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網站地圖 | 簡體版 || 明慧網 | 英文明慧 | 圖片網 | 多語種明慧 || 訂閱
   
實事報導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學過法輪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詳情需要繼續確認案例
  • 失蹤名單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惡人榜
  • 嚴正聲明
  • 海外迫害惡行
  • 惡人惡報
  • 澄清事實
  • 綜合報導
  • 時事評論
  • 活動報導
  • 各界褒獎
  • 社會支持
  • 媒體報導
  • 溫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惡人單位類別索引
  • 按迫害事實索引







  • 首頁 > 實事報導 > 惡人榜 > 惡人單位列表

    哈爾濱女子監獄(黑龍江省女子監獄)


    哈爾濱女子監獄


    酷刑(十)坐小板凳
    此種酷刑即是不分晝夜的逼迫法輪功學員坐在小板凳上,不許睡覺,旁邊有猶大監視,大聲地念污蔑、誹謗大法的書,長時間受此刑者臀部肌肉壞死,呈黑紫色。


    酷刑演示:全身捆綁

    簡介:
    哈爾濱女子監獄(黑龍江省女子監獄)
    ,公檢法,省級。黑龍江省女子監獄惡警們利用給犯人減刑為誘餌迫害法輪功學員,不放棄信仰就採取各種方法迫害。

    迫害手段包括:吊掛、關小號、不讓睡覺,牙籤支眼皮、雪裡埋人,拉練跑步、打藥物迫害,放錄音、錄像誹謗大法強行洗腦、在膝蓋上走人、塑料封嘴、開口器(生孩子用的擴宮器)灌食、剃鬼頭、用拳頭猛擊下巴(摘掛鉤)、坐鐵椅子灌食、超級禁閉、牽牛鼻、長時間罰站、通高壓電電、皮鞋踩腳趾、樓梯上拖人、長時間碼坐迫害等。

    黑龍江省女子監獄非法關押著很多法輪功學員,其中九監區、十一監區是所謂的“攻堅”監區。被綁架到這裡的法輪功學員被強行關押,強行碼小板凳,強迫看詆譭法輪功的光碟,被強迫“轉化”(即違心表態放棄信仰)。

    這期間,碼小板凳的動一點惡警指使的刑事犯(也叫包夾),便打嘴巴,踢腿,電棍電,非人性的折磨,不放棄信仰的還被誣陷為精神病,以精神藥物進行迫害,在被毒打和精神折磨下寫下三書四書的還要進一步進行精神折磨,逼迫罵大法。

    七監區,十三監區內遭非法關押幾百的法輪功學員被強行奴役幹活。二零一一年被關押在十一監區的法輪功學員張麗和陳繼環喊“大法好”,遭到大隊長陶丹丹,戴瑩的迫害,把她們嘴粘了膠帶,反手銬在身後床上半個月到一個月。

    哈爾濱女子監獄,對外稱黑龍江省女子監獄,迫害大法弟子最常用的手段是,毆打、體罰、電棍電、不讓睡覺、關禁閉也稱關小號。禁閉室一般無窗戶,冬天陰冷、夏天潮濕,室裡有手銬、腳鐐、地環。

    監獄迫害大法弟子的手段有搞甚麼“五連保”,其實是利用刑事犯看管大法弟子,不許互相說話,上廁所都得用人看著,甚至使用“安坦”藥片拌到飯裡給大法弟子吃,吃後口乾,像植物人一樣(這種藥物在犯人徐臻手中收藏)。惡警將大法弟子迫害致病殘後,仍不罷休,而是弄到所謂病號監區繼續迫害。

    哈爾濱女子監獄表面上創辦“文明監獄”,聲稱“實行個性化管理”,實質上對大法弟子實施暴力等各種方式進行迫害,有關部門還為該監獄撥款,用於攻擊、誹謗法輪大法和迫害大法弟子的專用款。

    二零零三年至二零零四年間,非法關押在在八監區的大法弟子因拒絕非法勞役、穿囚服遭暴打;向獄方反映被迫害情況,惡警認為是鬧事,因而遭關小號、逼“訓練”;因拒絕“悔過”遭毆打、不准睡覺,法輪功學員從早晨八點就由一群犯人、防暴隊惡警、大隊長押解著到所謂訓練的地方,一直下午三點半押解回監捨。中午吃飯都得蹲著吃,不能坐下,吃完馬上跑步,或者飛機式的蹲著,堅持不住就打。

    二零零三年哈爾濱女子監獄就在打包車間成立所謂“轉化基地”。
    二零零四年初,哈爾濱女子監獄的大法學員紛紛脫下勞改服,不點名報數,不承認犯人身份。她們被送入禁閉室關押長達五、六個月,有的甚至更長時間;不讓及時上廁所,經常出現被犯人罵的情況。

    九監區是最邪惡的監區。二零零四年三月十二日,九監區成立了邪惡的轉化學習班,並在六月份把服務大隊與三隊大法學員調入九監進行迫害,用強制與洗腦相結合的方式,在男犯曾經住過的樓裡,打大法學員。四、五個人按著大法學員,從頭打到腳、不許睡覺、放電視錄像;大法學員背法就粘嘴,還把手與頭綁在一起,過程中犯人不斷的罵,甚麼語言髒罵甚麼,犯人還用腳踢大法學員的小便處,拿笤帚打學員的頭、腳;全身坐在大法學員背上並不斷的辱罵,毒打。

    哈爾濱女子監獄殘害大法弟子的酷刑手段還有:冬天把大法弟子凍在戶外(三隊、四隊)、給大法弟子上背銬、不讓睡覺、只要盤腿就挨打、上大掛,動用刑事犯監控、迫害大法弟子,獄警將對絕食的大法弟子進行鼻飼時,故意往氣管插,插鼻管動用開口器把嘴撐得下巴要掉下來,用電棍打人,扣押信件,搜查筆、紙不讓大法弟子用,強行犯人搜身、搜舖,把鐘錶藏起來,不讓知道時間。大法弟子只要煉功就被上大掛或蹲小號,小號裡只有光板沒有舖蓋,沒有暖氣,一天三餐只喝一小碗包米麵糊塗粥,超期關押。

    二零零四年中,大法弟子多人被七次上大掛,手腕肉開了花,人昏死過去。二零零五年三月四日,一監區五樓監的大法弟子寫申訴,被干警何玉青強行拿走。副監區長夏鳳英說可以寫,但必須在辦公室一個一個的寫。干警於麗說:不能寫監獄的事。一監區每日出收工,專門有犯人在檢察院及獄長信箱旁嚴守,不允許投任何信件。

    二零零五年七月份專門培訓七十多人做“轉化”迫害,提出口號是:必須都轉,一個不轉都不行。邪惡大隊長劉志強說,不管用甚麼手段都得“轉化”。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三十一日,九名大法弟子絕食,監獄強行灌食,加入大量蒜和辣椒,嚴重損傷胃腸,造成劇烈嘔吐,帶血塊。

    二零零六年一月十七日開始,副監獄長劉志強將九監區犯人調入八監區,將大法弟子賈淑英、李秀華用膠帶封嘴押入小號,其餘人全天二十四小時背銬在地上,一遍遍毒打,監捨門都用報紙糊上,監控室停止監控,怕留下證據,手段殘忍。

    二零零六年三月末開始,惡警獄長劉志強把獄裡幾乎所有的經濟犯和一些他們平時培訓出來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刑事犯打手,大概八十人左右,調去專門強制“轉化”“攻堅”迫害法輪功學員。
    惡警王興、褚淑華、叢新、徐龍江、劉志強、肖林、鄭傑、桂娜娜、張春華濫用職權,親自或指使犯人採用各種卑鄙、殘暴、下流的手段,用酷刑、毆打和關小號等方式故意傷害大法弟子,對大法弟子身心造成極大摧殘,已經構成犯罪。

    二零零三年至二零零四年間,被非法判刑的大法學員大批轉入女子監獄繼續迫害。女子監獄主管獄政的獄長劉志強、“六一零”科長肖林、獄偵科科長楊麗彬及各大監區大隊長、干警對大法學員的迫害不斷升級,二零零五年干警毆打大法學員的事情有所收斂,可是他們卻指使犯人對大法學員行惡,而當大法學員質問犯人時,犯人就矢口否認。惡警們迫害大法學員的手段變的更加陰暗,嘴上一套,背後一套。

    參與迫害的人員除警察和醫護等公職人員之外、最主要的直接執行者是安排“勞教犯”“獄內服刑犯”“戒毒犯”三種犯罪人員,惡警以減刑為誘餌,獎勵、唆使、指揮三種罪犯對非法關押的法輪功修煉群眾進行殘酷的精神與肉體的折磨與迫害。三種罪犯在警察親自安排下,利用警察配備的戒具(電警棍、手捧、手銬、腳鐐、警繩等)對不放棄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修煉群眾隨時進行折磨毒打;而這些“勞教犯”“獄內服刑犯”“戒毒犯”本應該認罪服刑、痛改前非,而今卻都成了警察的打手和幫兇,這些獄內服刑的三種犯人竟變成了第二警察,真令人難以置信,而這些警具按規定是給警察配備的,在使用時得逐級審批,否則就犯了“濫用戒具罪”,而今天卻被三犯隨身帶、隨便使用,變成了刑具。

    自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八日開始,全監獄所有的警力和刑事犯抽調百分之七十的人力,回監捨對法輪功學員進行嚴加看管,兩個犯人前後各一個,寸步不離身,法輪功學員只有上廁所才讓出自己的屋,但只能去一個,不讓法輪功學員見面、說話,就連購物、打飯、打水、洗臉、洗腳、洗碗、倒水都不允許,由犯人包夾帶理。二十四小時監控,每屋放一個更夫從晚上六點點到早上六點不許睡覺,看著法輪功學員。大法弟子每天從早八點到晚八點只許坐小凳,不許上床休息,如累了只能在自己屋走動。每一兩天獄裡來檢查。晚上走廊放八人分兩班巡邏,一個看法輪功學員,一是看更夫是否睡覺。死看死守,畫地為牢,不打不罵,肉體軟禁,精神折磨。只要盤腿立掌,馬上用軟帶綁手腳。

    哈爾濱女子監獄強迫法輪功學員和犯人用有毒的膠水粘紙袋,包括食品袋其中就有米奇月餅袋。自二零零七年開始,高負載的勞動量,完不成任務不能睡覺,70多歲的老年婦女也得干,工作環境衛生安全條件極惡劣,空間狹小,她們工作5年以上就成為罹癌高危險群,長期營養不良,睡眠不足,有的還受酷刑折磨。

    受勞教者被打的血肉模糊之後被強迫勞動,有的全身長滿疥瘡被強迫勞動,有的則是長期病痛得不到醫治,也被強迫勞動。這是能知道的,還有很多不為外人所知的內幕,從衛生角度上講,食品袋是不應該用監獄和勞教人員加工的,受勞教者長疥瘡是很普遍的,用長疥瘡的手粘食品包裝袋,呼籲與監獄簽合同的商家,停止這些不道德行為,這不僅是在危害著那些無辜幹活的人,也同樣陰損商譽!

    隨著時光的流逝,時至二零零九年,黑龍江省女子監獄還在利用各種手段迫害法輪功學員。法輪功學員張莉(雙鴨山人)、劉淑芬(大慶人)、巴麗江、李振英、王麗華、張淑芹(伊春人)、胡愛雲(哈爾濱人)等數百名的善良好人,在黑龍江女子監獄被迫害,有的被迫害時間超過6年之久,有的將超過7年。

    為了抗議各種慘無人道的迫害,為了抗議中共非法關押,法輪功學員胡愛雲從二零零八年初開始絕食,二零零九年一月胡愛雲仍在絕食。黑女監不許含冤的法輪功學員正常依法申訴,除了利用各種邪惡手段迫害外,還百般刁難來接見的家屬。二零零八年下半年,監獄不許劉淑芬的母親來接見,直到劉淑芬絕食數日,母女倆才見了一面。

    劉淑芬、胡愛雲、巴麗江、張莉等人都被酷刑迫害過。張莉的丈夫修煉法輪功已被迫害致死,他的兒子五、六歲就失去了母愛。她在黑女監被拉到寒風中凍過,被電棍電過,還長年累月被犯人所謂“包夾”及辱罵。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八日,黑龍江省女子監獄原副獄長劉志強、獄政科長鄭傑和所謂邪教管理辦公室負責人肖林等惡警親自督陣,在全監獄統一迫害法輪功。三名首惡之徒所到之處,到處籠罩著紅色的恐怖。一監區監區長 吳艷傑、副監區長王曉麗(此人非常邪惡)、惡警王姍、鄧羽等多人一起對張莉、劉淑芬等法輪功學員進行迫害。搜搶法輪功學員私人物品、搶走教人向善的經文,兩名犯人劫持一名法輪功學員在走廊非法搜身,又把法輪功學員囚禁在各個牢房。一天24小時被犯人監控,從早碼坐到晚,每天十幾個小時。有的犯人有良知,不願迫害法輪功,惡警就扣她們的分,有的被關入小號。惡警以此種邪惡手段加重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煽動仇恨。

    參與包夾法輪功學員的犯人大多是搶劫犯、殺人犯、賣淫女,這些人心狠手辣,品行低下,經常打罵法輪功學員。參與包夾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犯人不用出工去車間干苦役,每月還有高分,所以許多犯人花錢買勞役,或給王曉麗、王姍、鄧宇等人送禮。惡人蔣亞晶一趟趟往辦公室跑,她給鄧羽等惡警行賄,許多人都有目共睹。蔣亞晶還領著犯人李雪打罵法輪功學員張麗萍、張莉。有時在門上貼上報紙,在室內任意折磨法輪功學員。她隨便翻動法輪功學員物品,惡警從不制止,還獎勵過好高分。惡人李艷萍是所謂犯人道長(監獄內各監區管理犯人的小頭目),她打罵過法輪功學員苑占緒,和惡人張麗揪頭髮打罵法輪功學員王淑霞等人多次。法輪功學員張莉多次被犯人滿運月、王玉梅等毆打,她和法輪功學員李振英在二零零六年末分別被關進小黑屋迫害數十日。惡人打罵法輪功學員,虐待法輪功學員,惡警不予制止,還助紂為虐。

    黑龍江省(哈爾濱)女子監獄,已於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八日開始,以流感為藉口全面封監,不許在押人員家屬會見,更不許大法弟子家屬會見,封監期限未定。

    黑龍江省哈爾濱女子監獄的惡警給大慶市某縣法輪功學員的家人連續打電話,讓家人去哈爾濱女子監獄,家人去了以後,惡警讓家人說,你看到你媽後你就哭,說你姥姥有病了,你爸爸出車禍了,求你媽媽寫保證提前九個月回家,法輪功學員的家人不吱聲,惡警就說:你聽不明白啊,你就忍心讓你媽在這裡受苦,我們也不在乎你媽寫不寫保證,頂多我們每天在搭上幾兩飯。法輪功學員的家人看到媽媽後,就是一個勁的哭,媽媽問她為甚麼哭,法輪功學員的家人說,你如果這樣出去,這幾年的苦你不就白吃了嗎?家人說完了後就是哭,這期間惡警始終不離家人左右。

    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一日下午3點左右,哈爾濱女子監獄一監區獄警全面迫害法輪功學員。獄警強迫法輪功學員穿囚服、法輪功學員不穿、他們就指使犯人王桂花、盧冊等群毆法輪功學員,按倒、踢、打、拽、掐等迫害法輪功學員。多名法輪功學員因此絕食反迫害,遭到野蠻灌食。

    絕食的法輪功學員有張麗、胡鳳華、崔秀菊、胡愛雲、陶紅梅、李振英、張麗萍等,在監獄開始修煉的法輪功學員高國波、陳香雲、謝亞芹、慈漢萍(音)姜金國、高秀珍等也一起絕食抗議。法輪功學員胡愛雲絕食已近四年一直被灌食。

    法輪功學員崔秀菊二十四日感到半身發麻,血壓高達二百,二十五日越來越重。大隊長吳艷傑、獄警吳紅、於紅波、盧恆不顧法輪功學員崔秀菊高血壓、半身麻木的情況下仍然指使犯人夏麗華、鄒紅麗、孫秀麗、高李、遲春鳳、於春艷、夏麗華等多人迫害崔秀菊。現在崔秀菊生命非常危險。

    被指使參與迫害的犯人有夏麗華、鄒紅麗、孫秀麗、高李、遲春鳳、於春艷、夏麗華等多人。

    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獄警有大隊長吳艷傑、副隊長吳紅、於紅波、盧恆、鄧羽(警號2320346)、劉小芳等人。

    吳艷傑,女,一監區大隊長,二零一零年十月,因多年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遭惡報,做了乳房一側切除手術。

    下面是被非法關押在九監區的部份法輪功學員遭受的迫害。
    一.大慶市讓湖路區法輪功學員穆永霞,六十多歲,先是被非法抓捕關進大慶看守所。在那堙A她每天高聲唱頌“法輪大法好”,給世人講真相,並揭露邪惡的迫害。之後,穆永霞被送到哈女監九監區,惡警強制其放棄修煉,她絕食反迫害。參與迫害的犯人(所謂包夾)不讓她上廁所,以此來要挾,如想去,要請示,經同意才能去。穆永霞不向犯人低頭,在忍無可忍的情況下,老人只得便在監捨地上,包夾竟然不體諒老人,反而用老人的衣服去擦尿。

    二.法輪功學員齊淑艷,四十多歲,在醫院上班。在哈女監九監區,惡警用不讓睡覺、坐小板凳等各種手段強制“轉化”(即放棄修煉法輪功),當“六一零”(中共為迫害法輪功專門成立的非法機構,凌駕於公檢法之上)“面試”時“不合格”又被惡警留在九監區。截至二零一零年五月之後的情況不詳。

    三.哈爾濱法輪功學員於秋艷,六十歲,二零零九年九月被送哈女監,惡警對其進行強制“轉化”迫害,坐小板凳,不讓睡覺,不讓上廁所,體罰等手段迫害。她正念正行向人講真相,惡人打她,她耳朵聽力差,當邪惡之徒對其傳播邪悟的東西,她聽不見,惡警無法達到目的,氣急敗壞的惡人便出手打罵,握緊拳頭猛擊於的前胸,掐她身上的肉,拽頭髮,用腳使勁踩她的腳趾,她當時穿的拖鞋,於秋艷疼的大叫,她們怕被人聽見,便把於拖到廁所,責令其閉嘴。

    不讓上廁所,有一次,長達十個小時;每晚不讓睡覺,於秋艷精神恍惚,目光呆滯, 體罰坐小板凳,老人的下肢浮腫,臀部上的兩塊肉已破潰腐爛。就這樣每天痛苦的折磨,達三個月之久,老人在承受不住的情況向邪惡低了頭,“轉化”後於二零一零年五月被送到四監區。二零一零年十一月,老人交了一份嚴正聲明,走回大法修煉中來。

    迫害於秋艷的幫教:李春娟(邪悟人員)、於淑範、李雙莉
    包夾有:李淑梅、於麗萍、陳巧麗、王雅同
    迫害於秋艷的警察有:鄭潔、董麗華、范某

    四.嫩江法輪功學員王紅霞,於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三日,被九三公安局由楊某(局長)為首的惡警非法抓捕,因不報名,遭到九三公安局數名警察的毒打。局長楊某拽她的頭髮,有一名田姓的警察表現狠毒。在九三看守所,因王紅霞不配合做檔案,被鎖在鐵椅子上兩天兩夜。王紅霞要求上廁所,管教劉某故意裝作聽不見。王紅霞不配合照相,被辦案人田某和另一位(不知姓名)的司機,某吳等四人出言不遜,態度惡狠狠。王紅霞在看守所煉功,一名管教出面制止,王紅霞不聽從;非法關押五個月,王紅霞始終沒間斷煉功。一位管教說:“現在讓你煉功,因為新換了位所長,他不管,要是以前,門都沒有。”

    王紅霞於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日被送哈女監,被強制“轉化”,現在,王紅霞交了嚴正聲明走回到大法修煉中來。

    五.牡丹江法輪功學員陳玉鳳,在牡丹江第二看守所被辦案人員用電棍電擊乳房,已見皮膚發黑,其它情況不詳。

    另外,曝光猶大李春娟,邪悟後當幫教,誹謗大法、迷惑法輪功學員。她在監獄掙分減刑,預計二零一一年七月出監。

    黑龍江省女子監獄在獄長孫久傑和副獄長史耕輝的指使下,對監獄大搜查,特別針對法輪功學員,並動用外面的武警和獄警聯合大搜查,把全監獄的服刑人員(包括法輪功學員)都逼到外面站著,他們挨屋挨舖的搜,不讓存有法輪大法的書,有時一天搜好幾次。

    十一監區和九監區被並稱為兩大“魔鬼監區”、“人間地獄”。

    法輪功學員被強迫“碼坐”、強迫“看電視”、強迫跟犯人“談話”、如果不配合,就會被打,如果叫喊,就會被用膠帶把嘴纏起來,甚至在被捆綁著的狀態下解決大小便。法輪功學員張麗、王建輝等人都被這樣迫害過。

    當法輪功學員向獄警反映犯人打人的問題時,副大隊戈雪紅曾說:“你有證據嗎?”“即使她打你了,我們也拿她沒辦法,她快回家了。”

    法輪功學員出監時,必須當地610來接,所以很多法輪功學員離開監獄時,並不順利。二零一七年八月份,有法輪功學員出監時,監獄外邊來了很多法輪功學員。獄警也說:“你家外邊來了很多人。”

    監獄的環境雖然沒有以前邪惡了,但迫害的因素還有。其中七監區、九監區、十一監區、十三監區是迫害法輪功的監區,女子監獄迫害法輪功學員的610頭目叫“楊主任”、“郭主任”。九監區大隊陶淑萍、王亞男她們負責。王珊珊(小王隊)負責十一監區(十分邪惡)。十三監區負責法輪功的叫牛翠松。十三大隊以前的叫戴瑩,現調離十三監區到前樓了。有個包夾叫李霞,十多年來干了很多壞事,二零一七年八月下旬和法輪功學員發生矛盾,到牛翠松那婸﹞F很多壞話,牛翠松就對法輪功學員說了很多難聽的話,將法輪功學員調離,到干很累的活那堨[重迫害。對堅定的法輪功學員身體迫害也很嚴重。

    包夾李霞在二零一七年年末減刑中被撤捲了。

    近期(二零一九年),黑龍江省女子監獄仍在採用多種手段迫害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獄內八監區和九監區兩個監區集中關押多位法輪功學員,其中八監區關押50多位法輪功學員。

    包夾犯人(專門看管夾控法輪功學員)任意推搡、訓斥、責罵法輪功學員,法輪功學員無論走到哪埵雂1∼2名包夾犯人跟在後面,在監獄法輪功學員沒有說話的權利和自由,互相之間不允許說話,上廁所都由包夾犯人控制著,為了避免法輪功學員互相之間碰面說話,上廁所每次只允許去一個監室的法輪功學員,其它監室的法輪功學員只能等著。

    監獄獄警定期安排刑事管事犯人把法輪功學員集中起來進行洗腦,強迫看污蔑、詆譭法輪功的光盤,平時穿插其它內容的光盤洗腦。

    哈爾濱女子監獄目前迫害還很嚴重,所有的法輪功學員都被安排有包夾,嚴密監視一舉一動。法輪功學員被剛投入監獄,首先到集訓隊,遭受酷刑轉化,遭毒打,誰要吱聲同樣挨打;被強制坐小板凳,腿伸直,腳底下還要墊幾塊磚,很多人承受不了這種折磨。監獄每天還強迫法輪功學員看電視,看監獄讓看的書,強行從思想中灌輸、轉化,想把信奉真善忍的好人往壞裡轉。

    在武漢肺炎疫情期間,黑龍江省女子監獄強製法輪功學員“碼坐”,從上午10點至下午3點鐘,每天碼坐四、五個小時,迫使坐姿正直,兩腿併攏,雙手放在膝蓋上,不許閉眼,下午2點鐘迫使法輪功學員唱紅歌。對不配合的,警察指使惡犯楊旭等人進行拳打腳踢,非打即罵,放污蔑法輪功的錄像。刑事犯人在警察的指使下為所慾為,看誰不順眼就破口大罵,惡犯分為組長,幫教,包夾。(二零二零年五月二日)

    在長期迫害的惡劣環境下,有近80歲的法輪功學員承受不住這種痛苦經常暈倒,出現血壓高、心臟病,肚子長瘤得不到救治。在以前家屬接見時有獄警監聽、監控,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不敢說真話,不敢告訴家人被迫害的情況,只能說很好。

    監獄法輪功學員強行轉化,手段惡劣,獄警手攥大把筆,用筆尖使勁往心臟部位扎,這樣不留下痕跡而又非常痛苦,或者把人抬起來往地上摔,迫使長時間坐板凳,板凳不到一尺見方,高不到一尺,長時間黑白不讓睡覺。惡警還迫使人說假話,讓承認是自願的、沒有人逼著,還把長時間“坐小板凳”說是“強化學習”,延長學習時間。

    法輪功學員郝明媚對非法關押迫害進行申訴,可是警察獄警肖淑芬以種種藉口甚麼申訴格式不對或年前相關人員工作量大沒人接收、沒人理你們等。其他法輪功學員向駐監申訴科寫的申訴狀,也沒人辦理。(二零二零年五月二日)

    在黑龍江省女子監獄,法輪功學員遭受著非人的迫害。呼籲法輪功學員的家屬,特別是老年學員家屬趕快到監獄管理局等有關部門揭露迫害,要求釋放家人。

    同時呼籲國際正義組織譴責黑龍江省女子監獄的惡人惡行,解體迫害,釋放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

    黑龍江大慶市法輪功學員黎炳英被大慶市讓胡區法院誣判1年,到二零二零年四月份到期。現在在哈爾濱女子監獄八監區遭受迫害,強行轉化。

    二零二零年七月二十八日現在黑龍江女監關押法輪功修煉者主要有三個:八監區、九監區和病號監區。其中,九監區,是新收監區,八監區,原十一監區,“攻堅”監區,每個監區關押四十至五十名法輪功學員,迫害嚴重身體嚴重受損的法輪功學員被轉入病號監區。

    目前九監區監區長為陶淑萍,負責改造的副監區長為王珊珊;八監區監區長為岳秀鳳、指導員郭琳琳,原是監獄六一零主任,負責改造副監區長為索圓圓(音)。

    一般,警察從不露面,他們任命、指派惡人的重刑犯人任組長迫害法輪功學員。比如,八監區的部份組長有:王敏(職務犯,攻堅組組長,有期徒刑十五年)、蓋鑫(販毒,原任九組組長,有期徒刑八年)、孫晶(販毒,十組組長,死緩改無期)、辛曉蕾(販毒,十四組組長)、吳桂如(有期徒刑十五年,九組組長)、於松(有期徒刑十五年,原任攻堅組組長)、董小鳳(死緩)。組長則向包組警察負責。

    八、九監區兩個監區主要任務就是“轉化”迫害法輪功學員。在監獄裡,法輪功學員被犯人管理,成了犯人中的犯人,監區也成了監獄中的監獄。

    黑龍江省哈爾濱女子監獄一些獄警及刑事犯人,不分善惡好壞,無所忌憚的迫害那些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法輪功學員,拳打腳踢,強制坐小板凳,不讓睡覺,是家常便飯。黑龍江女子監獄利用減刑的政策鼓勵普通犯人迫害法輪功學員,就這樣強製法輪功學員於桂榮坐板凳長達一百多天,板凳的活動範圍在一方塊瓷磚內(60厘米)。

    該單位惡人:
    李笑宇肖林黃鶴張宏英吳燕民呂大隊王曉麗桂娜娜褚淑華王星張佳影於玉波何影傑孫亞芝曲雲峰安鳳波顏玉華賈文君牛琳張曉穎羅平李某某王某某任海燕華春傑單玉芹劉西月何穎傑孫俞於永成侯鳳英姜鳳艷隋宏濤辛淑梅楊曉霞陳冬月焦紅霞譚麗王麗樸雨王丹楊艷華丁霞魏冬趙小宏劉冰玉陳雨薇趙玉梅趙鐵霞王亞娟宋桂梅孟佳李雙莉唐永霞曲佳良李麗華徐淑華劉婉余李巖施景珍佟金言牛亞威耿鳳英李曉雙李英麗王立榮宋善鳳朱秀蓮楊旭劉志強鄭傑商曉梅王亮楊子峰陶淑萍朱玉紅楊華呂晶華王選麗任海艷白小麗張希溫翠秀圓李艷靜韓劍英劉影溫鑫任某某趙惠華萬忠利陳曾連韓立影寇彩彩李春艷王風英高曉梅張曉影曲華田闖李桂芝侯雪萍王金南牛天揚張芳高風徐博趙曉帆蔡琳陸曉華張越南張冬雪李秀坤胡曉光薛淑華李美蘭康桂芬陸蕊寒陳超林佳趙麗沙秦嶺王麗紅徐真王小琪郭琳琳王琪孫志強郭小華王玉華杜曉霞李傑陳曉霞馬慧敏孫淑蘭王偉娜信蘭蘭劉文革李梅吳艷傑王少健王學珍喬春艷徐珍李德芝包銳鄒奇李紅梅普銳高福艷趙麗莎梁爽張瑩桑子梅孫久傑牛雪峰羅文麗韓香菊高蕊孫巖馬桂敏李佳鳳王紅飛良玉珍徐英肖麗娟趙函傲喬麗娜徐湛玲許萌休淑芬王欣袁安芬肖立華楊風鈴馮雪季娜姜婷賈傑桑力孫玉梅李淑香馬淑華孫雪娟李秀華張金華張麗芳鄒東屈艷敏馬靜吳相芬陶紅郭淑華王曉秋曹玷雲袁晶李明英劉鳳珍鄭冬梅項桂芬王淑賢鐘淑雲楊月劉慧瑩楊秋香楊肖麗趙麗麗杜桂傑馬玲耿純王福英王靜波張全焦艷霞谷利群陳英王林鶴黃虹霄劉艷平劉巖王儉秋呂麗華鄭旭輝庚秀麗王冬梅陳麗萍李晶晶潘文君黃麗萍權宏力陳陽李丹丹張萍王鳳芹劉子源蘆淑華戈雪紅李貴傑石麗麗谷雅茹趙麗娜王鳳春肖魯建張靜肖汝健楊麗偉王淑榮楊麗斌叢新趙某江曉麗林加張宇姜微付秀麗王新華喬清燕徐臻周小麗蔡立平寇利利徐金蘭趙麗王亞南張文亞張芳清李洪波周鳳麗趙玲方根寶趙雲嶺陳若徽崔香丁輝趙延玲王玲李華董靜華孫洪弟牛已芬郭淑賢王姍蔣亞晶張麗徐臻郭英司小紅於麗萍徐桂梅姚麗黃麗艷肖淑芬王曉霞苗微微史耕輝劉坤於江韓紅霞王宏田甜馬平王娜郭佳張賀邢國輝李迎檜張文博孫雲邢石建馬小琴姜名秋鄭曉輝王玉蘭楊雪齊加麗韓丹張娜娜蓋欣

    受害人:
    曲傑王秀蘭蔡密(蜜)王景翠鐵俊英王紅傑徐有芹杜玉玲呂玉君趙樹玲王愛華關英欣趙欣(昕)任淑賢李秀華姜玉竹石晶王影(王穎)陶紅梅張曉波陳偉君劉淑芬劉利華耿亞芬於秀英劉玲玲姜風榮沉景娥孫茂榮肖愛玲賈淑英王淑芝張玉珍閆淑芬(閻淑芬)馬愛喬徐家玉(徐佳玉)馬淑華苑占緒姚玉明吳玉蘭裡玉書鄭宏南張立萍(麗萍)高秀珍徐友琴(徐有琴/徐有芹)朱相芹(香芹)曲玉萍(玉平)付貴春湯恆芬徐先萍王金范鄧劍梅(鄧建梅)楊曉琳張莉(張麗)馬秀蘭王玉華楊麗萍武淑芳賈淑敏牟永霞魏麗梅史鳳麗王曄王宏州(洪舟)楊寶珠姜敏善(江敏善)祁亞茹黃秀英劉淑芳楊小林(曉林)董麗敏王關榮蘇清賀閆春玲(嚴春玲)孟淑英劉淑芬姚一明吳秀紅馬鳳蘭高國波王麗華姜春梅申春花朱文芳(雯芳)龔本花(宮本花)鄧連梅燕秀華初秀和(褚秀和)孫鳳玲寧亞晶王會霞趙碧旭崔勝雲劉文茹沉景娥大陸大法弟子齊大偉(齊大衛)黑龍江大法弟子胡雲羅朱鳳琴郝榮黃少博曹茹荊秀雲周艷張桂芝(桂之)楊艷春王雲萍 高羽映楊淑霞夏秀文徐家玉張文榮張建秋劉桂花(劉桂華)蔡桂芳蔡桂榮蔡桂琴(蔡桂芹)王愛華常玉華劉忠敏周曉航田美玲張峰劉輝陳吉君李學君傅曌萃(曌翠)李鳳蘭李月舒胡愛雲於穎珍王玉賢李明秀楮麗左仙鳳(先鳳)張桂英王胤平的母親閆聰芝〈沖芝〉李玉君伊淑賢呂成英於安琴姜曉燕宋春媛付桂春齊戴維李孝梅(曉梅)李翠玲張艷芬王玉華石小雪(石銀雪)司炳玲房志珍付艷華陳煥華張艷華孫永芝郝玉英馬麗春聶緒梅王玉卓劉麗萍吳美艷王建平(王健萍)周春芝於鳳英秦淑珍賈樹英樸英淑丁玉樓偉明(嵬明)孫金奎楊敏魏宗苓繆曉露鄭紅麗(紅利)劉亞芹(劉亞琴)張麗萍耿亞芬姚玉明丁彧趙亞倫劉坤王淑新許先萍劉延常(長)張小波(張曉波)於秀蘭黃麗萍王金月於霞高秀榮劉景珍李亞(雅)茹周秀麗李冬雪孫春環閆慧娟閆會娟(慧娟)劉紅霞陳麗劉洪霞齊淑艷王玉芹劉麗萍胡桂艷左傳新管鳳蘭劉鳳珍陳艷梅張艷宋維影關淑雲雷川清張照紅(張兆紅)徐曉微張淑玲劉顯楊成萍劉莉文傑王明艷李景偉(經緯)王桂麗周春蘭王健萍邵影孔凡穎(孔凡瑩)韓少芹付力華(付麗華)汪淑娥劉霞鄒彩榮李萍(李雪艷)宋玉傑劉昆呂洪芳(呂紅芳)王風英鐘亞君(鐘亞男)戰傑(占捷)石立軍(時麗軍)程秀環於鳳蓮周春玲陳繼環李淑琴丁均華賈桂蘭劉 學偉李祝華楊澤華吳桂艷楊金風張娟(化名)聶秀春田國民於真萍崔小平劉德清楊立新王麗麗孫秀雲吳美艷魏珺武秋艷李亞娟趙春燕(春艷)陶紅李瑤光(耀光)管秀雲張麗王紅舟關玉琴李雪琴謝金達崔秀菊楊靜李英菊(應菊)譚春怡的姐姐穆永霞陳玉鳳關淑明王洛丹王紅霞許啟蘭梁秀芹劉文茹之女孫武虎黃秀英吳樨(吳西)譚桂英戚鳳敏曲玉革李俊英張海霞李海燕馬翠芝魯鳳賢黃麗華曹淑雲李占雲周艷楊淑芹譚蕊畢雲萍程巧雲杜純香王芳王淑霞丁□李秀茹安玲謝秀英汪艷萍張樹芹張樹哲王洪傑(紅潔)張春郁(春玉)(春雨)孫鳳華張淑雲陳雲霞張晶關淑玲孫桂榮商秀芳范國霞關英新張麗(張莉)張連文於麗波(立波)王濤張淑琴(張淑芹/張樹芹)董林桂(林貴)孫貴芝(桂芝)趙亞倫閆喜華何麗華王秀麗張桂蘭王貴政車桂蘭楊中琴(忠芹)高文霞宋坤謬小路邵本艷瘳小露(繆小路)孫麗彬王麗文(立文/利文)廖小路張淑芹王洪洲(宏洲)(紅洲)盧美容潘慶麗張艷華劉玉平李淑蓮哈爾濱大法弟子肖淑芬季穎萍李曉童(李小桐/李小彤)宋文娟賈樹英(淑英)扈桂傑孫鳳玲馮海波陳貴芳劉丹隋淑春曹迎春孫慧芬高英賈立華董立敏(麗敏)常學菊季洪波(紀洪波)肖淑芬朱福菊武麗君潭鳳英李桂華李媛媛(圓圓)劉桂芹王麗麗張化賓(張化彬)徐佩巖李彥飛(艷菲)(彥菲)朱秀雲巴麗江(裡香/立江)任秀英華曉娟(小娟)賀春華吳淑傑張桂琴(桂芹)馬春華田玉玲崔洪艷張繼秋李桂花李桂月翠修葉秀華康志美王淑英姜春敏郭著松王萬珍孫敏袁成芬王淑蘭高玉琴楊淑榮楊明樸英素王美榮繆曉路劉艷偉(劉延偉)劉俊英王耀君孫麗香劉景燕(劉景艷)楊麗王丹王秀蘭王玫紅(王楣泓)楊秀芬(修芬)張麗黑龍江大法弟子於桂榮孟昭紅關素明李佩賢張亞芹趙淑閣吳艷華薛玉霞吳樹明宋丹董艷慧姜再梅陳敏張秀英張素麗孫淑芳羅英陳靜李淑玲王玉英高玉芹劉明英楊勇蘭(楊永蘭)楊孝松於桂榮馬桂珍王桂花范淑芬鄭玉梅王清梁淑榮王淑芳蘭洪英孫亞芳張麗芳王穎於玉梅趙淑玲(樹玲)李彩英馬樹華王秀悅(王秀月)倪淑芝王樹玲(王淑麗)王居艷張艷芳林春子丘玉霞(秋玉霞)(邱玉霞)王英霞黎秉英(炳英)鄭金波孫貴芝(孫桂芝)吳秀華高桂珍劉學偉付桂春孫淑傑胡愛雲朱秀敏謝亞芹(謝亞琴)王法娟楊艷秋張丹宮蘭李玉花(玉華)齊玉珍牛鳳清(音)張桂榮黑龍江大法弟子田桂清(貴清)王雁李秀英張淑珍璞玉淑劉榮芳劉秀芹石淑圓陳興麗吳素玲高佳波王蓮琴呂秀芹(呂秀琴)黃彥珍(延珍/艷珍)卞亞平(亞萍/雅萍)王金花李振金孫鳳傑劉玉英李桂榮高淑雲程鳳英馮國君李振英魏俊(魏郡)閻淑華(閆淑華)呂迎華孫如雁廖小露楊淑君馬冰娟陳金風孫艷芳賈士榮費連芝崔敬蓮吳旭姝朱曉紅石秀英呂平張德香安珍李惠文(李會文/呂會文)李文俊張洪毅(宏藝)孫桂芳景維成馮淑榮姜金紅宋亞雲董秋燕(秋艷)郭秀珍李洪敏潘映慧(龐映慧)張成玉趙欣韓少琴(少芹)全紅麗洪麗)陳偉君周巧航馬多張寶春陳金蘭周叔華郎明王菊艷樸英素關迎新金立紅(力紅)徐英許卓郭淑珍朱福菊祁欣萍(欣平)夏文秀杜秀芝徐敏蔣欣波王洪霞(王紅霞)王建輝於秀英剛風清顏秀華 (燕秀華)(彥秀華)赫淑玲羅瑩張玉芹譚春怡於秋艷曾鳳蓮張淑玲胡鳳華姜金國國秀華(郭秀花/郭秀華)趙碧旭曹玲鳳李二英(李愛英)毛淑芬郝明媚繆小露(繆曉露)郭洪霞

    迫害導致:
    迫害致生命垂危;迫害致死;迫害致殘;迫害致精神失常;迫害導致生活不能自理;

    迫害事實相關報導:
    哈爾濱女子監獄近期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

    聯繫:
    現任監獄長:方根寶、包銳,電話0451-86639099,86636066
    政委 褚淑華 電話0451-86639077
    副監獄長 陳飛 電話0451-86629677
    十監區院長: 趙慧華
    十監區監區長: 趙曉帆
    十監區大隊長: 吳紅

    地址:哈爾濱市南崗區學府路389號 郵編:150069
    (在哈爾濱市火車站乘343路車到新建下車)
    哈女監聯繫電話:0451-86639059, 0451--86639069
    哈爾濱女子監獄總機:0451-86684001 ,0451-86684002 ,0451-86684003
    週五為監獄長接待日 下午13:00-15:00 電話:0451-86684002-3009,0451-86694053
    監獄醫院院長:趙英玲 8053
    哈女監監獄長徐龍江 總機轉8001
    哈女監監獄政委 總機轉8002
    政委:褚秀華(女)0451--86684001-3003
    四大隊長:吳艷傑、陶淑萍
    八監區區長:鄭傑0451─86358314
    區長:彥玉華、楊華、崔艷
    九監區區長:張秀麗0451─86359539
    九監區惡人榜:
    劉志強(隊長)、賈文君、燕玉華
    八監區區長:何松梅、張春華
    呂某某:集訓隊隊長
    大隊長:康袢×、夏某
    獄政科科長:楊麗斌
    獄偵科科長:肖林: 13845193360(手機)
    哈女監副監獄長叢新、渚淑華、劉志強(主管保外就醫)
    哈女監監獄獄政科科長楊麗斌 總機轉8142
    哈女監監獄教改科科長肖 林 總機轉8130
    派駐哈爾濱女子監獄檢察室電話:0451-82030982
    哈爾濱濱江檢察院舉報電話: 0451-86663178
    哈爾濱市濱江地區檢察院電話:0451-82359148
    哈爾濱市濱江地區檢察院駐女子監獄電話:0451-86663178

    更新日期: 2020年8月24日 16:20:00

    關於我們     聯繫我們
    ©2004-2015 明慧資料館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