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網站地圖 | 簡體版 || 明慧網 | 英文明慧 | 圖片網 | 多語種明慧 || 訂閱
   
實事報導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學過法輪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詳情需要繼續確認案例
  • 失蹤名單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惡人榜
  • 嚴正聲明
  • 海外迫害惡行
  • 惡人惡報
  • 澄清事實
  • 綜合報導
  • 時事評論
  • 活動報導
  • 各界褒獎
  • 社會支持
  • 媒體報導
  • 溫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惡人單位類別索引
  • 按迫害事實索引







  • 首頁 > 實事報導 > 惡人榜 > 惡人單位列表

    五常市洗腦班


    付彥春:現任五常市政法委副書記,“610”邪惡洗腦班主任


    朱憲福:原五常市政法委副書記,“610”邪惡洗腦班主任


    五常市洗腦班大門


    五常市教育轉化學校


    黑龍江省五常指導總站、黑龍江省健康諮詢中心


    鐵門內洗腦班的猶大等


    酷刑演示:背吊銬


    五常洗腦班2000年--2002上半年在五常市委黨校院內


    五常洗腦班2002下半年─2003年在五常市審計局二樓


    五常洗腦班 2004年 - 2009年在五常市種子公司三樓


    五常洗腦班2009年 ─ 現在在五常市計生局院內

    簡介:
    五常市洗腦班
    ,六一零,市級。五常洗腦班,是由中共中央政法委、610授權,黑龍江省政法委、610直接操控的江氏政治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邪惡黑窩。610是凌駕於憲法之上的非法組織,相當於文革時期的“文革小組”,是中共邪黨專門利用來迫害信仰“真、善、忍”好人的直接工具。五常洗腦班所用的迫害手段花樣繁多,且陰險殘忍至極,而且多年來不斷的向外地傳輸著邪惡的“經驗”,因此多次受到中共中央、黑龍江省、哈市,政法委、610頭子們的表彰。中共中央政法委的610頭子曾親自到該黑窩進行所謂的慰問指導,所以該黑窩以付彥春為首的惡徒更加殘忍、猖狂和肆無忌憚。

    該黑窩成立於二零零零年,由財政直接撥款,先後搬遷過四處,現在該黑窩藏匿於五常市計生局院內的後樓,為了掩蓋其罪惡,對外掛牌是“五常市法制教育培訓中心”,五常洗腦班多年來不僅大量迫害黑龍江省內的法輪功學員,還有外省、市、地區的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到該黑窩遭受迫害。

    五常洗腦班是個邪惡的黑窩。非法關押著從黑龍江省各地綁架來的法輪功學員。該洗腦班設校長、書記、副校長(由“六一零”付彥春擔任),法制辦的莫振山也在這裡。他們作為中共的打手,在此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殘酷迫害。

    洗腦班的出入口的鐵門平時都是用鎖頭鎖著的。裡面共有十幾個房間。每個房間裡有兩張床,牆上貼著誣蔑法輪大法的標語,屋裡擺著誣蔑大法的書。法輪功學員一被抓進來就受到體罰(所謂的 “下馬威”)。他們挨打挨罵是家常便飯,常被扇耳光。他們還僱了一個名叫萬文博常人,專門看著法輪功學員。

    新劫持來的法輪功學員要不配合,他們就先說些好聽的,軟硬兼施,看誰真不配合,就把誰弄到小黑屋裡,施酷刑,裝到籠子裡,讓你站不起來也蹲不下,白天黑夜長時間半蹲著,讓人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法輪功學員被關進來第一件事就是讓你寫“三書”,一寫就是二十天。他們白天找你談話,沒有甚麼效果晚上接著談,一直談到十一、二點鐘,邊逼邊打,一個人打累了,換個人接著談,接著打,天天如此。直到你同意寫所謂“悔過書”為止。這還不算完,寫完後,還必須得看批判法輪功的書,光看還不行,還得說從中學到甚麼了,還得寫成材料,每天都得寫所謂“心得”。到晚上,再把全體人員集中到一起,讓每個人讀自己的所謂“心得”。然後書記、主任等借題發揮,誣蔑大法。他們還安排三、四天看一回誣蔑大法的錄像,看完後還是得寫所謂“心得”。

    洗腦班的打手會想出各種惡毒辦法,千方百計的逼迫學員向邪惡妥協、“轉化”,背叛大法,完全沒有了人性。吃飯時,把白酒、啤酒都給法輪功學員倒好,就是逼你喝,你要喝了證明你“轉化”好了,不喝就是沒“轉化”。買來活雞、活魚就讓法輪功學員殺,要不殺,不殺生,就是沒有“轉化”好。

    “河北保定市法制教育基地”(涿州南馬洗腦班)惡警高學飛就曾公開叫囂:“我們這裡不是監獄,但是我們可以用監獄不敢用的刑罰,比監獄還監獄。”黑龍江佳木斯勞教所的口號是:“教育感化,鐵把鎬把。感化不了就轉化,轉化不了就火化。”由此可見,洗腦班不僅是中共“六一零”私設的黑監獄,也是名符其實的法西斯集中營。

    五常市洗腦班位於黑龍江省五常市南二道街221號,這棟樓的一樓、二樓為黑龍江省五常市種子公司,三樓是洗腦班,四樓為五常市610辦公室。在哈爾濱市610的指揮下,五常市610與洗腦班對哈爾濱市及所屬市縣的大法弟子暴力洗腦、強行轉化,精神上摧殘、肉體上折磨、經濟上敲詐,手段極其惡劣。洗腦班校長付彥春,副校長荊棘,610書記姓朱,還有幾個幫教和猶大,這些邪惡之徒曾多次上過惡人榜,繼續幹著迫害大法弟子的勾當。

    那堶╳`是殘酷的:罰蹲、用電棍電、用鞭子抽、拳打腳踢,用盡各種邪惡手段進行迫害。

    大法弟子一般被關押一、二個月,達到了他們所為的邪悟標準才釋放,單位或農村大隊每人每月交2∼4千元,否則不放人,這個邪惡的洗腦班搜刮了無數的黑心錢。

    2010年,大慶石油公司“610”機構奉行中共指令,勾結五常洗腦班,強制轉化公司內部修煉法輪功的職工。五常洗腦班因“轉化”法輪功學員的手段極端殘忍,臭名遠播。大慶石油公司單位領導與各級“610”機構明知真相,卻昧著良心奉上自己單位最好的職工任人宰割,動用公司公款,或逼法輪功學員家屬出錢,每送一人出資一萬元。

    據明慧網資料館不完全統計,全國各地在中共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六一零”的統一操縱下,動用大量財力、人力資源辦洗腦班,所劫持的法輪功學員已達數萬人。2010年一年被非法劫持關押的法輪功學員人數計 2038人,其中半數以上被劫持到洗腦班,迫害案例發生在中國大陸28個省、直轄市,以黑龍江、河北、湖北、山東、遼寧、吉林、重慶、四川最為嚴重,去年被劫持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均在百人以上。

    以上數字僅僅是來源於突破網絡封鎖在明慧網上報導出來的案例,實際數字應該遠遠超過上面的統計。

    中共“610”的洗腦班辦班過程未經任何法律程序,沒有任何法律條文確認其性質,卻隨意拘禁;洗腦班工作人員沒有執法者的身份卻有超出執法者的權力,甚至致人死亡而不負法律責任。這樣的洗腦班是徹頭徹尾在犯罪,殘害生命、踐踏法制。

    而中共洗腦班所關押迫害的又是一群最善良、正直的好人,是中國社會的脊樑,他們以“真善忍”的準則要求自己,不屈從於權貴,拒絕以錢財腐蝕自己,就是踏踏實實地做真誠善良的人、對社會對家庭負責任,同時堅守自己作為修煉人的信仰,心在方外,淡泊坦然。也許中共害怕的正是他們這種高貴的品格和言行,才不惜血本 “轉化”他們,企圖以利益誘惑、以暴力脅迫,用謊言充斥他們的心靈,使他們放棄修煉人的心境,變為中共的馴服工具。

    黑龍江省五常市洗腦班現(二零一一年七月)藏匿於五常市計生辦院內的一棟居民樓下,一二樓為該黑窩所用,大門沒有標牌,但裡邊上二樓正對樓梯口有一面大鏡子上面寫著“五常法制學校”的字樣。由黑龍江省“六一零”直接操控,多年來不僅迫害黑龍江省的法輪功學員,也有吉林、遼寧的個別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到該黑窩遭受迫害。從二零零零年到現在,該黑窩共迫害過約四百多名法輪功學員。

    五常洗腦班所用的迫害手段花樣繁多,且陰險殘忍,因此多次受到中共邪黨省及中央“六一零”表彰,去年中央就有一個“六一零”頭子親自到該黑窩慰問指導,所以該黑窩以付彥春為首的惡徒更加殘忍、猖狂和肆無忌憚。就像付彥春經常叫囂的那樣:“我們這是省裡和中央『六一零』授權的,怎麼整都行,死了白死。”

    從大門進去一樓右側為該洗腦班付彥春、朱憲福、莫振山等惡徒的辦公室、會議室及轉化刑訊室(右側第一個屋,玻璃上粘著半透明膜),一樓左側大鐵門裡的各房間主要關押男法輪功學員,二樓主要關押女法輪功學員。為了達到絕對封閉和保密,兩層樓各有一個食堂,各房間關押的法輪功學員不能見面,每個房間一般情況下關押一名法輪功學員,配有至少一名看管人員,二十四小時形影不離。

    該黑窩所使用的酷刑有上大掛、大字形吊銬、蹲著腳尖點地手往後反吊銬、電擊、暴打等,現在最常用的方法是:蹲著腳尖點地手往後反吊銬在鐵管上(可調高度,使被吊銬者達到腳尖點地、胳膊反背角度最大、最痛苦)。所用方法和時間長短應人而定,為避免出現外傷被曝光,在實施酷刑前都要在相應位置做保護措施,如:使用手銬時要在手腕處先給戴上護腕或用毛巾之類在手腕處纏上一些,這也是監獄、勞教所等所有迫害法輪功學員時慣用的方法和“經驗”。

    首先被帶或抬到轉化刑訊室,然後,付彥春、朱憲福、莫振山和姓萬的(據調查是付彥春的女婿)等惡徒蜂擁而至,朱憲福和莫振山故意表現出臉色陰沉、凝重,姓萬的惡徒煞白的臉上透出陣陣獰笑,付彥春則上穿下跳、目露兇光,它們故意給剛被綁架來的法輪功學員製造出陰森恐怖的氣氛。

    緊接著付彥春開始叫囂:“你知道這是甚麼地方嗎?進了這裡轉化也得轉化,不轉化也得轉化!如果不轉化,要想出去,只有抬著出去!”“你可以出去打聽打聽,這裡不是沒整死過人!死也白死,算自殺,這是政策!”……

    付彥春叫囂完之後,就開始逼迫法輪功學員寫“三書”,如不寫,就是劈頭蓋臉的暴打:“給你臉不要臉,你以為這是甚麼地方?!這是你家呀?!這是你們法輪功的人間地獄!”此時,朱憲福或莫振山開始以唱紅臉的姿勢登場:“快寫了吧!挺聰明的人怎麼盡辦傻事,好漢還不吃眼前虧呢。再說,共產黨不讓煉,你還堅持,你不是傻嗎?!你跟共產黨講理,你不是更傻嘛!多少年了,共產黨跟誰講過理?……”

    這時候,如果法輪功學員堅定不動,付彥春就會氣急敗壞的命令開始動刑。現在最常用的方法是:蹲著腳尖點地手往後反吊銬在鐵管上。在實施酷刑的過程中,這四個惡徒像熱鍋上的螞蟻或得了急性腸炎拉肚子似的,一會它出去,一會它進來;一會進來兇殘的暴打或假惺惺的勸說,一會灰溜溜的出去,;一會白臉,一會紅臉。法輪功學員在這慘無人道的酷刑中一秒一秒的煎熬著,中共的罪惡、這幾個禽獸的暴行在繼續著。

    法輪功學員都是凡體肉身,如果承受不住無休止的、不斷變換招數的迫害而寫下了“三書”,就會被一直關在封閉的房間裡開始另外形式的更殘酷的迫害:每天早上寫一遍詆譭大法和師父的“三書”(對於他們認為轉化比較難度大的每天早上則寫一篇謾罵師父或大法的話),白天“學習”詆譭、栽贓和謾罵大法和師父的邪惡書籍、錄像和寫罪惡的“認識”,日復一日,直到它們認為合格了才釋放;如果不能達到它們所謂的“標準”,就會無限期關押。期間,它們還會用“如果不轉化將會被勞教或判刑”進行威脅。在釋放前,還會經過多種形式的所謂“檢驗”,如:安排給新抓來的法輪功學員洗腦。一是“考驗”是否真轉化,二是看是否會被新抓來的法輪功學員影響而聲明從新修煉。

    該單位惡人:
    荊棘朱慶福付彥伯劉維平萬文博付彥春付建國占常增周和珍姜維平

    受害人:
    張延超錢厚民李秀梅孫家屯何淑蘋任海霞王俊英劉鳳蘭寧文舉劉會芬大法 弟子劉宏儉付延霞(艷俠)張亞莉(亞麗)石孟昌張淑芬魏亞霞苗姓大法弟子李業泉(李業權)卞維鄉(卞維香)葛振明韓志恆韓雲華薛貴傑於麗華趙明王永濱於琴王玉容(王玉榮)鐵志傑石波齊長印李敏趙長江張鯤曲傳陸(傳路)李景成劉文偉王玉光趙長海那維臣梁科榮何耀鐸杜國平(杜國萍)魏亞雲苑婷陳靜(陳晶)劉芳孫秀雲董曉東許艷玲張國軍白玉芹武鳳華樊玉生黑龍江大法弟子張玉娟盧清傑侯雲傑張林傑王金香劉艷春占常增苗建軍林詠梅鄒大夫王立鑫李敏劉慧芹(劉會琴)王永珍候雲海王金有冷海峰曹學文陳靜張新傑張玉坤張淑文杜秀珍苗艷君王秀娟吳楊張震仁(張振人)王奎黃維超錢厚明(錢厚民)楊建慶姜福林張玉梅(張玉坤)王汝江魏秀蘭白玉芬劉亞輝李俊英丁吉珍常萍(平)唐淑賢毛瑞華姚麗軍張樹青王亞興汪連學馬俊華王玉光妹妹常雨谷秀榮白恩那玉書康秀敏盧振香王金英徐勝利陳巖

    迫害類型:
    洗腦/送洗腦班逼迫放棄信仰毒打/毆打電刑罰蹲精神酷刑勒索錢財踐踏信仰體罰關鐵籠子

    迫害事實相關報導:
    大慶43名曾遭洗腦班迫害的法輪功學員控告江澤民
    黑龍江五常市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紀實(五)
    黑龍江五常市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紀實(二)
    黑龍江五常610主任和洗腦班頭目更換
    大陸各地迫害機構惡人錄(7
    五常市“法制學校”-這裡不是沒整死過人-
    大慶石油公司黃維超被劫持到洗腦班後下落不明
    “六一零”惡人到五常市洗腦班“學習”甚麼-
    黑龍江五常洗腦班黑幕
    2010年中共洗腦班迫害法輪功概述
    哈爾濱少校軍官張傳鐸遭受的迫害
    大慶天然氣公司經警被綁架入洗腦班
    黑龍江省五常市洗腦班內幕曝光
    哈爾濱又有兩名大法弟子被綁架到五常洗腦班迫害

    聯繫:
    五常市洗腦班位於黑龍江省五常市南二道街221號(郵編:150200)
    付艷春:現任五常市政法委副書記,“610”邪惡洗腦班主任0451-53528153/53526327 手機:13936017177   
    妻子:0451--59027177
    四哥付艷俊(付英俊):13945682718 工作單位:原任五常市常堡鄉財政所所長已在兩年前就調入五常市牛家工業園區。手機號沒變;
    0451-55803315
    女婿;(阿明和姓萬的是同一個人)萬文博
    五常市洗腦班地址:
    五常計生委南樓(一樓--二樓),用鐵欄加固,公開掛牌內掛:思想教育轉化學校。
    外掛:五常招商局
    楊喜樂  0451-56666009  15045279888
    孫玉學  0451-56666066  13704888200
    伊彥民  0451-56666016  13204608655
    牛振海  0451-56666010  13704888219
    辦公室  0451-56666010
    財務室  0451-53548188

    更新日期: 2016年5月4日 3:55:00

    關於我們     聯繫我們
    ©2004-2015 明慧資料館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