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網站地圖 | 簡體版 || 明慧網 | 英文明慧 | 圖片網 | 多語種明慧 || 訂閱
   
實事報導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學過法輪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詳情需要繼續確認案例
  • 失蹤名單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惡人榜
  • 嚴正聲明
  • 海外迫害惡行
  • 惡人惡報
  • 澄清事實
  • 綜合報導
  • 時事評論
  • 活動報導
  • 各界褒獎
  • 社會支持
  • 媒體報導
  • 溫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惡人單位類別索引
  • 按迫害事實索引







  • 首頁 > 實事報導 > 惡人榜 > 惡人單位列表

    哈爾濱萬家勞教所醫院

    簡介:
    哈爾濱萬家勞教所醫院
    。萬家勞教所醫院的醫生對大法弟子大打出手,給大法弟子打迷魂藥性質的針。許多弟子遭受毒打。多數被打昏在地,尿都尿在褲子裡,等醒過來之後再接著挨打。

    一名女大法弟子只因身體不適早晨沒有吃飯,就被拉出去強行灌食(註:在勞教所裡,惡警對大法弟子折磨的一種方式)。即使這樣也不放過,因進食消化不好,每頓飯吃的很少,醫生說她有意絕食,強行灌食,把她逼得從二層舖跳下來,在這種情況下,醫生仍然對她拳腳相加,現已臥床不起,生活不能自理,醫院怕她死在這,私下跟家屬聯繫,把她接回去。

    自一九九九年以來,中共江澤民集團對法輪功從政治到經濟,從肉體到精神,迫害的手段可以稱為世界之最。特別是強制使用不明藥物致人死命或大搞人體試驗,明目張膽地強行注射破壞中樞神經的藥物外,更普遍地在法輪功學員的飯食飲水裡、用具上下藥,下毒手段也日益精細、隱蔽、陰毒。人為的造成健康的器官衰竭、癱瘓、精神失常,從開始的很快將人致瘋致死,到把人放出數天、數月、數年後慢性發作去世。
    黑龍江省在被迫害致死的七百六十多位法輪功學員中,被施用各類破壞神經類藥物致死的就有百餘人,據不完全統計,明慧網發表的案例中至少有七十位學員用此種手段致死。下面是幾位像於冠雲、於振翼父子一樣遭殘忍折磨後送萬家勞教所醫院繼續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
    1、楊濱,男,26歲,未婚,家住哈爾濱市平房區東安廠(原來是生產戰鬥機的保密廠)家屬宿舍。2003年2月8日和同修在平房區南廠道東去平房鎮掛真相條幅時,被綁架。楊濱多次暴力毆打,遍體鱗傷,奄奄一息,半個月後被迫害致死。據知情人講:楊濱是從哈市萬家勞教所醫院被摘了器官後,再拉回二四二醫院“搶救”的,完全是為了掩人耳目而做戲。據講楊濱的前胸後背都是血,後腰處有白色藥布粘貼。那天得到消息說楊濱被拉回本廠醫院(原空軍二四二醫院)搶救,人們發現從二四二醫院的大門一直到“搶救”楊濱的那個病房都被警察封鎖著,根本不讓法輪功學員靠近,揚言誰過來就抓誰。遺體於2003年3月5日被火化,出殯的時候有好多警車和警察。
    2、於天勇,男,35歲,家住黑龍江省密山市連珠山鎮,2001年1月1日被哈爾濱市太平區公安分局在太平區非法抓捕,法院以莫須有的罪名將其非法判刑10年,關押在哈爾濱市第三監獄。由於長期的關押迫害,於天勇得了肺結核,保外就醫回到了密山,在雞西結核醫院治療。一個多月後,於天勇又被哈爾濱太平區惡警抓回,關進了萬家醫院所謂的“治療”,兩個多月後於2002年5月22日在醫院被迫害致死。
    3、張濤,男,53歲,黑龍江省雙城市人。2002年4月19日,張濤去哈爾濱市辦事時被惡人強行綁架,身上帶的3700元錢也被沒收。遭綁架時,被人蒙上眼睛,4月被投到哈爾濱市長林子勞教所3大隊。在勞教所裡,張濤通過絕食來抗議迫害,大隊長王占啟強迫張濤勞動,並罰蹲、罰站。張濤抵制迫害,絕食半個多月,被關進禁閉室上大掛,用手銬銬在比人頭高的欄杆上兩天。期間張濤多次被惡警強行野蠻灌食,那姓大夫帶人給灌的,灌的是玉米面粥加鹹鹽。張濤被吊銬時,鼻子和嘴裡經常往出嗆玉米面粥,在灌食過程中張濤的消化系統被破壞,內臟劇痛沒有人給予救治,兩天後送往萬家醫院,四、五天後,2002年7月30日含冤死於萬家醫院。當時看張濤的遺體,脖子紫青色極度腫脹,雙目半睜半閉,左小臂已骨折,死相極其慘烈。
    4、白秀華,女,40歲,原阿城市交界鎮派出所戶籍警察。因修煉法輪功被開除公職,先後三次遭非法拘捕。2002年7月8日再次被非法抓捕,在哈爾濱公安局七處遭受到了一般人難以想像的迫害,手、腳被手銬和腳鐐勒的傷疤清晰可見。她在哈七處已經絕食一個多月了,惡警指使男刑事犯從她口裡插胃管灌食,她的食道、氣管被插壞並化膿,強行灌食時,從白秀華的鼻孔灌入的東西從口中吐出,已灌不進食了,惡警一看白秀華還吐出來了,就氣急敗壞的用盡全身力氣猛打白秀華的嘴巴子,連打帶罵,就這樣反覆折磨她。白秀華被逼迫無奈從樓上跳下想走脫,結果把脊骨摔斷了。這種情況下七處警察非但不放人,還把她弄到萬家勞教所非法勞教,萬家勞教所見狀不收。七處警察就讓阿城派出所警察把白秀華接回。阿城警察接回的半路上就變卦了,又把她弄到萬家勞教所醫院。據目擊者說:送進萬家勞教所醫院不是為了救治,而是加重迫害, 將白秀華手腳捆住,強制灌食、強制打針。打針時不能吐痰,痰只能順嘴邊流到脖後、枕頭上、床上,慘不忍睹,兩週後白秀華8月28日在萬家勞教所醫院淒慘的死去。警察說:“這都是有文件的,否則敢叫她死在這兒嗎?”
    5、付桂蘭,女,55歲,黑龍江省哈爾濱市南崗區。2001年4月因做真相資料,被南崗區公安分局非法勞教2年,絕食抗議迫害直至到生命垂危被保外就醫。2002年5月和丈夫〔被非法關押在長林子勞教所〕看孫子時被非法抓捕,關押在哈爾濱第二看守所,絕食抗爭3個月,於2002年9月20日左右轉入萬家勞教所醫院。
    付桂蘭住院期間每天承受著惡警醫生強行插管灌食三次和打點滴的折磨,還有惡警們辱罵。有一天惡警張夢華負責打點滴,找不到血管,就在手背和胳膊上亂扎,並強行在腳上扎針。連續多天的插管灌食已把她折磨得筋疲力盡,生命一再出現危險,11月份的一天付桂蘭昏死過去。就這樣不法人員們還不放過她,還繼續給她打針。胳膊和雙手到處都是血青色。惡人們反覆折磨了她近一個小時,付桂蘭從昏死狀態中又醒了過來。2002年12月20日左右,付桂蘭每天發高燒,惡警醫生給她檢查發現高燒39.2C,市610到萬家醫院觀看惡警醫生是如何插管灌食的,當時還毫無良知的罵高燒39.2C的付桂蘭:“你身體比以前強多了,臉都紅撲撲的,別裝死了。”付桂蘭於2002年12月29日在非人的折磨下離世。
    6、劉麗梅,女,41歲,哈爾濱市東北農業大學獸醫系副教授,碩士生導師。因為堅持對真善忍的信仰,1999年7月20日以後多次被抓,先後被非法關押在哈爾濱萬家勞教所和萬家醫院等處遭受酷刑、強迫野蠻灌食、藥物注射等迫害。2003年初,被動力區公安分局非法抓捕後,關入哈爾濱第二看守所,當時她渾身浮腫,看不出實際年齡,雙腿呈黑紫色,腫得像木棒 ……2003年1月31日至2月2日,惡警們把劉麗梅的嘴用膠帶封起來,把辣根從鼻子往裡灌。那芥末油聞一下都會直打噴嚏,何況把嘴封上往鼻子裡灌。但是劉麗梅仍然不屈服。惡警說中國的辣根不好使,得用日本的辣根,他們又出去買了日本的辣根,繼續從鼻子往裡灌。
    2003年7月17日,生命垂危的劉麗梅再次被轉到萬家勞教所醫院。劉麗梅剛一入院,惡警隊長劉亞芹就採取隔離、監控等手段,不許她和別的法輪功學員接觸。劉麗梅每天被迫接受院方的治療方案,忍受著邪惡之徒對她身心和肉體的折磨,在她身上無休止的點滴。後來劉麗梅身上出現過敏狀態,但她沒有跟惡警醫生講,以免不法人員加大迫害力度。8月5日左右,劉麗梅出現便血、全身浮腫,生命出現危險,8月12日含冤離世。警察威脅家人不准跟別人說,並不許家人上前查看遺體。
    7、佟文成,男,49歲,黑龍江省雙城市。2000年10月27日在北京被惡警非法抓捕,後被轉到雙城市第一看守所非法關押2個多月,受到各種折磨,期間曾3次暈倒;後又被轉到哈爾濱市平房區看守所,被非法關押22天;2001年1月22日,佟文成被非法勞教2年。送哈爾濱長林子勞教所,關押期間遭受慘不忍睹的迫害,被強行洗腦、不讓睡覺;在這期間,他絕食抗議迫害,遭到強迫灌食。在勞教所惡劣的環境下,他滿身長膿包疥瘡,胸膜粘連生活不能自理,被送進萬家勞教所醫院。在萬家醫院裡,惡警強迫其蹲在地上,往身上澆水……。非法勞教期滿時,正趕上中共開“十六大”,又被超期關押18天,回家後的佟文成因身體被殘害過重,於2003年6月14日含冤去世。
    8、田保彬,男,52歲,家住哈爾濱市道外區地靈街,哈爾濱市糧油機械廠中層幹部,1996年開始煉功。他進京上訪,為法輪大法說句公道話,兩次被抓進道外公安分局看守所,因此被道外區610辦公室定為重點轉化對象,經常到他家騷擾。2003年9月,田保彬昏倒在開飯期間,被獄警拉到萬家勞教所醫院。9月13日家屬得到通知,田保彬病重,在哈爾濱市第二醫院搶救。家屬趕到時人已停止了呼吸。
    9、顧強,男、50歲,哈爾濱市人,原住黑龍江省尚志縣。2002年4月12日被當地派出所惡警以欺騙手段非法關押進看守所。他絕食抗議,受到各種折磨,被迫害得奄奄一息,6個月後保外就醫;同年12月,派出所以調查火災為藉口,又一次將他非法關押,毒打。惡警們輪流迫害,用皮鞋專踢小腿骨,把顧強身體打得到處都是傷痕,臉打得失去知覺,身體只剩皮包骨,把他送到萬家勞教所醫院強行灌食,折磨得生命垂危時,惡警怕他死在萬家醫院擔責任,就送到哈爾濱醫大一院,不交錢就不搶救。家屬交了5000元錢動了手術,腸子爛得像網眼一樣。家屬再也無能力借錢為其治療,醫生把腸子上的血洗淨後,又放回腹部縫合,只打鹽水不給用藥,幾天後回家。顧強於2005年3月9日在惡黨多重迫害中離世。
    此外,黑龍江省雞西市恆山區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趙春迎曾經在哈爾濱萬家勞教所遭受過精神和肉體的折磨。有目擊者表示,哈爾濱市管理學院教授周景森,男,68歲,在長林子勞教所被迫害致死之前,曾經被送到萬家勞教所醫院。
    黑龍江省賓縣松江鎮法輪功學員譚廣慧是一個賢妻良母,被非法勞教1年,被關進萬家勞教所迫害。2001年6月初,萬家勞教所開始對數百名法輪功學員強行暴力“轉化”,在譚廣慧所在的十二隊找出20多人堅決不放棄信仰的法輪功學員。一天,被劫到男隊的20幾個人被扔在了一個屋子裡,譚廣慧和其他學員擠在一起坐在冰冷的水泥地上。夜半時分,男警察把她帶了出去,男隊大隊長把她單獨帶到一個屋子裡,惡警使用熏香熏她,又往她腦袋裡打“乙醚”,在太陽穴上打針。被注射藥物後,譚廣慧感到渾身無力無法說話,眼睛看著獄警在強暴自己,卻一點感覺都沒有,無法也無力反抗。三個警察輪姦譚廣慧後怕事情敗露,有意地造謠,誣蔑譚廣慧精神不正常、要跳樓自殺等等,隨後把譚廣慧送進萬家醫院。萬家勞教所醫院每天給她打一種“迷魂藥”,讓她昏睡、失去知覺。在巨大的精神打擊和藥物毒害下,譚廣慧瘋了……
    中國著名維權律師高智晟調查法輪功學員遭受迫害的案例後說,“我發現問題的嚴重至令人恐懼及絕望的境地。作為律師,作為中國人,我無法選擇沉默!”
    2005年12月12日,高律師以《必須立即停止滅絕我們民族良知和道德的野蠻行徑》為題,第三次公開上書中國當局:我們看到了,被以“610”為符號化了的權力,正在持續地以殺戮人的肉體及精神、以鐐銬和鎖鏈、電刑、老虎凳等形式與我們的人民“打交道”,這種已完全黑社會化了的權力正在持續地折磨著我們的母親、我們的姐妹、我們的孩子及我們的整個民族。

    該單位惡人:
    宋昭惠宋紹會劉亞芹方芳莉張夢華吳某某韓某某江潮暢凡

    受害人:
    付桂蘭佟文成劉麗梅郝秀芝孫祥傑李玉霞顧強潘宣華張桂榮丁艷紅(燕紅)陳雅麗(亞莉)潭廣惠吳亞傑(雅傑)李曉童(李小桐/李小彤)曹迎春高國鳳黃向微綏化大法弟子邵影郭明霞楊曉紅(楊小紅)姜亞宏(姜亞紅)黃向徽田海濤尚玉秋郝雲珠尚玉霞

    迫害事實相關報導:
    哈爾濱父子半年內慘死於勞教所醫院(圖)

    更新日期: 2020年6月12日 16:19:00

    關於我們     聯繫我們
    ©2004-2015 明慧資料館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