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恶人榜 > 恶人单位列表

    公主岭监狱


    野蛮灌食

    将大法弟子捆绑于死人床上,由人按住其头部,暴徒们用粗胶皮管子狠命的插入其口中,野蛮灌食、灌浓盐水,有的故意不拔除胶皮管子在其胃部来回抽动折磨,恶心、呕吐、窒息使其发出痛苦的惨叫。待胶管从体内拔出,血水、食物、及胃部粘液四处流淌。惨不忍睹。


    九.死人床
    将双手、双脚用绳固定在只有两三个木条的床上,时间长达几个月。


    公主岭监狱


    公主岭监狱


    公主岭监狱


    公主岭监狱恶警办公楼


    公主岭监狱武警楼


    多根电棍电击


    浓食盐灌食迫害


    死人床


    酷刑演示:死人床


    中共酷刑示意图:长期绑床并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简介:
    公主岭监狱
    ,公检法。公主岭监狱,原名新生监狱,位于公主岭市区东郊,面对工业大路,原来面积不大。邪党为迫害大法弟子,于二零零六年将它扩建了一倍多。公主岭监狱是重刑区,以前刑事犯都是被判十年以上的才送到这里。现在它是吉林省迫害大法弟子的主要邪恶基地。

    二零零六年,很多监狱或看守所将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转到这里集中迫害。此间恶警迫害手段极其邪恶。

    二零零七年四月,公主岭监狱恶警要求探监的大法弟子家属都要出示不是法轮功学员的证明及公主岭市“六一零”开的证明。恶警威胁如发现家属送进经文,被探视的大法弟子要被关小号多日,并禁止家属探视。

    二零零七年六月,有二百多名大法弟子被从吉林省其它监狱转关进公主岭监狱,近日又有一批大法弟子被转关进来(人数待查)。一探监的家属说,其亲人被非法判了二年刑期,已在当地被非法关押了一年,现在还是被转关到公主岭监狱了。

    公主岭监狱是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黑窝,以监狱长沈吉祥、副监狱长安平为首的邪恶流氓团伙,八年来积极充当江罗流氓集团的走卒,用毒打、电击、群殴、关禁闭室(小号)等酷刑方式,残酷的对信仰“真、善、忍”大法弟子进行迫害,甚至用对待精神病患者的残忍方式,将一个原本正常的人活活折磨致死。为免其罪恶曝光,公主岭监狱恶警甚至要求探监的大法弟子家属要出示不是法轮功学员的证明及公主岭市“六一零”开的证明,方能接见。而种种消息封锁,也就使得这座“人间炼狱”的残酷罪恶迟迟不能曝光在光天化日之下。

    在吉林监狱,所谓“抻刑”是恶警将两张单人铁床并上,将大法学员按在两床中间的角铁上,四肢分别铐在床的四角,然后将两张单人床分别向两边拉开,恶警将抻床摇、抻、拉、拽,受害者的手脖子、脚脖子的肉会慢慢的被撕开,骨头节都被抻开了,全身疼痛难忍。有的大法学员被折磨的死去活来、筋断骨折,从此残废,有的大法学员被迫害的精神失常。

    多根电棍电击迫害酷刑:

    在公主岭监狱,凡是坚持信仰的法轮功学员几乎都被电棍电击迫害过,有的法轮功学员被三、四根电棍同时电击。恶警们将他们的衣物扒光,再用手铐将他们铐在暖气管子上,用背心将学员的头蒙上,然后开始行凶。几根上万伏电压的电棍同时电击迫害,直到受刑的学员昏死过去,恶人们才将他放下来,用凉水浇醒,然后继续反覆迫害。遭受过此种酷刑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被电击的全身片片青紫、焦糊,很长时间甚至终身都会留下疤痕。

    浓食盐灌食迫害:

    在公主岭监狱里,法轮功学员因抵制无理迫害而绝食抗议时,往往会遭受强制的灌食迫害。监狱安排了一些狱医和刑事犯人专门对法轮功学员实行强制灌食迫害。恶警们将少量的玉米面中放入大量的食盐(每次半斤左右)再加上氯化钾一起用开水搅和成糊状。然后恶警唆使四、五个刑事犯将法轮功学员强行按在椅子上,将头后仰并固定到椅背上,呼吸困难,强行插管将浓食盐面糊灌入法轮功学员胃肠内。因面糊内含大量的食盐,往往使被迫害者在强制灌食后,开始强烈呕吐。大量的食盐也使人的胃肠黏膜严重受损,久之会使肠胃中毒彻底坏掉。

    前不久被公主岭监狱迫害致死的延边法轮功学员张辉,就曾遭受过浓食盐灌食迫害,临终送医就诊时发现其肠子溃烂,可以说和此酷刑有直接关系。还有遭过此种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谢贵臣,曾在零八年被强制灌食迫害了两个月,可是一直到现在,严重受损的肠胃还经常使他呕吐,吃不了东西。

    死人床迫害:
    公主岭监狱还把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关入严管小号,并对他们进行“死人床”迫害。严管小号里的“死人床”实际是一个离地六十厘米高的板铺,恶警唆使两名刑事犯将法轮功学员手脚分别用手铐、脚铐固定在床头,使人呈“大”字形,每天除吃饭时间(每天三次,每次十分钟),其它时间全部被固定在床上,“死人床”一上就疼痛难忍,头三天根本合不上眼,那真是在极其痛苦中度过了分分秒秒。一天过后,你在开饭时,自己根本就无法起来,连翻身都翻不了,和死人一样任人摆布,长时间遭受此酷刑的人双脚麻木几乎无法行走。

    恶警们不但残害法轮功学员的人身,还侮辱他们的人格。恶警唆使两名监视的刑事犯还骂骂唧唧的找茬儿,你不理他们,他们就打你、折磨你。把你仅穿的一件衣物扣子解开冻晾你的肚子,再用一盆凉水放在你肚子上冰你;你小便时故意弄撒便盆,将你仅穿的一条裤子弄湿,让你身上都是骚味儿;你吐痰让你咽回去,实在咽不下去,就用手纸将痰擦你一脸。在五监区就有杨峰、谢贵臣、高长所、老金头、孙震等多名法轮功学员遭受过此种酷刑,老金头遭受此酷刑后双脚麻木,直到出狱时,走路还一拐一拐的。监狱其它监区情况也一样。

    在公主岭监狱里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如拒绝承认自己是犯人,监狱恶警就不让家属探视,并逼家属必须有当地610的介绍信才可以探视;而且只能电话接见,不许会餐接见。接见时只可以带日用品,不可以拿其它东西。接见室的恶警个个强横,动辄就不让接见。

    在“六一零”组织(中共邪党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成立的凌驾于法律之上的机构)的幕后运作下,在这里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不仅遭受强迫奴役,还要遭受强制洗脑、逼迫放弃信仰。公主岭监狱是一个家族式管理的邪恶黑窝,利于掩盖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实真相。至今已有多名法轮功学员在公主岭监狱被迫害致死,其中包括吉林省龙井市蔡福臣、长春市梁振兴、松原市扶余县法轮功学员王恩慧、吉林省安图县张辉。

    吉林省公主岭监狱最基本的饮食,不但营养单一、匮乏,而且经常食用过期的“陈化粮”。主食常年只有馒头、米饭、米粥三种,夏季偶尔有顿面条就算大餐了,但饭量大的还不够吃。粮库过期的“陈化粮”,米饭中有一股刺鼻的霉味儿。

    其次,狱中日用品匮乏还价格昂贵。以狱中人常买的800克/袋的豆奶粉为例,正常商店中通常卖15元/袋,而公主岭监狱的“阳光超市”则至少卖到21元/袋或更多。日常用的透明皂正常商店一般卖3元/块,而“阳光超市”中则卖到6元/块。监狱给每个人发的每月的所谓“生活费”,只够买一块肥皂而已!每个监区(大队)的警察要忙于完成监狱下达的工作指标(与其个人的工资、奖金挂钩),很少有警察也很少有时间领犯人去超市买东西(很多时候犯人买东西要去求警察带领上超市并给其“上货”贿赂),每月去上一次都困难,甚至手纸都成问题。同时,家属接见也要受限制,这不让拿那不让拿的,方便了狱中的“倒爷儿”们。法轮功学员在此生活更艰难,生活用品时常被迫互相接济。

    再次,被监禁人员被强制奴工超负荷劳役。公主岭监狱为了榨取最大限度的利润,就用强迫手段压迫被监禁人员常年超时劳动。长期的营养不良、精神压力加上高强度劳动以及休息不足,使公主岭监狱被监禁人员身体瘦弱、疾病盛行,监狱内部的医院常常人满为患,每年的死亡名额总是“超标”。

    第四,监狱对被监禁者的接见限制重重。对法轮功学员的接见则做了毫无人味的严厉限制,家属必须要写不修炼法轮功的“保证”并要到当地的“610”开证明方可接见。这对遭非法关押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来讲,如家属修炼法轮功就等于被取消了正当接见的权利。

    第五,狱警敲诈勒索犯人。狱警(包括监狱长、大队长、教导员、中队长等)“照顾”被监禁人员都明码实价,每年最低500─5000元不等,从犯人的工作、铺位到奖分等各种好处都给开“绿灯”。但如果因触犯监规被扣分,犯人就需要另花钱来“平事儿”,至少要200元以上。

    入监队的管教周平则明目张胆的侵吞刚入监人员(新收)的钱财,时常被人撵着要钱,每次都说过几天就给,可总是硬赖着不还(2011年来已调入接见室)。

    远道来的犯人家属愿意托警察家属往监狱里捎东西(在其商店里买的东西价格就高),而捎进去的东西往往还抽条,心肠太黑了,有个叫聂丽丽的女人就属此类。

    第六,狱方对刚入狱者扔进小号迫害。近年来,公主岭监狱为便于“管理”刚入监的犯人,就把其先扔进小号蹲一个月左右,给个“下马威”,让他以后老老实实的“听话”。而刚入狱的法轮功学员则被恶警借机威胁恐吓、逼写“五书”,强迫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
    第七,监狱警察全方位摧残法轮功学员身心。从限制狱中法轮功学员的通讯自由(写信不给邮寄、打电话只能给不修炼的家属等),到指使犯人“包夹”监控(不许法轮功学员之间说话,连上厕所都有人跟着),直到赤裸裸的“转化”迫害。

    据说“转化”一个法轮功学员可获得邪党上级至少200元钱的奖金(还有其它不可告人的“好处”)。

    2010年夏是公主岭监狱恶警迫害法轮功学员最发疯之时(据说张亚权那时已调入劳教局),为了完成邪党所谓“转化率”,他们白天把各监区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弄到教育科“法制学习”,看诬蔑造谣录像进行洗脑灌输,并强迫法轮功学员在二寸宽的小板凳上坐直,一旦摇晃或不如其意,他们就胁迫别的犯人对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电棍电击;晚上回监区还指使“包夹”犯人继续迫害,不让学员睡觉,称为“熬鹰”。

    大约在2011年10月份换掉了当时的监狱长又来了一个更邪恶的,叫牛国生,他来了之后又增加了很多更阴损、更残酷、更血腥的折磨人的方法。

    大约在2012年2月份开始组建严管队。在新盖的监舍(能容纳一千五、六百人)的五层楼的第二层正厅,五十多平方米的房间里,所有不符合他们要求的所有服刑的人和触犯他们认为的监规、监纪的人,都在这里经受酷刑折磨。违规的标准有:靠窗时间长了不行、动针线不行、和警察讲理叫顶撞政府、洗澡不穿裤头不行、互相之间有矛盾打仗斗嘴不行、穿带格线衣不行等等,只要稍不注意就可能违规,被压去严管,利用酷刑折磨。

    严管队在二楼的正厅(门斗上方)有一个五十多平方米的房间,塑钢窗,窗外是白钢管,窗内是铁丝网。这个房间门从北,里面铺的是地板,地板上面铺满两米宽一张的地革,掀开地革下面是平整无样的木质地板,可是谁也想不到的是有的地方的地板是活的,拿开八公分见方的活地板,下面镶着铁环,如果拿开六个这样的板块就会露出六个铁环,可将两个人并行把手脚铐在那里,法轮功学员不“转化”的、普犯所谓的违规、违纪的,很多被铐在那里。一铐就是多少天,最少一周,还有更长的;好的让其他犯人给接接屎尿,不好的就尿在裤子里。期间让别的犯人给喂点苞米面粥,不让你饿死,但是让你求生不能、求死不成。有个叫付宏伟的法轮功学员,男,四十多岁就被铐了九天。那个房间冬天不给取暖、潮湿、阴冷,房间很大、空旷,在一角处、地板下铐着两个无力呻吟的活死人。在外面一点也看不到这种受刑人,上面来检查的时候地板没有任何异样。

    恶警们折磨人的招就这么阴损的让人难以想象!还有很多损招,坐窄小的木板凳、电棍电等都是家常便饭,电棍通常是五六个一起上。还有在攻坚班,让几个人坐在用铁金焊接的四平方米的铁笼子上,铁笼子上的钢筋间距有半市尺宽,他让人长时间坐在上面就是为了硌你,期间谁都不能动,一动就用电棍电、拳脚打;电棍的长度有五十多公分,直径有三、四公分。

    在严管队还有一个叫“紧束带”的刑具,是黑色的、象腰带一样宽、隔两寸一个铁眼儿,尼龙料的,系在腰上后,有两个链扣在两手上,前后动不了。再从后面把两臂死死的往一起勒。一勒就是几十天。在二零一二年九有份,有一个叫杨春满的法轮功学员,六十多岁,勒了一个多月,手臂被勒的不好使,几个月后手拿筷子还非常吃力。

    有个叫育新学校的楼是所谓教育科办公的地方,在二零一二年五月份在牛国生、李壮、刘向武的指使下,在教育科二楼成立了攻坚班,其中配备被监管人员二十人听他们指使,其中的一部份参与了迫害法轮功学员,从五月六日开始,陆续的迫害关押过白晶志、张倍奇、付宏伟、杨春满、荣恩成等十六名法轮功学员两个月。

    严管队队长叫李国辉,王继东是干事,其中还有徐海。徐海打人最狠。有个叫李之强的普犯,被他们把眼睛打瞎一只,现在还在监狱医院单独的一个房间里,无人过问;还有个叫胡春凯的普犯,在二零一二年四月份,手腕子上的筋被手铐卡断,从监狱长到普通恶警没人过问。在这个黑窝中,根本就没有法律可言。有三位法轮功学员,一个叫付宏伟,一个叫杨春满,另一个叫什么记不清了,在二零一二年七月末八月初的时候,抵制迫害,在九月份都遭受了地板底下的抻刑长达九天。法轮功学员郑立君在严管队遭受了长达六个月的迫害,承受了各种酷刑还包括蹲小号;法轮功学员张印申被严管队关了两个多月。

    在押人员全部被强制从事劳动,一监区生产各种小汽车出口到国外;二监区、三监区、五监区、六监区从事各种服装生产;四监区人数三百多人从事手套生产,也出口,灰尘特大,味道刺鼻。有的人皮肤过敏起小疙瘩;还有一部份人胸部发闷。有病不让休息,要医院诊断书,逼迫你参加生产劳动,完不成生产任务就向你施加压力,送你去学习班,也就是严管队。在这种情况下,那些服刑人员只能忍气吞声、咬牙参加生产劳动,因为谁也不愿去那惨无人道的严管队遭受肉体痛苦。七监区生产玩具汽车。没有星期天。

    二零一三年八月五日,三十七名在押人员从四平石岭监狱转入公主岭监狱,其中法轮功学员人数待查。有知情人士透露,法轮功学员有三十五名。狱方对探视的家属声称:这里“转化率”极高,三年内没有不“转化”的。从四平监狱转来的法轮功学员卷宗副本上标明“转化”的,直接下小队,其余的现在强制“学习”(暴力洗脑,以迫使大法学员放弃信仰)。公主岭监狱几个月来对坚定修炼的法轮功学员强制洗脑,每期洗脑班三个月,三个月之后再加一个月都不允许家属接见,如果不“转化”就继续办班洗脑迫害。

    二零一三年八月六日七点二十分左右,吉林省四平监狱将非法关押在十监区、十一监区的三十多位法轮功学员,全部转到公主岭监狱迫害。

    一个多小时后,法轮功学员们被拉进公主岭监狱,到达当天就被拉去做奴工,直到晚上收工。法轮功学员的日用品都没有从四平监狱转过来,三个星期后被迫重新买暖瓶、脸盆等日用品。据悉,被转监的法轮功学员被单独关押、监控,有的法轮功学员被恶警关进了小号迫害。

    十监区:胡大桅、王培臣、刘国全、刘福全、李瑞、付成、姜立申、王文朋、段立峰、张立志、姜学富、郭凤学、徐彦刚、秦怀斌、随彦章、姜羽廷、曲莲。

    十一监区:朱海山、赵宝山、许鹏、周继安、贾井和、武鑫宁、王士敏、于清泉、陈平、杨秀文、高维喜、张金峰、王联苏、邵长普、林晓明。

    公主岭监狱在所谓的康复监区,设立了两个“精神病监舍”,除了关押少部份被狱警和犯人折磨成精神病的犯人,就是狱方弄到这里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其实监狱根本没有精神病鉴定机构,只要监区教导员以上级别警察说谁是精神病谁就是。
    那些少数的真精神病人,在“精神病监舍”内被强迫“坐板”,从早四点半,一直坐到晚八点。而多数根本没有病的法轮功学员,则被强迫到车间干奴工活。

    “精神病监舍”内有固定床,用来折磨拒绝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以及其他被狱警认为不服从的人。狱警指使犯人头,将受害者强制上固定床,抻成“大”字型,随心所欲的折磨,很多人被抻的四肢麻木不灵,胳膊腿不能动,二零一三年,曾有人从固定床下来,几日后死亡。

    在二零一三年,多位法轮功学员被关入“精神病号”折磨:康复监区监区长刘海涌因为法轮功学员李长海打坐,将他关押进“精神病号”内坐板,折磨迫害半个多月。

    康复监区教导员刘立峰以法轮功学员赵永志写严正声明为由,将他被关进“精神病号”,用电棍电击他,迫害半个多月。二零一三年十月,法轮功学员刘庆田向法院写申诉书,被犯人特务告发,教导员刘立峰将刘庆田关进精神病号内折磨迫害八十多天。

    今天张洪久家属和三位同修到吉林省公主岭监狱看望张洪久,先到达会见室,但是监狱不给办会见卡,说是张洪久不决裂,除非到松原610开介绍信,才能见。家属找到预政科,楼下的门卫给予政科打电话,说是预政科没有人,这时来了两个人,说是信访办的一个,另一个是九监区大队的姚教导员对张洪久家属说,省610规定的,不决裂的都得到当地的610开介绍信,他们还给张洪久录了像,拿给家属看了。就这样张洪久家属驱车来回10给多小时也没有看到张洪久。

    吉林省公主岭监狱采取封闭方式迫害被非法关押在那里的法轮功学员。不配合的学员,被实行严管单独进行迫害,封锁消息,让外界难以知道详细情况。

    监狱的教育科是严管集训队,是迫害法轮功学的地方,主要是洗脑,每天上午看,攻击、污蔑大法和师父的光碟,下午学习观看的《黄帝内经》等,每个月还要求写思想汇报。每天要干大约十小时的奴役。抵制洗脑的学员,就不允许他们的亲人接见、不允许购物。迫害手段包括:
    1、罚站、限食。
    2、打嘴巴。
    3、电击。
    4、捆绑(象烧鸡一样,盘腿捆绑,还上去人踩。)
    5. 死人床。
    负责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员有:教育科科长王韧坚;大队长姓许的;教导员姓郭;中队教导员姚磊;中队长李凯、闫立涛。
    犹大:许朋、侯继丰,松原油田人(他们都已出狱),在做洗脑工作方面特别卖力,破坏力极大。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初又关入四个法轮功学员。

    该单位恶人:
    贺令国徐海刘海勇沈吉祥安平刘海洋陈忠斌赫庆国王吉庆刘兵刘向武苏宝臣付国栋马文义吕刚贾明钟牛军殷玉辉(阴玉辉)张亚权王景龙安平宗明军赵延田武强庞林武于来泉革建军王东时郭万忠李万江牛国生李国辉王继东王传宝刘立峰王志坚晁军李晨阳沈雪斌吕传宝李景阳李哲王俊刚洪继林李威王建业陈雷陈宏宇王韧坚张荣桦侯继峰许鹏宁宇钟明军李崇姚磊李凯闫立涛孙常隆

    受害人:
    刘宏伟张真蔡福臣姜全德(姜泉德、江全德)沈立新郑凤祥陈明显陈光武许鹏付任江刘春利(刘春立)张辉杨国枢赵国兴王国祥张维喜(张维新)李广军王洪良傅洪伟(付红伟/付宏伟)谢荣春(蓉春)史成斌梁宝范(梁宝凡)乔仁喜迟民祥王小东(王晓东)杨峰张印森谢贵臣(桂臣)白敬志(白晶志)徐会建(徐慧建)刘延龙郭云庆王晓新孙震王世敏杨会永(慧勇)刘文涛刘玉和张国友付成李瑞刘广志刘成达续文国姜啸天王文元郑立君(郑立军)徐彦刚孙振厉彦伟潘志明吴亚军刘江段立峰陈连东张立志李福军马平王文鹏(王文朋)金泰俊张辉曲联陈平荣恩成刘庆田刘玉亮秦怀斌武鑫宁王恩慧李德全梁振兴李健民朱继发蔡福臣姜羽廷姜学富历建伟袁宏飙林春植史连如杨春满李长海马子富马占芳邓玉清杨宝森孔维华胡有刚(胡友刚)赵永志刘全武徐会建刘庆田杨春海周俊柱张景全王戈张景和陈伟周继安苏亚山李玉章孙显亭张子友刘志宽刘猛孙贵昌(孙桂昌)郭晓英张洪久杨宝森张石友

    迫害导致:
    迫害致死;

    迫害类型:
    长期不提供食物或者不提供充足食物关押期间,剥夺大法弟子基本生活条件高强度超负荷劳动剥夺大法弟子被探视的权利勒索钱财关小号逼迫放弃信仰坐小板凳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公主岭监狱狱警叫嚣-我就是无赖我就是流氓
    二零一九年三月一日大陆综合消息
    遭十年冤狱摧残-吉林市刘成达讲述被迫害经过
    吉林省公主岭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概述
    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
    夫妇被迫害-吉林德惠市王长英控告江泽民
    吉林省盘石市法轮功学员刘庆田被迫害致死
    吉林市看守所和公主岭监狱对我的迫害
    公主岭监狱利用“精神病号”迫害法轮功学员
    公主岭监狱恶警王景龙等迫害法轮功学员
    四平监狱将35名法轮功学员转到公主岭监狱
    十六名法轮功学员被转押入吉林监狱
    目睹梁振兴遭四平监狱惨无人道的迫害
    曝光吉林省公主岭监狱的阴损残暴
    揭露吉林省公主岭监狱的罪恶
    吉林省公主岭监狱近期酷刑“转化”
    吉林延边郑立军被劫入公主岭监狱-境况堪忧
    吉林市看守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种种手段
    公主岭监狱恶警宗明军
    恶警曾对梁振兴进行每天十次灌食迫害
    梁振兴被迫害致死情况补充(图)
    团圆梦碎 张倍齐遭受的十年迫害
    大学毕业生被关监狱迫害已八年
    吉林公主岭监狱将赵国兴关入小号折磨
    郑凤祥仍被吉林公主岭监狱迫害
    公主岭监狱残害法轮功学员内幕
    张辉被吉林公主岭监狱迫害致死
    吉林公主岭监狱非法关押大法弟子
    徐慧建被迫害患肺结核 狱方阻挠父母探望
    吉林公主岭监狱刁难探望大法弟子的家人
    公主岭监狱长期对赵国兴施残忍抻刑
    吉林省公主岭监狱黑幕曝光(图)
    曝光吉林省迫害大法弟子的公主岭监狱
    王洪良在铁北监狱受迫害五年 曾被抽血化验
    吉林蔡福臣被非法判重刑 妻离子散 家破人亡

    联系:
    吉林省公主岭市监狱
    地址:公主岭市工业大街2289号
    地理位置:公主岭市岭东,在工业大路东面,原来老五商店往东走500米有一个边防武警中队新生家属楼就能看到公主岭监狱。如果在工业街打车说新警卫连车费五元三轮车3元,坐1路公交车一元。
    公交:市内乘1路公交车,公主岭监狱站下。
    注:根据《吉林省监狱服刑人员通讯会见管理暂行规定》吉狱发【2011】9号文件规定,服刑人员在监狱服刑期间,可依法会见的人员为:祖父母、外祖父母、父母、兄弟、姐妹、子女、孙子女、配偶、岳父母、继父母、继子女、养父母、养子女、堂兄弟姐妹、表兄弟姐妹、侄子女、甥子女及其配偶。以及与配偶有上述关系的人员。
    在第一次会见时,服刑人员亲属持有效身份证、户口簿(或户籍证明)结婚证等到监狱会见窗口办理《亲属会见证》。
    会见时间:每周一至周四(节假日另行通知):09:00—11:30、14:00—17:00
    周一:一、七监区亲属接见日;周二:三、十监区亲属接见日;周三:二、八、九、十二监区亲属接见日;周四、四、五、十一监区亲属接见日;周六:监区领导审核并经狱政科审批提前报接见室的,亦可接见。周日、周一休息,办公室无人。
    邮编:136100
    监狱长信箱:jlsgzljy@126.com
    狱务公开电话:0434-6286616
    狱政科科长办公室电话:0434-6289254
    狱政科科员办公室电话:0434-6286162、0434—6286156
    接见室 电话:0434-6286251、0434-6286252
    出入监队:0434-6286253
    纪检监察室电话:0434-6286036
    信访接待室电话:0434-6538139

    更新日期: 2019年6月15日 10:33: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