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恶人榜 > 恶人单位列表

    上海市法制教育学校(上海洗脑班)


    上海市“六一零”洗脑班


    上海市“六一零”洗脑班

    简介:
    上海市法制教育学校(上海洗脑班)
    ,公检法。上海市青浦区外青松路七九六八号,门口挂牌是上海市司法警官学校和上海市监狱管理局警官培训中心。其内有四幢楼,一号楼与二号楼连体,食堂在三号楼。 2012年下半年,上海洗脑班由上海青浦区外青松公路7968号搬到了奉贤浦星公路9900号,门牌上标注“751工程”。至2012年年底,上海洗脑班已经非法关押、迫害了四百七十多位法轮功学员。

    其中标二号的那一半楼,与众不同,原本朝向外的走廊被铁栅栏封死,朝阳面对外的窗户都被铁栅栏封死,(一楼除外,是“六一零”包夹人员居住处)。此楼就是一所全封闭的监狱,二号楼和一号楼共享一大门出入,进大门左转向前行,才见到二号楼的真面目,铭牌上写着“上海市法制教育学校”。这就是上海市“六一零”办公室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所在地。

    二零零一年新年,上海市洗脑班由“六一零”指挥着上海司法系统弄出来的,最初由一群监狱狱警看管着,后来由上海市“六一零”办公室逐渐从各街道抽人把持。二零零一年至今,上海市“六一零”在用这里迫害了众多的法轮功学员。

    一、暴力绑架
    这些年来,“610”恶警及市、区、街道的邪党人员,借口到警所、里委、谈话为由,肆意闯到法轮功学员家中,将他们绑架到洗脑班洗脑。按警察的话讲,上面有指针,有任务。有些法轮功学员是从拘留所被直接绑架到洗脑班继续迫害“转化”。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限制人身自由,不允许和外界接触,不允许走出房 间,二十四小时被禁锢监视着。

    从2012年开始,被劫持到上海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明显少了。现在奉贤二号楼一楼六至七间房间可单独关押法轮功学员。每间“转化”的房间有空调、洗漱间),放着三张床、一张书桌,两张床(是给洗脑人员和街道监控人员用的),房间里只剩下两条T形小过道。

    二、欺骗伎俩
    每天三餐由食堂人员推车送来。三餐伙食较好,洗脑班企图用这个“迷惑”和“感化”法轮功学员。监控人员大多数是中共党员,都是四、五十岁的中年人,有的从洗脑班开始到现在一直从事着这一邪恶的职业,他们表面上对法轮功学员伪装的很关心体贴,套近乎,企图松懈法轮功学员的意志,达到“转化”的险恶用心。但是他们非常害怕自己的名字被曝光,所以名字都不敢说,自称为“X老师”。

    在奉贤洗脑班,每个法轮功学员被单独洗脑,一个法轮功学员由两个或四个监控人员“包夹”,一周七天轮班,天天从早到晚被强迫洗脑,连轴转,不让法轮功学员有“喘息”的时间。每天早上八点开始到中午十一点,下午一点半到四点半 是所谓的“学习”时间,晚上六点半到七点半电视新闻,之后要写当天的洗脑体会。洗脑有时在法轮功学员住的房间里进行;有时在小教室进行,除了监控人员参加外,另外还配备异性监控“老师”一起参加配合每天的洗脑(恶人企图用异性相吸的心理企图迷惑个别有人情的学员)。

    在洗脑班里,规定不允许炼功,从行为上对法轮功学员开始强制迫害。原来在青浦洗脑班一个洗脑周期三个月,当然也有无故延期的。现在奉贤洗脑班,一关就是三、四个月,有的被关押六个多月。一开始那些洗脑人员就会吓唬:“你在这里不好好‘学习’、‘认识’,你什么时候回家不知道,时间长短由你来决定。”或者软硬兼施的哄骗说:“你不想听不想看,我们就放轻点,你可以不听或一个耳朵进一个耳朵出,你不愿看就不看,我们也没有强迫你看,我们帮你把这个程序快点走完,让你早点回家。”

    只要默许了这些邪恶的灌输,他们就会得寸进尺的一步步往下进行,结果都是要逼迫法轮功学员写“体会”和“学习小结”。

    三、洗脑步骤
    洗脑内容有迫害法轮功的“法律法规”、“公安六条”、诽谤法轮大法的书刊、录像带、盘片、“天安门自焚”,“转化”者的文章,造谣诬蔑、栽赃陷害、恶毒的诽谤攻击大法。那些洗脑人员从早到晚“轮番轰炸”,软硬兼施、强迫性的逼着法轮功学员按他们的意思写“学习”体会。

    第一步洗脑的目标是要法轮功学员“认识到要遵纪守法,遵守公安六条”。她们会劝你“你是中国公民,在中国当然要遵守中国法律,就连你们师父在美国不也要遵守美国法律吗?国家取缔了法轮功,你们不遵守公安六条而被处理是合法的,你们要承认自己错了,不能违法。”如看你不妥协,就会软硬兼施的说:”这和你的信仰法轮功又没关系,又没让你写“转化”的内容,来这里的人全都写的,你一定要写的,否则出去后有人继续盯着你。你再不写的话,我们学习中断,等你写好后再继续学习”。出于害怕并信以为真,有些法轮功学员被迫承认了旧势力的迫害。(其实,即使在现行的中共法律条款中也找不出炼法轮功违法的字样,他们所谓的“违法”之说完全是骗人的谎言,更何况信仰自由本该受宪法保护。)

    第二步洗脑,逼法轮功学员写放弃修炼大法的“转化”文章。因为你自己已经承认违法了,那就顺水推舟的要你放弃法轮功了。“社会上这么多法轮功学员,怎么你进来了呢?你自己没修好才进来的,看你也修不上去了,不要修了,做个好人吧”。如法轮功学员不肯配合,她们就会连哄带骗的说“你写‘转化’,不就是一张纸吗,谁也不知道你内心是否‘转化’,你何必强顶着呢?你不写还想出去吗?这里日子不好过,不能炼功也不能学法,你何必为难你自己呢?出去了,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你写了出去再上网写个声明不就没事了”。

    第三步洗脑,当你否定法轮功后,开始进一步揭批。那些所谓的“老师”让你不断的看那些造谣诬蔑法轮功的宣传资料,脑子里没有了正念,浑浑噩噩,都是歪理邪说,完全丧失了理智,被邪恶控制着,把你彻底的拖下水。

    四、伪善与威胁的目的都是一个
    在洗脑班,那些恶人这些年变着手法“转化”法轮功学员,不但又哭又笑,“你们家老人、小孩,咋办,你们学大法的不为自己考虑,也要为家人考虑。”甚至会跪在面前装可怜:你们不是为别人着想吗?你们顶着,我会没工作,小孩读书咋办;你顶着,会送劳教所……

    “610”恶警还恐吓法轮功学员的家人,说什么不“转化”就判刑劳教,企图令家人给法轮功学员施压。

    每天下午安排半小时的放风时间,由监控人员陪着去房间外面走走。还经常让医生给你量血压“问寒问暖”,所谓“人性化的关怀”。

    在洗脑期间,洗脑班的领导也会不时的来“关心”;还会派些所谓的“专家”来攻坚;洗脑班的上级领导也会来找谈心,看你停留在哪一步、你的“心结问题”在哪里(其实就是邪恶在找大法弟子的漏在哪里)。另外,就是安排家人来看望,企图用亲情“打垮”学员的精神。

    最后回家那天也不放过法轮功学员,来接法轮功学员的邪恶“610”、街道、居委会以及洗脑班领导和监控人员要同法轮功学员开个邪恶至极的小结会,要让法轮功学员当面读自己的“学习小结”,考察学员是否合格了,是否达到了邪恶的要求。

    2014年1月至2014-6-被绑架的上海法轮功学员达57人左右。其中有的被绑架至洗脑黑监狱,有的下落不明。

    已證實被關押到上海市洗腦班遭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有房素珍、唐連娣、孫紹芳、杜志龍、朱范利、陳綺、李燕、鄭淑英、錢美霞等人。法輪功學員被劫持到洗腦班後,即被限制人身自由,單獨關押於房間內,實行全封閉式管理,不許和外界接觸聯繫,每天二十四小時由兩名洗腦班人員監控陪伴。洗腦班為達到所謂「轉化」法輪功學員的目的,可謂軟硬兼施,挖空心思,手段用盡。既有偽善的欺騙,也有赤裸的威脅。洗腦班一週七天輪班給法輪功學員「洗腦」,不讓法輪功學員有任何的「喘息」時間,並強迫學員寫當天的「洗腦」體會。「洗腦」有時在法輪功學員關押的房間裏進行,有時在小教室進行。

    蒋绮琼,女,住上海市嘉定区江桥镇, 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七年任上海市女劳教所五大队(“迫害法轮功的专管大队”)副大队长。由于迫害法轮功学员 卖力,二零零七年六月任上海市“610”,“上海反×教协会”成员,二零零八年任上海市“610”法制教育中心主任、上海市洗脑班校长。蒋绮琼参与制作洗脑影片,近年来成立专门迫害法轮功的“小蒋工作室”,近日仍流窜各区及外地讲谈、骚扰。蒋绮琼用种种卑鄙、狡辩、歪理邪悟的一套胡言乱语,强制性 逼迫学员洗脑,放弃信仰; 前几年又办了什么心理咨询“心理测试”等新花招来蒙蔽、欺骗。

    洗脑班由市610直接操纵,蒋绮琼任洗脑班校长后,继续沿用之前一套邪恶的歪理邪说来迷惑法轮功学员,几乎所有被关入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所受到的各种迫害、手法都由蒋绮琼亲自参与制定。通过将谎言重复千遍万遍,并通过恐吓、威胁和全封闭式环境使人长期处于极大的精神压力下,力图使法轮功学员思维混乱,从而进行潜移默化的洗脑。法轮功学员整日都在批判、威胁中度日,在那种环境下,人没有任何的人格和尊严,被迫在自由和信仰间作出自己的痛苦选择。他们迫害了法轮功学员却要法轮功学员感谢他们,他们劫持你,非法关押了你,却声称是在帮助你,他们会举一些事例。他们会说没有你家人的同意,你是不会被送到法制学校来的。其实法轮功学员的家属也是在威逼利诱下无可奈何同意的,因为他们会说原本要判几年的,现在只要你们签字同意去法制学校,就不用被判刑。家属们长期在邪党文化统治下,会感激他们没有下狠手。有一些法轮功学员也会由此感激他们。

    上海法制学校不隶属教育系统、也不属司法系统,虽打着法制的幌子,实则却是非法的机构,拥有不需要任何法律文件即可拘禁任何人的权力,里面的工作人员没有执法者的身份却有着超出执法者的权力,在光天化日之下借助“法制教育”的名义堂而皇之的劫持、关押、延期、洗脑、转化当地法轮功学员及其在劳教所、监狱被非法关押期满、仍未转化的法轮功学员。

    上海市洗脑班对外称“法制教育学校”,打着法制的幌子,实则却是犯罪的机构,是一个暴力洗脑的黑监狱,十几年来不断抓捕、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二年下半年,由青浦区外青松公路7968号,搬到了奉贤浦星公路9900号二号楼,此处是上海市公安局机关会务培训休养基地,洗脑班对外挂牌“751公安活动中心”,更加隐蔽起来,所谓的“校长”就是前上海劳教所所长蒋琦琼。

    据最新了解的消息,洗脑班头目蒋琦琼欲“大有作为”:洗脑班的工作人员,原来是临时工,一般两个月为一个周期。通过不断强制被关押在这里的法轮功学员观看视频、写检查等方式对他们进行洗脑。现在洗脑班工作人员,开始所谓“专业化”,有心理学专业背景,有针对的做“转化”。

    洗脑班隶属于“610办公室”,而从法律上讲,“610办公室”是一个非法的机构,它设立的所谓“法制教育学校”就更不具合法性。它不是司法机关,没有执法权;又没有教育部门审批手续,不是合法的学校。虽然它打着法制教育的幌子,但它从筹办到操作都没有任何的法律依据。它也没有登记注册,也没有任何法律条文或公开的政府文件确认其性质、地位;它没有任何的组织章程,不受任何机构监督,办班过程没有任何法律程序。它不是执法机构却拥有不需要任何法律文件即可拘禁任何人的权力,里面的工作人员没有执法者的身份却有着超出执法者的权力。所以无论从哪方面来说,它都不是一个正常的机构。

    近年上海市洗脑班为了披上所谓法律的外衣,在劫持学员去洗脑班之前,都会安排街道、居委上门,用伪善、欺骗、恐吓等手段,要求家属在一张只写了家属意见的白纸上签字,就表示是家属同意的要送洗脑班。或去看守所会见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以要么判刑要么去洗脑班一个月为由,威胁学员自己同意,以此掩盖、推卸自己邪恶的本质。

    该单位恶人:
    陈莲芝陈丽萍周建华曹妮南张桂林陆萍周昀崔世风杨文萍张秀英谭宝凤江志华程陶知付佩兰

    受害人:
    李白帆丛培喜金闻锋徐建新(徐建新)(徐建鑫)应钰姚玉花马来雁杨金娥殷耀军杨育辉谢珩卢秀丽邢妙秀钱建瑛崔保坤黎舒琴吴秋荣夏海珍岳红英蔡玉芳杜志龙项洁严美珍张秋莎高琼志沈芳田涛田晔玮金惠珍王全娣朱范莉杨海蓉王霆徐晓燕陈秀英张素梅丁桃珍(音)黄英林恩来刘淑芳艾富英朱冬娣龚乃英黄迺维(黄乃维)席铭盛根娣山励苗丰鑫房素珍王文菊邹伟俊俞林琴包纲绳杨惠芬钱峰史敏谨陈宏岳秀平李海磊冯桂英贡玉梅(龚玉梅)蒋明珍汤蟾秋陈香女孙绍芳唐连生郑淑英钱美霞陈绮李燕陈引娣李慧陈瑶瑾王昱何丽娟周黎晖于琴琴周丽英刘恒王敏子的母亲徐妮霞唐连娣陈华尤秀英许龙琴(芹)朱纪芹翁东梅徐士祯柯玉娥张建芳黎素琴

    迫害类型:
    洗脑/送洗脑班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上海市洗脑班仍然在犯罪
    追查上海洗腦班
    今年五月-上海洗脑班连续犯罪
    上海洗脑班的犯罪手段
    226859.html#10712233644

    联系:
    地址:上海

    洗脑班头目蒋绮琼13918092785 18901896121。

    更新日期: 2017年8月20日 14:58: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