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恶人榜 > 恶人单位列表

    广东省法制教育所(三水洗脑班)


    广东三水“法制教育班”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鼻饲)


    劫持吴朝棋去三水洗脑班的警察(警号:224206)

    简介:
    广东省法制教育所(三水洗脑班)
    ,其他,市级。二大队:电话:0757-87775128(号码设定不显示,但手机电话清单上会显示)。
    4470001 唐广莉(2016年开始),广东省法制教育所党委委员、副书记、政委,人称唐政,女,1966年左右,三水洗脑班主要负责人你之一。
    4470002 肖所,湖南人,1970年左右出生,毕业于湖南师范大学,经常口出恶言侮辱曹丽萍的丈夫梁剑君先生。
    4470006 廖所,广东省佛山人(曾任教职),经常播放坚定未转化的法轮功学员被当地公安抓捕的暴力场面视频,并叫嚣,看了这个你就会转化了吧。
    4470040 二大队的郑书记,1977年出生,梅州梅县人,中山大学中文系毕业,伪善阴毒,专门教唆犹大转化法轮功学员,曾先后叫梁纲、刘宇夫妇等犹大转化曹丽萍,电话15875754534、13927747701.
    4470024 二大队陈某(曾任教职),男,1966年出生,梅州梅县人,此人从二零零一年开始一直就做转化法轮功学员的邪恶勾当,整人的经验丰富,喜欢利用法轮功学员的生辰八字算出性格特点、兴趣爱好等,对法轮功学员实施迫害。
    4470023 柯大,女,1979年出生,广州星海学院毕业,自称陈果是她的熟人。
    4470058 黎时明,男,1991年出生,毕业于某大学中文系,此人最喜人云亦云。
    4470044 周姓警察,湖南人,1985年出生,此人伪善,称曹丽萍为曹姐,假意关心的告诫曹丽萍,法轮功好也不能炼,否则对家人不好。目的是想要转化曹丽萍。
    二大队,刘大,1976年出生,当兵转业。
    一大队,梁某,1979出生,当兵转业。
    一大队,张美莲,1969年左右出生,此人自称1995年左右学过法轮功,爱骂人,整人经验丰富。
    一大队,陈大,广东人,1980年出生,比较爱人云亦云,污蔑曹丽萍为丈夫梁剑君先生聘请的维权律师,还夸大事实,宣扬因为曹丽萍的女儿炼法轮功,其女儿就读学校的校长遭撤职,造谣说某某炼法轮功的学生经常在学校的教室里面打坐,影响学校正常教学秩序。
    杨医生,1977年左右出生,中专生,经常逼迫法轮功学员抽血。硬说身体健康的法轮功学员有病。曹丽萍不愿意抽血被帮教杨伟娟按住,让杨医生趁机抽血。
    4470058 黄医生,女,广东人,1979年出生,广州医科大学毕业。此人总是叫曹丽萍做全身检查,并污蔑曹丽萍因炼法轮功炼出了子宫瘤。
    4470031 颜大,1974年出生,身高1.81米,潮汕人。此人满嘴谎言,一会儿自称公安出身,一会儿又说是学法律的,经常歪曲中央下发的对法轮功学员讲清真相有利的文件,大声谩骂、诽谤法轮功学员,妄图陷害维权律师。
    4470034,古长青,擅长利诱法轮功学员
    梁纲,犹大,原华南农业大学在读研究生,因为制作法轮功真相资料被冤判12年,在广东省四会监狱服刑期间受610暴力迫害和伪善迷惑,被中共转化。为减刑和其它利益充当犹大角色,成为中共恶党的帮凶,极力配合中共迫害和迷惑四会监狱的法轮功学员,在四会监狱使70多人误入歧途,梁纲提前2年多出狱。梁纲出来后由于工作无着落,被当地610重新收编,每月领取3000多元工资以及转化奖金,以此为业,想出名要出书,总结所谓的转化经验,常年在广东省各监狱,劳教所,洗脑班,配合中共的暴力迫害,以他自己的经历搞所谓的现身说法。
    刘宇夫妇,典型的犹大,本科毕业。刘宇,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八日遭绑架,之后,其被非法判刑七年,关押于广东省四会监狱。

    由广东省司法厅开办的三水洗脑班,自二零零一年设立以来,至少非法拘禁过三百多名法轮功学员。洗脑班对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采取暴力灌食、殴打等酷刑,至少已有两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洗脑班并涉嫌药物迫害。

    广东三水法制所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强制洗脑班,专门用于迫害法轮功学员,位于佛山市三水区同福北路23号,为了掩盖其迫害善良法轮功学员的事实,对外称“法制所”。

    三水洗脑班耗费巨资,按星级酒店标准,建立在一个四面环水的大鱼塘上面,乍看“鸟语花香”,然而这些年来,里面隶属于司法系统的男女警察们一直从未歇手地干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勾当。

    这里的警察们多年以来与法轮功学员们接触,早知道迫害的无理与荒谬,但就是为了中共给予的既得利益,每天逼迫法轮功学员“转化”,写下可耻的“五书”(决裂书、悔过书、保证书、揭批书、交待材料),哪怕明知许多法轮功学员是在极度痛苦中违心写的,警察们只要拿着“五书”,就“如获至宝”,丧失做人的基本本性。为了达到目的,三水洗脑班的恶警们采取以下的迫害方式:

    一、用伪善进行迷惑,软硬兼施。专职洗脑的警察们有时也给法轮功学员拿些吃的、用的、穿的,用以麻痹和软化法轮功学员的意志,表面口口声声说他(她)们不是来为了“转化”法轮功学员的,实际每天的一言一行都是围绕“转化”而来。再不行,就与法轮功学员所在地的“610”、国保大队沆瀣一气的非法提审,带回当地宣判,开除工职,破坏家庭等等方式进行威逼利诱。

    二、从外地请来“犹大”长期包养。给“犹大”发工资,让“犹大”给法轮功学员灌输邪悟的歪理,以早日回家为条件诱惑,那些已被强制违心“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再去“转化”未“转化”的法轮功学员。

    三、聘请社会无业人员与法轮功学员同吃同住,分秒不停地监视法轮功学员的一举一动。未“转化”的学员整日被单独关押于一间房子,不许离开半步,饭菜由夹控人员端进端出,播放谤师、谤法及各种宣传中共邪党歪理邪说的影音资料,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强制性灌输。

    四、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进行身心迫害,还体现在直接体罚上,清远一陈姓老年女法轮功学员因炼功和喊“法轮大法好”,被夹控人员林舒茹踢裂了骨头,后被洗脑班警察带去医治。不配合强制洗脑的法轮功学员,就被调到洗脑班食堂对面警察办公室楼上的一个狭小单间进行单独迫害。大热天不许洗澡。剥夺睡眠,犹大配合警察连番轰炸。

    五、法轮功学员一旦违心“转化”,写完“五书”,警察们就不停地逼迫其做一大堆谤师、谤法的荒唐可笑的试卷。转入所谓的“巩固组”及出洗脑班之前,法轮功学员先后要经洗脑班的一些书记、科长、大队长、专职洗脑警察和当地610及法轮功学员所在单位领导等等人员的至少三次的迫害性所谓“考核”。“考核”内容与形式是做谤师谤法、向邪党表忠心的邪恶试卷;回答它们各种邪恶可笑的问题,总是用各种险恶的方式迫使你谤师谤法的表态。

    六、将迫害延伸到洗脑班以外。已违心“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出洗脑班时,被强迫与洗脑班及法轮功学员单位领导、当地“610”签订一份有八条内容的“协议”,对出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思想钳制,行动限制。

    中共邪党政法委、610、公安、国安、检察院、法院及洗脑班、劳教所、监狱内的共产邪灵及其黑手烂鬼,仍然操控那里的众生试图对法轮功学员从名誉、经济、肉体上进行迫害。

    三水洗脑班的警察们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对他们自己的个人信息很保密,连名字都从不敢透露。

    通常的迫害----敢在公众场合公开的体罚形式有:

    1、顶着烈日或寒冷在露天地上连续站立十几个小时,不许动。
    2、在炎日或冷天,连续跑步半天或整天,不叫停不能停。
    3、连续蹲几个小时(一只脚前一只脚后,脚尖着地,两手放在大腿上),蹲得双腿发麻,发软,酸痛无力,站立不稳。
    4、辱骂、刁难、挖苦。通常是几个恶警同时‘围攻’一个大法学员,根本不顾及人的尊严,人的基本人格。最难听最损德的话都骂出来,还有拳脚再加上高压电棍。
    5、经常播放反面光碟,以图洗脑,但谁都不会相信。
    6、做手工,看电视等,都是以集体形式笼在一起不许单独行动,以限制人身自由和消磨学员意志。

    禁闭和“攻坚基地”

    禁闭:将大法学员隔离,带到别的地方去施压,强行用刑、拷打,用1万伏的高压电棍电;使用拳脚;把学员关在一个小笼子里,立不立,坐不坐,半蹲着,吃喝拉撒全在那里面;不许睡觉;……恶警实行轮班制,日夜轮番地对学员进行肉体与精神的双重折磨。

    “攻坚基地”:恶警们为了达到上级指示要求的转化率和秘密文件指示,声称打死也不怕,有法律保护,那不能算它们的罪。(这话是指张青美在公众场合公开对大法学员说的)它们有了支撑和靠山就在三分所那地方,另外建立了一个“攻坚基地”,专门用暴力来迫害法轮大法学员的场所。从而邪恶干警变得越加疯狂,明目张胆,邪气高张,没有人性、残暴,而且这个基地是长期的。

    二零零二年的十一、十二月份和二零零三年的二、三月份,实行了两次迫害:

    迫害的方式:凶狠的拳打脚踢,万伏高压电棍,手脚铐着拧、扭、勒:尖利之物刺破手指,铁链悬吊拷打;坐钉板、死人架(双手和脚分开绑着成十字形);铁棍、木棒狠打,不许睡觉;两手往两边绑在大沙包上,然后拳打脚踢,用布蒙住头猛打;抓住头发猛打;用高音喇叭掩盖惨叫声,唆使和胁迫其它劳教人员对大法学员行恶……不尽枚举。恶警也是轮班制、日夜对大法学员进行肉体与精神的双重摧残。

    是由广东省司法厅、劳教局于二零零一年下半年成立,劳教编制,统属省610,与地方公安、610密切联系,互通镇压法轮功信息情报,是个准特务性质的执行机构。目前有工作人员100多人,内部分工明确,主要搜集各地法轮功学员信息,为迫害提供线索;从事邪恶迫害的人员不超过40人,他们除了对被关押法轮功学员洗脑外,还针对学员的一举一动进行所谓的系统心理分析,系统的搜集、掌握法轮功学员的家庭背景,社会关系,职业特性,工作能力等。这些年来,“广东法制教育学校”洗脑班在迫害法轮功学员中做恶多端。

    三水洗脑班迫害方式:
    1、封闭式强化洗脑
    洗脑班肆意诬蔑诋毁法轮功,每天强迫法轮功学员看诬蔑法轮功的录像。将法轮功学员关押在二十四小时全封闭的房间,实施高压、恐吓“转化”迫害,强迫法轮功学员写认识、不配合就遭体罚打骂,精神折磨、肉体折磨,连武打小说里的“点穴”邪术都学来用上了。

    2、下毒,以至被毒死。
    迫害者在法轮功学员的饭菜里放不明药物,吃后食欲减退、无精打采、头晕目眩、血压升高、严重消瘦,长期拉肚子。一位广东南海的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三水洗脑班后身体出现异常,想起吃饭时曾闻到菜里一股药味儿,怀疑是毒药作用的结果,他曾质问警察:为甚么这样卑鄙地对待无辜的法轮功学员?警察予以否认。

    3、涉嫌参与活摘器官。
    一位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二年曾在那里被非法关押,曾经历那里的体检。他说:那里配有所谓的医生,实际上也是配套迫害的,比如在学员抗议绝食时施以虐待式的灌食,比如假惺惺的每周例行量体温血压,实际上包括老年法轮功学员,未被迫害前身体都因炼功而变得健康。那天警察带我出去体检时,外边停了一辆写着三水某医院的体检车,上了车厢,用设备只是照一下内脏情况;然后回到卫生室抽血。也就是说体检只有两项,而这两项都是针对器官健康的检查。然后,我待在那里近两个月,也一直等不到所谓的体检结果,也就是说这是他们掌握情况用的。

    吴朝棋在这里被非法拘禁了三十六天,于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四日回家。他见证了洗脑班为迫使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而运用的伪善与欺骗。

    伪善
    洗脑班对刚被绑架进来的法轮功学员,表面上采取和善、理解的态度,不谈法轮功,甚至也不提信仰问题,目的是让学员放松戒备。
    吴朝棋刚进洗脑班的房间约半小时,夹控人员钟文清就拿来床单和被子,并说:他们(指洗脑班)就是找我这种善良的人,不会欺负你。如果找那些恶狠狠的人,他们会打你的。洗脑班黄医生过来量血压时,吴朝棋解释自己没有违法,是被绑架来的。二大队副大队长李俊健和古长青说:来这里的没有自愿的,你既来之则安之,不是说你犯法,来这里只是让你了解一下。黄姓医生则说:你既然来了,就好好在这里,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嘛。

    吴朝棋在洗脑班绝食反迫害,洗脑班人员马上表现出关心和担心的样子。二大队大队长郑某过来找他谈话。郑某说:你要吃饭,身体受之于父母,这样伤害自己的身体不值得。吴朝棋告诉他,自己按真、善、忍做个好人没有错,自己是被那些人违法绑架过来的。郑某则“安抚”他说:我理解你,他们这种方式确实不对。之前另一个地区也是这样,我还特意打电话回去骂他们。现在你既然来了,可以多了解一下我们这里。没有让你放弃信仰,转不转化是你自己的事,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吴朝棋在绝食期间,一个陈姓科长的和一个二十多岁黎姓男子也找他谈话,陈姓科长还问:你之前绝食过吗?绝食过多少天,跟我说说,我好提前安排医生值班,必要时采用医疗措施。
    这一切的目的是:让吴朝棋乖乖地呆在洗脑班,接受洗脑。把人劫持在那里不让回家,还恬不知耻地声称“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广东省法制教育管理所”是广东省省级强制洗脑班,是法外黑监狱,前身叫“广东省法制教育学校”,由广东省610直接操控,是广东省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重要一环。多位法轮功学员被其迫害致死:广东省交通厅六旬退休老干部、法轮功学员杨雪琴于二零零二年八月被拘禁在三水洗脑班,受到非人折磨,经常被十几个人围攻,二零零二年九、十月间被迫害致死。江门市一中退休教师吴玉韫,二零零三年八月十四日第三次被劫持到三水洗脑班,洗脑班种种酷刑无法改变她时,竟然丧心病狂地在她的饭中下毒,吴玉韫二零零四年九月含冤离世。

    吴白梅女士,佛山乐从国际家私城香迪总部总经理,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九日被绑架到三水市洗脑班,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七日被释放回家,二十九日便离奇死亡,遗体嘴唇发紫,手指甲盖发紫,肚子胀的老高,估计在洗脑班被下毒。

    欺骗
    吴朝棋被绑架到洗脑班后,他的家人一直多方奔走营救。洗脑班不但阻止家属见面,对毫不知情的吴朝棋封锁消息,还对吴朝棋进行欺骗。
    吴朝棋关进洗脑班的第三天,即二零一七年二月十八日,他的家人便来到三水洗脑班要求面见,遭洗脑班拒绝。这次家属为吴朝棋带来了衣服。洗脑班人员却欺骗吴朝棋说:我们联系了你家人,用快递寄一些衣服过来给你。第二天便拿着一袋衣服给吴朝棋说:家里快递给你的衣服已经到了。并对夹控员说:你检查看看里面有没什么。想表达的意思是:我是真心帮你的,这么快就帮你联系寄来衣服了。同时又是尊重你的,并没有私自检查你的东西。

    二零一七年二月二十二日,吴朝棋家人和聘请的律师再次来到三水洗脑班,要求面见。遭李俊健、古长青和二大队大队长郑某非法阻止。后来家人多次和茂名当地六一零人员交涉,才争取到了面见的机会。洗脑班人员又欺骗吴朝棋说:我们与你们当地联系,反映了你的情况,安排了你爸来见你。

    吴朝棋到洗脑班后,他的个人物品,包括手机、优盘、现金、公文袋等,被茂名当地的六一零人员拿走,但没有交给他的家人,家人多次和他们交涉后才取回。洗脑班欺骗吴朝棋说:我们动用部门的身份过问此事,他们都很重视,安排送回你的物品。

    在家人的多方奔走营救下,当地六一零最终不得不释放吴朝棋。陈俊健却欺骗吴朝棋说:看你还年轻,家庭也困难,我们这边反映了你的实际情况,现在让当地接你回去。

    伪善和欺骗的目的是洗脑

    法轮功学员在洗脑班里,与外界完全隔绝。洗脑班趁机对学员进行欺骗,并通过伪善的手段,营造出表面和谐的假相,使法轮功学员甚至忘记了自己是被非法拘禁在这里,不知不觉中被洗脑转化。

    法轮功学员一旦抵制洗脑,洗脑班则会露出本来面目。吴朝棋在洗脑班的床上盘腿打坐,李俊健与古长青立即冲过来并吼叫:你马上下来,你不可以在这里打坐的。看吴朝棋还坐着,李俊健与古长青便把他强行拉下来并警告说:在我们这里是不准炼功的。

    一天下午古长青吩咐夹控员钟文清播放诬蔑法轮功创始人的视频, 并把声音调到很大,吴朝棋走到门边站着不看不听视频。古长青眼神示意两名夹控员,刘春怀和钟文清就把吴朝棋强行拉到椅子坐着,并把他强行按在椅子上。

    夹控员人员二十四小时监控,不让吴朝棋炼功。还说:我也是打工的,你不要为难我,要么干警来你对着干警炼。你要变通一下,赶快出去,不变通你也出不去,到最后你还是要变通的。

    人算不如天算,洗脑班人员想不到的是:三十六天后,吴朝棋不但没有变通,而且顺利地走出了洗脑班。而洗脑班因犯下了非法拘禁罪,被吴朝棋的家人控告。夹控刘春怀则得到了警告,一连两天上衣后背中间莫名的出现一条约30公分的破裂竖痕,希望他能惊醒,离开这个邪恶之地,找份正经的工作。

    该单位恶人:
    刘大易夏新暖杨辉文陈月琴马俊施红辉钟阳胜王嘉栋小莫林舒茹刘树其张敏清柯玉春张美莲杨伟娟陈大颜大肖所柯大黎时明廖所

    受害人:
    陈华李美虹温粉华陈文珠黄秀卿叶红芳何志维吴玉韫林永旭梁瑞强梁小霞胡彩莲年景生林荣桐王志君(军)谭俊辉邹玉韵梁纲王志栋范志君邝冬英王再书李华肖凯陈谨卓叶凤霞陈瑞昌王青梅王斌余瑞明李爱群龙国基刘宇李素娟(李淑娟)黄佩香黄佩珠罗东升吴白梅彭文秀何新芳白小燕朱薏古笑丹谢若钰周文秀刘家丁陈梅英李云黄凌燕萧月好扶金莲王凤联欧明霞赖杰福陈红娥罗小琴柯朗生吴朝棋张红英迟晶冯娟曹丽萍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广东江门市人大副主任魏志平遭报应被查
    广东乐昌市曹丽萍在三水洗脑班被迫害经历
    广东省政协副主席邓海光、韶关市市长郑振涛遭恶报
    修炼法轮功获健康-深圳朱薏被非法批捕
    “广东省法制教育所”的罪恶(上)
    一月份大陆412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
    吳朝棋絕食抗議洗腦-家屬要求見面被拒(圖)
    广东省三水洗脑班的罪恶
    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
    广东梅州市罗东升遭受的酷刑折磨
    广东三水洗脑班使用不明药物摧残法轮功学员
    广东汕尾法轮功学员十三年被迫害综述
    广东三水法制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
    良心人士曝光“广东法制教育学校”的洗脑罪行

    联系:
    广东省三水洗脑班(在广东省三水强制隔离戒毒所内,(“三水荷花世界”方向))
    地址:1.广东省佛山市三水区西南街道同福北路28号,邮编:524100。
    地址:2.广东省三水区西南同福北路23号,邮编528199
    电话:0757-87778115(对外)0757-87775113 0757-87778798(传真)、0757-87774004、87775128、87771394
    传真:0757-87774004
    彭志坚,所长,警号 4470000
    陈爱中,副所长,警号4470004
    李美英,副所长
    古英桂,副所长
    刘树其,一大队大队长,警号4470037
    郑某, 二大队大队长,警号4470040
    李俊建,二大队副大队长,警号4470021
    陈瑞雄,二大队科长
    张欣, 教育科科长,警号4470033
    徐文奇,教育科科员,警号4470046
    郑巧珍,二大队科员
    柯俊婓,一大队科员
    其他警察
    张敏清,警号4470020
    谢某, 警号4470028
    郑某, 警号4470040
    古长青,警号4470034
    李某(科长),警号4470015
    王某(主任),警号4470016
    黄某(医生),警号4470058
    马某,警号4470059
    黄某,警号4470051
    颜某,警号4470031
    梁某,警号4470035
    殷某,警号4470069
    郑某,警号4470054
    钟某,警号4470018

    相关责任人

    1、参与非法劫持吴朝棋到三水洗脑班:广州市天河公安分局(天园派出所)两名男便衣、王健(茂名市电白区公安国保人员)、冯翠云(茂名市电白区610股长)、罗永洋(茂名市电白区水东镇政府综治办)、及一名男警察(警号224206 )
    2、三水洗脑班
    专门负责转化吴朝棋的干警是:古长青(警号4470034);
    参与洗脑的干警分别有:二大队大队长郑某(警号4470040)、二大队副大队长李俊健(警号4470021)、二大队殷书记(警号4470069)、颜某(警号4470031)、黄医生(警号4470058)等人。
    夹控人员是:钟文清(二大队)、刘春怀(一大队)

    更新日期: 2019年8月6日 16:20: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