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網站地圖 | 簡體版 || 明慧網 | 英文明慧 | 圖片網 | 多語種明慧 || 訂閱
   
實事報導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學過法輪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詳情需要繼續確認案例
  • 失蹤名單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惡人榜
  • 嚴正聲明
  • 海外迫害惡行
  • 惡人惡報
  • 澄清事實
  • 綜合報導
  • 時事評論
  • 活動報導
  • 各界褒獎
  • 社會支持
  • 媒體報導
  • 溫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惡人單位類別索引
  • 按迫害事實索引







  • 首頁 > 實事報導 > 惡人榜 > 惡人單位列表

    河北省女子監獄


    河北省女子監獄監獄第一道大門


    河北省女子監獄後方新建的勞教所


    河北女子監獄辦公樓


    酷刑演示:電棍電擊

    簡介:
    河北省女子監獄
    ,公檢法,省級。一監區:呂鳳蘭、孟穎、張平(惡)、李寧、郭曉琳、邢美潔、張輝、趙偉。
    二監區聯繫電話:0311-83939783
    二監區:吳琳琳、李鑫、楊文英、高彤、張麗紅、邢劍霞、張俊麗、張永興、譚晶、馮惠芝、方芳、孫志軍。
    三監區:谷永紅、蘇慧玲、馬冬梅、張增燕、王偉敏、劉均、尹金霞、胡海萍、劉爾偉、吳飛。
    四監區:宋愛霞、陳姍姍、張維霞、許蘭、高麗娜。
    教導員:徐
    監區長:鄭、吳、李、張
    隊長:張、陳、王、楊、高、宋、武、孫、杜
    監區長 馮惠之(女)13503338384
    徐燕:13932147831
    杜立靜:13731123361
    五監區:王麗娜、呂君君、吳紅霞、張路花、馬玫、馬桂雙、韓冬、楊傑英、劉洋、杜凌燕、肖紅霞、李偉丹、王霞、李建利、李倩。
    六監區:孟慧、陳莉紅、楊志紅、范淼、史雲霞、王蓓、何書彬、李輝、王賀莉、張亞齋、馬克傑、李洪珍、於宗江、賈慧娟。
    七監區:馬莉、趙靜、李秀珍、王亞娜、董雪、李琳、安志英、杜立平、李海雲、陳雲卿。
    八監區:劉華、杜立靜、李永紅、蘭雲鵬、郭曉慧、畢春梅、陳雲偉、劉彥巧、徐海英、張潔。
    十監區:張麗華、張霞、趙亞卿、馬愛京、韓秀欣、段斌、杜建華、李春華、楊曉靜、趙潤蕾。
    十三監區獄警:馮惠之(監區長)13503338384;徐燕:13932147831;杜立靜:13731123361;李紅珍、張維霞、楊珍花(副監區長);張淑紅(教導員)

    集中迫害非法關押河北省女法輪功學員的“石家莊女子監獄”, “鹿泉女子監獄”名稱應為“河北省女子監獄”。

    女監現分設十七個監區,省女子少管所(十三監區)也在裡面,共計三千多人被關押,其中法輪功學員有二百多人。勞動主要是製作服裝,邪黨軍服和警服占相當一部份。監獄簡介中聲稱:轉化率為95%以上。

    河北女子監獄和女子勞教所這兩個黑窩就位於石家莊鹿泉市銅冶鎮。鹿泉市位於太行山東麓 ,石家莊市西鄰,117路公交車自紀念碑-終點,南行1站至女子監獄;或211路公交車自火車站-女子監獄下車,沿監獄外牆北行至拐彎處西行二百米左右,就是河北省女子勞教所。

    河北省女子監獄四周空曠,圍繞女子監獄步行一圈大約二、三十分鐘,監獄大門朝東開,位於監獄的東南角,探視從這裡登記進入。監獄的家屬樓位於整個監獄的西南角。家屬樓往北是有武警看管的偽監獄範圍。監獄由保定太行監獄、承德監獄、石家莊監獄各女子監區合併而成,共分九個監區。

    河北省女子監獄仍在殘害大法弟子,禁閉室還非法關押在九監區被迫害精神失常的大法弟子;每天強制勞動長達十二小時以上,甚至第三、七監區有時在二十小時左右,加班到深夜十二點左右也不給飯吃,從沒有休息日;第七、五、二監區歸為零監區,就是全體在押人員都出工,有病的人也被迫出工。但上級來檢查時,帶病的和身體弱的人員提前回監捨,也不存在零監捨了。但在減刑材料上不讓寫“加班”二字。

    二零零六年五月初,監獄又辦了一次所謂的攻堅,有的大法弟子是被抬去的,有的是從禁閉室送去加重迫害的,惡人把大法弟子送去時就叫囂“就是叫你們服。”開始是安排邪悟者四人一組圍著大法弟子散佈他們的謊言,你要反駁,他們就群起而攻之。如不轉化就進行第二步,就是所謂的“熬鷹”車輪戰術,日夜煎熬大法弟子,不讓睡覺,安排八個邪悟者(猶大)、兩個包夾,分成三班。

    對轉化妥協的就讓他們看誹謗大法的錄像(都是惡黨製造出的對大法造謠誣蔑的東西),讀一些專用來誹謗大法的書籍,或所謂轉化者寫的東西,由邪悟者帶著學,進行所謂的“鞏固”,帶著唱歌跳舞,企圖動搖迷惑大法弟子,唆使包夾(多是殺人犯、無期犯)協助迫害。如不轉化,就拳腳相加,把大法弟子關在小屋裡,安排三個包夾,兩個邪悟者對大法弟子扇耳光,辱罵,各種體罰,如鼻尖、腳尖挨著牆,雙手垂直,雙眼直視白牆。

    河北省女子監獄內設置一至十一監區、醫院監區、出入監、還有教育科。除了教育科外,其它監區都關押有大法弟子,每個監區平均關押著十多個大法學員,粗略算來,河北省女子監獄現今關押的大法學員有二百多人。加上中共體制下的各類犯人,關押在河北省女子監獄的約計三千多人。

    河北省女子監獄同全國各地的邪黨監獄一樣,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後就成了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窩。各監區的干警除強行奴役大法學員,並採用各種手段迫害,“轉化”大法學員,並專門設置了邪惡的洗腦班,無所不用其極,逼迫學員放棄信仰。曾經逃離魔窟的王博現在仍被關押在河北省女子監獄洗腦班。

    奧運期間,河北省女子監獄停止家人探視大法學員的權利,也不允許打電話。奧運過後,河北省女子監獄更加大了迫害力度,每個監區又加設專攻小組──由三個邪悟者、兩個包夾犯人、一個專門監視小組情況,隨時向干警匯報、給干警當心腹眼線的犯人。專攻小組選擇監區的一個大法學員作為專攻對像(企圖轉化一個後,再對其他學員下手),單獨關押,限制其一切自由,不允許任何學員和她接觸、溝通,“專攻”不下來的就關禁閉室或送洗腦班繼續迫害。

    河北女子監獄強制勞動時間造假說只有八小時,週六、週日休息。實際情況每天早上七點出工,七點半到車間立即幹活,直到中午只有半小時的吃飯時間,接著回車間幹活,晚飯也是半小時,沒有休息時間,一直干到晚上八點半收工,回到監捨已過九點。而且還得經過多次報數,搜身才能回監捨休息。名義上說週六、週日休息,其實根本沒有休息過。並且基本上每月都要有一個星期加班到夜間十二點,高強度奴役勞動。根據最新調查,工作時間至少十二小時,而且不管年齡大小一律出工。

    對於剛入監的法輪功學員,河北省女子監獄就把她們全部與其它人隔離,在教學樓一樓專門成立了一個攻堅組,企圖轉化這些大法弟子,不寫所謂的四書就不讓出門,不准自己打水、打飯,不准與別人說話接觸。據調查,這種迫害方式叫出入監,也就是說徹底隔離,讓人幾個月甚至更長的時間見不到陽光,而且要忍受寂寞。從出入監出來,強製法輪功修煉者看假經文,目地還是洗腦,不同意洗腦,剝奪一切與外界聯繫的權力,小到在偽監獄的購物權都會被剝奪。

    接見親屬,這個黑窩很有算計,每個月一個支隊只有不定期的一天可以和親人見面,從家堮釭漲蝒奕ㄓㄜ蓎a入,只允許在監獄內部小賣部購買,還假裝限額一百元消費,其實多買是可以的。到中午十一點的時候,由黑窩獄警開始宣佈,可以與探視家屬吃飯的名單,其次是不可以吃飯、只能隔著玻璃說話的,還有不可以接見的。到餐廳後,還是見不到人,得等到十二點左右收工後,才能一起來餐廳與家人聚餐,這個時間,家人可以在監獄特別提供的購物窗口購買水果和一些食品,因為來一次不容易,所以只要有一些錢的,都會買上一大包。

    河北女子監獄對被關押人員及家屬的算計,可謂頗費心機,其求財、剝削人、害人的本質也是一覽無遺。

    河北省女子監獄的教學樓一層是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地方。監獄惡警對那些剛剛被非法關進去的法輪功學員進行強行洗腦;對那些拒絕“轉化”的堅定大法弟子,不許與家人有任何聯繫,不許與其它人講話、不許睡覺等,那種心理上的折磨,整個人被壓得喘不過氣來像要窒息一樣。有些學員承受不住,違心的妥協,在被迫害中幹了一些大法弟子不該幹的事,知道是對大法犯了罪和錯,內心感到非常痛苦。

    現在此監獄又利用石家莊地區曾練過法輪功的蘭奇志、王博等猶大,迷惑、欺騙那些對法認識不清的大法弟子,以達到他們用暴力達不到的目地。

    中共監獄所謂的“管理”就是精神摧殘、肉體迫害。河北女監的強制奴役時間是早上七點,一般到晚上八點,一天幹活時間長達十三個小時。有的監區甚至加班到晚上十一點。一般服刑人員如能參加奴役,能認罪悔罪的人,由獄方上報減刑即可適當縮短刑期,他們的減刑是由監區上報監獄獄政科,再上交當地法院審批即可,而對妥協“轉化”後的原法輪功學員減刑首先是洗腦後,把材料要轉入勞改局--法院(在監獄是殺人犯或特大案犯的人減刑才由勞改局審批)。二零零八年奧運期間中共下達指令給勞改局,不許給任何法輪功學員減刑。

    二零零九年中共要搞六十週年慶典,對所謂“轉化”了法輪功學員的減刑又制定了新規定,即由監獄獄政科上報勞改局-〉政法委-〉法院審批才可。

    河北省女子監獄是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窩,自二零零五年七月中旬成立後時間不長,就從各監區抽出一名獄警和猶大成立了“攻堅組”,專門迫害、洗腦被非法判刑的法輪功學員。二零零六年春河北省各地區被非法判刑的法輪功學員全部轉入女子監獄後,監獄專門在1號監捨樓三層成立了洗腦班,把不屈服的法輪功學員單獨關在裡邊,由猶大蘭奇志(家住石家莊市工程機械學院)、劉潤玲、唐會、周瑜(已出獄)、謝占芬、倪春香(已出獄)、佘巧玲輪番欺騙法輪功學員,偽善加暴力。監獄的獄長於福歧、張毅、韓獄長三天兩頭輪番監督檢查所謂的“轉化”情況,強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

    ─、入監隊、又名嚴管隊,是14監區:剛一入監,法輪功學員就被關入嚴管隊迫害,先換囚服,後剪頭,不穿囚服就會受到幾個小組長暴力迫害、強制穿,這幾個小組長是嚴管隊的打手。到晚上,監區教導員就會找你談話,偽善的關心你的生活、家庭情況,然後誘惑:只要服從管理,好好表現,法輪功比普犯減刑幅度大,能早點出去等等。其實這承諾是騙人的,警察早已派好對法輪功學員的監控(包夾),二十四小時監控,情況要天天匯報;不讓法輪功學員看電視、不許出監捨、不許參加一切集體活動。

    從早晨五點起床到晚上九點半休息,期間強制坐在小塑料板凳上受折磨,不許和任何人說話。接下來看你態度,只要不“放棄信仰”就成了重點迫害對像,增加包夾人數,強製麵壁站著不准動,除吃飯、上廁所外,必須罰站,稍有不從便受到包夾的打罵。

    入監隊對外聲稱不勞動,就是所謂的“學習教育”,而實際照樣被強制干奴工,穿珠子、疊浴簾浴帽、折雜誌紙頁等等,只要有活就加班加點干。法輪功學員不配合幹活就被罰站、罰坐小板凳,幾天下來,臀部就起了瘀血,疼痛難忍。

    一名大約三十五歲的法輪功學員,不配合邪惡的一切安排,天天被罰坐小板凳,不許說話,有時十二點才讓睡覺。整天無休止的打罵,使這個法輪功學員精神出現異常,常常半夜在惡夢中恐怖叫喊,受到更殘酷的打罵,被坐班的警察親信打手拖到廁所裡關上門打,拖到大廳裡罰站,有時還被用膠帶粘上嘴、被光著屁股拖著走。

    這名法輪功學員絕食抗議,被天天拖著去醫院野蠻灌食,同時被灌進不明藥物,回來後就迷迷糊糊的睡覺。隨著受迫害時間的加長,被折磨的精神出現異常,經常大喊大叫,後被強行關進禁閉室迫害。不知在禁閉室裡受到了怎樣的虐待折磨、被灌了甚麼藥物,回來後就不鬧了,眼睛發直、神情發呆、語言緩慢無力,且很多記憶都喪失掉了、面容變形、臃腫,走路也非常吃力,好像一下子變老了二十歲。此法輪功學員後被分到11監區(精神病監區)受迫害。

    承德地區的法輪功學員劉曉榮,四十多歲,曾是家鄉醫院化驗室的一名醫生。被劫持入監後,她不放棄信仰,曾絕食七、八個月,期間惡警不讓買衛生紙及一切生活用品,不讓用熱水。劉曉榮來例假都是流到褲子上,只能去廁所用水管的涼水洗洗,內褲也不讓換,整天被普犯包夾罵罵咧咧。更殘忍的是,冬天讓劉曉榮穿著秋衣秋褲站在院子裡,曾幾次凍的失去知覺,一米七的大個子被折磨的皮包骨,體重僅僅剩七十多斤,血壓僅有40-50毫米汞柱,生命曾經奄奄一息。

    二、教育科攻堅組:入監隊轉化不了的就被送到攻堅組迫害,攻堅組成員都是各監區猶大抽上來的,幾乎都是大專以上、能說會道的,一般維持在七、八個人,同時配備普犯包夾幾名,具體主管隊長姓杜,是從太行監獄調過來的。轉化手段是:由至少兩個猶大包夾一名法輪功學員,單獨關一間屋子,裡面有電視和VCD機,專門放邪惡錄像用。猶大的談話內容都是她們邪悟的那一套歪理,書籍是惡人王志剛夫妻寫的誣蔑大法的書,此書只是在監獄勞教所有市場,還有所謂佛教的書。有時猶大也拿幾本大法書,比如《北美巡迴講法》等,目的是誘導你邪悟她們那一套歪理。

    每天早晨五點到晚上十二點,除了看就是聽,腦子裡全給灌輸這一套邪惡的東西,逼著你按邪悟的寫心得體會,不會寫的就得說。疲勞戰搞的人頭腦發脹、迷迷糊糊,主意識一弱就上了圈套,邪魔爛鬼馬上就控制了你,稀裡糊塗的就順從了她們那一套,寫“四書”轉化。然後就是所謂的鞏固階段,環境相對放鬆了點,中午也讓休息一會,直至她們認為“放心”了,才讓下監區。

    有相當一部份法輪功學員離開那個邪惡的場下到監區後,隨著主意識的加強,正念恢復,寫聲明“四書”作廢,一般這樣的情況監區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少數有重新洗腦加重迫害的。

    奧運前後,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數量倍增,“攻堅組”轉化不過來,有一大部份就直接分到監區,這一部份由監區安排“轉化”,手段基本和攻堅組類似,轉化不成功的再送回入監隊或“攻堅組”迫害。教育科分期分批舉辦所謂“學習班”,由猶大們談話或講解邪悟歪理,放邪黨誣蔑大法錄像,目的是不讓醒悟,把人徹底毀掉。

    三、監區迫害:除強制參加奴工勞動外,不許法輪功學員之間單獨接觸,幹活中也得由普犯把法輪功人員隔開,更不許學法、煉功、發正念,自己背寫經文也不行。監區每個星期都搜號,法輪功是重點,只要搜出經文後同修就得遭受罰錢、罰站的手段迫害。每一名法輪功學員都有一至三名暗哨盯著,隨時匯報情況給隊長,這些人隊長許諾多加分、早減刑。就為了這一點名利,這些人對法輪功學員隨意打罵,無知的對大法犯罪,給中共邪黨當殉葬品。

    四監區非法關押有一名法輪功學員,大約五十多歲,可能是張家口地區的,是個知識份子。因絕食抗議迫害,天天被包夾拖著去醫院灌食,有小拉車不讓坐,褲子都被水泥地磨破了,肉被磨出了血,臀部一大片都是血,上面還粘滿了土和沙子,其狀慘不忍睹。四監區一年四季都露天吃飯,絕食的不吃也得在一邊立著,堅持不住的就得坐地上,慘狀讓有的普犯都心疼的掉眼淚。當然,這都是在警察眼皮底下的罪惡,惡警是背後的操控和指揮者。

    監區每天從早晨七點出工,一直到晚上九點左右收工,十三、四個小時的奴工勞動,沒有星期天,節假日也很少休息。即使這樣,也時常加班,最典型的四、五監區曾有一個禮拜沒讓回監捨,困極了就趴機台上睡會,醒了接著干,反正是有油就得搾乾。

    今年夏天開始,每個星期天讓休息一天,可能是因為外面的輿論壓力。如有檢查和參觀的,監區統一口徑讓說謊:八點出工,勞動8小時,星期六學習,星期天休息,誰不按要求說就處罰誰。女子監獄不讓看報紙訂報紙,更不讓聽收音機,有帶小收音機入監的就被沒收,服刑人員就是幹活機器、奴工,是監獄掙錢的工具。

    自二零零八年九月二十三日後,河北省女子監獄在各個監區辦洗腦班,從精神和肉體上迫害法輪功學員,其手段有:威脅、恐嚇、欺騙、打、踢、用手銬銬、罰站等。

    在監獄長張毅、副監獄長於福歧、教育科長葛曙光等惡警指令下,各個監區利用最兇惡的隊長對法輪功學員逐個迫害。不許睡覺,不給飯吃,折磨法輪功學員,尤其是被犯人號稱的“魔鬼監區”、“教學樓”(十三監區)、出入監區五監區等迫害更甚。

    在“教學樓”辦的洗腦班,警察葛曙光、杜麗靜等指令各監區抽調最兇惡的犯人,使用打、踢法輪功學員、惡犯人輪流監視、持久的疲勞戰、罰站等手段,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

    出入監區長、副監長、三名教導員惡警指使十幾名犯人脫光法輪功學員的衣服,罰站大廳,白天黑夜不許法輪功學員睡覺,站不直,就打、踢,幾個犯人打耳光,用凳子砸,打的許多法輪功學員渾身是傷。

    五監區長、副監區長、教導員等惡警指令犯人打法輪功學員,將法輪功學員銬在床架子上,不許睡覺,不給飯吃,不給水喝。

    河北省女子監獄八監區長最先使用洗腦迫害的,從二零零八年九月二十三日直到二零零九年六月份才停止。

    二零零九年八月,八監區長畢春梅、副監區長伊教、教導員劉燕巧、孫志軍等惡警察再次指令惡徒楊玉翠、趙雪穎、楊淑芳、李顏平等對八監區法輪功學員用各種手段進行殘酷迫害。

    河北省女子監獄五監區,人稱“魔鬼監區”,惡警殘忍迫害法輪功學員,強迫“轉化”,動用酷刑“吊銬”,雙手銬在窗戶高位,腳尖著地,多位法輪功學員遭此酷刑。惡警把被關押人員當作掙錢的機器,逼人往死裡幹活,不分老少,奴役勞動強度高。

    河北省女子監獄有很嚴重的奴工迫害,主要奴工產品是軍服、風衣和警服。奴工們每天早上六點起床,晚上要十二點以後才能睡覺,有時連續加班一個多月。有時產品合同期到了活沒完成,就會連續兩晚上不睡覺的幹活。

    奴工們一天裡除了吃飯、上廁所就是幹活。而且吃飯時間不超過十分鐘,吃不完就不許吃了。幾乎沒有時間上廁所,有的人因為吃飯少不喝水,好幾天才去一趟廁所。

    法輪功學員在裡面不“轉化”,就會被一群犯人輪流看著不許“閉眼”,幾天幾夜的熬著,利用一切手段迫害,直到“轉化”為止。且都是秘密進行,裡面的好多犯人都不知道有這種事情。

    河北省女子監獄一直在迫害法輪功學員,目前(二零一七年七月)監獄部門給被綁架進去的法輪功學員佩戴“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編者註: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的胸牌,每天逼迫法輪功學員寫思想認識。剛被關進去的法輪功學員要先被關押在十三監區被強制洗腦轉化。

    強制洗腦

    只要是被非法關押在河北女子監獄(即石家莊女子監獄)的法輪功學員,都要經歷被強制洗腦的過程,其中有兩個包夾甚至更多的打手圍攻一名法輪功學員,強制學員看攻擊誹謗法輪功的書籍和光盤。一旁有包夾施壓、恐嚇、威脅、侮辱,假意地勸導以及不定時地對學員施暴。

    更無人性的是為迫使用學員放棄信仰,長達五、六個月不讓秦皇島法輪功學員郎淑英閉眼休息,把人折磨致崩潰邊緣。

    人格侮辱

    法輪功學員被強制洗腦的同時,便失去了有限的人身自由,例如不准隨便出監室的門,不允許其他人和法輪功學員說話,不能和別人一樣購買生活必需品,連衛生紙、洗衣粉都不能購買。滄州法輪功女學員任素梅因不被允許買衛生紙,來月經時,鮮紅的血順著褲子往下流。老年法輪功學員張鳳英大小便後用水洗,然後再洗手。唐山法輪功學員王旭東因長期不轉化,數月不被允許剪腳趾甲,導致連鞋都穿不上。

    強迫做奴工

    法制國家會依法治國,可在一個獨裁統治的國家,所謂“法制”便成了當權者打壓人民的工具。《監獄法》明確規定服刑人員每天勞動8小時,休息時間同法定假日一樣,可河北女子監獄執法犯法,每天強迫服刑人員做奴工至少12小時,還經常找各種理由加班,延長至每天15小時,甚至通宵達旦。獄警還會找各種理由折磨人,輕則毆打謾罵,重則把人銬在鐵窗,只能腳尖著地。不僅如此,惡警還隨時隨地威脅服刑人員,若將監獄的真實情況抖摟出去,就不能減刑,還會隨時被穿小鞋。

    害人性命

    服刑人員由於長期被奴役,很多人身體非常不好,一旦身體預警尋求救助時,獄警通常教唆大組長和犯醫私自下結論,不是說“裝病”就是避重就輕的回應,延誤及時治療。例如,有一個刑事犯明明是顱骨骨瘤,被說成是“毛囊發炎”,“乳腺癌”被說成是“乳腺增生”,等家屬發現時,已經延誤了治療。石家莊法輪功學員高素貞被迫害致生命垂危,犯醫冷冷地說她是裝的,第二天到醫院檢查發現高素貞各項身體指標異常,為避免承擔責任,高被立即轉監區,過了一段時間,監獄給辦保外就醫,回家一個多月後就撒手人寰。

    公開造假

    河北女子監獄內部有一份報紙,美其名曰《陽光報》,刊登各種造假文章,越是能昧著良心給監獄歌功頌德的越能第一時間刊登。報紙還經常刊登一些獄警對犯人“諄諄善誘”的圖片,皆為擺拍,許多時候,獄警前一秒鐘還兇狠的叫囂與施暴,後一秒為了上鏡立刻裝出偽善的笑容。這樣分裂的人格只有在這裡被暴露的淋漓盡致。

    該單位惡人:
    葛曙光許燕張平李秀娟劉貴榮張新妥張蕾王新述王曼任安靜何蕊畬小玲金曉明柳葉孫喜榮馮海萍李惠萍許蘭李紅珍馬玫張維霞張毅於福歧畢春梅孫志軍劉巧燕許海英徐玉清李玉琴孔翔飛吳亞琴孟慶娜馬文章韓建敏楊玉芬石國占路磊張建儒劉艷巧周前麗王賀利史雲霞杜巧格范桂清安志英馬莉布艷麗李秀珍董雪蘭光玉杜立平李琳劉義臣高璐張運巧孔瀟飛李愛芬史每仙劉小輝伊教王野陳宏偉袁美芬馬金素彭坤蔡葉紅高樹燕李彥劉玉霞孫冰葛欣張麗梅曹劍麗樊鐵鎖鄧寶林張煥榮高丹楊文革李鑫王俊蘭鄭偉輝楊珍花蘭雲鵬楊陽王彥卿馬桂雙韓冬杜凌燕高彤陳安安劉紅霞趙春霞焦貴梅周春燕張麗英

    受害人:
    白玉枝(白玉芝)於靜霞某大法弟子劉潤玲劉小榮邱立英(邱麗英)吳寶霞張立軍 周建珍趙玉環孫麗(孫莉)胡沉華(胡沉花)胡艷霞(延霞)崔小先(崔小仙)劉淑英(劉書英)竇永枝(永芝)庫金娥李玉蘭伊玉輝胡蕊趙雅彬(趙亞斌)趙鳳霞(趙鳳俠)劉小玲(劉曉玲)張月琴(張月芹)葉雅萍(葉亞萍)李緩運崔娜新王平吳瓊其榮建華尚世瑩鄭秀清趙淑敏王詠花邢景雲李秀蘭郝桂芝宋桂花易建英豆素芹鄭素雅李素芳史素改胡沉花雷文先齊俊玲張英河北法輪功學員張玲雪張彥玲趙英芬張桂艷侯秀英周秀珍丁茹琴 李冰寒 王博劉淑芹(劉燁)(劉淑琴)楊健美楊淑芬陳紅利(紅麗)陳英華張蓮芬郭錦華邢俊花張秀花劉素然楊玉梅x秀連張宗素李桂枝梁淑芬柴軍霞(君俠)王紹平吳素秋李微張月華王素蘭於鳳雲趙自強趙志強周建鳳曹翠梅劉慧林武清慧楊瑞英鄭玉梅張茂霞張玉珍趙素琴閆萬枝趙枝孫玉民宋風枝(芝)尹梅素岳春普趙懷榮張妮黃秀玲鄭冬雲卞曉輝(曉暉)董俊惠趙桂艷夏雲省王雲蔓(曼)喬華榮尹俊彩鄭偉麗胡玉梅張榮潔王曉明白俊傑趙文蘭陸鳳玲張文景揣翠軍(翠君)劉玉枝彭雲鄭秀琴趙風珍劉海芹趙金敏郝秀芹(郝秀琴)郭玉梅楊金萍焦淑貞孫秀雲魯淑娥(書娥)田新寧軍華陳曉輝李鳳琴(李鳳芹)王玉曼吳寶霞王慧琳(王會林)王玉芳李汝娟劉淑貞楊金霞徐翠雲王勝敏楊瑞英賈淑香周妥郭秀花卻麗莉張曉傑(張曉潔)王巧變馬素瑞李秀敏隗鳳蘭郭秀榮李惠雲(慧雲)劉金英張彩霞褚連榮何蘭花趙曉露謝秀改童××張彩霞高春蓮馮瑞雪李艷萍李安麗彭翠玲侯巧珍田立勾麗亞更麗平高月萍捨巧玲劉素貞倪海英楊淑萍高啟枝張素蓮張少珍(張紹珍)劉桂娟王旭東周秀珍鄧有芝劉國霞於秀芳楊鳳英高素貞

    迫害類型:
    唆使、鼓勵、縱容其它人迫害、折磨大法弟子推行/執行迫害法輪功政策剝奪大法弟子被探視的權利關押期間,剝奪大法弟子基本生活條件逼迫放棄信仰關禁閉高強度超負荷勞動洗腦/送洗腦班

    迫害事實相關報導:
    迫害法輪功學員-監獄、勞教所、戒毒所官員遭惡報
    九年青春歲月在迫害中流逝
    唐山善良婦女歷經十幾年迫害-遭九年冤獄
    曝光河北省女子監獄的罪惡
    二零一九年二月二日大陸綜合消息
    二零一九年一月十四日大陸綜合消息
    曾遭多年冤獄迫害-唐山七旬夫婦又被綁架構陷
    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八日大陸綜合消息(1)
    二零一七年四月十四日大陸綜合消息
    楊曉傑被迫害致死-年邁父母控告元兇
    遭四年冤獄-河北善良農婦被迫流離失所多年
    河北省女子監獄、女子勞教所奴工產品的真面目
    河北省女子監獄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
    九次身陷囹圄-優秀女教師被非法關入監獄
    中共監獄、勞教所、看守所的奴工迫害
    河北省女子監獄女警孔瀟飛的惡行
    衡水的歷史見證(2)
    河北女子監獄五監區摧殘法輪功學員事實
    唐山法輪功學員在河北女監遭嚴重迫害案例
    河北省女子監獄對李素芳的迫害
    河北省女子監獄迫害法輪功學員案例
    河北省女子監獄洗腦班迫害法輪功學員
    河北女子監獄迫害法輪功學員部份事實(圖)
    發生在河北省女子監獄的罪惡
    四十餘位張家口大法弟子仍被囚河北女監
    親人遭嚴重迫害,李香芝老人含冤離世
    曝光河北省迫害女法輪功學員的邪惡黑窩
    河北省女子監獄迫害大法弟子事實
    河北省女子監獄對大法弟子的迫害
    河北省監獄、勞教所的卑鄙手段
    河北農婦堅持煉功再次被判四年
    位於石家莊鹿泉的兩個黑窩
    位於河北省石家莊鹿泉的兩個黑窩電話
    河北省女子監獄奧運後加重迫害大法學員
    河北省女子監獄醫院值屬監區惡人行兇
    於靜霞被非法判刑十年 獄中遭毒打
    河北女子監獄干警名單
    邪惡的石家莊河北省女子監獄
    河北省女子監獄的兇殘洗腦
    河北省女子監獄二監區對楊玉梅等的迫害
    河北省女子監獄罪行罄竹難書
    於靜霞被河北女子監獄迫害心律衰竭
    河北女監仍在殘害大法弟子 於靜霞生命垂危
    石家莊大法弟子楊曉傑被河北省第四監獄虐殺(圖)
    河北大法弟子陸鳳玲獄中絕食申述反迫害

    聯繫:
    【河北省女子監獄】
    通信信箱:河北省石家莊市鹿泉區石銅路55信箱(每個監區按其監區號排列分箱,如:女子監獄三監區信箱,河北省石家莊市鹿泉區石銅路55信箱3分箱),郵編:050222。
    地址:河北省石家莊市鹿泉區石銅路永壁村南500米處。從石家莊火車站乘44路換乘117路,或從紀念碑乘117路汽車到永壁村下車。
    辦公室 電話:0311-83939625
    監獄長:張毅 手機:13832116656、0311--83939601(辦)
    副監獄長:於福歧
    獄政科 電話:0311-83939712,
    監獄監察 電話:0311-83939635
    監獄諮詢 電話:0311-83939708。
    獄政科科長:付玉惠(女)13731123369;
    教育科科長:葛曙光(女)原滿城監獄女子中隊教導員,0311-83939595、0311-83939727、0311-83939726、13722997678。
    教育科 電話:0311-8393726;教育科長張會民,教育科:葛曙光(女)(原滿城監獄女子中隊教導員,非常偽善、邪惡)
    惡警:杜麗靜(原滿城監獄惡警)、許燕(音)、許蘭、鄭偉輝、李紅珍、張維霞、高小雲、王艷諾。

    石家莊女子監獄辦公室電話:0311-83939625
    獄政科電話:0311-83939712,
    監獄監察電話:0311-83939635
    監獄諮詢電話:0311-83939708。
    教育科電話:0311-8393726;教育科長張會民,葛曙光
    正獄長:鄭曉英
    副監獄長:楊玉芬(分管教育,包括迫害法輪功學員)、於福歧、劉義臣、馬文章、李彥芳、鄭偉森、胡熙群。
    生活科:商慧、王莉。
    監獄監察電話:0311-83939635;監獄諮詢電話:0311-83939708.郵編:050222

    更新日期: 2019年8月21日 16:56:00

    關於我們     聯繫我們
    ©2004-2021 明慧資料館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