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網站地圖 | 簡體版 || 明慧網 | 英文明慧 | 圖片網 | 多語種明慧 || 訂閱
   
實事報導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學過法輪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詳情需要繼續確認案例
  • 失蹤名單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惡人榜
  • 嚴正聲明
  • 海外迫害惡行
  • 惡人惡報
  • 澄清事實
  • 綜合報導
  • 時事評論
  • 活動報導
  • 各界褒獎
  • 社會支持
  • 媒體報導
  • 溫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惡人單位類別索引
  • 按迫害事實索引







  • 首頁 > 實事報導 > 惡人榜 > 惡人單位列表

    北京市監獄管理局清河分局前進監獄

    簡介:
    北京市監獄管理局清河分局前進監獄
    ,公檢法,市級。北京市監獄管理局清河分局前進監獄非法關押北京地區男大法弟子。
    迫害大法弟子的惡警:
    監獄長:李某,
    副監獄長:程輝建,教育科:趙衛平。
    一隊迫害大法弟子的惡警有:指導員:劉名山,副指導員:施某
    中隊長:張勁淞,張雲峰,熊某。
    副中隊長:侯建威。隊長:何某,任某,刁某,常某,王某。
    被非法關押在一隊的大法弟子有幾十名,有:郭為民,晉源濤,張振忠,劉福江,劉樹森,王為宇等。被非法關押一隊的大法弟子被強迫糊蛋糕盒,牌子為市場上正銷售的“康師傅”妙芙蛋糕。
    另外參與迫害大法弟子的還有各區縣街道辦事處,居委會,司法所。
    惠請知情者提供補充更詳細材料。

    北京市監獄管理局清河監管分局前進監獄九分監區、十二分監區、一分監區至今還非法關押著被非法判刑的一百多名北京地區的大法弟子。
    這裡的外觀樹立所謂的花園式“文明監獄”,經常有全國各地的人來參觀,來參觀的人只看到表面的“文明”。每次為了迎接外來參觀和檢查,惡警們告訴在押人員要說假話,並把堅定的大法弟子給封閉起來,更可惡的是他們怕露出馬腳,把原來在3號樓住的九分區、十二分區大法弟子,轉移到四號樓住,把原來在4號樓住的十三分監區(在食堂勞動的刑事犯人)和十六分監區用作接收新入監的刑事犯安排到前面的3號樓,以便矇騙參觀和檢查,同時改善食堂伙食,來應付參觀和檢查。
    他們怎麼會看到這裡的邪惡對大法弟子的殘酷迫害,使用卑鄙無恥下流的手段對大法弟子施加淫威,更不知道這裡就是最黑暗的人間地獄,只有在這裡被迫害過的大法弟子才知道最恐怖的內幕。這裡對大法弟子的迫害仍在繼續,那些看著大法弟子的重刑犯,及一些個“猶大”利用惡警做後盾,更是為所慾為,就連最起碼的上廁所大小便都很不容易。
    北京籍的大法學員(男性)被非法判刑後,全部都被關押在前進監獄,非法刑期至少三年。至今為止,前進監獄關押過或正在關押的大法學員有一百多名。根據整理,其中有:李華、李昌、紀烈武、王治文、張翼鑫、王璞、何立志、黃健、俞平、姜振華、史振東、時紹平、吳超、紹明學、張彥賓、王宏偉、王宏斌、徐化全、郭威、徐承早、申文傑、賈風友、梁明華、李軍、吳鳳春、姜濤、譚守禮、朱柯明、楊傑、李津鵬、李寶樹、林樹森、韓學、武君、陳振彪、高建銘、柴貴金、秦尉、孟軍、王為宇、鄧懷影、柴貴銀、張建、馬昌峰、楊少成、郝福寧、魏世軍、李勇、王蘊普、何維志、張勇、張海峰、吳引倡、王有富、吳引倡、梁明華、戎偉、徐化全、龐友、李小偉、王巖琳、陳蘇平、趙福貴、張振遠、王樹祥、王建福、堯偉、華苑、馬建國。
    位於天津漢沽的北京市清河監管分局前進監獄,常常被邪黨作為對外宣傳以矇蔽國際社會、欺騙民眾的窗口工具,常常組織一些參觀活動,給外界造成“一切良好”的印象,藉以掩蓋它們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實質。我們要說的是,環境的改善和硬件設施的改造與人權的好壞並無必然的關係。對於法輪功學員來講,這裡是迫害延續的地方,是邪黨持續行惡的地方。事實上,邪黨人員們對法輪功學員的監控與迫害從來就沒有放鬆過,只不過它們採用了更加隱秘的方式而已。
    前進監獄對大法學員的迫害是有一套系統的手段的。大法學員一被押到監獄門口,就有一台攝像機跟隨拍攝了,一直拍到監區大廳。幾個警察跟著,還有兩個“包夾”犯人一起跟著,在外面時還比較隨意,可是一進樓道門,氣氛馬上就變,兩個犯人立即上來把大法學員的胳膊架住,把頭一按,就像搞批鬥一樣。押到大廳後,還要對物品進行檢查,甚至大法學員的衣服都要全部脫光,一絲不掛的被拍攝。這是對人的尊嚴和人格的極大侮辱。接著下一步就押到“小屋”去了。還是架著胳膊,按著頭,不准左右看。通道裡有犯人巡守,裡面的人也不准出來。由此就開始“小屋”中的迫害了。
    前進監獄對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實施的是嚴密的監控,它們所統一採用的監控方式是:除了普遍的每個監室內都有監視探頭由獄警監視外,還對每個法輪功學員派定一個犯人進行監視,這些犯人稱為“包夾”。所以,法輪功學員的一言一行都是在它們的監視之下的,並且強迫法輪功學員凡是與法輪功有關的內容一律不准交談。出入監室這些“包夾”都要跟著,沒有“包夾”跟著就不准走。就算是打飯、洗漱、上廁所也要跟著,晚上睡覺的時候還有專門值班的犯人守著,學員晚上上廁所,那就由值班的犯人跟著。平時在長桌兩邊坐著時,法輪功學員也是被“包夾”間隔開的。
    關於“包夾”的問題,學員們曾多次與監區警頭進行交涉,警頭卻謊說那是“保護”。後來乾脆做出了一個規定:以後誰也不准叫“包夾”,一律叫“互監”。換湯不換藥。
    另外,法輪功學員接見親屬也是在嚴密的監視之下。接見室分A、B、C三個區,A、B區都是面對面敞開式的接見(其它監區犯人接見處),而C區卻是用鋼化隔音玻璃一格一格的隔離開的,法輪功學員只能在這裡接見親屬,接見時是通過話筒進行交談的。裡面還有監控室,對法輪功學員接見的全過程進行監視、監聽,並對談話內容進行錄音。
    以上是邪惡對法輪功學員日常生活的監控,一種特殊的迫害。如果說嚴密監控是在給法輪功學員的精神上枷鎖,那麼,以下邪惡的所作所為卻是實實在在對法輪功學員肉體和精神兩方面的嚴酷折磨。當然,這些事情參觀團是看不到的,因為見不得人的事它們都是藏起來在背地堣z的。它們怎麼幹的呢?每個監區裡都有一些小房間,通常叫做“小屋”,這就是它們行惡的地方。用的甚麼辦法呢?那就是長時間罰坐。
    由於大法弟子持續講真相,國際輿論及各方面對邪惡的壓力很大,而邪惡又想把這個地方當作掩蓋其罪行的宣傳窗口,所以就改變以前的做法,採用了這種隱蔽的、變相的折磨人的方式。其具體做法是:一個小凳兒,20公分大小,20公分高,坐的時候要坐直了,兩腿要並上,膝蓋不准分開,兩腳要併攏,腳後跟要收回來貼在小凳邊上,兩手還要五指併攏放在膝蓋上,指尖不准超過膝蓋,目視前方,不准閉眼,不准打盹。中間坐著的是法輪功學員,兩邊一邊派一個犯人看守,必要時前面還要再派一個犯人看守。
    總之就是要保持那樣的姿勢,一直坐下去,一天十幾個小時甚至二十幾個小時的坐在那堙C如果不合“規矩”了,旁邊的犯人就要“發揮作用”了。 人那樣坐著,看上去平常,可是時間一長就該知道那是甚麼滋味了。是緊是松,標準是由邪惡人員把握著的,那是要看所謂“態度”的,不配合那就一直坐下去,一天、兩天、十幾天、幾個月…… 晚上要想睡覺,它們也得“感覺感覺”,如果覺的“態度”還湊合,那就睡的早點,如果覺的“態度”不行,那可就不一定了,三四個小時是睡,一兩個小時也算是睡,總之還不能讓人們說它們是“不讓法輪功睡覺”。
    邪惡人員就用這種辦法來折磨法輪功學員的肉體,消磨法輪功學員的意志。經常會有法輪功學員被關進“小屋”去經受那樣的折磨,其中吳引倡就反覆多次的被關進去過,一關就是一兩個月,甚至更長。 初被押到前進監獄的法輪功學員都會被直接關到“小屋”裡進行隔離。監區的信道裡有值班的犯人巡守,所以“小屋”裡具體情況怎麼樣,正在做甚麼,外面的人是很難瞭解的。邪惡人員把這作為一種制度在實施,還恬不知恥把這叫做“入監教育”,翻開《監獄法》看看,有那一條規定了用這種方式“教育”人了?它們就是在肆意妄為,迫害法輪功學員。它們如果發現哪個法輪功學員有所謂的“問題”,或者有“包夾”的打小報告,那麼那個學員就很可能被再次關進“小屋”經受折磨,這樣的事是時有發生的。
    2006年1月,有幾位法輪功學員因傳遞經文被發現,或說了“敏感”的話被“包夾”舉報,結果被關進了“小屋”。因為法輪功學員被關“小屋”的事時有發生,學員也多次與警頭交涉過,未果。這次事態比較嚴重,於是許多學員紛紛站出來說話,找警頭進行交涉。後來,警頭看到找的人越來越多,於是便決定選幾位法輪功學員作為代表進行“座談”。持續談了幾天以後,邪惡人員終於惱羞成怒,撕下了以往偽善的面具,開始對法輪功學員實施嚴厲的打擊措施。 2006年3月9日,邪惡之徒以北京前進監獄為後盾,在十二監區大廳佈置了全副武裝的警察,每個監室門口都有警察封鎖,開始大舉抓人,製造的恐怖氣氛與99年7.20邪惡鎮壓法輪功時是如出一轍,像是天要塌一樣。就這樣抓走了7位學員。這7位學員是:關智生、王為宇、王益、張健、黃劍、秦尉、武軍。邪惡宣佈的罪名是所謂“擾亂監管秩序罪”。
    9日、10日這兩天,京津地區黃沙漫天,出現了多年罕見的大沙暴。 邪黨人員抓人的同時,對整個監區也實行了嚴管,對法輪功學員加強了控制,有獄警還威脅說,“誰要是私底下互相打聽、互相議論,嚴厲打擊!”。後來證實,7位學員是被關到了8監區,“隔離審查”。11日,邪惡開始對全監區的法輪功學員進行全面的排查,說是找是否有組織或者是否還有其它與此事有關的學員,結果馬昂、馬晉、唐基長(手臂、腿有殘疾)等幾位學員又被關進了“小屋”,並給他們戴上了手銬和腳鐐,於是馬昂、馬晉、唐基長開始絕食抗議。這一天,窗外大雪紛飛……
    目前,前進監獄專門用來非法關押法輪功學員的監區有三個:一監區、九監區和十二監區。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人數大概有150人左右。剛才所講的是發生在十二監區的事,其它兩個監區的情況也大同小異。事實上在此次迫害事件發生之前,一監區就有一位姓劉的學員被鐐銬加身的押往了“集訓大隊”(一個極其邪惡的地方,每天就是那108個動作,每個動作都要聽口令,沒有口令不准動,吃、喝、拉、撒、睡,一切如此。出門、進門、走路轉彎,都要立定跺腳,直角轉彎再跺腳,每次跺腳都要聲嘶力竭的喊“報告!到!!是!!!”),被集訓六個月。此次十二監區迫害事件發生後,監區警頭曾對本監區的法輪功學員威脅說,“我要看看誰會成為十二分監區被送去集訓的第一人”。
    十二監區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中起主要作用的獄警有四人:指導員陳俊(警頭)、指導員孟凡國、中隊長陳紅賓、中隊長張洪海。 面對國際社會的強烈譴責,邪惡一方面極力掩蓋它們的罪行,一方面投入巨資對一些監獄進行了改頭換面的改造,以逃避國際社會對其監獄人權狀況的指責,而背地堳o從未放鬆對法輪功學員的監控與迫害。好像是2004年的時候,聯合國人權委員會來人調查,對李昌等法輪功學員進行了問詢。事後,警頭說,“國家領導人對這次談話非常滿意”。可想而知,在這樣嚴密的監控和安排之下,還能談出甚麼結果來?


    該單位惡人:
    程輝建張雲峰曹利華孟凡國陳紅賓張洪海趙衛平劉名山張勁淞侯建威

    受害人:
    武軍秦尉王益張振忠晉源濤郭為民(郭衛民)何立志黃健(劍)紀烈武李昌王為宇徐承早(承藻)朱柯明李寶樹唐基長李小柏王治文時紹平史振東江濤(姜濤)李佛元關智生吳引倡徐華全(化泉)(徐化全)馬昂張健王文宇劉福江劉樹森

    迫害事實相關報導:
    北京密雲縣河南寨鎮惡人惡行
    北京-活摘罪惡知多少
    曝光北京市監獄管理局清河分局前進監獄
    對《北京前進監獄是怎樣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的補充
    北京前進監獄是怎樣迫害法輪功學員的
    對《北京市前進監獄迫害大法學員的事實》的補充
    北京市前進監獄仍非法關押一百多名大法弟子

    聯繫:
    北京市監獄管理局清河分局前進監獄
    地址:京山線茶澱站106信箱一隊/九隊/十二隊。郵編:300481

    更新日期: 2014年11月2日 22:50:00

    關於我們     聯繫我們
    ©2004-2015 明慧資料館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