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恶人榜 > 恶人单位列表

    三水劳教所


    三水劳教所原四大队照片

    简介:
    三水劳教所
    ,公检法。广东省三水劳教所成立于一九五五年,是广东省内成立时间最长、规模最大、占地面积最多、人数最多的劳教所,直属广东省劳教局。除了广州、深圳两个地方外,全省的男法轮功学员被劳教都被送往该所。

    从一九九九年底开始,三水劳教所成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前沿阵地,过去的五年间,一共迫害折磨了六百余人次。该所在二零零一年下半年,收容劳教人员的人数最多达九千八百一十三人。

    根据广东省三水劳教所恶警在过去五年中对大法弟子的迫害程度,分列为一类、二类、三类凶手。被列为一类凶手的,多为迫害大法弟子时间长,使用手段毒辣,且人性全无,人心全无,对大法弟子已犯下累累罪状而且至今尚在行恶;或位置重要,直接指使或促使迫害情况严重加剧。被列为二类凶手的,他们多为在程度上没有第一类的残忍,或尚有一丝人性,当然,他们当中也很有可能上升为第一类凶手,这要根据已经掌握的他们的犯罪事实而定。第三类的,在迫害程度上较前两类要小,且多数并非专职迫害恶警,倘若此类人被获知行凶行恶的事实增多,也该升级为第二类凶手甚至第一类凶手。

    第一类凶手:马立明、王嘉梁、张青美、叶秀嘉、陈志强、陈瑞雄、卢金虎、丘剑文、范清平、何晓东、张武军、曾庆平、朱琦、曾冠华、周泽华、郭保思、温志光、邹俊明、王德敬、黄昌华、石山、赖如峰、翁胜强、刘大易、童朝银、黎祜林

    第二类凶手:黄清锡、郑国权、陈志浩、钟秋良、王海青、罗裕棠、陶涛、张乡、孔文忠、钟文荣、梁刚山、丘志光、丘安升、江焊青、刘世满

    第三类凶手:杨琳、林国涛、蓝新柄、白宁广、温永宁、唐永会、何勇军、李耿然、刘玉勇、李海松、何厚仁、车开林、陈燕强、雷惠清、陈伟佳、张桂华

    自二零零零年四月,劳教所恶警罪行记录如下。恐吓严管不准洗澡、刷牙,强迫学员只准穿内裤,夏天蚊咬,冬天寒冷,同时还使用多支电棍一起电击学员进行迫害,短则几天,长则半个月。

    三水劳教所害死了多少人,很多抓去禁闭就没回来,失了踪。对不转化的学员受到疯狂的迫害。三十九度的夏天天天晒太阳,不给水不准大小便。恶警说“你们炼功人能忍,大小便可以忍,还要大便干什么。”强迫淋雨,冬天最冷时,以查经文为名强迫脱光衣服检查。夜间又以谈话为由强迫蹲在操场吹北风;强迫天天跑步。很多学员脚肿得没法穿鞋,跑不动便以“违反纪律”禁闭十五天,禁闭期间,天天被所谓的“提审”,往身上泼冷水,然后用电棍疯狂电击,最多时使用九条电棍一起电。恶警还挑拨大法弟子家属离婚,对他们肆意恐吓。有家属被恐吓得当场昏倒在地,还听闻有的被吓得回家病死了。

    自从人间败类江泽民疯狂诽谤迫害法轮功以来,广东省遂溪县大法弟子于1999年7月份开始不断到北京上访。直到2000年12月底共有26名大法弟子被不经法律程序送到三水劳教所。

    二零零一年一季度,广东三水劳教所劫持法轮功学员直属专管中队成立。

    由所长马立鸣负责,组成一支管理队伍,由洗脑专长的原一分所一大中队长张青美,原三分所四大队王中队长,三分所一大范干事负责,专门从事法轮功学员的洗脑工作。

    把由办案单位送到三水总所入所中队后的法轮功学员,首先进行观察,由吸毒人员整夜看守不许炼功。一至三天后送直属中队,进入全部是叛徒的新投班。三个叛徒围住一个大法弟子座谈,威胁说如果不妥协后果严重,关禁闭,电棍等。不座谈的就被集体强制灌输诬蔑法轮功的材料,灌输之后讨论,一旦不清醒,就立刻让写四书:决裂书、悔过书、揭批书、保证书。

    二至三个月后如果法轮功学员不动摇,就被关在房里进行长期封闭,让学员一人坐在房间正中的小塑胶凳上,不做任何事也不许任何人与他说话,从早上七点一直坐到晚上九点,吃饭也坐在那,专门由吸毒的犯人看守,一坐就是大半年,天天如此煎熬,有的屁股都长了坐疮还在那儿坐着,大便蹲不下去扶着墙,还得在那坐着。如半年内不妥协就送到其它大队去,进行"冷冻",被四个人二十四小时夹控。迫害主要以精神迫害为主,以肉体折磨为辅。以残酷的肉体折磨相威胁,进行精神折磨。它们表面对法轮功学员很客气。但如果不按照他们的要求做,就要遭受肉体折磨。

    广东省劳教局编写了一本名为"不信……"的书,记载的迫害方式有十几种之多。典型的有软硬兼施法、亲情感化法、冷冻法等。全所干警每人一册,参照此书来迫害法轮功学员。对不配合他们的学员,采取残酷的肉体折磨手段:罚站,从上午站到晚上;罚烈日下曝晒,有时蹲在烈日下,一蹲几个小时,有时烈日下整天跑步,不准大小便,不准喝水;关禁闭,禁闭在一个四至五平方米的小房间内,全身脱光,只留一条内裤睡在焉上,没有水,每天只有菜汤泡锅巴,大便在房内,恶臭熏人,不允许洗澡,蚊子多的惊人;电棍电,单人单房整天禁闭,扣在墙上,全身扒光,从两条零点五米长的高压电棒上升到四条,六条,最高峰用8条电棍电,持续一小时直至十几小时,专电敏感部位,有的皮肤都电焦了;上手铐,吊起来,绑起来或绑在床上,以惩罚法轮功学员公开炼功;如果学员绝食,他们就故意拿一支较粗的橡胶管灌食,动作野蛮粗暴。恶警采取手段极其毒辣,软硬兼施,重覆以上几项,不停折磨。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底以来,为了达到所谓的转化率,对坚定信仰的大法弟子采取强硬措施。邪恶的管教人员将六十名坚定的男大法弟子一一用黑布袋蒙上眼睛,然后带到预先准备好的秘密房间进行严刑拷打,恶警把大部份大法弟子的脸、手、脚、身都严重打伤,把一些大法弟子打得奄奄一息,其中有一人保外就医,还把一些大法弟子强行送往精神病院。

    二零零二年底至二零零三年一月,采用的手段有:1、数支甚至多达十多支电棍同时电击学员的身体;2、用开水烫学员;3、连续一个月不让睡觉;4、用棉被裹住学员的身体,在烈日下压着晒;5、叫学员喝水,然后不让上厕所;6、恶警暴打。

    广东三水劳教所有四个分所,主要非法关押大法学员的地方是三分所五大队(所谓“专管大队”)。但是,在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三日至二零零三年一月二十二日和二零零三年三月二十三日至二零零三年九月十三日先后两次在二分所设立所谓“转化基地”(其实就是施加酷刑的地方)迫害法轮功学员。

    三分所五大队是专门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大队,简称“专管大队”。二零零二年底,劳教所布置了一栋大楼,用了十多间空房间作为残害法轮功学员的“集中营”,这个“集中营”就在二分所的原出所队旧址,并调用了十几个干警及十几个劳教犯人作为打手。

    从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四日起,劳教所把二十几名坚定的法轮功学员绑架到了二分所的集中营,打手们强迫法轮功学员长时间蹲在地上,几天几夜的长时间不准睡觉,同时又用电棒折磨,用拳脚打踢,甚至用牙签插指甲缝。

    二零零三年三月至二零零三年九月,参与迫害的恶警有所调换和增加。

    二零零四年二月起,因为在各方面的压力下,恶警的嚣张气焰收敛了很多,但是还有一部份恶警为了自己往上爬,不惜一切手段折磨学员,其中尤为邪恶的是陈兆和“攻坚基地”的温××,采用的手段有:让学员晚上十一、十二点睡觉,接着凌晨一、二点再叫起来,或是强迫学员看那些诋毁大法的录像,或是所谓谈话,谈话时不让学员坐凳子,要学员蹲着;哪怕是最多蚊子的季节,恶警也不让学员用蚊帐;长时间关在一个封闭的屋子里;随便找个藉口就对学员进行禁闭迫害。

    亲人会见规定:只准三个直系亲人去,见时只准送衣物,不准送吃的。还偷偷的给会见的亲人拍照,又要人签名登记等。

    三水劳教所专管迫害法轮功的大队有干警约三十人,值班人员(协助干警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三十五人左右,加上饭堂、医护、所部机关等,管理人员也有约八八十人。现在(二零零七年四月)劫持的法轮功学员也是二十人左右。从占用的土地、建筑、装修、设施等估算,价值约五百万元。那么每月支出如下:工资,管理人员五十人,每月平均工资三千元算,工资额为十五万元,值班三十五人,每月工资一千元算,工资额为三万五千元,合计工资总额十八万五千元。房屋,设施各折旧以每年二十四万算,每月为二万元。伙食、水电、办公、医疗等费用每月二万算,每月的总开支为二十二万五千元,为迫害每个法轮功学员每月的开支为一万元。

    广东三水劳教所的所谓“专管大队”是专门针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机构。“专管大队”利用快释放的吸毒人员轮流看守刚被抓进去的法轮功学员,长时间不给睡觉,每天二十四小时不停的对其进行各种“问话”,以干扰其正常休息,致使其在吃饭的时候都出现睡着了的现象;冬天叫人抬走床铺,故意让其直接睡在冰冷的地板上,并且打开窗门来“通风”;夏天则反过来,把门窗关的死死的,不给通透一点空气;吃饭的时候故意拖在最后面,只有饭没有菜,让他们长时间没有盐来补充身体,使其身体虚弱,没有力气,同时使其大脑的思维能力降低;对于以绝食进行抗议者,则不顾死活对其进行野蛮的灌食;对于那些坚强的不屈服者,则进一步“严管”:电棍、殴打等,甚至打残了人也不给释放就医……

    接待室的墙壁上挂着“犯人”每天三顿荤素搭配的食谱。实际情况是每天只有午、晚两顿饭,吃的都是陈化粮(长期积存的仓储粮、战备粮)做的饭。菜只是一羹勺咸黑豆或是一羹勺咸萝卜条或是 一羹勺烂豆芽,看守所之所以养猪,其一猪的嚎叫声可以遮掩刑讯时人的惨叫声,其二供狱警食用。看守所杀猪从来不退毛, 狱警吃精肉(狱警午餐在看守所食堂吃,还经常分肉带回家吃,所以狱警长年不买肉);剩的毛皮给“犯人”吃。整个看守所一千多人,“犯人”在饭碗里能见到一 小块毛皮已经是很幸运的了,何况这种“好事”没特殊情况,一个月只能有一次。

    入所的“犯人”一般在“过渡仓”(强迫奴役劳动前的过渡牢房) 进行五天左右所谓的监规教育(背不下监规就要受到各种惩罚),然后到“大仓”(强迫奴役劳动的牢房)做奴工(有关系的、花钱的可长期在“过渡仓”不做奴工)。

    在三水劳教所,对大法弟子的迫害,警察觉得不需亲自出手时,就唆使夹控大法弟子的吸毒人员折磨大法弟子。如不许走近窗前向窗外看,不让冲凉,不让睡觉,只许在他们画定的一个小圆圈里坐着。甚至大打出手。警察唆使吸毒人 员轮流二十四小时夹控、迫害大法弟子,特别是对严管的大法弟子实施不准与任何人接触、不给生活用品、不及时或不准上厕所、不给洗澡、不准睡觉、画地为牢(不 许走出划定的很小的圆圈)、威胁、恐吓等迫害。这种迫害恶警感到“不过瘾”,他们就跳到前台来开动暴力机器亲自迫害,对被禁闭的大法弟子扣住双手毒打;用 多节电棍电击大法弟子的敏感部位等。

    东三水劳教所利用亲人接见的机会,偷偷对法轮功学员和家人见面的场景监控摄影,从而剪裁歪曲,为抹黑法轮功制造假相。同时劳教所恶警还通过监控亲人探视分析法轮功学员的心理状态,以图对学员进行所谓的“转化”。

    广东三水劳教所为了“转化”法轮功学员(即逼迫法轮功学员违心表态放弃信仰),曾经搞过多期所谓的“攻坚”, 所采用的残暴手段五花八门,包括剥夺睡眠、电击、侮辱、暴晒、吊铐、灌食、加期等等, 其中有一种“攻坚”手段空调冷冻,极具迷惑性。

    一般来说, 室内有空调设备,在南方的酷暑,自然代表着舒适、享受, 可它却被三水劳教所利用来折磨法轮功学员。这种诡计,既披着“人性化”的对待法轮功学员的外衣, 用大笔老百姓上交的赋税来购置设备,又掩人耳目,让外界无法想像其中隐藏的罪恶。

    据当时曾被选去做“包夹”的劳教人员透露: 每个装有空调的房间只关押一个法轮功学员,每个大法学员配一个当班的“包夹”同住,还有一个上班的“干事”,以便不分昼夜监控。空调温度调得极低,强制法轮功学员穿劳教所发的短衣短裤(所谓“队服”), 而空调温度调节开关则由“干事”控制, 其它人谁也不准动。“包夹”穿的是长衣长裤。初时人还能受得了,时间一长,冷得直打寒颤,而“干事”是轮班的, 又可随时进出房间, 室内再冷对他无所谓;“包夹”也可换班;法轮功学员则被严禁进出和走动。有的“包夹”冻得实在受不了, 哀求干事允许他去室外呆一会儿。

    由于每一个房间是全封闭的, 里面发生什么, 连另外房间的包夹都不知道。后来得知有不少法轮功学员被送去医院,据说都是因为此绝食的或冻病了的。当时大约为2004年至2005年,推算起来应为三水劳教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的第五或第六次“攻坚”。后来该批空调设备全部撤走,不知去向。

    三水劳教所惧怕罪行泄漏出去,对遭受过严重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一般都采取长期单独隔离,或非法加期,想以此封锁消息。很多到期、超期的法轮功学员他们不敢释放,一再拖延,有的还被秘密转至其它黑窝继续迫害。

    许多报纸杂志都有这样的报导:超高音、噪音可导致人精神错乱、甚至死亡,杀人于无形。这一毒招也被广东三水劳教所利用来对待法轮功。

    三水劳教所除了动用大量的劳教人员参与夹控法轮功学员外,还购置大量的电视、音响等设备。“专管大队”在2004、2005年之后,逐渐每个监室配备电视机、影碟机。使其迫害法轮功的形式更具迷惑性。来检查的上级或参观的外人看到的这种场面,谁都想不到幕后隐藏的罪恶。刚调来的“值班”看到这些摆设,也暗自欢喜分到一份美差,(因为有的劳教人员长期每天在工场劳役,根本看不到这些),但这些值班们仅经历一、二天,就知道这里的险恶。

    来到“专管大队”的劳教人员,除有的做外围“值班”外,其它的则分配入各监室贴身包夹法轮功学员。

    室内的“值班”被逼着监视法轮功学员的一举一动(包括强制他们看电视录像)。在有的监室,法轮功学员可坐凳子,有的则被逼蹲着,强制法轮功学员面向电视机;“值班”则要面向法轮功学员,不得看电视;。播放影碟内容由“干事”指定(有诬陷法轮功的,有歌颂共产党的,有革命歌曲、摇滚音乐等等),不管法轮功学员愿不愿意看,一律要“值班”强制他们观看,而且反覆播放,没完没了。“干事”把音量调得很大,时间一长,连“值班”自己都觉得无味和烦躁不安。这么大的音量,有的室内“值班”实在难受,看“干事”不在时,把音量调低一些,被巡逻的“干事”发现后,要“值班”把音量调得比原来更大,并威胁再发现就要整他,并责令外围值班重点监视。有的监室除吃饭外,几乎全天反覆播放,有的监室不但白天不停,夜间也逼着法轮功学员看书或看录像(夜间音量关小)。

    有的“值班”看一眼电视,被外围值班警告:“值班的任务是看法轮功,不准看电视。”有的“值班”晚上偷偷看了一下音乐节目,被“干事”发现后向大队长汇报,被拉去电击,写检查。

    除室内音响外,“专管大队”在室外走廊还架设了几个大功率音箱,不但把该幢楼吵得鸡犬不宁,还干扰到其它大队,最惨的是值夜的“值班”,在这种高音干扰下,即使白天换班睡觉也睡不了(大音箱就在室外),很多“值班”几天下来即面容憔悴,眼睛内陷,每当开饭排队时就可看到,个个无精打彩,被折腾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许多“值班”非常后悔来到这种鬼地方,但大多数只有一、二十天即到期解教,只有硬顶住,盼着解教日期的到来。

    利用电视、音响噪音和剥夺睡眠,是三水劳教所一贯以来“转化”法轮功最基本、最常见的手法之一。因其表面不显暴力,伤不见痕,无论迫害严重时期或平常时期,被一直采用着,所部一些温和派官员以及一些不是很凶的男女警察,都乐意在背后推波助澜,下令给法轮功学员看书看录像,好像就不是迫害了。许多指令一级级下来,到了某些警察和包夹这里就变样了,宁左勿右,有的包夹由于惧怕,除睡觉和吃饭外,几乎每时每刻都在紧张地监督法轮功学员,要他们看书看录像。

    初时“专管大队”未有大量购置电视之前,其做法是:轮流观看,白天强迫法轮功学员看书,夜晚再强迫看录像;白天看录像的,夜晚再强迫看书,不“转化”的不得休息,没完没了。自每个室配上电视机后更方便。有法轮功学员当面揭露:已经很久没有睡觉,要求正常睡眠。某“干事”竟理由十足说:我都没有睡。(他刚来上班当然没睡,耍赖耍得如此离谱)。曾经有法轮功学员在二分所“攻坚基地”被整天关在一个装有喇叭的室内,那里昼夜不停播放强大的揭批录音和烦躁难听的曲调,几乎被逼疯。有法轮功学员被电棍电击时,行恶警察故意开着音乐并把音量调高,掩盖恶行。

    广东三水劳教所网罗了一些想藉着迫害大法往上爬的败类,研究并形成一套精神及肉体迫害大法学员的系统。其精神迫害的手段有:将法轮功学员单独禁闭,包夹吸毒人员长期监控;室外与室内贴满诋毁大法的标语;恶警以伪善面目谈心,对你执着下手,怂恿你给家人写信,从信中分析你的执着,长达十几小时强迫看诋毁大法的录像,等等。

    肉体迫害手段则有:长达二十几天不让睡觉,或只让睡极少时间;长时间烈日下暴晒;长时间强迫蹲着;指使吸毒人员殴打大法弟子;用钉子钉手指;用高压电棍电,或逼听电棍电人的凄惨叫声;等等。早期明慧网曾报道过一名法轮功学员被广东三水劳教所恶警活活电死。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来,广东三水劳教所迫害致死四名法轮功学员。

    2010年8月16日,广东省省长黄华华率团访台,法轮功学员于当日下午到台湾高检署递状控告黄华华。

    1998年至2002年,黄华华任中共广东省委副书记、中共广东省广州市委书记,任期中兼任了广州市“610”(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主管,主导了广州市对法轮功的初期迫害。而正是这段时期,迫害极其惨烈。黄华华2002年后历任广东省常务副省长、省长,是广东省迫害法轮功的最主要责任人之一。

    二零零四年三月下旬,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臭名昭著的广东三水劳教所,成为恶警重点监控对象,被关进二分所的禁闭室。在劳教所,禁闭室令劳教人员闻之色变,有的一听到要被关禁闭即时瘫软。关禁闭一般每次一个星期,需报管理科审批。恶警施电刑一般每天上下午各一次,但每天至少一次,为掩人耳目,几个恶警用报纸包着长短不一的电棍钻进禁闭室。

    当时专管大队邪党书记叫童朝银(湖南人),心狠手辣,三个专管大队长邱剑文、何晓东、雷树清(均为广东梅州人)被劳教人员称为“三大杀手”,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实施电击折磨多在童朝银的指使下,三大杀手或蓝远航、郭保思等其他恶警执行。

    二零零六年三月,广东化州学员李小明撕毁悬挂在三分所专管大队前的诬蔑大法与师父的横幅,并绝食抵制超期关押,恶警将他关在二分所的禁闭室,雷树清(与李小明曾是部队战友)在童朝银的指使下,参与了对李小明的电击,当时皮肤被电焦的味道很远都能闻到,真是灭绝人性。

    该单位恶人:
    五名恶警张青美陈瑞雄卢金虎张武军(张武君)童朝银(童桥银)不法人员马立明王嘉梁叶秀嘉温某某蒋xx雷树保张官胜马立明(马立鸣)王嘉梁叶秀嘉陈志强丘剑文(邱剑文)范清平何晓东张武军曾庆平朱琦曾冠华周泽华郭保思温志光邹俊明王德敬黄昌华石山赖如峰翁胜强黎祜林钟文荣梁刚山丘志光江焊青陈志浩温永宁唐永会何勇军李海松蓝新柄陈燕强张桂华陈福胜郭思存陈伟加(伟佳)雷树勋郑国强陈兆杨右添成城(成诚)黄成李峰夏XX苏XX童XX温XX周奇雷惠清郭宝金柯玉坚苏家仕(苏家视)邱炎华吴诗夏仕申蓝远航郑国权李坤黎栝林孙莹张乡罗裕棠叶秀江曾华平林国涛德庆杨远丘安升黄锡清扬琳车开林詹瑞雄陶清扬连英秋良刘世满王海青何厚仁孔文忠陈瑞洪邱剑云罗崇铭王德庆魏平衡刘根生郭保恩蓝守杨伟彦于今齐秀珍黄晓京张晓蕾吴滔(吴涛)陈伟佳郑国强张华叶乔珍关风鸣胡爱珍蒋红胡爱春周利珍肖惠贺建伟郭忠黄清锡钟秋良陶涛白宁广李耿然刘玉勇雷树清

    受害人:
    洪浩远宋振师谢纯锋多位大法弟子丁吴来李杰龙孙洁丰曾广星魏晓镜钟启荣杨海清邓归李访松钟列娜方伟雄陈利雄张新彩谢育军蒋小明郭常伟陆彩霞林永旭谢汉柱孙洁丰许健顺李杰龙曾广星张奴(驽)冯玉辉何雪萍湛江市大法弟子赵天华赵天荣陈观柏梁计彭惠州市一女大法弟子郑美权赵美玉阮羡俦王静平(王静萍)的二个女儿林荣桐李苏女刘方飞杨秀梅马学训李小明杨光车玉庆吴枝松高雪君(高雪军)雷建明陈谨卓陈炳贵(秉贵)刘国华谢文界游显帮邢培松广东省大法弟子黄振宙陈俊辉龙运昌魏奇杨占武梁惠珍张红陈斯国陈礼宾龙国基徐凤珍邓汉波曾明宁振师温春如何镜如广东大法弟子李圣瑜宣立强彭功惠甘丽蓉广东佛山市大法弟子梁容妹梁圣强丁磊张谋范飞海梁荣芬孔凡通陈向阳吴燕珍霍婉红谢姜梅陈彩霞江华麦目发吴炎哆叶秋岸林兰华马伯奇吴宜谦余宝珠叶迎春陈秀辉许御乾曾毓明许谢恰黄少珍何新芳刘碧清朱薏张华红贾玉萍赖志军林凤池魏晓劲赖珍贤潘争杨杰东李如琴(汝琴)冯棣见刘振学邹昔桂曾流明李继常谢锡波林毛乱马兴勇李卓忠黄华杰(黄和杰)刘少鹏吴锡元吴梅平徐谢恰袁群瑞邓仕娥陈保才杨再王小园林祥瑞王慷罗瑞洪王晓峰陈建国吴先金杨占斌吴先金湛江市大法弟子梁群梁容妹陈关作李建汕尾市大法弟子李美萍高国元麦月发李海强王敬贤汤志衡广东大法学员甘介君郭凤玉黄宇天王斌罗焕英巫日峰陈喜春巫曰锋扬金达林祥瑞谢纯泽许文忠谢文界王桂峰邓晖(邓辉)黄鹏王柱锋沈明军薛原黄焕屏陈小榴江成华黎玉湘黄建波黄海南覃亚朋黄克峰叶文新秦志平郑少卿周利夏昌发李秀颜曹建山林赛金李晓敏谢耐勇吴有清(友清)高国元杨盛国李晓敏李庆文张家平张汝良郭炳雄张法东陈颖琪严宝珍郑保尹 世雄柳涛韦俊航钟丽端唐正宜陈南扬明霞庞晓丹杨志芳李作东黄富强刘小寒彭秀丽李吉利陈建国李康炎黄宗朋蔡淳鹏林燕乔何剑如贾玉萍黄凌燕马兴勇吴庆娟黎亮王树彬黄柱峰刘学进某大法弟子丁呈来陈金科梁寿林邓崇淡谭俊耀陈敬平吴洪较高宏伟周俊强马学奋许垂亮罗子昭林少涛伍少钦吴光伟张伟仙王觉珍黄柱峰莫永林宁新刘春红许立志余梅张莉(张丽)王静萍(王静平)陈如林开焕杨送刘立平邓碧黄宇天赖家文钟家文广东大法弟子郑宇燕黄剑宇麦志文黄宋钿王静平(王静萍)的小儿子卓海坚陈文元陈志光广东省大法弟子陈文洋吴先军王斌曾树刚贾国栋周健强陈伟明曾树刚胡源欢何四凤王公平陈国星符福玲程伟廖建平伍卓兰卢友明谭先俊黄丽卿杨利红季秀梅李军罗洪林黄仙贵董少梅方正阳马世忠谭美观马永安麦任明温天宣张飞荣汤平元陈贤腾(陈贤胜)潘智好温华生林 少波梁 志军李军管益民胡丽雅林劲黄梅青张权林少波吴社军姚臻李溪马世池刘奕界邹昌亮吴荣柱李权珍余美英乔军华周健强潘艳梅胡勇(胡永)某大法弟子贾国栋某大法弟子李源东林勤荣吴海波杨楚强吴两发孙永章吕虞文夏显强刘尚礼黄东和林卫华陈鸿元汪子善叶红芳广东大法学员石金华刘耀锐梁锡安王素通梁瑞强陈汉波陈礼宾许要亮何卫宇罗金兰陈励姚良光敖道轼余世宏张辉周风英李少珍耿冬(东)王宇峰虞杰新年景生梁锦佳罗子昭的妻子江佳茵江蓝蓝赖利芬林翠婵刘钦明邓旧吴帮法熊始光黄敬贤黄伟余辉军刘常理张涛陈志祥曾勇范志君叶凤霞许名雄王雨天(宇天)邓就王树彬刘雨峰刘磊陈金科徐永生周晓伟黄盛伟(生伟)陈胜坤肖亚活谢子初巫远光张仕珍邓镜洪唐先俊何美婷邓进锐王少芬王惠踊刘梓云李童英陈贤胜刘再华方欢陈丽雪袁新英杨仲平李建英梁玉珍梁金友陈乃业谭德民陈志勇李鉴强罗少聪黎斯聪卢荣英吴炳志张国李鑑强刘晓涵黄伟国尹世雄梁志军温彩芳廖丽明吴建培李林王妙真梁逢春林试权李海生卓瑞海黄淑为黄伟林凯陈伟萍魏祺

    迫害导致:
    迫害致死;

    迫害类型:
    非法劳教不准上厕所洗脑/送洗脑班加期(延期)/超期关押毒打/殴打冷冻/灌凉水/凉水澡/浸水监视/跟踪禁止学员相互说话强行施药电击不给穿衣服暴晒用棉被等物捂/闷拿滚烫的水烫剥夺睡眠关禁闭逼迫放弃信仰威胁/恐吓精神酷刑送入精神病院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广东江门市人大副主任魏志平遭报应被查
    修炼法轮功获健康-深圳朱薏被非法批捕
    三水劳教所禁闭室传出惨叫声与恶警的狞笑
    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3年4月10日发表)
    广东肇庆法轮功学员十三年受迫害案例综述
    广东湛江中共人员迫害法轮功十三年综述(1)
    广东中山法轮功学员十三年受迫害概述(1)
    吴川610-“上面有密件,我整死你也不为过”
    孙洁丰、邓天生在深圳被非法关押已一年
    广东省三水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实
    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1年8月9日发表)
    广东化州市黄伟遭劳教迫害致死
    广东三水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吴两发事实
    汕尾难以抹煞的血腥之气(图)
    黄华华迫害广东法轮功学员的部份证据
    揭露广东省三水劳教所的罪恶
    汕头市法院书记员谢纯锋遭受的残酷迫害
    曾遭五年囚禁 梁少琳再被劫入洗脑班
    广东三水劳教所摧残大法弟子的身体和精神
    广东佛山游显帮被秘密送往四会监狱
    广东三水劳教所的“冷冻”迫害
    广东三水劳教所噪音折磨法轮功学员
    广东三水劳教所“冷冻”毒招
    广东三水劳教所阴险的“亲人接见”
    揭露广东看守所、劳教所两黑窝的“假恶暴”
    三水劳教所野蛮的“攻坚”
    三水劳教所残酷迫害大法弟子汪新艳
    再次曝光三水女子劳教所迫害案例
    广东高州市李建英再被非法监禁
    曝光广东三水劳教所的罪行
    168663.html#2007
    郭凤玉几年来遭广东梅州市梅县恶人迫害的经历
    被非法关押的广东惠东县大法弟子
    155344.html#2007-5
    广东省三水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实
    中共挥霍纳税人的钱迫害法轮功
    149195.html#2007-2
    广东普宁市王素通多次遭非法关押
    广东610非法延长关押再撒谎 汪子善家人继续要人
    116432.html#2005
    我所了解的广东梅州大法学员遭受的迫害
    修大法获新生 说真话遭迫
    广东省大学生被迫害案例
    广东三水劳教所“攻坚基地”的歹毒
    2004年广东省三水劳教所恶警部份犯罪记录
    广东省三水劳教所部分恶警恶行录
    辽宁、广东三名大法学员在迫害中含冤去世
    我在广东三水劳教所遭受的疯狂迫害
    广东省非法拘禁法轮功修炼者的劳教所情况
    罪恶深重的广东省三水劳教所
    广东省三水劳教所里被禁闭迫害的部分大法弟子
    广东三水劳教所里坚定的大法弟子们
    【法网恢恢】广东三水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部份案例
    广东三水劳教所血腥暴行:电击全身溃烂 韧带断裂
    广东省三水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部分事实
    广东省三水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
    广东省遂溪县消息

    联系:
    地址:广东省佛山市三水劳教所360信箱 邮编:528136
    三水劳教所有关负责人:
    党委书记兼所长:张乡
    副书记兼政委:马立明
    纪委书记:肖德云
    其它党委成员:邓和平、杜志伟、梁鸣华、黄昌华、郑高空
    三水劳教所三分所队长:石山、陈七古、曹锦清、朱国良
    三水劳教所教转办:陈福胜
    电话:0757-7318294,管理科:0757-7756198,监察科 757- 775 6197
    广东省女子劳动教养管理所地址:广东省佛山市三水区西南同福北路28号信箱
    三水电话区号:0757
    曾庆平 13925485855曾冠华 13709603644 87700166赵伟 13925404950
    郑国权 13172368881周泽华 13928554360 87312686王成 13172368786
    杨远 13928553616杨天乐 13925404900  朱琦 13924539268 87713500
    杨琳 13928575962童朝银 13923104018 87757699李锋 13925404949
    苏家视 13925404966邱炎华 13702755189 87756189丘安开 13928557017
    莫文祥 13590519110蓝远航 13590511013  邱剑文 13709601693 87750218
    雷惠清 13590525399 87822889陈兆 13928597073赖如锋 13078459396
    柯玉坚 13189655740江焊清 13928552579何晓东 13928573808 87316148
    郭保思 13702758586 87314676成诚 13928554202陈志浩 13928557073
    陈伟加 13189620852陈伟泽 13925404998柴宪中 13925406270
    温志光 13928574188 87759881吴韬 13189620731游少驹 13925404878

    更新日期: 2019年8月6日 16:21: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