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恶人榜 > 恶人单位列表

    成都女子监狱(川西女子监狱)(成都滨江监狱)


    成都女子监狱


    酷刑图:吊铐

    简介:
    成都女子监狱(川西女子监狱)(成都滨江监狱)
    ,公检法。成都女子监狱,原名「川西女子监狱」、「成都滨江监狱」,位于成都龙泉驿洪安镇,是四川省迫害女性法轮功学员的两大监狱之一,另一地是四川省女子监狱。

    二零一六年七月底以来,被非法关押在四川嘉州监狱和成都女子监狱的法轮功学员,被全面禁止与家属见面。狱方告诉家属,他们得到档,七月底到八月二十日之间不能会见,说是有所谓“专家”对法轮功学员强行转化。

    家属担心自己的亲人在完全与外界隔绝的封闭环境下,受到更惨烈的迫害和虐待。据相关法律,狱方如此剥夺家属探视权的行为是公然违法的。

    被成都女子监狱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至少有:峨眉山矿泉饮料厂高级工程师郭启蓉、绵阳市涪城区原“东风商场”退休职工史晋秦、广元市政府驻蓉办事处公务员祝艺方、黎孟书、曾素琼、李玉华、林凤、李蓉。

    这些深受迫害折磨的善良民众,仅仅是因为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而被陷冤狱,根本没有违反任何法律。

    监狱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对法轮功的信仰,不仅是践踏基本的普世价值、颠覆起码的善恶标准,而且已涉嫌构成非法剥夺公民宗教信仰自由的犯罪。而为了达到此目的,狱警直接或唆使在押犯人对法轮功学员实施的各种迫害,已涉嫌构成故意伤害等多项罪名。


    以下揭露成都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部份手段:

    1、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入监后,不经过入监队,直接关入各监区,进行严管迫害。

    2、逼迫法轮功学员见到恶警要问好,上厕所要打报告、报数,要自称「罪犯」或「服刑人员」。若有不从轻则侮辱斥骂,重则体罚。有个法轮功学员拒绝自称「罪犯」、不报数,被十六监区恶警朱宴不许上厕所,上铐两天两夜。

    3、监狱强制寄存法轮功学员绝大多数衣服、物品等私人物品和钱,若换季取用,须得征求狱方同意,若狱方认定你未「转化」、未放弃信仰,就会百般刁难,或干脆不同意,还无赖称:是你自己选择冬天穿单衣。家属送来的钱被存入狱内超市的购物卡,而此卡由监区狱警保管。拒绝「转化」的法轮功学员不得购买任何食品、营养品,也不准购买纸和笔,购买日用品也须打报告,有法轮功学员在生理期间只有撕床单和棉絮使用。

    4、狱方强制法轮功学员穿囚服,把法轮功学员的衣服打上监狱标记和油漆,甚至内衣和内裤上也刷上油漆,逼法轮功学员贴身穿,完全无视油漆对人体的伤害。后因油漆不断脱落,需不断重刷才能维持,恶警觉得麻烦才放弃了。若有法轮功学员抵制迫害,不穿囚服,不在自己的衣服上打上监狱标记,恶警会没收法轮功学员所有的衣服,连裹身的床单也被威胁会打上标记和没收,「看你还披甚么?」女法轮功学员只有胸罩和内裤遮身,还会被强制站在大庭广众之下受侮辱。

    5、强迫法轮功学员到车间做奴工,有繁重的生产定额,完不成就惩罚。

    6、每个拒绝「转化」的法轮功学员都被一至三人不等的包夹监控,监视法轮功学员有否学法、炼功、与别人说话。法轮功学员若学法、炼功或喊「法轮大法好」,会受到吊铐、毒打、擦厕所抹布堵嘴、掐脖子把人掐晕等酷刑折磨。

    7、把拒绝「转化」、抵制做奴工的法轮功学员常年禁锢于狭小的监室,晚上罚站到很晚,白天不准出监室,监狱明文规定的放风对法轮功学员是不存在的。

    8、用株连的方式挑起犯人仇视法轮功学员。中共的迫害遭到法轮功学员抵制,狱警就惩罚全监室所有的人;法轮功学员坚持信仰不「转化」,全监室所有人都被扣分;法轮功学员不配合报数,全监室的人都被罚站,恶警称「甚么时候报数,甚么时候你们休息」。因此不明真相的犯人在狱方挑唆下,在加分等利益的诱惑下,仇视甚至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对那些良心尚存,同情法轮功的犯人,狱方一旦得知会把其人叫去谈话、警告、威胁,不准其再和法轮功学员来往,或利诱其人做迫害大法弟子的事。

    9、为了逼迫法轮功学员「转化」,狱方还举办所谓攻坚「转化」洗脑班,对各监区坚持信仰的法轮功学员集中迫害,参与的恶徒有副监狱长张蓉萍,教育科科长李燕(音)、各监区长、各监区恶警和包夹犯人,他们以谎言欺骗、暴力惩罚、强制逼迫等手段,逼迫法轮功学员写「三书」,甚至把法轮功学员按倒在地强掰法轮功学员手指按手印,再蛮横地说:「你去告呀,谁能为你作证呀」。把法轮功学员隔开,造假三书,对外称已「转化」,欺骗其它法轮功学员。

    10、坚持信仰的法轮功学员有的还被送入小间(禁闭室)迫害,及其狭小而肮脏潮湿的空间,或软或硬、欺骗、威胁,逼迫你认错,短则七天,长则一个月,正常人在这种地方极易精神崩溃失常。除了狱方的小间外,有的监区(如十二监区)在监区长的授意下还私设小间,用废弃的洗漱间,窗户全部堵死,用黑布蒙上,地上被水泼湿,没有床,强迫法轮功学员睡地上,一天二十四小时都不准出门,还布置包夹折磨法轮功学员,身有残疾的法轮功学员也被关在这样的私设小间里。专施「转化」迫害的恶警卢巧云还说:是你们自己选择的,不「转化」就不准出来。

    11、监狱对坚持信仰的法轮功学员与家属的见面百般阻挠,经常以「未穿囚服,未转化」为由不准家属见面。监狱还强迫法轮功学员的家属与狱方签订「转化」法轮功学员的协议书,与它们连手迫害法轮功学员。若家属不愿配合狱方,就见不到自己的亲人。坚持信仰的法轮功学员在通信和接受邮寄物品方面也是备受狱方虐待。

    12、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精神、肉体、心灵、思想方方面面的迫害折磨处处可见,恶警称「暴力是对的」,「中国只有一个声音(指邪党)」「监狱就是暴力机构」「就是要用暴力」。在监狱管理者心中,正直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在监狱的维护人格尊严和自身权利的资格都没有,是那些恶警眼中的「低等民」,若有其它犯人的欺辱、威胁,恶警会置之不理,暗中鼓励,从而助长恶人的恶念恶行。被非法判刑十二年的法轮功学员罗芳,就曾被其它犯人偷抢私人物品和被针刺脸,还被诬蔑称「精神病」「编来说」。

    成都女子监狱的前身是滨江监狱,以前包括男犯监区,后来男监分开了,二零零七年更名为成都女子监狱。这里常年关押着两千多名在押人员,总共设有六个监区,被劫持来的法轮功学员被关在二监区(原为十二监区)和六监区(老弱病残监区),有个别的学员在其它监区。

    成都女子监狱位于成都市龙泉驿洪安镇,监狱恶警至今还在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在监狱一幢六层楼内,每层每间屋内分别关押一个法轮功学员,二十四小时让两个犯人严管。每天不给法轮功学员吃饱饭、上厕所受限制、不准炼功、不准和别人来往、说话、不准出屋半步。早上六点半至晚上十二点钟长时间,罚站或罚坐,面壁强行洗脑。

    成都女子监狱有六个监区,除了入监队(一监区)和艾滋病监区不从事生产劳动,其余的监区都要劳动。二监区是所谓的老弱病残监区,做的奴工是穿电子线圈,不费体力,但是费眼神和精力,三监区原来是做皮鞋,后来厂方垮了,就改做电子线圈;四监区和五监区都是打衣服,全是生产流水线;六监区也是老弱病残监区,没有强体力活,一分队在二零一一年五、六月以前是生产假发,就是塑料模特儿的假发,后来因为国外商家拒收大陆的奴工产品,厂家从监狱撤出,后六监区也开始从事电子线圈的生产。这些电子线圈也不知是用在电子产品的什么部位的,非常的小,大的就黄豆那么大,小的就只有半颗米粒大小。非常的费眼睛,无论年轻的、年老的犯人都做的痛苦不堪。

    成都女子监狱二监区(原十二监区)有三个分队,监区长陈建芬(被双规判监外执行);副监区长周英,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二分队分队长王雪萍管生产、思想;另外二分队狱警卢巧霞(藏族,四十多岁)、周桂芳(四十多岁)是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直接责任人。

    所有的法轮功人员一进监狱就会被严格搜身,并由刑事犯成天看守,没有任何人权可言。狱方为了逼迫转化,就给犯人加分、减刑等好处,提高犯人的“积极性”,指使、纵容她们肆无忌惮的迫害法轮功学员。

    狱方要求法轮功学员必须服从一切规定,如参加劳动、穿囚服、挂罪犯牌、打犯罪报告词等才让上厕所、买东西、接见亲人等等;对不参加奴役劳动的法轮功,警察赵队长等便指使犯人去拉、去推;对不在衣服上打标记的,警察就没收她们的衣服,有的冬天只有一套衣服;不准吃肉,只能吃白饭,上厕所、洗漱的时间、次数均受到严格的控制。甚至于将法轮功学员单独隔离软禁,并挑选了一部份最恶的犯人看守。有的法轮功的家属从很远的地方来也不准她们接见。

    法轮功学员不仅要承受肉体上的折磨,还要承受精神的痛苦。狱方安排所谓“转化”的人(给其减刑等好处)轮番给法轮功学员强制洗脑,企图用伪善、欺骗、恐吓达到转化的目地,并在整个监狱挂满了污蔑大法师父的展板图片,用编造的谎言欺骗、毒害犯人。有的法轮功学员看了那些诽谤、诬陷李老师的图片心里很难受,就去撕毁,警察便指使恶犯将其推往禁闭室严管。

    狱方经常突然查监,所有法轮功学员的物品、信件都会严格、仔细的检查,搜身,主要搜查经文,每次查监都把法轮功学员的物品翻得一塌糊涂。

    警犯互相勾结,在生活上处处为难法轮功学员。在生活用水方面,普犯有多少水瓶就打多少,而法轮功学员每天只打半瓶。管教王雪苹专门跟监室的人打招呼,不准跟法轮功学员讲话,其他普犯每周都可以到市购买日常用品和营养品,而法轮功学员平日只准购日用品,不准买营养品,也不准到超市,每买一次都要写报告,一切事情均由“包夹”代买,她们怕“包夹”给学员买东西,就把每个法轮功学员的卡收走,由警察统一管,规定一个月买一次,且限制金额,如果法轮功学员不配合,就扣“包夹”的分。

    一般的普犯每周可交一次信,不限制份数,而法轮功学员一个月只能交一次,但一般的平信有时也寄不出去,外面的信也收不到,有时几个月才收到一封信,但家属说每个月都寄了的,家属也无从知道法轮功学员在监狱受迫害的情况,来去的信件都要经过监狱狱政科,监区综合办和监室主管警察检查,发现有泄露监狱情况马上扣留焚毁也不通知本人。

    法轮功学员以绝食抗议迫害,身体状况非常差,出现生命危险也不放人,那些警察(其中有个王监区长)伙同狱医把她们反铐了强行灌食、输液等维持迫害。有位老年绝食的法轮功学员,被几个恶警(有个叫何股长已调走)伙同狱医强行灌食致死,恶警们还威胁犯人不许说出去,对其女儿谎称是病死的。

    二零零零年四月份左右,狱方将特别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分别吊铐在软禁室的铁窗上,有刑事犯监控,十天十夜甚至半个月都不放下来,一天只能上三次厕所,有的只有拉在裤子里。或者强迫法轮功学员没有限制的跑步,每天天不亮一直跑到中午,午后又继续跑,连那些年迈体弱的都不放过,看她们实在跑不动了就指使犯人去拖、去推,有的手被拉肿了,脚也青紫淤血。还不许法轮功学员睡午觉,叫犯人把她们的被子抱走,晚上十二点才抱回来。

    拒绝转化的法轮功学员,不穿囚服,就不准出监室的门,一天二十四小时被所谓的“互监”监视着。

    二零零八年底,每个监舍里都安了监视器和监听器,为了逼迫坚定的法轮功学员穿囚服,抢走了每个人的衣服,只留内裤和胸罩,有几个法轮功学员就是穿着内裤和胸罩披着毯子过了整个夏天,直到深秋,才还给其自己的衣服。拒绝转化的法轮功学员不穿囚服,监狱不让见家人,也不能去监狱超市买东西。

    从二零零九年八月到二零一二年七月,被绑架到成都女子监狱二监区的许多法轮功学员,都被劫持到四楼洗漱室迫害。那个洗漱室门上有一个和门一样高,大约一尺宽的窗口,全部用一块黑布遮着。除邪悟者高燕(绵阳的,已减刑回家)和罗世美(米易的),吸毒犯马应林(死缓贩毒罪,已减刑回家)和吴晓玲(死缓杀人犯)能自由出入外,任何犯人不允许擅自进入,否则扣劳动分10分。洗漱室潮湿腐臭、睡地铺,不允许未转化的法轮功学员睡觉。二十四小时由犯人轮班值守迫害法轮功学员。高燕、马应林两犯已获减刑回家。恶警又指使罪犯:唐晓霞(抢劫犯)、吴晓玲(死缓杀人犯)、陈加纯等犯人迫害法轮功学员,转化书由专人写稿,只要在转化书上按手印,就可脱离洗漱室的高压迫害。

    在明慧网曝光出来的致死案例有:李蓉,郭启蓉,史晋秦,黎孟书,曾素琼,李玉华、陈莲英、祝艺芳、林凤等九位法轮功学员。而这只是冰山一角,实际死亡人数远不止这些。

    从二零零九年八月到二零一二年七月,被绑架到成都女子监狱二监区的许多法轮功学员,都被劫持到四楼洗漱室迫害。那个洗漱室门上有一个和门一样高,大约一尺宽的窗口,全部用一块黑布遮着。洗漱室潮湿腐臭、睡地铺,不允许拒绝“转化”的法轮功学员睡觉。二十四小时由犯人轮班值守迫害法轮功学员。恶警指使罪犯:唐晓霞(抢劫犯)、吴晓玲(死缓杀人犯)、陈加纯等犯人迫害法轮功学员,“转化书”由专人写稿,只有在“转化书”上按手印,才放出高压迫害的洗漱室。

    成都女子监狱六监区每个分队的十二监室,是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在住房的最尾部,一般人不常到那里,也不准一般人去那里,狱警要“转化”迫害哪个法轮功学员时,就将法轮功学员关到十二监室,因此迫害手段外面人不容易知道。

    成都女子监狱十几年来持续迫害法轮功学员,使狱中众多狱警和犯人遭报,有的病痛缠身,有的家庭破裂,有的痛失亲子,也有些良知尚存的狱警和犯人不愿做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甚至尽力减轻狱方和监区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他们得到福报。愿更多的生命有正义的选择,在那样黑暗的地方,也有良知的眼睛和神的护佑。

    四川省南充市高坪区龙门法轮功学员曹晓兰于二零一八年七月一日从成都女子监狱获释回家。

    该单位恶人:
    朱燕罗世美陈加纯仁灵芝文素珍石仑余德红吴晓玲李加红李俊芳李学琼段先秀唐晓霞梁平魏英吴涛徐刚荀英马应林高燕张加双许燕郭定敏陈燕焦燕黄慧黄晓玲杨荣书宁晓英刘敏卢继谭雪梅钟茂利邱光芬蒙娅玲阿西乌嘎周琳李小红卢巧霞廖群芳张蓉萍王雪萍田莉陈微林晓英周红玉廖晓红刘忠树李玫邬宗碧雷梦滢刘忠淑瘳琼芳宋贵芝万永裕张忠毅周桂芳严洋江丽

    受害人:
    郭启蓉(郭启容)刘晖罗芳王红霞陈祥芝姚佳秀吴世莲温跃超张佩云蒋贤凤胡润连杨太英李晓宇钟世琼高德玉谭海燕吕涛余绍萍(余绍平)杨玉琼(杨毓琼)李云玖张家霜史晋秦韩光荣钟俊芳陈家秀何丽李蓉周云艳李素英曾素琼黎孟书胡霞潘晓萍邹红英郭春芳秦正芳何永红丁惠张林悦陈保琼黄秀英祝艺芳李蓉周云燕陈莲英胡延顺王力平许至秀(胥执秀)王满群严红梅刘晓玲(刘小林)黄玲严红梅胡霞李慧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成都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恶手段
    成都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行
    二零一八年七月九日大陆综合消息
    吴有淑、刘桂英在成都女子监狱遭残酷迫害
    二零一八年二月四日大陆综合消息
    四川钟俊芳三次被冤判共17年半
    四川监狱正在迫害法轮功学员-禁止家属探视
    成都女子监狱迫害刘晖、王红霞
    成都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
    四川中共政法委黑恶势力2012年罪行综述(2)
    揭露成都女子监狱的黑暗
    曝光成都女子监狱的罪恶
    四川遂宁市中共政法委近期恶行与恶报
    揭露四川成都女子监狱恶警罪行
    四川攀枝花法轮功学员遭受的迫害
    曝光成都女子监狱和四川省川西监狱
    在川西监狱目睹法轮功学员遭受的迫害
    166551.html#2007

    联系:
    地址:成都市龙泉驿区洪安镇龙洪路200号

    五监区电话:028-84898148   02884898241   02884898903
    四川省女子监狱六监区
    江雪13880607161屈琴18096389363彭佳毅18583613820
    冯新媛13880251327朱丽18181379676李钰杰18080562167
    何晓丹18181348207何凤霖18096389338曾清18982992935
    陈倩茜18080562192顾娟18980387282陶廷兰18181365200
    姚宗惠18982992981孙烨18181373876周丽18980387281
    陈惠惠18080562171
    狱警黄红霞18010650179,办028-84898155

    更新日期: 2019年5月27日 21:40: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