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恶人榜 > 恶人单位列表

    玉笋山洗脑班(江汉区法制教育所)

    简介:
    玉笋山洗脑班(江汉区法制教育所)
    ,其他,市级。江泽民的亲信周永康、罗干曾在武汉地区专设多个洗脑班黑窝迫害法轮功学员,并多次前往视察,亲自“指导”迫害,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精神肉体摧残。这些洗脑班对外称“法制教育所”,实则是利用老百姓纳税的钱财,以权谋私来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所谓的防范办和法教基地都不在国家正规编制,没有公开的联系方式。这些机构全部都是中共为了掩盖自身罪恶,迫害法轮功的「黑机构」。

    湖北省政府机构对这些「黑机构」多年来听之任之,纵容他们为所欲为的搞所谓的“情报”,任意抓人、任意关押,其权力甚至凌驾于公安和政府机构之上。

    这些「黑机构」龌龊隐秘。学员被非法关押后,家属根本不知道在看守所具体关押多长时间,也不知道何时被转送洗脑班。中共血债帮抄家没有法律依据,拘留不给拘留票,关进洗脑班也不给具体放人时间,洗脑班的狱警自称“老师” ,全程都是知法犯法、违规操作。部分兼职者三个月一期,到期换人;专职迫害者心里极度惧怕恶行曝光。中共党媒报道有些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头目,甚至有家不敢回。他们在洗脑班做着迫害好人的肮脏丑事,一些人因迫害好人遭报仍不知悔改。

    武汉市国安和六一零防范办多年来都在四·二五、五·一三、七·二零和党会等所谓的敏感日期前后,监视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将抓捕善良民众作为立功、升职、拿奖金的方式。每年策划多次对法轮功学员的抓捕行动,利用暴力手段,打击所谓“重点”。恶人惯用伎俩是先密切监视重点学员几个月,然后跟踪学员并抄家,国安、六一零防范办和地方派出所负责抓人到看守所非法关押,采连座法,非法抄家、关押,迫害学员亲友同侪。关押届期也不通知家属,直接转到洗脑班继续迫害,不转化不放人。

    二零一八年三月下旬,中共维稳办、综治办遭撤消,「610办公室」被并入中央政法委。)。

    武汉地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有:
    一、 湖北省司法厅所辖的“湖北省法制教育所”(即“板桥洗脑班”或“马湖洗脑班”)、
    二、 武汉市江汉区“玉笋山洗脑班”、
    三、 武昌区“杨园洗脑班”、
    四、 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

    二零一九年下半年一个法轮功学员在武汉因讲真相被中共人员绑架到玉笋山洗脑班迫害一个多月。

    洗脑班位于很偏僻、离市区中心很远的玉笋山,洗脑班门口挂牌是“×××之家”(具体名字忘了),门外是一片阴森恐怖的坟地。洗脑班有三层楼,二楼有八个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房间,每个房间住一个法轮功学员和两个“陪教”(由法轮功学员单位或社区派来监控法轮功学员的人,由单位或社区每月给三千元左右的工资),房间内有两个监控器、三张床,中间是法轮功学员的床。陪教的任务是不许法轮功学员炼功和出房门、打水、做卫生、送饭、从门外走廊上拿洗漱用品等。法轮功学员在未被强迫转化之前是不准出房门的。房间外的走廊上有两个摄像头。
    法轮功学员上午九点左右被强制洗脑(看谎言电视或被“帮教人员”强制谈话),下午被强制写所谓的感受。帮教人员将谈话内容记录后强制法轮功学员在记录上签字。

    洗脑班对拒绝转化的法轮功学员用药物迫害。洗脑班每天早上七点和下午五点给法轮功学员量体温、血压、脉搏。洗脑班的帮教人员有的是学校教师,有的是公共卫生方面的医务人员,有的是公检法部门的退休人员或他们的子女,有的是下岗(失业)人员等。

    洗脑班见这位法轮功学员三、四天都不转化,就在他的饭菜里下药,可能是抑制神经的药物氯丙嗪(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用药后出现两侧太阳穴发胀、两侧太阳穴向外鼓出鸡蛋大小的包,头痛难受,两眼视力模糊不清,记忆力明显下降,思维空白,主意识不强,反应迟钝,乱说话,晚上睡觉鼾声如雷。这位法轮功学员从洗脑班出来到现在已半年多,记忆力下降,睡眠一直不踏实,睡很短的时间就醒了,再睡很短的时间又醒了。

    洗脑班有的法轮功学员被用药后,出现烦躁不安,大脑难受,心脏难受,血压升高,脉搏加快,记忆力丧失,兴奋——不由自主的唱歌、手舞足蹈、见人就拉着说个没完,乱说话,让人感觉神经兮兮的,可能是吃了神经兴奋药。

    被非法关在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几乎都被用了破坏神经的药。有的法轮功学员被交替使用抑制神经的药和神经兴奋药。大概两、三天用一次药,用药两、三个小时后,难受的反应出现高潮。法轮功学员在里面的非法关押时间一般是一个多月。每个法轮功学员出去前都要搞“揭批会”,还要由江汉区“六一零”头目屈申“检查合格”了才能放行。

    听说十一月中旬有一百多各地迫害法轮功的人来玉笋山洗脑班“参观学习”,参观完毕,由姓杜的洗脑班主要负责人介绍“转化经验”。

    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责任人:
    姓杜的:人称“杜检”,江汉区检察院退休人员,玉笋山洗脑班主要负责人。
    屈申:江汉区“六一零”头目,洗脑班主要负责人。
    袁秋英和丈夫夏某:社会上的下岗(失业)人员,被洗脑班招聘来当“帮教人员”,在洗脑班出谋划策迫害法轮功学员。他们的儿子也是洗脑班的“工作人员”。

    受害人:
    孙俊英周国强(梅劲)(化名梅净)洪维声(洪维生)候咪拉李欢弟汪燕(汪艳)夏美荣万大久方细姐彭玉萍代翠华祝亚丰志林李巧萌周爱英熊振元蔡冬莲蔡满意侯爱拉饶晓萍王齐花张国珍张凤兰万九仙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二零二零年九月十七日大陸綜合消息
    武汉市江汉区玉笋山洗脑班施药害人
    武汉军运会前后众多法轮功学员遭迫害
    武汉市官员滥用公检法系统迫害法轮功
    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
    曝光武汉地区的洗脑班黑窝
    年輕女孩被囚武漢洗腦班-毒打聲不絕於耳

    联系:
    玉笋山洗脑班的位置:
    乘车线路:武汉市内乘公交车596,607,727路,到汉阳大道上的汉阳火车站,下车后转乘到蔡甸区纱帽街的266公交车至蔡甸体育场下,再乘到侏儒巴士、或出租车到“玉笋山人文生态园”或“小刘湾”,下车后,询问“园林局老办公楼大院”或“以前的武汉市江城绿化工程公司苗圃基地”怎么走?
    注意:从蔡甸体育场顺省道S104向西南方坐车,沿途经过纪庄村,钟家咀,玉笋山殡仪馆……等地。从蔡甸体育场大约行驶6公里就到了“玉笋山人文生态园”,下车后,沿公路继续前走100多米有条向右(西)拐的约三、四米宽的水泥马路,路右边紧挨着还有围墙、前行约五、六百米时,就看到一个三岔路口,路口右拐道竖着一个标牌上写着15个黑字:“武汉市江城绿化工程公司苗圃基地”从这里向右看,80米开外就是洗脑班的第一道大门,也就是过去老园林办公大楼,门右边墙柱上挂个白牌子上写:“武汉市江城绿化工程公司苗圃基地”,里面就是世界上臭名昭著的“玉笋山洗脑班”。
    电话:027-85638536
    头目:屈申18971347760
    洗脑班人员:13507175420
    陪教:18062455772

    更新日期: 2020年9月20日 10:16: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