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恶人榜 > 恶人单位列表

    呼和浩特市女子劳教所(内蒙古女子劳教所)


    1)讲台中心领奖者为原呼所一大队大队长冯黎,二零零八年三月十七日已遭恶报死亡
    2)坐后台右边的是呼所副所长:王殿云
    3)坐后台中间的是呼所所长、党委书记:孙锦琰
    4)坐后台左边的是呼所政委:穆建峰


    呼和浩特女子劳教所党委书记、所长:孙锦琰

    简介:
    呼和浩特市女子劳教所(内蒙古女子劳教所)
    ,公检法,市级。内蒙古呼和浩特女子劳教所里现在还有很多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大多都是从北京转去的。2009年11月从北京又转到呼和浩特女子劳教所15名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在呼和浩特女子劳教所内遭受着邪恶的残酷迫害。

    在呼和浩特女子劳教所那个黑窝里,恶警在每个法轮功学员的身边都安排有许多吸毒犯看管,不许法轮功学员与任何人接触,做任何事都受到限制,邪恶经常集中法轮功学员看诽谤大法污蔑师父的光盘,逼迫法轮功学员唱邪党歌,如果谁不唱邪党歌曲,不背劳教所的“部令”恶警就会叫所有劳教人员罚站,不管冬天、夏天,不管饭前、饭后。而且邪悟者还会找你“谈话”,一听出你的思想不符合他们的,就会重新强制转化,甚至重写“三书”(放弃信仰的悔过书等)。

    呼和浩特女子劳教所共有三个大队,二大队几乎全部是所谓“转化”的,一大队和三大队经常有的法轮功学员喊“法轮大法好”,他们不唱邪党歌曲,抵制邪恶,经常遭到毒打、关禁闭、电击,由于他们抵制劳教所劳动,还绝食抗议,恶警就把他们逐渐调到二大队彻底转化,达到邪恶的迫害的目的。

    在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被强迫加班加点,为劳教所创造价值,每天要做奴役十几个小时,晚饭后还要打扫卫生,唱歌,学习,法轮功学员直至被迫害的腿拐、腿瘸、身体致残。劳教所里强迫法轮功学员买劳教服,240元两套,到走时还要要回去,也不给任何收据。

    由于内蒙古劳教局坐落于呼市,因此恶徒对呼市女子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始终处于高压态势,部署系统而周密、手段之残忍卑鄙旷古绝今。例如对已经怀孕几个月的大法弟子用高压电棍长时间电击并用吊铐吊起,有的大法弟子阴部被恶徒踢的溃烂,对绝食的大法弟子为了灌食方便嘴里带上铁嚼子连续多日,对大法弟子整日整夜的吊铐等等。在2001年年末由劳教局精心组织的一次污蔑法轮功大会上,几十个干警手持电棍在会场巡逻,在就座于主席台上的包括劳教局的领导在内的一干人的眼皮下面,多名大法弟子被当场嘴堵毛巾,摁倒在地强行拖到外面的厨房疯狂殴打,电棍电击,而污蔑大会依旧照开不误。

    2001年5月份开始,在呼和浩特女子劳教所进行办洗脑学习班,看诽谤大法的录像带,对大法弟子实行高压手段进行迫害,有时吃饭也不让坐,不让睡觉,有时让睡2~3小时,还把不屈服的大法学员吊起来,双手从背后吊在很高的地方,只能脚尖沾地。

    春节过后,新一轮的迫害又加剧了,她们秘密开会研究对大法弟子实行更残酷的迫害,如不屈服,就可拳打脚踢,以致用电刑。

    呼市女所每天的劳动时间是15个小时以上,如果加班就是17、18个小时,中午经常不休息,早、午、晚吃饭只是10分钟。如果有亲属看望每人接见费5元,解教时一张单子就是10元。

    呼和浩特市女子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手段残忍。
    * 首先是“体罚”
    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进到劳教所,无论年纪大小,关禁闭、罚站、禁止上厕所,不许洗涮,不许睡觉。有时罚站要持续多少天,逼迫“转化”、写“三书”。法轮功学员长时间罚站,腿肿得很粗,脚肿得连鞋子都穿不上。

    * 接着是“酷刑”
    如果体罚不奏效的话,恶警就利用吸毒犯人,日夜不停的折磨大法弟子,把人带上背铐,吊起来脚不着地,他们把这种刑法叫做“坐飞机”。有时,4天多不允许大法弟子吃饭,还美其名曰“考验”。有时候用电棍电,有时候用冷水泡过的三角皮带,狠抽在大法弟子身上,以至打得背上青一条紫一条,没有一处好地方。

    白天他们强迫大法弟子成为他们赚钱的工具,晚上空闲下来就开始折磨不“转化”的大法弟子。铐在门上不让休息,甚至还让50多岁的大法弟子跪在拖布杆子上,一跪就是十几个小时,到最后拖布杆子都抠到肉里去了。夏天,他们把大法弟子撵到操场上“喂蚊子”;冬天,他们把大法弟子撵到操场上“冻不动”,手铐和手最后都粘连在一起了。就这样,狱警天天用酷刑折磨着大法弟子。

    内蒙古呼和浩特女子劳教所恶警与恶人:

    一大队的队长有:孔桂花(大队长 )、张思琴(主管法轮功)、刘队长、王队长、郎队长、朱队长、梁队长、包队长,后王队长调走又来了贾队长。张中抒、黄旭红、魏选民、阮义义、孔桂花、张宏、郭香芝、侯建军、张恩琴、彭玉梅、陈敏、冯黎、常红。冉灵雪、肖广生、武兢、田纪辉、李秀梅、郭翠英等。刘霞、王阁霞、温玉兰、郝果香、王慧兰、李贺茹、魏政委

    呼市劳教所规定没有三百人,就达不到标准,所以从北京调遣处买人。呼市女子劳教所里已经没几个法轮功学员了,邪恶之徒们自北京调遣处“买”30个人(其中6位是法轮功学员),每位法轮功学员要价800元,2008年1月24日从包头又转过来3个(3个队各1名)。

    呼和浩特女子劳教所位于呼和浩特郊区,劳教所院内虚设一些娱乐、洗浴设施,仅供上级参观所用。实际上在押人员只能拥挤在洗漱间里,用冷水洗澡,寒冬腊月也只有冷水。所谓的操场,也只是为狱卒体育锻炼所用,有时利用迫害法轮功学员,威逼他们在操场上跑几十圈。活动室也不是为了娱乐,而是奴工场所,迫使劳教人员加班加点完成劳教队超额的工作量。列队吃饭,表面许诺吃饱为止,实际只允许吃五分钟,没人能吃饱,有人因不堪饥饿而私藏一个馒头,一经发现就要被处罚罚站、加分,意味着延长刑期。劳教所设立有超市,物价高于市场三倍。

    内蒙古呼和浩特女子劳教所经常变换手法迫害六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宋彩屏。二零零八年五月四日中午,恶警指使人在宋彩屏的菜碗里放上毒药。当她把菜放到嘴里,说不出是什么味,就赶紧吐出来,吐出的是杏黄色的东西。她把吐出来的东西扔到窗台外,毒死了好多苍蝇。她把大个苍蝇捡了二、三十个,几经周折,反映到小黑河检察院,让他们看到毒死的苍蝇。然而,事后劳教所没有对投毒者作任何处理。检察院也不了了之。

    内蒙古呼和浩特劳教对大法弟子野蛮迫害, 包括太阳下暴晒、奴役劳动、长期站立、殴打,和生活上虐待等。
    一.暴晒
    二.超期、超负荷奴役劳动
    劳教所为了榨取利润,强迫大法弟子从早7:00到晚8:00干10多个小时的奴工,其间中午有一个小时休息和20分钟吃饭。恶警强迫扒胶条,就是把大约一尺长,1.2寸宽的塑料板上正反两面的双面胶条扒干净为合格。一桶装上百根塑料板,每人每天定额8桶。做完之后,由汽车运往电力场。完不成定额,队长随意给加期,没有任何手续。因为干活很累,90%的人手肿、骨头变形。有的大法弟子被迫害的出现心脏病、高血压的症状:高压190、200,根本就干不了活。队长就叫最坏的吸毒人员单独看管干不了活的学员,而且可以随便打骂。长期干不了活的大法弟子有的被加期几个月。

    三.长期站立
    在日常生活中大法弟子只要说一句公道话都会招致各种迫害,有时被关水房罚站,被几个吸毒人员暴打、有时被绑在床架子上只有脚尖着地,脚肿得都穿不上鞋,而队长却说是她自己脚得了病。

    有的大法学员因为做了一个炼功动作,就被罚站10多天,白天干活,晚上在筒道里罚站。有的学员因为说大法好,就被押到库房罚站,一站几十天,白天黑夜两个吸毒的包夹看着不许坐、不许睡,大法学员稍有困意,吸毒的包夹就把手伸到学员的裤裆里狠劲拧,非常坏。
    因为长期罚站大法学员的脚也肿了、腿也肿了,可那里的队长黄某却说太轻了,不够劲,还没有把她打得写“保证书”呢。有一次在洗碗间,恶警队长唆使几个普犯殴打一名叫余江萍的大法弟子。这位大法弟子被打得胸部、腰部、和胳臂剧烈疼痛,而且整条胳臂都青肿了,就是这样恶警还强迫她干活,而且叫嚣说一天不干活加期一天。

    四.暴打
    大法弟子因为坚持不放弃信仰,被恶警指使包夹人员关在一个没人的屋子暴打,然后趁学员没有力气或神志不清的时候,给大法弟子灌一种不知名的药。有些学员在被灌药以后,精神上出现了不正常的表现。

    五.生活上虐待
    在劳教所大法学员吃的是黄红色的硬梆梆的馒头(碱大),菜是长了芽的土豆做的,有时早上给喝一碗过了期的奶粉冲的稀汤,很多在押人员时常闹肚子。劳教所的恶警队长还时常在吃饭时间刁难大法学员,因为拿筷子、搬凳子声音大了,不允许大法学员坐着吃。因为饭前唱歌不齐,就用各种方式体罚大法学员,有时到了饭厅拖拉了40多分钟,还没吃上这顿饭。因为长期伙食不好,又被劳教所当牛当马的使唤干活,很多大法弟子还有一些普犯经常是走走的就晕倒了,掐人中才能醒过来。有的大法弟子喊:“法轮大法好”就被拉走关禁闭,遭毒打,向劳教所的管理层反映情况也没人搭理。队长袁某曾蛮横地说:这里就是黑窝,怎么着!

    因为很多大法学员陆续的向恶警直接交了严正声明,声明之前放弃修炼的“保证书”作废,并且拒绝奴役劳动,使得劳教所的恶警惊恐万分。他们现在把交了声明的学员都单独关押,酷刑折磨这些学员,逼迫她们放弃真、善、忍的信仰,并强制她们单独干活,直到出所。我知道有几个大法弟子从去年10月起,就在绝食反迫害,同时遭受劳教所恶警和包夹的野蛮灌食。

    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警有:王东云、武京、刘彦、王秀兰、钟志荣、彭玉梅、李秀梅、刘慧君、路俊卿、管理科袁科长(女);肖科长 (男)、张中抒、黄旭红、魏选民、阮义义、孔桂花、张宏、郭香芝、侯建军、张恩琴、陈敏、冯黎、常红、 冉灵雪、肖广生、武兢、田纪辉、郭翠英、阮蒙琴、阮玲雪、万建华。

    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吸毒人员有:袁娜娜、卢丹、高玉梅、樊纪英、陈淑华。

    内蒙古呼和浩特女子劳教所共有111名左右警务人员,所长孙锦琰,经610培训部份人员后,成为一个迫害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的黑窝。

    近年来从北京调遣处劳教所买来的(价格300元、400元、800元每人不等),收容劳教人员三百多人,分为三个大队。按各队对待法轮功人员的态度特点归纳为;一队狠,二队邪,三队狂。

    2009年因为二队被所里认为针对法轮功人员转化效果好,管理状态稳的队,最终决定将二队转型为法轮功队,一队成为强戒队,三队成为杂烩队【2009年吸毒人员已不再劳教而改为强制戒毒】,这样一队和三队的法轮功七、八月份陆续调到二队,二队不炼法轮功的部份调到三队,最后一队和三队也剩了为数很少的几名不放弃信仰和不好管的法轮功人员。

    在最疯狂的日子里,库房的顶部是镶有吊环的,或吊或打或把人用铐铐在窗户外面的铁防护栏上,成天成宿电击阴部,所以从那以后有人跳楼、跳水、有人疯了,多次对多名法轮功学员在饭菜里下不明药物,为了应付上面检查,篡改法轮功学员的年龄。

    二零一零年二月三日,法轮功学员集体被罚站半小时,三月二日下午,天刚下过雪,天气很冷,恶警让刘燕、严梅青、安苹在雪地里罚站二十分钟,法轮功学员董世荣已六十三岁高龄,喊了法轮大法好,被关禁闭折磨了四天四夜,恶警袁孟芹、单娜打她耳光、掐她脖子,逼迫她写检查。

    三人“帮教”是呼所针对法轮功学员迫害中的一种邪恶体制,一般一名法轮功学员配二名普教,加上法轮功学员本人就组成了所谓的“三人帮教”组,实质就是监控。通常是由吸毒和其它类型的劳教人员做法轮功学员的“帮教”,无论是站队、干活、就餐、开会、学习,任何环境法轮功学员都被要求必须和自己的“帮教”在一起,目的是不让法轮功学员之间接触互相说话,所以她经常会被从站好的队列里拉出来,因为她左右可能有一个别的法轮功学员,他们不能站在一起,更不能坐在一起。

    “帮教”的另一作用是连带责任,如果法轮功学员违背了所谓的所规队纪,“帮教”就要受牵连扣罚分,目的是让“帮教”仇视你,更严格地管束你。法轮功学员一动笔,“帮教”就会来看你写什么,“帮教”就来抢,吴不给,争抢中信就被撕成了碎片。还常借安检为名把法轮功学员的个人物品翻得狼藉一片,为了找到法轮功师父的经文,那真是废纸如宝,涂鸦细看,搜身那也是常有的。所以在这样的劳教所谈什么“和谐文明”呢?基本的人权都没有,人与人之间原本友善和睦的关系都被那些邪恶的规定扭曲变异了。

    现在(二零一零年一月十八日)呼和浩特女子劳教所里还非法关押着100多名法轮功学员。
    恶警名单:主管迫害法轮功 郭香芝(所长) 袁蒙芹(科长)
    一大队:路俊卿  二大队:刘闫  三大队:黄旭江
    (恶警)陈霞  常虹  闫送清  王冬云  朱晓霞  贾晓玲

    二零一一年十月十日,内蒙古赤峰市翁牛特旗法轮功学员李荣兰在赤峰市租住处,被翁牛特旗恶警绑架,后李荣兰被恶警秘密劫持到呼和浩特市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二年。

    内蒙古女子劳教所所长刘娟、副所长肖杰、王殿云即使本以是变相折磨法轮功学员的强劳规定“每日劳动不得超出六小时”他们还嫌不够,改为八小时,甚至更长,导致所有法轮功学员疲惫不堪,诉求驻检办的信件却得不到任何回应,使得驻检形同虚设。

    整个女所上上下下风气败坏,副所长肖杰经常使唤劳教人员给她按摩,干私活,二大队队长武晶教唆、宠信她栽培的打手张玲茹、段利辉。段利辉甚至宣称:“不打不骂不这么做,上边也不让!”

    该单位恶人:
    郭香枝(香芝)孔桂花(桂华)张思琴(张思芹)袁××张宏陈霞万××王阁霞温玉兰郝果香王慧兰李贺茹王香芝王东云(王冬云)武晶(武京)(乌晶)王秀兰张中苏(张中抒)黄旭红魏选民阮义义侯建军张恩琴(恩勤)彭玉梅陈敏冯黎常红冉灵雪肖广生田纪辉李秀梅郭翠英刘琰(刘岩/刘彦)王旭杨永清钟志荣刘慧君陆俊卿(路俊卿)劉岩黃旭紅袁蒙琴卢丹张凤霞袁娜娜常虹杨静王红霞包华英高玉梅徐美霞樊俊英杨小花刘彦(刘焱)阮蒙琴阮玲雪万建华樊纪英陈淑华杨保原包文君夏春玲尹莉萍杨丽萍李孬鸟夏聪伶金鑫赵丽张青雪肖广池(音)崔敏彭丽梅孙晓芳单娜李琴于双枝池艳霞陈梅花庞俊峰孙锦琰王立群刘彦霜李惠敏李英杰李欣张玲茹段利辉刘娟肖杰王殿云马夏斌李丹王敬芬何云武智慧夏沌玲李慧彭秀梅李芳刘小红蒋子艳贾志芬

    受害人:
    李素亚秦克静段松萍任君艳卢红伟(卢洪伟)孟庆龙辛玉琴郭俊秀吴艳兰宋小花(晓华)(晓花)贾桂心(贾桂新)王蕾李树亚(淑亚)(淑娅)赵红芝雷秀华王道荣翟翠霞孙丽凤李淑杰(树杰)唐丽文陈淑丽秦凤珍马祥梅于秀华王桂红张爱民谭丽云王秀芳于生莲萨如拉康兆文赵桂荣王玉萍刘淑芹丁秀萍郭金莲朱淑芹杨翠玲李晔董志芳丁秀荣孙海智张玉花韩秀兰李素雅杨淑敏张自如杜再丽武秀珍王桂兰杨美玲李翠芝赵秀花张秀霞(张秀侠)范玉辉陈秋莲张学庆李旭东于淑艳边爱娜郭俊学李胜军(李圣君)李玉芬李玉芬杨君梅李翠祥陈娇龙张凤霞宋彩屏(宋彩萍)闫秀荣赵平康素华李淑云周晓波余江萍张晓董士荣杨桂芳丛全英董玉芝丁秀珍刘树萍宁秀芹朱俊英李颖王秀波王俊华公英毕永霞马秀芹(马秀琴)朱晓英李荣兰胡淑华杨锦丽范晓丽于海燕刘振宇石秀杰王磊邵玉芝内蒙大法弟子石秀云肖红王伟华李长莲唐素芬包头大法弟子李凤琴边安娜贾海英(海鹰)王晓燕郝景霞肖丽娟魏凤敏徐小敏席照文张晓孙桂芝周丽英陈春花朱俊英周桂英赵燕余宝琴赵淑兰刘凤霞柳燕潘丽张慧梅刘艳华丛培兰王江冰(王江滨)卢占平王霞(王夏)段玉珍刘晓欣徐美青孙宏国张素珍要会珍胡素华王桂梅涂晓敏(屠小敏)孟呼伦吴秀花刘桂华孟庆珍田铁花郭俊芳王旗杜玉清王淑贤杨丽萍肖广兰李春霞苏娜左艳(左燕)柳艳刘玉兰杜秀琴梁丽芬康冬青赵燕(作燕)李桂云赵桂莲涂晓敏孟兰玉何亚贤王霞谢燕敏吴占华王艳辉常玉芹王俊华苗仁英高坤荣郭晶鑫常凤珍

    迫害类型:
    非法罚款剥夺睡眠洗脑/送洗脑班高强度超负荷劳动加期(延期)/超期关押毒打/殴打电刑长时间吊拷不准坐吊背铐唆使、鼓励、纵容其它人迫害、折磨大法弟子喂小咬冷冻/灌凉水/凉水澡/浸水罚站逼迫放弃信仰强行施药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被酷刑迫害-丈夫离世-内蒙古通辽谭丽云控告元凶
    两次遭非法劳教-内蒙古卢洪伟控告江泽民
    内蒙古鄂伦春孙丽凤连续遭冤狱迫害
    呼和浩特劳教所恶行-暴打、针扎、灌浓盐水
    内蒙古兴安盟阿尔山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案例
    中共对法轮功学员药物迫害综述-2-
    内蒙古女子劳教所二大队折磨法轮功学员
    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2年6月14日发表)
    母亲被迫害致死-内蒙赤峰白吉达被恶警绑架
    内蒙呼市女子劳教所和第一女子监狱暴行
    我在呼和浩特女子劳教所的遭遇和见闻
    河北故城县杨桂芳母女同遭劳教迫害
    呼和浩特女子劳教所对涂晓敏的迫害
    221678.html#1041901129
    内蒙古呼和浩特女子劳教所迫害事实
    年轻女孩张晓自学法轮功 遭劳教摧残
    内蒙古女子劳教所非法关押着许多北京转去的法轮功学员
    见证呼和浩特劳教所对大法弟子野蛮迫害
    内蒙古李胜军两次遭非法劳教
    呼和浩特女子劳教所迫害纪实
    内蒙古女子劳教所加重迫害大法弟子
    关注从北京被转押到内蒙古的大法弟子近况
    各劳教所/看守所/监狱/派出所/六一零恶人录(10/29/08)
    北京大法弟子在内蒙古女子劳教所遭受迫害
    172216.html#2008-2
    内蒙古劳教局迫害大法弟子的罪行
    内蒙70岁张锦含冤离世,儿子儿媳仍在劳教所遭迫害
    呼和浩特劳教所的罪行
    呼市女子劳教所残忍酷刑 大法学员张玉花被逼疯
    呼和浩特市女子劳教所的罪恶
    呼和浩特市女子劳教所恶警恶行
    一个吸毒者的重生
    呼和浩特女子劳教所的恶行
    内蒙古鄂伦春自治旗多名大法弟子被恶警绑架

    联系:
    呼和浩特女子劳教所(内蒙女子劳教所),电话0471-33922681
    呼和浩特女子劳教所一大队0471-33392682


    更新日期: 2016年5月3日 22:11: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