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恶人榜 > 恶人单位列表

    湖南省女子监狱(长沙女子监狱)

    简介:
    湖南省女子监狱(长沙女子监狱)
    ,公检法,市级。湖南长沙女子监狱位于长沙井湾子郊区,是专门迫害女法轮功学员的魔窟。该监狱在1999年以来长达七年多的时间内,一直凌驾于《宪法》之上,被关押在这的人没有任何人权保障,对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更是采取酷刑强制“转化”, 如:吊铐、罚站、罚跑、长期禁闭、灌食、不准睡觉、不准上厕所、做奴役劳工等等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强迫她们放弃修炼法轮功。作为一个执法机构却毫无人性的践踏法律、践踏人权,长期的为所欲为在监狱里纵容犯罪、教唆犯罪,指使犯人非人的虐待、折磨法轮功学员。在这座暗无天日、比法西斯还没人性的监狱里,法轮功学员的处境极为艰难,情况极为严峻。

    湖南省女子监狱教转队不准亲人接见大法弟子,教转队贪污其他转送犯人的东西,无理扣留大法弟子私人物品[信件,病历,笔记等]。
    湖南长沙女子监狱非法关押大法学员并为牟利强迫大法学员做奴工,人工剥瓜子、手工打毛衣等,黑心制产不仅枉顾人道并违反消费者食品卫生。

    一、酷刑“转化”
    2007年下半年,监狱里又开始集中迫害。具体实施人:监狱长赵兰、六监区区长肖平、周婵、教转一队队长李珺、教转二队队长罗坚、攻坚队队长毛惠平、邓某等。他们分别将坚定的法轮功学员用谈话的方式骗出监号,在没人知道的情况下,从后面用罩子将法轮功学员的头罩住,拖到单间小号,由几个夹控犯24小时轮流折磨。夹控犯把法轮功学员双手吊铐、脚尖踮地,吊得大小便失禁,最后连换的裤子都没有。而且是长时间吊铐,一吊几个月,如岳阳的冷雪飞、长沙的章富容、严红,怀化的陈楚君等。冷雪飞被关到监狱后直接送攻坚队迫害,吊铐了4个多月后将她吊出了高血压、心脏病、颈椎骨质增生等多种疾病,即使这样恶警还要迫害,逼迫她写“四书”。现在每个月都有一、二个法轮功学员送攻坚 队“转化”。严红被四次关在攻坚队吊铐,每次都是吊了一个多月,人吊得脱形了才放下。在精神、身体的双重迫害下,使法轮功学员的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

    二、奴役
    该监狱对六十岁以上的法轮功学员采取残酷的奴役,强迫她们在自己住的监号剥蚕豆:蚕豆用水泡涨后,剥掉两头的壳,每人每天30到50斤不等。小小的监号里又要住人,又要作奴役的场所,床上地上到处是水,她们长年累月住在潮湿阴暗的监号里。法轮功学员毛四元,就因为不喊“某某犯人到”,强迫她每天劳动18小时。法轮功学员张兰辉高血压220-300,还要强制奴役,剥得手指头的肉都烂掉了,还强制她剥。缪翠在受尽折磨后,出现了子宫癌征兆,到医院一检查只有几个月的生命了,才将她保外就医,出来后无钱看病、吃饭,只有靠亲人朋友相助。

    从2004年3月至7月,仅四个月中,湖南省女子监狱就举办了3期洗脑班(“攻坚班”),挑选恶警成立所谓“攻坚小组”。在攻坚班上,她们针对那些入狱后不配合邪恶的学员,以“遵守监规纪律”为名实施各种迫害:强迫学员背监规,利用种种歪理邪说给学员“上课”,强迫学员做“作业”,强迫做各种“体能训练”(所谓“体能训练”就是什么蛙跳、单腿跳、做操、跑步等等,实质上是藉机从肉体上折磨在长期关押中体质已很虚弱的大法弟子)。谁不配合她们,她们就任意惩罚,将学员罚站、戴铐、“背宝剑”(背铐的一种,对身体的伤害很大)、关禁闭等。

    2005年进入6月以来,湖南省女子监狱加剧迫害大法弟子,成立了专门针对坚定大法弟子(入狱后从未写过“转化书”的大法弟子)的洗脑班。该洗脑班设在新接见室的楼上,大法弟子一人一个单间,由两名陪住的“夹控”犯人24小时监视,每人还有两名包夹狱警,可见女子监狱恶警对这次开办洗脑班的重视程度。这些大法弟子以前每天都被狱警强迫参加强制性奴役劳动,每天要剥10多个小时的蚕豆,休息时间很少。当有大法弟子抵制奴役劳动时,狱方就使出种种手段迫害他们,而此次办班则为全天洗脑,对大法弟子精神上的迫害力度更大。

    监狱的规定是每月服刑人员可以与家属会见一次。然女子监狱就曾多次以各种借口不准大法弟子与他们的家属会见。他们以此手段迫害坚定的大法弟子,妄图在精神上、在生活来源上进行迫害,以达到迫使大法弟子转化(被迫放弃信仰)的目地。有的大法弟子曾被停止与家属会见长达八个月之久。

    迫害手段:
    1,动用特警、武警用高压电棒、绳索、警棒、手铐、脚镣、独脚凳以及五名以上的牢霸对大法弟子进行殴打,踢、踩、跪;
    2,指使几个犯人坐在大法弟子身上以灌食为借口用铁棒撬牙、猛踢小腹,扯头发,挟脖子等暴力肆意迫害大法弟子。
    3,不给饭吃,不准睡觉,通宵罚站,用绳索将大法弟子全身捆绑曝晒,逼迫做青蛙跳,曝晒昏死后再用冷水泼醒。
    4,逼迫大法弟子蹬马步、爬壁等体罚;
    5,将大法弟子双手反铐吊在窗台上示众;
    6,用带血的卫生巾塞嘴;
    7,将大法弟子反铐在地上拖,致使全身被拖得血肉模糊,衣服破烂不堪;
    8,动不动用高压电棒电击,击得大法弟子满口鲜血直流;
    9,大法弟子被双手上举双脚悬空吊铐、宝剑式吊铐、飞机式吊铐、反铐禁闭(以上三种吊铐惨不忍睹)。
    10,在迫害中私设刑法长期剥夺大法弟子的最基本权利,采取:不准看书写字,不准单独上厕所,不准与任何人说话,不准投信箱等,如违者必严惩。除此外,还强迫大法弟子每天劳动12~15小时以上。
    在湖南省女子监狱这个恶党的所谓“省级文明监狱”的招牌背后,掩盖着多少执法犯法与违背道德良知的恶行。百余名被无辜关押的湖南法轮功学员仅因坚持“真善忍”信仰,便被施以种种精神摧残与肉体折磨并遭强制洗脑。与副监狱长赵兰所标榜的正好相反,湖南省女子监狱完全是一座摧毁道义良知与一切人性正念的人间地狱。

    湖南省女子监狱监区架构:
    一监区:警服厂
    二监区:兴康厂
    三监区:长丰厂
    四监区:包括生卫科、教师队、医院、食堂、接见室
    五监区:“教转”大队(包括教转一队、教转二队、老年队)
    湖南女子监狱教转中队(即迫害大法弟子的队)里有二分之一是大法弟子,另一半是社会上的罪犯,每个罪犯监管一个大法弟子。名义上是什么互监组,实际上安排来严密控制大法弟子的,即使上厕所都不离左右,不准大法弟子之间互相说话,不准小声说话,更不准说维护大法和证实大法的话。否则就会被恶警叫到办公室毒打(有时有几个队长和罪犯一齐打骂,打完后却都不承认)。

    监狱还巧立名目加大劳动任务,被关禁闭,并一只手从肩上下去,一只手从背后上肩来反铐,脚手链铐,电棍打,双手举头铐起来脚尖着地;禁闭室很小,吃、拉、睡都在这点地方;夏天蚊子叮遍全身,冬天睡在地上寒冰难熬。

    严管队迫害大法弟子的手段有:坐独脚小凳;夏天40度站在太阳下暴晒,眼睛都晒坏;挨电棍打;用各种残酷的手段折磨大法弟子。停止大法弟子与亲人每月一次的面见和每月一次购日用品,扣押包裹和汇款。睡觉的每个监房只有30平米,住10─14人;吃、睡、劳动都在这小小的监房,不准走出房门一步,走廊上是放开水瓶和用的桶子,每天用水时出门口拿瓶和桶子也须立即进房,不准站立一分钟,否则就会遭到所谓的互监组的指责、辱骂。每到剥蚕豆时走廊上、监房后面的卫生间都浸泡着蚕豆,蚕豆发出的臭味冲天难闻。整个监房内外到处都是水,整个冬季都生活在水中一样,床上的被絮都是水气,是湿的。夏天做布娃娃时棉花灰满屋飞。

    以教转中队的队长李春辉为首进行的迫害,直到2006年李春辉离开教转中队后分为两个分队。虽然关小号和弄到严管队的行为有所减少,劳动任务相应的少了些,但是恶警依旧迫害着大法弟子,这是湖南女子监狱副监狱长赵兰的所为。

    迫害手段主要如下:
    一、为了防止罪恶行径被泄露,恶警常常以接见、谈话为幌子,将法轮功学员骗出监号。恶警指使罪犯躲在阴暗处,在法轮功学员经过时,从后面将她打倒在地。然后用事先准备好的湿抹布死死捂住她的眼睛、鼻子、嘴巴,强行拖到洗脑班。进门后将她重重的摔在地上,由于用力过猛,法轮功学员的鼻子、口腔顿时被摔的鲜血直流、鼻青眼肿。
    二、随后,恶警和罪犯将法轮功学员随身携带的物品全部没收,据为己有。
    三、洗脑班长期门窗紧闭,戒备森严。每个法轮功学员被关在一间房内,由两名罪犯二十四小时轮流夹控。不准走动、不准睡觉、不准喝水、不准吃菜;每天上厕所不得超过两次;打骂、恐吓、罚站、戴镣、戴铐、禁闭等迫害时有发生,整个气氛极其恐怖。
    四、上厕所、洗澡必须在半夜2点,在罪犯的监视下方可进行。洗澡、洗衣不得超过5分钟;衣服只能凉在厕所内;如有违反者:轻则辱骂,重则取消下次洗澡资格或遭到其它迫害。
    五、每个房间放置一台电视机、一台VCD,昼夜播放栽赃、陷害大法和创始人的录像片,强迫法轮功学员盯着电视机看。否则,不准睡觉、整天罚站、戴铐。许多老年法轮功学员被强迫站得昏倒在地、大小便失禁、全身浮肿或引发各种疾病;许多年轻弟子站得双脚肿至大腿根,全身疼痛难忍,举步艰难。
    六、法轮功学员必须称罪犯为“老师”,回答问题时必须符合恶警和罪犯的观点。否则,就以“不理智”“不尊重客观事实”为幌子,吊铐在铁栏杆上,不准呻吟、不准叫喊。如发出声音,立即用事先准备好的卫生巾、臭袜子或塑料胶纸死死的堵住嘴巴。
    七、不准法轮功学员驳斥录像中种种欺世谎言、不准抵制恶警与罪犯的非法虐待与各种迫害。否则,就以“对抗干警”“扰乱监管秩序”为由,动用特警采取五马分尸式吊铐;或者将双脚脚趾尖落地,双手臂一上一下反铐吊在半空中;同时动用高压电棒左右击打。法轮功学员遭酷刑中大小便失禁;口腔。鼻腔鲜血直流,惨不忍睹。严重者出现休克、致残并引发各种并发症。有许多法轮功学员从此双手臂麻木、抽筋、反应迟钝或出现精神恍惚。
    八、恶警们为了达到让法轮功学员彻底放弃对真善忍信仰的目的,从严管下来仍以所谓的“揭批”、“帮教”为幌子,强迫法轮功学员写三书。否则,就以“转化不彻底”、“再加一把火”为借口,继续进行洗脑迫害。
    九、解除严管回到中队,七名法轮功学员与七名夹控罪犯关在一间不到三十平方米的监号里。每天二十四小时吃喝、拉撒、劳动、睡觉都在里面。夏天蚕豆水,厕所臭气熏天,冬天蚕豆水弄地上湿湿的,寒冷刺骨;每天强迫奴役劳动十六小时,环境极其恶劣。
    十、为了防止法轮功学员站出来否定在高压迫害下违心的言论,恶警们指使夹控罪犯一边监督完成繁重的奴役劳动定额,一边强迫其以积极的态度参与诽谤法轮功,作为后期“巩固教育”的迫害手段之一。强迫法轮功学员参与讨论,以不堪入耳的言词激法轮功学员开口。如不配合,又以“思想汇报”的方式进行摸底。如发现在法轮功问题上持不同态度者,再次弄到洗脑班进行迫害。
    十一、恶警违反“监狱法”中有关服刑人员公费医疗的规定,不给被迫害致病、致残的法轮功学员公费医疗,并强迫法轮功学员用亲人探视的钱就医吃药,蓄意给法轮功学员日常生活造成困难;并四处诽谤大法不能治病,蒙骗不明真相的服刑人员。

    湖南省女子监狱的恶警们在九年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中,手段不断升级,夹控法轮功学员的罪犯,为了早日出狱,讨好恶警,对恶警言听计从,互相勾结,不惜用最下流、最卑鄙、最恶毒的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其中有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得精神失常,甚至失去所有记忆,有的被迫害得白发苍苍、骨瘦如柴,各种并发症接踵而至,有的在背师叛道的心灵重创下,痛不欲生。

    以上是湖南省女子监狱多年来,以洗脑班的方式秘密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部份事实,也是该监狱在全国被连续多年评为“部级文明监狱”的内幕。

    各种惨无人道的手段、方式举不胜举,惨不忍睹,整的你生不如死。在中共邪党的词典里“文明”与“野蛮”是错位的。“文明”的湖南女子监狱充满了灭绝人性的“残暴”。

    二零零二年到二零零六年,被迫害的大法弟子分别有:
    陈楚君被恶警强行打针一年多,失去记忆;周云霞反迫害被强行脚镣手铐打针成疯人;罗爱珍反迫害被五个夹控犯强制灌药撬掉一粒牙;郭波琴反迫害被五个夹控犯加恶警李玲拖到医院,头撞碗大血包,口吐鲜血;还有何丽佳、刘春琴被强迫药物迫害,等等。

    湖南省女子监狱为了迫使法轮功学员“转化”,狱方从杀人、抢劫等罪犯中,挑选培训一批特别凶残的罪犯,直接实施对大法学员的迫害。他们为这些罪犯撑腰,唆使、操控,利用罪犯长期与社会隔绝、不了解法轮功真相,用所谓的“天安门自焚”等假新闻欺骗毒害、煽动他们对法轮大法学员的仇恨,以加分、当组长、减刑作诱饵,驱使他们对法轮大法学员的迫害。

    湖南省女子监狱里“高度戒备区”(原六监区一分监区)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其中,金福晚、邓月娥被穿“束身衣”迫害,金福晚手已断,人已完全脱相。

    被非法关押在这里的法轮功学员,大多数都是五、六十岁以上的老年妇女,个别的三、四十岁也有。“高度戒备区”利用犯人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制造高压恐怖气氛,让这些法轮功学员度日如年。

    湘西花垣县的一位肖姓法轮功学员,被罚站了二百三十个小时,白天除了吃饭,晚上除了睡个把钟头外,其余时间就是罚站。

    怀化辰溪的法轮功学员邓月娥,除了被“穿束身衣”以外,还被在大热天里一个多月不许洗澡、不许刷牙,每顿饭只许吃一口。

    被非法关押在这里的法轮功学员大多都受到不同形式、不同程度的酷刑虐待,无故刁难,无事找茬,随意侮辱谩骂,几乎是天天发生的事,整个监区弥漫着高压恐怖的气氛。大部份法轮功学员刚被关进去的时候,身体状况都不错,经过这里的恐怖险恶的高压下,出现了高血压、心脏病、糖尿病等症状。

    郴州法轮功学员李梅菊,刚入狱时,怎么看都是三十来岁的人,经历一段时间折磨后,现在衰老的像个六十多岁的人了。七十多岁的怀化法轮功学员唐清英被迫害的整天摇晃着脑袋。

    狱警:文某、涂某、范某、袁某、徐某、队长唐某。她们指使犯人用各种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犯人:彭关敏、银静、胡小梅、宋凤翔、龙琼、李大、姿大、唐影、刘干、周小兰、涂文利。她们基本都是贪污犯,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不择手段,以此为自己减刑。

    迫害法轮功学员监区现(二零一九年)叫“高度戒备监区”,分两个监区:一分监区和二分监区。

    一分监区,从二零一五年后不再做生产,全日“学习”,改为攻坚强化“转化学习”,如不配合,他们残酷迫害(叫攻坚),私设刑场,在走廊端头,用一个大书柜遮挡住,反吊在窗户上打、蹲、站、穿约束衣、不准睡觉,有时仅有的二至三小时睡觉,床上是湿的,睡光板子、不准穿衣服、不准上厕所,屎尿拉身上,不准换裤,致使有些人下身大腿溃疡、腐烂,“攻坚”洗脑仍不停,一间房有电视影碟机和邪恶的洗脑碟。

    四至五个包夹对付一个法轮功学员,强迫接受谤师谤法的洗脑,如果不配合,四至五个包夹压、控、坐、打、吊、电棒,强迫站在师父法像上,用胶布胶住嘴巴,喊叫声别人听不到,还暴力强制法轮功学员侮辱师父法像,很多法轮功学员在无力躲避的情况下,是因觉得对不起师父,才配合妥协的。

    按规定,用刑体罚不得超过两个半小时,但她们对法轮功学员用刑迫害没有时间概念,不达目的不罢休。邪恶的人员为了躲过摄像头,很多打法轮功学员、强迫他们蹲、站的体罚是在厕所里站通宵,外面人路过也看不见。

    二分监区,位置偏僻,在食堂旁边靠围墙,在马路上,可看见那房子,就是禁闭室,发生在那里的迫害,一般无人知道。

    那里楼上和下面坪里,全搭上铁皮房,潮湿、阴冷,冬天、春天地上一层水,楼上楼下都没有窗户,夏天热得出不了气。下面就是禁闭室,那里有九个监房,只有一个洗漱间,那里的迫害更无人知道。在那里,非法关押几年的法轮功学员互相之间没见过面,不准见面。每天只有一杯水,长期不准洗漱,只有一小窗口送饭,吃、喝、拉、撒全在里面。

    那里利用恶人(犯人)二十四小时倒班看管,晚上恶警在那里,反正只要在那里关押了几天的法轮功学员回来,就不成人样了,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那里还专门配了男恶警迫害女法轮功学员,挑选了几十个身高体壮、心狠手辣的恶人(犯人)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白天晚上值班,以曾霞为首。

    曾霞是吸毒贩毒犯,只要有法轮功学员喊大法好或她听到谁讲中共不好的话,她就会大打出手。恶警经常利用她迫害法轮功学员,如吊挂、穿约束衣、灌食、打,一般都叫她上。因上面有规定,吸毒、贩毒、暴力案的人不能在“高度戒备监区”,都得下队,曾霞下队不到半年,“高度戒备监区”恶警又破例把她要回来了,她成为恶警行恶的工具,长住“高度戒备监区”二分监区,她的编制属一分监区。

    二零零九年上半年,“教转中队”(二零一五年后称“高度戒备监区”)“学习(即洗脑)班”的人用椅子抬来一个法轮功学员,医生检查诊断为内脏严重受损,导致体内大出血,肋骨被打断了几根,已在三小时前死亡。当时,有医生和犯人医生出工之时,都在议论:不得了啊!这已经是第六个被打死的法轮功弟子了,他们这才是真正的犯罪,这是什么世道?!

    上班时,来了好几个警察,一下子来了一台急救车。犯人议论说:他们每次都是这样,其实人早就死亡,为了逃避责任,来了(内部医院为112医院)急救车,开一张证明,证明在抢救无效,中途死亡,监狱就没责任了。

    “学习(即洗脑)班”属一分监区管,恶警有:邓颖(教导员)、邹永红(主管)、李珺、刘芊、毛慧敏、张玉宇。

    在那里,不配合的、坚持大法好的法轮功学员都被污蔑为精神病,强迫吃精神病药。对于精神病药,监狱有规定,必须由医务室统一管理,只有“教转中队”的这种药由该中队管、某犯人管,目的是只要法轮功学员喊大法好、讲真相、劝善、声明不“转化”,就是精神病。他们说“又发病了”,就要强迫法轮功学员吃、灌这种精神病药。

    在那里,法轮功学员的手被吊残、吊伤的,是绝大部份,不行了,送医院治疗,稍好一点,又进行下一轮迫害,要反复多次“攻坚”迫害,来达到目的。有的法轮功学员被整疯的、整残的、整死的。

    二零一七年底到二零一八年初,是最冷的时候,有一个法轮功学员因不配合,邪恶扒光她的衣服,一丝不挂,打开窗户,好大的北风,强迫法轮功学员站在洗漱间,冻了一个多星期。有一点善心的人(包夹)说,不知她还能挺多久。

    二零一八年,恶人(包夹)彭光敏,经济犯,“学习(即洗脑)大组长”,从事洗脑迫害,教“大课”(洗脑内容)六、七年之久,彭光敏原本是一个文弱书生,被恶人铸造成一个毒害人的工具,成了“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工具。胡小梅、龙超英、宁静、宋风强,都是“学习(即洗脑)”组长和单监舍长,另外曾霞一起参与迫害。

    该单位恶人:
    赵兰刘琴王菲陈玉兰李雁玲陈建辉龚振英肖加华李春纯罗坚邹湘柳文小莉毛慧萍肖平李珺甘令远向莲花邹永红李鹃郑颖贺云黄平陈群黄琼谢永红李春晖颜美英赵星云聂微陈佳旺黎小平周婵李玲薛芳吕慧玲王晓丽刘千刘艳王平陈智丽霍莹程家望闾英李玲芬唐英袁立苹邓真周小兰韩丽华邓成贺莹曾灿文周秋芳陈文红郑流桃郝春玲刘勤曾文敏吴嫦周丽龚小红郑翠凡卓端秀欧阳秀枝平

    受害人:
    邓宏华肖桂英谢水花郭波琴何丽佳肖瑞玲刘大菊易新华陈楚果周云霞曹连英全英姿周红霞 张和君刘士秀谭金方永兴县大法弟子二女儿向菊珍刘碧华金福晚李保星张立宏莫利群(丽群)周玉凤张雅维罗娟唐佩恒黄菊秀谭建阳戴昭纯王满枝彭冬梅刘惠平(慧萍)谷志香向亦平谭翠英严从喜(严重喜)胡艳胡关霞周德元王细美曾锡银杨天柳(杨天佑)金珠宛宋浙梓(宋哲梓)周云霞曹林芳曹林英蒋平田林春香邹云霞罗巧丽(罗巧莉)王建英郭照青(照清)尹红戴丽云刘碧莲李连春楼亚丽唐清英吕〈闾〉雅丽丁时坤冷雪辉(冷雪飞)郭明清周玲刘春琴黄丽英(立英)吴传英彭见妹刘金华鲁孟君(梦君)张灵格宋得子石教进肖美君雷映群(英群)(应群)王平谬翠杨素王平肖永康姚建平李艳荷(艳和)厉德英梁凤莫利琼王萍周建平袁东波言虹(严红)周品君宣荷花许莲李德银贺翠英黄朵红曹连芳刘仕荣陈鹰〈英〉刘蓉蓓李大英张文兰永兴县大法弟子大女儿于珍玉石生兰杨舜英周合家(周和佳)王桂珍易欢美徐金贤高茄悦蔡凤姣张亚琴李安妹薛莉熊晓岚(熊晓兰)伊红杨素彭珍云谢爱兰柳春霞文玲(文戍林)曾春梅李甲菊黄远桥刘白英刘华杨正莲吴明香陈全秀张新琪秦小兰谭香玉宋冬波邓月娥唐开菊赵群兰(赵君兰)曹翠云蒋喜莲史玉华张新义陈小玲(陈小琳)陈楚君肖瑞林章芙蓉彭桃秀莫晓燕(小燕)康瑞琪赵连琴 李桂英刘丽霞贺必刚〈碧刚〉魏香波刘春琼张春桃胡新元(新媛)石教钰欧名超永兴县大法弟子三女儿刘冬仙谭祥杏邓彩云刘容培胡冬霞王五辉(伍辉)章兰辉(张兰辉)张格灵彭国庆孟凡辉张灵革(张灵格)罗爱珍康瑞其蔡桂姣朱静向朝霞吴敏道罗丹向家玉

    迫害导致:
    迫害致精神失常;使流离失所/使家破人散;迫害导致生活不能自理;

    迫害类型:
    罚站洗脑/送洗脑班逼迫放弃信仰践踏信仰长期不提供食物或者不提供充足食物剥夺睡眠强行施药注射不明毒针戴脚镣/连体脚镣撞墙剥夺大法弟子被探视的权利关禁闭不准上厕所唆使、鼓励、纵容其它人迫害、折磨大法弟子煽动对大法弟子的仇恨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湖南省女子监狱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
    67岁彭国庆被非法关押在湖南怀化市第四看守所
    湖南省女子监狱暴行-加铐一个月-罚站230小时
    二零一八年四月三日大陆综合消息
    湖南省女子监狱“高度戒备区”迫害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七年八月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
    湖南省女子监狱仍在迫害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六年九月六日大陆综合消息
    遭四年冤狱等迫害-湖南残疾陈小玲控告江泽民
    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3年4月25日发表)
    部份湖南法轮功学员在监狱遭迫害事实
    林春香被湖南女子监狱迫害致残 家庭破裂
    长沙中共人员迫害法轮功事实综述
    大陆各地迫害机构恶人录(3
    湖南长沙女子监狱强迫做奴工
    联合国难民张新义再遭长沙“六一零”关押(图)
    湖南省女子监狱培训罪犯迫害好人
    204557.html#097142303
    揭露长沙女子监狱迫害罪证
    长沙六旬老人被迫离家
    湖南省女子监狱教转队对大法弟子犯罪
    湖南省女子监狱剥夺大法弟子家属正常会见权利
    “文明”监狱的“文明”── 曝光湖南省长沙女子监狱
    179381.html#0853101824
    湖南长沙女子监狱折磨、奴役法轮功学员
    湖南长沙谢务堂、谭香玉夫妇近期遭迫害情况(图)
    石生兰遭湖南省女子监狱迫害 家人担忧
    湖南女子监狱对大法弟子缪翠、李连春迫害近况
    湖南辰溪李仙花被非法判刑 胡丑改被超期监禁
    湖南女子监狱对大法弟子的奴役和折磨
    我和亲人遭受的迫害
    揭开湖南省女子监狱狱内洗脑班黑幕
    湖南省“文明监狱”背后的累累罪恶
    长沙女子监狱迫害大法弟子犯罪事实
    湖南省女子监狱办洗脑班加剧迫害
    湖南湘潭莫利琼被非法判刑9年
    湖南省女子监狱无理禁止家属探视被劫持的大法弟子
    湖南永州市四位大法弟子被非法判刑
    湖南郴州市恶警绑架、毒打、勒索无辜公民
    湖南省女子监狱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警名单及犯罪手段
    长沙女子监狱恶警毒打折磨大法弟子的犯罪事实

    联系:
    陈泽龙(监狱长)
    丁喜华(副监狱长)
    大队长 张玉宇 周婵 薛芳 刘永清 李军 范蕊 李雪
    凃文利 文小芳 袁平芳 刘芊
    参与迫害的服刑犯人
    邓涛(主凶) 银静(主凶)
    龙琼 胡小梅 彭光敏 宋凤祥
    瞿莉 周烨 全艳 龙朝英 顾景平 皮湖艳
    唱艳琴 冷静 陈卫平 陈卫红 陈建平 李亦平
    钟霞

    通信地址:湖南省长沙市2号信箱 邮编:410004
    地址:湖南省长沙市雨花区香樟路528号
    传真:2323023
    电话:2323000──2323999(部份是办公电话,部份是监狱警察、职工私人电话)
    教转大队电话:2323040
    教转二队电话:2323153(队长:罗坚)
    监狱长:赵星云 
    政委:聂薇
    副监狱长赵兰 电话:2323007(办)2323878(宅)13308498728(手机)家庭住址:女子监狱宿舍10栋3单元506号
    教育科:0731-2323039
    科长:敖春玲13975163288(手机);副科长:张卓13975868160(手机)
    薛芳手机:13787788566
    教转大队警察
    周婵 小灵通电话:6892583
    队长罗坚 手机:13974856700
    狱政科刘科长手机:13908481832
    狱政科:2323030
    狱侦科:2323043
    入监队:2323710
    出监队:2323042
    办公室:2323020

    入监队:通信地址:湖南省长沙市2号信箱, 邮编:410004
    科长:田华;副科长:文小莉;其他狱警:吴小妹;
    狱侦科:0731-2323043;狱警:周××、卓××等
    入监队:0731-2323710;狱警:唐清云、龙燕红等
    出监队:0731-2323042;
    狱警:韩丽华(主管狱警)、兰××、 孙××等
    办公室:0731-2323020
    生卫科:狱警有邹湘柳、周巧等
    知晓姓名的女子监狱其他狱警有:韩玲翠、郑佩先、欧向阳、罗敏、周淑英等

    更新日期: 2019年8月21日 17:12: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