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恶人榜 > 恶人单位列表

    杨园洗脑班


    洗脑班的铁丝网墙


    洗脑班的背面


    洗脑班的大门


    遮掩严实的邪恶洗脑中心(阳光下的罪恶)


    杨园洗脑班(1)


    杨园洗脑班(2)


    杨园洗脑班(3)


    杨园洗脑班(4)


    杨园洗脑班(5)


    杨园洗脑班(6)


    杨园洗脑班(7)


    杨园洗脑班(8)

    简介:
    杨园洗脑班
    ,其他。杨园洗脑班由从武昌区人武部、物价局、城管、联防、市容整顿等部门撮合拢来的一群实为法盲的干部组成,二零零零年武汉市610、政法委驻守此地,五月又调集何湾劳教所管教带领犹大加入迫害行列。除了洗脑和酷刑折磨外,众多案例显示杨园洗脑班普遍在饭中施毒或打毒针毒害法轮功学员。

    位于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杨园街的杨园洗脑班自成立以来,一直紧随共产邪党政权,是个迫害大法弟子的魔窟。他们不经任何手续,将武汉市武昌、青山、洪山等地区找不到迫害理由的人士送到这里洗脑迫害,名曰“学习班”,还要被害人自己缴纳所谓“学习”、住宿费用。

    青山铁机村709路公汽终点站走到江堤左拐200米便是杨园洗脑班。洗脑班高墙铁门,墙头布满玻璃碴,之上又有好几道铁丝网,周围多处摄像头对着大门,由于心虚,不久前拿下了门牌和院内横幅,现在大门四周无名无牌,铁门常年紧闭,院内楼房的每一扇窗户都布满铁栅栏,每一扇窗户都紧闭而且全部拉上了窗帘。

    一、长期监禁在10平米小屋:大法弟子一进去,首先采用轮番的洗脑攻势,包括精神恐吓等手段。如没有效果,就将大法弟子关进一个10平米见方的小屋子不让出门。吃喝拉撒都在里面,没有人可以进行交流谈话,进行软禁式的长期精神摧毁。由于活动范围长期在这样一个狭窄的空间内进行,许多人如果没有强大的正念与毅力,就会精神萎靡、趋于崩溃状态,懒于动弹,长此下去,造成肌肉萎缩,四肢酸软无力。

    二、受610领导的“帮教人员”协同迫害:被邪党“转化”后的所谓“帮教人员”与邪党政权的一些政府工作人员共同组成一个所谓的“武汉市关爱协会”,直接接受610的领导,目前的协会理事长由犹大龚良汉担任,会员包括一名汉阳区的40多岁的谭姓妇女,一名住汉口的50多岁的冯姓妇女等,这一“关爱协会”的成立也欺骗了一些不了解真相的世人。

    由这些人组成的所谓“关爱协会”在共产邪党的操控下,流窜到北京、广州等地的监狱、劳教所、洗脑班等地,散播、交流其邪恶经验。当指责其酷刑折磨的邪恶时,它们可笑至极的邪恶言论是:“那是为你好,是共产(邪)党的仁慈不让你继续炼功,免得你被判刑、劳教,你要知道好歹,感谢我们才是。”

    三、花费百万巨资洗脑迫害:共产邪党一个最邪恶的手段就是利用学员的善心,混淆是非,将犯罪事实成功转嫁到学员身上,一个典型事例是,与你谈心,假作仁慈地说,610转化一个法轮功学员,一个月的花费是两个贫困山区孩子从小学到大学的所有费用。当学员指出这样的浪费不应该时,它们又东说西说,说什么这些事不用你们操心,国家有的是钱,以此加重学员的负罪感,从精神上达到瓦解学员的目的。据从陪教人员(邪党组织的一些洗脑工作人员)处的了解,杨园洗脑班每年最少费用达近百万元之巨。

    四、扣帽子 迫害百姓:另外据这位学员了解,有的与政府发生拆迁或其它纠纷的群众有时也被关在这里,在审问这些群众时,故意将其套进法轮功里,并扣之以“法轮功分子”的帽子,迫害老百姓。看来,这个邪恶的政权已牢牢掌握大众内心之所惧,利用中国人民的弱点来迫害更为广大的群众。将其多年迫害法轮功的经验成功用于迫害范围更大的群众。

    杨园洗脑班的酷刑迫害手段包括:将两手拉开,人成十字形进行吊铐,将精神药物拌在饭菜内,强迫注射破坏神经系统的药物等。

    他们主要采取的迫害方式是体罚与邪悟谎言配合,利用一群犹大曲解经文从早到晚的向法轮功学员灌输,同时看法轮功学员的坚定程度决定法轮功学员晚上睡觉的时间,不认同他们的就剥夺学员的睡眠,过几天再不认同的就开始来硬的,如:

    1、把会议室的窗户用报纸糊上,门关上,里面几个男的手里拿着长棍棒边问话边挥舞着手中棍棒,打的桌子砰砰响,一会换一批犹大,边教训人边把茶叶水往脸上头上泼。

    2、上铐子:在房间的窗户上铐着,有时两只手都往上举铐着,有时一只手上一只手下,这期间有人不停的跟你说话,拉到禁闭室上铐子呈“丁”字型,如是夏天,禁闭室里异常闷热,密密麻麻的蚊子叮在身上非常难受。

    3、强制法轮功学员强行站在写满污蔑大法创始人的纸上,他们当着学员的面毁师父的画像;让学员数贴在墙上的污蔑法轮功及师父的标语有几笔画,并逼迫学员念,如学员不配合就遭到她们的殴打,有的学员手被铐子铐破了,那些犹大还专门照受伤的地方打。

    4、在太阳下暴晒。

    5、强行要法轮功学员跑步,不跑则让两个人拉着跑。在这期间是一天二十四小时不让睡觉的。他们的目地是加重加长对学员在肉体与精神上折磨,使法轮功学员体力透支,精神达到神志不清状态时被迫妥协。

    6、除采用各种刑具、电棍等迫害形式外,还曾在饭菜中拌药、强迫注射不明药物等进行迫害

    当时的犹大是以恶人龚良汉为首,她迫害法轮功学员十分卖力,据原“六一零”成员讲,龚良汉专门写了一本如何“转化”学员的一本书,把她的一套邪恶说词及洗脑手段写了进去,还到处散发。她几乎去过武汉所有的洗脑班,迫害过许多法轮功学员。

    对于坚定的大法弟子的迫害更是残酷。用电棍电,皮带抽,长时间吊铐,罚站不让睡觉,把人关进一米见方的小屋,不能透气,不能伸腰,只能坐在地上。夏天人在里面,汗流干了,又热又渴,要是常人几个小时就能被闷死。他们就是用这种办法逼迫大法弟子向邪恶“转化”。彭敏的母亲李莹秀就是在这里被迫害死的。这帮洗脑班的邪恶头子及帮凶们却伪善地对外和被害人的家属说,“我们把他们当作自己的亲人一样对待”。

    杨园洗脑班非常的邪恶阴险、变异,简直是魔窟。里面有正副两个邪党书记,一个男的姓冯、一个女的姓杨,还有一个主任姓李,另还有其他人员。大法弟子住的房间门上挂着铁锁,房间里阴暗潮湿,见不到阳光。吃喝拉洗都在这阴暗潮湿的房间里。在这人间地狱的牢房里,没有人的尊严,度日如年。

    所有的洗脑班人员在这里诽谤大法、大法弟子,恶徒们骂大法、骂大法师父,叫嚣:我们不怕你不转化,我们有的是时间,反正还有钱赚,吃饭也不要钱,不管你待多长时间,不转化是出不去的。

    杨园洗脑班由从武昌区人武部、物价局、城管、联防、市容整顿等部门撮合拢来的一群实为法盲的干部组成,2002年武汉市610、政法委驻守此地,5月又调集何湾劳教所管教带领犹大加入迫害行列。除了洗脑和酷刑折磨外,众多案例显示杨园洗脑班普遍在饭中施毒或打毒针毒害法轮功学员。

    已知参与杨园洗脑班迫害的人员包括吴天祥(武昌区副区长)、李明(武昌区政法委书记)、朱某(主任,武昌区人武部部长)、朱某(武昌区直机关工委)、吴奉兵、陈汉芳(武昌区商委)、许敬业(武昌区劳动局)丁跃(武昌区物价局)万某(武昌区房地局)李某(武昌区教委)周某(紫阳街派出所)、徐某、黎长全(武昌区人事局科长)、黄毅(武昌区法院职工)、杨济军(水果湖街第二派出所户籍民警,因迫害得力遭恶报,妻子和儿子出车祸,妻子在送医院途中死亡)、陈崎屹(主任已遭恶报)、胡综述(主任已遭恶报死亡)、吕山海(主任)、余国旋(书记)、胡善萍(主任已遭恶报患精神病)、陈传全(科长)、吴某(主任)冯某(书记)等。还有,由武昌区人武部、物价局、城管、联防、市容整顿等各部门调集来的中共干部。

    洗脑班迫害,是中共运用最广、迫害面最大、使用最频繁的迫害手段。迄今二零一一年,已查实武昌区被非法洗脑班迫害的有343人次,分别是:
    1、青菱红霞洗脑班迫害67人次
    2、杨园洗脑班迫害206人次
    3、湖北省洗脑班迫害的武昌区法轮功学员32人次
    4、武汉铁路局洗脑班迫害的武昌法轮功学员5人次
    5、武汉车辆厂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6人次
    6、武昌区各街道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10人次
    7、其它洗脑班迫害人员(19人次)

    杨园洗脑班迫害206人次:鲍婆婆、曹孝梅、陈光天、陈光远、陈静英、陈敏、陈小华、陈燕文、陈亦川、陈建红、程静(江岸)、储兰英、杜大华、杜华初、方萍、冯玉、冯友珍(黄陂)、冯震、付国启、甘丽华(4次)、高碧珍、高举先、高顺琴、耿顺娥、韩淑华、韩玉芳、胡爱华、胡慧芳(青山)、胡岗英、胡蜀英、胡小玲、胡友英、胡明桃、姜望仙、季德崇、金和平、蒋长林、老龙、雷银芝、雷走英、李国华、李诗纹、李秀华、李佑珍、刘卞琴、刘翠安、刘大军、刘冬英、刘红、刘丽敏、刘腊姑、刘玲、刘秋芳、刘志华、刘秋芳、柳芳、卢柏林、罗金玲、毛凤秀、马保妮、马秋珍、梅晓英、明眺生、米克昌、小穆、倪宇春、潘兆春、彭惟圣(4次)、彭亮(4 次)、彭望琴(2次,黄陂人)、彭良美、钱有云(2次)、邱春华、任向东、荣连芝、邵金莲、老石、石磊、佘湘萍(3次)、沈保华、沈学武(洪山)、石中兰、宋敏、宋季芳、孙月季、孙友香、唐常俊、唐旭红、田超、田辉(青山)、田细娥(2次)、童慧兰、涂玉兰、万春芝、万凯、万婆婆、王宏、王桂娇、王良心、王玲、王明岚、王庆莲、王声苹、王胜、王文英、王晓鸣、王国栋(第2次)、王雨生(青山)、王云、王用华、王正顺、魏兴芝、魏珍香、吴梅、吴美仙、吴四兰、吴振新、吴会、吴新荣、夏艾华、夏桂容、夏雪英、向汉琴、熊伯珍、熊桂兰、熊早运、邢颖、徐朝晖、徐桂娥(青山)、许建功、许惠芳、熊汉莲、严馥(福)香(3次)、晏成其、杨晨、杨芳、杨颖、叶六桂、叶建莉、易素华、尹浩、余婆婆、俞信国、喻腊梅、余钢海、袁金荣、袁金菊、曾建新、张建、张连杰、张春梅(西安)、张春阳、张华平、张桂珍(洪山)、张鹏祥、张异玲、张世芬、张双英、张绪卿、张重静、赵珍娇、郑双凤、周春兰、周春娥、周建刚、周倍春、周林玉、周新春、周新文、周玉芳、周玉芬、周有余(江夏)、周左望、朱邦福(黄陂)、朱红新(2次)、朱桂芳、朱阳春(2次)、宗润生(2次)、邹丽玉(洪山)。

    武汉市杨园洗脑班,有一车姓「帮教」,在邪恶的洗脑班里「积极肯干」。一次和丈夫一同出外旅游,丈夫在小河边洗手时被毒蛇咬了,在医院治疗了很长时间,花了不少钱,甚至病危通知单都下过。有人说她是白干了一年。可是该恶人一点也没有醒悟。

    武汉市臭名昭著的杨园洗脑班不敢挂牌,大铁门一直紧闭的严严实实。是迫害好人的“黑监狱”,多年来一直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

    武昌区武南一村大法学员曾丽娥,二零一八年一月六日在家中被首义路派出所警察强行绑架之后,被非法关押在武汉市二支沟看守所,15天后(一月二十一日)又被强制转押至杨园洗脑班。她80多岁的婆婆多次去洗脑班要人。二月八日下午,曾丽娥已从杨园洗脑班安全回家。

    二零一八年三月下旬,中共维稳办、综治办遭撤消,「610办公室」被并入中央政法委。)。

    公职人员藉势藉端侵害国家公民基本人权,执法犯法系加重身份犯,采终身追惩制。

    ******************************
    宪法明文保障公民基本人权不受侵犯。

    二零一五年九月,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分别规定对法官、检察官办理冤假错案进行终身追责。二零一六年三月一日,《公安机关警察执法过错责任追究规定》正式施行。明确,公安人员造成重大错案终身追责。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七日,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公安部、国家安全部、司法部联合发布《关于办理刑事案件严格排除非法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自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七日起施行。

    该单位恶人:
    陈崎屹(音)(奇)余国旋胡善平(胡善萍)胡xx朱大河胡树林(综述)万某涂华胡宗述陈其屹徐德喜

    受害人:
    张华平陈光远童慧兰赵虎闵长春胡蜀英付国启刘翠安高碧珍武汉女大法弟子武汉女大法弟子甘丽华余刚海(余钢海)周建刚(周健刚)刘光珍钟长奎周春娥彭亮彭燕冯震高顺琴吴梅唐春莲王劲松李国华杜华初彭良美沈学武王继军田细娥张菊香李军峡(李君霞)张建潘红丽冯玉陈亦川方云宝(舟)李秀华王庆连李飞扬的母亲胡慧芳陈晓华(小华)周肖军(周小军)任向东金和平杜善友陈敏储兰英彭望琴(望芹)李军峡尹浩杜大华潘兆春徐桂娥杨道海毛风秀李佑珍刘卞琴刘腊姑蒋长林熊汉连钱有云(钱友云)邹丽玉胡友英谌红燕汪金平潘晓旻张连杰姚湖萍刘志华朱红星杨慧珍许建功王菁王国栋唐常俊胡明桃严福香刘秋芳张绪卿米克昌张异玲张琼(双英)罗金玲周文新晏成其万婆婆徐朝晖马玉珍周新春刘冬英段小仙季德崇刘大军韩淑华杨颖朱阳春王云王用华向汉琴胡延芳熊伯珍鲍婆婆曹笑梅(曹孝梅)陈小华冯友珍高举先胡岗英姜望仙雷银芝雷走英刘玲卢柏林毛凤秀梅晓英明眺生邱春华荣连芝邵金莲石中兰宋季芳唐旭红李桃枝陈静仙王良心王明岚王庆莲王声苹王胜王文英凃玉兰吴美仙吴四兰吴会吴新荣夏雪英熊桂兰熊早运邢颖许惠芳杨芳余婆婆余钢海袁金菊张桂珍张鹏祥张世芬张双英张重静郑双凤周春兰周林玉周玉芳周左望朱桂芳余文清胡杏荣徐二姐夏丹东姜慧勤(惠芹)胡秀兰戴德珍张喜荣郑莲芬王桂泉陈欢谭志英曹坚蒋汉前江玉宝敖红陈立珍陈太婆龚玉群刘福梅李達李达俞新娣(喻性弟)朱吉曼李国华罗姐雷华英李咏梅戴顺喜冯玉玲曾丽娥邹双武

    迫害类型:
    洗脑/送洗脑班关禁闭强行施药威胁/恐吓唆使、鼓励、纵容其它人迫害、折磨大法弟子煽动对大法弟子的仇恨手铐/脚镣践踏信仰毒打/殴打暴晒体罚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二零一八年十月二日大陆综合消息
    曝光武汉地区的洗脑班黑窝
    二零一八年二月九日大陆综合消息
    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二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
    二零一七年五月四日大陆综合消息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日大陸綜合消息
    二零一六年三月十日大陆综合消息
    武汉市黄陂区农妇彭望芹自述受迫害经历
    武汉市高碧珍屡遭迫害-家无宁日
    湖北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员遭恶报实录(三)
    一个没有儿童的家庭
    武汉市武昌区法轮大法弟子遭迫害纪实(四)
    武汉市武昌区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纪实(三)
    武昌张玉兰老人被绑架到杨园洗脑班
    211770p.html#09112232410
    曝光武昌杨园洗脑班邪恶
    武汉杨园洗脑班的残暴
    曝光湖北武汉杨园“法西斯”式邪恶洗脑中心
    冤狱七载,又陷“暗牢”强制洗脑
    阜城县高龙庄村邪恶之徒在奥运会期间骚扰大法弟子
    武汉市洗脑班对大法弟子的药物摧残
    武汉市杨园洗脑班隐蔽手段迫害大法弟子
    武汉大法弟子沈学武被绑架 妻女遭株连生活窘迫
    湖北武汉市70岁大法学员童慧兰2004年含冤而死
    武昌八旬老父亲为子投诉
    助纣为虐,家属遭报

    联系:
    电话:027-86710170、88085386
    电话:027-86385670
    头目:胡某 13907171372
    余国旋(洗脑班党支书记,主要负责人)60岁左右  027-65172069
    武昌区人
    犹大:徐德喜 15527871794
    头目:吕山海18971036356,13397111806,027-88850789宅,027-86739553
    曾主任:电话:027-86385670
    帮教:王贺云13647214060、15997479082;周志英15327333862;张爱云13607173615;张金荣13545206628;张京秀13667219657;徐德喜027-62812505。
    陪教:陈孝生13545065898、杨春英13871101389、周思恩13296554452。

    更新日期: 2018年10月13日 14:59: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