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恶人榜 > 恶人单位列表

    湖北省法制教育中心(湖北省洗脑中心)


    洗脑班中心人员组成,像片上的人物(下图),前排是邪恶警察,后面是从沙洋劳教所抽调的家属做陪教。


    湖北省法制教育中心大门口图

    简介:
    湖北省法制教育中心(湖北省洗脑中心)
    ,六一零,省级。湖北省洗脑班已由汤逊湖迁到了武汉市洪山区马湖村,在臭名昭著的湖北省女子劳教所边,只一墙之隔。在武汉市洪山区板桥小区的东边,马湖新村的南边。乘901或905或306或587路车在板桥下,沿板桥中学南边的一条新修的大路向东走50米左右,再向南拐就是湖北省女子劳教所和湖北省法制教育中心(即湖北省洗脑班)。

    自二零零二年二月以来,这个洗脑班曾经迫害过法轮功学员一千一百人次之多。众多无辜的法轮功学员在此地受到隔离、监控、蒙骗、逼迫、侮辱、恐吓、毒打等残酷的肉体折磨和精神摧残。在这个过程中,这个黑窝表现出三大邪恶特征,即:组织运作邪教化,管理手段黑帮化,洗脑方式流氓化。

    所有被非法劫持进所谓“湖北省法制教育中心”(即武汉市汤逊湖洗脑班)的大法弟子都丧失人身自由,不但受到严格的管制,而且做什么都要打报告。被关进洗脑班的大法学员,被两个专人监视,一个本单位的,一个劳教所派来的。

    湖北省洗脑班的工作人员有四种人:干部、陪教、帮教和保安。干部一般来自“六一零”(中共为迫害法轮功专门成立的非法机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系统或监狱,陪教一般来自社会或监狱,帮教是被挟持的原法轮功学员在高压和谎言欺骗下成为犹大,保安则是从各警官学校招聘来的临时工。

    这里的武警随时候命,直接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被邪党“转化”且收买的犹大给学员读法轮功著作,并伪善的说你向内找不足,利用学员的执着和怕心,强行向学员灌输邪悟言论,控制学员的思想从而使其邪悟。

    那里专门做所谓“转化工作”的人和“工作人员”都是司法部门专门从劳教所和各监狱抽调过来的所谓“转化精英”,他们那些人不仅学过心理学,还会背很多法轮功著作。他们实施迫害的过程都是极其隐蔽的。在那里的法轮功学员都被隔离迫害,互相之间不能接触。他们的主要“转化”手段就是利用学员的执着和怕心,任意散布谎言,那些犹大骂师父、骂法轮功、骂学员,对不“转化”的学员群起而攻,甚至叫来所谓“工作人员”和武警直接对学员动手。

    洗脑班可以不经任何法律程序,绑架全省各地的法轮功修炼者,其中包括遭冤狱刑满释放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抓捕的法轮功修炼者在这个中共私设的监狱里,被监禁于钢条、铁网封闭的房间内,由几人轮班看管,从早上七点多到晚间十点或更晚被逼迫“转化”,即放弃信仰,绝对服从“党”。期间禁止炼功人出室半步,他们的手表也被没收,手机信号被屏蔽,夜间睡觉不许关灯,人身自由、通信权利均被剥夺。洗脑班拒绝家属探望,无理剥夺亲属探视权。

    洗脑班的恶徒们所用的所有“转化”手段都是从马三家直接照搬过来的。他们这样做还有其它更邪恶的目的:1、从意志上打垮学员,接受其邪恶思想,成为其利用工具;2、诬蔑法轮功和师父,直接抵制明慧网,强迫学员放弃修炼;3、利用放弃修炼的学员当犹大,出卖其他学员,甚至利用被“转化”的学员“挖”数据点,妄图造成更大的破坏。同时他们把这些看作是他们的所谓“挽救教育的成果”。

    那里对法轮功学员不分老少一律都是采取同样的邪恶手段,并“鼓励”邪恶犹大打骂不配合的法轮功学员,抓学员的头发、摇身体、打头、撞墙、掐脖子、踢脚、踩脚,用器物打学员,任意谩骂,在地上写师父的名字,大声念“决裂书”,不准学员说话、不准学员睡觉,不准学员上厕所,罚站,甚至故意不让学员吃饭,然后说学员要绝食,让学员身体虚弱到极限,然后再以“维持学员生命”为由对学员进行迫害性强行灌食。其中有一个中年女大法弟子不配合洗脑,被他们带到一间屋子里一顿折磨,痛的那位女大法弟子一声声惨叫不止。

    这里就是人间地狱,令人毛骨悚然。然而那些做洗脑的人和“工作人员”却非常害怕被曝光,他们害怕学员问他们的个人信息,怕有一天被追究法律责任。

    湖北省洗脑班二零零二年开班之始就不断传出滥施暴力的报道,仅举几例:

    二零零二年,华中师范大学中文系教工王浩云,在长达一个多月的精神和肉体的折磨下,王浩云疲惫至极,被逼到了生命承受的极限,精神崩溃,从洗脑班出来后不久即离开人世。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一位六十七岁的老年法轮功学员遭到毒打,造成身体多处内伤,生活不能自理。另一位老人被围攻及殴打,致使不能起床。

    二零零七年八月,麻城法轮功学员戴从礼被罚站三十五天,被管教龚建打落门牙,并遭开水烫、烟头烫等酷刑,致使记忆衰退、头发全白。

    二零零九年九月,法轮功学员路有根目击四警察为逼迫法轮功学员就范而卸掉其下巴的情形:“只听得‘咔嚓’一响,被折磨的学员的下巴就被卸下了。整个下脸颊、嘴巴都耷拉下来了。恶警再强行灌食时,那位学员一点反应都没有了,就象死去了一样。”

    湖北省“法制教育中心”是由省610办公室与司法厅等单位联合举办的强制洗脑班。这里非法关押着从全省各地诱骗及绑架来的法轮功学员,举办所谓的“培训班”只是幌子,其真正目的是通过强制手段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洗脑,强迫学员与法轮功决裂,从而使法轮功学员背叛对“真、善、忍”的信仰,甚至成为江氏一伙的帮凶。

    一、地理位置

    在武汉江夏区庙山汤逊湖畔一个度假村内,院墙上全部用铁丝网围起来,窗户全部用铁栏杆封死,对内的院墙上刷着诬蔑大法的标语,度假村外面有警备部队守卫,除大门,没有其它地方可出去。

    二、参与迫害责任人员及单位

    1、洗脑班恶警:

    湖北省劳教局李姓副局长,洗脑班总负责人。

    原沙洋劳改农场政委张幸福,洗脑班直接负责人,和大法学员的单位负责人直接挂钩,签定责任状,长期迫害学员。

    湖北省工委金姓书记,省610办公室的负责人,和单位负责人签定责任状,直接决定大法学员的放与留,并到单位及家中强行要被释放的大法学员继续表态,长期迫害。电话:027-87234314或87233774

    此外还有:江姓书记(男,狮子山劳教所)、毕慧琼(女,科长,沙洋劳教所,负责帮教)、田明(男,经常带帮教到省内外行恶)、何伟(男,沙洋劳教所,负责录像)、刘成(男,经常出面恐吓学员)、张××(女、沙洋劳教所,负责帮教帮凶情况)、谢××(女、沙洋劳教所,负责教唱歌)、蔡××(女、狮子山劳教所,负责开晚会)。

    2、帮教人员:

    帮教人员是由湖北沙洋劳教所、狮子山劳教所、汉阳监狱等弄来一批犹大,及已被强行洗脑后解教的犹大。

    3、陪教人员:由送来洗脑的法轮功学员的各地单位派的陪教人员组成。

    4、后勤人员:由社会上与洗脑班负责人有关系的人承包饮食卫生。

    迫害方式: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是全天24小时,分所谓的管教干部、帮教、陪教三层面管理。对每一个法轮功学员,都安排两个陪教同住一间宿舍,负责监控学员的一切活动并记录在案,每日汇报。管教干部是省610办公室、司法厅等指派的专职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狱警、610人员等,在迫害法轮功学员中起指挥、操纵作用。

    三、迫害手段

    1、“隔离”:每个坚定的法轮功学员都会被隔离,不能与其它学员有丝毫接触,不出房间,在这种状态下,所谓的干部和帮教再实施其各种洗脑伎俩。

    2、“谎言欺骗”:不法人员利用编织的谎言和虚假的事实来陷害、歪曲法轮功,想让法轮功学员上当受骗。还利用背叛法轮功的“犹大”散播邪悟,把其弱智歪理强加于法轮功学员。并施行车轮战术,几天几夜不许休息,而犹大们则轮流休息,企图拖垮大法学员。

    3、“骂”:紧闭门窗后,几个犹大围住一名大法学员,拍桌打椅,百般辱骂。恶警毕慧琼规定犹大无法完成转化指针不能减期,还回沙洋参加劳动,故犹大们把仇恨全压向大法学员。恶警用尽恶毒、下流的语言骂,经常6~7人围着一个大法学员骂,而且不准学员闭眼,当学员困得闭眼时,他们就去扒眼皮。特别是男管教,经常扒女学员眼皮、拍身上部位,耍流氓。

    4、“恐吓”:犹大扬言此处可以不经司法部门审批,直接将大法学员送去劳教。最后一招极其卑鄙下流,几名男女犹大拚命按住一名大法学员,强迫其写“决裂”。有一次6名犹大按住一名女法轮功学员,导致其昏迷不醒。据犹大讲,90%的大法学员都是这样转化的。

    5、“伪善欺骗”:有时所谓的干部和帮教会假意关心,让你松懈,趁机钻空子。

    6、如上述手段都不能达到“转化”,就连办几期,有的大法学员被非法送至沙洋劳教所,由几名犯人包挟,白天强制干强体力活,晚上强迫背几篇诬蔑大法的文章,不背不许睡觉;动不动罚站“军蹲”,站时间长了借口姿势不对就踢打;看到被折磨得不行了就放松一下,缓过一点又开始迫害,企图将大法学员整得神志不清时以达到他们的目的。

    以上只是常用的一般手段。至于更阴狠的手段,只能秘密进行,不为人知。从劳教所、监狱、精神病院、洗脑班等场所,揭露了很多种酷刑,如:高压电棍电全身、钉插十指、灌迷魂药、打摧残脑神经的药、几天几夜不让睡觉、各种殴打致残致死等等。

    迫害大致分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就是在与外界隔离的情况下,通过各种手段逼迫法轮功学员写决裂书。第二个阶段是大量播放栽赃陷害法轮功的光盘片,然后歪曲法律条款给法轮功定罪,多次让法轮功学员自己写所谓“认罪交待书”,把自己干的事和与自己有联系的功友的情况全部抖出来,以此来扩大迫害面。

    7、借学习为名勒索钱财:省洗脑班利用特权强行向大法学员单位索要每人6000元(价位不等,目前咸宁是每期每位学员3000元,“陪教干部”每期每人1000元),用以给恶警发月奖金,每人每月奖金几千元。有的学员不屈服就连着办2期,即交费12000元。

    8、洗脑方法中还有一些其它的辅助手段。比如:组织妥协的人唱歌、跳舞、打球、打太极拳等,而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则不准出房间。洗脑班还请人来做帮凶,比如:有所谓的心理医生对法轮功学员讲心理健康方面的问题;有搞法律的给法轮功学员讲资料点交税的问题;有搞宗教研究的谈法轮功是否是一种宗教或信仰的问题;有搞气功的人讲气功的问题。这些人完全无视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事实,帮着邪恶迫害好人。

    洗脑方式:

    首先由几个犹大“包夹”一个大法弟子,作“谈心、探讨”,列举一些大法弟子熟悉的原来比较坚定现在被洗脑的人名(有的根本就是编造哄骗)以动摇大法弟子的正信与坚定。还有是将经文断章取义,胡乱解释,欺骗大法弟子接受它们的荒唐论调。这一阶段邪恶之徒最希望你开口,与之所谓的“探讨、理论或驳斥”它们,而学法不深的就容易掉进它们的陷阱。有一种大法弟子是邪恶之徒就很难动的了,即无论邪恶之徒说什么都闭口不答,不配合,一心背法,发正念,不搭理它们。

    第二步:采用车轮战,三五个人对付一个大法弟子,说教、围攻、轰炸、拳打脚踢,威逼利诱,体罚十几个小时,直至不让睡觉,从精神上、肉体上进行折磨、摧残。

    第三步:如果有学员被迷惑,写下所谓的“决裂书”之后,就进行所谓的“巩固”,被反覆灌输大量诬蔑造谣的录像,再反覆根据每个人的情况交谈,多次反覆,直到学员彻底对大法失去正信。然后,要求写什么“揭批”之类,最后强迫学员写“交代”材料,即交代自己以前做过的事情,及他人的情况,写少了还不行,恶徒们将“材料”提供给公安机关。

    其它迫害方式:
    通常采用车轮战,三人或六人轮番对付一个大法弟子,说教、围攻、轰炸、打骂甚至拳打脚踢,威逼利诱、罚站、罚跪、罚蹲(长时间一种姿势下蹲),甚至用7-8个人同时抓手、拖脚、按头、按住整个身子,强行抓着手写那所谓的邪恶的什么书,一次一次地这样写,明知是假的,不起任何作用的,却要以此方式摧垮大法弟子的意志。中午也不让休息,晚上不让睡觉,一天十七、八个小时,连续轰炸、攻击,甚至通宵不让睡觉。从精神上、肉体上进行折磨、摧残(有的被摧残得神经衰弱),那个黑暗的日子简直就是度日如年。
    这些从事邪恶勾当的,干着破坏大法、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都是从各个地区送到沙洋劳教所并在那里被洗脑了的,它们还在经常私下总结犯罪经验,商量对策,策划怎么对付、整垮大法弟子。

    “湖北省洗脑班”里每天都在发生着暴力,警察昧着良心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洗脑班的主要高层是姜书记。他找来各地不明真相的群众当包夹,所谓包夹就是日夜监视法轮功学员的人,也有从隔壁劳教所来的吸毒人员当包夹。

    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每天不给饭吃,不给水喝,每天二十四小时罚站,不准大小便,经常是六名男、女犹大打一名法轮功学员,按倒在地用脚踢;犹大打完了,然后是警察用电警棍打,每天从大楼里都能听到惨叫声,有学员腿被打伤不能行路,他们就把人头朝下,脚朝上拖到回去。 第二天早上被打的起不了床的,就把人从床上拖到二楼继续打。

    刚被绑架来的学员,他们故意的对你态度很好,很关心的样子。主要是想转化,用邪恶的一套洗脑。如碰到坚定的大法弟子喊一声‘法轮大法好’,他们就会原形毕露,用毛巾堵嘴巴,各种酷刑折磨……

    为了动摇法轮功修炼者的信仰,湖北省洗脑班的洗脑方式变得更加圆滑。湖北省洗脑班每日例会制定各种“心理战”方案,各种手段无所不用其极,其中最主要的手段就是利用一批被洗脑的帮教来实施转化工作。

    这些帮教,时而围住法轮功学员,编造谎言、对法轮功讲法逐字逐句反向歪曲、篡改本意,时而不间断播放歪曲事实的谎言,时而聘请武汉高校所谓专家来此宣讲拥护中共的陈词滥调,时而设计安排几个受过洗脑的人物表演“回访剧”,哭诉感谢洗脑班的“春风化雨”。当这些招数不灵了,他们就开始嘲笑学员抵制迫害的正义行为、侮辱修炼人人格,撕下伪装以判重刑、劳教相威胁。这些帮教包括:王红发、丁新桥、包爱华、刘立安、季童立、尹双平等人。

    湖北省应城市法轮功学员熊继伟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七日被绑架后,一直被非法关押在汉川拘留所,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十七日被劫持到武汉市南湖湖北省法制教育中心(洗脑班)迫害。请知情者提供湖北省法制教育中心的准确地址及湖北省防范办的相关信息(地址、人员及电话)曝光邪恶,解体迫害。

    该单位恶人:
    江黎丽

    受害人:
    张苏(张苏)张静玉吴振新黄克明徐长虹王浩云吕仕林崔海陶细爱张思锋(张思峰)魏玉仙张伟杰彭静梁夏朱玉华林则菁(林泽菁)付令军刘丽敏付光华曾金环郑玉玲段玉英陶腊怀杨清波刘年花周显成杨显峰(险峰)叶正旺余玉梅周敦望吴林郑尊秀潘瑞娟方宏斌李继妮易兴祥徐道树王爱华陈萍邹丽玉何桂红王晓鸣樊飞刘吴斌熊炜明任明王玉洁张苏许露张甦戴(带)菊珍袁峰

    迫害类型:
    单独关押人身侮辱洗脑/送洗脑班逼迫放弃信仰剥夺睡眠罚站威胁/恐吓毒打/殴打电刑强行施药钉指甲勒索钱财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武汉市官员滥用公检法系统迫害法轮功
    湖北省610头目董国祥遭恶报被查
    曝光湖北省法制教育所的罪恶(图)
    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二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
    遭洗脑班折磨--杂志编辑控告首恶江泽民
    湖北咸宁市何桂红被迫流离失所四年多
    湖北省洗脑班企图三月份绑架法轮功学员
    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1年7月4日发表)
    湖北省黄冈市法院图谋非法审判樊飞
    再曝湖北省洗腦中心黑幕
    曝光湖北省洗脑班的恶警和“犹大”
    武汉女牙医遭洗脑摧残近八十天(图)
    “湖北省法制教育中心”的违法犯罪事实
    “湖北省法制教育中心”展示中共邪教本质
    湖北麻城市大法弟子遭迫害概况
    各劳教所/看守所/监狱/派出所/六一零恶人录(8/10/09)
    曝光湖北省法制教育中心恶人
    “湖北省法制教育中心”是邪恶迫害中心
    庙山洗脑班是湖北迫害大法学员的主要黑窝之一
    揭开“湖北省法制教育中心”的黑幕
    湖北省洗脑中心犯罪手段曝光
    湖北省洗脑中心教唆犹大迫害大法弟子

    联系:
    湖北省法制教育所(即湖北省610洗脑班)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洪山区马湖特一号 邮编:430064
    电话:027—87924873
    值班室电话:027-87924870 13971687602
    610头目电话 027-87234314、027-87233774
    帮教人员:
    刘立安,男,五十多岁,湖北黄石人,犹大,目前到各监狱进行转化迫害。电话131-3593-7253
    丁星樵夫妻,四十多岁,湖北云梦人,电话133 9618 3037
    季同利,男,四十多岁,湖北十堰人,电话0086-13886839929,13797855294
    戴建春,女,五十多岁,湖北黄石人,电话0714-6211993 139 8658 3618

    更新日期: 2019年9月30日 14:29: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