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恶人榜 > 恶人单位列表

    双口劳教所

    简介:
    双口劳教所
    ,公检法。在邪恶疯狂迫害大法的十几年中,天津双口劳教所在光鲜的外衣下(所谓的文明劳教所)隐藏着阴森恐怖,欠下了累累血债。这里根本不拿劳教人员当人看,不管是法轮功学员也好,普教(普通劳教人员)也好,都被强迫参加每天十六、七个小时的奴工劳动。而且法轮功学员还要在收工后强制接受洗脑、被强迫着收看、收听诬陷大法的欺骗宣传。

    双口劳教所主要以手工活为主,有糊纸盒、缝花、缝球、粘木花、绾气球扣、缠线圈、穿素羊肉串、折纸、组装文具等项目。无论哪一种活都足以严重伤害人的身心健康。

    比如糊纸盒、粘木花等用的都是低价劣质有毒的胶(水),有的固体胶用电炉融化后才能用,而过程中产生的有毒气体直接吸进操作者的身体里,根本没有任何防护措施。一些劳动项目往往超出人的极限,可劳教所还在不断的提高定额。

    比如气球车间初期定额是每天一箱(约几百个气球不等),这对快手来讲还要干10多个小时才能完工。恶警觉得还有压榨的余地,继而提高定额至一箱半。而且各队比赛着提高定量,受奴役的奴工苦不堪言。

    自99年7.20以来,被非法关押在天津市双口劳教所的大法弟子在此经历了无数的非人折磨,邪恶之徒采用各种残酷的手段试图强迫大法弟子写所谓的“悔过书”。

    大法弟子周向阳被管教用电棒电得皮开肉绽,朱刚被刑事犯人用电棒电得奄奄一息,唐坚被队长打嘴巴连续一小时四十分钟,脸被打变了型,恶警队长因此遭报,手抬不起来了,歇了几天病假。

    恶警们还不许大法弟子睡觉,强迫大法弟子“三挺一登”,直挺挺坐着,两腿中间夹一张纸,不许动,不许打盹,否则就是拳打脚踢,有时一坐长达23个小时,连厕所都不许上。

    劳教所还强迫大法弟子超时劳动。大法弟子梁锋身体瘦小,可是恶警队长为折磨他,在拣豆子时,将一整袋豆子压在他的身上。一天繁重的体力劳动结束后,刑事犯人们都休息了,可恶警们又给大法弟子们发一块很小很小的布(有的只有五分钱硬币大小),规定卫生区,不擦完不让睡觉,常常擦到天亮。

    酷热难耐的夏天,恶警逼迫大法弟子练队,走正步分解动作,一只脚抬起来三十分钟,不喊号不许换脚,一“练”就是一整天。为了抗议迫害,大法弟子们绝食。恶警往灌流食的盆里吐痰,还把刚灌进去的食物抽出来,反覆灌,还往食物里加大量的盐,真是惨无人道到了极点。

    大法弟子李广远肋骨被恶警打断,五队的李文起被打得不能自理后调到三队,恶警队长说他是装的,天天用电棒电他,直到他奄奄一息才被抬回家。

    天津市双口劳教所,在2002年我亲眼所见,大法弟子陈宝亮因坚定大法,不写什么“悔过书”,恶警把他活活打死。陈宝亮临死时还对恶警劝善说:“你们要善待大法弟子。”

    2004年8月30日,天津双口劳教所为了达到所谓的‘转化’法轮功学员的目地而不择手段。恶警们不但亲自殴打学员,还教唆那些劳教犯人共同来迫害大法弟子。
    罪行一:体罚、 高强度劳动
    罪行二:酷刑
    罪行三:两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天津市双口劳教所是一个部级所,可是这里的环境之差叫人难以相信。绝迹多年的臭虫、虱子在这里到处可见。多数劳教人员身上长大疥,可是却从事着串羊肉串,装一次性卫生筷子的工作,不知卫生部门是如何检疫的。

    双口劳教所是非法关押男性大法弟子的基地,各队干警的长工资晋级都与强制大法弟子放弃修炼(所谓的“转化”)的数量挂钩,“转化”一个现金300元,刑事犯帮助“转化”一个减刑三天,所以迫害是非常残酷的。

    双口劳教所共分为五个中队(后改为大队):一中队、二中队、三中队、五中队、为生产中队,各个队除了有自己的规定数量外,还要向上边交15万元的盈利,也是对大法弟子迫害最残忍的队。四队是食堂后勤队,没有上缴利润的任务,它是一个专门对大法弟子从精神上迫害、洗脑、瓦解的专业队。

    生产环境太差,车间里不给暖气,有暖气片也不通气,都是假的,是给检查团或外地劳教所参观时看的,只有警察呆的地方才是真暖气。原来四大队做玻璃纤维的防火帘子与食品加工在一个车间,电扇一吹纤维满车间飞;学员解完大小便也没有洗手的地方,就继续摸拿食品。

    在2003年前,在五大队任指导的杨指导员和后来的常教导及佟大队长和杜队长(近30岁),还有其它各大队的恶警,为了加重迫害就利用刑事犯来充当打手,给表现卖力的犯人减刑。这里的刑事犯越坏的,越被警察重用。他们为了达到所谓的“转化”的目的,用尽了各种手段:长期不让睡觉,有的队时间长达半个月到一个月之久。最多每天晚上能睡2到3个小时。有时是连轴转,白天干活,夜晚罚站。

    恶人们用刑时经常选在晚上,方法多种多样如:强迫法轮功学员双盘后把人塞到离地面只有一尺高的床下,只许露出头部,两只胳膊要悬空,不能接触地面,稍有不到位或坚持不住就用鞋底子向头部狠打。严管期间不给水喝,有的学员就利用饭后洗碗的机会打一瓶水,如果被发现就是一顿暴打;不许大小便。有的学员因忍受不了这种痛苦,就跑进厕所,结果遭来的就是木棍打,冷水浇。

    三伏天长期不让洗澡,不长时间,学员的身上都生了疥疮。不法人员们又生一计,强迫大家扒光衣服在太阳底下曝晒,一晒就是一天,不给水喝,不让大小便,几天过后有的学员腿部下肢全部溃烂,身上大面积疥疮,连双手都是疥疮,流着脓。就是这样脏的身体每天还被强迫劳动,用手操作,做豆制品加工,还有各大饭店及饭馆所用的卫生筷子都是经这样的手包装出来的。

    在强制劳动时,恶警队长利用犯人监管,手里拿着棍子看到哪个学员动作慢了就拉出来一顿狠打。有的学员因长期缺觉,干活时打盹睡觉经常被打;还有的学员因屁股全是脓疮痛的坐不下,就双膝跪着干活,收工后回到号里还要被强迫长时间“坐马扎”,背向门口,不许有一点动静。如果有一点声响暴徒就会突然从背后拳打脚踢。大多数学员屁股溃烂生疮,坐马扎上痛的钻心,脓血和裤子被撕裂开来,在坐不下时再粘,再撕。

    很多学员身躯变了形,上身驼背,下身痛的一瘸一拐。就是这样还要被强迫集训长跑。后来年轻的杜队长想出办法,说是给大家治伤,叫几个犯人按住一个学员用刷子把身上结了痂的疮刷掉,然后用冷水浇身(在冻天里);过两天后结了痂再刷掉,伤口鲜血直流,痛的学员大叫不止,名为“治伤”,却不给上药。连六、七十岁的老人也是如此不放过,尤其在冻天里,要强迫学员每天洗冷水澡,满身的伤,再加上冷水浇,事后不管发烧多严重也要干活。

    每个法轮功学员都被恶警安排犯人“包夹”,一切行动寸步不离。学员间不许说话,如果被发现说话,就被拉进卫生间用备用好的棍子(在水缸里经长期被水浸泡过)毒打一顿。学员们因为身上长了脓疮,所以不允许碰屋内的任何东西,如果身体碰到床边就要挨打,不许学员们睡床,每天就铺块木版钻到床下睡觉。有一段时间连木版都不许用,就只好找一个方便面纸盒打开了垫在地上睡觉,起来后把纸盒藏起来下次再用。

    每天早晨不到五点起床开始一天的劳动,直到晚上十一、二点。做出口的产品时(如插花)为了赶任务,晚上加班时怕上级检查,经常被哄进厕所、卫生间干活,在很脏的地上没有任何劳动条件的情况下做插花工艺。晚上都被强制集体在队里排队,单腿下跪问队长好。

    每个月的接见日,经常是被限制的,哪个学员被用刑后要伤好以后才能够和家人相见的。每次会面时都在众多的队长监视下和亲属交谈,劳教所里的暴行是不得传出的,每次接见后,杜姓队长都要亲自查物,如果发现哪个学员藏有纸条就会遭来一顿电刑拷问的。

    二零一零年~二零一二年,双口劳教所关押着一百多人,期限一至两年不等,一共分三个大队。一大队是半开放管理大队,叫生产大队,从事渔网加工制作和电机铜线线圈缠绕的手工劳动。二大队叫开放式管理大队,负责临近出所人员的管理,还负责食堂和所内农业生产,种地。三大队是封闭式管理大队,集中关押迫害男性法轮功修炼者。从事加工指甲、装修排钉、编制花篮的生产。

    双口劳教所一直违反国内和国际的有关法律及公约,是中共邪党体制下残酷践踏人权、践踏法律的地方。

    其一:超时超体力劳动,工作环境条件差。

    强制人从事那些社会上没人愿意干的费工费力有污染的产品,一部份是出口到国际社会的产品。有的是看到了劳教所内的丰富的无价劳动力资源,与劳教所及非法官员勾结以远远低于社会的加工价格拿到劳教所加工,大多数的经办警察官员从中渔利。

    还有一种主要的生产任务是加工指甲盖,就是把厂家送来的原料--用塑料压制成形的指甲(一片二十个),把二十个指甲瓣掰下来装袋,装盒或挂卡包装成成品,主要出口到新加坡、马来西亚、韩国、加拿大等国家,有的也在国内销售,成品上标注的是新加坡、马来西亚、加拿大等国生产,很少见过made in china 的标记。

    其二:休息时间少、医疗没保障、工资标准极低,各种权益得不到保障。

    每天劳动十二个小时,甚至更多,随着原料的到货情况变化。名义是每周休息一天,实际每月得不到一天休息。对外欺骗社会,弄虚作假。每逢五一、十一、年节等法定假日不按规定休息,遇上级安排的生产检查时,警察都要组织被关押人员将劳动产品、工具转移,不让上级看到,在车间或号所清扫卫生,制造假相,如遇突然检查,一门二门三门门卫提早报信,不管是中午晚上,即使是周日,警察也立刻通知停止劳动,迅速收拾现场。检查队伍撤离,劳动依然进行。

    其三,身体受到暴力伤害,人权得不到保障。

    二大队的种地的人劳动工具就是人力手推车,铁锹等最原始工具,种地时用,几人一起拉很重的石头滚子平整场地,象牲畜一样干。

    其四,警察素质低,随意打骂虐待被关押人员,执法犯法。

    被关押人员一有不顺或所谓的“违纪”,张口骂街,伸手便打,甚至抽出随身携带的警棍或电棍对被关押人员施暴。有的警察向全体人员的面训话时就讲:“到这里,是虎你得卧着,是龙你得盘着,是鹰你得蜷着。”

    劳教所平时就是劳动,把廉价的劳动力发挥到极致。警察经常使用被关押人员为自己服务,有的警察叫被关押人员按摩、捏脚、做饭、洗衣服、洗车,把被关押人员当奴仆对待是平常事。

    其五:伙食差。

    中共邪党规定每个人有很低的定量标准。即使这样标准一再被克扣。劳教所里有一个名词叫“水上漂”很能形容劳教所的菜的品质,记得有一次一个初次犯问号长,什么叫水上漂,那个号长诡秘的笑了一下,到劳教所你们就知道了,这是当时流传的一个笑话,事实也是那样,人们每天吃的菜里没有油,都是清一色的水煮白菜,水煮汗萝卜,清水煮冬瓜,清水煮茄子,被关押人员中有一句顺口溜“起的比鸡早、吃的比猪差、干的比驴多”,可见劳教所的黑暗程度。

    该单位恶人:
    何军王世渊刘忠林劳教中的恶棍杨志秋杜颖欣郎涛张局长李良恶警唐建国常指导许鹏佟秀和(董秀和)于涛魏××王馗刘志增张鹏张瑞祥孟昭升李华吴国亮李文洪(李文红)郑俊红(郑俊宏/郑俊洪)吴明星徐少华律秀岩宋秀锋靳姓恶警辛忠君林义韩全喜董秀和石光(师光)孙凯张俊强王仕明王政(王震)和文陈学宇陈源魏巍郭凤治付振侍程立伟甄润仲刘承杰郑学斌王飚田忠昱李纲张洪路李斌(李斌斌)时书泽李国立任伟李广生杨俊远姚来春李华经常建平郑金东范志刚杨志羊王立芳路林王俊杰岳雷李金鹏魏军田忠星杨某元张文丁昆(丁坤)

    受害人:
    刘平徐小龙(徐晓龙)楚继东赵顺来张铁柱 赵大法弟子冯大法弟子天津大法弟子梁松程西武李学红李光远(李广远)付宝成李文彬王俊江李建军刘建国周向阳段凯阳(段凯扬)郭建中王建会丘刚郝六顺孙元龙刘宝林刘新远王俊跃王哲王亚俊胡得计黄礼乔马健张祥骏刘子榕康生春贾志明张金钟(张金忠)王玉明杨晓平张江浩杜英光孙兆芳胡配友胡德新常洪树王杰唐学春佟德山陈瑞徐万发宋洪涛刘鹏于文治张文胜宋宜友伊刚常天祥陈世和李凤坤陈学明杨义卢宝义扬连庄任巨刚马德轩刘连坤(刘连昆)李文起李文明李文刚刘金铎杨洪(宏)徐小龙颜景波满春桥张金忠刘琼孙建跃(建洋)石克增张国庆王喆袁守春李万兵陈宝亮唐坚李良樊建明杨建桩吴连印历程(化名)张宝柱扬(杨)江山孟祥金孙克印梁丰(梁峰)李长坤刘月洲蒋卫平马春杰陈家义张伟刘宝岭李少臣张开禹李希良宋连群王宝成杨涛马洪志高树堂韩英扬志强蔡立荣吴建中赵坡李振军许志强唐强沈振棋杜万敏张金永黄志强杨玉锁李石头何军曲(屈)登鹏陈学智栾瑞强史富华周向阳吴建忠(吴建中)孟杰(孟捷)董万山肖树青李源勇韩英朱刚王泽恩谢国徽穆祥来周贺魏玉文刘爱兵李宝刚王海宾王立永(王利永)张利民李家中李志强蔡金明孙兆芳孙宝峰郁文远刘玉龙张兆辉刘桂山时秀亮张学志陈宝发李治水李连山天津大法弟子周振才天津大法弟子李秀忠王秋丰刘钟林王世渊楚旭东张铁桂黄敏宋之山何金友邹春林李忠文李起文岳中生郝银高景义孙建富李海岗徐小龙

    迫害导致:
    迫害致死;

    迫害类型:
    剥夺睡眠毒打/殴打电刑罚站逼迫放弃信仰不准动军训高强度超负荷劳动唆使、鼓励、纵容其它人迫害、折磨大法弟子禁止学员相互说话关押期间,剥夺大法弟子基本生活条件不准上厕所摧残性灌食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遭六年冤狱-天津市李源勇再次被枉判八年
    夫妻遭非法劳教、判刑-天津蓟县郝银控告元凶江泽民
    再揭天津双口劳教所的暴力和奴工迫害
    天津双口劳教所-非人奴役加酷刑
    天津市双口劳教所的奴役和暴虐
    天津市宁河县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案例
    天津双口劳教所早期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新闻主持人和妻子多年遭受的迫害
    津市双口劳教所残忍折磨黄礼乔
    215490.html#091231233528
    中国民航大学副教授岳中生被非法劳教、开除
    见证天津双口劳教所所长恶警折磨大法弟子的暴行
    黄敏自述被关劳教所五年七个月的惨痛遭遇
    天津市双口劳教所恶警惨无人道的行径
    天津市双口劳教所的罪恶
    天津双口劳教所大镐把“过轮”入所
    忆天津大法弟子唐坚
    天津市双口劳教所恶警的凶残和贪婪
    天津大法弟子在迫害中坚强不屈的故事
    天津工程师徐晓龙遭五年冤狱后又被非法劳教
    唐坚生前在天津市双口劳教所五大队遭受的折磨
    唐坚生前遭天津市双口劳教所迫害的更多事实
    天津双口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实
    优秀教师唐坚近日于双口劳教所被虐杀
    逼喝尿、灌带痰食物 双口劳教所折磨大法弟子致疯致残
    天津市各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
    天津双口劳教所恶警用15万伏电棍电击老年法轮功学员
    天津市双口劳教所的奴役和酷刑:脓水染在生产的筷子上、屋子里弥漫着电焦糊的气味
    天津市北辰区双口劳教所折磨虐杀大法弟子的事实
    天津市双口劳教所恶警唆使犯人将大法弟子陈宝亮毒打致死
    天津市双口劳教所恶警把大法弟子电得皮开肉绽并往灌食盆中吐痰
    天津市北辰区双口劳教所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联系:
    双口劳教所位于天津市北辰区引河桥西八公里处。

    更新日期: 2018年6月16日 18:09: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