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恶人榜 > 恶人单位列表

    河北省女子监狱


    河北省女子监狱监狱第一道大门


    河北省女子监狱后方新建的劳教所


    河北女子监狱办公楼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简介:
    河北省女子监狱
    ,公检法,省级。一监区:吕凤兰、孟颖、张平(恶)、李宁、郭晓琳、邢美洁、张辉、赵伟。
    二监区联系电话:0311-83939783
    二监区:吴琳琳、李鑫、杨文英、高彤、张丽红、邢剑霞、张俊丽、张永兴、谭晶、冯惠芝、方芳、孙志军。
    三监区:谷永红、苏慧玲、马冬梅、张增燕、王伟敏、刘均、尹金霞、胡海萍、刘尔伟、吴飞。
    四监区:宋爱霞、陈姗姗、张维霞、许兰、高丽娜。
    教导员:徐
    监区长:郑、吴、李、张
    队长:张、陈、王、杨、高、宋、武、孙、杜
    监区长 冯惠之(女)13503338384
    徐燕:13932147831
    杜立静:13731123361
    五监区:王丽娜、吕君君、吴红霞、张路花、马玫、马桂双、韩冬、杨杰英、刘洋、杜凌燕、肖红霞、李伟丹、王霞、李建利、李倩。
    六监区:孟慧、陈莉红、杨志红、范淼、史云霞、王蓓、何书彬、李辉、王贺莉、张亚斋、马克杰、李洪珍、于宗江、贾慧娟。
    七监区:马莉、赵静、李秀珍、王亚娜、董雪、李琳、安志英、杜立平、李海云、陈云卿。
    八监区:刘华、杜立静、李永红、兰云鹏、郭晓慧、毕春梅、陈云伟、刘彦巧、徐海英、张洁。
    十监区:张丽华、张霞、赵亚卿、马爱京、韩秀欣、段斌、杜建华、李春华、杨晓静、赵润蕾。
    十三监区狱警:冯惠之(监区长)13503338384;徐燕:13932147831;杜立静:13731123361;李红珍、张维霞、杨珍花(副监区长);张淑红(教导员)

    集中迫害非法关押河北省女法轮功学员的“石家庄女子监狱”, “鹿泉女子监狱”名称应为“河北省女子监狱”。

    女监现分设十七个监区,省女子少管所(十三监区)也在里面,共计三千多人被关押,其中法轮功学员有二百多人。劳动主要是制作服装,邪党军服和警服占相当一部份。监狱简介中声称:转化率为95%以上。

    河北女子监狱和女子劳教所这两个黑窝就位于石家庄鹿泉市铜冶镇。鹿泉市位于太行山东麓 ,石家庄市西邻,117路公交车自纪念碑-终点,南行1站至女子监狱;或211路公交车自火车站-女子监狱下车,沿监狱外墙北行至拐弯处西行二百米左右,就是河北省女子劳教所。

    河北省女子监狱四周空旷,围绕女子监狱步行一圈大约二、三十分钟,监狱大门朝东开,位于监狱的东南角,探视从这里登记进入。监狱的家属楼位于整个监狱的西南角。家属楼往北是有武警看管的伪监狱范围。监狱由保定太行监狱、承德监狱、石家庄监狱各女子监区合并而成,共分九个监区。

    河北省女子监狱仍在残害大法弟子,禁闭室还非法关押在九监区被迫害精神失常的大法弟子;每天强制劳动长达十二小时以上,甚至第三、七监区有时在二十小时左右,加班到深夜十二点左右也不给饭吃,从没有休息日;第七、五、二监区归为零监区,就是全体在押人员都出工,有病的人也被迫出工。但上级来检查时,带病的和身体弱的人员提前回监舍,也不存在零监舍了。但在减刑材料上不让写“加班”二字。

    二零零六年五月初,监狱又办了一次所谓的攻坚,有的大法弟子是被抬去的,有的是从禁闭室送去加重迫害的,恶人把大法弟子送去时就叫嚣“就是叫你们服。”开始是安排邪悟者四人一组围着大法弟子散布他们的谎言,你要反驳,他们就群起而攻之。如不转化就进行第二步,就是所谓的“熬鹰”车轮战术,日夜煎熬大法弟子,不让睡觉,安排八个邪悟者(犹大)、两个包夹,分成三班。

    对转化妥协的就让他们看诽谤大法的录像(都是恶党制造出的对大法造谣诬蔑的东西),读一些专用来诽谤大法的书籍,或所谓转化者写的东西,由邪悟者带着学,进行所谓的“巩固”,带着唱歌跳舞,企图动摇迷惑大法弟子,唆使包夹(多是杀人犯、无期犯)协助迫害。如不转化,就拳脚相加,把大法弟子关在小屋里,安排三个包夹,两个邪悟者对大法弟子扇耳光,辱骂,各种体罚,如鼻尖、脚尖挨着墙,双手垂直,双眼直视白墙。

    河北省女子监狱内设置一至十一监区、医院监区、出入监、还有教育科。除了教育科外,其它监区都关押有大法弟子,每个监区平均关押着十多个大法学员,粗略算来,河北省女子监狱现今关押的大法学员有二百多人。加上中共体制下的各类犯人,关押在河北省女子监狱的约计三千多人。

    河北省女子监狱同全国各地的邪党监狱一样,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就成了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窝。各监区的干警除强行奴役大法学员,并采用各种手段迫害,“转化”大法学员,并专门设置了邪恶的洗脑班,无所不用其极,逼迫学员放弃信仰。曾经逃离魔窟的王博现在仍被关押在河北省女子监狱洗脑班。

    奥运期间,河北省女子监狱停止家人探视大法学员的权利,也不允许打电话。奥运过后,河北省女子监狱更加大了迫害力度,每个监区又加设专攻小组──由三个邪悟者、两个包夹犯人、一个专门监视小组情况,随时向干警汇报、给干警当心腹眼线的犯人。专攻小组选择监区的一个大法学员作为专攻对像(企图转化一个后,再对其他学员下手),单独关押,限制其一切自由,不允许任何学员和她接触、沟通,“专攻”不下来的就关禁闭室或送洗脑班继续迫害。

    河北女子监狱强制劳动时间造假说只有八小时,周六、周日休息。实际情况每天早上七点出工,七点半到车间立即干活,直到中午只有半小时的吃饭时间,接着回车间干活,晚饭也是半小时,没有休息时间,一直干到晚上八点半收工,回到监舍已过九点。而且还得经过多次报数,搜身才能回监舍休息。名义上说周六、周日休息,其实根本没有休息过。并且基本上每月都要有一个星期加班到夜间十二点,高强度奴役劳动。根据最新调查,工作时间至少十二小时,而且不管年龄大小一律出工。

    对于刚入监的法轮功学员,河北省女子监狱就把她们全部与其它人隔离,在教学楼一楼专门成立了一个攻坚组,企图转化这些大法弟子,不写所谓的四书就不让出门,不准自己打水、打饭,不准与别人说话接触。据调查,这种迫害方式叫出入监,也就是说彻底隔离,让人几个月甚至更长的时间见不到阳光,而且要忍受寂寞。从出入监出来,强制法轮功修炼者看假经文,目地还是洗脑,不同意洗脑,剥夺一切与外界联系的权力,小到在伪监狱的购物权都会被剥夺。

    接见亲属,这个黑窝很有算计,每个月一个支队只有不定期的一天可以和亲人见面,从家里拿的衣物都不准带入,只允许在监狱内部小卖部购买,还假装限额一百元消费,其实多买是可以的。到中午十一点的时候,由黑窝狱警开始宣布,可以与探视家属吃饭的名单,其次是不可以吃饭、只能隔着玻璃说话的,还有不可以接见的。到餐厅后,还是见不到人,得等到十二点左右收工后,才能一起来餐厅与家人聚餐,这个时间,家人可以在监狱特别提供的购物窗口购买水果和一些食品,因为来一次不容易,所以只要有一些钱的,都会买上一大包。

    河北女子监狱对被关押人员及家属的算计,可谓颇费心机,其求财、剥削人、害人的本质也是一览无遗。

    河北省女子监狱的教学楼一层是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地方。监狱恶警对那些刚刚被非法关进去的法轮功学员进行强行洗脑;对那些拒绝“转化”的坚定大法弟子,不许与家人有任何联系,不许与其它人讲话、不许睡觉等,那种心理上的折磨,整个人被压得喘不过气来像要窒息一样。有些学员承受不住,违心的妥协,在被迫害中干了一些大法弟子不该干的事,知道是对大法犯了罪和错,内心感到非常痛苦。

    现在此监狱又利用石家庄地区曾练过法轮功的兰奇志、王博等犹大,迷惑、欺骗那些对法认识不清的大法弟子,以达到他们用暴力达不到的目地。

    中共监狱所谓的“管理”就是精神摧残、肉体迫害。河北女监的强制奴役时间是早上七点,一般到晚上八点,一天干活时间长达十三个小时。有的监区甚至加班到晚上十一点。一般服刑人员如能参加奴役,能认罪悔罪的人,由狱方上报减刑即可适当缩短刑期,他们的减刑是由监区上报监狱狱政科,再上交当地法院审批即可,而对妥协“转化”后的原法轮功学员减刑首先是洗脑后,把材料要转入劳改局--法院(在监狱是杀人犯或特大案犯的人减刑才由劳改局审批)。二零零八年奥运期间中共下达指令给劳改局,不许给任何法轮功学员减刑。

    二零零九年中共要搞六十周年庆典,对所谓“转化”了法轮功学员的减刑又制定了新规定,即由监狱狱政科上报劳改局-〉政法委-〉法院审批才可。

    河北省女子监狱是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窝,自二零零五年七月中旬成立后时间不长,就从各监区抽出一名狱警和犹大成立了“攻坚组”,专门迫害、洗脑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六年春河北省各地区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全部转入女子监狱后,监狱专门在1号监舍楼三层成立了洗脑班,把不屈服的法轮功学员单独关在里边,由犹大兰奇志(家住石家庄市工程机械学院)、刘润玲、唐会、周瑜(已出狱)、谢占芬、倪春香(已出狱)、佘巧玲轮番欺骗法轮功学员,伪善加暴力。监狱的狱长于福歧、张毅、韩狱长三天两头轮番监督检查所谓的“转化”情况,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

    ─、入监队、又名严管队,是14监区:刚一入监,法轮功学员就被关入严管队迫害,先换囚服,后剪头,不穿囚服就会受到几个小组长暴力迫害、强制穿,这几个小组长是严管队的打手。到晚上,监区教导员就会找你谈话,伪善的关心你的生活、家庭情况,然后诱惑:只要服从管理,好好表现,法轮功比普犯减刑幅度大,能早点出去等等。其实这承诺是骗人的,警察早已派好对法轮功学员的监控(包夹),二十四小时监控,情况要天天汇报;不让法轮功学员看电视、不许出监舍、不许参加一切集体活动。

    从早晨五点起床到晚上九点半休息,期间强制坐在小塑料板凳上受折磨,不许和任何人说话。接下来看你态度,只要不“放弃信仰”就成了重点迫害对像,增加包夹人数,强制面壁站着不准动,除吃饭、上厕所外,必须罚站,稍有不从便受到包夹的打骂。

    入监队对外声称不劳动,就是所谓的“学习教育”,而实际照样被强制干奴工,穿珠子、叠浴帘浴帽、折杂志纸页等等,只要有活就加班加点干。法轮功学员不配合干活就被罚站、罚坐小板凳,几天下来,臀部就起了淤血,疼痛难忍。

    一名大约三十五岁的法轮功学员,不配合邪恶的一切安排,天天被罚坐小板凳,不许说话,有时十二点才让睡觉。整天无休止的打骂,使这个法轮功学员精神出现异常,常常半夜在恶梦中恐怖叫喊,受到更残酷的打骂,被坐班的警察亲信打手拖到厕所里关上门打,拖到大厅里罚站,有时还被用胶带粘上嘴、被光着屁股拖着走。

    这名法轮功学员绝食抗议,被天天拖着去医院野蛮灌食,同时被灌进不明药物,回来后就迷迷糊糊的睡觉。随着受迫害时间的加长,被折磨的精神出现异常,经常大喊大叫,后被强行关进禁闭室迫害。不知在禁闭室里受到了怎样的虐待折磨、被灌了什么药物,回来后就不闹了,眼睛发直、神情发呆、语言缓慢无力,且很多记忆都丧失掉了、面容变形、臃肿,走路也非常吃力,好像一下子变老了二十岁。此法轮功学员后被分到11监区(精神病监区)受迫害。

    承德地区的法轮功学员刘晓荣,四十多岁,曾是家乡医院化验室的一名医生。被劫持入监后,她不放弃信仰,曾绝食七、八个月,期间恶警不让买卫生纸及一切生活用品,不让用热水。刘晓荣来例假都是流到裤子上,只能去厕所用水管的凉水洗洗,内裤也不让换,整天被普犯包夹骂骂咧咧。更残忍的是,冬天让刘晓荣穿着秋衣秋裤站在院子里,曾几次冻的失去知觉,一米七的大个子被折磨的皮包骨,体重仅仅剩七十多斤,血压仅有40-50毫米汞柱,生命曾经奄奄一息。

    二、教育科攻坚组:入监队转化不了的就被送到攻坚组迫害,攻坚组成员都是各监区犹大抽上来的,几乎都是大专以上、能说会道的,一般维持在七、八个人,同时配备普犯包夹几名,具体主管队长姓杜,是从太行监狱调过来的。转化手段是:由至少两个犹大包夹一名法轮功学员,单独关一间屋子,里面有电视和VCD机,专门放邪恶录像用。犹大的谈话内容都是她们邪悟的那一套歪理,书籍是恶人王志刚夫妻写的诬蔑大法的书,此书只是在监狱劳教所有市场,还有所谓佛教的书。有时犹大也拿几本大法书,比如《北美巡回讲法》等,目的是诱导你邪悟她们那一套歪理。

    每天早晨五点到晚上十二点,除了看就是听,脑子里全给灌输这一套邪恶的东西,逼着你按邪悟的写心得体会,不会写的就得说。疲劳战搞的人头脑发胀、迷迷糊糊,主意识一弱就上了圈套,邪魔烂鬼马上就控制了你,稀里糊涂的就顺从了她们那一套,写“四书”转化。然后就是所谓的巩固阶段,环境相对放松了点,中午也让休息一会,直至她们认为“放心”了,才让下监区。

    有相当一部份法轮功学员离开那个邪恶的场下到监区后,随着主意识的加强,正念恢复,写声明“四书”作废,一般这样的情况监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少数有重新洗脑加重迫害的。

    奥运前后,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数量倍增,“攻坚组”转化不过来,有一大部份就直接分到监区,这一部份由监区安排“转化”,手段基本和攻坚组类似,转化不成功的再送回入监队或“攻坚组”迫害。教育科分期分批举办所谓“学习班”,由犹大们谈话或讲解邪悟歪理,放邪党诬蔑大法录像,目的是不让醒悟,把人彻底毁掉。

    三、监区迫害:除强制参加奴工劳动外,不许法轮功学员之间单独接触,干活中也得由普犯把法轮功人员隔开,更不许学法、炼功、发正念,自己背写经文也不行。监区每个星期都搜号,法轮功是重点,只要搜出经文后同修就得遭受罚钱、罚站的手段迫害。每一名法轮功学员都有一至三名暗哨盯着,随时汇报情况给队长,这些人队长许诺多加分、早减刑。就为了这一点名利,这些人对法轮功学员随意打骂,无知的对大法犯罪,给中共邪党当殉葬品。

    四监区非法关押有一名法轮功学员,大约五十多岁,可能是张家口地区的,是个知识份子。因绝食抗议迫害,天天被包夹拖着去医院灌食,有小拉车不让坐,裤子都被水泥地磨破了,肉被磨出了血,臀部一大片都是血,上面还粘满了土和沙子,其状惨不忍睹。四监区一年四季都露天吃饭,绝食的不吃也得在一边立着,坚持不住的就得坐地上,惨状让有的普犯都心疼的掉眼泪。当然,这都是在警察眼皮底下的罪恶,恶警是背后的操控和指挥者。

    监区每天从早晨七点出工,一直到晚上九点左右收工,十三、四个小时的奴工劳动,没有星期天,节假日也很少休息。即使这样,也时常加班,最典型的四、五监区曾有一个礼拜没让回监舍,困极了就趴机台上睡会,醒了接着干,反正是有油就得榨干。

    今年夏天开始,每个星期天让休息一天,可能是因为外面的舆论压力。如有检查和参观的,监区统一口径让说谎:八点出工,劳动8小时,星期六学习,星期天休息,谁不按要求说就处罚谁。女子监狱不让看报纸订报纸,更不让听收音机,有带小收音机入监的就被没收,服刑人员就是干活机器、奴工,是监狱挣钱的工具。

    自二零零八年九月二十三日后,河北省女子监狱在各个监区办洗脑班,从精神和肉体上迫害法轮功学员,其手段有:威胁、恐吓、欺骗、打、踢、用手铐铐、罚站等。

    在监狱长张毅、副监狱长于福歧、教育科长葛曙光等恶警指令下,各个监区利用最凶恶的队长对法轮功学员逐个迫害。不许睡觉,不给饭吃,折磨法轮功学员,尤其是被犯人号称的“魔鬼监区”、“教学楼”(十三监区)、出入监区五监区等迫害更甚。

    在“教学楼”办的洗脑班,警察葛曙光、杜丽静等指令各监区抽调最凶恶的犯人,使用打、踢法轮功学员、恶犯人轮流监视、持久的疲劳战、罚站等手段,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

    出入监区长、副监长、三名教导员恶警指使十几名犯人脱光法轮功学员的衣服,罚站大厅,白天黑夜不许法轮功学员睡觉,站不直,就打、踢,几个犯人打耳光,用凳子砸,打的许多法轮功学员浑身是伤。

    五监区长、副监区长、教导员等恶警指令犯人打法轮功学员,将法轮功学员铐在床架子上,不许睡觉,不给饭吃,不给水喝。

    河北省女子监狱八监区长最先使用洗脑迫害的,从二零零八年九月二十三日直到二零零九年六月份才停止。

    二零零九年八月,八监区长毕春梅、副监区长伊教、教导员刘燕巧、孙志军等恶警察再次指令恶徒杨玉翠、赵雪颖、杨淑芳、李颜平等对八监区法轮功学员用各种手段进行残酷迫害。

    河北省女子监狱五监区,人称“魔鬼监区”,恶警残忍迫害法轮功学员,强迫“转化”,动用酷刑“吊铐”,双手铐在窗户高位,脚尖着地,多位法轮功学员遭此酷刑。恶警把被关押人员当作挣钱的机器,逼人往死里干活,不分老少,奴役劳动强度高。

    河北省女子监狱有很严重的奴工迫害,主要奴工产品是军服、风衣和警服。奴工们每天早上六点起床,晚上要十二点以后才能睡觉,有时连续加班一个多月。有时产品合同期到了活没完成,就会连续两晚上不睡觉的干活。

    奴工们一天里除了吃饭、上厕所就是干活。而且吃饭时间不超过十分钟,吃不完就不许吃了。几乎没有时间上厕所,有的人因为吃饭少不喝水,好几天才去一趟厕所。

    法轮功学员在里面不“转化”,就会被一群犯人轮流看着不许“闭眼”,几天几夜的熬着,利用一切手段迫害,直到“转化”为止。且都是秘密进行,里面的好多犯人都不知道有这种事情。

    河北省女子监狱一直在迫害法轮功学员,目前(二零一七年七月)监狱部门给被绑架进去的法轮功学员佩戴“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编者注: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的胸牌,每天逼迫法轮功学员写思想认识。刚被关进去的法轮功学员要先被关押在十三监区被强制洗脑转化。

    强制洗脑

    只要是被非法关押在河北女子监狱(即石家庄女子监狱)的法轮功学员,都要经历被强制洗脑的过程,其中有两个包夹甚至更多的打手围攻一名法轮功学员,强制学员看攻击诽谤法轮功的书籍和光盘。一旁有包夹施压、恐吓、威胁、侮辱,假意地劝导以及不定时地对学员施暴。

    更无人性的是为迫使用学员放弃信仰,长达五、六个月不让秦皇岛法轮功学员郎淑英闭眼休息,把人折磨致崩溃边缘。

    人格侮辱

    法轮功学员被强制洗脑的同时,便失去了有限的人身自由,例如不准随便出监室的门,不允许其他人和法轮功学员说话,不能和别人一样购买生活必需品,连卫生纸、洗衣粉都不能购买。沧州法轮功女学员任素梅因不被允许买卫生纸,来月经时,鲜红的血顺着裤子往下流。老年法轮功学员张凤英大小便后用水洗,然后再洗手。唐山法轮功学员王旭东因长期不转化,数月不被允许剪脚趾甲,导致连鞋都穿不上。

    强迫做奴工

    法制国家会依法治国,可在一个独裁统治的国家,所谓“法制”便成了当权者打压人民的工具。《监狱法》明确规定服刑人员每天劳动8小时,休息时间同法定假日一样,可河北女子监狱执法犯法,每天强迫服刑人员做奴工至少12小时,还经常找各种理由加班,延长至每天15小时,甚至通宵达旦。狱警还会找各种理由折磨人,轻则殴打谩骂,重则把人铐在铁窗,只能脚尖着地。不仅如此,恶警还随时随地威胁服刑人员,若将监狱的真实情况抖搂出去,就不能减刑,还会随时被穿小鞋。

    害人性命

    服刑人员由于长期被奴役,很多人身体非常不好,一旦身体预警寻求救助时,狱警通常教唆大组长和犯医私自下结论,不是说“装病”就是避重就轻的回应,延误及时治疗。例如,有一个刑事犯明明是颅骨骨瘤,被说成是“毛囊发炎”,“乳腺癌”被说成是“乳腺增生”,等家属发现时,已经延误了治疗。石家庄法轮功学员高素贞被迫害致生命垂危,犯医冷冷地说她是装的,第二天到医院检查发现高素贞各项身体指标异常,为避免承担责任,高被立即转监区,过了一段时间,监狱给办保外就医,回家一个多月后就撒手人寰。

    公开造假

    河北女子监狱内部有一份报纸,美其名曰《阳光报》,刊登各种造假文章,越是能昧着良心给监狱歌功颂德的越能第一时间刊登。报纸还经常刊登一些狱警对犯人“谆谆善诱”的图片,皆为摆拍,许多时候,狱警前一秒钟还凶狠的叫嚣与施暴,后一秒为了上镜立刻装出伪善的笑容。这样分裂的人格只有在这里被暴露的淋漓尽致。

    该单位恶人:
    许兰李红珍马玫张维霞刘贵荣张建儒刘艳巧周前丽王贺利史云霞杜巧格范桂清王彦卿马桂双韩冬杜凌燕高彤陈安安刘红霞赵春霞高璐张运巧孔潇飞李爱芬史每仙刘小辉伊教孔翔飞吴亚琴张平马文章韩建敏杨玉芬石国占路磊安志英马莉布艳丽李秀珍董雪兰光玉杜立平李琳刘义臣刘玉霞王曼任安静何蕊畲小玲金晓明柳叶孙喜荣冯海萍李惠萍许燕高丹杨文革李鑫李秀娟张毅于福歧毕春梅孙志军刘巧燕许海英徐玉清李玉琴王俊兰郑伟辉杨珍花兰云鹏杨阳王新述蔡叶红高树燕李彦焦贵梅周春燕曹剑丽樊铁锁邓宝林张焕荣葛曙光张新妥张蕾王野陈宏伟袁美芬马金素彭坤孙冰葛欣张丽梅张丽英

    受害人:
    白玉枝(白玉芝)于静霞某大法弟子刘润玲刘小荣邱立英(邱丽英)吴宝霞张立军 周建珍赵玉环孙丽(孙莉)胡沈华(胡沈花)胡艳霞(延霞)崔小先(崔小仙)刘淑英(刘书英)窦永枝(永芝)库金娥李玉兰伊玉辉胡蕊赵雅彬(赵亚斌)赵凤霞(赵凤侠)刘小玲(刘晓玲)张月琴(张月芹)叶雅萍(叶亚萍)李缓运崔娜新王平吴琼其荣建华尚世莹郑秀清赵淑敏王咏花邢景云李秀兰郝桂芝宋桂花易建英豆素芹郑素雅李素芳史素改胡沉花雷文先齐俊玲张英河北法轮功学员张玲雪张彦玲赵英芬张桂艳侯秀英王云蔓(曼)乔华荣尹俊彩郑伟丽胡玉梅张荣洁王晓明白俊杰赵文兰陆凤玲张文景揣翠军(翠君)刘玉枝彭云郑秀琴赵风珍刘海芹赵金敏郝秀芹(郝秀琴)郭玉梅杨金萍焦淑贞孙秀云鲁淑娥(书娥)田新宁军华陈晓辉李凤琴(李凤芹)王玉曼吴宝霞王慧琳(会林)王玉芳李汝娟刘淑贞杨金霞徐翠云王胜敏杨瑞英贾淑香周妥郭秀花郄丽莉张晓杰(张晓洁)王巧变马素瑞李秀敏隗凤兰郭秀荣李惠云(慧云)刘金英张彩霞褚连荣何兰花赵晓露谢秀改童××张彩霞高春莲冯瑞雪李艳萍李安丽彭翠玲侯巧珍田立勾丽亚更丽平高月萍舍巧玲刘素贞倪海英杨淑萍高启枝张素莲张少珍(张绍珍)刘桂娟王旭东周秀珍邓有芝刘国霞于秀芳杨凤英高素贞丁茹琴 李冰寒 王博刘淑芹(刘烨)(刘淑琴)杨健美杨淑芬陈红利(红丽)陈英华张莲芬郭锦华邢俊花张秀花刘素然杨玉梅x秀连张宗素李桂枝梁淑芬柴军霞(君侠)王绍平吴素秋李微张月华王素兰于凤云赵自强赵志强周建凤曹翠梅刘慧林武清慧杨瑞英郑玉梅张茂霞张玉珍赵素琴闫万枝赵枝孙玉民宋风枝(芝)尹梅素岳春普张妮黄秀玲郑冬云卞晓辉(晓晖)董俊惠赵桂艳

    迫害类型:
    唆使、鼓励、纵容其它人迫害、折磨大法弟子推行/执行迫害法轮功政策剥夺大法弟子被探视的权利关押期间,剥夺大法弟子基本生活条件逼迫放弃信仰关禁闭高强度超负荷劳动洗脑/送洗脑班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迫害法轮功学员-监狱、劳教所、戒毒所官员遭恶报
    九年青春岁月在迫害中流逝
    唐山善良妇女历经十几年迫害-遭九年冤狱
    曝光河北省女子监狱的罪恶
    二零一九年二月二日大陆综合消息
    二零一九年一月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
    曾遭多年冤狱迫害-唐山七旬夫妇又被绑架构陷
    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1)
    二零一七年四月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
    杨晓杰被迫害致死-年迈父母控告元凶
    遭四年冤狱-河北善良农妇被迫流离失所多年
    河北省女子监狱、女子劳教所奴工产品的真面目
    河北省女子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九次身陷囹圄-优秀女教师被非法关入监狱
    中共监狱、劳教所、看守所的奴工迫害
    河北省女子监狱女警孔潇飞的恶行
    衡水的历史见证(2)
    河北女子监狱五监区摧残法轮功学员事实
    唐山法轮功学员在河北女监遭严重迫害案例
    河北省女子监狱对李素芳的迫害
    河北省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案例
    河北省女子监狱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
    河北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部份事实(图)
    发生在河北省女子监狱的罪恶
    四十余位张家口大法弟子仍被囚河北女监
    亲人遭严重迫害,李香芝老人含冤离世
    曝光河北省迫害女法轮功学员的邪恶黑窝
    河北省女子监狱迫害大法弟子事实
    河北省女子监狱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河北省监狱、劳教所的卑鄙手段
    河北农妇坚持炼功再次被判四年
    位于石家庄鹿泉的两个黑窝
    位于河北省石家庄鹿泉的两个黑窝电话
    河北省女子监狱奥运后加重迫害大法学员
    河北省女子监狱医院值属监区恶人行凶
    于静霞被非法判刑十年 狱中遭毒打
    河北女子监狱干警名单
    邪恶的石家庄河北省女子监狱
    河北省女子监狱的凶残洗脑
    河北省女子监狱二监区对杨玉梅等的迫害
    河北省女子监狱罪行罄竹难书
    于静霞被河北女子监狱迫害心律衰竭
    河北女监仍在残害大法弟子 于静霞生命垂危
    石家庄大法弟子杨晓杰被河北省第四监狱虐杀(图)
    河北大法弟子陆凤玲狱中绝食申述反迫害

    联系:
    【河北省女子监狱】
    通信信箱:河北省石家庄市鹿泉区石铜路55信箱(每个监区按其监区号排列分箱,如:女子监狱三监区信箱,河北省石家庄市鹿泉区石铜路55信箱3分箱),邮编:050222。
    地址:河北省石家庄市鹿泉区石铜路永壁村南500米处。从石家庄火车站乘44路换乘117路,或从纪念碑乘117路汽车到永壁村下车。
    办公室 电话:0311-83939625
    监狱长:张毅 手机:13832116656、0311--83939601(办)
    副监狱长:于福歧
    狱政科 电话:0311-83939712,
    监狱监察 电话:0311-83939635
    监狱咨询 电话:0311-83939708。
    狱政科科长:付玉惠(女)13731123369;
    教育科科长:葛曙光(女)原满城监狱女子中队教导员,0311-83939595、0311-83939727、0311-83939726、13722997678。
    教育科 电话:0311-8393726;教育科长张会民,教育科:葛曙光(女)(原满城监狱女子中队教导员,非常伪善、邪恶)
    恶警:杜丽静(原满城监狱恶警)、许燕(音)、许兰、郑伟辉、李红珍、张维霞、高小云、王艳诺。

    石家庄女子监狱办公室电话:0311-83939625
    狱政科电话:0311-83939712,
    监狱监察电话:0311-83939635
    监狱咨询电话:0311-83939708。
    教育科电话:0311-8393726;教育科长张会民,葛曙光
    正狱长:郑晓英
    副监狱长:杨玉芬(分管教育,包括迫害法轮功学员)、于福歧、刘义臣、马文章、李彦芳、郑伟森、胡熙群。
    生活科:商慧、王莉。
    监狱监察电话:0311-83939635;监狱咨询电话:0311-83939708.邮编:050222

    更新日期: 2019年8月21日 16:56: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