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網站地圖 | 簡體版 || 明慧網 | 英文明慧 | 圖片網 | 多語種明慧 || 訂閱
   
實事報導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學過法輪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詳情需要繼續確認案例
  • 失蹤名單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惡人榜
  • 嚴正聲明
  • 海外迫害惡行
  • 惡人惡報
  • 澄清事實
  • 綜合報導
  • 時事評論
  • 活動報導
  • 各界褒獎
  • 社會支持
  • 媒體報導
  • 溫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惡人單位類別索引
  • 按迫害事實索引







  • 首頁 > 實事報導 > 惡人榜 > 惡人單位列表

    綏化勞教所


    黑龍江省綏化勞教所


    綏化勞教所辦公樓,迫害大法弟子以後蓋的樓。


    酷刑演示:獄警將法輪功學員綁在鐵椅子上折磨


    酷刑演示:用煙頭燙手


    中共酷刑示意圖:吊背銬(“上大掛”)


    吊銬

    簡介:
    綏化勞教所
    ,公檢法,市級。黑龍江省綏化勞教所是非法關押、迫害全省大法學員的黑窩,全省各個市、縣被綁架的男性法輪功學員,都被關在這裡遭受殘酷摧殘。

    在綏化勞教所,法輪功學員被酷刑折磨,精神奴役、虐待、侮辱人格的上廁所報告,逼迫學員放棄信仰,還經常被逼迫看誣陷大法的錄像,歌頌邪黨的電影,聽邪黨歌曲,每天聽惡警、普犯的叫罵聲,被強行洗腦,讓人一天二十四小時處於高壓之下,身心遭到嚴重摧殘。

    二零零六年三月,綏化勞教所所長肖華玉,一大隊教導員高宗海、龍奎斌,一中隊教導員曾令軍,一中隊隊長陳新龍,一中隊副中隊長劉偉,二中隊隊長刁雪峰(現在人員有變動),惡警廉興、石劍、金慶富、李成春、李喜春、田之政等都是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骨幹。

    一、酷刑折磨,逼迫學員放棄信仰

    被綁架到黑龍江省綏化勞教所的學員,都被分在一大隊,這個大隊有兩個中隊。在這裡,惡警逼迫學員寫所謂的“三書”、放棄自己的信仰。如不寫就對學員用酷刑:

    1、將學員的雙手背過去,用手銬吊銬在兩層鐵床(上舖)的護欄上,使被銬者身體幾乎懸空,再左右推動被銬者的身體,用拳頭擊打兩肋和胸部,使被銬者痛苦異常。被銬者身體被擊打移動的過程中,手銬會扣入手腕皮肉裡,造成手腕脫皮、手背黑紫、肌肉壞死,重者雙臂殘廢。

    2、將點燃的煙卷插進被銬者的鼻孔,熏的眼淚直流,並會燙傷鼻孔。

    3、把塑料袋緊緊套在被銬者的頭部,使人窒息。

    4、把刑事犯最髒臭的襪子強塞進學員的嘴裡。用上述手段摧殘學員的以惡警刁雪松、金慶富為首,其餘惡警協同。

    二、“嚴管寢”迫害

    2009年1月以前,黑龍江省綏化勞教所一大隊二中隊有六個監號(勞教所內部叫寢室),其中第四、五、七三個監號,是由惡警金慶富和一個姓曲的惡警包管的所謂“嚴管寢”,尤其以第四監號最為邪惡。所有剛被綁架到這裡的學員,都要在這些“嚴管寢”裡被迫害三個月,然後才能轉到其他三個監號。有的堅定的學員,直至出去前還在這裡被迫害。

    在第四監號,惡警金慶富挑選了李英軍、孫立峰、孫成富、施玉峰、范治中、齊國軍、孫志海、孫茂坤、張柏春等刑事犯進行包夾,其中的施玉峰、范治中被其他刑事犯稱作“兩大惡人”。學員張聖潔、楊曉峰、朱明君、王東旭、卜全忠、耿會賓、李榮道、丁學森、齊賢安、張佩增、李輝耀、高永軍、王洪忠、牛榮明、李崇俊、馬利君、高連舉等,都先後遭受過這些包夾刑事犯不同成度、不同手段的迫害,如打嘴巴子、拳打腳踢、多人毆打學員、辱罵、勒卡等。

    剛被綁架到“嚴管寢”的學員,會被要求在幾天內背會勞教所的35條“所規所紀”、唱幾首規定歌曲,中午要“碼坐”,晚上坐到11點才讓睡。包夾的刑事犯經常考問、打罵學員。

    在室內衛生,被子、床單、枕包的擺放等環節上出現惡警不滿意的地方,都要受到扣分、加期、不讓家屬見面、不讓上超市的威脅和“處罰”,同時會被刑事犯打罵,而惡警金慶富常常暗示、指使、縱容刑事犯行惡。

    三、剋扣費用 伙食最差

    黑龍江省綏化勞教所的伙食是全省最差的。午餐和晚餐是用籠屜蒸的線米,半生不熟、非常難吃;而菜長年都是冬天的凍蘿蔔、凍白菜,連豬都不吃的豬食,大法學員交的高額伙食費全讓生活科和勞教所剋扣掉了。

    在長期的精神和肉體的雙重折磨下,加上長期營養不良,很多學員身體瘦弱不堪、面容脫像,雙腿麻木、疼痛而不聽使喚、行走困難,非常痛苦,學員在這樣的惡劣環境中度日如年,艱苦支撐著。

    四、欺上瞞下 弄虛作假

    服裝作假:黑龍江省綏化勞教所的勞教服已經有十年沒有更換,早已破舊不堪,可還讓學員穿著。另外還有一套藍色、西服式的,衣袖、褲子兩側帶白槓的勞教服,常年放在衣櫃裡,只在有外人來檢查、參觀、開會的時候才讓臨時穿上,外人一走馬上脫下。

    待遇作假:綏化勞教所告訴被非法關押的學員,如果有外來人員問,要說24小時供應開水,頓頓有肉吃;服裝有三套,即所謂的“校服、運動服和勞動服”,還有換季服裝,有病了可以得到及時救治等等,而事實不是這樣的。

    人數作假:2009年5、6月間,綏化勞教所兩次把大法學員和其他刑事犯大批運到花園勞教所,應付、欺騙黑龍江省司法部門的檢查,因為黑龍江省綏化勞教所和花園勞教所都沒有多少大法學員了,早該解體、解散了,為了欺騙上級,就互相借人、充數。

    五、株連

    2009年1月,一大隊新上任的教導員是惡警樊曉東,此人在2002年前後曾極其邪惡的迫害過大法弟子。一次,幾個刑事犯互毆,和大法學員沒有任何關係,可是它卻讓兩個中隊的所有大法學員都“碼坐”,從20時坐到20時40分,連坐九天,同時背“所規所紀”。

    一次開會此惡警公開對大法學員說,“我告訴你們,普教刑事犯他們犯錯,我會單個處理;如果你們哪一個犯錯,我就會火燒連營,把你們全部拿下處理。”

    六、具體迫害實例

    綏化勞教所一大隊二中隊2009年1月以前中隊長刁雪松,多年來一直極其邪惡的迫害大法學員,剛被劫持來的學員都被此惡警和金慶富一起酷刑折磨、逼迫放棄信仰。此人私下裡對包夾大法學員的刑事犯說:“對法輪功學員沒有語言,就是揍!只要不打死,我負責。”

    2008年,大法學員齊文賓被惡警刁雪松迫害的背椎壓迫神經,腰部以下全部癱瘓,每天疼的叫個不停,吃飯要天天被抬著去,兩個月後才醫治。惡警刁雪松調任三大隊副教時,臨走還歇斯底里叫囂:“別看我人走了,可魂還在”。

    綏化勞教所一大隊二中隊2009年1月以後的中隊長叫石踐,是非常邪惡迫害大法弟子的惡警之一。此人平時表現很陰沉,上任以後,對打罵、勒卡學員的包夾刑事犯表面上會處理,“公開”給加期幾十天,而實際上並沒有加期。對真正打罵樊明勝和李輝耀這兩位學員的葛洪武、范治中、吳穹、齊國軍四名刑事犯,沒有加期,被打的樊明勝和李輝耀卻被加了期。由於在“嚴管寢”長期受刑事犯葛洪武、范治中的打罵,學員李輝耀在精神、肉體的雙重迫害下,精神幾近崩潰,還被加期30天,打人的刑事犯卻不處理。

    2003年的農曆新年前夕,勞教所為了執行江氏集團的流氓指示,追求轉化率,對大法弟子進行了新一輪的迫害。每天夜裡時常從走廊裡傳來大法弟子的慘叫聲,仍不轉化的,他們就隔離,把他們弄到四樓,給他們上大掛(手腳懸掛起來),上死人床或蹲小號,不轉化就不讓睡覺,找來一些猶大輪番迫害。

    2006年,綏化勞教所共關押黑龍江省內法輪功學員六十多人(到2006年底)。那堛煽c警有所長孟巖、管理科副科長:范曉東、大隊惡警有高中海、鄭有良、劉偉、龍魁彬、刁雪松、連興、石劍等。

    2006年3月間,黑龍江勞教局把牡丹江勞教所、齊齊哈爾勞教所、大慶勞教所、鶴崗勞教所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先後都集中到綏化勞教所進行“轉化”關押。綏化勞教所二大隊是法輪功大隊(所謂“教育轉化”大隊)分兩個中隊,從以上四個勞教所集中來的法輪功學員被這兩個隊監管,當時有六十人左右,進所後,人人被“洗腦”過關。

    惡警先是對大法學員搞精神控制,每個學員都被“包夾”惡奴監控,上廁所,洗漱,喝水等都得報告,不准學員說話,不准談論法輪功的事,學員之間不准問家庭住址和姓名。包夾可以隨便打法輪功學員,獄方不但不給處分,還立功受獎。

    綏化勞教所以“轉化不徹底”為由超期關押法輪功學員,而他們所說的“轉化徹底的標準”就是必須學會抽煙、喝酒,還得學會打人、罵人、罵大法師父,並且還得去當猶大,迫害別人。他們在不履行任何手續、沒有任何正當理由的情況下,對堅定的大法弟子無故加期。徐宏明也被超期關押。

    惡警們多使用拳腳、電棍、體罰、蹲小號、精神控制。大法弟子們絕食抵制迫害,被拽到前樓灌食,並把絕食的大法弟子都關在了一個中隊,吃飯的時間也不許他們出來。

    勞教所經常強迫大法弟子勞動,看迫害大法的錄像,煉太極拳,吃藥等。而且還經常看到大法弟子被迫害嚴重的情況下昏倒,可勞教所仍然不放人。

    每天五點鐘起床,然後點名報數,十分鐘整理內務,十分鐘洗漱和上廁所的時間,接下來就是跑步,不轉化就被強迫跑步。吃飯也是十分鐘的時間,而且經常吃一些硬的發霉的饅頭,菜裡面經常有煙頭、雜質和一些沉澱的土。之後就是被迫勞動生產:挑冰棍桿,把彎料、青頭挑出來,除了幾位年齡大的老同修(視力差)每天一百五十板,其它人員只要不轉化必須完成二百板,完不成就加班加點,晚上還強迫大法弟子看污蔑大法和師父的錄像。

    邪惡之徒將《轉法輪》書放在大法弟子頭頂,拿斧頭猛砸大法弟子的頭頂;然後將書墊在大法弟子的胸部,用斧頭猛砸大法弟子的胸部。惡徒們將大法弟子的胳膊放在床舖稜角上,咯咯直響,撕心裂肺。邪惡之徒還揪住男大法弟子的生殖器用掃帚把不斷打擊,因被打得腫

    2008年4月11日,哈爾濱長林子勞教所一個中隊約三十人轉移到綏化勞教所,其中有十四名法輪功學員(長林子勞教所還剩下三名法輪功學員)。至此,綏化勞教所成為黑龍江省關押男法輪功學員的集中營。

    11日當晚,綏化勞教所幹警石劍、李喜春等對從長林子勞教所轉來的法輪功學員進行迫害,強迫寫放棄信仰的所謂“三書”,惡警採用的手段極其卑鄙,用警棍打、用電棍電、用膠帶封住嘴用煙熏鼻子、拉到水房澆冷水、熱水,拳打腳踢、上大掛、離牆十至二十厘米用手按頭撞牆。

    1、綏化勞教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手段有用煙頭烤手指、指使普教人員(法輪功學員以外的人)打罵法輪功學員、警棍打(後來警棍都打癟了)、用電棍電(後來電棍都電沒電了)、用膠帶封住嘴用煙熏鼻子、拉到水房澆冷水、熱水,拳打腳踢、上大掛、離牆十至二十厘米用手按頭撞牆。

    2、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普教犯人有李英軍、魏春輝、丁士才、孫成富、邢連權、鄭小東、胥文。綏化勞教所的普教稱帶班干警為『社會黑老大』。

    3、給法輪功學員加期時,編造莫須有的原因,如打碎玻璃、浪費飯菜等。

    4、奴役時間:早晨5點起床,六點開始勞動,晚上八點收工。現在編化纖製品的汽車用坐墊,原材料中有灰塵和揮發性的有毒氣體,造成眼睛發乾、手皴裂、鼻子流血,採用加期、上大掛等手段強迫法輪功學員加快奴役勞動速度。

    5、強迫法輪功學員唱邪黨歌曲、背所規隊紀。因此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有鐵志傑、李雲彪(嗓子被掐壞三天後還冒血筋)、宋文濤、戰興超(迫害三天上大掛、用煙頭燙指甲、指甲都燙黑)、王春江(上大掛迫害近一天)、王德海等。其中鐵志傑、李雲彪被加期十天。宋文濤胸部被打的腫的很高。

    黑龍江省綏化勞教所一大隊非法關押了許多大法弟子,所以又稱為法輪功大隊。副大隊長劉偉、教導員高中海、中隊長廉興、刁雪松、干警金慶富、李健、石劍、李喜春等極為邪惡,大法弟子都遭到了不同程度的迫害,有的被吊掛、背吊、頭上蒙塑料袋、煙熏、火烤、灌芥末油、澆涼水、坐鐵椅子、用煙頭燒手指甲、竹籤釘手指甲、電棍電、膠皮棒打、拳打腳踢、扇耳光、罰站、剝奪睡眠、超時勞動、控制不讓去超市買食品、用品、不許上廁所等等。惡警們逼大法弟子寫所謂的“三書”,遵守甚麼所規隊紀。

    綏化勞教所住宿的地方共9個寢室(3-7寢室是嚴管),在這裡住的法輪功學員人權沒有保障,不許他們給家人打電話、通信,家屬給存錢也不許買吃的。這裡的法輪功學員處境連普通的勞教學員都不如。他們被強迫每天5點30分左右起床,然後是洗漱、打掃衛生。7點開飯,伙食有米飯(不熟)、饅頭和湯(有很少的菜),吃飯時間在15分鐘左右,隨即被迫到車間去勞動(挑牙籤、編坐墊、做服裝等),一直到中午吃飯,伙食同早晨一樣,飯後馬上又開工,一直到下午4點30分左右,有時加班至晚7點,晚飯同早、午差不多。飯後回到住處坐硬板凳到9點。寢室、車間都無鐘錶。不許法輪功學員說話、交流,違者非打即罵。連說話的權利都剝奪,其它人權更無保障。

    法輪功學員的家屬去接見,多數要被問“煉不煉法輪功?”,如回答“煉”就不許見。新建的辦公樓內的接待室安裝多個監控器,家屬和法輪功學員見面,被嚴密監控,警察坐在旁邊。

    綏化勞教所是黑龍江省所謂的“轉化”法輪功學員的基地,其中一大隊的兩個中隊是非法關押法輪功學員的地方。被非法關押在綏化勞教所的大法弟子首先遭受的迫害是惡警們逼著寫“保證書”“決心書”,如果不寫,惡警就會用酷刑折磨,將大法學員兩手臂倒背,用兩個手銬,分別拷住雙手掛在二層床上,雙腳離地,然後再點燃兩支煙,插進鼻孔。

    還有一種酷刑用塑料袋把大法弟子的頭部套住造成窒息,把大法弟子折磨死去活來。

    送到牢房後,交待普通犯人叫“包夾”逼迫背“所規”“所紀”唱邪黨歌曲,如果不從“包夾”們就會圍著打,再“碼”在板凳上到半夜12點,天天如此直到會背會唱。所有法輪功學員不准學法,不准煉功,不准說話。“包夾”時刻監視不離左右,發現有學員點頭或有其它行為,回牢房就是一頓毒打。

    “牢房長”有特權,法輪功學員們接見家人帶回來的衣物、食品往往要經其手分配,他如果對誰有了意見,就會找你的毛病,然後就毒打一頓,出夠了氣方纔住手。

    食堂對外宣稱頓頓有肉,其實就幾片浮在上面。由於缺少油水,許多學員大便乾燥排不出便,一日三餐,每餐時間不超過10分鐘。

    每年都有勞動生產任務是編織汽車坐墊。非法奴役時間從早上7:00點到晚上6:30分,中午只給吃飯時間,一天要干十多個小時,“包夾”在車間顯的非常積極,主要是讓獄警們注意自己怎樣迫害大法弟子,求得減期。只要找出一點毛病,不是大聲罵就是拳頭打。對於新來的大法弟子非法迫害更是嚴重。因為剛來就讓上崗編織,有不會的地方或沒有弄懂,“包夾”們邊打邊罵邊教,這些惡行就在獄警的眼皮底下發生,獄警卻不聞不問,實際上就是縱容他們的惡行,這樣的“包夾”還會得到惡警們的賞識,自然會給“包夾”一些好處。

    由於非法奴役時間長,很少活動,有的學員出現全身麻木症狀,勞教所不給出錢治療,要求自己解決資金。目前在勞教所裡被非法關押的七台河市的法輪功學員張天軍就是其中的一例。

    黑龍江綏化勞教所位於黑龍江省綏化市,現有獄警二百人左右,關押各類人員一百二十多人。其分為集訓大隊(也叫封閉隊)、一大隊、二大隊、三大隊,共四個大隊。勞教所主要有牢房樓、車間樓(非法勞役的地方)、前樓(親屬探監處、管理機關)、食堂等。其中,非法關押法輪功學員的一大隊,在牢房樓的四樓,東西兩側分別為一中隊、二中隊。

    綏化勞教所獄警迫害法輪功學員手段:
    1、法輪功學員剛被綁架進來,就要被逼寫所謂的“三書”(決裂書、保證書、悔過書),背所謂的報告詞和“雙十條”監規。如果背不會,中午不准休息,晚上要坐小塑料板凳到十一點。由一名所謂的包夾(普通勞教人員)監視。

    2、非法勞教期滿,逼法輪功學員在所謂的“中央七條”上簽字,否則不放人。所謂“中央七條”的內容為不煉功、不上訪、不“串聯”等內容,十分邪惡。

    3、非法勞役。綏化勞教所對外承攬了編織車墊的業務,強迫勞教人員做奴工,為其牟利。勞役時間早上七點半到十一點半,下午一點到四點。編織車墊用的類似尼龍的線,毒性很強。夏天的時候剛一進入車間人喘不過氣來,工作時間長了,皮膚瘙癢難忍。

    4、飲食等迫害。勞教所惡意制定就餐時間。每次就餐時間只有五分鐘,根本不讓人吃飽。飯菜跟“豬食”一般。上廁所也被勞教所利用作為迫害手段,想方設法刁難法輪功學員。

    5、歧視性迫害。在勞教所獄警授意下,“普教”犯人對法輪功學員監控、欺壓。每個法輪功學員都被指定一名包夾監控,不許互相說話;獄警將重活、髒活、累活都給法輪功學員干,並經常找法輪功學員的茬,並警察對法輪功學員進行造謠、誣陷。

    6、超期羈押。延期不放,有的法輪功學員的非法勞教期滿,勞教所卻拖著不放,說當地“六一零”不來接。做賊心虛,到放人的時候,逼法輪功學員在寫著沒超期日期的單子上簽字。
    黑龍江省綏化勞教所為了保證不被解散,保證這裡有足夠數量的被關押迫害的人,和黑龍江各地勞教所相互造假,關押人員經常被轉移調動,以保證關押人員有足夠的數量。當哈爾濱長林子勞教所(非法關押男法輪功學員)解體後,那堳D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便被轉到了這裡。

    綏化勞教所警察迫害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和其它人員的手段:
    一、打人罵人:
    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許多都是年歲大的50多歲、60多歲的老人,惡警們不便在人多面前打,叫到警察辦公室關上門打,打的更狠更兇。尤其剛進來遭迫害的法輪功學員,惡警強迫寫悔過寫三書,不寫就上來幾個警察一起打。最多有7、8個警察上來一起打一個法輪功學員,打倒就踢,臉上、身上被打的青一塊紫一塊,甚麼時候達到他們的目的,寫三書了,才住手。

    法輪功學員不穿囚服、不寫三書,惡警就往死裡打,直到他們達到目的。再有法輪功學員被解除迫害前還要強迫簽字,包教協議簽字,意思是被強迫寫的三書也是自己自願寫的,他們報上去好請功領賞,不然就不給法輪功學員開解除勞教證明,不讓回家或再遭毒打。

    再有不讓被關押的人之間互相給東西,可是警察強迫向被關押的人要東西,主動要煙,衛生紙,還有錢。包括隊領導在內以及到下面警察基本都要過被關押的人的東西。

    二、超期關押

    三、體罰:綏化勞教所一大隊警察強迫法輪功學員每天坐小凳折磨。塑料小圓凳20多公分高,每天5:30分起床,開始坐小凳,一直坐到7:30開飯。晚4:00開始,吃完飯一直坐到9點就寢。沒活時每天要坐10多個小時,不讓上床休息,有的屁股皮膚都坐破了坐爛了。

    四、限製法輪功學員大小便。

    五、被非法關押勞教的法輪功學員都被迫參加奴役勞動,沒有報酬的勞動。法輪功學員長期要編汽車坐墊子。汽車坐墊子都是纖維一類的。有麻的、人絲的,棉的,還有化纖的,加固線基本上黃色較多。坐墊繩毛灰特別大,落到人身上哪個部位,哪個部位就發癢。如臉上、下頜、脖子等處特別癢。吐出的痰都是黑黃色的,吐在水池裡和白色水相比特別明顯。接線時燒線味嗆人,對人體非常有害。

    六、造假:每週的紀實和警察的各種記錄,專門有10多人為警察編抄記錄,上級來檢查時更是忙個不停造假編寫和抄寫。大隊或中隊告訴來檢查團了,就讓說食堂有幾個菜,而且都有肉,過年節時吃幾個菜,平時都能喝開水,洗熱水澡,有病上醫院給看病等等。其實正相反,如有病的學員,家堣ㄗ茪H送錢,再重的病也不叫去看。病重的那就得等死。如上級檢查來了,如果不按他們要求的說,就要遭毒打。

    七、吃飯時間短,學員吃飯像搶飯一樣,吃的慢的學員,沒等吃完就被趕走了,不讓吃了。

    綏化勞教所自2000年被定為黑龍江省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所謂“轉化”基地後,中共規定:關押一名法輪功學員獎勵勞教所二萬元。為加大力度迫害,2002年,江氏集團用幾百萬元人民的血汗錢,投巨資興建四層大樓,內設全套監控系統,還有花園式的庭院,……外表看像豪華賓館,用以掩蓋裡面的血腥迫害。據不完全統計,有30多名法輪功學員在此被迫害致死,其中安達法輪功學員王力強40多歲,回家20多天就死去了,伊春市南岔區程波到家後1個多月死去。勃力縣法輪功學員姜成久60多歲到家1個月就死去,還有方正縣王姓法輪功學員40多歲在勞教所蹲廁所時死去,2004年冬天綏化勞教所出操跑步時又有一名法輪功學員當場死去。大隊長劉偉公開對大家說:禍害死一個法輪功學員,大不了只是一個處分,死了白死,算自殺。

    在綏化勞教所,惡警利用包夾(犯人)對法輪功學員拳打腳踢,7-8個人圍著法輪功學員大打出手,惡警使用警棍打,電棍擊,昏迷之後潑冷水,關禁閉,坐老虎凳,強迫洗腦寫三書,讓法輪功學員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如不放棄信仰就對法輪功學員進行迫害。毒辣、陰損、殘忍的流氓手段多達幾十種,如:老虎凳、鐵椅子、死人床、火刑、電擊、上大掛、毒打、針扎、扎指甲、吊銬、蹲小號、窒息、不讓睡覺、曝曬、冷凍、澆刺骨冷水、注射不明藥物、超體力訓練、灌芥末油、用強光刺激眼睛、超負荷奴役……導致有的法輪功學員精神失常,多人致傷、致殘,多人致死。

    最殘酷的是上大掛,把法輪功學員反背吊掛在惡警值班室雙人床頭上,用床單做成的布條反背吊掛法輪功學員,吊掛後用塑料口袋套住法輪功學員頭部,將法輪功學員迫害的將窒息時拿下塑料口袋,然後點上2支煙,由2名惡警一人拿一支點燃的煙熏法輪功學員鼻孔,煙頭燃盡後,再點2支接著熏,使法輪功學員肺部像要爆炸一樣,難以承受,被迫害的學員汗流一地,地上像潑了半盆水一樣,濕一片。2個小時放下來,由一名惡警把著法輪功學員的身體,2名惡警開始給法輪功學員掄胳膊,惡警邊掄胳膊邊說不掄胳膊你胳膊就廢了,殘廢了。然後再把法輪功學員反背吊掛在床頭,當法輪功學員理智不清時,放下來讓被害的法輪功學員在惡警準備好的單子上簽字。

    酷刑“上大掛”從2003年一直延續至今天,惡警換了一批又一批,但這種刑罰一直延續使用。對不轉化的學員綏化勞教所就是這樣迫害的,還有其它很多刑罰,受這種殘酷的大掛迫害,被迫害的學員表面身體是沒有傷的,由於使用4支煙熏鼻孔,肺部從此以後損傷嚴重,呼吸困難,說話語言無力,所以很多學員回家後時間不長就死去了,有的被迫害精神失常,屍檢也查不出來病因,表面沒傷,好多學員就是這樣被迫害死的。

    綏化勞教所迫害法輪功學員嚴重的惡警有:康貴新,孔繁東,教導員高忠海,大隊長劉偉,副教導員龍奎斌,劉忠偉,廉興,刁雪松,李成春,李宏江,曾令軍,金慶富,陳興龍,石儉,王偉,畢飛,李輝,潘巨英,李健,田之政,王宇飛,曲劍濤,錢世梁。(這只是一部份惡警名單)

    二零零七年六月份左右的一天,法輪功學員與一些被關押的普通人員被迫挑選、分等、包裝了一批被屎尿浸泡過的牙籤。在這批已經風乾了的牙籤中,夾雜著糞便和髒衛生紙,所有幹活的人被這種臭氣、騷氣熏的喘不過氣來,也沒有口罩、手套等勞動保護品,八十多人干了近半個月才挑選完,年輕人手快的每天能挑二十多盒,一般人能挑十多盒不等(每盒二公斤左右)。

    根據勞教人員和獄警透露,這批牙籤是二零零六年從廠家運進勞教所的,直接堆放在二樓生產車間的地板上,而三樓和四樓是關押勞教人員的牢房,大約有三百至四百人,晚上收工後二樓車間的廁所下水道被堵,誰都不知道,三樓和四樓幾百人一宿的大、小便和污水全部聚積在二樓車間中。由於二樓車間封閉的比較嚴,污水流不出去,到第二天開門時門都推不開了,污水有一米多深。那些被污水浸泡的幾噸牙籤都被移到另外的房子中,放到二零零七年風乾後,再叫被關押人員挑選和包裝。

    獄警副大隊長劉偉和生產商議論說,這批牙籤是經過大連港出口到國際社會,牙籤的浸泡過程是普通勞教王輝和侯士臣告訴的。

    被迫挑選牙籤的部份法輪功學員:趙得志、劉華、廉濤、冷傳玉、董向輝、白玉福、葛振明等。

    挑選牙籤的部份普教:侯士臣、張鳳武、王輝、林治國、韓福江、王偉、王樹山、高雲、王建民、劉慶余、謝福志、李萬龍等等。

    逼迫被關押人員挑選牙籤的獄警:大隊長鄭某、副大隊長劉偉、教導員龍奎斌、中隊長廉興、中隊長李成春,還有李喜春、田之政、石劍、李洪江等。

    該單位惡人:
    楊波龍奎斌劉偉高忠海(高中海)曾令軍李健高崇海賈玉鵬紀楓郝連貴金慶富叢漢東石劍刁雪松范曉東(小東)陳新龍(陳欣龍)李雲龍李文龍馬濤李健(建)周東明王宇陳開強孟巖李萬龍韓富江(韓福江)王國孝廉興(連新/連興)王偉白久義高中良李春喜何健馬春立(馬春利)林玉國侯世臣李洪哲葉喬生王建民李成春(誠春)馬大成孫亞軍李迎春林志福李寶庫季健紀峰倪軍卓興國金永富賈雲鵬張時鄭有良曲劍濤(曲建濤)王曉斌(小彬)畢飛李喜春李英軍魏春輝丁士才孫成富邢連權鄭小東胥文肖華玉楊金祿錢世良高宗海李來春李洪江田之政於開友薛波沉廣江王宇飛王斌馮濤劉海波鄭友侯臣孫茂坤潘巨英孫志海(治海)齊國軍王維林孫立峰李剛范志忠葛洪武楊世舉李雁冰黃忠良(黃中良)王榮宋國軍關羽許建生孫成忠高雲王淑蘭張利偉王樹山張伯春孫志富施玉峰尤奎斌徐成威時運峰盧化軍耿興畢雲飛姜俊偉吳洪超郭利明

    受害人:
    劉在祥付文慶孫強徐向東王新春程波林躍熙晏樹斌(閆樹彬)黑龍江大法學員黃躍祥葛振明趙德志張愛誠高科王家斌(加彬)姜成久殷忠良李樹文林玉森李立華(利華)於連和孫輝柴樹森徐海波都興和汪志干王雲峰劉國誌李雲彪關長安繆樹軍陳巖齊文斌(齊文彬)冷傳玉劉景洲(景周)崔景貴王海巖柴樹湖姜偉民孫儒林楊偉張天軍張喜來繆興君王道海袁根生朱明軍王新村晏權彬李玉山孫玉斌劉高峰孫茂儉苗興隆(苗興龍)張成兵韓明奎唐學勇余懷忠劉翔李秀榮孫磊君馬喜良武義付小剛馬福斌劉志剛連義坤郭懷齡劉巖左國卿劉瑞元孫鳳利李玉章佘懷忠石孟昌孫家東(孫加東)張斌李紹鐵安森彪李業泉(李業權)孫德昌劉福彬(劉福斌)初敬元(初靜員)李榮洪(榮紅)(容洪)狄會斌李啟亮王東旭廉濤申衛疆(申衛江)董廣文馮日東郭玉春張志林黃耀吉付雙印李少鐵(李紹鐵)安春彪黑龍江大法弟子潘行坤鐵志傑許學志戰金超廉清劉宇哈爾濱市大法弟子李榮國武鴻軍(武洪軍)劉佩玉勝庭勤初文泉(文全)李青文楊原忠戴忠董文武李喜亮楊曉峰宮呈閣宋文濤丁學森楊殿軍申偉張庭凡(張廷范)李輝耀包相金黑龍江於姓大法弟子姜秉志楊成江梁喜發彭樹權吳長貴張立國閆長家趙忠江劉孝所(劉曉鎖)閆聰芝丈夫曹啟才劉建民呂佳君廉易坤陳巖佟勝臣王軍民閆修忠李紹(少)鐵李崇俊劉雨關文龍潘興坤張國海郭樹德李昌新曹景棟白玉福王德海馬志紅董賓(斌)劉志鵬周兆祥高萬友張立軍雙鴨山市大法弟子伊春市大法弟子劉寶才徐玉山朱仰和左國卿繆淑君寇俊江賈長明(昌民)盛彥勤(彥芹/延芹)張洪宇廖樹君周宏波陳寶玉高振江(鎮江)董向輝牛家輝張行龐樹全任忠良杜柏陽薛顏榮張川喜江增朝李雲彪王春江張傳喜解振洲廟樹軍王克軍宋鐵民楊殿軍王興宇(興余)黃光李榮道唐學勇孟萬友馬立軍汪(王)海江郝振東袁延明孔繁昌金傑羅宏勳於勇濤盧清波金英傑張明學范寶和譚成強卜繁偉張福林程守祥王長海於爽洪寶加(寶佳)王志革蔡勇李寶華劉貴臣孫成順戰音閣鄭洪軍汪志謙扈洪紀孔令金趙豐慧鄭樹忠高升孫廷海於景春徐宏明(洪明)陶永春盛艷軍(盛彥軍)富錦市大法弟子李玉章彭建普宋春雨於永清盛晏彬王志纖付川(富川)李叢俊徐斌彭(朋)樹權(樹全)彭成白樹林許義山鐵士傑潘英坤張傳富劉方明吳洪柱鄢宏傑姜成久王春雨戰興超石孟文張成林路士傑姚柱戴宗李冒新狄會彬孫世洪彥成山張培增柴樹深孔德昌楊偉兵王洪忠基先安李玉華齊仟安萬雲龍程少年李輝耀苗春福閆成家張明石(明實)李長群範文拓韓明權馮喜奎潘永剛張道祥宋貴華占興起齊齊哈爾市法輪功學員

    迫害類型:
    毒打/毆打電刑摧殘性灌食拿滾燙的水燙逼迫放棄信仰洗腦/送洗腦班禁止學員相互說話唆使、鼓勵、縱容其它人迫害、折磨大法弟子加期(延期)/超期關押踐踏信仰精神酷刑體罰關小號“背釦子上大掛”注射不明毒針非法勞教燒燙長時間吊拷吊背銬坐/鎖在鐵椅子上人為窒息高強度超負荷勞動長期不提供食物或者不提供充足食物坐小板凳關押期間,剝奪大法弟子基本生活條件

    迫害事實相關報導:
    楊孝松因傳播真相被誣判坐牢
    大慶43名曾遭洗腦班迫害的法輪功學員控告江澤民
    黑龍江伊春市烏馬河區公安、六一零惡人遭惡報
    黑龍江鶴崗市法輪功學員近年受迫害案例
    曝光大慶“721洗腦班”的罪惡
    黑龍江泰來縣富川被迫離家出走
    中共勞教所和監獄的奴工迫害
    黑龍江伊春市廉易坤生前遭受的迫害(圖)
    大陸各地前期迫害案例彙編(2012年6月24日發表)
    黑龍江綏化勞教所近期迫害法輪功學員情況
    黑龍江慶安縣惡警汪興運惡行
    再揭黑龍江綏化勞教所“文明”的面紗
    黑龍江省綏化勞教所的迫害手段
    大陸各地迫害機構惡人錄(3
    黑龍江綏化勞教所對法輪功學員的殘害-圖-
    黑龍江省綏化勞教所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
    綏化勞教所迫害法輪功學員事實
    綏化勞教所的罪惡(圖)
    黑龍江集賢縣惡人耿振東、吳華惡行
    黑龍江省安達市盛彥勤被綁架
    伊春市三位法輪功學員被中共誣判重刑
    黑龍江省綏化勞教所的暴虐
    黑龍江北安市大法弟子薑秉志被迫害致死
    曝光綏化勞教所的黑暗
    綏化勞教所的酷刑和奴役
    累計被非法關押七年 孫玉斌再被劫持
    關於黑龍江綏化勞教所警察違法犯罪的投訴
    牡丹江綁架案五人被非法勞教 七人仍被劫持
    194832.html#092501658
    綏化市勞教所惡警的犯罪事實
    黑龍江省綏化勞教所警察犯罪事實
    曝光黑龍江綏化勞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惡警惡行
    各勞教所/看守所/監獄/派出所/六一零惡人錄(11/3/08)
    黑龍江省綏化勞教所是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窩
    大慶鐵人公安分局七月四日惡行
    大慶地區法輪功學員所遭受的數十種酷刑
    大慶市八百坰公安分局李大明惡行曝光
    穆稜市國保大隊周新生惡行
    黑龍江省綏化勞教所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
    綏化勞教所毆打迫害大法弟子情況
    呼籲幫助黑龍江省伊春市大法弟子汪志謙恢復自由
    黑龍江勃利縣姜成久、李鳳琴夫婦被迫害致死
    綏化勞教所對孔令金強行注射不明藥物
    157312.html#2007-6
    雙鴨山的悲慘家庭
    綏化勞教所惡警劉偉、高中海等近期酷刑迫害案例
    黑龍江綏化市勞教所近期對大法弟子的殘忍迫害
    150542.html#2007-3
    黑龍江綏化勞教所惡警迫害大法弟子
    從十六歲起因信仰而遭受的身心迫害
    綏化勞教所的獸行──把嘴粘上用開水燙
    綏化勞教所惡警部份犯罪事實
    惡黨“文明單位”肇東看守所之邪惡害人招術
    大慶大法弟子李業泉絕食抗議迫害已7個多月
    我在綏化勞教所遭受兩年酷刑迫害的經歷
    綏化勞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主要責任人及其犯罪事實
    遼寧、北京、山東、黑龍江等地8名大法學員遭迫害去世
    大慶安森彪遭折磨 骨瘦如柴生命垂危(圖)
    林躍喜、常帥、張書蘭等13名大法學員遭迫害去世
    黑龍江省方正縣於連河自述受迫害經歷
    綏化勞教所酷刑兩例:輪番毒打至垂危 電擊皮焦流黑血
    堅持信仰的夫妻兩人被非法勞教 全家至今無生活來源
    黑龍江省綏化勞教所惡警摧殘虐殺大法弟子的事實
    黑龍江省綏稜縣

    聯繫:
    地址:黑龍江綏化市北林區中直北路962號 郵政編碼:152054
    電話:0455-8355907
    乘車路線:由火車站乘10路車在綏化勞教所下車,路費為一元人民幣。

    更新日期: 2017年1月1日 23:38:00

    關於我們     聯繫我們
    ©2004-2015 明慧資料館版權所有