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恶人榜 > 恶人单位列表

    重庆市女子劳教所


    重慶市沙堡女子勞教所


    重慶市檢察院第一分院

    简介:
    重庆市女子劳教所
    ,公检法,市级。大陆法轮功学员曾在重庆女子劳教所遭受了非人的迫害,被毒打、被禁止上厕所、被长时间罚站军姿、军蹲等。

    当时,迫害法轮功学员最凶狠的恶警是女子劳教所四大队的队长陶心,和受其指使的所谓「包夹」人员林娣容、肖体慧、李小敏、罗政兰等人。劳教所用一般人根本想象不出的残忍方式迫害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美名其曰「教育、感化」。我以亲身经历来揭露女子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幕。

    劳教所以摧毁法轮功学员的意志和正念、使其放弃修炼为目的,为最大限度向法轮功学员施加肉体和精神的痛苦和压力,劳教所在吸毒、卖淫等劳教人员中选择和培养了几十名所谓的「包夹」,作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工具和打手。这些「包夹」被劳教所灌输了大量的攻击法轮大法的恶毒诽谤宣传(劳教所甚至要求她们达到熟练背诵、「笔试」过关)。她们中许多人分不清是非善恶,在迫害法轮功学员中做了太多坏事。劳教所就是利用受谎言毒害的世人残酷迫害信仰真、善、忍的无辜百姓。

    从我一进劳教所大门开始,便是苦难的开端。不要说人身自由、信仰自由,就连人最起码的尊严、生命安全都被强行剥夺了。

    我每天被非法单独关在一间舍房里,有五、六个「包夹」对我实施全天24小时严密监控。劳教所命令「包夹」随时随地都要监视法轮功学员,她们离法轮功学员随时都不得超过「一条手臂的距离」,无论是站、坐、吃饭、洗漱还是上厕所都必须经「包夹」同意,甚至连自己转一下头都不允许。一般人想象不到那种滋味,比「文革」的整人方式都更甚一筹,根本不把人当人看。她们经常把我拖到墙角拳打脚踢,并用力扯头发,导致我头皮充血,头发大量脱落,全身到处淤青。由于经常挨打,伤根本好不了。这些体罚手段都是劳教所授意「包夹」们干的,越凶狠的「包夹」越受其赏识,甚至减刑。

    站军姿、做军蹲是军训方式,而劳教所把它演变成了一种无限加码的体罚。站军姿,多则强行站几个小时不准休息,甚至从早站到晚,直到人全身僵硬、手脚浮肿、走路都困难。「包夹」为增加法轮功学员的痛苦,常趁其不备从身后猛踢其膝关节,或用力拉其手掌,「检测」其是否随时用力全身夹紧了,如果没夹紧又要加重体罚。要保持从早到晚时时都用力夹紧全身是相当痛苦的,我有时感到呼吸都困难了,她们还不肯罢休。又如做军蹲,多则强行连续蹲半个小时、一小时、半天,甚至不准换脚,恶毒的「包夹」竟戏称为「金鸡独立」。

    因为军蹲是将全身重量压在后脚跟上,所以长时间不换脚也是很残忍的,脚先是麻木,然后是钻心痛,最后整条腿就像要废了,连站都站不起来了。另外,还有甚么抱头做下蹲、用脚踢手掌、用衣架打手、脱掉鞋子踩脚掌等,都是非常恶毒的折磨方式。有位老年法轮功学员曾被一天之内罚做1200个下蹲,差点累死过去。

    还有一种最恶毒的迫害方式,不准法轮功学员上厕所。有的法轮功学员被强行一天、甚至几天都不能上厕所!这些「包夹」的行为已经恶毒的超出人的底线,完全是恶魔行为。

    劳教所的体罚手段,是与其对法轮功学员的精神洗脑、乃至对其信仰的歪曲、对尊严和良知的践踏相结合的。比如,劳教所强迫法轮功学员每天写一篇所谓的「思想汇报」,强迫人接受对法轮功的污蔑诽谤,否则不准睡觉,甚至加重体罚。有位法轮功学员不愿写歪曲事实的谎言,身边的「包夹」冲着她头就是一脚,踢出去老远。还有一位法轮功学员在迫害中决不向邪恶妥协,被强行非法关押在禁闭室整整长达一年多,被「包夹」残酷折磨,晚上就睡在一块地上的小木板上。

    古话讲,人在做,天在看。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坏事做绝的「包夹」人员李小敏,走出劳教所十几天就因吸毒过量死亡,肖体慧走出劳教所不到一个月就车祸重伤住院,罗政兰的一只眼睛几乎失明,恶警陶心年纪轻轻就一身病,身体三天没有两天好,常常走路都晕倒。
    现在全世界的正义善良人士都在反对中共迫害法轮功,对法轮功学员的劳教迫害也取消了,但在中共的监狱、看守所等地还有许多法轮功学员遭受着迫害。希望更多世人早日明白真相,早日彻底结束这场长达十几年的对善良群体的迫害!

    ***********

    二零一三年,重庆市女子劳教所已将“强制隔离戒毒所”的牌子换挂在大门上。

    重庆市女子劳教所改名成强制隔离戒毒所后,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一点都没减少,每天强迫法轮功学员读、看、听中共对法轮功进行诬蔑的谎言资料,逼写所谓“心得体会”,实际上就是按照狱警规定的格式、规定的语言抄,骂这骂哪,十分恶毒。恶警还用逼看黄色光盘、录音录像等下流手法给法轮功学员洗脑。狱警叫嚣:不“转化”,期满也不能解教,再转到别的地方去。江北区法轮功学员杨春元就被转到洗脑班迫害。她因拒绝 “转化”,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二日在非法劳教期满日,被警察直接带到望乡台洗脑班迫害。

    重庆市女子劳教所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原址在重庆市茅家山,为躲避国际人权组织的追查,便迁移到重庆市石马河。通过粉饰打扮和化妆,已把迫害法轮功的四大队乔装为育新(心)学校。(已传达到人,还未正式挂牌)从此这里撤走有形的酷刑刑具,每人都要像学生那样整理内务,打扫环境卫生,参观的人来人往,一时成了全国的“先进单位”,硬要把一座地狱装扮成“可爱的天堂”。

    重庆市女劳教所,是对重庆地区被非法劳教的女法轮功学员强行“洗脑”的集中营,是在2000年底专门为迫害法轮功学员而建立的。几年来调来了大量的劳教警察,甚至从重庆西山坪男劳教所调来一批的男警,经过筛选,留下了一批迫害上很卖力的,如王冬燕、胡小燕、陈雁雁、艾小容、苏璨(音)、罗川梅等,她们在如何制造更紧张的高压空气;如何尽量消磨人的意志;如何制造各种假象;利用各种虚假的恶意的宣传扰乱人的是非判断等等方面有大量的手段与方式。

    这个“学校”非法关押一百多名法轮功学员。这里的管教、牢头(恶警),简直失去了人性,她们不用刑具,改为更恶毒的手段残酷迫害大法弟子。集所有手段,采用各种手法在精神上摧残,在精神上24小时内没有松弛时间,昼夜都处于精神高度紧张状态,使人慢慢变成一具僵尸,机械的跟着包夹、牢头转。

    首先,对到这里来的大法弟子,牢头每人派两名经过培训的包夹(同性恋或吸毒犯)进行所谓整训。(整训成效和包夹的减刑或延刑挂钩)由包夹实施迫害。就体罚,几十种之多,诸如面对墙壁罚站,不准吃饭,不准睡觉,军蹲、虎卧、站军姿、老牛拉车、跑步、走鸭步、喝潲水等等。说是整训,实是整人,就要在这个“整训”期间把人变成鬼。

    这里不存在你做的好与不好,实质就是他们迫害大法弟子的一个程序,要在这个阶段从精神上摧毁大法弟子的意志。同时,在吃的饭菜里加上一些不明药物,吃后让大法弟子昏昏沉沉,理智不清,神魂颠倒,抹去对大法的记忆,从而失去正念,原本背熟了的《洪吟》、经文、大法再也想不起来了。这时,牢头、管教、包夹开始对大法弟子强行洗脑,学文件,看电视,背牢规,关小号,灌输邪党一整套的歪理邪说。

    在此期间不与外人接触,几天几夜不许合眼、睡觉,包夹把拿去的衣物当着大法弟子的面用剪子一下一下的慢慢给剪成条块,然后再叫大法弟子拿钱买。包夹还得意洋洋的说:“你看我们多自由,在车间可以说话,吃东西,还可以同性恋,在外面日嫖夜赌,打杀抢样样都来,队长还说我们是最有灵性的,看的起的才被选出来管你们,哪个叫你去炼那个功呢?”整训十天半月下来,使人完全变成不是人样了,有句歌谣:“到了石马河,美女变砣砣,是人难得活。”

    江津一大法弟子,两脚掌被体罚军蹲,烂成洞了还得继续蹲。铜梁一大法弟子(34岁)刚来两天,被包夹林发兰、陈容、彭宗秀等人迫害后,第二天就说不出话了,起不来床了。

    还有一大法弟子被刘承岭等几个包夹拉到坝子中间,在光天化日之下,迫害昏死两个多小时,醒来后,她又盘腿打坐,喊“法轮大法好”,又被包夹用带子绑住脚,用封面胶封住嘴,不停的狠狠拉扯她的头发。那位大法弟子不配合邪恶,不“学习”、不“转化”,直到现在还在遭受残酷迫害。

    整训不合格的长期在这里关小间受迫害,整训结束的到车间参加劳动。说是整训结束,实际是邪恶迫害大法弟子进入第二个阶段,让你一边为她们创造经济价值,一边继续迫害。就以包糖果车间为例。在这里的大法弟子仍有两个包夹监管,昼夜不离。

    按年龄大小,每人每小时包糖果6.5─9.5斤,年轻点的一天要包120余斤,年老的也要包近80斤,完不成的数量,每天累计起来作为加刑期的数据,一天要做十二个小时,完不成任务自己自觉延长时间,时常是包到深夜2─4点。还没睡着,天又亮了,早七点又该起床了。这里睡觉有个规定,不能面朝里,必须面朝外,对头监管、包夹,其它睡觉的姿势都不行,怕你发正念或背经文和大法。

    在这里,不顺管教的意,不如包夹的意,就遭受体罚。一体罚就是几个小时,但不减包糖任务。说话不行,怕传递信息,看人一眼也不行,怕在传递信号,这都要遭体罚。被关押在这里的人,最不愿家人来探监,因探监结束后,管教和包夹要搜身。全身扒光成□体,把衣物全拿去检验,一检验就是几小时。

    要是在冬天那就惨了,冻个半死不可。这里的人“学习”洗脑紧张,生产任务繁重,生活又差,管制又严,一个个被迫害得骨瘦如柴,不知他们还能撑多久。

    重庆女子劳教所位于重庆市江北区沙堡,是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窝。主管重庆女子劳教所的单位为重庆市检察院第一分院。

    凡被重庆女子劳教所关押的大法弟子,都被集中关押在四大队,每天二十四小时遭受所谓的“包夹”(即吸毒犯人员)监控,强迫站军姿、军蹲,被“包夹”犯人随意辱骂殴打,一个多星期才准洗一次澡。每天被强迫写思想汇报,强制洗脑,由四、五个帮教强行灌输邪悟理论,强迫看诽谤大法的书。

    重庆女子劳教所对“包夹”的监管也很严,如果“包夹”离被监视的大法弟子过远,没有达到劳教所要求,劳教所会以减少“包夹”与家属的见面次数作为惩罚。

    对拒绝所谓“转化”的法轮功学员,恶警不准给家人打电话,每天罚站,从早上六点三十分起床,七点开始站,除了吃饭十几分钟外,一直站到晚上十一点,犯人还任意延长罚站时间,恶警装着没看见。恶警还不让家属探视拒绝“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包括大法弟子余洪、邱翠香。

    重庆市女子劳教所残酷折磨法轮功学员的事例太多太多了。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底,女教所得知上面来参观检查,就叫犯人赶快把从未住过人的五楼打扫出来,把坚定信仰的法轮功学员转移到五楼关押,目的为了隐瞒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残害的证据。无论中共恶警怎样想掩盖所犯下的滔天罪行都是徒劳的,因为人在做,神在看。善恶有报是天理,无论任何人做了破坏大法,迫害法轮功学员,其罪恶都难逃苍天的惩罚。

    1999年到2000年的时候,重庆女子劳教所大概在做以下奴工产品,重庆舒乐卫生用品有限公司
    法人代表: 吴全秀
    产品信息: 妇女卫生巾; 婴儿; 成人尿裤; 卫生床垫;
    地址:中国 重庆市江北区建新西路88号

    1、重庆舒乐卫生巾:生产的地方很多灰尘,脏兮兮的环境,做好的卫生巾用像小船一样的竹篓装着,竹篓也是很多灰尘,很脏的。人们把单个的卫生巾摺叠成3折,装成小包装,然后再10个装成一包。很多吸毒犯都有皮肤病或者性病的,她们的手有些都是挠破皮的,流着黄水,就这样直接摺叠卫生巾,卫生状况让我目瞪口呆,要是女性用了,该有多不好,到时候得了些妇科病或者性病之类的,还完全不知道致病原因呢!

    2、给日本人加工穿和服用的腰带:这个产品一般她们称为丝带,是用丝线编制成的,由于要求把柔软的丝带编制的非常紧密,要很硬,所以必须用自己的食指顶着丝带,另一只手挥动着一尺长的木块使劲的敲打。基本打丝带的人手都是破的,破裂很深的口子,劳教所为了疯狂赚钱,根本不管这些,让犯人在食指包上药用胶布后继续做。打丝带的犯人基本两只手都是破的。

    3、扎染桌布:一块白色的土布,上面很多图案,犯人们就要跟着图案进行缝制,然后扎紧,因为要染色,做出的图案效果要达到要求,所以要求犯人必须用力扎紧图案,还有专门的人检查,很多人不得不返工,晚上很晚都在牢房里面加班加点的干,据说也是出口到日本的。

    4、麻质小包:出口到日本,据说是日本人穿和服时配的小包,听做过的人说,这个产品要求很严,包底和包口的麻质纹路都必须得正直,不能在缝纫过程中有一点歪的迹象。

    5、给旅行社加工旅游时戴的帽子,加工日本人用的牛仔布围腰、加工解放鞋等,反正是只要能赚钱的活,那些狱警都要想方设法接下来的。

    更让人咋舌的是狱警们为了赚钱,用女犯人的美色换取较好的订单。

    由于丝带是很难做的,根据难易程度定任务,一般每人一天任务是1-2根。当时一大队的队长叫宋平,她看出业务方老板龚炯对一个年纪很小的吸毒犯人余文静比较喜爱,就安排让余文静做质检,不需要再日以继夜的做生产任务了。余文静自己有一个单独的工作间,大家把东西完成后拿去给她检查,但是龚炯去看她的时候,那个房间门有时便会关上。这样一来,大队长宋平也就要求龚炯把编织程序简单的,价格高的留给一大队做,利润不够多的,拿给别的中队。龚炯当然一切都照办了。

    该单位恶人:
    陶昕罗春梅刁效兰胡梅王晓春蒋承春王进刘波罗正兰林定荣肖体慧林娣容王冬燕苏璨王秀渝袁中慧陈群钟志司昌梅邓方玲陈永利叶兰英杨勤袁泉谭青云吴小川贾征陶灿李晓敏程鹏辉刘永超杨亮陈小苓陈艳艳

    受害人:
    周成渝邱翠香岳春华杨春元周良珍付小红段在英张秀云张杰曹继芳文斌王亚徐真刘兴辉喻明芳重庆大法弟子王柳珍刘朝秀张志芬文亭玉张臣英姚辉陆景雯李兰秀蒋有容黎正芬许静宁唐清秀李念英李明芳杨宗琴谢丽娟向红余俊平谢朝淑余楚芳(余础芳)陈淑芳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重庆医生陈淑芳遭受洗脑、劳教等迫害的经历

    联系:
    电话:23-6785-1863
    地址:原来叫做:重庆市江北区石马河石子山村坪上社。
    现改为:重庆市江北区石马河感育路26号
    邮编:400021
    夏怡(所长):023-67549101
    曹祖昌(政委):023-67549102
    秦慧英(纪委书记):023-67549103
    刘玲(副所长):023-67549105
    罗川梅(副所长):023-67549106
    政治处:023-67549115
    四大队队长办公室电话:023-67549181(胡晓燕、苏畅、陈彦雁)
    四大队值班室电话:023-67549185
    女教所门卫电话:023-67549131

    更新日期: 2020年7月5日 18:36: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