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恶人榜 > 恶人单位列表

    淄博王村劳教所(王村洗脑班)(山东省法制培训中心)


    孙丰俊(山东王村男子劳教所恶警)


    宋男(山东王村男子劳教所恶警)


    曹成涛(山东王村男子劳教所恶警)


    王光福(山东王村男子劳教所恶警)


    王新江(山东王村男子劳教所恶警)


    郑万新(山东王村男子劳教所恶警)


    解西义(山东王村男子劳教所恶警)


    山东第二劳教所部分恶警照片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简介:
    淄博王村劳教所(王村洗脑班)(山东省法制培训中心)
    ,公检法。山东洗脑班(所谓的“山东法制教育中心”)设在济南章丘市官庄乡济王路29号山东第二劳教所内,科室办公楼1楼,后边是两栋劳教楼,所有非法劳教洗脑的学员与信教民众都是在此遭受邪恶关押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主要关押在2 楼7、8两个邪恶转化大队,主要直接参与迫害的恶警有:孙丰俊、王新江、罗光荣、李公民、宋男、刘纯刚、张勤、郑欣、毕洪涛、才向功、曹成涛、李中水、沈 X、刘X等,主要凶手是打着大法学员旗号的邪悟之徒与受命于恶警教唆的部份形式犯罪分子。洗脑班有高、季、李三个恶警主任,高、李最邪恶。

    王村劳教所(山东省第二劳教所)位于淄博市张店区石桥镇王庄村的“六一零”洗脑班(也叫王村洗脑班,被恶党谎称为所谓的“法制教育中心”)。于1999年11月开始劫持、迫害大法学员。2000年9月17日全省各地劳教所劫持的男性大法学员被统一绑架往王村劳教所集中,初期有70余人,到2002年9月,已有1000余人在此遭到身心摧残。王村劳教所因此而臭名昭著。

    此黑窝位于王庄村幼儿园东临,在公路边上,但是朝向公路的那一面没有门,整座建筑呈灰色,带院子,大门朝西,朝向其与幼儿园之间的胡同,现在(二零零七年一月)墙上刷成白色,并写着关于“八荣八耻”内容的标语,门口和楼顶装有监视摄像机,院内养着狗。院内南面是车库,北面是一座三层楼房,被绑架到此的大法学员就被非法关押在三楼,一楼和二楼是“六一零”人员的办公室。

    淄博王村劳教所劫持近2000名法轮功学员:8根电棍同时电、连续一周以上不准睡觉。

    淄博王村劳教所实行严酷的隔离制度,法轮功学员之间没有互相接触的自由,吃饭、睡觉、一举一动甚至连上厕所都在严密的监控之下,监控器的镜头就像幽灵一样时刻对准每一个人。所以有许多法轮功学员的具体情况难以具体了解到。他们中有的只知道姓名却不知道年龄、住址等;有的只知道他们所遭受的迫害却无法知道他们的姓名及其他情况;还有的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到劳教所后就直接被送入门窗密闭的刑讯室,人们只能听到从里面传出一声声令人毛骨悚然的惨叫声。

    法轮功学员有的被8根电棍同时电击;有的被扒光了衣服站在寒风里;有的被“鉴定”为“精神病”后不知被送往何处;有的被殴打得大小便失禁;有的连续一周以上不准睡觉,精神处于崩溃的边缘;有的被强迫劳动直到晕倒在地;有的被掀翻在地遭到歇斯底里的拳打脚踢;有的被克扣口粮不让吃饱;有的被强行灌食而牙齿被敲掉……
    这里仍非法关押着近2000名法轮功学员(男所和女所的总和),他们正遭受着不同程度、不同形式的折磨。

    每层楼分为南北两排,三楼的楼梯口有防盗门与一楼、二楼隔开,房间都安有防盗窗,三楼有十几个房间大约三十多个 床铺,多的时候非法关押了十几个大法学员,三楼的北面中间有个会议室,恶人经常在这里放诬蔑师父和大法的录像,并强制大法学员观看,三楼的东面是一个用防盗门隔开的小号,有时用来迫害拒不转化的大法学员。

    1、邪恶怕打手变善也不断对其洗脑
    洗脑班内人员庞杂,还有男女保安、医生、接待联系、保洁、门卫、食堂等等。邪恶做贼心虚,对雇佣的这些人也信不过,每个月或者不定期要对所有人员进行严格考试。试题由罗光荣一伙来出,就是要看这些人对法轮功的态度是否有变化,思想是否与邪恶保持一致,也就是持续不断的对这些人也进行洗脑控制。因为它们也知道“人之初,性本善”,害怕这些人被法轮功的“真善忍”所感化,害怕它们的邪恶勾当被人识破揭穿。

    2、用表面华丽掩盖残酷虐杀
    洗脑班戒备森严,高墙电网,院落东南角有暗无天日的小号;楼里面层层设有铁栅栏、铁窗、铁门;众多的保安24小时监视着所有人的一举一动;洗漱吃饭上厕所都有严格的规定;人与人之间不允许私自说话……但从外面看,却建的好似公园,里面树木葱郁,喷泉假山、花鸟鱼虫无所不有,伙食也不错,它们正是用这些表面的伪装来欺骗外界,掩盖着对无辜法轮功学员残酷的精神信仰的虐杀和肉体的折磨。恶徒经常用客车拉不知何处的人士前来参观。

    除了上述外表的伪装,还经常装模作样举行一些文艺体育活动,逼迫被洗脑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强颜欢笑出来走过场;逢年过节还大摆酒宴,这是因为知道法轮功学员不喝酒,所以以此来逼迫法轮功学员喝酒。在举办这些活动时还有一共同点,就是周围总是伴有摄像机的来回穿梭和闪光灯的此起彼伏,无非是用来为恶首标榜的“人权最好时期”涂脂抹粉,掩盖真象,欺骗世人。

    3、大肆敲诈搜刮钱财
    洗脑班几年来大肆敲诈搜刮钱财,被绑架来的法轮功学员一个月时间就要交4000-8000元不等,经常人满为患。而且各地方的公安、610、企事业单位或者被绑架法轮功学员的家属等还要经常给他们送礼请吃喝。洗脑班主要负责人毕华等人因此几年来搜刮的钱财有多少可想而知。

    王村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手段无所不用,如不让睡觉、不让吃饭、扒光衣服冻、群殴暴打等。对一些坚定修炼的学员关禁闭室吊打、戴手铐、睡死人床、用电棍电等。

    有个学员被邪恶之徒吊打后,用四、五个电棍电生殖器。对绝食的学员,恶人就给戴上手铐,用四五个大汉绑上手脚野蛮灌食。平时还强制洗脑,让看一些诽谤大法的电视、光碟等。更为严重的是罚牛马苦役,不问老弱病残,一律用高强度劳动定量折磨,学员每天要干十二、三个小时的活,完不成定量就加班加点,不让吃饭。在恶人们的残酷摧残下,学员李福山、李殿中死在了劳教所里。

    2000年7月,以吴官正为书记的山东省不法官员为了加剧迫害法轮功学员,把山东省各地方劳教所非法关押的800多男法轮功学员和一千多女法轮功学员集中到王村劳教所,分十二个专管大队,精选身强力壮的警察实施迫害。它们采用恐吓、暴力手段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它们迫害大法学员的手段各不相同,但是都达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可以说集人间邪恶之大全。九大队是最邪恶的地方,这里干警五毒俱全。迫害手段有:
    1、“严管凳”
    十大队恶警单业伟、梁俊岭发明了一种刑具,用铁丝编制成一种“严管凳”,这种刑具坐上去几分钟就痛苦难忍,恶徒强制学员坐在上面不能动弹。
    2、“吊挂”
    把学员上衣扒光,双手吊起,只让脚尖着地,然后由两个邪恶之徒撬学员的肋骨。用宽胶带把学员嘴封住,不让发出声音。这种酷刑看不出外伤、又检查不出内伤。
    3、“铁钳掰肉”
    用扒车带用的铁钳,夹住学员腿上的肌肉,然后用螺丝紧固后,使劲用力掰,使肉与骨头分离,学员当场晕死过去。庄奇等许多大法学员被它们用这种酷刑迫害过。
    4、“带天线”
    对绝食抗议的大法学员,用插管灌食迫害,它们称“带天线”:就是用管子从鼻孔插入,然后灌食,灌食后把管子用胶带固定在头上。恶警们还把灌食迫害的学员关进严管室,双手用手铐铐在铁椅子上,坐在严管凳上,不让动弹,痛苦万分。
    5、电棍
    把学员双手铐住,由几个恶警分别拿着电棍在学员身上电击。济南铁路局马家林曾遭受九根电棍同时击电,时间长达几个小时,恶徒使用12万伏电棍电击学员。
    6、利用犹大强制洗脑
    山东淄博王村省二所(王村劳教所)七大队恶警为进一步迫害法轮功学员,自2005年中国新年前后,违法自定限制法轮功学员人身自由的“九条”规定。其中有:不准法轮功学员说话,坐着不准闭眼、低头(害怕学员发正念)等其它侵犯人权的规定。

    2005年2月20日晚上7点30分,给法轮功学员上洗脑课的两位姓孙大、小队长邪恶叫嚣说:“我们穿的这身警服,有权使用警棍、手铐,省委书记、中央主席要用的话,他俩犯法,我们就不犯法。”意思是警服一穿使用警电棍、手铐就不违反法律了。并说:“上边检查监督团和所部默许支持我们的行为。”

    山东省二所(王村所)七大队恶警,不仅在精神上折磨法轮功学员,还增加劳动时间,利用廉价劳动力为所部创收利益,为“嘉业”公司(个体)粘贴玻璃瓶出口创汇。逼们法轮功学员早出工、晚收工,一个或半个月休一次,每天三次吃饭时间不到半小时或更短,生产劳动任务随时随地增加。

    山东省淄博市王村劳教所是邪恶旧势力的黑窝,分男二所和女二所两处,是全省非法集中收押法轮功学员的地方。目前,男二所两个专管大队仍非法关押大法弟子二百多名,自2000年9月以来迫害死了3人,致伤致残多人,致精神失常多人。

    王村劳教所是人间地狱,在那里,法轮功学员不写“三书”,不写侮辱大法和师父的话,便被恶警施以打骂、电刑,24小时不许睡觉、罚坐(24小时坐在宽10公分的小板凳上,两腿成90度角,夹木片,殴打、辱骂、污言秽语不堪入耳。)、罚站(24小时面墙站着,不许稍动)、不许上厕所、吊铐、睡死人床、剥光衣服进行侮辱,选择敏感部位电击(有人导致大小便失禁或小便困难)。如果大法弟子绝食抗议,便会遭到由口腔进行野蛮灌食,有的被凿掉了牙齿,不许亲人接见。恶警或犹大轮番灌输污言秽语,强制看诬蔑大法的录像,不让大法弟子有稍微的休息。在那里遭受迫害的大法弟子的年龄从十六七岁到七十多岁不等。

    劳教所强迫大法学员给劳教所挣钱,经常加班,有时一天超过十二小时。生产的货源来自附近一些中介人和厂家,生产出的产品有的出口,并非恶党所说劳教所生产的东西不出口,如最近劳教所生产的小牌牌就出口韩国。

    山东省王村劳教二所现有八个大队。六个队是外省劳教的,七大队、八大队非法关押的是本省大法弟子。被劫持来的大法弟子单月进来的送七大队,双月进来的送八大队。现在七、八两大队劫持的大法弟子受迫害尤深。

    劳教所强迫大法学员给劳教所挣钱,经常加班,有时一天超过十二小时。生产的货源来自附近一些中介人和厂家,生产出的产品有的出口,并非恶党所说劳教所生产的东西不出口,如最近劳教所生产的小牌牌就出口韩国。

    王村劳教所为手工艺品厂加班赶活,一天工作12-15小时,环境恶劣。产品出口到美国,日本,等国。下面是产品图片。叫大法弟子们天天干活。早晨4点多就起床进车间干活,到七点吃早饭,吃完饭马上又叫大法弟子开始干活。有的时候中午不让大法弟子们休息,干活到晚上10点、11点。天天加班,叫大法弟子干到深夜2点多,第二天4点多就起床,把大法弟子搞的非常疲劳。

    王村劳教所当时有九、十、十一、十二,四个大队,非法关押大法弟子700多人,其中九大队是新收队,又名严管队。邪恶的大队长叫靖绪盛,副大队长孙奉俊,教导员彭绪标,共有17个恶警,个个都是凶残无比,邪恶至极。九大队设有七个“班”,其中一个是“值班班”,“六班”是“严管班”,恶警利用欺骗、恐吓和暴力等各种手段培养了一大批犹大作为打手,其中最邪恶的有王凤晓、郭洪良、宋卫忠、刘洪东、宋昌荣、宋占元、于海勇、于万通等等。对大法弟子采用包夹的方式,三、四个犹大围一个大法弟子进行迫害,一天一宿有七帮打手进行煎熬、迫害一个大法弟子,恶警监视、指挥,由犹大迫害,灌输破坏大法的邪恶理论,张口就骂,伸手就打。严管室内只有恶警和他们指派的几个打手可以出进,门窗全是封闭的。里边发生的事情,除他们几个人知道外,其他人无法知晓,被关进严管室的大法弟子,只有他们认为所谓的转化稳定了,才能出来,否则,那只能是被抬出来,或是被送入其它地方被关押迫害。

    王村劳教所八大队恶警为了牟取黑钱,常年逼迫法轮功学员超负荷奴役,主要给以下两个单位加工产品: 淄博市凯佳磁材有限公司加工线圈、济南市长青固山镇塑编公司(山水公司)加工水泥袋。

    王村劳教所七、八大队关押300多名大法弟子,还有一部份60─70岁的老年大法弟子。

    在王村劳教所里,每位大法学员身边都有“包夹”监控,睡觉、吃饭、喝水、上厕所都跟着,总不离身。

    据明慧网刊登的一篇读者投书,王村劳教所警察郑万里、赵永明、单伟业等曾声称:“所谓劳动教养,就是在短时间里用劳动来摧垮你的身体和意志,使你出去后不能炼法轮功。”
    精神摧残:
    强制与欺骗学员写“三书”(保证书、悔过书、揭批书)是邪恶集团对大法学员精神摧残的主要方式,目的是让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
    1、 强制大法学员观看邪恶集团制作的镇压决定及一系列颠倒黑白、造谣诽谤的电视片,强迫大法学员看当局炮制的诬陷、亵渎性文章,蒙骗大法学员。
    2、 叫北京团河、湖北黄岗、长春劳教所的叛徒到所里作所谓的“报告”,并强迫大法学员反覆观看其录像;早期还强行把部份学员押到北京团河劳教所洗脑,试图动摇学员对大法的正信。
    3、 恶警根据当局编的污蔑法轮功及创始人的书籍、数据“上课”强行灌输邪恶的谎言。
    4、 让叛徒进行所谓“交流”、“帮助”,以形形色色的自欺欺人的谎言进行骚扰。
    5、 让叛徒自编自演文艺节目,如相声、小品、快书、说唱等,诽谤法轮功及其创始人,丑化修炼者,诬蔑佛道神,造业深重。
    6、 恶警及叛徒强行把法轮功创始人的法像放在坚强不屈的大法学员的脚下按住脚让其践踏,甚至……,使学员的心灵受到极大伤害。
    7、 强迫学员在看了录像、或听了课、参加了会议、活动后无休止地写“认识”、“体会”、“揭批”,使迷途的人在邪路上越走越远,越陷越深。
    8、 培植邪恶势力,制造矛盾。管教人员不仅利用叛徒管理大法学员,还建立了一套类似“克格勃”的特务系统,为其充当耳目、帮凶。每个班里都有1-2名“奸细” 专门就学员的思想动态给管教打小报告,大队里还有奸细总头(败类宋伟中等就充当了这一角色),负责汇报情况并向邪恶提出新的迫害措施。

    经济迫害:
    劳教所原本是经济拮据、场所破烂、不为人知的地方。自从非法关押大法学员以后,劳教所发了。除了邪恶集团为迫害大法学员拨的专项经费外,凡被送入劳教所的学员进所后都要向劳教所缴费;所里饭菜质量低劣,日用品昂贵,而学员别无选择;有的学员在入劳教所前身心已受到公安人员的严重摧残,身体状况不符合入所要求,应拒收,当地公安为了泄私愤、甩包袱,向劳教所有关人员请客送礼,就可以收下,而这些花费又很多都落到了学员或其家属身上。自2001年初开始,各地都陆续往劳教所送了一批大法学员进行所谓的“帮教”,时间10-30天不等,对每一个人,劳教所除了收3000-5000元费用外,还要当地610及单位陪同人员吃住在劳教所的“三八”招待所,有的每天要花去学员上千元的血汗钱。这也成了不法警察们一条重要的“创收”管道。自2001年下半年起,一些学员家属通过向劳教所有关人员请客送礼也可以变相放人(外执、外医、取消劳教等等)。

    此外,自2001年初开始,劳教所让误入歧途者进行劳动“创收”,如粘睫毛、缠线圈、剪衣线、串首饰等。虽然不是重体力劳动,但任务量大、工作时间长、活多活急时常常从早晨干到晚上11时甚至更晚。十一大队安排年轻力壮、视力好的学员干活,年老体弱的学员打水打饭,队里提前几个月完成“创收”任务。这样一来,劳教所“肥”起来了,就以改善条件为名,整修房舍、更换床铺、安装监控设备,加强了对学员迫害的物质设施。管教人员也因此晋级提资、增加福利待遇。

    2007年10月28日搬迁至济南章丘市官庄乡(官庄乡中学西邻)。
    山东省第二劳教所大门后是办公楼。办公楼后面是关押劳教人员的大院,大院四周是五、六米高的围墙,墙上有电网。进入大院路西有所谓“教学楼”:一层是会见室和禁闭室;二层是卫生室、管理科、教育科;三楼不详;四楼是会议室。此外还有关押劳教人员和非法劳教法轮功学员的一栋楼、二栋楼和食堂。食堂对面路东的建筑楼是强制奴役的场地,楼前有操场。

    山东省第二劳教所共有八个大队,一至六大队关押普教人员。目前该劳教所的七大队及八大队非法关押着约二百三十名法轮功学员。一栋楼第二层是八大队。大队长郑万新、教导员孙丰俊、副大队长王保华、刘基超,恶警刘琳、张玉华、高胜、聂树忠、苏波、阎东文、岳振宇、沈宾。二栋楼第二层是七大队。(七大队大队长罗光荣、教导员李功明,恶警王新江等。劳教所目前所长是郝东贵、政委是辛秀忠。

    有十几名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非常坚定,决不“转化”,一点也不顺从邪恶,他们中有的被隔离到普教大队看押,有的被包夹,有的被关在严管班,他们在牢房、走廊天天被罚面壁。这些坚定的法轮功学员通过对包夹的刑事犯讲真相,使他们明白了善待法轮功学员的善报的道理,其中有人开始相信大法、学大法了。恶警担心刑事犯明白真相,秘密规定刑事犯要和法轮功学员保持距离,不准接受法轮功学员的帮助。

    一些法轮功学员刚被关入劳教所时,受到高压迫害,写了所谓的“保证”书,其中大部份公开写了严正声明,有的写了声明捎出来在网上发表,受到劳教所恶警毒打,吊铐和面壁等残害。

    有十几名犹大在劳教所里干着所谓“帮教”的邪恶行径。恶警经常利用、指使刑事犯打人,事后对打人的小流氓进行奖赏。甘心给恶警卖命的有东北的小流氓:李喜伟、杨中民、张元宝、吴振宇、宋兴洲、高伟、赵立君、张仁飞、董其文、刘振波、韩加明、郑井艳、徐光、孟宪国、赫洪鑫等人。

    过去恶警还是背地里打人、骂人,现在恶警对法轮功学员打骂不加掩饰。恶警刘基超就公开用脚踢五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公丕敬,把公丕敬在地上拖着走。

    在走廊里,经常能听到有法轮功学员喊:“法轮大法好!”昌邑县法轮功学员董某某,坚信大法,被恶警关押在小房内,用手铐铐着,不许大小便。

    临朐县法轮功学员卢某,写严正声明,被铐一夜一天,法轮功学员王召华,几乎天天被小流氓徐尧、张元宝、吴振宗、宋兴洲、杨忠民、刘振波等殴打。

    章丘市法轮功学员李维忠,被非法劳教关在七大队后绝食,出现生命危险,保外就医回家,后来又被六一零恶警劫持回劳教所八大队。两个月后一天早上,李维忠喊“法轮大法好”等,恶警将他铐在床上折磨,李维忠随后出现病危状态,送医院检查,然后又被送回家。

    目前,劳教所恶警看到一些原来被所谓“转化”了法轮功学员回家后又从新修炼,又被劫持回劳教所,感慨强制改变人的思想是不可能。其实,劳教所的头目与恶警也看到了邪党末日来临,有次他们在大会上讲:“现在看来强制改变人的思想是不可能的”、“原来搞‘转化’简直是闹笑话”,云云。

    但这些恶警为了保官、得奖赏等眼前“利益”,还是极力追求所谓“转化”名额,对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用长时间铐人、打人、面壁等暴力手段强制表面“转化”,不许与家人见面,不许打电话。

    淄博王村劳教所四大队为迫使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除实施身体上的酷刑折磨和繁重的奴役劳动外,更使用不明药物以及长时间不让法轮功学员睡觉、洗脑等手段实施精神上的摧残,致使有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得神志不清。

    小队长李英曾专门到山东省、中央“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从中央到地方遍及各级政府,凌驾于法律之上)参加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所谓培训并带回来光盘,其中就有精神病专家王旭东的讲话录像片。这些所谓专家直接给中央“六一零”提供迫害方案。

    山东淄博王村劳教所,这所看似宽敞、明亮的崭新场所,其实是充满霉暗、残酷和阴森的黑窝,也是大量奴工产品的发源地。王村劳教所建成于二零零四年,是专门为了迫害山东省女性法轮功学员而成立的臭名昭著劳教所之一。几千名二十岁至六十岁不等的法轮大法学员在这里遭受了残酷的洗脑、酷刑折磨和奴工奴役,高峰期曾非法关押了近六百名大法弟子。二零零八年期间,共设五个大队,邪党给每个被关押的人拨给150元维持生命的生活费,而被非法关押的人要日复一日的高强度无偿劳动,还要天天被迫给邪党“免费供给你们吃喝”“歌功颂德”。

    大法弟子被绑架至此后就开始了一轮又一轮的洗脑“转化”,多名包夹看管一名新来者,单独囚禁在一个远离其它人的小屋里,吃、喝、拉、撒、睡全在里面,谁要是拒绝放弃信仰,就要长期遭受罚站、不许大小便(憋急了就拉尿在裤子里)、殴打、谩骂、吊铐、剥夺睡眠等花样翻新的迫害,直至身心承受到极限被迫“转化”为止。

    转化后立即要投入奴工生产当中,每天五点起床,十点半手工(大约时间,这里的人不允许看表),除此之外,每天必须要高唱“红歌”,每周必写周记,每月填报“月小结”,强制他们恶毒咒骂、“揭批”自己的师父和大法,连不识字的老人也得先口述,别人代写之后再照样描写下来,很多老人被逼的吃不好睡不好、半夜半夜的发愁。

    他们被强迫从事生产的奴工产品有:穿门帘、玻璃珠子, 勾背心,织手提包,做被子,做玩具,缝圣诞靴子、圣诞树、圣诞雪人,剥大蒜皮,装铅笔,包装小瓶的苹果醋,贴标签,装箱,刷洗玻璃工艺品、花瓶等,缠线圈等等。

    该单位恶人:
    张本义肖XX徐丽王红梅曲秀英赵永明马立新(马力新)郑万新(万信/万辛)李公明赵威明张凯王永红孙丰俊(孙凤军)张涛孙xx甄xx罗光荣郭宝萍宋敏马立庆张波(音)宋维中(伟忠)靖绪盛(靖续胜)刘红东宋昌荣江宁张玉华闫东文刘林(刘琳)孙拨通王保华(王宝华)马艳林付勇军刘阁刘春山申志军冯文平刘明刘基超王立军单伟业孙即银王加永(家勇)刘国伟宋男(楠/南)刘彬王云平王利柴向功高成伟(铖炜)绍正华苏波高胜聂树忠岳振宇曲贵海李儒刘王林彭刚李爱利王顺孙冰张明华冷艳郑万里罗光明(光荣)刘梦超王永刚孙进鸿苏秀娟刘其连邹红梅刘其超张虎臣王洪涛战茂刚蒋华徐光孟宪国高爱文孟宪常辛秀忠李建维张英民张振国王毅彭绪标刘永刚刘宋浩刘爱芹蔡精(蔡静)刘宗浩杜浩沈宾郝东贵范林成朱振林姜金龙王云鹏马保进单业伟梁俊岭李勤富王维召阎淑萍殷桂华李希伟戴继峰李爱玲王国华郭孟会陈淑萍王光福王新江岳林镇杨澎张丽陈磊王百万何海军韩新

    受害人:
    段庆芳孙玉珍鄢树禄姜淑娥三位大法弟子战海港(战海岗)周凤英刘福德张月梅(张月美)张学强沈孝元杨成汉韩大学宋玉玲邵夕荣唐慧仙付萍闫培广(阎培广)薛玉军莱芜大法弟子王金祥(金显)翟善永陈兆武赵乐友王春生庄奇许崇东杨少凡即墨市大法弟子王后岭田世洪张维星(张为星)王少清于银香刘耀华王厚生(王厚升)于伟李健李景艳姜翠陈喜伟(音)孔祥增庞光文王英刘仁龙宋俊龙黄启亮侯明明牛爱庆王俊生山东临朐县大法弟子李作卿王心民(新民)刘红英张金山孙魁训(孙奎训)王胜华刘秀芳武书菊郭聚先徐春芳赵清华王玲(灵)王秀翠田青华张莉(张丽)王浩桂(好贵)刁春花李富江贾得庭郝志平宋浩天李旭初桂林徐玉亮刘文选冯德行李吉忠桑培尧李凤然王朋徐金英高文美穆祖广任国强王成经戚建亭(廷)刘元杰刘立新张艾军(爱军)李吉花随广花何文志刘俊玲崔保更(保庚)佟焕祥段慧芝张义房(张义方)王洪凤(王红风)王丽华毕建凯于书荣赵建国王涛梁红芝张国华李维忠申亮华李长胜徐志东(徐杰)王群刘廷卓刘乃雁尹桂芝石增春王太美张月兰耿道虎陈彦君王汝彪孙奎顺高水卿陈萍李刚高洪(高宏)薛存林王世奎(士奎)高恒峰谢华宇建华贾继堂李洪波王希国杜秀刚郑明新丁茜程文献朱文兰王厚利张志华刘荣友孙红珍杨成元王允贞王晖赵力芹马武刘志杰王本华孟宪强徐建新于英佐许兴岳王常义原义功刘阳薛玉英李洪帅杨旭李中秀韩胜利柏士花肖丕峰卢洪岳徐恒奎黄福堂翟谋臣王兆华李晓东宋德霞山东大法弟子梁弘义宋树宝王和江吴新芳邵文荣即墨市大法弟子李秀香初庆华(初清华)颜寿路庄琦孙中华张连宾王涛邵夕香孙文平姜明斋代小萍(戴晓萍)夏斌全刘秀军潘伟友(潘韦友)吕乔董新海孙桂凤初清华岳希文(喜文)邵守香乔瑞荣梁春永(梁春勇)张鹏宋桂香吴凤义王玉亭韩新己王有忠昌邑市大法弟子任子京(音)王英王胜海高传银甘信俊闫生花(生华)国春英崔红英张宝环(张葆环)王平(王萍)史法富小天牛王建美王伟王凤英刘全义刘汝平邹爱芬初新功王英武马胜才陈爱云王富玲山东大法弟子田淑芳苗本贵静文魏德怀董炳生(董炳升)宋巧云张升级杨竹坤许秋云王维张雪芹戴宗秋(代宗秋)遇真(化名)赵现仁李章具王喜笙王春英王召华(占华)祖培勇车翠范延启李宝林赵荣彩刘汝兰黄桂芬冯玉平龙连政魏敏孙连芝赵加水姜卫东关克端王文琦王全莲初永玲乔瑞英秦振泉王玉平祖愈(祖玉)赵金荣王海波周成富吴凤仪陈丕贵吴杞周倪忠平(倪中平)王世友陈志达李瑞江张月香刘红祥王伟朋刘玉喜韩矫非陈志忠(陈志华)李俊兰满守正曹以香陈仁巧周洪生张淑刚花云亮曹连云王秀红(修红)李丛孙东梅张力芹赵振勇王伟芬张尧强高迎峰王凌云翟玉玺朱世杰李淑秀苏庆青车成云林桂富于树亮黄桂荣(音)严绪斌王秀华严绪路刘兴竹杜玉君董明王建华杜以和车奇聪初立文刘俊堂公丕建李建刚庄汝凤沈忠霞钟发兰(钟法兰)展树欣杨玉东朱丽新李德善张广宝(张光宝)胡长平(胡常平)万青花王锡玉威海大法学员孙建秋徐承本邱红梅赵维胜张可丽张锋张爱泉李贵珍邹德奎张连宾王成福赵可贵赵攸强杨玉峰辛立财(利财)薛传余安玉芝(音)王信文赵利明(立明)孙得贵何泊清时春妮毕金风段德道闫文成柳方海孙秋香林基啸王欣张道忠(张道中)胡金彦李文丁学山张俊起米成杰齐山镇女大法弟子付勇王建忠银子敬(尹子敬)李雪张红盛乐民山东青岛平度市大法弟子张连桂的丈夫石开花姜丽公丕敬杨真方(杨振芳)陈云敏邢先勇徐振芹聂延平初振新刘显通唐允丽王晓辉孙进香胡立尧毕诗红董永亮邓连宇魏来云纪锡正王东明山东威海市 大法弟子王晴孙德博靳贞华王光健宋美兰刘艺苏士远许如亮宋俊荣韩书家(书加)董心的儿子孟宪禄(孟显露)(孟宪路)刘丹杨明(溟)孙绛东(孙降东)宫玉平秦海杰杜祥忠胡锦言王俊美张文亮郭华英冯光云赵慧菊崔桂芬陶学玲王循兰周贵森〈周桂森〉韩美成刘江波张兴河(兴和)谭树玉问德怀(文德怀)刘爱萍聂传进张修强周光明刘静张国栋阎福禄王玉娥赵文明林有顺刘长顺刘宏伟冷吉林孙龙斋沈祥军王淑华刘富美盖广起乔宝明陈玉洁张广宝(张光宝)周雪凝(周雪宁)冯守爱朱学义田本金李建崔建军佐纪奎孙佳文赵永红王严明张敦成孙玉根王春华宋继洪(宋吉宏)孟斐( 孟飞)宁福海姜可新祁蕾(祁磊)王秀婷阎红军赵传峰王彩香马占山楚海彤邓喜恩刘春香王良爱冉祥明刘洪茂彭才秀马君彦梁明芝陈光胜汪爱香丁莉牟香顺王本良赵玉海王秀英马光荣孙洁芬柳耀华李传宝于桂贞于胜河钱法君(发军/法军)李凤英张万侠邹松涛张晓玲芦学省韩春花李玉梅孙克玲慕香顺张义志孙俊红曹炳芳何伟成关法刚赵和责宋修燕卜庆金周彩霞季西政李秀梅刘玉莲杨建(健)亓英俊杜建新刘如平商伟峰曹玉国陈安爱林永顺吴从亮刘炳友徐明路树明(舒敏)孙永玲贺(何)松盛孔宪桐林作英刘兴武王维高薄福成王臻高秀敏惠瑞英(慧瑞英)闫希玲姜希全山东大法弟子车宪起胡钦兰孙会君(慧君)朱法兰邵承洛郑建家叶国锋张喜莲(希莲)刘学英荆成英李吉强吕秀庆冷雪萍毛金丽胡永健吴桂敏何仙芬张吉运刘峰王莹义(王英义)魏秀荣母亲张冬梅(化名)刘中台(忠台)杨贵丽沈祥君姜述荣肖彩英周淑艳王丙友赵金山霰春伟王玉华陈敏杰戴宗臻(珍)董心(化名)吴克俭(吴克健)冯学会孙德波(得波)丁学花任怀强宿立春初桂林王晓然潘桂兰刘美霞徐有芳陶学玲的女儿马玉凤周宝顺刘国爱刘忠伟王建张淑英(音)许洪奎郭家福周桂花张纪梅(继梅)田丽莎刘京全杨炳芬的丈夫马燕邵咏梅高振衍王兵魏国振(音)徐新华王永马加林段润来孙光明宫召涛马青春于瑞燕张淑梅(张淑美)李小霞杨兴才刘新华肖素敏(肖淑敏)曹俊峰(凤)王兴明刘炳芳公华(宫华)高秀华陈炳南桑凤英杨志广崔军臣刘红马道宾郭廷楼(汀楼)姜明波于秀华王凡王延明(岩明)国敏学张文亮崔建军胡德娟陈振波蒋国屯林景志郭菊香刘宝彬宋书福马利春陈洪军杨传保武浩张发香赵丽花赵学峰路培元季东梅(冬梅)辛玉珍屠凤勤马凯扈秀芳石万斗刘静王美谷静刘冠伟马军崔永花李连胜王立军毕姐刘干干李淑梅隋义兰刘玉兰刘红柳胜竹王锡民齐秀春任静赵长发王翠兰张书秋杨庆功宋金鸿高美香赵甠甫杜以合(杜一合)(杜以合)肖俊凯潘晨虹李维宗于珍

    迫害导致:
    迫害致死;

    迫害类型:
    冷冻/灌凉水/凉水澡/浸水毒打/殴打“吊大秤”关禁闭电刑手铐/脚镣死人床/大字板/上大板/十字架剥夺睡眠长期不提供食物或者不提供充足食物人身侮辱摧残性灌食洗脑/送洗脑班高强度超负荷劳动威胁/恐吓逼迫放弃信仰坐钢丝床(弹簧床)眼睛,嘴都用黄胶带封上其它酷刑禁止学员相互说话骚扰精神酷刑注射不明毒针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山东昌乐县胡金彦被非法关押近七月
    两遭非法劳教-亲人亦受牵连
    青岛平度市仁兆镇中共党委、派出所恶行
    山东古稀老人韩书加受到的迫害
    揭露山东省女子监狱奴工产品中的“名牌”
    山东老太姜翠娥被劳教所迫害失明七年
    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2年2月20日发表)
    山东利津县刘玉兰老人被劳教迫害致死
    山东省淄博市淄川区国安、公安恶行
    山东邹城刘干干被洗脑班迫害致不能行走
    大陆各地迫害机构恶人录(7
    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1年6月30日发表)
    济宁市新任”六一零”头子朱运旭恶行(图)
    青岛高级工程师冉玲遭受身心摧残
    山东王村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精神摧残
    山东济宁市“610”图谋绑架法轮功学员
    山东王村劳教所恶人迫害法轮功学员武浩
    山东冠县公安局恶警张武、刘涛犯罪记录
    山东莱西市工商局干部李德龙含冤离世
    女儿被判重刑 母亲心碎
    曾被迫害大腿骨折 吴杞周又遭非法劳教
    山东莱西市五名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情况(图)
    信用社主任第三次被非法劳教
    程文献被山东王村劳教所劫持 家人探视被拒
    累遭酷刑凌虐 女教师又被绑架(图)
    山东省蒙阴县王富宝一家的遭遇
    山东禹城大法弟子冉龙惨死
    王文琦在王村劳教所遭受的折磨
    山东第二劳教所继续毒打折磨图转化
    山东即墨市老年大法弟子张秀英长期遭迫害
    潍坊市坊子区国保大队近期连续绑架大法学员
    山东莱西市青岛路派出所九年累累罪行
    山东莱西市迫害十八名大法学员的主要责任人
    潍坊市大法弟子李景艳遭受的迫害
    刘乃雁又一次遭受不白之冤
    泰安市岱岳区满庄镇三名大法弟子被迫害
    山东省威海高区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
    胜利油田大法弟子尹桂芝遭受的迫害
    曝光莱钢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员赵茂祥、王玉昌
    山东省王村劳教所豢养残暴打手
    山东省男子第二劳教所近期恶行
    王涛在临沂看守所遭皮带鞭挞等酷刑
    山东潍坊市“六一零”洗脑班的罪恶
    牛爱庆从魔窟走脱 王村劳教所气急败坏围追
    八年徒刑证明着中共的邪恶本性
    山东冠县大法弟子遭受的部份迫害
    山东威海大法弟子被迫害的部份情况综述
    法轮功学员孙德波被王村劳教所迫害 精神恍惚
    山东平度市三名老年女大法弟子被恶警设圈套绑架
    邵承洛在山东省监狱遭残酷迫害(图)
    烟台大法学员何文志遭王村劳教所迫害离世
    160928.html#2007-8
    王莹义被殴致残 山东王村劳教所拒不放人
    山东王村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实例
    初桂林被山东省王村劳教所迫害致死
    山东龙岗镇派出所非法劳教两名法轮功学员
    山东淄博市王村男劳教所对大法学员的摧残迫害
    王村劳教所原九大队迫害大法弟子曝光
    山东烟台市牟平区国保大队恶警还在犯罪
    曝光山东淄博市“六一零”洗脑班
    蒙阴610与旧寨恶人对公丕敬的迫害
    八旬老人拒“转化” 被“六一零”关入王村劳教所
    青岛莱西市李权庄镇刘月瑞遭迫害含冤离世
    王继华被迫害致死,妻儿生活艰辛
    山东淄博王村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部份情况(图)
    罪恶的王村劳教所
    狱中大法弟子揭露山东省王村劳教所黑幕
    山东淄博市王村劳教所的邪恶
    济南律师、大法弟子刘如平被非法劳教(图)
    山东、吉林、河北四名大法学员遭迫害去世
    揭开“山东省法制培训中心”的黑幕
    山东淄博王村省二所七大队迫害法轮功学员
    山东王村劳教所的罪恶
    曝光山东王村劳教所的罪恶
    山东省新泰市汶南镇孔宪桐的遭遇
    山东新泰市孔祥增自述遭迫害经历
    王村劳教所的非人折磨和奴役
    腥风血雨齐鲁夜 正信在心光明路(四)(图)
    腥风血雨齐鲁夜 正信在心光明路(三)(图)
    两山东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山东死亡人数升至96名
    山东王村劳教所以苦役迫害大法弟子
    淄博王村劳教所野蛮摧残坚强不屈的大法弟子
    来自山东淄博王村劳教所的消息:大法弟子集体和平走出劳教所大门;恶警以水牢、电棍折磨大法弟子
    已有1000余位大法学员在山东王村劳教所遭受身心摧残
    坊市不法之徒对大法弟子施以血腥暴力和性侵犯
    加拿大永久公民张天啸的妹夫邹松涛被虐杀的事实
    山东省“法制培训中心”伙同王村劳教所野蛮摧残大法弟子
    山东省莱芜市不法警察绑架、毒打大法弟子的事实
    山东省济宁市武警支队副营级军官于凤来失踪
    山东王村“洗脑班”里发生的罪行
    泰安市恶警殴打善良引起众怒
    山东潍坊市符山镇转化点的打手们
    酷刑严逼人间地狱 ─ 揭开山东省第一劳教所黑幕
    美联社:中国法轮功成员死亡
    2000年11月4日大陆综合消息-潍坊市大法弟子受迫害情况

    联系:
    王村劳教所电话0533--6680427
    七大队---0533-6680427(队长:靖绪盛,副队长:李公明)
    八大队----0533-6680428(队长郑万新,副队长:王保华、张丰俊)
    队长还有一个叫刘继超
    劳教所办公室 0533-6680417
    纪委监督电话 0533--6689551
    劳教所管理处:0533-6689232
    所长室:0533-6689507
    女所长室:0533-6689391  0533-6689497
    女一大队电话0533-6689411
    二大队0533-6689374
    三大队0533-6689414
    四大队0533-6689415
    新收班0533-6688414
    值班0533-6689418

    山东淄博市周村区王村镇政府 邮编: 255311
    淄博王村南二所地址如下:
    山东省淄博市周村区王村镇161─8信箱,邮编是25531。

    镇长办公室电话:0533-6680888
    人大办公室电话:0533-6680086
    王村派出所电话:0533-6680232

    给劳教所提供货源、迫害大法弟子的厂家信息:
    山东省淄博市周村鑫宇电器有限公司,产品是电热锅、有28型、30型,牌子是美泥达电热锅及多功能电热锅,在劳教所组装、到河北去卖。
    鑫宇公司收货人叫杨晶波,电话是:0533──6810792
    手机是:13964387768 销售热线:0315──6398333

    洗脑班幕后的主要负责人:毕华,原王村劳教所所长,现山东省劳教局副局长;
    孟××,教转办主任,办:0533-6681442.

    淄博市六一零洗脑班电话(区号 0533)
    中心电话:0533-3915507
    办公室:3160192,负责人:2283921
    主任:王恩明 3176186(宅电)  13805333379 (手机)
    主任:岳纪玲,女
    副主任:王X
    科长:陈宗凯 ,主持邪恶工作 办公室3918600

    更新日期: 2017年8月21日 9:57: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