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網站地圖 | 簡體版 || 明慧網 | 英文明慧 | 圖片網 | 多語種明慧 || 訂閱
   
實事報導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學過法輪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詳情需要繼續確認案例
  • 失蹤名單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惡人榜
  • 嚴正聲明
  • 海外迫害惡行
  • 惡人惡報
  • 澄清事實
  • 綜合報導
  • 時事評論
  • 活動報導
  • 各界褒獎
  • 社會支持
  • 媒體報導
  • 溫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惡人單位類別索引
  • 按迫害事實索引







  • 首頁 > 實事報導 > 惡人榜 > 惡人單位列表

    團河勞教所


    團河勞教所平面圖


    北京城南的兩個集中營中心


    北京北京大興區集中營中心之二


    北京當地交通圖


    團河勞教所


    團河勞教所監區

    簡介:
    團河勞教所
    ,公檢法。北京團河勞教所(北京大興縣的男勞教所)是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黑窩之一,其花園式的外表掩蓋不了一樁樁暴行所書寫的罪惡。作為全國迫害法輪功的急先鋒,北京團河勞教所對法輪功學員的洗腦迫害確實是非常系統的。不論是從軟到硬,或是軟硬兼施,這些系統性迫害的根本目的就是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自己的信仰和良知。

    北京市團河勞教所惡警唆使四個犯人“包夾”一個大法弟子,晝夜輪番看管、殘害折磨大法弟子,任意打罵、罰勞動、不讓睡覺。警匪合謀作偽證誣告、羅織罪名,用電棍施以私刑。大法弟子不寫悔過書被惡警唆使“包夾”打罵折磨:強迫超體力勞動,整夜不讓睡覺,白天還得勞動。坐在小凳上時不許靠牆、床,夜裡坐著睡著一合眼,就被“包夾”吼醒。逼大法弟子用自己的洗衣粉徒手刷洗痰盂,羞辱及精神轟炸,警察不分白天和深夜,叫學員“談話”;文革式的揭批及“轉化”大會,逼學員違心寫“悔過”,寫“揭批”,上台“宣講”。警察叫罵、電擊逼迫,大法學員絕食抗議被警察們把他雙臂成“一”字捆住,暴打、電擊、野蠻灌食。

    團河勞教所確實是“花園式單位”。草坪,灌木柵欄,樹林,籃球場周邊漂亮的燈飾,噴泉,養著梅花鹿、兔子、孔雀、雞、鳥等動物的小型動物園,運動場的沙地,點綴全所的各種花……所有這些都給人留下非常美好的想像空間。再加上高大的主席台(舞台),新建的主體大樓,多功能大廳,錯落有緻的平房、廠房,讓海內外的媒體記者、參觀者讚歎不已。

    如果說北京團河勞教所優雅的環境令人讚歎的話,他的體育設施就得令人稱絕:大操場(被分成七、八個籃球場),小操場,網球場(用鐵絲網圍起來,也可用作排球場),單雙槓,沙池,室外體育健身器材,多功能大廳裡的室內體育健身器材、乒乓球台等,“絕壁”(攀崖運動用的水泥假山,三層樓高),可當作小型足球場的多塊草坪……但是這些體育設施不是給法輪功學員強身健體用的;恰恰相反,勞教所惡警利用這些場地殘酷的體罰無辜的法輪功學員。團河勞教所用筷子分別插入學員的2個鼻孔,然後,從後背突然猛推,使學員直接撞在牆上。此手段非常殘忍。

    在2001年4月份以前,這種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是赤裸裸的,如警察在班裡、筒道裡對手無寸鐵的法輪功學員施以種種酷刑。而2001年4月以後,這種赤裸裸的迫害便改為更為隱蔽的方式,更能掩人耳目。對於剛到勞教所的法輪功學員,警察們以偽善相待,用除暴力外的各種方式企圖給法輪功學員洗腦。如所謂的“幫教”,所謂的“耐心教育”,實質是一種精神摧殘,如:逼迫法輪功學員看誣蔑法輪功的錄像、灌輸各種邪惡謊言、施以各種人身攻擊和恐嚇、不讓充份休息以消磨人的意志等等。

    剛到勞教所的法輪功學員一般要到晚上11、12點才能睡覺。如果法輪功學員不放棄自己的信仰,過一段時間就被迫直到下半夜 2、3點鐘才能睡覺。如果這樣還達不到勞教所“轉化”法輪功學員的目的,惡警就原形畢露了,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就會使用軟硬兼施的手段。但這種殘暴的行為通常是在背地媔i行,如將法輪功學員隔離迫害,或將法輪功學員轉入攻堅隊或集訓隊進行殘酷折磨,需要指出的是,攻堅隊和集訓隊對外是完全封閉的。

    以下為這種系統性迫害的具體過程:
    1.深入瞭解,制定“轉化方案”
    2.偽善欺騙,並用多種方式進行殘酷迫害進行“轉化”
    3.非法延期
    4.粉飾迫害,欺騙外界
    5.將法輪功學員轉入外省繼續迫害

    從99年7.20江氏集團迫害大法以來,到2003年年底,北京團河勞教所非法關押了上千名法輪功學員,惡警們利用幫教與包夾作為其施行迫害的工具,無人性的折磨法輪功學員。幫教就是專門協助惡警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人,是已被逼迫轉化的人。這些幫教利用誣陷大法的謠言、謊言,欺騙法輪功學員,麻痺學員的意識,從精神上毀掉學員修煉的意志;包夾是惡警們專門從普教刑事罪犯中挑選出來的犯人,這些犯人在惡警們操縱下公開行兇打人、無人性的迫害法輪功學員,配合”幫教“從肉體上摧垮人的意志。

    團河勞教所不僅利用包夾與幫教監視法輪功學員的一言一行,還設有監控器24小時進行監視,法輪功學員被剝奪個人隱私權,吃飯、睡覺、上廁所等一切活動都在惡警們的監視之下。

    團河勞教所雖然在表面上看不到一種刑具,可背地堻o些包夾除對學員們拳打腳踢外,還把所有打掃衛生的工具、所有能用來傷害人肉體的物體(如水、冰雪、尿池、鐵床、小椅子、鞋等等)都當成了刑具。如用拖把打;用通廁所器搗臉和嘴;用掃把的硬塑料刷子扎臉;用蒼蠅拍(鐵絲做的)抽臉,還往嘴裡捅;用鞋底打;往身上潑水;從衣領灌水;冰天雪地把學員拖到外面扒光衣服往身上擦雪、澆水;強迫學員躺在廁所裡放滿水的尿池裡浸泡;把學員塞在床底下,不讓上廁所,尿憋的溢出來之後就往床下潑水,罰學員整天躺在床底下泡在尿水裡;把學員捆綁在小椅子上,不讓睡覺,不讓上廁所,大便都拉在褲子裡。

    北京團河勞教所西樓設有一個一大隊,原來叫“攻堅班”,後改叫“攻堅隊”,是一個專門迫害不放棄信仰的法輪功學員的地方。“非典”期間,惡人由於懼怕,將其解散了,可“非典”過後,臭名昭著的“攻堅班”又成立了,開始了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

    為掩蓋迫害真相,集訓隊惡警對法輪功學員進行嚴密的隔離,每人關入一間屋,不准與他人接觸,連上廁所都要由值班的普教看著單獨去。每間屋門只開一個長方形的小口,在小口上貼上單向透光的膜,從外面能看到裡面但從裡面看不到外面,惡警經常通過這個小口窺視屋裡的情況,看擔任包夾的人是否在折磨法輪功學員,如果沒有,包夾人員立即被叫出去罵一頓或被威脅恐嚇。

    “集訓隊”就如法西斯的“納粹集中營”。這個隊有一道鐵門,外面的人是無法進入的,即使是勞教所的警察未經允許也不能進入。這裡對外面參觀人員也是不開放的。

    對於不放棄信仰與良知的法輪功學員,勞教所通常在其勞教期已滿的情況下用各種藉口延期迫害。

    2001年6月份,隨著北京團河勞教所裡酷刑虐待法輪功學員、嚴重侵犯人權的事實不斷在國際社會被曝光,江氏集團為了掩蓋其犯罪行徑,主動將北京團河勞教所向國際媒體開放,慾藉此表明自己的“清白”,矇騙外界。在精心安排下的“6.12採訪”中,假相和謊言欺騙了大量港、澳及海外媒體記者和無數國內外民眾。

    首先,眾多港澳及海外媒體採訪團河的日期--2001年6月12日是事先就已定好的。當時團河勞教所為了在全世界面前表示他的“公正”,不僅安排了已被洗腦轉化的人接受記者採訪--當然,該說甚麼話、不該說甚麼話,警察早已事先安排好了;同時也安排了仍在堅修大法的法輪功學員接受採訪。平時遇有記者採訪,警察們事先早已把堅定的法輪功學員都隱藏起來,以免惡警的罪行暴露出去。而這次,團河勞教所之所以敢安排堅定的法輪功學員接受海外媒體採訪,是因為被安排接受採訪的兩名法輪功學員(一名叫楊海東,一名叫方斌)是在採訪的前一天才被警察從北京團河勞動教養人員調遣處送到團河勞教所,這兩名學員,對於發生在團河勞教所裡面的對法輪功學員的種種非法迫害的內幕根本一無所知。

    6月12日那天一早,勞教所就把他們認為“不合格”的法輪功學員統一帶到一個外人見不到的地方關起來。而剩下的人都事先被惡警“培訓”了一遍,並且,為了應對記者要隨機採訪一些勞教人員的特殊情況,勞教所還特意起草了一個小冊子,強迫勞教人員硬背。小冊子上面都是教人如何用謊言應付記者的問答條目。諸如:“如果記者問你們這裡有打人現象嗎?你就答:絕對沒有。”“如果記者問你們這裡伙食怎麼樣啊?你要答:很好,頓頓都有肉。”……

    事實上,6.12採訪日當天,勞教所的伙食突然出現巨大的改善,平日裹著泥的爛菜湯和小硬饅頭忽然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過年、過節都難得一見的炸魚和炒菜,顯然這也都是做給記者看的,體現這裡的“優厚待遇”。

    上午9點多鐘,時任三大隊副大隊長的姜海泉(此人是個地地道道的流氓打手,他曾親手電、打、罵過多名法輪功學員,趙明、魏如潭、楊樹強、張久海等許多人都曾遭受過他的毒手,此人在2001年底因迫害法輪功學員“有功”被升為勞教所教育科副科長)和另一名警察來到五大隊,把方斌和楊海東帶到了住在東邊宿舍樓的三大隊辦公室與他倆交談,但楊、方二人一直不知道把他們帶過來有甚麼事。一直到11點左右,突然進來十多家港、澳及海外媒體記者,包括大公報、明報、南華早報、澳門日報、中華時報(台灣)、泰晤士報和德國、法國的媒體記者以及新華社和多家國內媒體記者對他們進行了採訪。他們二人被分開在不同的房間裡,在數名警察的監視下,他們接受了採訪。

    在採訪過程中,記者特地問站在一旁的姜海泉:你們勞教所平時是如何做法輪功學員的“轉化”工作的?姜居然厚顏無恥地答道:“就像今天我們這樣彼此在平等的條件下,心平氣和地交流各自的思想,轉與不轉都是他們自己的選擇。”在採訪持續了二十多分鐘後,時任勞教所副所長的莊許洪便趕緊宣佈已到吃午飯的時間,就這樣這次採訪在勞教所的惺惺作態的導演下中匆匆結束。他們深怕時間長了會被記者探出馬腳來。

    為了掩蓋勞教所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事實,每當有外界來訪時,勞教所就把不放棄自己信仰的法輪功學員集中起來秘密關押,有時只讓被迫妥協的人或普通犯人接受採訪,不讓外界知道所內的真實情況。與此同時,還極力地向外界展示勞教所的優越生活條件,例如,每到這種時候都會改善伙食。

    2004年1月9日,聯合國國際勞工組織來到北京團河勞教所參觀調查,勞教所如臨大敵,劫持法輪功學員的大隊全部被關在班內坐板,不出工和不准戶外活動。三大隊安排了被暴力洗腦兩名學員接受採訪,事前對兩人進行了反覆的排練與“後果自負”的所謂“叮囑”。後來,由於惡警害怕法輪功學員們揭露迫害,臨時取消了國際人士與法輪功學員見面的機會。當天一直等到下午三點都沒有開午飯,學員們被強迫集體“坐板”,不許說話,更不許走動及向窗外看。一場被精心排演的“開放隨機參觀”就在對法輪功學員的集體體罰、集體挨餓中可恥的收場了。

    2009年初,將約五十名法輪功學員轉到內蒙古興安盟扎賚特旗圖牧吉勞教所繼續迫害。

    團河勞教所是北京非法關押男法輪功學員的地方,和調遣處在同一條路上的正西,路南的大花園是辦公區,路北是監區。這裡曾經使用了德國納粹集中營的欺騙方法,把監區前院的綠地佈置成動物園,直到禽流感全球爆發,這些鳥才被挪走。但是這些牢房裡的殘酷不會因為院子裡有鳥兒而減輕,北京懷柔的法輪功學員彭俊光被打死在這裡。

    北京團河勞教所掩蓋其罪行的主要方法有:
    1、對每一個堅定的大法學員單獨用刑,有時是只有警察在,有時是幾個猶大。因為這些人是不會揭露他們自己的邪惡的。

    2、對大法弟子用刑的地方也改到了“集訓隊”、“西樓”。這兩個地方是絕對不讓參觀的。

    A、“集訓隊”就如法西斯的“納粹集中營”。這個隊有一道鐵門。即使是勞教所的警察未經允許也不能進入。不對外面參觀人員開放。採用鐵籠子關押人,有的籠子高度很小,只能躺著,坐起來都不行,很多人都是整天躺在裡面。每天24小時都有勞教人員值班。相互間都不允許說話,沒有任何的自由。團河勞教所所有隊都是固定時間上廁所,如果拉肚子,或尿頻,能否去上廁所就只有看隊長的臉色了。集訓隊吃的是“窩窩頭”,沒有饅頭,米飯吃。

    B、“西樓”:大部份的所謂的“幫教”都是在這裡進行。每當有外界來參觀的人,警察就把那些他們認為是“危險份子”的堅定的大法弟子關到這棟樓,以免邪惡被揭露。這棟樓也不對外開放。所謂的“攻堅班”也設在這裡。在這裡沒有床,只有一塊木板,也沒有暖氣,只有一床薄薄的棉被。惡警們就是用這種“文明”的不見血、不見傷、不容易抓著證據的方式迫害大法弟子。

    3、把堅定的大法弟子隔離。他們不敢讓這些被“特殊對待”的堅定的大法弟子和其它法輪功學員在一起,他們怕大家知道他們是怎麼對待這些堅定的大法弟子的。他們將這些學員分散在各個普教隊。

    4、讓猶大和冒充大法弟子的“託兒”24小時監視大家,只要一有不符合他們的要求的言論馬上就會被秘密報告到警察那,甚至會被當場阻止。

    5、利用監控器24小時監視大家。吃飯、睡覺、上廁所等一切活動都在他們的監視之下。沒有任何個人隱私權。打著為了“安全”著想的幌子,實質是為了監視大家,不讓大家自由說話,不讓大家接觸那些堅定的大法弟子,以免大家知道惡警的兇殘。

    6、給堅定的大法弟子造謠。

    7、用超強的勞動量來殘酷迫害。如逼迫大法學員在烈日下、雨中種草、澆草,沒有鞋就打赤腳。讓大法學員扛水泥袋、挖溝、修路等。每天都是十幾個小時,學員都累倒了。

    在99年中共迫害法輪功之前,團河勞教所只有幾排平房,路也是泥土路,到處雜草叢生。現在這個“花園式單位”的稱號,正是中共迫害法輪功投入大量資金的見證(中共每年拿國民經濟收入的四分之一來做迫害法輪功的經費)。然而,這個稱號又是中共指使勞教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血淚見證。法輪功學員被奴役去種植草坪、樹木,搬運水泥、磚石修路、蓋房,挖溝等等。

    為達到讓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的目的,團河勞教所採取的多種慘無人道的肉體和精神摧殘,肉體折磨方式主要有高壓電棍電擊、長時間剝奪睡眠、強迫曝曬、冷凍、軍蹲、灌食、毒打、強迫體罰、跑步、捆綁在硬床板上等,精神摧殘包括強迫寫放棄修煉的“保證”,長期強制灌輸詆譭法輪功的宣傳,及人格侮辱,24小時非法監視,逼迫離婚,利用背叛信仰的人迫害法輪功學員,株連家屬等。

    北京團河勞教所是國家塑造的典型標竿單位,是向國外來賓展示中國改革開放二十年來,司法行政事業輝煌進步了的“榜樣”。這是國家投重資扶持的勞教所。但是國際傳媒很難瞭解到它的真實情況,國外來賓參觀和來訪者都得國家行政機構層層批示,層層準備,經過偽裝、掩飾,能看到的只是導演好了的假相。

    北京團河勞教所集訓隊是一個全封閉式的獨院,裡面陰森恐怖,專門酷刑迫害堅定信念的法輪功修煉者。這裡面用鐵籠子關押人。每天24小時都有十幾名勞教人員值班。裡面的人就像動物一樣被關在籠子裡。相互間都不允許說話,沒有任何的自由。

    2000年初北京的勞教所開始出現所謂的“轉化”時,當時團河勞教所的所謂的轉化率一直很低。後來團河派人到新安女子勞教所學習犯罪經驗,新安也來人介紹“經驗”,組織那些被所謂轉化的人表演文藝節目,所採用的背景音樂就是這個“同一首歌”,剛開始還沒有歌詞,後來才唱起來的。與此相呼應,中央電視台“同一首歌”欄目於2000年開播。

    在勞教所,所有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都被強迫要學唱“同一首歌”;當一名法輪功學員被洗腦後的第一件事不是寫“三書”,而是唱“同一首歌”。當勞教所新綁架來的大法學員入所時,就開始了新一輪洗腦。他們對法輪功學員洗腦通常是將新綁架入所的大法學員隔離,然後幾個猶大圍住一個,干警在一旁“督陣”,輪番攻擊。一旦洗腦之後,被洗腦的人與猶大和干警就會齊唱所謂的“同一首歌”。就連勞教所非法關押的普通勞教人員都明白,一聽到“同一首歌”,就知道有人被洗腦向邪惡妥協了。“同一首歌”是邪惡的,中央電視台這個節目的本身就充斥著魔性。它一方面向世人粉飾著太平,一方面充當著邪惡迫害大法、精神上摧殘大法弟子的工具。

    2001年4月,外國記者來團河勞教所參觀,全所上下開始統一行騙:每班都必須反覆收看團河內部製作的錄像:答外國記者60問,強令學員統一口徑,欺騙媒體。每名未轉化學員均被威脅不准“胡說”,否則“後果自負”。警察倪振雄開會揚言:若有記者問話,不能說在看守所挨過打,更不准說有調遣處這個地方。

    當天,記者到了東樓一層的三隊,而三隊早已將不轉化人員和不理想人員幾十人轉至集訓隊北邊的平房,因此採訪人員看到的只能是事先安排的演戲了。每當有外界參觀採訪時,勞教人員的伙食就變好一天,而且當天取消例行的對法輪功修煉者的公開體罰,代之以打球。
    在2001年年底到2002年上半年北京市團河勞教所為了給自己撈錢,盜版印刷《哈里波特與魔法石》系列書。強迫大法弟子把印刷出來的每張紙按規格大小和頁碼次序迭好、排列好,再統一裁好裝訂完拉走,俗稱“迭頁子”。為了趕在春節假期前能把更多的書整好,賣給學生們放寒假看,警察們讓勞教人員玩命趕活,有時得熬夜干。

    每有上級檢查或外界參觀,警察們馬上命令停活、將書籍紙張隱蔽到警察辦公室或其它不用檢查、參觀的地方藏起來。春節時期每個普通干警因此發了1000元獎金,當官的2000、4000不等;實際幹活的被勞教人員沒有一個領到合法的工資或報酬。

    2002年3月中旬,勞教所為了達到維持所謂的“轉化指標”的目的,在一個學員快到期前仍堅持自己的信仰、拒絕轉化的情況下,數名惡警將學員強行關押到團河 “攻堅樓”的一個單獨的房間裡,關緊門窗(門窗上糊有幾層報紙,外面看不見),把學員扒光衣服、全身捆綁在床上或地上,嘴裡塞上破布再勒一道繩子(防止喊叫或咬舌自盡),有時還要蒙上眼(防止看到行兇的惡警是誰),然後用數根十幾萬伏的電棍同時電擊學員全身的敏感、脆弱部位,電用完後續滿再電,一連數小時、數天,直到該學員頭腦慾裂、無法承受這種持續劇烈的痛苦、被迫所謂“轉化”為止。

    每轉化一名法輪功學員,則獎勵警察$1000元;如有已轉化的法輪功學員不承認被強迫轉化的事實,聲明轉化材料作廢,則扣責任干警$1500元。為了金錢,惡警們死心塌地給江澤民賣命、迫害法輪功學員。

    “攻堅樓”就是團河勞教所的西樓。2001年10月,團河新建了勞教人員住宿樓,原五大隊所在的西樓成了除集訓隊外專門迫害堅定修煉大法弟子的最主要的陣地。 這個樓從不允許外人進入和採訪。屋子的門玻璃都用報紙糊住,屋外的人看不到裡頭,窗戶緊閉;屋裡空蕩蕩的,沒有床,只有一塊木板擱在地上,牆上貼著極盡能事辱罵和污蔑法輪功及其創始人的標語與大字報;即使是寒冷的冬日也很少有暖氣,只有一床薄薄的棉被。每個屋子裡安排一名未轉化的堅定修煉的大法弟子,由4、5個一心一意聽從干警指揮的勞教人員天天圍著看著。故意的打、罵、侮辱、欺凌,看大法弟子忍不忍。只要稍微流露出一絲一毫的對他們這種地痞、無賴、流氓加土匪式的混帳邏輯和卑鄙無恥的行徑的不滿表情,那麼惡人馬上就會大放厥詞甚而暴打出手,還美其名曰:那是幫堅修者“忍”,幫助提高。

    比如中午從不讓睡覺,一直搞到凌晨2、3點才讓坐那打個盹,有時24小時都不允許合眼,名曰“熬鷹”,稍一合眼即遭看守者各種招式的狠打;一天從早到晚除吃飯、解手外,雙手平放在膝蓋上服服貼貼坐在那不許動一點,稍微有點動,立刻就罵 “不服從管教”,口罵手打腳踹;故意不給吃飽飯,一天只能一次大小便;故意念誣蔑文章辱罵大法師父和大法,稍不同意即被誣蔑為“破壞改造秩序”,千方百計尋茬迫害。唆使向惡警們妥協的人侮辱挑逗大法弟子。

    在北京團河勞教所,惡警遭惡報。
    2002年底,團河勞教所七大隊不法警察在所內長期販毒一事敗露。雖然北京司法系統從上到下都對此事包庇、隱瞞,中央電視台、北京電視台及其它媒體都對此事裝聾作啞,但是如副所長李愛民等還是被迫調離,相關的正、副大隊長被暫時撤去大隊長之職。

    至2003年7月8日止,非法關押著二百多名全國各地的男大法弟子。團河惡警們曾揚言要達到所謂的“全國最高轉化率”,對大法弟子殘酷的迫害一天也未停止過。

    “非典”疫情引起社會上廣泛關注後,專門關押法輪功學員的三個大隊的隊長們全部由正常工作制變為“三班倒”分開隔離上班方式。為避免人員流動產生感染機會,勞教所的巡邏隊也撤掉了,由各大隊自行巡邏。集訓隊的平房小院子原是全所最髒、亂的地方,惡劣的居住和飲食條件加上慘無人道的所謂“紀律”使許多大法弟子受盡折磨。
    “非典”襲來,集訓隊全部封門,人員被全部轉移到另一個地方。原本安排在多功能大廳裡的解教會匆匆告吹。大隊櫥窗裡張貼的邪惡的洗腦材料變成了有關“防治非典”的資料,隊裡每天都陷入防治“非典”的恐慌中。

    進入團河勞教所大門往裡走約四十米處,在路中央立著一尊孔雀開屏的大理石雕像,沿道路兩旁鮮花盛開,在表面上給人感到美好和諧的氛圍。但是繞過這尊孔雀雕像後,再往裡走左拐來到勞教所一大隊、三大隊、四大隊,頓時被陰森恐怖的氣氛籠罩著,這裡是關押法輪功學員的黑窩。

    自北京2008奧運會後,團河勞教所惡警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手段更加隱秘和毒辣。惡警們採用“軟包”方式來迫害法輪功學員。“軟包”就是惡警把堅持信仰的法輪功學員關進一間十平米左右的小屋內。由惡警指派普通勞教人員(以下簡稱“普教”)看管。

    這個“軟包”房間經過精心佈置:綠色地板,門安裝一把撞鎖,這把撞鎖安在門外,房門只能從外面打開。看管法輪功學員的普教由惡警精心選拔,兩人或三人為一組,共三組,全天晝夜不停輪番上崗。這些普教每天不用出工勞動,被稱作“特殊崗位值班員”。他們在惡警唆使下,對法輪功學員隨意虐待、凌辱。

    在軟包房間裡,法輪功學員人格受到侮辱,生命安全受到嚴重威脅。全天二十四小時吃、喝、睡、大小便均在屋內,室內空氣污濁。法輪功學員被罰坐板、罰蹲、罰站,連續長時間不准睡覺,強迫背誦規範或唱邪黨歌曲。普教對法輪功學員動輒施壓、恐嚇、打罵,並且拿法輪功學員開心取樂,比如扇耳光,用尺子、蠅拍抽打身體,用堅硬物插入小便,往粥碗裡吐痰並強迫法輪功學員喝下去等惡招。普教們對法輪功學員如此折磨,目的就是迫使法輪功學員接受“轉化”,給法輪功學員洗腦,最終屈服寫“三書”。這是惡警交給普教的任務。

    法輪功學員溫續東,被“軟包”長達一年之久,他的精神面臨崩潰。至今,溫續東仍被監禁在“軟包”內迫害。

    目前,邪黨又在擴建團河勞教所。原關押在這裡的法輪功學員被轉至新安勞教所,在新安勞教所惡警們仍用“軟包”手段繼續迫害法輪功學員。

    該單位惡人:
    何寶軍趙江尹洪松白忠民周洪恩胡德明國建雙王成瑞張夢凱楊榮金胥成楊青松房世峰高祥張保利劉新成楊金鵬陳學士趙偉光任俊傑李成賀周喜生易明均趙勇生尹國哲何義宋喬許明華陳衛國趙子然張文改陳劍鋒張海洋西磊陳國旭梁金恆楊永光卻磊劉琛陽王開元卻磊趙穎波李靜凌雁吳多智秦福軍張文龍車重逢張青山郭建新龐昱莫海濤晉浩又王華田雨姚楓李傑秦洪昇武憲全田可何京宏吳思源岳清泉張海燕鄧金華趙富貴蔡金城姜鐵軍尹大白中銀楊鳳華張京生聶曉月古德駱盧陽光顏小潔樂衛華嚴小新李愛民魏國平岳清金莊許洪王大姜海泉任寶林李代義宋萬軍李鵬肖政劉兵紀世斌魏洪濤蔣文萊倪振雄寇成會李偉高建國王愛民祝天林王希光宋葉明孫金亮何琨李福安黃昆劉寶軍

    受害人:
    彭光俊朱宣武成為楊樹強秦尉鄧朝罡張力前(張立前)(張利前)鄭立彬白少華謝華丁國旺田恩澤李憲友須寅楊占明李萬慶劉立濤(劉力濤)朱志亮李躍進陸衛東萬強盧明強吳引倡劉曉衛張淑蕊郭文珍趙新東(新冬)孟瑞山李巖(琰)王崇俊王明月龔小亮海明臣黃飛靳玉民雷如盈李大志劉三牛呂文孝汪振華魏紫鑾吳志寶謝立祥張海誠張開運張利張敏濤趙保奎張雷劉曉峰單宜昌田嘉偉李世茂趙繼爭李祺潘永書劉樹勇溫續東劉昱見王明園賈彥茹白山李海林劉巍周秀芝魯長軍吳相萬張勤貴李昕賈守新白少華靳紅光於溟錢世光李旭鵬薛福春劉全旺牛進平劉微蘄春大法學員原軍管建武李偉溫繼宗紀書賢王玉華崔湘君劉偉劉誠(劉成)胡前鋒劉心杜張祥宇(張翔宇)張青華(花)陳剛胡長安王季平邢寶祥甘國和劉興杜江擁軍段成印刀萬輝張勤郭恩惠史長虹王方甫王雲華李貴霞岳君(岳軍)王國兵王中立孫正剛李文劉金濤李雪軍蔡忠曹志誠杜振華李德利任林(任琳)宋楠宋建忠葉榮貴苑加強張誠張放鄭東光周英傑李德通吳鳳春楊小成霍彥光於溟王樹啟郭長虹王整風李立中梁寶寬倪燕霞劉佳焦寶光陸遙張艷芳王樹林惠學遷李躍進於彥傑東琪張允奕黃建(黃劍)卜繁偉劉霄劉永平龔坤李京生齊偉秦鵬(朋)彭光俊陸偉棟張連英黎衛李德真劉曉峰李祥林宋開舉李春元段佩臣(段沛臣)許志廣張大海張富民張勇龔成喜陳志祥李蘭強解運歡陳紅心方斌毛振江聞俊清程建華張利田劉騮劉建開王永謙陳兵王久春翟曾翰柴桂今(貴金)劉英彭俊光岳乃明金小輝(曉輝)馮連友江玉高李忠強毛勁升王琰林(延林)徐永仁薛傳琦趙宗山甄玉松趙國赫毅劉永凱楊漱強楊振威夏勝春冉奉雲趙芝紅龔坤王常營趙明趙輝方英文吳廣仁許運貴陳國清王亮清魏如潭武軍林澄濤趙明王思禮高昌澤李海林李旭朋(李旭鵬)郭振閣張久海溫繼宗陳海峰魏如譚王震保周秀芝付金玉劉全望(劉全旺)穆君奎付永安路樹明(舒敏)張文革李佛元鄭旭軍楊海東卜東偉北京大法弟子徐華全(化泉)(徐化全)王九洲李偉錢世光(錢仕光)劉立濤錢淑芬劉紀榮楊振義鄧懷穎李揚潘益東蔡淮宇孟憲民楊建民劉桂錦劉澤銀程宇新高二林紀靜波劉才滿開亮潘錫岐索四新王文凱燕鵬趙保利(寶利)張翠蘭王雲陳玉剛田俊言鄭柏林邢彥松姚楓景斌魯長君高建明張友維楊璽峰夢蘭閆衛賓劉蘭花

    迫害類型:
    洗腦/送洗腦班逼迫放棄信仰精神酷刑關鐵籠子禁止學員相互說話高強度超負荷勞動細繩綁五花大綁嘴塞骯髒物品(如擦腳毛巾,臭襪子,衛生紙等)毒打/毆打剝奪睡眠體罰電刑暴曬冷凍/灌涼水/涼水澡/浸水摧殘性灌食上繩監視/跟蹤非法強制離婚迫害親屬性侵害(包括男性)坐板罰蹲捆綁在固定物上單獨關押長期不提供食物或者不提供充足食物不准上廁所剝奪大法弟子被探視的權利唆使、鼓勵、縱容其它人迫害、折磨大法弟子加期(延期)/超期關押

    迫害事實相關報導:
    多次在北京被綁架迫害-劉昱見控告元兇江澤民
    北京勞教所與勞教人員調遣處暴行-3-
    北京-活摘罪惡知多少
    遼寧義縣法輪功學員遭迫害部份統計
    北京延慶縣法輪功學員遭“六一零”惡警迫害事實
    北京延慶國保、“六一零”迫害法輪功學員
    在北京看守所、調遣處、勞教所裡的見聞
    一位北京法輪功學員自述遭迫害經歷
    修煉法輪功的學生遭中共迫害綜述(三)
    大陸各地迫害機構惡人錄(5-6
    北京團河勞教所惡警劉國璽其人
    大陸各地迫害機構惡人錄(8/3/10)--北京團河勞教所“軟包”手段迫害法輪功學員
    專題報導:北京團河勞教所的種種罪惡
    北京市大興區團河勞教所惡人
    七十六歲高級知識份子因信仰遭受迫害
    北京大興區迫害機構(圖)── 藏在北京綠野、花園中的城堡是甚麼?
    團河勞教所:“你反對申奧,不愛國,整死算自殺!”
    曝光北京團河勞教所惡警惡行
    北京楊廣宇自述被迫害經歷
    魔鬼和猶大的“同一首歌”
    北京團河勞教所惡警遭惡報
    北京市團河勞教所三大隊惡警迫害大法弟子齊偉(圖)
    北京惡警迫害甘肅大法弟子錢世光的事實
    北京團河勞教所的黑暗
    北京團河勞教所惡警違法犯罪事實
    湖南省祁陽大法弟子鄧朝罡屢遭迫
    北京不法人員預定近日對大法弟子郭為民非法審判
    以我被迫害的經歷揭露中共江氏集團的邪惡本質(五)
    原中國政法大學學生披露在團河勞教所受迫害經歷(三)
    中央民族大學講師因申訴遭迫害 被威脅“不死即瘋”
    對“團河勞教所精心導演騙局欺騙海內外媒體”的補充
    “非典”期間的北京團河勞教所
    北京大興團河勞教所惡人惡行彙編
    大法弟子李旭鵬被北京團河勞教所無限期劫持
    北京團河勞教所二、三、五隊惡警的犯罪事實
    北京團河勞教所畫皮背後的兇殘(圖)
    趙明:團河勞教所“春風化雨”內幕
    團河勞教所依法西斯行事:電棍所至、皮肉為開
    邪惡的北京團河勞教所
    哈爾濱萬家勞教所往死裡整學員
    2000年11月3日大陸綜合消息
    大赦國際都柏林期刊:一個TRINITY學生經歷的嚴酷考驗

    聯繫:
    地址:大興區團桂路1號
    郵政編碼:102614  
    聯繫電話:61299888
    管理科電話:010--61299888轉8219
    男勞教所電話:61294754
    女勞教所電話:60278899轉5819或6139
    一大隊分機:6201
    三大隊分機:6203
    一大隊大隊長劉國璽手機:13501360151
    三大隊大隊長劉新成手機:13701113740 電話:010-61294543
    集訓隊電話:010-61294174
    交通路線:北京團河勞教所、北京勞教人員調遣處、北京崇文區看守所,都坐落在北京大興區。坐公交車1路、4路、52路、15路、337路、728路、820 路或坐地鐵到南禮士路站馬路的南側,再坐公交車937支1(南禮士路___星明湖渡假村),到崇文區看守所站下車即到。

    勞教所頭目及內設機構:
    黨委書記、 所長    任俊傑
    黨委副書記、政委    趙永生
    黨委委員、副所長    易明鈞
    黨委委員、副所長    周喜生
    黨委委員、副所長    李成賀
    團河勞教所管理科科長李成賀
    團河勞教所女干警閆小潔一大隊
    團河勞教所內設機構:政治處(工會),辦公室,所政管理科,勞教執行科,教育科,生活衛生科,勞動矯治科,法制科,監察審計科,財務科,行政科,信息管理科,紀檢委(與監察處合署辦公),一大隊,二大隊,三大隊,四大隊,六大隊,七大隊,八大隊,警戒護衛隊。

    電話:管理科 61292590
    所長:張京生 61294586
    五中隊:61294545

    更新日期: 2016年2月18日 5:04:00

    關於我們     聯繫我們
    ©2004-2021 明慧資料館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