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網站地圖 | 簡體版 || 明慧網 | 英文明慧 | 圖片網 | 多語種明慧 || 訂閱
   
實事報導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學過法輪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詳情需要繼續確認案例
  • 失蹤名單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惡人榜
  • 嚴正聲明
  • 海外迫害惡行
  • 惡人惡報
  • 澄清事實
  • 綜合報導
  • 時事評論
  • 活動報導
  • 各界褒獎
  • 社會支持
  • 媒體報導
  • 溫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惡人單位類別索引
  • 按迫害事實索引







  • 首頁 > 實事報導 > 惡人榜 > 惡人單位列表

    懷柔區看守所


    酷刑演示:山海關駐京辦事處給大法弟子上手背銬


    酷刑演示:用電棍電擊

    簡介:
    懷柔區看守所
    ,公檢法,區級。一名法輪功學員於二零零零年十月份去北京上訪,後被天安門警察劫持到北京派出所,被送到派出所裡面的風場上。因為還有不斷上訪的法輪功學員被劫持到這裡來,這些人就被用兩輛黃海大客車拉到北京懷柔看守所。

    到懷柔看守所後,警察用記號筆在每個人的衣服上寫上編號,編到這位法輪功學員的時候已經排到三百多號了,其後面還有許多法輪功學員被按順序往後編號。可見懷柔看守所在劫持這些人進來之前,已經劫持、轉走了很多沒報姓名的法輪功學員了。

    五個連續編號的法輪功學員是一組,被幾個警察承包強制問姓名、住址,因為趕上邪黨“十一”放長假,警察為了問出姓名,完成上面強派的任務,能早點回去休息,甚麼手段都使出來了,打罵、侮辱、吊銬、人身攻擊等等,警察唆使刑事犯人更是變本加厲的不斷加重迫害,對不報姓名的法輪功學員進行長時間體罰、電棍電、毒打、侮辱、謾罵、灌食、戴腳鐐、戴手銬等等。

    當時的懷柔看守所有兩個女警察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一個是唐玉文(女,五十歲左右),她是安全局的,但她自己謊稱以前是當教師的。另一個是二十多歲年輕的女警察,長的細高,臉上一直化著妝,經常對被劫持進來的法輪功學員叫罵。看守所男隊長有趙隊長、兩個馬隊長(一個是年輕的,一個是中年)。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初,很多法輪功學員經過各種高壓迫害後,被逼問出姓名,被各地駐京辦接走。那些始終沒報姓名的,後來情況如何,除了當時參與迫害的人,沒有人能知道。

    鑒於中共活摘器官的罪惡,這些拒絕透露姓名的法輪功學員後來的情況令人憂慮。

    懷柔看守所非法關押進京上訪的大法弟子,惡警及從犯使用的迫害手段如下:

    1.對於不報姓名地址的法輪功學員採用毒打和不讓睡覺的方式進行折磨,大法弟子被踢小腹、打得小便失禁,關鐵籠;惡警指使囚犯夜間輪流值班看管法輪功學員不准睡覺,疲勞轟炸只要一閉眼就往頭上澆涼水,不報姓名地址就連續不讓睡覺。

    2.暴徒對於不服從邪惡的指使的法輪功學員施以電棍和拳腳,惡警就給大法弟子編了號碼,用筆在衣服上寫號碼,不從即施行毒打、非法提審、電棍敏感部位。

    3、惡囚受指使及煽動仇恨法輪功並採用卑劣手段“嚴打”凌辱法輪功學員:無理的拳打腳踢、煽嘴巴、用手指拍腦門、用塑料鞋底打臉、身體後造成黑紫狀大面積皮下瘀血、用布鞋的塑料鞋底橫向砍打身體、用報紙攢成球再用鞋底搓出鋒利的尖讓人吞下、用水缸在頭頂連續澆涼水並恐嚇、讓人長時間坐在便池旁邊用麻布圍出的水坑裡並連續往身上澆水,不讓上廁所,不讓喝水或強迫一次喝5缸水不能剩下。

    二零零零年七月,看守所女惡警非常邪惡,叫雙城女大法弟子脫光衣服挨個檢查,而且還把她們隨身攜帶的錢、物都勒索去。然後,惡警讓她們靠牆站著,給每個人編號,還命令蹲下,幾沒有配合女惡警,便氣兇兇地踹。惡警叫來40多名男刑事犯企圖迫害。這時,三、四個刑事犯把其中一人手強行背到後面,不讓她說話,隨後,把她們拖進了監號裡。她絕食抗議這種非法關押,惡警每天都要提審,騙她說如果說出來,就讓家人直接接回家,好向上邊交差。結果她上當了,說出來,被雙城市駐京辦事處的王勝利接到辦事處。 第二天,單位領導到辦事處來接,還請王勝利、姜士輝等人吃的飯,並且還被勒索了700元人民幣。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某法輪功學員站在天安門廣場高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隨即被綁架到懷柔看守所。懷柔看守所人員逼迫法輪功學員報姓名和家庭住址未遂,警察對其連扇耳光致頭臉麻木。警察扇不動就讓犯人把法輪功學員帶到放風場面壁、把手向後撐起來罰站,進行冷凍折磨。

    天黑以後,懷柔看守所警察拿電警棍對著法輪功學員的雙腿、雙臂、手心、手掌、手指縫、脖子進行電擊,擊打,致其昏死性命垂危;警察找來獄醫用冰凍、中醫針扎、送懷柔公安醫院用氨氣熏、抬進囚室讓獄霸犯人用煙頭在其臉頰上燙、讓張姓獄警在值班室用電警棍從腳心到腿以至大腿根的電擊,甚至電擊法輪功學員嘴唇致焦糊,都沒能把人弄醒,就讓犯人把人抬回囚室。

    二零零一年一月十五日,朱相國去北京上訪,在天安門廣場被非法抓捕,在廣場上被警察用警棍一頓暴打後被拖上車押到天安門公安局關在一個地下室裡,當時那媮棓D法關著二三百名大法弟子。他們拒不報姓名,就進來二十多名警察,凶神惡煞似的衝向他們掄起警棍就打,逐個往外拖他們。為了不讓警察拖走迫害,大家就相互挽在一起,五個男同修緊緊地挽在一起護在外圍,朱相國在最中間。那些惡警看到他們這樣,氣急敗壞地掄起廢棄的暖氣管子就往他們頭上猛砸。儘管這樣,他們也不撒手,鐵管子像爆豆似的砸在他們頭上。身後的同修用手護著朱相國的頭,那手都被砸得腫的像饅頭一樣,血順著她們的手指縫往下流。

    朱相國和同修渾身是血,腦袋腫得老大,臉上也是血,朱相國的頭還被打出好幾個血口子,他和同修們被拖上大客車,分散關到其他地方,朱相國被非法押送到懷柔看守所。

    在懷柔看守所,朱相國身上的錢被強行搜走,並且被惡警強制在雪地裡站到半夜才讓進監捨,進到監捨又被犯人毒打了一頓,不讓睡覺,在監捨蹲了半宿。第二天早上犯人起床又再對朱相國毒打,舊傷未了,新傷又添。朱相國被打得頭昏眼花,噁心,全身、嗓子劇烈疼痛,腦袋嗡嗡直響,滿身是傷。早晨開飯時朱相國說我難受不吃了,犯人就報告了管教。

    管教不但不過問他的傷勢,還告訴犯人說:“他要不吃飯,一會兒你就『幫助幫助』他。”說完就走了。一個犯人打手過來問他說:“你知道『幫助』是啥意思嗎?”

    他說不知道,他們就說管教意思是讓我們揍你,懂嗎?吃完飯他們又對朱相國拳打腳踢,衣服和鞋子也被搶走了。

    該單位惡人:
    耿長生李福珍唐玉文李順華阮某某

    受害人:
    裴中華陽輝(楊輝)劉光秀趙秀芳王茵楊麗娟李海林白少華王鳳琴某女大法弟子陳淑蘭之女(李穎)王蓮榮馬立智(麗芝)孫淑蘭朱相國崔秀雲於春波孫士權東北大法弟子不知名的大法弟子吉林白山大法弟子陳金風劉文茹周德東李淑清溫玉紅李會婷(慧婷)哈爾濱市大法弟子馬芬黑龍江女大法弟子張小華王玉英魏叔芹(淑琴)王桂蘭於鳳春董國水馬常富魏寶俠(魏寶霞)張鳳春朱軍強陳榮關興伍李建鎖王寶華孫桂清王亞蘭呂曉微王玉賢馬玉芝馬桂英張進棋孫福益(孫福義)張風蘭王巧瑞李海林李金霞孟傑叢培玲李元林董秀榮王如勝逄增英

    迫害類型:
    毒打/毆打勒索錢財非法關押逼迫放棄信仰剝奪睡眠敲詐/掠奪/破壞財物人身侮辱長時間吊拷手銬/腳鐐體罰摧殘性灌食電刑唆使、鼓勵、縱容其它人迫害、折磨大法弟子冷凍/灌涼水/涼水澡/浸水

    迫害事實相關報導: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十一日大陸綜合消息(一)
    遭勞教判刑九死一生-北京李淑清控告江澤民
    拒報姓名後的種種苦難遭遇
    當時我們確實被編了號
    遼寧新賓縣王玉賢遭馬三家勞教所迫害經歷
    陳金鳳多次遭綁架折磨-目前仍陷冤獄
    大陸各地前期迫害案例彙編(2011年6月30日發表)
    河北平山縣下槐鎮一個普通人家遭受的迫害
    黑龍江雙城市大法弟子朱相國被迫害致死
    雙城女青年因修煉大法屢遭迫害流離失所
    堅持信仰的夫妻兩人被非法勞教 全家至今無生活來源
    北京懷柔看守所野蠻折磨大法弟子
    北京懷柔看守所的暴行種種
    罪惡的懷柔看守所

    更新日期: 2016年1月4日 3:09:00

    關於我們     聯繫我們
    ©2004-2015 明慧資料館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