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恶人榜 > 恶人单位列表

    河北省女子劳教所(石家庄女子劳教所)


    超细纤维PU


    超细纤维鱼鳞布


    玻璃布(主要加工蓝色)


    全棉尿布(这是不带图案的,还有带图案的,男婴是小熊,女婴是小公主)


    全棉尿布(这是不带图案的,还有带图案的,男婴是小熊,女婴是小公主)


    全棉尿布(这是不带图案的,还有带图案的,男婴是小熊,女婴是小公主)


    超细纤维清洁巾(劳教所主要加工粉蓝黄三种颜色)


    超细纤维清洁巾(劳教所主要加工粉蓝黄三种颜色)


    超细纤维清洁巾(劳教所主要加工粉蓝黄三种颜色)


    超细纤维清洁巾(劳教所主要加工粉蓝黄三种颜色)



    浴帽


    超细纤维茶巾(这块是纯白的,还有蓝格子与粉格子的)


    河北金环包装公司的瓶盖


    秦泰针织品有限公司的秦老大牌搓澡巾


    简介:
    河北省女子劳教所(石家庄女子劳教所)
    ,公检法,省级。河北省女子劳教所位于河北省石家庄市西南石铜路,紧邻河北省女子监狱,又称石家庄女子劳教所。这个劳教所有四个大队,每个大队常年非法关押约五十位法轮功学员,共计二百多人,二零零八年中共奥运前夕,这里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人数曾多达四百人。二零一一年五月,封闭式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一大队解体后,现剩二、三、四共三个大队,仍有约一百名法轮功学员在其中遭受迫害。

    河北省女子劳教所(即石家庄女子劳教所)非法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该劳教所共四个大队,恶警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即所谓的“转化”),并凌虐不肯放弃信仰者。一大队使用的迫害手段。
    (一)以暴力手段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
    1、毒打
    2、不让睡觉,罚站
    3、关禁闭室、吊铐
    4、野蛮灌食
    5、利用“犹大”进行欺骗
    6、对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实行“狱中狱”(关小号)
    7、剥夺人身自由
    8、无故加期
    9、利用“普教”(利用坏人整好人)
    (二)强迫奴役(制造黑心商品)
    1、拣棉籽
    2、穿筷子
    3、叠浴帘
    4、叠档案袋
    5、装五谷杂粮

    石家庄女子劳教所规定拣棉花籽每人每天五十斤,管生产的是大同市人二十五岁的基督徒郝欢(又名郝娱欢)手里拿着弹簧秤,每一百斤必须挑出次品三斤半,不够重返工,多了再从次品中往回拣,动辄拿法轮功出气,法轮功学员边干活、边被她骂。经常从早上五点半起床,一直拣到半夜,甚至还拣到凌晨两三点钟,超时超体力负荷的苦役。

    穿黑心的肮脏免洗筷:每捆一百双,每袋四十五捆,穿时全在地上甩掉锯末,吐着口水搓开筷子小袋,有人拿筷子捅发痒的头皮,肺病患者咳嗽口吐血沫,把筷子踹的满地都是。

    浴帘都是出口的,箱子上的字母不像是英文。整车浴帘拉来,各班往各班扛,没有工作台,活动空间为1.5×5米,十一至十二个人,地上摊着两摞浴帘,踩过来踩过去,因床上盛不下,只能在地上叠成小块,再装袋,又不让随便出去洗手。人们的汗水滴在地上浴帘上,穿的衣服不是棉布的,一出汗就臭,满身全是“地图”。一个星期才让洗一次澡,卫生状况可想而知。

    叠档案袋:从折印、数数、钉钉、沾侧面、折侧面、折底、沾底、打捆、装箱,每人每天五百个,折得人们的双手都磨破了,因数数,档案袋侧面的短边上,好多带着血印子,中午不让睡觉,晚上加班到半夜,累得人们站起来时拽着上床的梯子都打盹。

    有时装十五种的五谷,六角形的桶形包装很漂亮。有时装十二种的,有时装八种的山珍,带吸铁石的硬盒子更漂亮。这些都是出自于“河北省女子劳教所”,被关押的人员之手,卫生没有保障,为应付检查没完没了折腾着奴工,将五谷杂粮重覆拆、捆、挪、移、堆。

    二零零零年三月八日至五月一日这段时间,有十八位大法学员被从四大队转到五大队非法关押,每天被奴役,顶着星星出工,顶着星星收工,强度极大。在这种非人待遇下,大法学员决定提出八小时劳动。在劳教所开的所谓“三八妇女节大会”上,姓尚的大队长叫嚣:“这是什么地方,你们干什么来了,你们是什么人?!”那意思是八小时劳动是根本不可能的事。

    唐山大法学员郭丽云一直绝食,被单独关押在一个房间,后来身体极度虚弱,快不行了,恶警才叫家属领人回家,在这个过程中恶警们一直隐瞒真实消息。

    承德的益增艳;邯郸的王金梅、李变群;油田的赵宝华(不到20岁)、文安的王大领、邢台的乔云霞、范立新、王新、赵志强、石家庄的朱红、唐山粱志芹都被这样迫害过。还有刘彩华、刘菊华,姐妹俩一起被非法劳教,当时刘彩华还在手术后的化疗期间。

    石家庄女子劳教所让回家的大法弟子寄给其所谓的“思想报告”。

    二零零八年,仅仅在七、八两月,所谓“奥运”期间,绑架法轮功学员约四百人关押在河北省女子劳教所,天津市、石家庄市、保定高碑店、张家口、辛集等各个地区的法轮功学员都有。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法轮功学员王洪梅、王秀梅、房华(辛集,腿有残疾)习永红、杨利云拒穿劳教服,之后没多几天,全体法轮功学员拒穿。恶警趁着人不在房间,将所有法轮功学员的衣服、毛衣、毛裤全部收走,令她们数九寒天穿着一层秋衣、秋裤从四楼下到外面饭堂吃饭约一个星期。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在所长周占全、副所长冯可庄的授意下,四大队恶警开始加剧迫害仍然拒穿劳教服的几位法轮功学员。习永红、王洪梅、李玉芬、房华、杨利云等被从四楼强制拖到后面的那栋楼,在一个房间里,不给她们任何衣物,还在杨利云的脸上用黑笔乱写乱画侮辱人格,头发剪得跟狗啃似的。

    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三日晚七点多,河北省蠡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各乡镇派出所、县“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机构)几乎倾巢出动,对正在家吃饭、看电视、或回家途中的十四名法轮大法弟子进行绑架、抄家、掠夺个人财产。九月二十六日下午,公安局副局长王瑞欣等人没经任何法律程序,就将朱丽华、赵丽梅、谷香瑞、田俊芳、齐芳伟、刘荣珍六名女大法弟子送进石家庄女子劳教所;将朱彦龙、朱军强二名男大法弟子送进高阳劳教所。

    自二零一零年九月初以来,涞水县洗脑班(位于涞水党校)已绑架三十来名法轮功学员,河北省和保定市“六一零”(中共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在涞水党校设置人员,直接迫害法轮功学员,采取威胁、欺骗、殴打等手段强迫写了“四书”。同时,石家庄男子劳教所和女子劳教所也派人在涞水党校直接参与迫害。

    石家庄劳教所两个姓刘的队长和石家庄女子劳教所一个女狱警,开始假惺惺的“转化”这位六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见她不“转化”,就面露狰狞,威胁说:你要不“转化”,我们直接用车把你拉到石家庄劳教所。

    酷刑折磨

    劳教所是一个脱离法治的毒瘤聚集地,监督机制形同虚设,管教人员的各种违法犯罪行为严重泛滥,特别是对法轮功学员实施各种酷刑令人发指,实施的酷刑有至少四十种以上,包括连续多日剥夺睡眠;多根高压电棍同时长时间电击全身各个部位;形形色色的手铐、脚镣、“烟杆铐”、 “狼牙铐”、背铐;橡胶棍、狼牙棒、地牢、水牢、死人床、坐板;抽人的鞭子有皮的、铜丝拧成的、钢筋条、荆条、全竹竿(带刺)、上绳、铁钉钉指甲缝、铁钳子拧肉、用钳子拔指甲、蹲小号、坐铁椅子、惩罚性灌食、用普通塑料管灌辣椒水、灌浓盐水、灌大粪水,冬天往头上浇凉水、脱衣服在外面冻,数伏炎夏在太阳下暴晒;不让大小便;注射和强迫大剂量服用破坏中枢神经或不明药物;超极限强度的电针摧残,等等等等。

    近日,在河北省女子劳教所(以下简称“省女所”)三大队,发生了一起由该所头目冯可庄坐镇指挥,以大队长刘子薇和指导员吕亚琴带队,恶警对法轮功学员野蛮施暴的恶性事件。她们对女性法轮功学员长时间毒打和电棍电击,手段残暴,气焰嚣张,时隔近一月后消息传出,听来仍令人惊心。

    抵制血汗工厂的奴役和加期迫害

    省女所三大队是其几个大队中最为重点的“创收”单位,在押人员多数为法轮功修炼者和部份民间上访群众,他们被强制每日长时间劳作,进行高强度奴工劳役,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血汗工厂。近期,该大队主要接手的劳务为灵寿县县城的河北省益康针棉织有限公司(地址为河北省灵寿县城南环东路177号,邮政编码为050500,联系的业务员为刘凤菊和张春辉)和石家庄益发纺织品有限公司(地址和邮编同上)委托加工的三色清洁巾等产品。

    除了没完没了的高强度奴役劳作,三大队还对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强制洗脑和“转化”(即强迫放弃信仰)。今年八月上旬,该所宣布对拒绝接受洗脑迫害的法轮功修炼者实施无理的延长劳教期迫害。法轮功弟子信仰真善忍原本无罪,在遭受蒙冤迫害的情况下,还要被延期,所方的无理决定导致了法轮功学员和部份上访群众的抗议和抵制,他们决定维护自身的权利,宣布拒绝接受奴役,停止出工。

    六人被长时间电击和毒打,暴行持续两天半

    二零一一年八月十五日(星期一),省女所冯可庄召集三大队队长们开会后,一场精心布置的疯狂迫害开始了。

    当日上午,他们把全体人员集中到大厅里集会,然后不分老弱病患人员,强迫所有人保持军姿罚站。吕亚琴(警号1356086)、刘子薇(警号1356101)、李昕(警号为1356055)、张晶晶(警号为1356054)、王海燕(警号为1356092)、赵萌(警号为135639)等十来个队长(还有警号为1356073和1356062的两个男性队长),手里提着电棍和手铐气势汹汹地冲了进来。她们把法轮功学员冯瑞雪、刘素然、赵烨、张妮、齐俊玲和因上访被劳教的魏玉环一个个叫出,带到没有监控摄像头的队长休息室轮番施暴。对每个人都进行半个小时甚至四十多分钟的电击,逼问是否答应出工干活和唱饭前歌(强制每个人饭前唱歌颂中共恶党的红歌),遭到拒绝后,这些队长们气急败坏,变本加厉的施暴。

    奴役
    河北女子劳教所的警察为了私利赚黑心钱,让法轮功学员超长时间的劳动为这里的警察提供奖金,如果劳教的人员少了,就直接打电话给各地的国保大队,各地的国保大队就去绑架法轮功学员,到劳教所来服苦役。给这些恶警创造经济收入。劳教所同时和益康毛巾公司和秦老大澡巾公司签订超量的劳动合同,所以这里的劳动时间每天一般都要超过十三小时,中午大多也不休息,晚上回宿舍还要加班,一直到干完规定的数量为止。由于超长时间的劳动,法轮功学员郑宝珍得了心脏病,晚上不能劳动,但警察仍然也要她在那里陪着坐着,不准回宿舍休息。

    克扣
    食堂大屏幕上显示法轮功学员伙食费是一百六十五元,普教一百五十;然而,法轮功学员的伙食最多到不了五十元,每天两顿咸菜一顿野菜萝卜缨,上边还粘有土,警察就这样让法轮功学员吃,不吃就责骂。劳教所公布法轮功学员每月有五十元医药费,可是法轮功学员有病都得自己掏钱去治疗,从未见过他们给谁无偿看过病。

    过了腊月,二十名警察就每天往家拿馒头,后来就又拿糖三角。过年时,伙房杀猪,在割肉时,照相机在一边不停的拍摄,拍完照片,队长们就把肉拿回自己的家里了。保卫科的人看见拉菜的车一进门,就开始往下拿肘子。警察从年三十就开始吃被关押者的饭,过年分给人们的苹果、梨、橘子、瓜子、花生,都被警察们吃了,还送给狱长马小工。法轮功学员根本就吃不上,所长们都知道这事,就是不管,一直吃到正月初六晚。大年初一吃的唯一的一顿饺子是红萝卜馅的,不仅没有肉,连一点油都没有,在伙房干活的法轮功学员们就没有办法把饺子馅捏到一块,过年改善伙食炸带鱼,每人只有半寸长的两块,而队长除了带回家的,留着自己吃的,带鱼吃不完全都发了霉扔掉了。

    看电视
    每到晚上七点法轮功学员被逼迫看邪党电视,只要法轮功学员不配合邪恶,就会被恶警和普教人员连拉带拽,用脚踢、殴打,被关在“文化室”里罚立站,一夜甚至几夜不让睡觉。有的法轮功学员被关禁闭。

    不配合的法轮功学员,除剥夺睡眠外,还被强迫“码坐”,就是在一个小凳子上坐着,给的脚下范围只有六十公分(一块儿地板砖那么大),坐在那里脚不许出这个范围,手不许放在腿上,不许闭眼,不许站起来,不许看窗户外面,不许随便说话,不许交换眼神……

    唱红歌
    该劳教所还逼迫劳教人员唱红歌 (歌颂中共邪党),法轮功学员不唱,就逼别人一遍一遍的连续唱,不能停,借此挑起普教人员和法轮功学员的矛盾。恶警逼劳教人员每人必须上前和不唱歌的法轮 功学员说一句话,不去说的就和法轮功学员站在一起。有的人说无话可说,就自动的和法轮功学员站在了一起。
    二零一一年以来,为了迎接恶党“九 十周年”,仅有的星期天也不让休息了,全部集中起来唱红歌,有一个法轮功学员高喊“法轮大法好” ,因此遭到多人狠打,直到昏死过去,才被拖走,法轮功学员们都不唱红歌,就让一个组的人在太阳底下罚站,让别的劳教人员陪站,制造两者的矛盾。

    一、劳动:奴役

    即使中共自己的劳教法规定,劳教人员每天劳动不超过六个小时,可劳教所从来就没有按法律执行过。中午加班,晚上加班,甚至早晨还加班,随意延长劳动时间,冬天经常加班到过了吃饭时间,被关押人员们只好吃凉饭。就连休息日都安排得满满的,很少有正常的休息时间。

    随意地提高产量,凡是有一个人头,就得有一份生产任务。那些老弱病残甚至连路都走不了的老太太照样得有一份生产任务。这样无形中把生产的重担压在了年轻人的身上,完不成任务晚上就得带回宿舍干。有一次,一直干到了凌晨三点。沉重的原料大包有时得七八个人才抬得动。长时间的坐在机器上踩呀踩呀,致使颈椎腰椎严重受损。即使生病了也不能安静的休息两天。

    而且一切劳动都在队长的直接监视下进行,稍有不慎,就会厄运当头,有一次,队长袁海鹰扯着嗓子骂着,驱赶着被关押人员搬货。超负荷的劳动,令人窒息的环境,时不时的出现有人晕死过去。在管教们的眼里这不是有血有肉的人,这是一群奴隶,这是一部部赚钱的机器,他们想尽一切办法榨取被关押人员的血汗,这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黑奴加工厂。

    劳教所同时和益康毛巾公司和秦老大澡巾公司签订超量的劳动合同,所以这里的劳动时间每天一般都要超过十三小时,中午大多也不休息,晚上回宿舍还要加班,一直到干完规定的数量为止。

    二、教育:教坏

    除了拚命的生产之外,劳教所对被关押人员的道德教育几乎就是零,确切的说,是负数,因为他们队长之间都明争暗斗,勾心斗角。由于闹矛盾,把食堂班第二天就要用的肉给藏起来。由于互相争宠,不惜出卖色相讨好领导。由于矛盾暗地里利用被关押人员作伪证想整倒对方。

    更多的现象是,队长们经常偷拿厂家的产品回家,造成厂家连连亏损。就连过节发给被关押人员的仅有的一点点西瓜等物品,他们也要把好的扣下。过年时买来猪肉,食堂班的在割肉时,队长们就用照相机在一边拍个不停,拍完之后就把好的大部份都带回家,留下一些不能吃的地方给被关押人员吃,分到每个被关押人员的碗里,就几乎等于零了。过年给被关押人员们买的带鱼,他们分的分、拿的拿,就是做好后也是先留足自己吃的放在饭盒里,因为吃不完而放坏了就转手扔掉,被关押人员们每人只能分到可怜的半寸长的一两段。

    长时间超负荷的劳动累的被关押人员筋疲力尽,当检查团来的时候,队长却让她们说每天只工作四个半小时。

    就是这样一群品质低劣的警察能有什么好方法教育人呢?仅举几例:法轮功学员胡苗苗因为不放弃信仰,队长就把她和一个精神不正常的人铐在一起关进禁闭室,那人身强力壮,结果胡苗苗被那人打得遍体鳞伤,阴部被打烂,三个月的时间站不起来,爬着慢慢向前挪着走。队长刘子维是有名的恶警,被关押人员们见到她吓得掉头就跑。她曾经大夏天让被关押人员穿上棉袄在太阳底下长跑;因为嫌值班人少,中午让被关押人员们在太阳底下曝晒;因为报数报不对就罚大家大冬天的脱掉棉衣棉鞋在院里挨冻;因为吃饭时没等到齐,有几个老太太先动了碗筷,就被刘子维当着全体被关押人员和所领导的面骂了一个狗血喷头,老太太被她羞辱得哇哇大哭。只要她一发脾气,就是疯狂的乱吼乱叫,张嘴就是:“老子怎么怎么样,”“把你们的眼珠抠出来,把你们的脑袋拧下来,”“共产党讲秋后算账,我就喜欢秋后算账。”从她的嘴里几乎听不到一句人话。

    法轮功学员郑宝珍被迫害的身体极度虚弱,出现了严重的脑血栓症状,连走路都非常困难,队长吕亚琴说她是装的,就用皮鞋踢她,把她的腿踢了一个坑。郑宝珍绝食反迫害,队长们就给她灌食,因她拒绝灌食,队长和所医生就脱下她的袜子,堵住她的嘴,一脚把她踢昏了强行灌食。在她有气无力之时,恶警吕亚琴让人在她的脸上写字、画小王八来羞辱她。吕亚琴还利用精神病人刘彦霞看管几个身体不好的法轮功学员,整天骂不绝口,连饭都不让几个大法弟子吃饱。吕亚琴还指使刘彦霞看管虐待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芦荻,芦荻的妈妈因车祸刚刚去世,刘艳霞就专拣芦荻的妈妈骂,周围的学员都看不过去了,一个普教要打刘艳霞,刘艳霞告诉了吕亚琴,吕亚琴却说“她打你,你就打芦荻。”

    二零一一年八月份在三大队,法轮功学员罢工反迫害,以恶警吕亚琴、刘子维为主对法轮功学员进行了一次极为恐怖的“大整顿”,动用了所里的男警,把反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一个一个的叫到暗室用电棍电、毒打、并用铁片砍,致使法轮功学员赵烨的胳膊肌肉萎缩,至今不能恢复。当家人得知后要求出所治疗,他们却欺骗家人说所里已经给看好了。暴力“整顿”过后,全所搞了一次强制转化法轮功学员的所谓“飓风行动”,强迫转化,不让睡觉、罚站、头顶墙,队长们轮番恐吓,利用普教毒打,还强迫在他们写好的四书上签字,因为转化一个法轮功学员获得的奖金非常可观。

    队长王炘虽然不像刘子维、吕亚琴那样吱哇乱叫,但是非常阴毒,她有计划的培养了一个十五岁的孩子袁晨欣做打手,袁晨欣是个严重的同性恋者,她和小队长张丽整天胡搞在一起,当着队长和全体被关押人员的面亲嘴,搂搂抱抱,乱摸乱掐,整天喊着要娶张丽。晚上张丽钻进袁晨欣所在的集体宿舍胡闹,搞得同宿舍的人无法休息,但却敢怒不敢言。这一切荒淫的言行,队长们都看在眼里,却没有一个人制止,尤其是王炘,还时不时的给袁晨欣点小恩小惠,袁晨欣管她叫“亲妈”、“王妈”。终于有一天,当王炘发现被关押人员们越来越不好被利用的时候,袁晨欣就派上了用场,这个是非不分的孩子无知中被人利用给自己造下了天大的罪业。一次饭桌上,法轮功学员杨志英拿碗筷时不小心和袁晨欣相碰,把粥洒在了袁晨欣身上,队长赵蒙带袁晨欣换衣服的时候,唆使袁晨欣打杨志英。因为杨志英心脏病很严重,一直未参加劳动,队长们早就想找茬整治她。到了车间不长的时间,袁晨欣突然闯进杨志英所在的屋子,揪住杨志英的头发就打,在本屋干活的人连喊带叫的把她拉开了。一看阴谋未能得逞,队长师江霞把刚才拉架的最有力气的一个被关押人员找理由支开了,说车间后边有人不干活,其实根本没有那回事。这时,赵蒙把袁晨欣拉到一间没人的屋里,恶狠狠地说:“要打就往死里打”。瞬间,袁晨欣像疯了一样又返回来,一脚就把杨志英从门口踢到了最里边的墙角,然后拳头像雨点一样落在杨志英身上,并用穿皮鞋的脚猛踩杨志英的脸。当本屋的被关押人员们听到惨叫声回头的时候,杨志英已经浑身是伤,头发落了一地。第二天再看到杨志英,她的脸已不成样子。王欣得知后,不但半句没有训斥袁晨欣,而且还高兴的了不得,队长们个个都像过年一样开心,因为未成年人打人不承担法律责任。

    最为卑鄙的是当天王炘就领袁晨欣给杨志英道了歉,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即使想向上反映情况,也被她用这一招堵住了嘴。王炘还利用袁晨欣、张琪打法轮功学员王淑莲。因王淑莲打坐炼功、唱大法歌曲,被她俩打的遍体鳞伤,好多天吐血。王炘还指使张琪、袁晨欣毒打上访者晏会明,并用开水烫晏会明,用电棍电她的嘴。晏会明绝食两个月,期间恶警们就把已经馊了的粥兑上大量的凉水给她强行灌食,造成晏会明胃被撑大,肠胃严重发炎,大小便失禁,连续多日发高烧,差一点丢了性命。后来,因为上访的被关押人员不服管教,对她们构成威胁,但又不敢对上访人怎么样,于是就找理由拿没家人撑腰的晏会明出气,想杀一儆百,于是又一次对晏会明进行了残酷的折磨,利用袁晨欣、张琪毒打晏会明,把衣服都打得稀烂,并且队长王炘、李伟哲、张宁亲自动手。一直熬了他十好几天不让睡觉。

    今年所里还收了一个坐轮椅的上访人王淑芬,队长照样逼着她干活,她不干,就想办法折磨她,逼着她自己上下楼,艰难的程度可想而知。到了车间不让她坐轮椅,把她放在小凳上,还不让靠墙,累得受不了了想活动一下就得挨摔,曾经被摔过好几次,她忍无可忍,有一次摸电闸自杀未遂,又摔了一次。还有一个二十多岁的搞传销的姑娘,在所里患上了严重的肺病,肚子大得吓人,极易传染。家里人打算给她保外就医,黑心的劳教所医生逼着她让她给家里要钱,她不配合就动手打她,还让这个痛苦的病人把医院卫生打扫好了才给她输液。王炘还让她把平时用的碗筷和其他被关押人员掺在一起洗,那姑娘说:“我才没那么缺德呢!”

    桩桩件件恶事不胜枚举。尤其到了晚上,说不定从哪个队里传出打骂声、哭声、凄惨的呼救声,令人毛骨悚然。这就是河北女子劳教所对外宣称的所谓“春风化雨”的教育。其实就是打骂加精神折磨加电棍。这里的受难者过着地狱般的生活。

    三、伙食:几根咸菜条,伙食克扣。

    劳教所的食堂班,也就是做饭的人员,完全是由劳教人员组成,管理食堂的队长主要是控制资金的用量,食物的供应。现在,早晚伙食都是根本就不够吃的几根咸菜条,中午的菜基本上都是院子里学员们自己种的萝卜、大白菜、茄子、跟达等:有了萝卜就一直吃萝卜,有了茄子就一直吃到只剩下茄子皮和茄子籽为止,有了大白菜,就天天都是不见白菜心的大白菜帮子,菜里边连一滴油花都看不见;有了韭菜和跟达就一直吃到韭菜跟达成为咬不动的干柴为止。

    奇怪的是,这些被关押人员们自己种的蔬菜,却清清楚楚的列在了食堂墙壁的电子屏幕的食堂帐单上,都算作他们买来的菜。而且每样东西都有极高的标价,甚至被关押人员们连见都没见过的西红柿、鸡腿之类的也明码标价列在账单上。也就是说除了政府的拨款被他们贪污之外,又在被关押人员们的血汗付出中大捞了一把,所以就连地里的草稞也进了饭碗充数。被关押人员们辛辛苦苦种出来的红薯,队长们也是把好的先捡出来带回家,剩下不成形的坏的让被关押人员们吃,即使是苦的坏的也不让扔掉,因为只要这些东西下肚,就又为他们节省了一点开支。

    劳教所公布法轮功学员每月有五十元医药费,每人每天伙食费十元,可是法轮功学员有病都得自己掏钱去治疗,从未见过他们给谁无偿看过病。伙食极差,菜里没有一点油,食用油都被队长们偷拿回家,过年时,伙房杀猪,在割肉时,照相机在一边不停的拍摄,拍完照片,队长们就把肉拿回自己的家里了。

    大年初一吃的唯一的一顿饺子是红萝卜馅的,不仅没有肉,连一点油都没有,在伙房干活的法轮功学员们就没有办法把饺子馅捏到一块,过年改善伙食炸带鱼,每人只有半寸长的两块,而队长除了带回家的,留着自己吃的,带鱼吃不完全都发了霉扔掉了。

    四、医疗:只要不死在所里

    劳教所的医疗条件很简单,血压计、心电图、消炎药、止疼药,再没有别的东西了。本来给每人都拨了一定的医药费,但这里吃药都是自己掏钱,病重的要求所外检查,再三申请却很难实现。甚至有人昏倒了,也只是给输一瓶盐水,第二天就没人理了。无论被关押人员病到什么程度,都是同样的一句话“没事”。

    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在他们看来,只要死不到所里就无所谓的。而他们最擅长的、干得最多的就是给灌食,那是极其痛苦的事,好像也是他们最快乐的事,是他们变态心理发泄的最好时机。不定什么时候从那罪恶的房间里就会传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声,简直就是人间地狱。

    五、制度:队长的喜怒

    劳教所大厅里的墙上堂而皇之的高挂着成文的条条制度,“不许打骂、体罚、侮辱学员”、“定期和家人通电话会见”、“至亲离世有奔丧假期”、“可以和家人一起食宿”等等一系列的条文。但是制度再多也是一纸空文。法轮功学员张贵珍,家中父亲过世,本应准假奔丧,却不答应,当张贵珍指着墙上的制度要求回家时,队长王炘冷笑着说:“你还真相信那个?”法轮功学员芦荻的母亲过世,无论怎么要求,最终也没让卢荻回家安葬母亲。刑法规定国家工作人员强迫人改变信仰,要判两年半以下的徒刑,队长们为了转化法轮功学员,专门从邪恶网站下载邪恶的东西,不仅他们自己打骂体罚侮辱学员,还培养普教打手行凶作恶。

    至于那不成文的每个人自己制定的制度那就多如牛毛了。可以随着队长的喜怒随便给学员加期延长劳教时间;购物可以根据自己的情绪而定,好不容易购一次物,还会因为走路慢而被取消购物资格;一周仅一个鸡蛋,如果忘了煮(怎么会忘了呢?)那就一定不会再补上;检查团一来,就把那些不能干活的,敢说话的人暂时藏起来;谁不干活,就可以剥夺你的洗澡权,甚至不让你去洗漱;想给家人写信,再三申请却迟迟不给纸和笔,出入信件也得队长过目;无论被关押人员走到哪,甚至是浴室厕所都有电子眼监控。而且每个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都被队长派了普教监视一举一动,如果普教同情法轮功学员,就以加期威胁;劳教所对每个被关押人员在出所前都有一次谈话,在谈话中说了什么,本队队长立刻就能知道,如果说的不可心,队长马上就给小鞋穿;每天无数次的报数、下蹲,他们故意以此戏弄被关押人员。法轮功学员不放弃信仰,连卫生纸都不让买,来例假了弄得到处都是,惨不忍睹;队长高兴就可以购物,不高兴就连花自己钱的自由都没有,甚至卫生用品都借不出来了,还不考虑让购物。

    最不可思议的是,对于进所人员的收留条件很让人费解,坐轮椅的也收,脑萎缩的也收,精神不正常的也收,严重高血压的也收,未成年的也收,有严重传染病的也收,其实道理很简单就是在抓不要钱的劳工。很多被关押人员都被抓她们的警察告知“抓多少人上边有数,你是给我们凑数的。”好邪恶的一句话,现在的法律真是一钱不值。年仅十三岁的郭志双被带进劳教所,所领导用手掐了掐她的小腿和膀子觉得有肉就说:“行,能干活,留下吧!”而那个坐轮椅的上访的瘫痪人,亲眼看到当地公安给了所里厚厚的一达百元大钞,所领导就把她留下了,这样既解除了当地贪官的后顾之忧,劳教所又乐得大丰收。其实很多被关在这里的人都曾经被他们这样偷偷地交易过。而且,所里给当地转化一个法轮功学员,那都有名额标价。

    在河北省女子劳教所还变相勒索被劳教人员的钱,比如:里边的购物卡八元钱,被解教的人走了,劳教所不给其退还。新来了人,把旧的购物卡换了人名还卖八元钱。

    现在河北省女子劳教所迫害被劳教人员更是变本加厉,不管送去什么样的人都收。比如: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七日,接收一名四十多岁的上访人员王淑芬,她患小儿麻痹症(有二级残废证)双腿瘫痪,坐着轮椅;有传染病的也接收,比如:十二月十日左右,有一普教身患肺结核、白血症的都被收了。七月份从唐山转过来两个肝炎患者也收了。

    食堂大屏幕上显示法轮功学员伙食费是165元,普教150;然而,法轮功学员的伙食最多到不了50元,每天两顿咸菜一顿野菜萝卜缨,上边还粘有土,警察就这样让法轮功学员吃,不吃就责骂。

    二零一一年过了腊月,二十名警察就每天往家拿馒头,后来就又拿糖三角。保卫科的人看见拉菜的车一进门,就开始往下拿肘子。警察从年三十就开始吃被关押者的饭,过年分给人们的苹果、梨、橘子、瓜子、花生,都被警察们吃了,还送给狱长马小工。法轮功学员根本就吃不上,所长们都知道这事,就是不管,一直吃到正月初六晚。

    河北省女子劳教所目前共有三个大队:二大队、三大队和四大队,以前最邪恶的一大队因恶警的罪恶曝光已被解散。每个大队大约有三十名警察,其中有人专门“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狱警大多是年轻人,有些人还有高学历,她们一旦穿上警服,进了高墙铁网就变了一个人,面目僵硬,表情冷漠,说起话来不是大声训斥就是惩罚威胁,甚至手铐电棍大打出手。这里制定了一套所谓“百分”制度决定一个人的加期减期,而针对法轮功学员另外规定:不转化“百分”不算满分,连续三个月“百分”不满分就加期五天,这就是所谓的“周延期”。教期长的加期就多,另外炼功、绝食、拒绝劳动被加的期更多。法轮功学员柴文素被加期二十多天,张国芬一个月,齐俊玲一个半月,季淑君八十四天,郝光梅二个月,霍玉平二个月,张春现二个月,冯瑞雪六天,卢荻十七天,杨志英四十一天……

    河北省女子劳教所一直在奴役和虐待法轮功学员和其他被关押的人(劳教人员)。
    中共为了维护自己的独裁统治,滥用国库资金大建监狱、劳教所、看守所、拘留所,把无辜者抓进去像牲口一样使唤,大量的手工产品如筷子、档案袋、餐巾、尿不湿、浴帘、浴巾、瓶盖、食品盒、棉签、牙签、广告贴、医疗手套等,这些都是那些没有任何报酬、身患各种疾病、年龄不等、满腹冤屈,甚至被逼的家破人亡、妻离子散的劳教人员加工出来的,而且劳教人员在干活时不许说话。每天大批产品用封闭的集装箱运出去,他们的产品箱子上都有劳教人员的代号,一般都是以班为单位,如:101、102、103、106、108、111、115、113、119、121等,为了方便追究责任,把箱子上写上WX-----50---121,WX是女子劳教所的代号,我们经常在市场上见到的益康公司生产的浴帘、尿不湿、浴帽,河北省石家庄无极县南马村生产的“秦老大”洗澡巾,就是河北省女子劳教所加工的。揭露劳教所的目的,是为了那些被关押在那里的受害者,也是为了世界人民的生命安全,商人们购买了劳教所的产品,也违反了世界贸易组织、卫生组织和人权组织的规定,是在助纣为虐。

    法轮功学员一到劳教所,就被隔离,警察唆使卖淫、吸毒的人员做“包夹”,每天24小时监控,除了“包夹”和警察见不到任何人,不让给家人打电话,没有洗漱品、卫生纸、内衣内裤等基本生活日用品,还不许别人送给,更不让和家人见面,最快也得一个月以后才能和外面的家人联系上。目的就是逼着你和包夹借东西,然后包夹就借此机会逼你答应她们提出的各种要求,如放弃修炼,写三书、五书的,否则就连上个厕所也没有纸用,甚至不让去厕所。
    该劳教所让劳教人员从事各种危害身体健康的劳动以便从中牟利。早上5点半起床后,整理内务,被子要求叠的没有一丝皱纹,打扫完卫生后7点钟吃饭,吃饭时间很短,有的恶警故意不等吃完就喊“起立”,排好队直接回宿舍楼干活。一直干到晚上10点钟,睡觉前一律不准往床上坐和躺,只能在一只小板凳上坐着,不准说话,否则会遭到训斥、体罚或加期。

    劳教所干的活不但危害劳教人员的身体健康,同时也危害着消费者,例如让各种年龄的人员(包括患传染病和皮肤病的),在宿舍的地板上加工儿童尿布、餐巾纸、浴帽、浴帘、月饼盒、制药厂的瓶盖、塑胶手套、商标、棉花棒等等。而干活过程中没有任何消毒措施和设备,也不会给劳教人员报酬,这些产品销往世界各地,危害着消费者的健康。而恶警有专门管理生产的队长和奸商勾结从中牟利。
    把带杀虫毒药的棉花种子,让劳教人员抬到宿舍楼,然后规定出每个班的工作量,没有手套,一颗一颗选拣,呛得人眼睛流泪睁不开、嗓子发干、头晕,手红肿脱皮。如果完不成就加班到深夜或不许去小卖部购买日用品、不许洗衣服、不许洗澡,并且还要遭谩骂、训斥、罚站,劳教人员没有星期天,就连过年也是从除夕歇到初四就开始干活,冬天只能用冷水洗脚。很多法轮功学员年龄都在四十以上,身体多病,修炼法轮功后身体健康了,在劳教所受到折磨后旧病复发,有的眼睛红肿、流泪,看不清东西,有的腰痛的直不起来,高血压、低血压,有的年轻女子不来例假。

    干警队长每天晚上把大家集中到大厅训话,只要你能吃饭,手脚能动,都得参加干活,否则就视为抗拒劳动,会被加期,体罚(站立在大厅到晚上12点甚至一整夜),有时被包夹普教打骂。

    打法轮功学员一般都是拽到隔离室打,很少为外人所知,恶人给绝食反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灌食,手段更是卑劣、没有人性。恶人把法轮功学员绑在床上,用四个普犯施暴,坐在头上和腿上压着,按住两个胳膊,故意用好粗的管子,搞得满脸都是血,强行灌玉米糊糊加很多盐,跟着去医院的普犯都吓得腿哆嗦。劳教所的医生迫害法轮功学员更心狠手辣,肆无忌惮;警察挪用劳教所人员的生活费。

    对实在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劳教所用的手段就是延期回家。在河北省女子劳教所有多名法轮功学员因拒绝转化被延期,比如:益欣儒、王雨虹、张春萍、李秋香、唐志杰、白云桃、杨爱英、赵玉香、韩玉珩、陈凤霞、胡苗苗、董文彩、于凤云、张铁梅、史学红、张金梅、遆凤霞、张春芳、杜广琴、陈改芹、张引利、柴文素、张国芬、齐俊玲、季淑君、李惠云、张妮、辛焕云、周启花、李雅萍、吴志芳、程艳双、赵美华、郝光梅、霍玉平、冯瑞雪、张春现、卢荻、杨志英、等。

    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五日到九月十六日期间,劳教所在监室楼四层成立了一个所谓的“攻坚组”,加剧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代号“飓风行动”。从各个大队分别抽调了一些警察,及犹大们。其中从四队抽去的犹大有廊坊的李娅、唐山的李国敏、保定的李金营等。

    二零一一年、二零一二年,四大队进行“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参与迫害的犹大主要是青龙的宁玉英、廊坊的李娅,在她们之前有个保定的郭巧仙,据说很是能说会道,迷惑了不少人。

    四大队其余的警察还有王森、刘燕、揣伟、常琳,二零一一年底新来的有张林、张英、吴建英、李雅静(主管财务)、刘坤、安小飞、魏伟、任盼盼。

    四大队恶警对坚决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就指使犹大们或普教们强拽着法轮功学员的手按手印,有时是拿一份事先写好的“四书”,伪造签名,然后一帮人强行拽着法轮功学员的手在上面按手印。有时恶警企图从心理上迫害法轮功学员,就在一张纸上写满了诬蔑法轮功的话,然后强行拽法轮功学员的手按满手印。

    中共的非法劳教难以为继,各地劳教所陆续解散,释放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但河北省女子劳教所至今(二零一三年九月)仍然非法关押、迫害着法轮功学员李珊珊、陈秀梅。

    河北省女子劳教所的四大队作为严管大队,生产的奴工产品最多。有河北益康针棉织有限公司、金龙鱼、中粮集团与劳教所勾结无偿榨取被劳教人员的血汗。

    该单位恶人:
    闫庆芬(阎庆芬)臧志英梁倩湍(音)伟郝欢恒丽华霍学军许艳秀杨欣芳吕亚苹黄素芹陈瑞琴白洁任士丽陈永红张宁佐小丽藏志英张继伟(纪伟)吴燕赵素伯刘燕袁晨欣张琪刘艳霞赵小萌刘艳王森赵素果赵维维李娟刘志芬张宁吴玉娜申晓宗志荣李春霞赵娜娜刘彦霞秦熊熊李芳燕柳之风白巧莲孟萌姬慧慧张云杨双慧宋德云秦雪胶(秦雪娇)刘加(刘佳)于海燕徐杰(徐洁)吕丽洁马珊珊刘于丹(刘玉丹)李林平刘振芬陈小捧徐秀芳古玉英陈新普吴丽娜李科长温淑艳陈士元赵翠董晓敏谭杰黄美答计桂娟刘淑芬张明镜吴依娜安小菲张林张艳艳刘娟刘宗珍(刘宗真)吴海霞张园园朱丽英张露玉臧婉彤赵嫒王永丽

    受害人:
    周改珍范志娟董丽琴李金玲赵美华某些 大法弟子张小丽(张晓丽)张淑芬安金婷张丽珊刘英杰郝建玲高淑英朱丽英王润莲刘瑞芬尚淑芹(书琴)潘桂云马桂芬部(布)丽王玉船张荣杰郭竹梅张霞杨淑芬单淑华郑宝华王桂香张莲芬卢冉陈改芹(陈改琴)刘海琴(刘海芹)梁志芹(志琴)刘俊格白芸赵风珍王慧肖向宇宋淑花殷秀琴郭志萍张桂亭(贵婷)李云霞胡锦凤晏朋香陈秀梅朱丽华张宗素张桂英吴艳果赵雪颖侯曼云高玉珍杨金萍王月梅(王岳梅)郭丽云益增艳(易增燕)王金梅李变群赵宝华王大领范立新赵志强(赵志嫱)朱红刘彩华刘菊华(刘菊花)杨青芳许淑香赵进茹郝翠芹朱兰英郑宝珍董文彩(董文采)张锦郭文彦王焕玲张竹婷郭瑞云卢彦坤〈艳坤〉刘丽孟素芬何永莲王坤英谢秀英邱进平王燕李梅徐燕柳英洁〈英杰〉郑宝华席平乔平娟邓海云孙明荣赵素贞宁玉英韩玉珩蔺艳霞姚爱叶谷香瑞马志欣(马志新)秦秀艳周启花王秀娟李转张英丽刘维(刘伟)吴俊芳(武俊芳)张书红王丽霞(力霞)赵玉然孔会娟高素英李文秀陈春素吕建秀杜平宣(杜平)储富先孟坤英田俊芳方伟荣珍赵秀芬付红赵玉香杨银桥(银乔)王月霞张兰芬张桂珍郑淑艳孙利华张国芬刘丽霞刘丽萍刘玉芝化名祝华杨风菊董春玲魏春兰张惠莲于海霞王宝玲邢淑惠陈风珍胡苗苗王书争(淑珍)纪淑君(纪淑军)(季淑君)张春现马丽娟郭坤兰李俊荣陈改茹张妮齐俊玲常转叶高旭颖刘荣珍(刘文珍)徐兰茹宋志红龚艳凤王淑莲王翠香李亚萍(李雅平)李双王平郝志平王娟高美英武洪艳郑增晨解阿满杨志英程艳双李丽英〈利英〉李素云陈凤霞刘桂兰王淑连吴志芳晏会明向慈荣张玉芝郝玉枝路小茶李书利蔡秀兰常玉花(玉华)陈金环陈丽萍陈永梅啜花卉崔爱云代小娜代新尚邓宝翠杜丽霞高崔平高焕菊高俊红高彦平韩风娥韩秀兰何秀丽侯藏书侯玉兰胡文莲惠女士纪俊纪小然党小兰李维姐梁艳霞刘变娥刘凤春刘兰荣刘丽丽魏宇辉刘素果刘玉萍吕春英吕建秀吕丫马玉霞吴秀平史雪然司贺英提凤霞王翠文王贵君王润芝魏桂敏武俊芸小孟肖会珍秀银徐会英许爱荣杨瑞霞于秀凡翟爱春翟路英张俊秀张新杰张学敏张雅张彦玲赵秀芹周爱花专俊茹卓文宁刘秀敏李金迎张巧洁张凤贤邓革子金秀荣侯明英闫国艳郝玉枝唐君朵赵玉香张丽云谢宝凤张桂荣王素莲张趁美梁秋敏郑冬云乔金兰殷秀梅辛焕云闫国艳刘巧珍杜连秀

    迫害类型:
    逼迫放弃信仰加期(延期)/超期关押高强度超负荷劳动洗脑/送洗脑班毒打/殴打电刑摧残性灌食剥夺睡眠关禁闭剥夺大法弟子被探视的权利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多次被關押折磨、敲詐勒索-河北農婦控告江澤民
    屡遭非法劳教-河北保定陈秀梅控告江泽民
    继续曝光河北省女子劳教所的罪恶
    九、十月间中共迫害法轮功案例综述
    河北省女子劳教所的末日疯狂
    河北女子劳教所仍在迫害李珊珊、陈秀梅
    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3年5月30日发表)
    河北省女子劳教所四大队的罪恶
    河北省女子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事实
    发生在河北省女子劳教所的虐待和奴役
    大陆各地迫害机构恶人录(6
    河北省女子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纪实
    河北省女子劳教所部份奴工产品(图)
    陈改茹坚持信仰遭迫害-两亲人在红色恐怖中离世
    李雅平在河北女子劳教所遭毒打-被超期劫持至今
    河北省女子劳教所图谋加期迫害卢冉
    河北省女子监狱、女子劳教所奴工产品的真面目
    杨银桥讨薪案进展-向法院递交强制执行申请书
    河北省女子劳教所近期迫害事实
    河北保定市易县魏荣久女士遭劳教迫害经历
    河北省辛集市轮功学员受迫害案例
    河北省女子劳教所之罪恶面面观
    河北涞水县妇女十多年来屡遭绑架勒索
    河北省女子劳教所的酷刑和奴役
    罪恶累累的河北省女子劳教所(下)
    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1年9月8日发表)
    河北女子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河北省女子劳教所折磨法轮功学员
    石家庄市刘伟女士生前遭受的迫害
    河北蠡县公安局一天内绑架十四名大法弟子
    我在河北女子劳教所被洗脑迫害的经历
    杨银桥被单位无理扣押生活费已近两年
    河北女子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部份情况
    河北省女子劳教所恶警恶行
    河北涿州市法轮功学员王丽霞的遭遇
    河北省女子劳教所一大队的暴力和苦役
    河北石家庄女子劳教所图谋迫害回家的大法弟子
    石家庄女子劳教所第一大队残酷迫害大法弟子
    保定阜平县邪党人员奥运期间对三个老人的迫害
    175128.html#2008-3
    揭露二零零零年石家庄女子劳教所恶行
    劳教所酷刑迫害法轮功弟子 邯郸市三位老人被虐杀

    联系:
    河北省女子劳教所
    地址:河北省鹿泉市铜冶镇(石铜路) 邮编:050222
    电话:0311-83939196
    所长:周占全0311-83939188
    副所长:冯克庄0311-8393-9177、0311-83939125、13933840195
    副所长助理:于衍0133-83939166、13582132059(邪恶)
    副所长:安焕娥0311-83939168
    办公室科长:郝某0311-83939199、83939109、83939111、83939150
    管理科0311-83939125 83939124 83939133 科长:尤杰 科员:张宁、张君
    教育科(六一零)0311-83939129、83939130、83939162
    三大队大队长0311-8393-9168、0311-83939125
    恶警:师江霞0311-83939112
    吕亚琴13483688101
    住所检察院0311-83939157
    所领导电话:0311-83939196
    刘维真 0311-83939138
    教育科(劳教所“六一零”)电话:0311-83939129 83939130 83939162
    教育科长:陈瑞 科员:董队长、王主任
    恶警:吕亚芹、王欣、王海燕、张晶晶、丁佳佳、李新、张宁、刘子微、赵小萌、李哲

    更新日期: 2016年12月13日 4:04: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