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恶人榜 > 恶人单位列表

    怀化市洗脑班(法制教育基地)


    怀化市洗脑班


    怀化市洗脑班


    怀化市洗脑班

    简介:
    怀化市洗脑班(法制教育基地)
    ,其他,市级。怀化市法制教育基地(怀化洗脑班)创办于二零零五年十月底,位于怀化市鹤城区盈口乡井坪村,原怀化市美术印刷厂内的一栋职工住宅。因厂家倒闭,怀化“六一零”耗费百姓血汗钱280万元买下该住宅及部分厂房的使用权。

    怀化洗脑班,大门外无任何招牌,但在洗脑班院内,挂有三套牌子,即:“湖南省怀化市法制教育基地”、“怀化市鹤城区法制教育基地”、“怀化市中方县法制教育基地”。洗脑班人员主要由怀化市、鹤城区、中方县等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六一零”人员组成,形成以怀化市“六一零”为主,鹤城区、中方县为辅,其它周边县市“六一零”配合的人员组成格局。每次大规模开办洗脑班,怀化市、鹤城区、中方县都有“六一零”人员常驻洗脑班,负责洗脑班的管理、运作和对法轮功学员实施洗脑迫害。怀化市“六一零”以李跃工为首,密谋策划、幕后指挥,各县市(区)“六一零”勾结当地公安、国安绑架大法弟子,劫持到洗脑班进行强制洗脑。怀化洗脑班除“六一零”人员外,还有临时请来的洗脑“专家”、“老师”、“帮教”和后勤人员如门卫、炊事人员等。

    自开办以来,洗脑班绑架了湘西地区包括怀化、吉首、张家界在内的大量法轮功学员。它以谎言洗脑、暴力威胁、酷刑折磨、敲诈勒索等犯罪手段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残酷迫害,强制法轮学员放弃信仰,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有的被迫害致死,有的遭药物摧残先后相继离世,有的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怀化市法制教育基地对法轮功学员实施强制洗脑迫害,第一步就是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绑架。绑架多少,绑架谁,事先都定有指标。

    被劫持到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分别被拘禁在建筑面积约70平米左右的两室一厅的套房内,由二至四人的“陪护”实行二十四小时监控(白天晚上轮流值班)。为了便于监控法轮功学员,“陪护”人员与法轮功学员同寝一个房间。寝房内设三张床,法轮功学员往往被别有用心的要求睡中间或最里面那张床。另一房间基本空着无摆设。厅里只有两三张凳子和一张桌子,桌上摆有电视机和影碟机,专门用于播放影碟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所谓的“上课”,实施强制洗脑。

    洗脑班不许法轮功学员的亲友探视;不许法轮功学员携带手机;不许炼功学法;不许法轮功学员彼此接触、说话;为了孤立法轮功学员,甚至法轮功学员不能踏出套房外、一天三餐都是由“陪护”从食堂打来带到房内。每套房内窗户外加装防盗窗,防盗门的房门终日上锁,每个单元的防盗门晚间上锁,洗脑班大门终日上锁。人员或车辆临时出入例外。在洗脑班,法轮功学员与同修、与亲人、与外界完全隔绝,没有人身自由。

    对于有工作单位的法轮功学员,“六一零”等不法人员,就先到法轮功学员的单位(或下文件到该单位),给单位施加压力,要单位抽调人员到洗脑班当帮教、包夹,并趁机榨取钱财。单位不仅与不法人员合伙绑架在职的法轮功学员,而且对于退休、下岗失业的法轮功学员,还设计圈套,以各种借口把法轮功学员骗到单位,嘘寒问暖,或以各种事由搪塞,伺机协同不法人员进行绑架。此时,单位充当帮凶,交钱、给人,干着助纣为虐的事情。

    对于没有工作单位的法轮功学员,不法人员则与小区勾结,欺骗法轮功学员到小区领老鼠药等,趁机胁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如若不从,不法人员就会暴力绑架法轮功学员到洗脑班。

    绑架劫持、强制洗脑,对于这种犯罪手段,从一开始法轮功学员就以不同的方式表现出强烈的抵制。洗脑班的不法人员为了消减法轮功学员的正义抵制,顺利实施对法轮功学员的强制洗脑,对于初来乍到的法轮功学员首先是花言巧语、伪善欺骗。会摆出一副安慰的姿态,伪善地对法轮功学员说,别激动,既来之,则安之,在这里先好好休息几天,有什么话等你心情平静了再说等等,引诱法轮功学员步入他们精心设计的圈套,同时投石问路,以观察、了解法轮功学员的第一反应。

    接下来的几天,洗脑班专门做“转化”工作的所谓洗脑“专家”或“老师”会找法轮功学员谈话,摆“事实”讲“道理”,给你一种其态度诚恳,语言温和,并不象凶神恶煞的流氓地痞的假相,仍会摆出一副伪善的面孔,对法轮功学员说,这里不打人,伙食也不错,我们吃什么你们吃什么,还有两人服侍你(即所谓“陪护”),欺骗法轮功学员。有的表面上很“关心”法轮功学员,随和地跟法轮功学员交谈,并问有没有人打过你等,有的趁机攻击法轮大法明慧网,谎说明慧网报道洗脑班的情况不是事实,是在造谣,这里没有打人,没有酷刑,企图蒙骗法轮功学员放松警惕,骗取法轮功学员的“信任”,放弃抵制,为洗脑“转化”开道,用心十分险恶。

    洗脑班的所谓“专家”或“老师”,有的是当地“六一零”的,有的是省“六一零”委派来的,也有当地“六一零”从外地邀请来的。这些不法人员通过这些伪善的手段法搜集法轮功学员的相关信息,如:年龄、文化程度、家庭住址、家庭成员、职业及工作单位、工资收入等家庭经济情况、社会关系和活动等等,然后阴谋确定针对性的洗脑计划,如:组织什么内容、从什么角度、以什么方式等对法轮功学员实施洗脑迫害。

    每天逼迫法轮功学员观看诽谤、攻击、诬陷、抹黑法轮功及其创始人的录像、书籍等资料,以及对邪党歌功颂德、涂脂抹粉的人物故事等诸多专题影片和大量的与修炼无关的其它常人影视节目,这些都是由洗脑班所谓“老师”或“专家”针对不同的法轮功学员确定的洗脑计划中的一部份。每天由所谓“专家”或“老师”面对面与法轮功学员谈话,也会利用背弃信仰的“犹大”(即邪悟者),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洗脑,断章取义、曲解歪解法轮功法理,动摇法轮功学员的正信。经常威逼法轮功学员写学习体会、心得、观后感或思想汇报等,了解法轮功学员的心理状态,观察所谓的“学习”成效。不法人员掌握到这些情况后,不断调整洗脑计划、措施和内容,第二天又开始新一轮的洗脑迫害。

    在洗脑过程中,“陪护”都要求在场陪同,在法轮功学员被逼迫观看影碟等强制洗脑的同时,“陪护”们在不知不觉中也被“强制洗脑”,是非对错、正邪善恶、道德良知、人性伦理等普世价值和观念都会被冲击、毒害、扭曲甚至摧毁,他们更加误解、仇恨、敌视法轮功,成为被洗脑班随心所欲地利用、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工具。

    对于一些不愿“转化”,而消极承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洗脑班不法人员不时会趁机勒索其钱财,要法轮功学员家人出钱,继续让你“考虑”一段时间,以达到敛财并在经济上拖垮法轮功学员的目的。在空闲时间中,不明真相的“陪护”会积极配合洗脑班不法人员的工作,不断向法轮功学员宣扬、灌输歪理邪说,或利用名、利、情游说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

    如果法轮功学员不配合,如拒看影碟、写学习体会、心得等,就会受到暴力和酷刑的残酷迫害。洗脑班不法人员授意、暗示“陪护”,或亲自上阵采用如不让睡觉、暴力殴打、各种铐刑等犯罪手段折磨法轮功学员,恐吓、威胁、辱骂法轮功学员,进行精神和肉体上的双重折磨,逼迫法轮功学员就范,“配合”洗脑。不明真相、被洗脑谎言毒害的“陪护”充当急先锋,讨好式的“邀功请赏”,成为洗脑班不法人员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得力帮凶和爪牙。

    为了“转化”法轮功学员,洗脑班不法人员针对不同的法轮功学员不时地变换手段和面孔。威逼利诱、株连胁迫就是洗脑班惯用的一种强制洗脑伎俩。

    通过和法轮功学员的谈话、“帮教”汇报的情况,掌握法轮功学员的思想动态,钻法轮功学员思想(心性)中的空子,寻找“转化”的突破口。如你担心家人受牵连失去工作,恶人就会利诱你,谎说只要你写保证,就帮你或家人恢复工作;你对钱财得失放不下心或生活条件不太好,他们就会说退还你被勒索的财物;如你没有低保或养老保险,他们就会引诱你,说帮你解决这些后顾之忧;你担忧家中情况、思家心切,他们就会用亲情来“感化”你,甚至把亲人“请”来配合他们,让法轮功学员与亲人团聚,感受到他们的“好心”或“诚意”等等。

    然而洗脑班不法人员的目的是不可告人的。为了“转化”法轮功学员,他们不择手段、阴险狡诈。有的法轮功学员的家人被洗脑班“请”来,与法轮功学员作陪一起受难,胁迫家人充当“帮教”。如果法轮功学员不“转化”,就不让其家人回家,或停止家人、子女的工作。或想方设法让亲人在洗脑班留宿参与洗脑迫害、制造法轮功学员家庭矛盾,挑拨离间亲情,教唆或暗示夫妻离婚,或直接用这些伎俩来威胁其他法轮功学员等等卑鄙手段,逼迫法轮功学员“转化”,放弃信仰。

    不时营造出这样或那样的邪恶态势威逼法轮功学员,如:召开攻击法轮功的会议,说什么不写保证的,要给予严厉打击,说什么让法轮功学员换一换环境,或引用犹大的话威胁法轮功学员说让你“上一上层次”(指劳教、判刑)。如果不法人员在绑架法轮功学员时,在法轮功学员家里或身上搜到真相资料,就会利用这些所谓“把柄”,扬言“足够把你判个十年八年的”,“愿不愿转化,考虑一下,不考虑马上带走”。洗脑班有一刘姓恶警(刘美奇,洗脑班打手)扬言:“不转化,想从这里走出去,不死都要脱层皮”。更为下流无耻的是,对女性法轮功学员,有的以性侵犯如强奸等邪恶手段相威逼。

    通过“陪护”以种种声势给法轮功学员施压,如:减少法轮功学员的饮食、一天只供一顿饭,或故作关心给你透露“消息”,说还不“转化”,已经把你作为典型了,什么什么媒体(电视台)要来对你进行采访,或者告诉你,谁谁不“转化”,已被劳教或判刑,或被殴打、吊铐等等,千方百计让法轮功学员感觉到不“转化”的严重后果,软硬兼施,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

    如果法轮功学员坚持信仰不动心,面临的就是暴力与酷刑。

    在拘禁法轮功学员的套房内,每天都有医生出入,强迫给法轮功学员检查身体,询问法轮功学员的身体状况,给法轮功学员测量血压,并对法轮功学员的身体状况、检查结果逐日记录。若有不适,会给法轮功学员拿些药物服用,营造出对法轮功学员的健康非常关心和负责的假相。“帮教”(“陪护”)若有头痛脑热的,也能从医生那拿点药物使用。然而,这一假相的背后却是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险恶用心和丧心病狂、灭绝人性的犯罪行为。药物迫害成为洗脑班对法轮功学员实施洗脑、强制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的最邪恶的手段之一。

    洗脑班的医生配备一人,有怀化市精神病医院的,也有怀化市二医院或其它医院的。用药物迫害法轮功学员,一般是与医生勾结,通过医生用精神病药或其它不明药物毒害法轮功学员,或借口给法轮功学员检查身体,说其身体有病,给法轮功学员施药,逼迫法轮功学员服用,或直接把法轮功学员投入精神病医院进行迫害。也有使用阴谋诡计在法轮功学员的饭菜饮食中投放不明药物等手段,毒害摧残法轮功学员的身体。

    在药物迫害下,法轮功学员当时会出现头晕、全身发软、神智不清、走路迟缓、流口水、说话口齿不清甚至昏死等各种不良反应,洗脑班的不法人员利用这些身体上的不良反应,逼迫法轮功学员“转化”,放弃信仰。或直接拿着被毒害昏迷、没有行为能力的法轮功学员的手在所谓的“三书”上画押按手印。

    在洗脑班,法轮功学员如果不听“打招呼”,不配合他们洗脑,如:发现法轮功学员炼功、喊口号、拒看强制洗脑的录像、不写“学习”体会、不肯放弃信仰拒写“三书”等等,法轮功学员就会被暴力与酷刑折磨迫害。如: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拳打脚踢,用手、皮带抽打法轮功学员嘴巴、头、脸、胸背等身体各个部位,或用手铐砸,用烟头烫等。甚至连私密部位都不放过,用手扯男性法轮功学员的生殖器、阴毛,用钥匙捅会阴,把阴毛塞进法轮功学员的嘴巴。对法轮功学员进行长时间罚站,不许法轮功学员睡觉。或用手铐对法轮功学员实施铐刑,如长时间铐手、吊铐、铐成“苏秦背剑”式等方式折磨法轮功学员。洗脑班不法人员迫害法轮功学员手段之邪、恶、暴、毒,无所不用其极。通过暴力与酷刑,逼迫法轮功学员屈服、违心放弃信仰,达到所谓“转化”的目的。

    无论法轮功学员采取什么方式抵制洗脑迫害,只要不放弃信仰拒写“三书”,过程和最终随时都可能遭受暴力与酷刑的残酷迫害。

    “六一零”等不法人员常常以回访、谈心的名义来到法轮功学员的家中,装出一副十分诚恳的模样,告诉法轮功学员的家人,说不会去多久,问问情况就回来,或说学习班办完就回来,那里就象住宾馆一样,还装有空调,不用担心等等鬼话以骗取法轮功学员家人的同意或认可,胁迫法轮功学员的家人配合。

    收买放弃信仰、背叛法轮功的人员(犹大)找到法轮功学员家,公安、国安等不法人员则开车尾随其后,到达法轮功学员家后,对法轮学员实施绑架。若法轮功学员在外务工,不法人员就以伪善的面孔出现,问长问短,了解法轮功学员的情况,套取或打听法轮功学员的务工地点,然后在务工地实施绑架。

    洗脑班恶人在法轮功学员家附近蹲坑,或跟踪法轮功学员,掌握法轮功学员的生活规律和活动轨迹,或安排人员在法轮功学员附近设下埋伏,然后采用流氓与特务手段在法轮功学员出门或途中进行绑架,或干脆私闯民宅,暴力绑架。


    该洗脑班有省市县各级610成员、干部、公安、帮教及陪教。法轮功学员都是被绑架而来,每期每位学员必须由学员及单位或居委会向洗脑班交几千元钱。每期班以往大约30天。每个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洗脑班后,完全失去人身自由。吃饭、睡觉、上厕所都被人监控着。

    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八日上午八点多钟,湖南省新晃县“610”头子杨清林、李新民指使新晃镇综合治理专干吴继坤,纠集十几人闯进大法弟子杨发秀的家中,将杨发秀强行从家中绑架带走,下午便送到由湖南怀化市邪恶“六一零”所办的洗脑班迫害。

    负责主管洗脑班的市六一零,一般有三人,近一两年一个是李姓科长,另一个是叫龙纪伟的科长,还有一个杨姓科长。杨科长曾参与对大法弟子灌食。龙纪伟有四十多岁,矮个,威胁将大法学员劳教/判刑。勒索学员家属(一次要出一千多元),在经济上压榨大法学员并长期监禁大法学员。

    在洗脑班由胡姓妇女及“六一零”成员蓝晓明,男,四十多岁,退伍军人出身,戴一副眼镜,右脚有伤(但不明显)。此二人因迫害“转化”大法弟子受到邪党奖励。迫害大法学员十分卖力。

    洗脑班这几年来一直是杨涛(任科长)为主要责任人。在洗脑班开张后一直长住在里面,还有龙纪伟、张楚林(都任市610副头目)。

    二零零八年,怀化市政法委“六一零”大肆绑架各县市(如沅陵、辰溪、麻阳、新晃、溆浦、会同等)的法轮功学员到怀化市洗脑班进行迫害。各县市“六一零”头目积极配合黑指令,为绑架法轮功学员采取软硬兼施、连哄带骗,甚至恐吓威胁的邪恶手段。如:对法轮功学员家属说培训几天很快就回来;对单位领导说条件很好,住宾馆,只是到那里进行法制学习培训;对法轮功学员说“学习”完后,再也不找你了,不去就会如何如何等等。而实际上,怀化市洗脑班是黑监狱,是法西斯集中营。

    该单位恶人:
    廖必强徐子双张茂林薛芳刘美奇蓝晓明

    受害人:
    邓月娥李年春余绍奇(余军)徐祚友毛昌旺杨世琦刘源波杨英方张长英(张嫦英)伍运娣甘桥英罗菊凤姚翠平(萍)尹桂英龚花妹胡芳锦杨发秀易仙梅唐哲忠谢小芳戴丁翠米金爱李保星雷细英杨冬莲唐永芬杨光岩唐永芬的丈夫陈楚君余兰寸蔡志雄肖永康曹国英潘存娥刘桂香唐长春丁绍丙张志明杨兰英刘周蓉毛艳萍(燕苹)谭美华王小毛

    迫害导致:
    迫害致死;迫害致精神失常;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湖南衡阳市三任市委书记为何相继落马-
    湖南怀化近二月至少58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骚扰
    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
    二零一六年六月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
    湖南怀化市洗脑班的犯罪事实
    恐怖笼罩下的怀化市“法制教育”基地
    湖南怀化市“法制教育”基地的犯罪手段
    遭湖南怀化洗脑班药物迫害-三名法轮功学员离世
    湖南辰溪县越战退伍老兵被骚扰经历
    湖南中方县文联职员自述六次被迫害遭遇
    揭露湖南怀化市洗脑班
    湖南怀化市“法制教育基地”的违法犯罪事实
    湖南怀化“法制教育基地”的残暴洗脑(图)
    湖南新晃县“六一零”劫持杨冬莲、胡芳锦
    湖南新晃县吴继坤犯罪事实(图)
    怀化市洗脑班迫害大法的恶人及其伎俩
    湖南新晃县大法弟子杨发秀被六一零入室绑架
    湖南怀化市“六一零”歹徒和恶警的犯罪事实
    揭露湖南怀化市迫害大法弟子的洗脑基地
    湖南省新晃侗族自治县大法弟子遭受迫害事实

    联系:
    近几年来,指挥或常驻怀化洗脑班的怀化“六一零”系统人员有:

    怀化市“六一零”:
    李跃工,主任,手机:13307459315
    张楚林,副主任,手机:13789260228,常驻洗脑班
    龙集武:秘书科长,手机:15386281539,常驻洗脑班
    杨涛:科长,手机:13973084083 常驻洗脑班、打手
    刘美奇:男,60岁出头,洗脑班打手,怀化市公安局刑侦出身,后任市国保支队长,负责“六一零”工作,长期跟踪绑架迫害大法弟子,后内退返聘。

    鹤城区“六一零”:
    杨军:男,主任,手机:13607412096
    杨华:男,副主任
    刘某:女,手机:13874491867,洗脑班“老师”,40岁左右,戴眼镜,怀化当地人,人称“刘副主任”,常驻洗脑班。很可能是鹤城区“六一零”人员。待查。

    中方县“六一零”:
    李卫东,手机:13874577611(公安局国保)
    雷建华:男
    韩某某:男,手机: 13787566811,(人称韩队长,常驻洗脑班)

    会同县“六一零”:
    蓝小明(兰小明、蓝晓明):男,50多岁,手机:13974594252,怀化洗脑班称“蓝专家”,打手。常驻洗脑班。 一九六一年八月二十三日生,苗族人,笔名苏湘子,中共退伍军人,戴一副眼镜,右脚有伤,但不明显。自称参加过对越南战争,做过医生等。此人迫害法轮功学员十分卖力,自说写了很多攻击、诽谤法轮功的文章在网上发表,一年稿费有一万多元。曾被评为全省政法系统十佳。

    更新日期: 2018年1月26日 16:23: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