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恶人榜 > 恶人单位列表

    上海法制学习班


    “上海市法制教育学校”

    简介:
    上海法制学习班
    。上海市是中国迫害法轮功最严重的城市之一,在中共的统一部署下,二零零一年一月组建了美其名为“上海市法制教育学校”的洗脑班。“学校”模仿监狱的体制结构,对法轮功学员实行全封闭的关押,而所有这一切都在假以法律的名义在进行。自第一批法轮功学员于当年大年三十被劫持到该处起,洗脑班一直开设至今,成为上海市迫害法轮功的最主要黑窝之一。迄今,有千人(次)的上海市法轮功学员遭洗脑班劫持、身心摧残和精神虐杀,并造成至少一人死亡。

    “上海市法制教育学校”位于上海市青浦区佘山脚下,几栋大楼装饰的很新,鸟语花香,满目郁郁葱葱,环境优美,但大门口挂牌却是“监狱警官培训学校”,而对面是上海市女子劳教所。从十七岁的在校学生到已退休的年迈老人都曾被關押在此並遭其全封闭式洗脑,甚至包括处于哺乳期的妇女(如张宇霞),还有夫妻俩(如老闵行区闵联公司职工朱康夫妻,二零零二年九月)、母子俩(如孟繁珍、谢珩母子,二零零九年夏天)和父子俩(如尹业奇、尹志明父子,二零零七年九月)等一同被劫入的案例。

    另据明慧网2005年11月13日报道:在该洗脑班还有另五名女法轮功学员已被迫害的精神失常、呆头呆脑,不会说话,怀疑是被注射或在饭食中加入破坏神经系统的药物。

    “上海市法制教育学校”成立逾十年,遭其劫持、迫害过的法轮功学员有上千人次。“学校”主要通过举办“学习班”来“转化”法轮功学员,即强制他们放弃对法轮功的志愿修炼。办班方式是“集中、封闭、滚动”。所谓“集中”,即把上海市各地区坚定的法轮功学员都分批劫持过来,名单由上海市各区、县的“610办公室”的主任决定,“学习班”迫害结束,法轮功学员要拿到所谓的“证书”,才可放回家。所谓“封闭”,即办班期间,法轮功学员被强行剥夺公民的人身自由和信仰自由,每人都被单独关押在一间房间里,房间约十五平方米,摆着三张床,每个法轮功学员配四个帮(陪)教监控,他们分成二个班,每一个班二名,二十四小时监视学员,一步不离,天天对学员辱骂、威胁,帮教可以出去散步,法轮功学员不允许离开屋子一步。所谓“滚动”,即“学习班”每期为二个半月到三个月,一期接一期,不定期,视需要开办。

    据中共官方资料:“上海市法制教育学校”于二零零一年和二零零二年各举办了四期“学习班”(见《上海年鉴2002》和《上海年鉴2003》),此后年年都有举办。如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六日报道:最近上海恶徒绑架了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到该洗脑班,其中包括是年八月被绑架的上海市徐汇区法轮功学员吴秋蓉。又如,由于世博会的临近,上海市“610办公室”恶人以所谓“稳定”的名义,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罪行之一就是绑架学员到洗脑班,据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九日报道:是年十月份即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上海“610办公室”、国保、公安、街道、居委会等恶人绑架至该洗脑班进行迫害,在里面遭受暴力洗脑,被强迫看诬蔑大法的电视等,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

    迫害手段
    (一)诱骗、恐吓与绑架
    通常采取诱骗、恐吓甚至绑架等手段将法轮功学员劫持入洗脑班,完全不需要任何法定部门的批准,也无需走任何法律程序。所谓诱骗,就是以“找你谈话”为由将你骗到办公室或什么地方,然后由事先等在那里的警察强制将你送入“法制教育学校”;所谓恐吓,就是以开除工职、学籍、剥夺退休金、劳教等进行威胁,逼其就范;所谓绑架,将正在马路上谈论法轮功真相的人肆意带入派出所,然后在不通知家人或相关亲戚的情况下将其直接绑架至“法制教育学校”。

    还有一种“学生”来源:被劫持到上海市各监狱、劳教所进行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在“到期”时如仍坚持信仰,会被劫持到“上海法制教育学校”继续迫害。

    (二)软刀子
    这里的人说话都很客气的,嘘寒问暖;看不到暴力、责骂,就是单纯的“学习”,有的是所谓“春风化雨、情真意切、苦口婆心”。有些学员出现了病状,硬是被他们给送去医院治;你需要什么他们都会给你带来,还会带来零食和你分享;有些学员是半路劫来的,他们还自费送衣、送日用品。还会告诉你:表现好的早上会带你出去散步,还可以享有探亲假。对你象是“情同姐妹”。

    伙食也较丰盛,开饭时餐车送进房间,早点花色繁多,有豆浆、稀饭、鸡蛋等各类点心,每顿正饭三菜一汤,每星期之内菜肴无重复,中午和晚上各有时鲜水果;有热水澡洗;休息时间也比较充足,星期六、日基本上是休息、看电视,表面上看很宽松,似无法与法轮功学员所揭示的恶毒的洗脑班联系起来。洗脑班以此污蔑明慧网报道不真实,把“洗脑班”描绘成了“人间地狱”。

    然而,“上海市法制教育学校”把窗户外用较粗的不锈钢铁丝网封死,走廊的顶端有人日、夜看管,到了晚上十点半左右就把屋里的房门锁死,根本就不允许人踏出房门一步。其实,这是彻头彻尾的非法软禁、关押。如房间里虽床单雪白、窗明几净,却是完全与世隔绝的封闭格局。房间内放了三张床、一台电视机和一张写字台。电视机是专门用来播放诬蔑法轮功的录像;而写字台是用来让法轮功学员书写每天的心得体会和阅读攻击批判法轮功的“文革式”文章,柜面上有几本污蔑大法的“教材”,柜上立着一块玻璃镜框,里面有“公安六条”、作息制度、“学员守则”等;床脚对面的墙上有一块很大的镜子,和洗手间的那块大镜子形成夹角对视,使法轮功学员的一举一动包括上洗手间都在帮教的视线之内;洗手间的门内部没有上锁、插销之类的物件;房门外有反锁,法轮功学员除传讯及谈话,绝不可能跨出门户;床边是“学习”时指定坐的凳子。这个所谓“学习”场所,法轮功学员的亲属不给探视,无法知道自己亲人的情况。

    (三)管理“监狱化”
    “正常”情况下,“学习班”一般每期为二至三个月,对于不妥协的法轮功学员,则可以无限期的“转化”下去或直接送去劳教,几乎每期都有直接送劳教者。每期人数一般为三十到五十人,采取“军事化”管理。法轮功学员被绑架进来后,每个人都要被搜身,检查随身物品(连家属送去的日常用品也要检查),然后关押到房间内。每间房间一般住三人,一个法轮功学员和一个“帮教”、一个“陪教”。法轮功学员自此便失去了人身自由,吃喝拉撒睡全在一个约十五平方米的房间里,房间里卫生间的门都被拆掉了。法轮功学员不准与帮教以外的任何人接触。

    “学校”模仿中共的监狱体制,制定了一系列规章制度,强制学员遵照执行。不予配合的法轮功学员即面临各种强制手段。坚持炼功的法轮功学员,则被套上一种特制的手腰连在一起的套扣装置,甚至连六十岁的老人也不能幸免。

    有专门培训出来的专职人员一对一的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二十四小时形影不离。每天学员被强制要求收看诽谤大法的录像、广播和有关“揭批”资料,看后并要求写出感想。有时为了变换手法,还经常以所谓上“大课”的形式对法轮功学员洗脑迫害。有时还会以文艺汇演的形式,编造谎言,丑化大法,诬蔑和咒骂大法师父。还叫法轮功学员将恶人提出的问题用书面形式回答。那些专职人员都有一套迫害手段,一边诽谤大法,一边逼迫法轮功学员回答和写出恶人提出的迫害问题。

    虽然墙上贴着所谓“学习”时间到下午五点结束,但实际上“学校”可随意改动时间,甚至直至深夜都还给人洗脑。在极端的情况,法轮功学员除了必需的吃饭、上厕所外,所有时间都被强制灌输邪党的一套歪理邪说和欺世谎言,邪党人员用的都是文革中完全没有人性的阶级斗争那一套。

    “学校”还会找来法轮功学员的亲人,用亲情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不做“三件事”(学法、发正念、讲真相)。另外,断章取义,乱解释大法,混淆视听,是里面常用的方式。用以攻击大法,破坏修炼人的正信;再加上威胁不放弃信仰就延长办班、劳教、判刑等。

    一些学员采用绝食绝水的方式来捍卫自己的正当权益。有的学员甚至绝食时间长达一个月,但“学校”却并不理会,采用强制鼻饲灌食的方式继续其邪恶的洗脑。甚至一些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多次被劫持到洗脑班。

    “学校”恶徒虽然不殴打法轮功学员,但精神上的迫害比劳教所、监狱有过之而无不及,威逼利诱学员写邪恶的“决裂书”、“揭批书”等。有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精神失常,有的健康严重受损甚至出现病情恶化,恶徒就把他们转去医院,等身体略有恢复,马上又被劫持回洗脑班继续迫害。

    (四)雇佣帮凶
    帮教大多是从司法机构例如监狱、劳教所等地方抽调来的,这些从基层调来的人大部份也不了解法轮功真相,也是听信了中共喉舌媒体的造谣报道,其中一些人经常在暗中向法轮功学员了解法轮大法真相,因此一些帮教在每隔一段时间会调换一批。

    帮教们俩人一班,四人一组。每逢一、三、五上午换班,配有专车接送。这里所有的工作人员,除工资外,伙食全部免费供应。帮教们互相之间称“老师”,从不叫名字,所以只知姓,他们的名是保密的,说白了是怕被曝光。

    在洗脑班的前几期,陪教是由被非法关押者的所在单位或居委会派出,视被关押者的状况而定。一般单位要派出两名陪教,每星期轮换一次,二十四小时陪在法轮功学员的身边。由于也变相的失去了自由,大部份陪教对所谓的“学习班”都有怨言,对突如其来的镇压也不认同,为了减小在社会上引起的负面影响,后来就由“学校”直接派出的专职“陪教”。

    洗脑班招进来的帮教都是下岗人员,还必须是中共党员。有些帮教特别邪恶,在这里已经干了几年了;也有些冲着钱来的,根本没有文化,为了个人利益跟着邪党干坏事,他们也惧怕中共,只知道中共叫干就干,完全没有自己的思想,成为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工具。邪恶把对法轮功学员的所谓“转化”情况分为初步、基本、彻底三类,根据“转化”的情况发给帮教人员奖金一百元到五百元不等。上海市“610”还组织帮教人员出去旅游。

    (五)精细化洗脑
    “上海市法制教育学校”进行的只是全封闭式的洗脑。这是中共惯用的欺骗误导民众的手段:一方面利用“法制教育学校”的名字掩人耳目,然后通过大量喉舌媒体的报道宣传“政府如何对转化人员春风细雨”,欺骗世人;另一方面却在暗地里干着见不得人的勾当。

    法轮功学员刚进“学校”,一般会安排一个被“转化”的学员来“谈谈”,同时又有四人在旁监视。因为他们怕被转化的受到影响。

    开始时学习所谓“法律、法规知识”,先让你感觉这儿只是学校,其实这些都是有步骤的,然后就是实质的,看造谣、污蔑、诽谤大法的片子,等等与之配套的系列教育片,每天除上课时间外,还要看电视新闻、案件聚焦等。

    每天要写心得体会,随便你写什么,其实就是掌握你的思想。一直要你说出想法,找到它们需要的切入点,鼓励说出你炼功中出现的神奇的经历,然后说是幻觉。

    带班的“帮教”每天早上出去开会,针对你的思想和行为,如:哭啊、笑啊、跟他们的闲谈啊,制定针对性的“转化”方案。

    “学习”过程有三阶段:学习法律、法规阶段;揭批、帮助阶段;反复巩固阶段。每过一个阶段,他们的各级主管会找你谈话,如果看不到它们要的结果,就会得到一次比一次严厉的恐吓:如你本人的严重的后果啊、你家人的生活、工作方面将受到或影响的威胁,还有就是用情来缠绕等等。每过一阶段,还会来两个人,他们称之为“董教授”、“陆教授”,都已退休。“董教授”说是来讨论法律、法规方面的,而“陆教授”则是来给你在“佛教”方面的指点。期间还会有“社会志愿者”来做思想工作。

    不“转化”的,他们会不断灌输给你,这里的“转化率”如何如何的高,不“转化”的就别想出去或者会有更严厉的处罚等,还不止这些,许多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还安排看以前办班结束时的录像:一边是一些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被劳教戴上手铐铐走,一边是被“转化”的“学员”“兴高采烈”的与家人团聚的“轻松场面”。在这些片子里出现的“董教授”,是市政法委、“610办公室”的副局长,名叫董乃谦,基本上每期“学习班”结束,他都会到现场发言、发证书。

    总之,“上海市法制教育学校”就是这样通过将谎言重复千遍万遍,并通过恐吓、威胁和全封闭式环境使人长期处于极大的精神压力下,力图使其思维混乱,从而进行潜移默化的洗脑。法轮功学员整日都在批判、威胁中度日。

    (六)敲诈勒索
    “上海市法制教育学校”每期办班都耗费巨大。其经费一般有两处来源,一部份是从由老百姓上缴税款的地方财政和中央财政中直接拨取,另一部份则是强行向被绑架者所在企事业单位收取。

    在前几期“学习班”,每个法轮功学员必须由两名单位或街道人员陪同(称之为“陪教”),实为二十四小时监视,“学校”对于每位法轮功学员和陪同人员每人每天收取七十元(或一百圆)的费用,被绑架者加上两个陪教的吃住,开销一般都要近万元,如果再算上三名员工的三个月非正常离职,企事业单位的损失一般都在几万至几十万之间,尤其是一些法轮功学员本身就是私企的老板、国企的厂长或某一项目技术骨干,他们的被强制洗脑将直接导致整个企业的半停产、停产甚至倒闭,由此而带来经济效益上的损失更是无法估量。由于这是上面指派的任务,企事业单位的领导一般都是敢怒不敢言。

    受害人:
    邓英士金闻锋龚乃芳祝文仙杨曼晔卢秀丽姚桂珍荣慧君孙文娟陶坛英徐汉明陈雪勤陆建强蒋玉芳阎妍黄茹华陈瑶金润芳项健孟繁珍梁云英陆铮刘成妹高玲娣刘顺民过月芳权英马春妹王春燕夏志英韩春燕王鸣芳李红珍(李洪珍)郭文琦吴荣湘尹业奇尹志明傅秀芬沈萍萍陈爱珍阚才凤高根娣薛久玉周美娟黄君燕杨玉美曹玲妹顾文顾宝珍王益瑾付琴芳王志仙茅惠琴赵美林王秋燕赵森娟孙海燕朱风珍周桂芳顾珠凤顾林森吴慧珍施筱玲金荣林朱敏劳晓明王玉红李玉茹张书琴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上海市法制教育学校”迫害纪实(图)
    上海邪党“法制学习班”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上海市洗脑班迫害大法弟子、侵犯人权的罪证

    联系:
    上海法制教育学校
    地址:上海市青浦区外青松公路7968号
    邮编:201700
    电话号码:(021)021-69219122,(021)69207773,021-69209467
    后勤科:(021)69207777

    部份不法人员名单:
    校长:陈丽萍
    校长:周建华
    政委:赵××,女,60岁左右。
    骨干:陈莺莺,50多岁,马脸,戴黑框眼镜,很邪恶。
    帮教:陆萍,女,38~40岁之间。体形较瘦。
    帮教:殷新年,女。
    帮教:周昀,女。
    帮教:崔世风,女。
    帮教:薛星火,男。
    帮教:王方略,男。
    帮教:杨文萍
    帮教:谭宝凤
    帮教:张秀英
    帮教张桂林电话:62207663(家)

    更新日期: 2010年7月4日 15:11: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