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網站地圖 | 簡體版 || 明慧網 | 英文明慧 | 圖片網 | 多語種明慧 || 訂閱
   
實事報導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學過法輪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詳情需要繼續確認案例
  • 失蹤名單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惡人榜
  • 嚴正聲明
  • 海外迫害惡行
  • 惡人惡報
  • 澄清事實
  • 綜合報導
  • 時事評論
  • 活動報導
  • 各界褒獎
  • 社會支持
  • 媒體報導
  • 溫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惡人單位類別索引
  • 按迫害事實索引







  • 首頁 > 實事報導 > 惡人榜 > 惡人單位列表

    牡丹江監獄


    牡丹江監獄


    黑龍江省牡丹江監獄


    中共酷刑示意圖:毆打

    簡介:
    牡丹江監獄
    ,公檢法。牡丹江監獄是由原來的牡丹江監獄與新肇兩監獄合併而成。

    牡丹江監獄在一系列的高層指令下,制定了對大法弟子加重迫害邪惡政策,甚至確定了在二零零五年利用一切手段迫害大法弟子的硬性指標。目前約有一百四十餘名大法弟子正在牡丹江監獄遭受著殘酷迫害。

    被非法判刑的大法弟子被送到牡丹江監獄後,先要在監獄集訓隊同新犯人一起進行所謂的“集訓”。 犯人通常集訓三個月以內,然後分到各監區。而對無罪的大法弟子為了所謂的轉化進行超期迫害,最長的達一年,因為集訓隊比其它監區條件更為惡劣。所謂的集訓期間,不許洗漱、不許洗澡、不許洗衣、動不動就打罵,惡警利用集訓隊犯人毆打體罰大法弟子,強制長時間碼舖(就是盤腿坐)或不許睡覺、不許大法弟子接見家 屬,說甚麼不轉化就一直留在集訓隊,妄圖利用長時間的折磨迫害來強迫大法弟子放棄修煉大法。

    各監區除了利用株連犯人等手段迫害大法弟子,還 用關押大法弟子小號來迫害。小號的條件極為惡劣,小號每個房間只能容二個人平躺,三個人要側身躺。房間是全封閉的,只在小門上有一碗口大小的透氣孔,人在 裡面呼吸都很困難,睡在水泥光板上,關押以十五天起,有的大法弟子被關押期間還給戴上腳鐐、手捧子(類似手銬的刑具),固定在鐵環上不能活動,有的大法弟 子在這樣惡劣的環境中還遭到惡警的毆打和電棍電擊,從早上五點一直碼舖到晚上九點,長時間的碼舖。

    牡丹江監獄集中關押迫害黑龍江省東部地區的大法弟子,主要有牡丹江地區、雞西地區、七台河地區、雙鴨山地區、佳木斯地區等以及這些地區所轄市縣被非法判刑的大法弟子。也有其它地區的,監獄間互相 秘密轉移、交換,來掩蓋迫害大法弟子的罪行。如二零零四年七月,曾從哈爾濱監獄轉到牡丹江監獄二十餘名大法弟子,有時牡丹江監獄中的大法弟子也被秘密轉移 到其它監獄。

    法輪功學員汪繼國於二零零零年三月進京上訪,被抓回牡丹江市後,即被判勞教三年。二零零零年十二月,汪繼國出院僅三個月,牡丹江師範學院有關人員不顧汪當時尿血和雙目幾近失明,將他再次抓回勞教所。汪繼國後被判刑,關押在牡丹江監獄,再次被迫害至生命危急,送醫搶救不治,於二零零三年九月死亡。

    牡丹江監獄一監區教導員李潔志、幹事李玉宏、指導員李偉、中隊長董玉江、管教王和等以上惡警利用搶劫殺人犯劉立軍(以下簡稱劉犯)余刑還有二年,不用再減刑以及再犯錯誤也不影響其釋放回家的這一情況,慫恿劉犯對法輪大法弟子進行瘋狂迫害。

    在這些獄警的指使、慫恿下,劉犯又暴露和展現了它搶劫殺人時的惡性,由於有監獄和本監區管教大力支持,它肆無忌憚的、幾近瘋狂的對法輪大法弟子楊曉光、孫榮孝、劉國來進行毆打、殘害。 楊曉光被劉犯打得鼻口竄血、面部青腫,口腔多處破裂,無法進食;劉國來被劉犯打得眼眶青黑,肋骨折斷三根,躺在地上起不來;孫榮孝在短短四天時間堥潀蛹G遭毒打:第一次被打得滿臉開花,無法形容;時隔兩日又被拳打腳踢、拳腳相加,將年已五十多歲的孫榮孝打得滿地直滾,慘不忍睹。

    在二零零五年春節後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堙A劉犯迫害大法弟子的囂張氣焰已經達到極點。如果劉犯毆打的是一般服刑人員,早就該關押禁閉或立案偵查其罪行,可是它打大法弟子卻沒有受到任何處理和處罰。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上旬,一監區李潔志、李玉宏、李偉、董玉江、王和等這些惡警糾集了三十多名犯罪份子,對監區內四名大法弟子進行迫害。它們以四個犯人對一個大法弟子進行包夾的方式實行二十四小時輪班進行監控,不寫保證書不讓睡覺,直腰盤腿坐光板,眼前貼紙條以及拳打腳踢等手段進行迫害。

    中隊長董玉江對這些犯人說:“不管你們用甚麼手段,只要能讓他們寫“四書”就行”。幹事李玉宏說:“這項工作與你們的減刑百分考核成績直接掛鉤”。教導員李潔志說:“完成任務,你們這個月的減刑百分考核就給一類,否則就免評(零分)”。

    目前中國的很多知名廠家企業和監獄、勞教所、看守所等聯合生產產品,這些產品不但質量低下,而且還帶有大量的傳染性細菌和病毒。因為這些產品都是犯人在非常惡劣的情況下生產出來的。

    牡丹江監獄生產的筷子以及和北京匯琳凱製衣總廠聯合生產的兒童服裝都是向日本出口,這些產品帶有很嚴重的傳染病毒、細菌和疥蟲等等,有的衣服上還有虱子。這些人十至十天都不洗臉,每天干十二小時的活,沒完成任務的人回到監獄還得“碼坐”。這樣的強體力勞動使有些人幹活回來不能及時洗臉,以至於錯過了洗漱時間,身體欠佳的人還得被惡警打罵,每天都有兩千多人在做衣服,身上撓壞了的皮膚都掉皮,有些人身上長的疥蟲、牛皮癬病毒等等都把衣服弄髒了。以上這些事情監獄嚴密封鎖消息,誰把這些消息洩漏出去都會遭到惡警及犯人的毒打。

    二零零四年就有一個犯人因把監獄向日本出口的方便衛生筷子有病毒和細菌的問題寫在紙條上,想夾在筷子中送到買主手中說明真實情況,結果被檢查人員發現後查到了那個犯人,獄警用電棍、木棒打得他奄奄一息,抬去醫院根本不給治療,幾天後死亡了,家堣H來探監,獄方不讓接見,也不告訴家屬事實。

    監獄這樣生產的產品還不止是衣服和筷子,還有給大連等地製作的汽車坐墊、向外國出口的牙籤、大豆蛋白等等,都有類似的情況。

    在牡丹江監獄有二十二個監區,關押大法弟子約一百四十人左右惡警嚴密監控大法弟子,封鎖消息,惡警們經常把大法弟子拉到黑暗處進行迫害,折磨他們,甚至有的失去了生命都不知姓名。

    二零零四年九月,徐向東的老父親去牡丹江監獄看望兒子,與兒子在獄中食堂吃飯,獄方派2個警察嚴密監管,遠處還有四個警察時刻緊盯。父子交談中稍有不慎老父親便有被綁架的危險。如今,徐向東年邁的父親與徐向東年幼的兒子徐晚舟,一老一小艱難度日。

    為了轉化大法弟子,邪惡之徒給絕食的學員灌食,上手銬、腳鐐、打人,牡丹江監獄集訓隊也讓人“碼舖”,幹活定任務,完不成的挨打,伙食更差,經常是涼的,發糕有時不熟,菜湯有時無油,有時無鹽,有時湯上放些豬大油。

    二零零四年曾經惡警說過,“不轉化的不給往下分大隊”,許多大法弟子在那遭了不少罪。二零零六年以前喝水成問題,水是大牆外面溝裡流的河水,水上漂著動物屍體,垃圾也往裡扔,冬天上凍,水也喝不著。限制人身自由,超市、醫院經常不讓去,為轉化大法弟子派五人看一個大法弟子,不讓與其他大法弟子接觸、交往、說話。

    被非法關押在牡丹江監獄的一大法弟子為反迫害絕食,被押入小號,小號裡無床、無炕、無暖氣。此大法弟子多次絕食,被關小號,被折磨的體弱。但人還未死,死亡名額已經報上去了。有一大法弟子被打的從二樓樓梯滾下一樓,惡警對外宣稱大法弟子自殺,企圖掩蓋事實真相。

    從二零零六年一月一日至二零零六年三月八日,在八監區區長唐曉輝、教導員陳占峰的指使下,獄警張勝利、武學軍、宋君飄一直持續對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實施迫害。

    二零零六年六月,大法弟子孔祥柱被十監區迫害致結核性腦膜炎,曾一度昏迷。七月在獄外就醫一段時間後,仍不見好轉,下半身已不能動,大小便不能自理,精神恍惚,情況非常危急。牡丹江監獄百般拖推遲,於二零零七年四月十八日才將被其迫害至奄奄一息的孔祥柱放回家。二個月後,孔祥柱離開人世。

    二零零八年奧運會前,牡丹江監獄六監區多次對大法弟子搜身和對物品進行檢查,大法弟子於宗海遭到惡警葛華,王輝及犯人謝士德等人毆打,惡警張慶山用高壓電棍對大法弟子關連斌進行電擊,惡警趙麗春謾罵大法弟子孫成順,並指使犯人搜查大法弟子物品,嚴管大法弟子,每當上面有對大法弟子的迫害時,六監區長董亞林都要積極配合,並指使惡警及犯人迫害大法弟子。

    黑龍江省牡丹江監獄被稱為“死亡集中營”,共有二十二個監區,除一、二、三、四監區外,其餘監區每天早6點出工到車間幹活,晚6點收工,(自二零零七年十月1日起改為晚五點收工),服刑人員每天在車間勞動十一至十二小時,週六、週日不休息,平均每週每名服刑人員勞動時間在七十七小時以上,在這種情況下各個監區為了搶生產任務,還經常向監獄請示加班至晚九點,勞動中不給犯人配發勞動保護用品。如今又揚言要把勞動時間加長至14小時,都不算加班。勞動時間這樣無限度的加下去,人的健康、生命安全受到嚴重威脅,因此對人身體損傷嚴重。

    監獄為了達到經濟目的,將服刑犯人承包給各個監區長,責令各個監區長每年上繳額定的利潤,而各個監區長為了完成經濟利潤,同時再給自己創造一定的經濟收入,這樣就無限度的壓搾服刑人員的勞動力,而一點勞動報酬也不給。甚至將食堂承包給監獄警察,並責令承包人每年上繳一百五十萬元的利潤指標。若不剋扣,從中剝削,何來利潤。而犯人食堂承包人為了上繳利潤,同時自己也能從中發點不義之財,這樣就像犯人形容的:吃的比豬差、干的比驢多、睡的比狗晚、起的比雞早,已嚴重侵犯人權。

    一、強制超負荷勞動導致多名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
    雙鴨山市大法弟子潘興福,於二零零三年五月由七台河監獄轉到牡丹江監獄十六監區。在非法關押迫害期間,惡警強制大家勞動出工,潘興福身心受到了很大的摧殘,於二零零三年末雙腿浮腫不能行走,身體極度虛弱,監區不予重視,沒有採取任何措施,直到二零零四年五月份才把潘興福送到監獄醫院,診斷潘興福為胸腹積水、肺結核。副獄長欒景和怕潘興福死在監獄擔責任,就讓監區教導員鄭玉和趕快給潘興福辦保外,鄭玉和怕承擔責任不得不重視起來,但鄭玉和還趁潘興福重危之機不斷的偽善的欺騙潘興福寫保證書,鄭玉和說:只有寫保證書才能辦保外,幾次均被潘興福拒絕。潘興福於二零零四年七月份回家後於二零零五年一月含冤離世。

    金宥峰,牡丹江師範學院體育系教師,二零零四年三月末被劫持到牡丹江監獄集訓隊,法輪功學員們白天上車間幹活,因沒完成任務,被開板,晚上回監捨還要常常加班。金宥峰因完不成任務,就下地“開飛機”。“開飛機”就是兩腳劈開,彎腰前弓,雙手向後高高抬起,一般人十分鐘就汗流浹背。因金宥峰不配合下地“開飛機”,在周少昆的指使下,打手劉大慶等對他進行毆打。二零零四年九月四日,被關小號、戴腳鐐、手捧子定位,被強行灌辣椒麵等折磨。從小號出來後,大法弟子就不配合邪惡,抵制奴役勞動,抵製麵牆碼舖等,這樣金宥峰等人在集訓隊被非法關押一年兩個月。

    二零零五年五月二十六日,金宥峰被分到七監區一中隊。只要不放棄信仰,幹活也不給減刑。為了抵制這種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大法弟子繼續不參加強加的奴役勞動。第二天出工,金宥峰在車間被欒隊(欒玉)用手銬銬在窗外鐵欄杆上,二十七日上午又銬了半天。當天下午,在朱再良大隊長的指使下,在干警廁所的牆角橫樑上用手銬單臂交替吊一下午。二十八日,朱大隊派刑事犯韓寶仁、戴清民、劉用、蘇玉明等人看管並強制轉化。次日,未見效,朱大隊罵這些犯人,並以免評(影響減刑)相威脅。在朱大隊的威逼唆使下,這些刑事犯又將金宥峰帶到那個廁所,毆打,打臉,打腰,又擰胳膊,用腳踢臉(這次蘇玉明沒動手)。之後,由專人劉用看管,不許坐,並多次要採用電棍或繼續吊起來相威脅。

    金宥峰,被迫害成肺結核晚期、生命垂危。在家屬強烈要求和堅持下,於二零零八年端午節前才得以保外就醫。金宥峰於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一日晚九點在牡丹江傳染病醫院經搶救無效而停止心跳。

    杜世良,海林市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二年至二零零三年間,牡丹江監獄三監區的邪惡之徒為達到強制轉化杜世良的目地,白天強制超負荷奴役勞動,夜間不讓睡覺,其中惡犯沉福政多次參與毒打折磨,手段卑劣、邪惡至極。後因杜世良向監區干警王永福教導員揭露迫害講真相,才制止了迫害。二零零五年四月,三監區強迫六名大法弟子參加手工奴役勞動,由於勞動強度大,天氣炎熱,杜世良出現了嚴重高血壓症狀,高壓達二百二十,休息了一週後,又被強迫清倒垃圾和運水,尤其運水特別苦累,每天上午要把全監區在押人員的生活用水從監捨用推車運到車間,每次都累的氣喘,渾身是汗。直至二零零六年一月去世,杜世良一直是被強迫從事超負荷的奴役勞動,對於長期不能煉功、學法且年近六旬的老人來說,是何等的艱難。三監區中隊長惡警蓋覆、指導員侯健,更是變本加厲,一切強加的勞動迫害都是這兩個人佈置的。

    二、壓搾奴役大法弟子致殘 不讓家屬接見
    大法弟子於宗海,二零零六年八月末,由於超強奴役勞動,於宗海在車間幹活時左眼碰傷,淚腺斷裂,監獄醫院讓上外面醫院治療。可是,六監區干警讓家屬給拿錢,否則不領出監獄治療。於宗海的妻子和妹妹因煉法輪功,被非法關押在哈爾濱女監,家中已無人無錢,獄警說:“如果他家不給錢,他眼睛瞎了也不管。”於宗海弟弟交了錢,才在牡丹江紅旗醫院眼科做了檢查,可是錯過了再接手術的最佳時間。

    解運歡,雞東縣法輪功學員。而於二零零二年八月被中共邪黨以發法輪功真相傳單為由,非法判重刑十年;現在被非法關押在黑龍江省牡丹江監獄第十監區,每天被強迫奴役十多個小時,家屬的接見也控制嚴格,去年一年不允許見面,今年至今只能會面十分鐘。二零零三年五月,解運歡及當地十幾名法輪功學員被轉送到牡丹江監獄。但每天強迫奴役勞動達十六小時之久。獄方為了攫取更高的利潤,讓懂電腦知識的在押人員,上網參加網絡遊戲獲取高分,換取大量現金。獄警通過這種高強度的緊張奴役,剝奪在押人員思考的權利,從而麻木人的大腦,使其成為為其賺錢的工具。對於學員家屬的接見也控制嚴格,每月只有三十分鐘的嚴格監視下的探望。如有獄方認為的敏感話題出現,就會被立刻中止會見,幾個月甚至半年不允許見面。

    八監區長唐曉輝、教導員陳占峰,是二零零五年十月末剛剛新提上來的惡警。自他們二人來到八監區,大法學員遭受的迫害就更加嚴重。他們強迫大法學員奴役勞動,不許大法學員休息。惡警們把精力用在迫害法輪功上,特別是用在如何利用犯人迫害法輪功學員上。如陳占峰強迫大法學員勞動,卻又不許大法學員使用勞動工具,還指派兩個服刑人員監督一個大法學員幹活,同時縱容指使犯人李曉偉、王立軍對大法學員進行毆打。每次對大法學員的迫害都是由唐曉輝、陳占峰具體指揮進行的。這二人對大法學員們的忠告不但不聽,反而變本加厲迫害大法學員。被迫害的大法學員包括關文龍、黃國棟、徐向東、劉君、張世江、周吾慶、黃耀祥、成忠強。

    牡丹江監獄對生命的漠視、對法輪功的迫害,從幾組數字就能說明問題。該監獄在押犯人四千七百人左右(干警一千人左右),據說二零零四年死亡二十九人,佔在押犯人千分之六,比中國年平均正常死亡率多一倍。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有一百二十人左右,從二零零四年至二零零六年末,通過各種渠道得知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有十多人(包括保外就醫的,不包括傷殘的),年平均死亡率達百分之四以上。

    三、新聞造假欺騙民眾
    二零零四年,中央司法部部長要來了,監獄提前二十幾天就開始給犯人吃好的,吃炒菜,還有肉(其實是摸不準何時來,否則惡警不會“浪費”那麼多東西),一些刑事犯人竟然有了一種錯覺,認為共產黨現在對犯人開始好了,你看吃的多好,收工也早了。可是大多數刑事犯人早已看透了它的那一套。當司法部長到監獄遛達一趟走後,又開始吃起玉米磨碎了像飼料一樣的發糕了,出工時間又加長了。部長來時,整個監獄的表現簡直緊張得了不得(因為他們對共產邪黨也是相當畏懼),監獄下達通知,哪個監區出了事(看出了破綻)哪個監區大隊長回家(被開除),監獄從外面租來了盆花盆景,一盆十元或幾十元,整個監獄擺得像個花市,本來監捨一室30人左右,現在只擺上四張床,把所有受過虐待的人,怕他們喊冤都藏了起來,和所有法輪功學員一起藏到大樓地下的大菜窖裡,為保萬無一失,派“犯人頭” 和警察看守。這種事情簡直是家常便飯,大官來了大包裝,小官來了小包裝。

    有一次司法部來檢查工作,集訓隊把他們十幾人藏在所謂的教育室,怕他們揭露惡警,用二十多人看著法輪功學員。洗不上臉時有的犯人偷放暖氣水,後來監獄往暖氣裡放了一種毒水是紅色的。在這樣的環境裡法輪功學員小高全身長癤,一年多才好。拉肚子一年多,到出獄才好。

    在集訓隊裡新去的犯人連衣服都洗不上,臉也洗不上,虱子滿床舖爬。三十多平方米的監捨,最多睡過五十多人。吃飯時蹲在走廊兩側吃。生產大隊二百多人擠在車間的角落蹲著吃。洗碗在衛生間裡洗,很少有流動水。伙食要稍有改善如每週給兩頓肉吃,電視、報紙就大做文章。等媒體不吹的時候菜裡也看不到肉了。在集訓隊時一次惡警莊軼新及其他惡警把他們叫到所謂的教育室,按惡警的要求坐好,然後給他們錄像。晚上就上了新聞,說牡丹江監獄集訓隊的法輪功學員在政府幹部的關心幫助下得到轉化……假新聞就這樣出來了。牡丹江監獄法輪功學員死亡率比正常人口死亡率高許多倍,這就是他們關心教育的結果。

    這些共產邪黨的上級官員真的是來當正義青天嗎?當然不是,他們只是做個樣子,他們的路線都是預先安排好的,沒有哪個官員要參觀別的地方,因為他們知道這一切都是造的假,他們本身也不想看到實情,也不會多走一步,共產惡黨經常組織一些參觀團到監獄參觀,讓社會上的人看到黨把犯人“教育”的如何好,犯人生活條件如何“優越”,其實沒有一個犯人被他們教育好,因為他們從來不進行真正的教育,只有讓犯人勞動和暴力打犯人。二零零五年香港、台灣來了一批人到牡丹江監獄參觀,第二天監獄新聞報導說:香港、台灣客人參觀犯人的食堂,看見鍋裡熬著一大鍋肉都感到驚訝。其實每次有重要人物來參觀,監獄都要弄出這種假相騙人。實際上犯人每天吃的非常粗劣,多數犯人每天要出十幾個小時的工,像機器一樣每天高速度地拚命不停地運轉,再加上伙食低劣,大多數犯人身體相當虛弱。

    那麼共產邪黨監獄的警察是甚麼樣?百分之九十以上警察完全以惡對待犯人,輕的是罵,重的是打,很難表現出一點人道,只是千方百計的使用各種招數搾取犯人的勞動果實。最有效的一招就是打人,對於有病的犯人也決不會心軟,監獄有句話“不慣老不慣小”,老年犯人完不成任務(這任務拚命干許多人也難以完成),要經常挨打,直到把犯人的心血搾乾,最後一腳踹出監獄不管了。許多警察對犯人甚至對自己的下屬說話都帶“x他媽的”,和社會上的流氓沒有區別!干警每天非常清閒,他們各種表格、跟犯人的談話記錄、對犯人的評審、學習所謂先進人物的思想報告等等,都要有專職犯人秘書給造假。有的干警經常像老爺一樣由犯人按摩,有的官大的警察要有專職犯人侍奉,吃的喝的高級品都由犯人提供,而此犯人地位極高,自然不用勞動,也有許多犯人花錢買不勞動和減刑的。

    四、高牆之下的勞改產品
    牡丹江監獄生產的衛生筷子以及和北京匯琳凱製衣總廠聯合生產的兒童服裝都是向日本出口,這些產品帶有很嚴重的傳染病毒、細菌和疥蟲等等,有的衣服上還有虱子。這些人十至二十天都不洗臉,每天干十二小時的活,沒完成任務的人回到監獄還得“碼坐”。這樣的強體力勞動使有些人幹活回來不能及時洗臉,以至於錯過了洗漱時間,身體欠佳的人還得被惡警打罵,每天都有兩千多人在做衣服,身上撓壞了的皮膚都掉皮,有些人身上長的疥蟲、牛皮癬病毒等等都把衣服弄髒了。以上這些事情監獄嚴密封鎖消息,誰把這些消息洩漏出去都會遭到惡警及犯人的毒打。

    牡丹江監獄的高牆電網成了中共迫害異己、殘害生命的魔窟。甚至連殘疾人李永勝都被強制奴役勞動。為了掩人耳目,動用了一切可以運用的手段來封鎖監獄內那些不為人知、令人髮指和毛骨悚然的迫害來欺騙民眾。在這裡監禁的犯人實際上就是共產邪黨的奴隸,造錢的機器。

    監獄關押大約4800人,強迫每天干12小時活,有些人長時間不能洗手、洗衣服,許多人長了疥瘡。出工幹活就用那雙流著膿,長疥瘡的手去挑“衛生筷子”和“雪糕棒”,對消費者健康構成極大危害。

    黑龍江省牡丹江監獄設22個監區,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一百多人,除被強迫超時奴役勞動外,監獄為求所謂轉化率,公開對法輪功學員施行酷刑折磨。採用的酷刑種類繁多,有電擊、毒打、灌食、吊刑、捆綁、開飛機、冷凍、錐子扎、蹲小號、唆使刑事犯打人等。眾多學員被迫害致傷殘,已知十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

    二零零九年六月份,牡丹江監獄以工作人員下崗相要挾,誘使獄警和服刑犯人對大法弟子酷刑迫害。

    為達到時時監控,搞甚麼“五連保”,五個人一組,其中只有一名大法弟子,大法弟子的一言一行都在四人的監督中,其實是利用刑事犯看管大法弟子,不許互相說話,上廁所都得用人看著。而且把門的、站道的(就是在監捨做安全防範的)、一起吃飯的都株連,按監獄要求沒做到的,刑事犯就要受到株連,就給他們減分(監獄對犯人實行百分考核,分少會影響到他們的減刑),唆使犯人參與折磨、打罵大法弟子。 而且牡丹江監獄強迫奴役勞動每天12小時,還不讓吃飽飯。

    牡丹江監獄為了提高所謂的法輪功學員『轉化』率,要所謂的政績,現在正在加緊迫害在押法輪大法學員,暗示監區警察分監區大隊只要不出人命,不出事兒,可以採用任何手段,要求轉化率達到百分之百。 於是各監區利用刑事犯人,三、四個人針對一個大法學員,採用毆打,長時間不讓睡覺,灌鹽水後不給水喝,扒光衣服用涼水澆,透明膠帶把手腳綁上等等慘無人道的方法強迫法輪大法學員轉化。

    法輪功學員在集訓隊裡遭到的是沒有人性的折磨。每人睡覺的地方很小,經常是幾個人一張床,白天洗不上臉,上廁所、喝水受限制,每個屋的犯人限製法輪功學員的言行,經常說打就打。在惡劣的環境裡,法輪功學員被強制白天幹活(穿筷子、挑牙籤),經常加班到9點或夜裡12點,完不成定額便會挨打。邪惡之徒用扳子打人,經常把板子打折。晚上上廁所不到正點不讓去,出門不喊報告就挨打,吃飯每個人都吃不飽,刑事犯卻吃不了都倒掉。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牡丹江監獄指使多個犯人暴力毆打不放棄修煉的法輪功學員,八個犯人打張傳鐸一人,張傳鐸被打得面目皆非,身體多處受傷。獄方為掩蓋罪行,不讓他的家人接見,三個月後才得以與家人見面。

    牡丹江監獄在和其它監獄一樣使用包括拳打腳踢、晝夜不讓睡覺、吊刑、九十度撅著等酷刑摧殘法輪功學員之外,利用其地處寒冷地區的環境發明了殘忍的“凍刑”--在寒冷的冬季,強行扒光法輪功學員的衣服,把他們扔到廁所蓄水池裡浸泡很久,拽上來再把窗戶打開,讓他們光著身子站在窗戶前被冷風吹;十八監區沒有蓄水池,便將法輪功學員的衣服扒光,拽到廁所裡,四、五個惡人、惡警一齊動手,用盆、自來水管往法輪功學員的頭上及全身反覆澆水,然後也拉到窗戶前讓冷風吹。

    牡丹江監獄共二十二個監區,不足三萬五千平方米卻關押了五千多人,醫療衛生條件都非常惡劣。獄警們每天強制服刑犯人勞動十二小時以上,無節假日和休息日。二零一零年六月初,監獄出工時間調成早六點半到晚八點,加班時間達十三至十四小時。應付檢查,包裝造假,讓服刑犯人說:每天勞動八小時,一週休息兩天。甚至監獄下達通知,哪個監區出了事(看出了破綻)哪個監區大隊長回家(被開除)。

    據其企業網站透露,黑龍江省高壓開關廠(牡丹江監獄)系黑龍江省監獄系統國有獨資企業,現有員工五千七百餘人。主營:高、低壓開關櫃、服裝加工、假眼睫毛加工、其他勞務加工項目等業務。人力資源豐富,勞務加工費用低廉。

    監獄為了達到經濟目的,將服刑犯人承包給各個監區長,責令各個監區長每年上繳定額的利潤,而各個監區長為了完成經濟利潤,同時再給自己創造一定的經濟收入,這樣就無限度的壓搾服刑人員的勞動力,而一點勞務報酬也不給。使他們成為其賺錢的工具。

    更為可惡的是,將犯人食堂承包給獄警,並責令承包人每年上繳一百五十萬元的利潤。

    該單位惡人:
    劉明華武學軍張家文王元王繼軍趙大虎姜亦臣侯松陽高某莊可新李偉董玉江王和劉立軍張福森陳占鋒唐曉輝姜曉春嚴江陳壽剛蔣軍丁學忠候波於景和孫久傑宋曉彬趙鵬周金平閻善明武和姜磊沉光欒玉周少昆劉大慶司洪濤范淼宋俊傑毛健波韓寶仁戴清民劉用蘇玉明王立軍李向東侯振寶范振宇王健杜應春胡偉范玉喜謝金和葛華趙麗春王海樹黃威王恩哲楊金國張慶波張煥民宋熙全史愛勝董亞林紀濱徐慧君杜剛周臣金峰馬旭濤付潤德林增軍劉成明祝民張立春孿井莊義新王輝朱再良周兆坤李成輝林小東汪偉孫健薛世成汪長喜張大志史誌車張建姜興昌姜革廖君孔令濤何廣海吳繼哲徐楊范國明王剛丁立波趙雲剛孫景華李雲野張紅周繼和姜明永何雪雙張世江胡寒冰姜海濤王大偉薛磊翟樹園白曉剛秦程翔王金玉鐘貴任書偉劉志軍朱殿華趙某李顯龍李某梅建國趙喜和王旭輝侯波宋軍林李亞魁吳旭東鄭玉和王旭盧曉輝彭四受孫俊張先利祁偉沉福政侯健蓋覆李琰路顯明王勇李巖孫洪喜謝曉峰李洪明孟憲偉呂春峰徐寶良王衛江王建峰王合義林世傑張玉春耿磊魏巍朱相存蘭海濤吳繼東劉鵬程王學江黃連成黃成威趙玉春申家進祝坤畢海波趙春強楊廣宇宋軍於海軍欒景李玉宏李傑志張慶山周元平於福剛何廣勝李軍裴勝烈宋軍飄白志強劉波張勝利李曉偉關振利陳忠裴殿山鮑建輝王恩澤郭寶林韓國兵高海平李小東牛淼王連玉丁濤趙曉巖顧軍高海民王雪松劉佐友王軍劉遠彬閆榮偉陸顯明王江王喜鵬郭虎山王雙喜李瑞李波

    受害人:
    孫殿山龐士興(志興)姚國才金肩鋒(宥峰)劉軍李鳳全肖波關文龍於忠海劉啟良楊曉光劉國來宿巖於秀英的孩子劉陽錫姜允敬關日安崔國軍董賓(斌)黃文龍顧景山孫長順張傳鐸紀松海王雲飛賈長明(昌民)牡丹江大法弟子李海峰王新民黃顏林(黃晏林)王貴金賀江張作斌戴啟鴻(啟弘)趙波孫玉山金宥峰周吾慶李桂哲湯玉華張玉堂張連生劉運祥房喜才戴軍張濤房啟才(起財)張海濤張玉堂苗莆黃國棟於吉興李儒清侯閏忠(國忠)呂振江孫登超康運成徐向東關連斌黃躍祥李波的兩個孩子李榮芹(李榮琴)鞏志軍金宥峰(佑峰)於宗海張洪權陰長峰(殷長風)侯希才(喜才)孫發趙伯亮(趙柏亮)成忠強李海峰周志銘安永鎮張作君(作軍)康運誠白霜劉軍許文龍張耀明王芳張東輝張德文高雲祥(雲翔)王新軍吳躍榮(越榮)孫電山(孫殿山)潘興福申金祥黃國棟魏曉東孫榮孝李寶華於清海孫成順邸士洪寧軍李玉卓王海郭忠全於友崔洪偉吳國立(吳國利)劉小龍張德輝姜洪祿解運歡李叢俊王明柱孔祥柱李永勝張培增黃耀祥田榮賀滕敬貴傅鵬翀孫鐵農苗福(苗甫)潘永剛汪繼國戴軍(代軍)宮貴東劉得淵李容道於清海徐亞利徐桂良薛慶華金永峰王振張景亮(張井亮)劉鐵人張世江(士江)張文禮盧占魁石永成孔祥柱朱秀成趙建國張傳禮王學士(王學世)吳月慶宮呈閣姜亞濱(姜亞彬)傅英鐸王喜和戴軍戰祥君呂樹彬

    迫害類型:
    唆使、鼓勵、縱容其它人迫害、折磨大法弟子剝奪大法弟子被探視的權利關押期間,剝奪大法弟子基本生活條件長期不提供食物或者不提供充足食物剝奪睡眠逼迫放棄信仰洗腦/送洗腦班關小號高強度超負荷勞動長時間保持痛苦姿勢手銬/腳鐐銬在某處上毒打/毆打性侵害(包括男性)電擊

    迫害事實相關報導:
    黑龍江勃利縣孫榮孝兩次險些死在冤獄
    牡丹江關日安屢遭迫害-面臨非法開庭
    雞西市公檢法的殘暴-酷刑逼供、非法判刑
    被牡丹江監獄虐殺的法輪功學員-下-
    黑龍江鶴崗市法輪功學員近年受迫害案例
    棄惡行善-牡丹江監獄服刑人員反遭殘忍迫害
    牡丹江法院在看守所偷偷庭審法輪功學員
    中共對男性法輪功學員的性迫害(1)
    牡丹江中共人員迫害法輪功事實綜述(三)
    2011年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案例綜述
    二零一一年牡丹江法輪功學員被迫害概述
    牡丹江市中共惡徒迫害法輪功紀實(四)
    牡丹江市中共惡徒迫害法輪功紀實(二)
    牡丹江監獄折磨法輪功學員的暴行
    黑龍江雞西一個農民家庭的遭遇
    牡丹江監獄殘害法輪功學員紀實(圖)
    牡丹江牢獄的如廁規定與衛生筷子
    哈爾濱少校軍官張傳鐸遭受的迫害
    牡丹江監獄壓搾奴役 致人傷殘
    牡丹江監獄瘋狂迫害法輪功學員王明柱
    牡丹江監獄迫害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
    牡丹江監獄驅使獄警酷刑折磨大法弟子
    牡丹江孫成順被綁架 家人遭騷擾
    牡丹江監獄幾年致死致殘十多人
    牡丹江善良警察侯喜才、戴啟鴻被誣判入獄
    牡丹江監獄慘無人道的迫害
    各勞教所/看守所/監獄/派出所/六一零惡人錄(2/26/09)
    解運歡回國遭判十年 今勸善又遭獄警毒打(圖)
    黑龍江省雙鴨山市吳月慶被迫害致死(圖)
    167373.html#2007
    牡丹江監獄壓搾奴役、暴力傾銷偽劣商品
    黑龍江大法弟子孔祥柱被牡丹江監獄迫害致死(圖)
    牡丹江監獄施暴前給大法弟子灌救心丸類藥物── 八監區迫害大法弟子花樣翻新
    為母親訴冤 邢德福兄弟慘遭迫害
    大慶大法弟子張洪權生前遭受的迫害
    碼舖、關小號-大陸監獄迫害大法弟子的實情
    天降冰雹示警 昭示雙城血淚(圖)
    遭惡警槍擊後被判14年 姜洪祿現被劫持於監獄(圖)
    黑龍江牡丹江監獄迫害大法學員
    牡丹江監獄近期迫害大法弟子惡行
    將黑龍江雙鴨山迫害大法弟子的惡人登上惡人榜
    大慶大法弟子徐向東一家遭受的迫害
    見證牡丹江監獄惡警的兇殘
    中國監獄產品把大量傳染性細菌和病毒出口海外
    牡丹江監獄一監區惡警慫恿殺人犯殘酷迫害大法弟子
    牡丹江監獄策劃加重迫害 指揮犯人出頭對大法弟子施暴
    雞西市小恆山礦大法弟子何美芳被迫害事實
    黑龍江又一法輪功學員被害 全省死難者達132名

    聯繫:
    通信地址:黑龍江省牡丹江市862信箱牡丹江監獄十監區
    總機:0453-6404715 、0453-6404755、總機內線:8000
    獄長陳壽剛: 6404715-8000轉8388 手機13904676888
    政委於景和: 6404715-8000轉8388 手機13904835888、13904935558
    政治處主任孫久傑: 6404715-8000轉8298
    紀委書記李斌: 6404715-8000轉8398
    教改科科長宋曉彬: 6404715-8000轉8333 手機13766603777、6179431
    教改科副科長趙鵬 :6404715-8000轉8750 手機13945326218
    獄政科科長周金平 :6404715-8000轉8799 手機13945345260、 6179479
    獄政科副科長王旭輝 :6404715-8000轉8662 手機13704534000
    獄偵科科長王輝 :6404715-8000轉8651 手機13504830585、6179535
    改造副獄長欒景和: 6404715-8000轉8378手機、13904935558、13766641111、6663333/6666889
    惡警:
    韓宏先:6404715-8000轉8368
    王連玉:6404715-8000轉8068
    王健:6404715-8000轉8328
    宋軍:6404715-8000轉8777
    林黎明、劉平、許樹軍
    王某某:十監區科長13766659811
    第十監區中隊長王恩澤

    牡丹江監獄一監區
    教導員李潔志,警號:2306301
    幹事李玉宏,警號:2306321
    指導員李偉,警號:2306268
    中隊長董玉江,警號:2306265
    管教五和,警號:2306263
    搶劫殺人犯劉立軍,38歲、原判死緩、余刑期還有2年

    牡丹江監獄六監區
    惡人電話號:
    董亞林:13845352555
    王 輝:13514571477
    張慶山:13836360030
    葛 華:13836354910

    更新日期: 2016年11月17日 21:00:00

    關於我們     聯繫我們
    ©2004-2015 明慧資料館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