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網站地圖 | 簡體版 || 明慧網 | 英文明慧 | 圖片網 | 多語種明慧 || 訂閱
   
實事報導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學過法輪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詳情需要繼續確認案例
  • 失蹤名單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惡人榜
  • 嚴正聲明
  • 海外迫害惡行
  • 惡人惡報
  • 澄清事實
  • 綜合報導
  • 時事評論
  • 活動報導
  • 各界褒獎
  • 社會支持
  • 媒體報導
  • 溫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惡人單位類別索引
  • 按迫害事實索引







  • 首頁 > 實事報導 > 惡人榜 > 惡人單位列表

    遼寧女子監獄


    演示圖:電棍電擊


    酷刑演示:打毒針(注射不明藥物)


    酷刑演示:吊銬


    酷刑演示:吊銬


    酷刑演示:拳打腳踢


    中共酷刑示意圖:澆冰水


    2000年2月惡警夥同勞教犯人把堅定的舒蘭市大法弟子孫秀華、劉淑霞等人用強行繩索捆綁,後為了阻止大法弟子背法就用膠帶封嘴。


    中共酷刑示意圖:熱水燙


    中共酷刑演示:死人床


    2016年1∼6月大連法輪功學員遭各類迫害統計


    2016年1∼6月大連法輪功學員被綁架人數分佈圖


    圖1:2018年遼寧地區法輪功學員遭中共各類迫害人次統計


    圖2:2018年遼寧各地區法輪功學員遭中共迫害人次統計

    簡介:
    遼寧女子監獄
    ,公檢法,省級。二零零七年至二零一三年,楊莉任監獄長期間,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16人;二零一三年至二零一八年,賈福軍任監獄長期間,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20人 ,這兩個惡人任職期間是該監獄迫害致死法輪功學員最多的,共計36人,而這兩個任期(2007-2018年)的(政委)副獄長都是徐敏(主管迫害法輪功)。

    遼寧省女子監獄內有十二個監區,加上馬三家監區,共有十三個監區。馬三家勞教所解體後,被遼寧省女子監獄接收,成為該監獄的一個監區。幾乎每個監區都有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其中,二零一零年成立的“集訓矯治監區”,到了二零一七年仍是集中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監區。

    遼寧女子監獄位於瀋陽馬三家教養院附近,在遼寧省內被判刑的女子都關在此監獄,大約有十分之一是被非法判刑的法輪功學員。普通犯人在入監隊培訓一個月左右分到各個監區,而被非法判刑的法輪功學員直接分到各監區,由專管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副監區長接到本監區,直接分到各個小隊,派兩個犯人作為“包夾”,逼迫“轉化”。與小隊的所有犯人隔離,小隊的犯人獄頭每天打探消息向小隊長匯報。

    遼寧女子監獄從99年“7.20”以來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該監獄實施的高強度奴工迫害,手段殘忍。惡警以給犯人多加分、減刑為誘餌,利用犯人折磨法輪功學員、對法輪功學員進行強制“轉化”,對拒絕“轉化”的法輪功學員施以酷刑。

    下面是監獄迫害大法弟子所使用的種種迫害手段:

    一。 信息封鎖。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後,警察嚴密封鎖消息,散佈謊言、假象,製造輿論掩蓋事實。

    二。 經濟封鎖。不許大法弟子花錢買東西,錢存在隊長手裡,如:警察對大法弟子潘玉君進行經濟制裁八個月之久,最後潘玉君瘦得皮包骨頭,每頓只給兩個小窩窩頭,兩個人的活叫她一個人承擔。想買一袋白糖和一袋大醬吃,遭到隊長劉梅的拒絕,並吃盡了電棍的苦頭,嘴被膠條封住,不許上廁所……。

    三。 肉體摧殘。五大隊吳國鳳被綁在鐵管上狠狠毒打,被打得大小便不能自理。

    四。 體罰虐待。大法弟子被強迫大頭朝下撅著,坐小板凳,晚上不許睡覺,白天干二十多個小時的活,九大隊一小隊大法弟子張亞艷雖來月經,警察卻一天不許她上廁所,褲子都已濕透。八大隊大法弟子被禁止上廁所,晚上只好偷偷便在洗漱缸裡,早晨再偷偷倒在廁所裡,這樣的例子實在太多了。

    五。 沒有言論自由。兩個犯人看押一個大法弟子,不許說話,特別是在科長、隊長辦公室裡,更不讓講真話,如有不從者,就會在一個秘密的房間裡遭到毒打。

    六。 凡是法輪功學員被劫持入監,必須在入監隊後再分到各大隊。特別在入監隊當天大法弟子都被強行扒光身上所有衣服,被褥被拆開,遭受威脅恐嚇,幾個小時,自己所帶的東西就不翼而飛,金錢被掠奪,人人都稱此為“鬼門關”。

    七。 大法弟子絕食抗議,會遭到更殘酷的折磨。整天都被綁在床上,手、腳被固定,被強行下胃管,有的大法弟子就這樣被灌食時窒息而死,而直接參與的醫務人員卻把責任全部推在大法弟子身上。

    二零零六年十月,遼寧省女子監獄後院內,鍋爐房附近正準備建一幢新樓。新樓的地基現已打好,打算二零零七年春天完工。內部消息透露:這幢新樓是用作傳染病醫院的,要有很多傳染病人住進醫院,病人源於國內各省市,說是把病人都集中到這裡,要在這裡成立一個“集中營”。

    遼寧省女子監獄地處瀋陽市於洪區,與瀋陽馬三家勞教所相距不太遠。監獄內蓋有犯人監捨樓和勞教車間,共有十幾幢,關押人數近三千人。中共惡黨自己規定“傳染病人不得入監”,那麼怎麼可能把傳染病醫院建在監獄裡呢?而且監獄是中共惡黨關押和嚴管犯人的地方,戒備森嚴,怎麼可能將其作為對外治療傳染病的公開場所呢?在惡黨統治的中國從來沒有過這樣的慣例,顯然另有所用,且有不可告人的目地。

    遼寧女子監獄二監區以副監區長李晶為首的惡警們,對剛進入監區的法輪功學員首先安排二個惡人迫害,把法輪功學員押送到監區宿舍進行秘密迫害,在這期間無論春夏秋冬一律不給被褥、睡光板床,冬天不給棉衣,每頓給二、三個雞蛋大的窩頭。


    二個惡人對一見面的法輪功學員先是一頓拳打腳踢,然後逼著讀反面材料或寫所謂轉化書,不規範就開始體罰,從早晨五點多一直站到下半夜兩點左右,惡人可以輪流睡覺休息。惡警授予惡人的權力,可以在任何場合對法輪功學員用各種方式迫害,參與迫害次數最多的惡人:張琳(詐騙犯)、李淑華。張琳對法輪功學員惡語相向,李淑華則是拳腳相加。被體罰迫害時間最長的是:瀋陽鐵西區的高桂傑(律師),二零零零年八月十六日至二零零七年一月九日,在此期間有時整夜都不准上床,有時半夜被打的慘叫聲使整棟樓的人都驚醒了;被李淑華把會陰部位踢裂住院半個多月,到生產車間以後照樣站著干奴役活吃粗糧,不准家人接見,收工以後還要洗腦到半夜,白天還得干奴役活。法輪功學員程亞萍(現已回家)被李淑華和其他惡人三天兩頭毒打,告到隊長那兒隊長根本不理。

    法輪功學員顧英華(瀋陽),不但挨打,還被李文蘭(傷害罪)等幾個人用繩子綁上,嘴用膠帶封上,扔在洗漱間的地上,冬天往身上澆水,然後用拖布沾著地上的水往顧英華臉上擦,從早上八點一直折磨到下午四點多。顧英華因此落下毛病,一夜上五、六次廁所。

    宋春香(丹東人)被綁在床上毆打,到生產車間收工回監,照樣不准睡覺,被林傑等人體罰。每個法輪功學員都受到不同程度的迫害。在生產監區,犯人們可以隨時隨地不分場合任意的毆打法輪功學員,犯人們自己不敢打架,怕扣分、加刑,可是犯人們卻可以隨便打法輪功學員,不但不扣分,還加分,減刑,對於不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犯人,干的再好,也不加分。管事犯人孟麗夥同李艷芬、李永傑等人體罰和毒打法輪功學員。

    遼寧女子監獄強迫轉化,不配合就殘酷迫害,用各種各樣的刑法:拳打腳踢,踢得遍體鱗傷,時不時地就拽頭髮,一把一把的拽,頭髮落得滿地都是,坐小凳(寬二 寸,五寸長,三寸高)一坐就坐了數十天,臀部硌破了,都往下流血,硌破處想墊點東西都不讓;來例假了,不讓用手紙,就撿破紙甚麼的,破布什麼的墊皮膚;惡 徒常用針扎,用別針扎,身上頭部等處都給扎出血啦才罷休;再就是罰蹲,一蹲就是一上午或一下午,要是蹲不住了就用電棍電;還有,在最冷天(十二月份)弄到廁所裡,剝光衣服,往身上澆涼水,一邊澆一邊說:“讓你感冒。”晚上不讓上廁所,下樓梯時,惡徒故意走後面,冷不防就推你一下,讓你跌跤。七小隊的隊 長姓祁(音)親自下來用手電棍電,一電就一上午,不管死活。以上這些酷刑,循環往復的來。

    惡警指使犯人參與迫害時說:不迫害大法弟子就扣分,轉化成一個就加分,減刑,可以早出獄等,就這樣逼著犯人行惡。表現最惡的犯人叫李永傑。

    遼寧女子監獄迫害大法弟子的惡警馬玉琴,李竟,祝鐵環
    惡犯:白艷方,王冬影,黃玉梅,於福園,木金風。

    遼寧省女子監獄副獄長王蔚,今年四十四歲,身高一米六左右,頭髮發黃,表面看較和善,但是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手段卻很殘忍。陳靜,女,今年四十八歲、九歲,身高一米七左右。吃、拿、卡、要是她手段。對法輪功的迫害,她不出頭,讓刑事犯迫害法輪功學員。對 不放棄信仰的法輪功學員,讓刑事犯將法輪功學員扒光衣服,用針尖刺女法輪功學員乳頭。然後吊銬起來用電棍電,整宿不讓睡覺。

    因為奴役法輪功學員,獄警每月最低獎超千元以上,這“獎金”一定成度刺激了獄警一致的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

    由於監獄從“奴役”角度出發,從“勞役”口下手,打、罵或罰扣和沒收法輪功學員的已購的一切副食品。那麼家屬探視時,法輪功學員想方式叫家人知道這裡殘酷迫害情形,可是獄警禁止法輪功學員告訴家人。因此,家屬不明白,當法輪功學員直白說:“不要給我留錢,留也沒有用,我花不著!”這回,家屬明白了。當家屬走後,獄警將該法輪功學員的嘴用透明膠封上。

    法輪功學員白天被迫出工勞役,晚上收工被吊在雙層床上層,早上解下,再出工,天天如此。

    共產黨的監獄不僅是一個鎮壓人民的血腥暴力機器,同時還是一個無所不用其極的壓搾在押人員血汗的地下黑工廠。以下是一名曾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揭露遼寧女子監獄奴工生產的內幕。

    遼寧女子監獄每天逼迫在押人員做奴工,從早上七點到晚上七點,並隨時可能加班,或將奴工產品拿回牢房繼續做。訂單多的時候,早上早出工至少一個小時,晚上干到九、十點鐘是常態,有時甚至一宿不能睡,第二天還要正常出工。規定是每週休息一天,但經常被以打掃衛生、迎接檢查、安全演習等各種名義逼迫出工,一年真正的休息日,包括十天法定假日,也僅有二十天。

    監獄還要求做工時不許說話,不許抬頭,要一直不停的幹。只要和隊長、科長對上眼神,就說明你在偷懶。每天都規定工作量,必須完成。一旦工作失誤,或者獄警認為幹活不認真,就會被扇耳光、上腳踢、上電棍、體罰、扣分(不能減刑)、蹲小號。打完還警告不許告訴別人。

    這些被處罰、被打罵的犯人都是沒有甚麼背景,沒有錢和權的,而對於出錢有權的犯人,獄警對待又是一樣,各個崗位明碼實價,都是掏錢買的,即使幹活結果不好也不會換崗位,因為他們都花了錢,上面有人,他們可以不幹活、少幹活、不加班、從監獄外買東西、帶東西,即使犯了監規,獄警對他們也禮遇有別。這真是赤裸裸的權錢交易、黑暗腐敗。

    監獄裡各個監區為了賺錢,四處發展業務,甚麼活都有,有做紙品包裝的,有做進出口牙籤、棉簽包裝的,有做化妝品的,甚至還有做手術手套的包裝工作的,其中做服裝的占較大比重。但是,監獄內的衛生、清潔條件根本保證不了所提供產品的衛生標準。犯人們日常生活、工作緊張、繁忙,上廁所、打掃衛生等等根本不洗手,個人的清潔都保證不了,工作環境更無法保證清潔衛生。

    據瞭解相關加工產品或廠商有:好利來蛋糕包裝盒;出口韓國的棉簽;吉林榮發的軍裝系列;日本飛龍公司、上海百家好製衣、瀋陽天潔、瀋陽廣林、瀋陽安娜、撫順銀河製衣等多家公司生產的服裝,很多產品還出口日本、韓國、美國等多個國家。

    惡警對法輪功學員的“管理”是該說的說,該做的做,該罵的罵,任何罪犯都可罵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三年五月的一天,法輪功學員王金鳳被罪犯王冬佳大打出手,踢打之後,揪王金鳳的頭髮往地上撞,王金鳳當時被撞昏迷,王冬佳等幾個犯人則拽著她的腿就往外拖,頭在地上拖著走,被送醫院住了幾天,還沒好就被送回車間逼迫幹活。

    當時的監區長代晶;主管迫害法輪功的副監區長崔傑,小隊長李靖。王冬佳這個搶劫犯以打人,罵人為樂,以整人為榮,以迫害法輪功學員為能。

    二零零八年奧運之前,遼寧女子監獄通常的強制勞動時間早5:40至晚8:40(有時至9:00),而且晚上天天帶紙活,如銀行錢袋、外貿紙製品、郵政快遞等,還有時強制加班到下半夜一、二點。每個人都有定額,完不成不許睡覺、吃飯。

    剛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被劫持到監捨十二號屋,每層樓的最裡面都有,是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地方。獄警派兩個包夾,大部份用的是重刑犯,和靠近獄警的刑事犯,監控一位法輪功學員。期間警察不露面,背後指使包夾強行轉化,如電刑、罰蹲、冬天穿濕衣服、脫光皮帶打、皮鞋踢、潑涼水、清醒過來繼續打、還有練飛機、抻床、吊扣、注射不明藥物等刑罰,為所慾為。兩個月後,下車間幹活,用超負荷的勞動繼續迫害,如有不從,就送小號和矯治大隊繼續迫害,而且強制每個人半個月寫一次所謂「思想匯報」(我曾因不寫思想匯報,惡人揪著我的頭髮撞牆,頭髮裡全是血),有的被拳打腳踢,不許睡覺,站著幹活等。

    二零零八年奧運之後,由於迫於國際壓力,監獄邪惡的暴力轉移到隱蔽地方,如關進集訓隊,監區倉庫,有的甚至夜間關進水房或廁所裡毒打。

    二零一六年一月至六月份,大連地區遭綁架的法輪功學員有一百八十九人,其中二十二位法輪功學員因訴江遭綁架;十人被騷擾,其中因訴江被騷擾三人;十二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批捕,九位被關進洗腦班;十三位法輪功學員被冤判及劫持入獄,冤判總刑期高達四十七年零六個月,其中被冤判年齡最大的學員高齡八十歲;九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庭審。

    二零一七年八月一日開始,遼寧女子監獄以裝修為由,不許會見(包括常人),甚麼時候允許會見,另行通知。

    大連市甘井子區大連灣法輪功學員劉興革(女,51歲)、李臣英(女,67歲),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九日配合講真相時,被前關大連灣派出所綁架並立案,李臣英被甘井子法院誣判二年,劉興革被誣判三年二個月,兩位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七年九月被劫持到遼寧女子監獄。

    二零一七年,遼寧女子監獄對新被非法入監的大法弟子都要強制“轉化”迫害。她們指使吸毒、詐騙等犯人折磨大法弟子。白天勞役大法弟子,對完不成任務的晚上回到監室要被罰“坐箱”(每個人都有一個裝衣服的箱,平時放床下),一坐就兩三個小時,如有違規要被停賬,而且“連坐”迫害,就是停同一個監室的所有人的帳,製造怨恨。大連灣甘井子區的劉興革是八監區四小隊的,就遭過此刑罰。

    范麗麗(大連人) 楊藩(大連人)王艷 袁雪梅、李梅(瀋陽人)、馬琳、郭淑梅、李晶
    以上這些人負責幫助“轉化”迫害大法弟子,打、罵、欺侮大法弟子。有的潑涼水、罰站、蹲、侮辱大法師父、侮辱大法、威脅、恐嚇等許多手段。
    大法弟子劉紅霞、葉青麗、陳亞洲進監獄的第二天,因堅持煉功被關小號一天,並戴上腳鐐。葉青麗因拒絕半蹲式打報告詞,被關小號。獄警怕她煉功,將她的雙手反銬,上腳銬,只有吃飯時,才打開手銬,晚上睡覺不給提供被褥,持續20多天。直到她開始絕食,才帶回集訓矯治區,並且第二天就讓幹活,導致手出現抽筋現象。
    陳亞洲因堅持要煉功,被銬在床上,手和腳分別銬上。大小便只能在床上,晚上不讓睡覺,困的眼睛一閉上就被扒開,五天沒吃沒喝。當被鬆綁時,大腿不敢動,休息很久才一點點挪動。

    ******************************
    憲法是一個國家的根本大法,任何法律、行政法規和地方性法規都不得和憲法相牴觸。憲法明文保障言論自由和宗教信仰自由屬不受侵犯的公民基本人權。

    二零一一年三月一日《新聞出版總署廢止第五批規範性文件的決定》,其中第九十九項、第一百項明確廢止了以下兩個文件,即《關於重申有關法輪功出版物處理意見的通知》《關於查禁印刷法輪功類非法出版物,進一步加強出版物印刷管理的通知》,也就是說,法輪功書籍都是合法的,公民擁有、閱讀和傳播法輪功書籍也是合法的。任何以公民擁有、閱讀和傳播法輪功書籍為藉口進行迫害都是非法的,即使根據現有的規定,迫害者也將受到法律的追究。

    二零一五年九月,最高法院、最高檢察院分別出台對法官、檢察官辦理冤假錯案進行終身追責的規定。二零一六年三月一日,新修訂的《公安機關警察執法過錯責任追究規定》正式施行。該規定明確,公安人員造成重大錯案將會被終身追責。

    二零一八年全省迫害最嚴重的大連地區,惡報也最多;遼寧地區發生惡人惡報31例 :瀋陽4例、大連13例、朝陽3例、省直、本溪、營口各2例、撫順、鐵嶺、丹東、錦州、葫蘆島各1例。惡報死亡9人、被法辦6人。

    二零一八年,追查國際對遼寧地區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責任人,發出追查通告54個,涉嫌犯罪責任人1110名,責任單位207個。資料封包(195.9KB)載點:
    http://package.minghui.org/mh/2019/3/4/2018LiaoNing。zip

    據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二月九日刊文,《迫害法輪功19年間逾兩萬人遭惡報》,按文中報導,遼寧地區惡報案例居全國第三位,惡報人數為2202人,其中政法委、610、公檢法遭報人數為1028人,超過50%,公安系統600人,是遭報最大人群。這些人都成了江澤民迫害政策的犧牲品。


    遼寧錦州唐淑雲於二零一九年三月二日從遼寧女子監獄平安回到家中

    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三日,遼寧女子監獄三監區、八監區、十監區全部遷走,並且合併成遼寧女子監獄二監區,位於原少管監獄所在地,在遼寧女子監獄旁邊。更進一步的詳細信息有待查詢。

    原三監區電話:024-31236327

    1、遼寧女子監獄從2020年初疫情爆發期間直到現在(2020年5月),一直在趕製醫用防護服。從早上7點工作到晚上9點左右才結束,有時加長時間到晚上12點。利用監獄骯髒、封閉的環境奴役監獄服刑人員從事超強度的體力勞作。在監獄裡所發生的一切罪惡和生產的奴工產品外面的人也無法知曉,只能是那些活著放出來的,還敢說話的人講述出來。
    2、第九監區的副區長周敏是主管迫害被關押法輪功學員的惡警。

    該單位惡人:
    李永傑叢卓趙艷董金榮張寧時淑勝蘇艷祝劉傑李月玲劉勝男劉軍趙彬彬李麗蔡麗燕李克俏閆依旭張軍信紅寵寶芝李靜春邱麗琴姜婷婷宋紅玉彭春燕高娃黃某張麗王偉青呂冬梅李艷鄭秋菊尹娜王立華吳麗娟肖傑孫亞微張艷麗郭健強王桂蘭陳雪娜林潔關婉婷黃廣秀楊秀明胡楊付曉敏王秀玉楊帆杜平朱亞靜王麗傑李析馬蘭王麗王立艷夏濱吳偉張小麗孫巖楊玉金吳少娟陳碩李運國陳礫李淑華王妍李□賈英春於春劉梅吳艷朱顏王淑芹鄧玉娥孫志學馬玉琴李竟祝鐵環白艷方王冬影黃玉梅於福園木金風

    受害人:
    楊虹夏寧張慧雙(張會雙)張福清孟玉華楊春玲王日清崔亞寧華艷如劉延俊荊平陳桂鳳謝寶鳳潘玉君黃樹梅程亞萍王紅霞姜海嵐張秀英婁艷遼寧省大法弟子高桂蘭解桂花冷冬梅鄧秋麗顧英華張亞麗(張雅麗)朱寶娟李艷群李玉花王書清(王淑清)張秀娟王鳳軍(王鳳君)任秀芬孫慶華張玉蘭徐長蘭耿玉鳳孫立豪丁振芳穆淑蘭陳躍榮張靜賈桂花肖春玲王平珍(王萍珍)張淑傑劉靜(劉正榮)汪麗徐桂珍宮淑玲田立邢丹周亞芳(周雅芳)鄭桂珍白洪香劉靜玉劉雲沙慧奚妍芝李麗珍孟秀娥戴(代)瑞蓮唐淑雲杜景芹胡志琴譚春榮孫敏王素綿程玉琴袁素新蘭立華秦淑蘭賈乃芝李玉梅梁艷君齊敬茹宋連英姜偉(江偉)李道榮(道蓉)葉紅梅吳國鳳王秀霞文英劉淑媛(淑元)塞北(音)劉紅霞宋春香滕文質(文治)張清華陳麗榮(利榮)郭利華(郭立華)葛佩英(培英 )戰淑華魏少敏宋亞萍於靜馬艷麗劉俊麗鄭淑春於連惠劉志王麗娟劉麗娟葉清麗張三曼尚淳(純)趙洪蓮趙桂華沉瑩王仁秋劉艷傑楊春玲孫彩燕張海英徐春霞吳桂芬陳娥許秀雲曲桂賢金桂環劉喜傑(劉錫傑)李剛劉松華王新蓮肖培燕范玉芝王艷霞王桂馥(王桂復)劉鳳玲裴璐(裴益麗)王玉紅王麗志(王立果/王麗果)朱偉君楊麗華蔣連香李凌劉新穎郭洪秀(郭紅秀)趙俊芳方桂雲穆芹(穆琴)王秀艷(王秀燕)王銀萍信淑華(信素華)方桂雲盛連英馬雪青於力劉銀鳳楊春玲韓雪軍楊玉紅閻淑箏(閆淑貞)於春香尹桂榮周海艷(海燕)吳艷秋裴志華谷長琴劉慶香金德靜張光媛李桂琴李乃艷楊兆穎王春香姚波吳娟欒亞萍魏秀英仇思慧李翠華王麗張德芳劉品彤姚玉霞尚藍玲(蘭玲)楊開霞司桂燕(桂艷)孫玉霞高崗(高剛)楊所林劉玉美叢迎月王春艷李翠紅王興波苑鳳傑王桂香孫敏袁愛華孫靜方雲香徐淑芬谷秀華於海蘭廖傑陳桂榮陳鳳華張麗娟王麗紅祝小婷宋桂香孫進軍苗曉坤李明艷孫燕(孫雁)遼寧某些大法弟子張文紅朱雲方彩霞劉鳳梅張桂霞高福鈴(高福玲)劉娟宮曉晨(化名)王素娥張亞艷隋淑雲郝雲香張麗梅張成君(張誠君)張勝芹(琴)李鳳雲孫忠琴(中琴/忠芹)高桂傑谷麗孫繼紅劉玉榮王素梅(王淑梅)劉興革劉素艷霍秀琴(霍秀芹)牟麗華陳桂鳳楊淑文孫寶娟牟樂楊麗楊麗范玉琴(玉芹)劉剛利(劉剛麗)馬玉香陳桂英陳亞洲郭振洪王莉(麗)孫愛蘭劉鳳梅王秀香徐美華耿仁娥蘭立華(蘭利華/麗華)李錦玲袁小曼(曉曼)武玉萍王春晶(春靜)盛傑(勝傑)周貴玲(桂苓)張靜劉玉娟劉坤張榮金丁北華孫敬美趙玉傑耿仁娥劉桂芹韓美玲韓雪松孫寶英尹森李建美(李劍美)耿雲傑王素梅 (淑梅)

    迫害導致:
    迫害致死;

    迫害事實相關報導:
    蘭立華家屬控告追責-遼寧女子監獄稱強行火化遺體
    遼寧撫順法輪功學員周玉芳被停發退休金
    二零二零年五月二十六日大陸綜合消息
    二零二零年四月三十日大陸綜合消息
    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四日大陸綜合消息
    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二日大陸綜合消息
    原遼寧省凌源公安局長張志儒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事實
    二零一九年五月三十日大陸綜合消息
    遭十年牢獄迫害-撫順市七旬賈乃芝再遭綁架
    遼寧省法輪功學員2018年遭迫害綜述
    二零一九年三月六日大陸綜合消息
    瀋陽兩案被檢方退卷-警方仍一意孤行
    二零一九年三月五日大陸綜合消息
    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四日大陸綜合消息
    二零一八年七月四日大陸綜合消息(2)
    大連多位老年法輪功學員仍在遭迫害
    二零一八年一月二十九日大陸綜合消息
    二零一八年一月二十四日大陸綜合消息
    二零一八年一月十日大陸綜合消息
    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大陸綜合消息
    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二日大陸綜合消息
    我在遼寧女子監獄遭迫害經歷
    遼寧省女子監獄強制“轉化”-不給被褥、毆打謾罵
    二零一七年八月六日大陸綜合消息
    鄭淑春家屬到遼寧女子監獄探監受阻
    大連葉青麗、劉紅霞即將刑滿出獄
    二零一七年二月二十三日大陸綜合消息
    二零一七年二月十三日大陸綜合消息
    二零一六年八月十八日大陸綜合消息
    2016上半年大連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綜述
    被勞教、判刑迫害-大連市徐長蘭控告江澤民
    二零一六年三月二十日大陸綜合消息
    大連市年輕翻譯楊兆穎腿部被警察拖傷
    三年勞教、七年冤獄-遼寧鞍山市老太太被迫害致死
    撫順市新賓縣張桂霞屢次遭迫害九死一生
    遼寧本溪市公檢法製造冤案的罪惡
    憶遼寧鳳城法輪功學員於鳳華(圖)
    女教師在遼寧女子監獄遭受的迫害
    遼寧女子監獄-毒打、薅頭髮、蹲刑……
    遼寧女子監獄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
    瀋陽劉志女士被看守所、監獄迫害致命危的遭遇
    曝光遼寧女子監獄的罪惡
    大陸各地迫害機構惡人錄(1-4
    瀋陽顧英華在遼寧女子監獄遭受的折磨
    遼寧鞍山看守所和遼寧女子監獄的惡行
    大陸各地迫害機構惡人錄(5-9
    遼寧錦州法輪功學員近三年遭受的迫害(上)
    遼寧蓋州市李德成一家被迫害得妻離子散
    被非法判刑十二年-陳桂鳳遭遼寧女子監獄迫害
    遭遼寧女監殘酷迫害-劉志已不能生活自理
    大陸各地前期迫害案例彙編(2012年4月3日發表)
    遼寧丹東法輪功學員在邪黨奧運前遭迫害案例
    遼寧女子監獄-壓搾奴工血汗的地下黑工廠
    遼寧女子監獄的“轉化”與奴役迫害
    大陸各地迫害機構惡人錄(01
    遼寧錦州地區法輪功學員十年遭受的迫害
    遼寧女子監獄教唆犯人施暴
    遼寧女子監獄迫害法輪功學員,不准家屬探視
    遼寧省女子監獄惡警科長
    韓立國、孫倩被瀋陽監獄城害死情況補充
    遼寧女子監獄殘酷迫害大法弟子楊虹
    178581.html#0851523434
    遼寧女子監獄縱容犯人迫害法輪功學員
    李鳳美遭遼寧省女子監獄野蠻迫害
    遼寧女子監獄對女大法學員的迫害
    遼寧葫蘆島市四個飽受迫害的家庭再遭毒手
    錦州大法弟子郝雲香被非法判刑五年
    遼寧女子監獄院內又建“集中營”

    聯繫:
    【遼寧女子監獄】
    地址:遼寧省瀋陽市於洪區平羅鎮白辛台村育新路7號
    電話:(區號:024)85906000

    收信地址:遼寧省瀋陽市於洪區平羅鎮白辛檯子村遼寧女子監獄X監區×××(收),郵編:110145(給警察寫信,寫明幾監區即可;給被關押者寄信需同時寫明幾小隊。)

    監獄長:賈福軍(原是遼寧省監獄管理局辦公室主任),辦電:024-89296666
    副監獄長:徐敏(女,五十左右,未婚,是監獄主管迫害法輪功的),辦電:024-89296633、手機:15698806633
    監獄總值班室:89296733,總機室:89296600 
    獄長李森辦公室:89296666
    政委辦公室:89296677 辦公室主任:89296868  政治處主任:89296767   紀委書記:89296818  工會主席:89296699   傳真室:89296711

    電話(以下前四位號碼均為:8929)
    監獄領導及電話:楊莉89296666;房淑霞89296677;王鐵89296655;鄭恩富89296767;徐敏89296633;於怡89296667;李紅衛89296768;徐健美89296688;張晶89296628;孫桂娟89296618;王尉89296668;王麗艷89296699;艾輝89296868;馬玉琴89296877;調研員89296617、89296818

    第三監區監區長:夏茹
    副監區長:李影
    科長:張言
    隊長:趙姝、董路

    八監區五小隊隊長:習雨桐(音)

    更新日期: 2020年12月19日 6:13:00

    關於我們     聯繫我們
    ©2004-2021 明慧資料館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