭。但这时候不给吃,转年开春了,也不给吃,到了四月末五月初,开始每天给犯人熬酸菜吃,一直吃到夏季的八月。(中国的北方七八月,是各蔬菜丰收的季节)

    这个腌制酸菜的土坑是室外的,酸菜坑里经常有死耗子。知道实情的犯人说:“那淹死的耗子很大哎。”到了夏天酸菜坑里爬满蟑螂、蛆虫,还有苍蝇等飞虫。不管有什么东西,犯人无条件的吃下去。那烂酸菜的味儿奇臭无比,犯人说连猪都绕开这些臭酸菜不吃它。然而被关押的犯人和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吃这种烂臭的酸菜约有半年之久。

    位于呼和浩特市的内蒙古女子监狱,是迫害内蒙古法轮功学员的一大黑窝,现在仍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四十七位左右。该监狱常年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转化”迫害,暗中给法轮功学员下毒,摧残法轮功学员身体与精神。近年来,该监狱还采用伪造明慧网、《明慧周刊》的内容,欺骗法轮功学员,进行洗脑“转化”。

    内蒙古女子监狱在伪造《明慧周刊》内容时,还活在世上的学员写成已经被迫害致死,以此诬蔑《明慧周刊》撒谎,欺骗法轮功学员接受洗脑,放弃修炼。

    被转到女子监狱的法轮功学员,首先关押到“攻坚组”,不“转化”就打。打法轮功学员时,先由犯人打,再由狱警用电棍电击。

    法轮功学员之间不许说话,都关在屋里,不许出屋,不“转化”就关着,每个屋里有四、五个犯人看管着。法轮功学员不“转化”的,就让已经“转化”的代替写“转化”书。

    用药物迫害法轮功学员一直是内蒙古女子监狱的暗中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比如,袁淑梅被迫害致死;王霞被迫害失忆;耿秀兰、尚淑琴被迫害的精神不正常;赵淑贞、范晓丽被迫害的牙齿脱落……都是采用暗中使用不明药物迫害的结果。有的公开逼着吃药,比如逼着杨秀荣吃药,不吃就给灌药。白桂荣还给杨秀荣吃花叶子。

    仍监禁数十名法轮功学员
    目前,内蒙古女子监狱仍然用酷刑折磨、洗脑手段迫害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
    段学琴,赤峰市巴林左旗人,在看守所时已被打的不能站立,扒光衣服,放到死人床上。到女子监狱仍然坚持信仰按真善忍标准做好人,现在在女监已被打的卧床不起,生活不能自理。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王颖,通辽人,到女监时已绝食174天,现在在女监已关押迫害半年多了,还在绝食。女监不法警察给她插鼻饲管灌食,往体内输黄色不明液体。

    翟翠霞,赤峰元宝山人,女监警察“转化”她时,拒不服从,大冬天把翟翠霞身上泼上水,弄到室外冻,由犯人沈波看着,人已冻的不会说话了,还问她炼不炼,翟翠霞还点头表示炼。

    现在被非法关押在内蒙古女子监狱的法轮功学员还有范金玲、周丽荣、杨桂芝、杨丽荣、刘秀荣、田心、李萍、孟呼伦、贾海英、戴振云、刘玉萍等。

    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攻坚组”成员有肖梅、康建伟、白桂荣、刘刚、乌日宁、赵鹏程等。

    家属给被关押的大法弟子寄的钱,大法弟子本人确认签收后,却不能及时到达本人手中,时间少的也得三、四个月,经常半年以上,才能到达大法弟子本人手中。这些钱经常被监狱管教人员私自挪用和直接动用了。

    有个叫沈波的犯人,负责包夹大法弟子,经常在大法弟子的账户上动钱买东西(未经本人同意)。队长肖梅等警察,她们都知道这些事情,装作没看见,也不管。

    监区里强制奴工,长期性的加班、加点,特别是五监区,正常情况应该是:星期六学习,星期日休息,但实际不然,与规范的大相径庭,长期的加班、加点。常人的普通犯人被加班加点的情况更是严重。

    该单位恶人:
    徐美青尹艳华王爱春金凤

    受害人:
    段学勤(学芹/学琴)王磊任素英王素琴(素芹)翟翠霞赵玉华李玉芬李玉兰(李玉岚)张立斌唐海花李艳华刘智慧杨桂芝田素芳任素香杨翠玲赵桂春高桂霞杨丽荣(丽蓉)张翠敏杨秀荣岳淑霞赵春霞李彩霞武秀荣张春艳潘丽娟(番利娟)王艳昕郭莉郭萍毕凤琴张玉梅陈翼飞(逸飞)耿秀兰高健张树芝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二零二零年四月三十日大陆综合消息
    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
    二零一八年五月五日大陆综合消息
    二零一六年七月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
    内蒙古女子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内蒙古女子监狱“转化”手段-伪造《明慧周刊》
    赤峰市仍有44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
    内蒙古女子监狱洗脑黑幕
    内蒙古女子监狱残酷迫害主流社会的民众
    内蒙古女子监狱奴工产品的背后

    联系:
    内蒙古女子监狱:
    地址:呼和浩特市郊区呼凉公路帅家营子村,邮编010020
    或:呼和浩特市赛罕区巧报镇帅家营村南,
    对外地址:呼市呼凉公路兴华服装厂,2004信箱
    监狱纪检主任刘某2396602
    狱政科科长金凤0471-2396501、2396557
    一监区:0471-2396028
    二监区:0471-2396032
    三监区:0471-2396728、0471-2396025
    四监区:0471-2396518
    五监区:0471-2396730
    六监区:0471-2396525
    出监监区:0471-2397640、0471-2396529
    监狱长杨蔚红
    政委室:杨X华0471-2396666
    副监狱长:孙玉凤、彭玉梅、袁雨露、
    副监狱长倪融香0471-2396668(对迫害死袁淑梅负有责任。)

    现洗脑班班头目:乌日宁(因收受贿赂被她的同事把她从监区长的位置拿下去,遭恶报。)

    白桂荣13847107932

    更新日期: 2020年5月10日 19:49: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21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