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網站地圖 | 簡體版 || 明慧網 | 英文明慧 | 圖片網 | 多語種明慧 || 訂閱
   
實事報導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學過法輪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詳情需要繼續確認案例
  • 失蹤名單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惡人榜
  • 嚴正聲明
  • 海外迫害惡行
  • 惡人惡報
  • 澄清事實
  • 綜合報導
  • 時事評論
  • 活動報導
  • 各界褒獎
  • 社會支持
  • 媒體報導
  • 溫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惡人單位類別索引
  • 按迫害事實索引







  • 首頁 > 實事報導 > 惡人榜 > 惡人單位列表

    北京團河勞教所

    簡介:
    北京團河勞教所
    ,公檢法,市級。大法弟子被非法關押在北京團河勞教所,被阻絕對外通訊,監獄加強迫害強制洗腦、各種體罰,對不屈服的大法弟子每天白天推著在院子裡跑,晚上不讓睡覺。

    團河西二樓專門單獨關押大法學員,長期剝奪睡覺,屋裡沒有床舖,每天都有人輪流看守。司法部和監察機關及各媒體從不讓上此樓,有關國際、國家的調查組和國外的媒體來北京團河勞教所,都不讓瞭解真實情況。

    從團河勞教所對外宣傳上看,不論甚麼圖片展覽,勞教小報,還是舉辦活動,如邀請學員親人來參觀等,都極力鼓吹實行“文明管理”,執行的是甚麼政府一貫主張的“教育感化挽救的方針政策”等等,所有這些騙人的宣傳,都是披在這邪惡黑窩上的一張畫皮。隱藏在黑窩裡的歹徒,利用這張畫皮,不知矇蔽了多少大法學員的家屬親人,給他們善良的心靈上注射進了仇視法輪功的毒藥。

    團河勞教所雖然在表面上看不到一種刑具,可背地堻o些壞人除拳打腳踢外,把所有打掃衛生的工具,把所有能用來傷害人肉體的物體,如水、冰雪、尿池、鐵床、小椅子、鞋等等都當成了刑具。用拖把打,用通廁所器搗臉和嘴;用掃把的硬塑料刷子扎臉;用蠅排(鐵絲做的)抽臉,還往嘴裡塞,用鞋底打;往身上潑水;從脖子裡灌水;冰天雪地把學員拖到外面扒光衣服往身上擦雪、灌水;強迫學員躺在廁所裡放滿水的尿池裡浸泡;把學員塞在床底下,不讓上廁所,尿憋的溢出來之後就往床下潑水,罰學員整天躺在床底下泡在尿水裡;把學員捆綁在小椅子上,不讓睡覺,不讓上廁所,大便都拉在褲子裡;不讓學員睡覺,從早晨5點鐘起床,罰站、拔軍姿、軍蹲,一直到深夜十二點、二點、三點、四點,還不准打盹;伙食上虐待,大隊每頓只給一個饅頭,一個素菜(中午、晚上),攻堅班只給一個窩頭,少量素菜,集訓大隊最多隻給一個窩頭或半個或一小塊(四分之一)和幾口菜湯幾片菜,而其它勞教人員吃剩的饅頭、飯菜寧可往廁所裡、垃圾箱中倒,也不給飢餓的大法弟子多吃一口。

    法輪功學員在團河期間所作的文字記載,如日記、電話號碼、紀實文字等,在解教時一律不允許帶出勞教所。在本隊檢查清查後,離隊出勞教所大門前再進行更徹底的脫衣清查,嚴禁勞教所不允許帶走的東西流出勞教所(只針對法輪功學員這樣做)。

    北京團河勞教所有時還非法扣押法輪功學員私人信件,並“規定”上廁所、洗漱,都要在不到30米的筒道裡排著隊喊“一二一、一二一”口號,並規定:上廁所每天四次、每次5分鐘,洗漱也僅給5分鐘。法輪功學員不准在各班間走動、說話。強制非法勞作,最長的時間是從早上六點多鐘到晚上十點左右。

    勞教所為了創收和面子工程,經常要學員做各種強制勞動,包括挖溝、建管道、搬水泥、糊藥盒、挑豆子、摘羊絨、種草、疊書頁、平地、拔雜草等。那堛熒s樓、道路、地溝、花草樹木不知滲透了多少大法弟子的血汗,那堛瑰藿珙O大法弟子受迫害的見證。

    2000年11月上旬,北京的一名法輪功學員被遣送到團河五大隊,後又轉到三大隊,在這裡邪惡之徒使用的招數更是陰險毒辣。有的學員被迫害得精神失常。邪惡之徒用上下床之間的小梯子,把學員的雙手捆在小梯子上,讓學員坐在地上,然後把學員的頭朝腳尖摁在地上往床底下塞,有一個學員被從床底下拽出來斷氣了幾分鐘,後才慢慢緩過來了,另一個學員被迫害得下肢失去了知覺,大小便失禁,生活不能自理。還有不轉化的學員有的被強制強體力勞動,有的被施以各種打罵、體罰。

    大法弟子靳紅光2003底至2004年初因不被轉化,被強迫一個月不許睡覺。一位六十多歲的老人(甘肅人)也因為不被轉化,被弄到集訓隊。在集訓隊,他的腰被打折。

    趙明,秦尉、吳相萬等多名弟子在集訓隊、攻堅班被電棍迫害。其它迫害惡行包括罰做俯臥撐、蹲起、跑步等所謂體能訓練,無數次地喊報告,限制去廁所等。

    瀋陽市大法弟子於溟曾在北京團河勞教所被關押迫害一年半,因不妥協,後又被非法延期10個月。在北京團河勞教所長期的被非法關押迫害中,於溟遭受過兩次被綁死人床,數根電棍長達幾個小時的電擊。(迫害時間待查)

    勞教所惡警隊長從北京團河勞教所學會了整人辦法後,回來加大迫害力度。對不轉化的大法弟子搞人人過關。堅定的大法弟子被關在一個裝有監控器的屋內,四肢捆綁在地下坐數小時,期間打手們任意踩、打、咬。還用繩子把我們的脖子繞住、把胳膊呈十字形綁在雙層床上舖的床稜邊,再把雙腿捆住站立,打手拿馬扎往我們身上亂打,打得頭、臉到處是黑青大泡。

    下面只是團河勞教所迫害善良大法弟子的部份事實。
    (一)“包夾”(二)毒打 (三)飢餓、不讓上廁所(四)熬夜
    (五)在飯裡下藥和野蠻灌食(六)關小屋(七)坐兒童椅
    (八)各種奴工勞動迫害 (九)掩蓋真相
    從簡述已得迫害詳情,從2005年8月以後,北京市團河勞教所又加緊了了對大法弟子的迫害。大法弟子郭振閣被折磨得近精神失常,大法弟子高昌澤、張青山、王季平遭圍攻、毒打。惡警為了達到“轉化”大法弟子的目的,甚至在大法弟子的飯中下藥。

    1、2001年9月份,北京團河勞教所七大隊(即原直屬隊,隊長劉金彪,該惡警現已遭報,被撤職了)將七大隊劫持的幾十個法輪功學員被綁架進入團河勞教所時所帶的衣服等物品全部當廢品賣了,其中有上千元錢的真皮外衣,幾百元錢一件的外套等等,總價值數萬元錢。在團河勞教所所謂的“民主生活會”上,有正義的勞教人員提出了此事,當時勞教所的副所長說一定會追究當事人的責任,並給法輪功學員一個滿意的答覆,答應得挺好聽。可是到現在還一直沒有任何音信,更別說結果了。當時被賣掉物品的法輪功學員很多都已離開了團河勞教所。

    2、團河勞教所為了掩人耳目,每月召開一次所謂的“民主生活會”。當然能參加會議的都是勞教所認為老實的、不敢說實話的人,這種會議也能解決一些無關大局的事,比如說讓被關押人員每個月吃一次包子、吃一回烙餅。可是實質的問題一個都解決不了。比如說,很多人在會上都提到團河勞教所的伙食太差的問題,政府給每個人員4元錢的伙食費,而實質上每個人員吃的東西每天還不到2元錢。為掩蓋事實,每當有上級來檢查時,勞教所的伙食會好一些,尤其是有外國記者來參觀時。當然被採訪的人都是經過嚴格挑選的。那些敢說真話的人都被轉移到了記者見不到的秘密的地方。有時為掩飾內部的邪惡手段,不法警察們讓被關押人員填寫一些調查表格,且不說填寫表格的人都是經過挑選的,不敢說真話的人,在填表格前,勞教所幹警就已經給他們施加壓力,不准說真話。只有在被關押人員解除勞動教養後,不受控制時才可以瞭解真實情況。在裡面,要是誰敢說出真話來,就給延期、判大刑,甚至讓人從此消失。在中國不明不白失蹤的人真不在少數。

    3、強行洗腦。惡警每天長時間讓一幫歹徒圍著法輪功學員念叨著邪惡的東西。逼迫法輪功學員看那些攻擊大法的錄像。用虛假、惡毒的東西欺詐法輪功學員。不讓充份休息,進行惡毒的謾罵、人身攻擊,甚至體罰。

    4、超強的勞動。
    在寒冷的北風中,強迫大法學員在戶外挑羊絨。2001年秋天和冬天,團河勞教所弄了幾批羊毛讓被關押人員從這些羊毛中將羊絨挑出來。一斤羊絨比黃金還貴,號稱“軟黃金”。在漫天飛舞的黃沙中,在呼嘯的北風中,在大雪紛飛中,都可以見到一群穿著紅衣服的人睜大著眼睛在一堆散發著濃烈怪味的羊毛中挑選羊絨。被劫持在五大隊的法輪功學員連個口罩都沒有。直到離最後結束挑羊絨前兩天,才看到被五大隊劫持的法輪功學員帶著口罩挑羊絨。據說還是法輪功學員自己掏錢買的,沒錢買口罩的法輪功學員依然吃灰塵。

    在炎炎夏日下,強迫法輪功學員去種草、給草澆水。為了給法輪功學員找事做,團河勞教所每年要將所有的草地重新種幾次,經常逼迫那些堅定的大法弟子在天氣惡劣時幹活。

    冬天,大法弟子張祥宇(被劫持在團河勞教所五大隊)手被凍得裂開了,鮮血直流,到2002年春天還沒好。可那些干警還讓他去幹活,回隊裡時,手上,腳上全是泥。大雪飛舞時,惡警將張祥宇拉到外面受虐待。

    3、限制各種人身自由。不准法輪功學員之間自由談話,不准其它學員與受虐待的學員接觸,派專人守著。每天24小時在惡警的監視之下。
    4、不擇手段撈取錢財。團河勞教所出售的物品中有一些假冒偽劣商品,如所出售的“高露潔”牙膏,“舒膚佳”香皂,有些食品過期了,而且價格比市場上要高。舉辦名不符實的所謂培訓班,收取錢財,其實甚麼都學不到。如辦了個“計算器培訓班”,一節課都沒上,卻發了個“計算器”等級證書。舉辦了“廚師培訓班”只是看了幾次錄像,做了幾次作業就算結業了。都是形式主義。不過在勞教所有幾項“勞動技能”確實是可以學會,那就是包筷子,砸釘子,糊紙盒等,因為這是每天的勞動任務。

    北京團河男子勞教所對被非法關押法輪功學員封閉洗腦,如拒絕轉化,就毒打、酷刑。目前仍有許多法輪功學員被關押迫害。

    被非法關押進北京團河男子勞教所以後,第一件事情就是所謂的檢查身體,不管法輪功學員的身體有沒有出現不正常的狀態都逼迫他們吃藥,不吃就派幾個包夾跟著這些學員,監控他們日常的所有行為並且限制他們上廁所、洗漱、吃飯等等。

    法輪功學員進所以後就進嚴管隊,主要就是封閉洗腦。進嚴管隊以後每個學員每天都被強迫坐在很小的板凳上十幾個小時,看誹謗法輪功和法輪功創始人的錄像,每看完一個錄像就要寫一篇體會,同時還強迫學員背司法部下發的《二十三號令》。如果有學員拒絕看,獄警就指使普犯或包夾毆打法輪功學員。被打的學員之後還要被測驗,測驗紙上的題目要求打“√”來回答,題目的內容為:在團河勞教所你有沒有被打過?你有沒有被虐待?警察對你好不好?你的錢或物是否被誰敲詐過等等 ,如果你的答案不符合獄警的要求,那就還會被打或被用各種方式不停的迫害。幾乎所有學員從嚴管隊出來的時候臀部都坐爛了。法輪功學員在嚴管期間被強制洗腦的過程中要不停的寫體會還要參加勞教所和勞教局的考試,內容基本上都是你還煉不煉了?法輪功是不是×教?總之就是叫學員站到法輪功的對立面上去然後與法輪功決裂,最後以學員寫放棄修煉的“三書”(悔過書等)作為結束。

    有很多法輪功學員堅守自己的信仰,堅信真善忍沒有錯,用自己在大法中身心受益的親身經歷來寫體會並拒寫所謂的轉化書。他們因沒有達到勞教所的轉化要求而繼續留在嚴管隊遭受迫害,用獄警的話講就是蹲班也叫留級。

    勞教所裡不允許法輪功學員之間說話,如發現就會用各種方式懲罰學員。

    法輪功學員在勞教所裡被強制勞動如:糊紙盒、做光盤盒、插郵票(中國郵政系統每年面向集郵愛好者發行的集郵冊)等等。

    在團河男子勞教所遭殘酷迫害的法輪功學員有:
    柳青海,密雲人,不寫放棄信仰的“三書”、不背《二十三號令》,因此惡警沒有給他減期,還經常讓他在大廳裡罰坐(長時間坐在很小的板凳上),惡警指使包夾打他,用指甲掐他,有一次他被包夾打的躺在大廳的地上很久都起不來。

    毛振江,北京平谷人,徐承藻,北京順義人,牛振平,北京市裡人,三人經常在團河男子勞教所被嚴管遭殘酷迫害。
    溫繼忠,北京密雲人,因拒絕轉化,被惡警指使的包夾在洗漱間毒打,在精神和肉體的痛苦掙扎中用頭撞牆,頭和面部鮮血直流,獄警慌忙地把各監室的門關上不允許任何人出來看,後溫繼忠被惡警拉走搶救,回來後一直被單獨關押在庫房裡。也就是從這以後,關押著堅定的法輪功學員的監室內部都給裝修成了軟包間。

    李躍進,北京石景山人,現年五十二歲已保外就醫,在團河勞教所期間被迫害的出現嚴重的心臟病、糖尿病症狀並且被強制打胰島素。
    李貴松,北京海淀人,四十多歲,在團河勞教所期間被迫害的出現嚴重的糖尿病症狀,瘦的皮包骨,被強制打胰島素。


    該單位惡人:
    簡爻尹寬鬆趙認吳德明楊保利楊斌潘麟楊波張會來龔偉李洪興劉金彪劉國起黃某徐錚王爭黃瀠濤張建林徐建華張宜軍張福潮張京磊

    受害人:
    彭光俊俞平某大法弟子武軍龔長喜王艷芳(燕方)劉永平趙明吳相萬龔坤某些大法弟子徐承早(承藻)李財華賈守新白少華靳紅光某大法弟子北京某大法學員李國友李旭朋(李旭鵬)王劍英於溟張久海錢世光李旭鵬薛福春史文博魏福生孫志剛魏書譚劉微肖嚴明劉建升圓明(化名)北京大法弟子王芳甫(王方甫)魏如譚王忠利原軍王振寶管建武屈寶良齊廣然李健趙臣高炬邢寶強石磊李偉上海大法弟子崔湘君段佩臣(段沛臣)張祥宇(張翔宇)陳剛胡長安李峭松張青山王季平龔成喜權稿錫劉力濤劉立濤(劉力濤)門向榮劉建新胡傳林孫洪凱常貴友楊志勇李貴松溫繼忠牛振平柳青海孫天彤郭智滿運涵周雪琳焦平馬紅雲歐陽燕魏春福薛鵬高力群劉巍李鋼李鋼

    迫害導致:
    迫害致死;迫害致殘;迫害致精神失常;

    迫害類型:
    關押期間,剝奪大法弟子基本生活條件長期不提供食物或者不提供充足食物剝奪睡眠不准上廁所高強度超負荷勞動加期(延期)/超期關押毒打/毆打電刑冷凍/灌涼水/涼水澡/浸水非法關押死人床/大字板/上大板/十字架壓床板體罰打罵

    迫害事實相關報導:
    在北京看守所、調遣處、勞教所裡的見聞
    北京團河男子勞教所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
    當年著名“勞模” 遭惡黨迫害致死(圖)
    孫洪凱被非法監禁四年,又被非法勞教兩年半
    為我的同修於溟、李旭鵬、馬萬里等呼籲
    團河勞教所惡警折磨大法弟子的種種手段
    吉林、遼寧、河北、黑龍江失蹤案例
    上海大法弟子揭露北京市團河勞教所的邪惡
    學員被北京團河勞教所加重迫害
    北京勞教人員調遣處和團河勞教所的殘暴
    勞教所內訴江賊,大法弟子於溟被數次秘密轉移
    地獄般的北京勞教人員調遣處與邪惡的團河勞教所
    我在勞教所遭受的兩年迫害
    北京團河勞教所“文明管理”背後的兇殘迫害
    我在北京團河勞教所的見聞
    原中國政法大學學生披露在團河勞教所受迫害經歷(二)
    寫給北京團河勞教所警察的信:把我打得人事不知了還說是對我好?
    北京團河勞教所侵吞財物、弄虛做假、奴役無辜
    每天都有大法弟子被綁架至北京團河勞教所遭受野蠻洗腦

    聯繫:
    北京團河勞教所(16905與6924合併)
    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惡警有:
    尹洪松:,三大隊大隊長,三十五六歲,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打手。
    國建雙:三大隊大隊長,三十多歲,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打手。
    劉兵:三大隊大隊長,三十出頭歲。
    郭憲軍:三大隊大隊長,三十多歲,主管洗腦和放誹謗大法的錄像。
    張華:三大隊小隊長,三十多歲。
    高建國:三大隊小隊長,三十多歲。
    宋銀春:三大隊小隊長。
    鄭罡:四大隊大隊長,三十多歲。


    更新日期: 2011年6月27日 4:41:00

    關於我們     聯繫我們
    ©2004-2021 明慧資料館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