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網站地圖 | 簡體版 || 明慧網 | 英文明慧 | 圖片網 | 多語種明慧 || 訂閱
   
實事報導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學過法輪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詳情需要繼續確認案例
  • 失蹤名單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惡人榜
  • 嚴正聲明
  • 海外迫害惡行
  • 惡人惡報
  • 澄清事實
  • 綜合報導
  • 時事評論
  • 活動報導
  • 各界褒獎
  • 社會支持
  • 媒體報導
  • 溫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惡人單位類別索引
  • 按迫害事實索引







  • 首頁 > 實事報導 > 惡人榜 > 惡人單位列表

    泰來監獄


    黑龍江省泰來監獄


    獄警武鋼等人電擊、毒打許文龍


    圖:許文龍睡在冰冷的水泥地上


    圖:白天,許文龍在車間被“支棍”


    圖:夜間,許文龍被吊在床梯子上

    簡介:
    泰來監獄
    ,公檢法。二零零四年,由於哈爾濱市第三監獄的罪惡行徑在國際社會不斷的被曝光,聯合國人權組織為此準備去那媔i行調查核實。邪惡之徒們聽聞這一消息後,恐慌至極。以維修為名百般阻撓聯合國人權組織的調查。後來迫於多方壓力,省監獄司法局責令哈爾濱市第三監獄於二零零四年七月一日急匆匆的把20多名大法學員秘密非法轉押到泰來監獄等處。

    這些大法學員被非法轉押至泰來監獄後,仍在繼續遭受著各種非人迫害。那堛煽c警強迫大法學員每天進行超強度勞動長達14個小時(從早5點到晚7點),連中午吃飯的時間都弄得很緊張。大法學員每天的勞動任務堆積如山,不能按時完成就會強迫被戴上手銬和腳鐐,遭受打罵甚至酷刑折磨等。在長期的超強度奴役勞動的迫害下,許多大法學員的身心遭受到嚴重的摧殘。大法學員們煉功一旦被惡警發現,就被從腹部高高懸吊起來,使其頭部和四肢從兩側垂下來,整個人在空中垂吊著,非常痛苦。即使這樣,他們還在不停的辱罵和毆打大法學員,使遭受此等酷刑的大法學員渾身疼痛、麻脹甚至痛得昏死過去。

    監獄的生活條件極其惡劣,大法學員每天的主食是難以下嚥的玉米面發糕,菜湯裡上面浮著一層蟲子,湯中僅有依稀可見的幾片菜葉,看不到一點兒油星,喝完湯後碗底會沉下一層厚厚的沙子。大法學員的家人給送去的食品經常被邪惡之徒以各種藉口強行扣留。

    從二零零五年五月十五日起,泰來監獄突然不准大法學員家人會見,而且無論是大法學員準備郵出的信件,還是外面寄給他們的信件一律被非法扣留。原來是因為當天大法學員潘洪光被邪惡之徒活活毒打致死。

    至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五日止,仍非法關押大法弟子50多人。

    泰來監獄惡警追隨江氏集團迫害大法弟子,泰來監獄對大法弟子強迫進行體力勞動,從早上四、五點一直干到晚上七、八點。每天都裝卸糧食發往各地。有的大法弟子晚上回到監捨還得干手工活,完不成生產任務不讓睡覺,特別是十監區,一日三餐都吃不飽。

    對不配合邪惡的大法弟子進行更嚴重的迫害,惡警把大法弟子吊掛起來,還把不配合的大法弟子帶到一個專門的地方進行迫害,手段是用一個很重的鐵掛,把兩腿支開,腳上又帶上重物,整個身體被撐住,動彈不得,極其痛苦。

    還把大法弟子吊在兩個床舖中間,有的被吊了三天三夜,手和手腕腫的像饅頭,手腕被勒壞,手臂抬不起來,現在監獄嚴密封鎖迫害的消息。

    現非法關押大法學員70多人,分別關押在十五個監區(大隊)內的五十多個分監區(中隊),一個中隊平均80人中有一名大法學員,個別中隊有幾名大法學員,但也不許相互交談。從二零零三年秋季開始,泰來監獄實行四個犯人看管一名大法學員。白天兩人、晚上兩人24小時看管,且每月定期向上書面匯報大法學員的言行,發現學法、煉功的要扣分、干警扣獎金、下崗。幾年來監獄對大法學員強迫勞役,逼寫“三書”(保證書、悔過書、決心書)。

    泰來監獄獄政科小號主要使用工字刑具迫害大法學員,工字刑具俗稱“撐子”。惡警將大法學員的雙手卡在“撐子”上橫的兩邊,雙腳卡在“撐子”下橫的兩邊,再用鐵鏈把“撐子”豎桿和地環連上,使其身體不能靠牆。

    大法學員張奎武曾在小號內被戴腳鐐和支棍長達一年之久。張奎武修煉前被判無期徒刑入獄,九八年他在革志監獄內得法。九九年七?二零後,他因煉功被關小號。後他被轉到泰來監獄。二零零二年初,張奎武堅持煉功,被當時泰來監獄教政科科長王義關入小號,張奎武在小號內被長期加戴腳鐐和支棍(90公分左右的鐵筋,兩邊各用兩個鐵環套住兩腳,再用螺絲緊上),吃飯、去廁所都不給鬆開。惡警多次逼張奎武寫保證不煉功,均遭張奎武拒絕。 張奎武在小號被酷刑整整摧殘了一年,直到惡警王義調離教政科,張奎武才於二零零三年一月被放出小號。

    二零零二年十月開始,一些大法學員被陸續關到泰來監獄迫害。先入監獄集訓隊,在集訓隊,大法學員李順江、趙傳芳不穿號服、不背監規,被集訓隊惡警教導員紀某指使犯人李興邁等人用九毫米鋼筋毒打大法學員,且拳腳相加,李順江被折磨的奄奄一息。十二月份,被非法關押在五監區的大法學員鄭連清給當時任改造獄長劉志強寫信,要求給大法學員一個寬鬆、公正的環境。劉志強第二天早上就召開了全體監區、分監區長會議,會上劉志強將信扔到鄭連清所在五監區監區長臉上,並當眾叫囂:“給你三天時間,如果不讓這名法輪功寫悔過,你就下崗吧!”五監區監區長回來後馬上找分監區(中隊)的分監區長說:“我要下崗你們就先下崗吧!給你們兩天時間”。 於是分監區長李德友帶幾個警察先把負責看管鄭連清的4個犯人找來一頓拳腳,然後讓犯人用4根鐵絲擰繩,擰了8個,外加當時隊部有一根上面全是刺的龍頭拐,犯人將因鄭連清挨打的怨氣瘋狂發洩到鄭連清身上,用這些鐵絲繩將大法學員鄭連清一頓毒打,接著又讓中隊幾個積委組管事的犯人繼續毒打,打累了幾個警察又是一頓拳打腳踢,整個過程兩個多小時,鄭連清被打的血肉模糊,渾身上下沒一處好地方。 下午,李德友等幾個惡警喝完酒又開始瘋狂毒打,龍頭拐斷了幾截,擰的鐵絲全折了、爛了。晚上各監區、分監區值班警察到監捨坐班時又將鄭連清毒打一頓。此時扒開鄭連清的衣服血肉模糊慘不忍睹,可是他們繼續毒打。之後,惡警李德友威脅鄭寫保證書,鄭違心的寫了保證書。滅絕人性的劉志強聽說後,第二天一早就跟當時獄政科長馬躍來到監捨,將鄭拖出來,極其兇殘的用腳踩著鄭的頭問“你還寫不寫信了?”因毒打鄭之後,該隊隊部的牆上都是飛濺的血跡,犯人收拾了一天才清理乾淨。

    自二零零三年泰來監獄規定對大法學員三個月必須“轉化”,不“轉化”要扣其分監區長一千元工資;“轉化”就獎勵一千元。同時還得寫在監獄內不煉功保證。因大法學員不配合勞動、不配合學習、不背監規,因此很多大法學員遭到毆打。 在監獄生活科伙房被迫害的大法學員周志風,因拒絕認罪被當時生活科副教導員王永濤、分監區長張慶賓毆打,拽住周志風的頭往牆上撞。多次毆打後致使其貧血。 被五監區四分監區迫害的大法學員邱儉斌長期被打,晚上也打,邱儉斌仍然堅持不出去做奴工、不吃“改造飯”。二零零三年夏天,大法學員李順江所在的分監區長在打李順江一百多個嘴巴子時,李順江喊道“師父救我”,當時分監區長對法輪功創始人一頓謾罵。之後不久此惡人半身不遂,臥床不起。李順江由於在環境極為惡劣的齊齊哈爾第一看守所被迫害兩年之久,在泰來監獄又加重迫害,身體嚴重受損,極度貧血、不能行走。 2003年11月,先後有大法學員李順江、邱儉斌、田勇、李振中等因絕食反迫害被關入小號。事後監獄就開始全面四個犯人看管一名大法學員。由於當時發生兩名刑事犯挖洞逃脫,才轉到逃脫之事上,因此生活科教導員王永濤被降職調離生活科,還拿出幾萬元到省勞教局息事寧人。

    二零零四年初,省勞教局向監獄下發文件,要求對大法學員的“轉化”率達到95%。這時泰來監獄換了兩個牡丹江監獄調來的獄長,大獄長張志誠,改造副獄長姓趙。六月卅日有28名大法學員被非法轉押泰來監獄。他們剛下車就有大法學員高喊“法輪大法好”被惡警暴打後第二天就給“支”上了。7月泰來監獄召開監區長、分監區長會議,針對“抗改、抗勞”要求全部“轉化”。如果監區全部“轉化”就獎勵一千元、領導獎勵二千元,否則降職、罰薪、下崗處罰。在一監區,大法學員吳憲剛被吊10天,3天不許睡覺;張躍明被吊了3天支了2天;在二監區,趙傳芳被支了5天;在三監區,李長安被支了2天後關入小號;四監區惡警將李振中、田勇白天吊著並在40多度高溫下暴曬,還把他們扔入一米多深的坑中手腳朝天支上,不許動、不讓睡覺三天;五監區,邱劍斌被支了6天6夜;在七監區,在惡警趙文革指使下讓田立軍等犯人對大法學員王守慶迫害一個多月不讓睡覺,後被支2天;九監區惡警長期不讓大法學員李順江睡覺,隔10分鐘一撥拉;大法學員潘紅東長期被毆打被支了5天5夜;十監區,在警察李××、張××唆使下對新入監的大法學員支了20多天,有在臀部下面塞了兩個鋼球長達7天,其狀慘不忍睹;十一監區,大法學員張奎武時被支了半個月,同時還強迫看電視、漫畫、參加批判會等。此輪迫害最嚴重的是被非法關押在九監區二分監區的大法學員潘紅東和被非法關押在四監區三分監區的大法學員徐林山。潘紅東三十七、八歲,畢業於“川大”計算器專業,文質彬彬、精明聰慧、很有學識的樣子,被迫害後反應遲鈍、目光呆滯、於二零零五年陰曆四月初八晚9時許突患腦內出血,在監獄醫院含冤辭世。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份,四監區三分監區分監區長為得到“轉化”一名大法學員獲取獎金的目地指使張劍等犯人對其中隊大法學員徐林山酷刑折磨。不讓睡覺、用涼水澆、針扎不許喝水、吃飯,逼其喝鹽水等殘酷迫害兩個星期。二零零四年十二月,徐林山剛出院就被四監區喬勝副教(現人事司監區長)和三分監區長張曉東等逼寫三書,並讓犯人畢××等用車把不能正常行走的徐林山拉到四監區車間後面,喬與犯人大打出手,在嚴寒下冰凍了2天,在四監區從警察到犯人對徐林山一直迫害了4年。由於長期迫害徐林山的身體嚴重受損,處於生死邊緣,一直拖到2005年12月家人交了3萬元辦理了保外就醫,但幾天後就在家中含冤離世。

    二零零五年一月前後許多大法學員紛紛向所在監區、分監區要在高壓迫害下寫的保證書,也有寫書面聲明保證書作廢的。五監區惡警王志玲一月份將大法學員鄭連清吊在外面凍了3天;被十一監區迫害的大法學員張奎武因要“三書”,七監獄長郭平指使下被支了27天且潑涼水等迫害,後期一週時間不讓睡覺,因絕食又被關入小號迫害;二零零六年張奎武絕食抗議,又被送到監獄小醫院遭遇野蠻灌食33天,又於二零零六年七月因煉功被強行加戴戒具手捧和腳鐐串在一起,白天被強迫用鐵車推著出工,晚上拉回一直到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份。

    大法學員劉海善、田勇、盧玉平堅持修煉而遭毆打、戴手捧、腳鐐等迫害二零零五年五月四監區一分監區長宋威威逼迫大法學員劉海善寫三書,劉海善拒絕後,脖子上被戴幾十斤的大牌子迫害,共20多天;二零零五年被四監區迫害的大法學員田勇因傳經文被關小號,田勇絕食反迫害,在小號所長吳勇指使下遭遇野蠻灌食半個多月後被折磨的奄奄一息,又在監獄醫院繼續遭受迫害,直到二零零六年三月前送回監捨;被監獄一大隊一中隊迫害的大法學員盧玉平,於二零零六年五月煉功被一大隊指導員指使刑事犯對其多次毆打,戴手捧、腳鐐近2個月,但盧玉平不管怎麼被打就是堅持煉功,一大隊對其沒辦法也就不管他了。

    二零零七年,齊齊哈爾市泰來監獄七大隊對齊市大法弟子王錄等不寫所謂“三書”的大法弟子進行殘酷迫害。

    泰來監獄自制的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刑具:人被逼坐在地上,雙腳、雙手被分開平行銬在鐵架即“撐子”兩端,放在太陽下曝曬,不給水喝。將被關押在小號的法輪功學員,實行“高間”政策,即被關小號人員交1000元錢即可進入小號“高間”,享有不戴刑具、允許親朋好友送食物的特殊待遇。為了達到迫使被關人員花錢去小號,惡警每天只給兩回玉米面粥,每次只給一小杓只夠喝兩口。餓幾天人就被折磨得骨瘦如柴。

    二零零七年,泰來監獄企圖對法輪功學員所謂的百分之百“轉化”,逼寫所謂的“四書”,指導員劉軍三天不讓李季秋睡覺,對他進行強行“轉化”。由於長期迫害,李季秋身體出現高血壓、心律不齊、腦血栓症狀,於2008年四月六日出獄。出獄後,李季秋仍時常遭警察騷擾,居無定所,身體每況愈下,於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九日含冤而逝。

    以下列舉泰來監獄的奴役手段:

    1、加工亞麻布
    在廢棄的養雞棚裡修整亞麻布。在亞麻布上用特殊的鑷子(上半截是錐子,下半截是鑷子)修整機器織布時出現的各種疵點、疙瘩結子;用針縫跳線、短線、斷線、刮痕、破口;用洗滌劑洗污點。一匹布幾十米到三百米不等,而且還得反覆修整幾次。亞麻布的灰塵特別大,口罩都防不住,得肺病的非常多。那堥S有開水,長期喝涼水;車間裡塵土飛揚,環境極差。為趕時間,午飯被送到車間,只好就著飛塵吃,吃完後再趕緊幹活;要完不成定額,直接就拖到離窗口很近的木樁上吊起來,戴上手銬、腳銬上刑,極盡迫害。

    2、加工假鑽石、項鏈珠子、假眼睫毛
    加工的東西是與哈監一樣的,都是一個浙江廠家的活。不同的是迫害手段更殘忍,完不成任務除了加班外,回到監捨後就被銬在鐵欄門上;再完不成任務就戴上手銬腳鐐遊街,由兩個包夾犯人跟著,走遍所有的監捨,最後還要站在大門口掛上牌子讓所有出工收工的犯人、獄警看一週,完不成任務就每天二十四小時都戴著手銬腳鐐,出收工照常;對不轉化的法輪功學員也是這樣經常迫害。

    3、手工編織汽車坐墊
    與哈監不同的是,這種坐墊是不同材料的線編織的(麻線、棉線、尼龍線)要在釘滿釘子的木框上用鉤子編織,大小不等花樣更複雜。如果編錯了就得拆掉重新編;經常是站著編,一站就是十多個小時;手被磨得起泡化膿開裂是常有的事;灰塵也不小,得肺病和呼吸系統疾病的人很多。

    4、獄警利用網絡遊戲作為賺錢、迫害的手段
    獄中的網絡遊戲全是英文(外國人的遊戲),不是用來玩的,而是為了刷遊戲幣掙錢。獄警把鍵盤上用不到的按鈕都摳掉,電腦裡甚麼都沒有,只能玩遊戲;還設置密碼除了遊戲不能幹任何事;天天有獄警在你的背後監視巡邏,發現誰在遊戲中不刷金幣或做別的事,就是一頓暴打,甚至是用電棍電擊;而且二十四小時兩班倒,機器二十四小時不停。機器都是回收的破電腦壞了就換;到處是插排電線,極不安全,冬天都不用供暖,屋裡就熱得只能穿單衣服;夏天只能穿一條短褲,沒有空調,用電扇吹也是熱風;常年不開窗簾,有光線就影響玩遊戲;吃喝拉撒全在屋裡;只有當週二網絡遊戲系統維護時才能休息幾個小時,

    玩遊戲是有癮的。明知被利用來賺錢,很多人還是會上癮。監獄就想利用這種上癮,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洗腦,逼犯人掙錢,有的人二十四小時不休息的被迫玩,導致貧血、高血壓、頸椎病多發,夏天經常中暑暈倒。

    5、用樺樹皮製作工藝品
    這種工藝品包括大小不等的花盆、聖誕樹、五角星、聖誕小馬車等,用一種有毒致癌的化學膠粘制,揮發性極強,存放後化學物質就揮發沒了(實際上都被犯人和法輪功學員吸收了);再塗上白色染料,被出口到歐洲和其它西方國家,包裝上有歐元的符號、美元的符號$、英鎊的符號£……

    6、被奴役當奴工
    劉慶威等法輪功學員剛被劫持到泰來監獄時,正趕上蓋監捨樓,於是被強迫去挖地基。 二零零八年夏天,一次監獄大牆倒了,法輪功學員又被強迫去挖大牆和崗哨的地基。

    黑龍江省泰來監獄,準備在二零一七年八月十八日對獄內所有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搞所謂的“親情幫教”(即洗腦),此次洗腦迫害為期一天,其實質是泰來監獄對法輪功學員長期的暴力轉化與酷刑虐待,以及監獄見不得人的黑幕,被明慧網不斷的曝光後,開始打“親情牌”,搞所謂的“親情幫教”(即洗腦)。讓家屬來監獄參與他們舉辦的現場和家人見面吃飯和交談,目的是利用親情進一步鞏固他們的“轉化”迫害成果,防止法輪功學員嚴正聲明從新修煉,以此掩蓋他們長期對法輪功學員實施的暴力轉化和酷刑虐待,進一步向家屬和外界散佈他們的轉化謊言,毒害不明真相的家屬和世人。

    提醒法輪功學員的家屬最好不參與泰來監獄搞的所謂“親情幫教”,不配合監獄利用親情對自己親人進一步實施的洗腦轉化迫害,以免自己的親人(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處境更為艱難,也使自己免受毒害。

    原泰來監獄已分化解體,將在押人員分批轉到黑龍江省內各個監獄,獄內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和部份刑事犯人被轉到齊齊哈爾馮屯監獄,請家屬按馮屯監獄規定的接見時間去看人,否則會被拒絕接見,浪費時間白跑。一般情況上午去接見的家屬多,下午較少。

    二零一八年八月十六日已轉到齊齊哈爾監獄(原來的馮屯監獄)。八月二十二日法輪功學員劉子平家屬前往齊齊哈爾監獄會見,得知劉子平和幾名法輪功學員正在絕食,截至二零一八年八月下旬,齊齊哈爾監獄大部份法輪功學員還在絕食,具體情況待查。

    二零一八年,從泰來監獄轉到齊齊哈爾監獄(馮屯監獄)的28名大法弟子最近又都被轉回泰來監獄。

    泰來監獄多年來以高於市場十幾倍的物價和多種手段詐取在押人員與法輪功學員的錢款,中飽私囊。在中共每所監獄,在押人員衣服都用戳強行卡上“犯”字,但不收費。泰來監獄十六監區每卡一個“犯”字收費0.70元,監區從每個在押人員的錢卡上扣除十幾元,甚至更多錢款。從食堂打飯菜用的兩個不袗罐,也強行從每個在押人員錢卡上扣除至少10元錢來購買。本來中共每年撥給監獄每個在押人員醫療看病費用是100元,泰來監獄十六監區卻強制每個在押人員交醫保210元,從錢卡上強行扣除。泰來監獄的物價高的令人嗔目結舌:白菜50元一棵,大蔥20元一棵,大蒜10元一頭,西瓜50元一個。

    該單位惡人:
    周立新張星軍許偉宋微韓再輝王子軍馬洪彬石晨磊王佰文王永強戴劍鋒王建民王洪宇玉志明卓乃俊宋慶敏張明劉海龍吳海龍李忠孝劉春曉高斌武剛鄭輝鄭文革熊文會余明李小海李萬勇許立新孫國譽李剛鄂旭鵬付國輝李海泳張景輝張斌李衛東宋彥軍朱文宇蔡文生朱景峰張哲韓笑東高雲鵬張海濤劉宗明胡海峰徐萬春胡佔勝呂義徐鐵剛熊德貴魏景南王長冰喬勝李鐵張文舉吳勇金剛張萬啟梁芝祥李文龍紀恆泰梅繼明梁福文馮軍劉軍徐洪新丁永祥楊中付李龍賀海龍程強林立國馬曉春張維佳王智玲喬平崔力曹閔江何宏慶安盛高明鐘世祥王義李德友郭平張炳濤李鐵蔡偉張建國秦勇孫成國張乃義

    受害人:
    王文龍李興亞巴益民王宇東邱文斌張海濤趙同方劉銀泉高福平張奎武(魁梧)劉晶明吳剛李民馬福龍郝彥成梁紅玉王子忠於忠柱張憲英李季秋許文龍沉世龍張海濤沉世榮劉慶威潘洪冬潘本余李順江關日安趙文山劉喜祥邢延良鄭喜林孫維民邱儉斌任英群盧玉平王俊峰付明智孫廣利吳憲剛韓喜明張玉堂閆慶福萬樹青田自強張玉堂劉慶富韓利盧玉平鄭連清潘洪東翟玉柱劉福彬(劉福斌)張躍明李民徐有運王蘭生李琦(齊/奇)劉晶明慈海紀得才田志強趙傳芳邱文斌巴義民朱千功白世忠楊樹志張民孫殿順慈海劉子平徐勝利關玉軍張福海佟明宇張立群(力群)田勇劉海康黃詩生李振忠(李振中)傅(付)海李季秋趙李專楊志尹安邦宋安宇於百清周志風劉立強(力強)石孟文王偉君王俊清伍元龍關星濤郭玉志周立風於伯清胡平傅鵬翀梁金玉鄭華春黨照軍齊齊哈爾市大法弟子潘本余鞠志遠張玉良劉景勳黑龍江大法弟子齊齊哈爾市法輪功學員趙義(奕)

    迫害導致:
    使流離失所/使家破人散;迫害致死;

    迫害類型:
    高強度超負荷勞動手銬/腳鐐打罵吊綁/吊瓶長期不提供食物或者不提供充足食物剝奪大法弟子被探視的權利逼迫放棄信仰毒打/毆打非法關押踐踏信仰洗腦/送洗腦班摧殘性灌食關小號剝奪睡眠

    迫害事實相關報導:
    二零一九年九月三十日大陸綜合消息
    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三日大陸綜合消息
    劉子平等絕食-家屬前往齊齊哈爾監獄探望
    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九日大陸綜合消息
    二零一七年十月二日大陸綜合消息(1)
    二零一七年八月九日大陸綜合消息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三十日大陸綜合消息
    示意圖-許文龍在泰來監獄遭受的迫害
    曝光黑龍江省泰來監獄的奴工產品(圖)
    齊齊哈爾市李季秋生前遭到的迫害
    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人遭惡報實例
    鋼琴才子陷冤獄九年-備受苦役折磨
    一位齊齊哈爾市法輪功學員的悲慘遭遇
    齊齊哈爾泰來監獄謀財的新手段
    大法弟子盧玉平在泰來監獄被迫害致死補充(圖)
    潘本余獄中病危 “六一零”拒不放人
    齊齊哈爾法輪功學員徐林山含冤離世
    伊福全被黑龍江省泰來監獄迫害致死
    159919.html#2007-7
    法輪功學員盧玉平獄中病危 “六一零”拒絕放人
    齊齊哈爾市泰來監獄對大法學員的殘酷迫害
    尹安幫被泰來監獄迫害致死,惡人封鎖消息
    哈爾濱大法弟子尹安邦被泰來監獄迫害致死(圖)
    黑龍江泰來監獄迫害大法弟子的情況
    黑龍江富裕縣大法弟子被迫害的部份事實
    哈爾濱第三監獄和泰來監獄迫害大法學員致死
    大興安嶺地區法輪功學員被迫害事實報告

    聯繫:
    郵政編碼:162401
    接見辦0452─8225443
    監獄長電話:0452─8229203
    紀委、監察辦電話:0452─8225504
    紀委書記電話:0452─8229207
    駐泰來監獄檢察院電話:0452-55120398
    泰來監獄電話:0452-82345377、8237256、88229376、82255147、8237274、8237943
    獄政科電話:0452-8225443
    獄政科科長:馬曉春
    教改科科長:姜海濤
    監獄辦公室:0452-8237949
    獄長趙如濱電話:0452-8229203
    泰來監獄獄長:於振海 
    第八監區長
    田忠義(在職)
    胡曉光(已調離)
    楊秀紅 辦:0452-8238143 手機13514679200(己於2007年7月轉到哈爾濱“病犯監獄”)
    八監區副監區長:
    李來順(在職)
    李偉明(已調離)
    八監區分監區長:
    於洪濤(在職)
    張俊峰(已調離)
    陳強(已調離)
    程宇軍
    陳炳江(因與犯人搞同性戀,已調離)

    二分區隊長李偉明(己於2007年7月轉到哈爾濱“病犯監獄”)
    獄長 張志成0452─8229203 8239203
    八監隊惡警: 楊洪秀 紀靖平
    九監區 曹某:13194529100

    更新日期: 2019年10月2日 15:46:00

    關於我們     聯繫我們
    ©2004-2015 明慧資料館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