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恶人榜 > 恶人单位列表

    德阳监狱

    简介:
    德阳监狱
    ,公检法。德阳监狱的前身是九五汽车制造厂,被贪官马爱军等贪垮后,加高围墙,架上电网就成了监狱。邪党书记马爱军摇身一变成了监狱长,三级警监;满身恶习的二流子工人变成了警察、教官,车间主任变成了监区长,连九五厂子弟校的老师校长都变成了警察,厂医变成了狱医,就这样组成的一个德阳监狱。

    德阳监狱是四川省集中关押迫害男性法轮功学员的黑窝,迫害手段非常残暴阴毒。虽狱方严密封锁消息,仍泄露出已有几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恶警公开叫嚣:“只要不把你弄死,都叫‘学习’!”

    该监狱迫害步骤是:

    第一步:入监队集训严管,无限制的被强迫跑步、长时间的罚站军姿、侮辱性的走鸭步、不停的下蹲,强售其奸的灌输中共邪说的洗脑折磨,还美其名曰“学习”;

    第二步:法轮功学员被弄到各监区后,又开始了新一轮的迫害。到监区的主要目的是让他们做奴工,榨取他们的劳力,恶警公开张扬甚至在网上做广告:德阳监狱拥有一批低廉、稳定的劳力。吸引了一些出卖良知的奸商,其中很多还是中国的所谓名牌企业,工作量很大,犯人都很累。在条件极差的环境下生产出来的、滴着犯人血泪的奴工产品充斥着中国市场,特别是毛绒玩具远销欧美,贴上英、法、德文的标签,换来的钱都进了恶警们的口袋。不给犯人报酬,不许家属送生活用品,只能花钱买监狱里的,质量很差却非常贵。

    德阳监狱现仍关押的部份法轮功学员有:魏伟(山东人)、杨守民(广汉南兴人,曾是彭德怀警卫员)、张志平、阳和江(遂宁人)、郭廷和(大英人)、赵齐林(南部人)、蒋宗林(成都某建筑设计所所长)、吴奉全(新都人)、张志刚(眉山人)、魏朝海、魏兵(江油人)李长利、邓小明(成都华阳中学教师)、廖俊富(县长)、梁官清(绵阳人)等。

    迫害法轮功的恶警有:张广、崔唯刚(为人阴毒、伪善,犯人都说他表面装的诚恳,背后整人恨)、刘奇(警号码5127101)、张健(警号码5127108)、周生桂(5127413)、姚军(5126374)、龚翁(5127545)、能伟(5128074)、徐会兵、王坚(所谓教官)、熊启文(为一字)富、刘勇、徐敏、陈元伟、任大东、罗家中、曾会炉、伍成敏、胡?洪、李杰、高远洪、卿跃、邹盛泽、黄远洪、马富全、王周国等。

    二零零一年四月十二日,《四川法制报》社和德阳监狱长互相勾结,把被冤判关押在德阳监狱的陈拓宇、庄铿、罗名莆、余志、孙纯凡等六名法轮功学员,由狱警从工地叫到监狱会议室,说是有记者要采访。他们到后,既没问他们什么,也什么话都没让他们说,立足未稳,马上就有人给他们“啪啪”照相(即后来登在报上的)、摄像(后在电视台上播过)。摄像、拍照完后,马上莫名其妙就让他们离开去工地了。他们当时都觉得很奇怪:这是采访吗?

    九天后的二零零一年四月二十一日,《四川法制报》刊登一篇内容为“被转化法轮功学员揭批法轮功”的专题报道,报上刊出了六名学员的照片、编造的所谓“悔过书”, “揭批书”,还登载了监狱长马爱军“转化”法轮功学员的“经验总结报告”;四川省电视台同样以所谓“法轮功学员现场“揭批会”的电视节目在全省大肆播放,欺骗中国民众。

    德阳监狱及其各科室、各监区、各职能岗位和各职能狱警,设计制定、部署命令、安排指使、唆使怂恿、亲身参与、亲自动手,多年来持续对法轮功学员进行了残酷的暴力迫害,仅举比较典型的如下:

    (1)“军训”:所谓“军训”就是强行逼迫法轮功学员超强度的走“三大步”、 “分解动作”、站“军姿”和长跑。姿势稍有变动或不满恶警或“军训员”(通常是恶警豢养的罪犯打手)的意,立即惩罚。如做“正步”的“分解动作”时,“军训员”往往故意拖长口令,使人无法站稳,脚尖稍一沾地,立即招来“军训员”的踢打和体罚。

    (2)罚站:罚站是恶警恶犯最常用的摧残方式。初一听,还觉得不算什么。领略下来,才知道“最简单的最不简单”。之所以“不简单”,是因为他们的“站”,绝对是大大超越人身生理极限的,是完全没有人道的。一是超时,往往一站就被罚几个小时、十几个小时甚至几天几夜,不准睡觉、休息,直到双腿肿胀疼痛的无法站立时才罢手。有时被罚站一夜,第二天还要照常出工,下午收工回来,晚上继续接着站。二是不准有生理需求,罚站时有打手专门监守,中途不准休息,不准靠扶任何物体,不准喝水,不准解手(或严限),不准吃饭(或只能端着碗站着吃),不准洗碗、洗脸、刷牙、洗脚、洗澡等。三是辅之以其它体罚,如罚站时必须头顶墙壁或头顶物件。四是利用自然条件强化体罚效果,如“三九”天超时罚站,叫“醒脑”,冻得手指、脚趾、耳朵甚至面颊全是冻疮;“三伏”天罚在太阳下站几个小时,称“调温”,连周六、周日都要在太阳坝里坐着背规范;秋夜里,恶警恶犯专门挑选阴湿黑暗的屋角落、并要强令法轮功学员穿短袖短裤罚站,让饥饿的蚊子肆意叮咬,还不准用手驱赶。罚站时,如不服从、不“规范”、不中意,轻则被肆意殴打、辱骂、侮辱、威胁,重则施用刑具,任意施暴。

    (3)“严管”:“严管”是德阳监狱私设黑牢中的一种(还有禁闭和“黑屋”),属于隔离处罚,处罚期为二至三个月,德阳监狱的“严管队”曾长期设在原二监区,也是由恶警指派3~4名服刑恶犯负责日常监管、代警司职。它由五间“号子”(禁闭黑屋)组成,房间无窗,只有一个几厘米的小孔透气和监视,铁板门、地铺、无蚊帐,夏季闷热,蚊虫叮咬,一周才能洗一次澡。“严管队”是一个极端虐待和肆意摧残肉体的黑牢,整个白天,除了中午吃饭稍息一小时外,其余时间全在院外的操场上高强度、超生理极限的“罚跑”和“军训”。 每天上下午各跑80圈,每圈约300多米,一天长跑近50华里。监狱里的“牢饭”本来就极差,而“严管队”的“牢饭”定量却被恶警有意克扣,遇到一周三次的“肉菜”(实际上是几乎看不见有肉的、甚至连油荤气都稀有的“水煮菜”),恶犯还要专门将菜里的“肉”挑出去,不让吃。“严管”期中,除了牙膏、肥皂、卫生纸外,不准在监狱小超市中消费任何食品和物品。在如此恶劣的条件下,许多人被折磨的皮包骨,哪里能承受了如此高强度的肉体摧残,但恶警恶犯不管不顾,跑不动倒在地上的人,由两人拖拽着继续跑,或跑着跑着突然松手,被拖的人则一头撞上墙根或阶石,撞的头破血流。被“严管”过的法轮功学员不少(包括笔者),绝大部份都坚定、乐观的走了过来,让许多服刑人员都感佩不已。

    (4)关黑屋:“关黑屋”是德阳监狱各监区的一种私设黑牢和私设刑罚(监狱和当地检察院驻狱检察室对此都是心知肚明,却视而不见),没有“操作”规定,恶警恶犯可以恣意妄为。为了更“方便”、更隐蔽的迫害法轮功学员,德阳监狱各监区在其监舍区内都选定了一间封闭、隐蔽的黑屋子作为它们专用的迫害场所,美其名曰:“学习室”。 二零零七年至今,德阳监狱对法轮功学员采取分散关押、分散管理模式后所发生的迫害事件,绝大部份就是发生在这些隐蔽的黑屋中的,所以很多迫害事件鲜为人知甚至不为人知。

    长期以来,德阳监狱追随江周流氓集团的灭绝政策,对法轮功学员犯下滔天罪恶。特别是从零六年刘远航接任监狱长后,就公开表示对法轮功只看(强制“转化”)结果,不看过程。

    德阳监狱专门网罗死刑犯、重刑犯给予奖励,减刑等好处来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还特别为此设了几间没有窗户的黑屋子和禁闭室,专门用来折磨、毒打、迫害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恶警黎润民说:这是你死我活的斗争。教育科长吴跃山说:只要没把你弄死,都叫学习。恶警张俊扬言:要让法轮功学员时时都处在度日如年的感觉中。一监区长罗光轮说:我就是要让你分分秒秒都处在生不如死的煎熬中,看你挺得了多久。一个比一个凶残、阴毒,疯狂的完全失去了人性。致使有的法轮功学员牙齿被打掉,耳朵被打聋,肋骨被打断,还有被打成内伤,吐血致残躺在床上,丧失生活能力,甚至被凶残虐杀。

    至今(二零一三年)在德阳监狱被迫害致死并有据可查的法轮功学员有:曹平、沈兵、黄显坤、林德明、李正灵、肖洪模、王增仁、李健侯、熊秀友、谢吉甫、廖远富等十一位,而被迫害致残,造成家破人亡,流离失所的法轮功学员更是难以计数。

    该单位恶人:
    赵明杨唐征兆柳春艺牛绍宇曹令友黎明凌勇前谭小明

    受害人:
    陈传波曾玉贤吴珀辰(吴铂辰)曹继光钟泰兴王燕吴名山(明山)陈敬川(景川)王增仁骆长勇(常勇)蒋和平蒋虹夏浪黄代友张银龙黄宽平陈定清杨勤芳邓长久(传久)李长利翁营雷崔维凯岳俊松罗名莆余志潘虎任福万吴名山赵乃乾蔡华琼

    迫害类型:
    强制拍照并在电视上/游街曝光诽谤/造谣、污蔑/栽赃、罗列罪名唆使、鼓励、纵容其它人迫害、折磨大法弟子推行/执行迫害法轮功政策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二零一九年十月二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

    更新日期: 2020年5月19日 3:57: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